总裁的替身前妻 552章节 叶非墨

552章节

552

这辆战斗机竟然开足了马力,就这么冲过来,打算来一个玉石俱焚。朱雀逼不得已,飞机的空中翻了一个身子,躲避战斗机的撞击,里面的人没什么,吊在半空中的卡卡和无双就辛苦了,铁索有二十米长,两人刚上升了几米飞机就撞过来,自己的战斗机一翻转,两人也随着战斗机在空中翻转,本来就受了重伤,差一点就被甩出去。

卡卡被甩得昏眩,青龙往下一看,吹了声口哨,“竟然没甩出去?”

朱雀白了他一眼,有这么说话的吗?

“快点干掉这只苍蝇,不然他们两人迟早要被甩出去。”

“收到。”青龙点点头,再一次引发导弹,导弹划破长空,击落最后一辆战斗机,青龙吹了声口哨,开始上升铁索,两人到舱门的时候,鬼面单手把无双抱上来,卡卡自己爬上来,底舱门关闭。

公爵看着远去的飞机,砸了电话,众人看着地面上报废的三辆战斗机,又惊又怕,这是什么人物,竟然这么彪悍,魔鬼城堡几乎全部被毁坏了。

除了中心那座城堡有几层是完好的,其余的建筑物都被毁了,那五座城堡被青龙炸得稀巴烂,只剩下废墟,公爵大人怒不可遏,指着警长大骂,“查,给我查出来,到底是谁干的!”

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抢走了东西也就算了,竟然还死伤无双,被轰了三辆战斗机,而盗宝者完好无伤离开。

他如何不气。

可他不知道的是,盗宝者并非完好无伤离开。

无双早在上飞机前就陷入昏迷了,鬼面抱着她上来时喊了声,无双没有回应,他觉得奇怪,背后却摸到一片血迹,无双脸色死白。

她中枪了。

除了枪伤,头上和身上也有几十处伤痕,卡卡过来抱过无双,“无双,无双,醒一醒,你醒一醒……”

不管他怎么喊,无双都没有反应,卡卡双眸赤红地看着掌心的血迹,那血迹还不断地从她的背后涌出来,淡定从容的卡卡第一次失去了所有的风度和镇定,回头厉吼,“开快点,马上!”

他眼睛通红地看着无双,紧紧地拥着她冰冷的身子。

无双,无双……

他的无双。

她还笑嘻嘻地趴在他背后说,傻瓜,我没事,究竟谁才是傻瓜?

她是扑上来给他挡了子弹的。

竟然还笑着说没事。

还敢笑着挑逗他。

真是该死!

鬼面看着卡卡,心中也明白他们的关系,只是好奇,这人是谁?

无双和卡卡受伤都不轻,多处骨折,无双比卡卡多了一处枪伤,子弹从背后射入,离心脏只有两寸,差一点就要了无双的命。

连日来,因这枪伤,多次进入加护病房。

因为其余的外伤引出许多并发症,来势汹汹,第一恐怖组织的医生好不容易才捡回无双一条命,命是捡回来了,人却没有清醒。

这么大的事情,卡卡不敢瞒着墨遥和墨小白,一回来就给他们报消息了,墨小白和墨遥把事情处理好了以后就赶来伦敦,把墨晨留在罗马。

无双出道这么多年,第一次受这样的重伤,昏迷不醒,危在旦夕,人在加护病房中,不知道能不能清醒过来,根据医生的说法是重度脑震荡,也怕留下后遗症。

墨小白怕叶薇和墨玦担心,这件事暂缓,没有告诉他们,无双昏迷,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个人担心,来伦敦她也不悔转醒,而且,要是墨玦知道无双伤成这样,墨小白缩了缩脖子,恐怕公爵祖宗十八代都会被他老子挖出来鞭尸,为了避免乱上加乱,墨小白对父母保密。

道上只是传有人去魔鬼城堡盗宝,且毁坏了魔鬼城堡,把那里炸成废墟,无双和海蓝之心都不见了,这件事影响非常大,公爵大人也召开官方新闻发布会,悬赏1000万英镑捉拿盗宝者,可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偷了他的宝物。

经过这一次事件,公爵大人的声誉大受影响,很多把宝物藏在公爵处的收藏家纷纷要回自己的宝物,而不见,或者损坏的宝物,公爵大人要赔偿,这件事弄得他烦躁无比,控制整个伦敦情报局调查这件事。

外界纷纷猜测,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真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

无双还在昏睡,鬼面子弹取出来后没什么大碍,也知道卡卡的身份,他伤好没有离开,留在第一恐怖组织等无双醒来,这一次算是无双救了她。

如果铁索降下来,她不保护他走的话,她自己走,她就不必受这些伤,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墨无双,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霸道,任性,却不会让人觉得讨厌,且她风华无双,霸气凌厉,看似无情却也有情,只是见过一次面,交谈过一次,甚至不算是朋友,她也冒死救他。

这样的女人,如一朵铿锵玫瑰。

美得那么夺目,没得那么艳冠天下,美得令男人不敢觊觎。

他看看自己手上的‘无双’,这是他偷出来的项链,艳丽无双,配她真的很合适呢。

卡卡心情很低落,这几日没有一贯挂在脸上的笑容,无双一日不醒,他就笑不出来,哪怕是伪装,也懒得伪装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多么担心无双。

不吃不喝陪无双好几天,直到受不住了。

这一日看过无双,方嘉琪笑问,“我推你到庭院晒晒太阳好不好?”

方嘉琪已从挪威回来,她是第一恐怖组织的病毒武器高级研究员,也是第一恐怖组织众人公认的准第一夫人。她头发简单地扎起来,五官精致,柔美,眉宇间淡柔睿智,灵气逼人。穿着一件白大褂,很有气质。

“我没心情。”卡卡淡淡说,“你去忙吧,我留在这里陪无双。”

553

方嘉琪温柔微笑,“南枫,你在这里,无双也不会清醒,等她醒了,我会通知你的,你放心,她一定会没事的。http://.beijingai. 七路中文”

方嘉琪是病毒武器研究员,也是一名持有牌照的高级医师,无双的病她是主治大夫。

“为什么还不醒?”

“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无双受到震荡太大,再加上枪伤,抵抗力下降,身体虚弱,才回引发出这么多问题,你相信我,我不会让她有事的。”方嘉琪柔柔地说道,沉静的眸有一抹睿智,“你的脚还没好,多做物理治疗,你也希望无双醒来看见你健健康康的,是不是?”

卡卡抬头看了她一眼,女子柔美的脸上净是令人放松的笑,他点点头,方嘉琪和墨小白说了一声,推着他出去晒太阳,顺便做复健。

鬼面对他们的关系,感到很奇怪。

他以为,卡卡和无双才是一对,可朱雀告诉他,卡卡和方嘉琪才是一对,两人在一起是挺配的,王子和公主,相处起来也很有默契。

可在魔鬼城堡的战役中,无双和卡卡留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他始终认为,卡卡和无双才是一对。

墨小白在加护病房外看着无双,捶了捶玻璃,神色担忧,习惯了被姐姐欺负,看她躺在病床上和死神作战,他真的有点不习惯。

内心焦灼至极。

他每天都会到病房看无双,可她一直不转醒。

朱雀摇摇头,笑着说了一句,“还是嘉琪最有办法,我们劝了这么久都没让南枫动一步。 七路中文”

“朱雀,你闭嘴!”周暮寒冷冷一喝,素来寡言的他很少有这样严厉的神色,也是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说朱雀,“滚!”

墨遥眯起眼睛,墨小白冷冷一笑,朱雀也突然也对墨小白和墨遥笑了笑,随着方嘉琪和卡卡离开,墨小白低下的眸中掠过一抹狠厉。

这该死的女人。

墨遥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沉默地摇摇头,墨小白目光看向病房中的无双,拳头慢慢地握紧。

鬼面在一旁,很明显感觉到他们几人之间的波涛暗涌。

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

周暮寒带着歉意看向墨家兄弟,“墨遥,小白,对不起,这一次卡卡也伤得很重,朱雀和青龙他们心中难免会责怪无双,我知道,我也相信,卡卡宁愿这一枪打在自己身上,也不会愿意无双伤一根头发。”

墨遥嗯了一声,握住墨小白的手,淡淡说道,“虽然不是我该管的问题,不过你们第一恐怖组织的管理似乎不太好,下属敢这么说主人的是非,以前表哥在的时候,谁敢说他半句是非。”

墨遥音色冷漠,“主子就是主子,下属就是下属,别仗着自己有点资历就能越俎代庖,这种人在黑手党,我绝对枪毙。”

第一恐怖组织核心领导在35岁退休,新人取代,上一任的青龙、白虎和朱雀、玄武比叶宁远大,退休也早,所以换上这一批。这一批在第一恐怖组织的资历很深,年级和卡卡相差无几,比周暮寒大。叶宁远的威信,那是无人能够撼动的,他们也不敢说半句。卡卡刚上任,以前都在情报组,刚一上任很多事情都要仰仗他们,所以难免有点不知分寸。

周暮寒也知道,他和卡卡、布鲁诺以前都在不同的部门,没有进入核心管理层,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都是由叶宁远领导的第一核心人员。

以职场为比喻,他们三人虽然是少东家,可他们四人却是老功臣。

平常在一起笑闹也惯了,自然模糊了分界。

这和他们的氛围和性格也有关系,虽然都是强势的男人,可自幼长大的氛围真的不一样,内部的氛围也不一样,从楚离那一代开始,他们的领导者就是如朋友、家人一样的关系。长久下来一定难以控制,所以在叶宁远的时候就专权了许多,后来慢慢地放了,他相信卡卡或者天宇,只要给他们一段时间,定然能够收回来。

但需要时间和过程。

黑手党就不一样了,墨遥和小白家的两位老子岂是会让别人指手画脚的男人?绝对一拳拍飞的,他们说一就是一,墨遥和小白他们也遗传了这样的专权。

黑手党很专,第一恐怖组织很散。

两种管理模式各有利弊端。

墨遥说的是实话,周暮寒点头,“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墨遥,我们和你们几人不一样。”

黑手党是绝对的君主制度,墨家兄弟拥有绝对的说话权,他们手下也有风云雷电四人,可他们的权力只是一小部分,黑手党好管理。

第一恐怖组织太大了,难管理,单靠几个人是不行的。

但周暮寒偶尔也和卡卡研究过,青龙、朱雀、玄武和白虎的权力过大了,是时候要缩一缩了,可绝对不是卡卡刚上位不久的时候。

墨遥冷哼,墨小白突然甩开墨遥,上前一步,笑得阴森而绝美,“暮寒,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我姐生死不明躺在病床的时候对她不敬,这一次我看你面子算了,下一次……我绝对杀了她。”

谁的面子都不会看。

“好!”周暮寒淡淡一笑,墨小白目光掠向病房中的无双,心中憋的一口气始终没散出去,在第一恐怖组织地盘,他不想让卡卡和周暮寒难做。

不然的话,刚刚他就把那女人打成哑巴。

“我们帮姐转院吧。”墨小白说。

鬼面惊讶地看向墨小白,转院?无双的身子根本无法移动,再说,楚南枫不可能同意,转院对无双的伤害太多,万一出了差错,谁来负责。

周暮寒第一个说,“不行,小白,你别冲动,无双的伤势太重,没法移动。”

“我有的是办法让她平安移走,我姐也不用那个女人来救。”墨小白音色更显冷漠。

墨遥轻轻地握住墨小白的手,“小白,无双醒来,第一个想见的,一定不是你我。”

一句话,堵住了墨小白所有的怒。

554

方嘉琪推着卡卡在第一恐怖组织的花园中散步,今天阳光很好,灿烂明媚,阴了几天的天气,总算放晴了,花园里种着各种各样的花卉,花香扑面。^http://.beijingai.^ 七路中文

她一边和他说话,一边逗他开心,很显然,卡卡心不在焉。

方嘉琪停下来,坐到一边的石椅上,淡淡一笑,柔媚动人,“南枫,你怎么了?”

“无双什么时候会醒?”

方嘉琪叹息,“你问我,我也不知道。”

“你是她的主治医生。”

“南枫,就算如此,我也不知道无双什么时候会醒,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医生也无法控制。我只能告诉你,我会竭尽所能让她醒过来。”方嘉琪说道,因为无双对卡卡而言,非常重要,如果无双死了,卡卡一辈子都不会开心,他也不会再有笑容,所以无论如何,无双不能死。

卡卡沉静地坐在轮椅上,方嘉琪也不和他说无双的事情,说道,“要不要试着走几步。”

“不用了,我一个人坐坐。”

“南枫……”

卡卡目光直直地看向天空,微风轻拂,他却无法平静,耳边一直响着无双的声音,傻瓜,我没事。

我没事,我没事。

这么多年,无双和他说了多少次,我没事,我不疼,我没关系,我很好……他为什么每次都忽略了她的心情,为什么每次都疏忽了。

其实,他根本就不想听无双说这些,每次她说我没事,我不疼,我没关系,我很好的时候,他都如被人打了一拳,闷闷的疼,他根本就不想听这些无意义的话,可为什么,每次都没有反驳她,一听就听了这么多年。 七路中文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减缓他心口的酸疼,他怕他不用力呼吸,这种疼痛就无法减轻。

他想无双醒来,再听她说一声我不疼,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的体会她的心情。

其实女王有一颗公主心。

只是王子不知道珍惜,所以这颗公主心伤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不肯再给他看了。

肩膀一沉,卡卡睁开眼睛,方嘉琪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她会没事的,南枫,你别难过,你一难过,我也很难过。”

“我想喝水。”卡卡说道,方嘉琪笑了笑,“好。”

她看了他一眼,转身去倒水,朱雀就在他们身后,见方嘉琪走过来,招招手,方嘉琪微笑走过去,“朱雀,真不好意思,一回来就这么忙,都忘了和你说,我给你带了礼物,晚上拿给你。”

朱雀拉着方嘉琪到一旁,“你还笑成这样,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朱雀白了她一眼,她和方嘉琪同岁,感情最好,免不了为自己的好姐妹担忧,“南枫和墨无双啊。”

方嘉琪笑容微微敛了敛,很快又恢复了微笑,“你想得太多了,无双现在危在旦夕,南枫担心难过也很正常,朱雀啊,我说你啊,别故意说一些话给墨家兄弟听。”

“我哪有故意的,这些都是事实。”朱雀说,她也是聪明的女子,自然明白方嘉琪在说什么,“你真没良心,我还不是担心你。”

“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有些话不应该说,你也说得不妥。”方嘉琪说道,顿了顿,“你自己斟酌,如果被南枫听到这些话,他会怎么做。”

“他能怎么做?”

“你别嘴硬了,你敢在南枫面前说?”方嘉琪笑看着她,拉了拉她的手,“好了,不说了,有些话你自己心中也明白,我多说无益,无双生死不明,我也很担心,我和南枫一样,希望她能醒过来。”

“你可真大度。”朱雀冷冷说道。

方嘉琪莞尔,“你喜欢一个人,就会包容他的所有,我不和你说了,晚上我找你。”

“好!”

朱雀转身离开,方嘉琪双手插在白大褂中,轻轻摇头,转头便看见周暮寒,她落落大方地打招呼,周暮寒点点头,刚刚的话,他都听见了。

“暮寒,你有话想和我说吗?”方嘉琪柔柔一笑,她一贯温柔大方,很大家闺秀,这么笑着,很少有人能拒绝她的请求,也很少有人忍心欺骗她,伤害她。

周暮寒素来寡言,“没有!”

方嘉琪一笑,转身去给也卡卡倒水,周暮寒沉思地看着她的背影,这女子很温柔大方,和卡卡的性格也很匹配,两人在一起的感觉很像楚离和容颜。

周暮寒是有些偏心的,没办法,交情不一样。

一人匆匆而过,周暮寒蹙眉,“跑什么?”

那人停顿一下,大笑说道,“楚楚小姐来了。”

周暮寒素来眯着的眼睛,骤然迸出一道亮光,仿佛开满了鲜花。

飞机一停下来,楚楚就下了飞机,十八岁上下的小姑娘,长得特别漂亮,特别是那双眼睛,又大又圆,水灵灵地挂在她白皙的脸上,五官本来就生得十分精致,这双眼睛更给她添了无数风情,她穿着嫩绿色的长裙,脚下穿着一双白色的帆布鞋,裙摆摇动,如绿叶轻拂,如森林中养出的小精灵。

“暮寒哥哥……”楚楚扬了扬手,笑容明亮,如一只快乐的蝴蝶在飞舞,扑进周暮寒张开的怀抱中,馨香满怀,小姑娘快乐的笑声一直在耳边荡漾。

“你怎么跑回来了?”周暮寒放下来,温柔的吻落在她的眉间,楚楚脸色变得粉红,如三月飘舞的樱花。

“我听说哥哥和无双姐姐受伤了,我回来看他们,顺便看你。”楚楚娇俏地扬起下巴,周暮寒拧了拧她的脸颊,“哪个是顺便?”

楚楚笑着去躲,“哼,就是顺便!”

楚楚是楚离和容颜的女儿,姓楚名楚,其实楚楚原本只是她的小名,后来大家叫着也习惯了,就当大名用了,这位小姑娘是所有人捧在手心的小宝贝。

第一恐怖组织上上下下都把她当成宝贝。

555

周暮寒说卡卡在花园,楚楚拉着他一起去花园,迎面碰上方嘉琪,她乖巧地叫了声嘉琪姐姐便跑向卡卡,“哥哥……”

小丫头从后面扑向卡卡,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好可怜的哥哥,竟然坐轮椅了,不过坐轮椅的哥哥也是无敌帅的。http://.beijingai.【虾米文学

卡卡十分惊讶,楚楚嘟着嘴巴就去亲他从唇,被周暮寒从后面提着领子迫离,楚楚委屈瞪他,卡卡哭笑不得,“小可爱,你怎么来了?爹地,妈咪知道我受伤了?”

“他们不知道。”楚楚笑着说,“哥哥不说,我当然也不说,我和暮寒哥哥聊天的时候,他说漏嘴的。”

周暮寒瞪她,这丫头又把他出卖了,不过他也很意外楚楚会跑来,也没提前和他说一声,楚楚继续说道,“我说想哥哥了,爹地就让我回来了。”

“真的是想哥哥了?”卡卡笑问,连日来的坏心情被楚楚的笑容填满,宠溺地拉着妹妹坐下来,似笑非笑地斜睨旁边的周暮寒,“你只是顺便来看哥哥的吧?”

楚楚瞪大了眼睛,她的眼睛本来就大,这么瞪大就好像两颗黑葡萄,“哥哥,我这么关心你,一听你受伤就来看你,你竟然这么说,你妹妹的心被你打碎了。”

楚楚做捧心状,卡卡更被她逗笑了,周暮寒在一边吐槽,“你的表情太欢乐了,一点都不像担心你哥的。”

“讨厌!”她娇俏地吐出一句,转而问,“无双姐姐呢?她醒了吗?”

卡卡的心情又恢复了阴天,方嘉琪拿着水杯站了好一会儿了,等他们兄妹团聚够了,才把水杯给卡卡,楚楚对她一笑,方嘉琪也是一笑。【虾米文学

“你的无双姐姐还没醒。”

楚楚说道,“要是墨玦叔叔知道无双姐姐受伤了,哥哥,我看你这条腿会被……咔嚓……”

她比了一个切断的手势。

“所以我必须感谢你救了我这条腿吗?”卡卡无奈笑问。

“必须的!”楚楚毫不客气地说,“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哦。”

兄妹两人相聚了一会儿,楚楚便去看无双,墨遥和小白也很惊讶会在这里看见她,“小可爱,你怎么来了?”

这问话和卡卡一模一样。

楚楚顺势坐在他腿上,墨小白抱着她,“我来看无双姐姐和哥哥,小白哥哥,墨大哥哥,你们应该去睡一会儿,黑眼圈好重。”

墨遥摸了摸她的头,没说话,小白说道,“我爹地,妈咪他们怎么样了?”

“很好啊,放心,我很乖哦,没有告诉他们。”楚楚说道,起身去玻璃窗前看无双,加护病房很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仪器发出的声音,一种令人很不舒服的声音。

楚楚蹙眉,她也不喜欢这种声音。

墨遥和墨小白连续几日一直在病房外面,人很疲倦,两人都很疼楚楚,此刻也没心情和楚楚多交谈,简单说了几句,楚楚在一旁坐着,墨遥说,“刚坐飞机来很累吧,怎么不去休息?”

“我不累,我精神好着呢。”楚楚笑说道,“我在这里陪你们嘛,你看看你们都不说话,多无聊啊,不会嫌弃我是电灯泡吧,人家会伤心的哦。”

“贫嘴!”墨小白敲了她一笑,伸手让她坐上来,楚楚也害羞地坐在墨小白腿上,墨小白抱着她,头枕着她的肩膀睡觉,“好久没抱美女了。”

墨遥冷冷地看他一眼,鄙视!

楚楚哦了一声,笑嘻嘻地问,“这位美女打几分啊?”

“十分!”

“哇,那让你抱吧。”楚楚笑说道,墨小白枕在她肩膀上没一会就睡着了,楚楚见他睡着了,疑惑地问墨遥,“墨大哥哥,怎么我一来他就睡着了。”

“有人陪了。”墨遥淡淡说,楚楚哦了一声,墨遥知道她误解了,也没解释,是有人陪他了,这些天一直是他们几人在外面陪着无双,卡卡刚醒来,身上有伤,不能坐太久,周暮寒忙,偶尔过来一次,鬼面和他们兄弟不熟,话不多,也是坐一会就走。

他们兄弟两人陪着无双,谁都很累,小白若是睡着了,就没人陪他说话了。

人会很无聊,楚楚了,他就安心见周公去了,因为楚楚是墨遥难得会理会的几个女人之一。

“小白哥哥真是的,靠着你睡比靠着我睡舒服嘛。”楚楚嘟着嘴巴,墨遥嗯了声,“他不识货。”

“正解。”

无双昏迷了十几天,总算脱离危险期,彻底保住了命,转送到普通病房去,她微微醒了一会儿又昏睡了,其中病情告急过几次,命悬一线,可终究是好了。

她转醒的时候,第一眼便看见坐在床边的卡卡。

天还蒙蒙亮,视线尚不是很清楚,他坐在病床上,含笑看着她,无双也想回他一个微笑,可笑不出来,身上不是很舒爽,迷迷糊糊又闭上眼睛。

“无双……”卡卡握住她的手,“别睡了,都睡了二十多天,该起来和我说说话了。”

无双蹙眉,她已经睡了二十多天吗?

真是幸运,她以为她这一次死定了呢,没想到只是昏迷了二十多天,醒来第一眼看见他真好,爹地,妈咪一定很担心,不知道爹地会不会揍卡卡。

“是不是想喝水?”

无双点点头,卡卡去旁边给她倒水,走路的姿势还不太自然,骨头愈合得还不是很好,无双看他走路很想笑,卡卡倒了水,细心地喂无双喝下。

“天还没亮呢,你怎么在这里?”

“你今天就能醒了,我想让你早点看见我。”卡卡说道,捧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无双,我差点失去你。”

他的语气带着哀伤,她很少看见这样的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无双撑着身子想坐起来,卡卡调高病床,让她微微靠着,她刚要说话,他便拥住了她,温热的唇在她唇上亲了亲,“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