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556章节 叶非墨

556章节

无双的左手骨折,尚未大好,她昏迷二十多天,愈合不如卡卡快,身体尚于不适,卡卡温存地抱着她,避免压到她的伤口。/http://.beijingai./大文学

她终于醒了。

这么多天,千盼万盼,总算盼到她醒了,卡卡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背部,伤痕历历,他还能摸到纱布的痕迹,这一枪差点就要了她的命。

头上的伤口愈合得快,都是皮外伤,第一恐怖组织有的好药,这些天下来,无双的头上的外伤已不见什么痕迹,再加上的头皮内,更看不出来,只是有一道伤痕在额头上,比较明显,还没想消散。

可不管如何,她醒了。

感谢上苍,让她再回到他怀里。

无双拍了拍卡卡的肩膀,他固执地抱着她,不松手,她暗笑,谁说他总是冷静,总是淡然的,也有这样孩子气的时候,“你这么抱着,我很不舒服啊。”

逼得不已下,无双出声,的确不太舒服,而且她也想看看自己的伤势如何,浑身都不太舒服。

背上的伤口还隐隐疼,手臂骨折处也很疼,身体各处都在抗议,她睡了这么些天,伤势还这么严重,这次能捡回这条命真算幸运了。大文学

卡卡听她说不舒服,慌忙放开她的身体,忙问道,“哪儿不舒服,告诉我,我去找医生。”

“等天亮吧,你开开灯。”无双说道,卡卡点头,去开灯,她看着他的脸,微微一笑,“瘦了不少嘛。”

“还笑,等你彻底好了,我再和你算账。”卡卡故作生气地看她,无双拿过一旁的小镜子看看自己的脸,并不在意卡卡在说什么,“毁容了……”

额头上的伤痕很明显,还泛着青紫色,卡卡莞尔,“你命都快没了,一醒来就关心你的脸?”

无双白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你又平安无事,我不关心我的脸关心什么?”

卡卡顿住了,无双有时候说话真的很令人……难过,总是漫不经心的让他心疼她,过去一直忽略这种心思,直到魔鬼城堡,他想怎么忽略,都忽略不了。

他们这样,到底算什么?

无双为了他,可以连命都不要,他为了她,也可以奋不顾身,什么第一恐怖组织,什么责任可以抛诸脑后,可为什么两人总是太亲密,却也太疏离?

他不知道,是谁的错。大文学

但肯定是自己错的多,从小父母是这么教的,一男一女之间一旦出了矛盾,女的一定没错,错的一定是男方,卡卡在想,他的确错的离谱。

无双才不管他此刻在想什么,她就想着她这张脸,这种程度的伤痕,能不能彻底去掉?第一恐怖组织里奇奇怪怪的膏药比较多,“卡卡,卡卡,过来,我不想看见这道疤痕,你想办法。”

看见这道疤痕就讨厌,她漂漂亮亮的脸啊……

“等你身体好了,再用祛疤药膏,应该能去掉。”

“去不掉怎么办?”无双女王有点小纠结,卡卡说,“你一年到头以真面目示人的时候不多,去不掉就去不掉,有疤痕也没事,放到哪儿都是大美女。”

“滚!”无双瞪他一眼,放下小镜子,不看了,疤痕这东西,看多了心烦。

骨折也没好,枪伤也没好,她这一次偷海蓝之心,损失大发了,不过值得。

“海蓝之心呢?”无双问,她一直戴在身上的,就是怕丢了,一摸胸口没有,她问卡卡,卡卡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海蓝之心放在盒子中。

这就是无双拼了命拿到手的海蓝之心,他承认,真的很漂亮,当年小海蓝就和他比划过,说海蓝之心多么的漂亮,小丫头还特别的骄傲地说,因为她漂亮,所以以她名字取名的项链也特别漂亮,前后顺序都颠倒了。

海蓝十三岁就离开他们了,在他们的记忆中,小海蓝来不及长大,他们却一直在成长,在他们的回忆中,海蓝总是十三岁的模样。

小孩子啊……

如果海蓝当年没出意外,恐怕这条项链会很顺利就被她偷了,无双也不必受这样的苦。

卡卡蹙眉,心情剧烈起伏。

他怎么忘得了,她那一枪是因为他,所以才受伤的,如果不是她扑上来,中枪的人就是他,倒下的人就是他,卡卡还记得无双在背后的时候说,有句话想告诉他。

心中莫名一阵发酸,那时候的无双一定在想,她活不成了。

一定活不成了,所以才会说那些话,可为什么,又没说了呢?

“喂,你发什么呆啊?”无双在他眼前挥了挥,微笑问,“看见它,想海蓝了??”

“不是!”卡卡反驳,他在想她。

“是就是,我又不会笑你,给你。”无双把项链给他,“先借你玩一个月,以后要给非墨的。”

这条项链是不是能解开龙家在诅咒,是不是能帮叶非墨,她不知道,如果能帮最好了,如果不能帮,这项链就给卡卡吧,似乎戴着海蓝之心的女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可拥有海蓝之心的男人却安然无恙。

她没偷项链前,它在主人就是男人。

卡卡眯起眼睛,“给我做什么?”

“你想干什么都可以。”无双回答。

卡卡低头看着海蓝之心,宝石中幽幽散散不知道游动着什么,看起来特别的灵动,真的很漂亮,卡卡却说,“我觉得鬼面手上的无双更好看。”

“鬼面还在?”无双惊讶地问,第一恐怖组织总部不是谁都能进来的,她昏迷这么多天,如果鬼面还在,那真是不可思议。

卡卡点头,“他说等你醒来再走。你和他以前认识?”

“不认识?”

卡卡的脸一寸一寸地阴了,几乎能滴的出水来,不认识,好一个不认识,他难见阴狠的表情,无双十分惊讶,忍不住欣赏起来,卡卡挫败,无双失笑。

557

“你和他不认识,为什么让他先走,如果你先上来,不用管他,根本就不会受伤。http://.beijingai.【虾米文学 他是来得及救她的,时间算计得刚刚好,只是算好了时间,却算不好她的过程。

他不知道,她身边还有人,所以失误了。

无双总是独来独往的。

“这不关我的事,我进去才发现鬼面,他这人还算不错,为了他女朋友犯险,也救了我一命,他肩膀上的枪伤是我失误造成的,我怎么能抛下他不管?虽然认识几个小时,不过这人还真的能信任,我能救他,当然要救他。”无双理所当然地说道,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么多年,对生命早就没什么怜惜了,救鬼面,只不过是投缘罢了。

他女朋友死了这么多年,他还能这么长情,真的很男人,痴情的男人总是令人特别感动的,特别对于求而不得的无双而言,更是如此。

卡卡抿唇,她救了同伴,伤了自己,这一点他是不愿意看见的。

不过,事情过去了,也就算了,幸好都没事,若真有事,他怕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公爵大人那边有什么消息?”无双问。

这么多天,消息应该过去了。

“你休息,这些事情我会处理,你操心什么?”卡卡说,不想她为了这件事费心,说真的,挺麻烦的,毕竟在城堡上空引起了空战,非常轰动。

卫星把这一幕都拍下来了,能清楚地看清是谁,他已经命人毁了全部的资料,不要落到伦敦情报局的手里,可这些资料不知怎么的,还是流出去了。【虾米文学

卫星拍摄下来的画面都转送给伦敦情报局,战斗机的型号,威力官方都一清二楚,发生这样的大事,又在伦敦地盘上,换了平时,政府早就找第一恐怖组织调查了。

然而,这一次却没有动静。

伦敦情报局的人可不是傻瓜,他们聪明着呢,这件事很容易就猜出是第一恐怖组织干的,兴许在猜想他们是不是要闹什么动静呢。

因为第一恐怖组织和伦敦政府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合作愉快。

有钱一起赚,伦敦政府想要干掉谁,说一声就好,黑白双方配合得很好,从来没有出现过矛盾,再加上叶宁远和许星的关系,双方一致平和共处。

这一次,不知道会不会惹来什么麻烦。

可不管无双给他惹来多少麻烦,他都能应付,不会出差错。

伦敦这一次发生空战,轰动欧洲,北美那边影响不大,欧洲政坛很明显开始紧张起来,第一恐怖组织素来我行我素,各国政府都宁愿和他们和平相处,毕竟第一恐怖组织能给他们提供他们想要的利润和好处,不管是选举,舆论,经济都很有帮助,谁都不想得罪他们。

他们的恣意霸道素来已久了,以前能够轰了黑手党总部,楚离为了老婆也曾派十几辆轰炸机在R国上空盘旋,大有一种把这个国家全部消灭的架势,第一恐怖组织和中东那边几乎每年都在开战,甚至和墨西哥政府军也曾经开战,美国那边也自乱阵脚。

叶宁远就曾微笑说,开战是为了尝试一下新型武器的性能,所幸的是,每次测试都让他很满意,可以每次都是第一恐怖组织完胜。

这一次伦敦出现空战,欧洲军事报上就很婉约地提出,是不是人家又要测试一下战斗机的性能,所以才会轰炸魔鬼城堡?

也有的时事报纸猜测,第一恐怖阻止是不是不满前几个月英国政府关于武器走私管制的政策,所以开战示警,这个猜测很多人都赞同。

叶宁远在A市看了报纸甚是也觉得非常有理,如果不是知道内情,大多人都会这么认为。

卡卡恐怕也没想玩这么大的,只想开飞机过去把无双拎走就算,谁知道公爵大人护宝心切,也派来战斗机,而且还不止一辆,卡卡和无双又出现危险,所以就玩大了。

事后本来是能好好平息这件事情的,可海蓝之心和无双都不见了,魔鬼城堡又被轰炸,大部分的保护被毁损,公爵大人也怒不可遏,命令情报局调查此事,且利用媒体造势,把这件事闹大了。

欧洲这边,时局动荡。

第一恐怖组织素来和中东打仗,干架,这一次矛头对着欧洲,谁不害怕是假的,谁都不想引起世界大战。

卡卡知道形势严峻,他有心平息,公爵大人揪着不放,英国政府左议院都在他的控制之中,一闹不可开交,卡卡这段日子已很低调处理这件事。

真要开战,他也不怕,只是没必要。

无双虽然刚醒来,可心如明镜,这件事她自己心中有数,“我惹来的麻烦,老大和小白会收拾,你就放在一边别管了,你这边一动,欧洲时局动荡,对你,对我们,对整个世界都不好。”

“为什么我就不能管你?”卡卡环胸问。

无双低头,这个问题问得好,可卡卡,你又凭什么管我?

“你倒说说看啊。”卡卡步步紧逼,无双看着他,蹙眉,“你想和我吵架?”

“我觉得我们是有必要吵一架。”卡卡微笑说,温润如王子,笑意却不达眼底,看起来非常冷漠,无双心中也恼火了,脱口而出,“我是黑手党的人,要管也是黑手党管,轮不到你。”

“你在说出一次!”

无双直言,“说多少次都一样,事实就是如此,我是墨玦的女儿,墨小白的姐姐,黑手党的人,我惹来的麻烦,我收拾不了也是我爹地和我弟弟收拾。”

你以什么身份来收拾?

何况是这种大事。

卡卡怒了,她感觉得出来,认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用这样可怕的眼光看她,那目光隐约有失望,更有一抹寒厉,认识卡卡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名优雅有礼的绅士,自制力特别好,定力堪称第一,这么多来很少动过气,总是笑脸迎人,能惹他生气的人,真的不存在。

今天要给好朋友当伴娘啊,苏州最低零下2度啊,今天我就被冻成冰棍了,明天穿礼服就更不用说了,冻啊啊啊啊啊,看来我这么拼命更新的份上,来个掌声哟,哭泣鸟……

558

他紧握着拳头,因极地克制和压抑,额头上有青筋浮起,浑身僵硬,蕴含着可怕的怒火,无双第一次和他这么说话,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忍着某些东西,克制,压抑,不敢表露,这一次却不想克制自己的脾气。

他手中的海蓝之心狠狠地砸向无双的手里,卡卡一言不发,转身出了病房,他怕自己再留下来,真的会和大吵一架。

病房的门砰然关上,无双错愕,看着手中的海蓝之心,又看着卡卡摔门而出,脾气一上来,拿着海蓝之心砸向墙壁,宝石碰上墙壁,发出闷响,滚落在地上,病房的门又开了,墨小白摸着鼻子晃进来,笑容讪讪地挂在唇角,有些滑稽,无双没好气地说,“滚出去,别来给我当炮灰。”

墨小白捡起地上的海蓝之心,轻轻一笑,又慢悠悠地荡过来,墨遥随后也进来了,墨小白把宝石放在桌上,“你不高兴,我哪一次不是炮灰?”

他说得无限可怜,每次他们家的哥哥姐姐,爹地妈咪生气,他和墨晨都是经典炮灰啊,专门给他们出气用的,无双生气的时候专门欺负墨小白。

墨遥沉默地坐到沙发上,随意拿起报纸看,无双看着墨小白,“没告诉爹地和妈咪吧?”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瞒得住呢,不过呢,我只说你受了点轻伤,你知道,我要装成你和妈咪说话还能瞒过去的。爹地要知道了还得了,准翻天了。”墨玦最爱的两个女人,一个是老婆,一个是闺女,其余人一概不放在眼里,要是知道宝贝闺女被人弄得半死不活,差点没命,他准就飞过来,先杀了再说道理。

“真乖,过来姐姐赏一个。”无双勾勾小指头,墨小白笑趴了,这回也不怕无双修理她,过去狠狠的给她一个拥抱,无双咒骂,“**,疼啊,轻点。”

“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墨小白又一次摸摸鼻子,他这是习惯性动作,无双嫌弃地看着他,“又不是你老婆大难不死,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你这么说可真伤我心了。”

“滚一边去,热死了,别抱着我。”无双推了推他。

“你真偏心,我是你最可爱最漂亮的弟弟,抱一抱你就嫌弃我,你还给卡卡抱那么久,不公平,抗议!”墨小白挥拳,太过分了,不公平待遇。

“滚,我的地盘,我就是公平。”无双霸气冷哼,敢和她说公平,找死,她想给谁抱就给谁抱。

“老大,你看……”墨小白扭头寻求声援,墨遥头都没抬,淡淡说,“和我无关。”

墨小白瞪老大,无双爆笑,“瞧你这么重的黑眼圈,几天不睡觉了?”

“做小弟的辛苦啊,姐姐命悬一线,我敢睡觉吗?我可是日日夜夜都陪着你,就怕你挂了,我上哪儿找这么漂亮的姐姐去。”墨小白说话每个正经,把脸伸过去,“姐姐赏一个呗。”

无双抬手就扇他,这话说得怎么这么色-情味道,不过她心情好了许多,小白就是一秒人,不管多烦闷的心情都能让她逗笑,无双觉得自己很幸运。

刚和卡卡闹得很不愉快,心里烦闷,此刻都被小白填满了。

这是她的开心果。

活宝。

“姐,你干嘛把卡卡气成这样?”墨小白说,“看看,他第一次当你的面摔门离开啊,滋味不好受吧,我说你,刚醒来就别折腾这么多事了嘛。”

无双斜睨着墨小白,墨小白看见卡卡受欺负,那会放鞭炮的,有两个人被人欺负他最幸灾乐祸,一个是叶非墨,一个是卡卡,所以卡卡吃瘪,墨小白应该很欢乐才对,说得这么悲情一定不是真心话。

果然墨小白一脸悲秋伤月立刻转成巫婆一般的笑,“看卡卡那包公脸,真是爽死老子了,姐姐,干得好,有骨气!”

“闭嘴吧你!”无双笑说道。

“我说真的,你这么多年都没和他红过脸,一吵架就不觉得很爽吗?”

“我没你这么恶趣味。”

“这和恶趣味没关系,我说真的,前几天……”墨小白脸上掠过一抹狠辣,无双蹙眉,敏感地问,“什么事情?谁给气受了?”

这是第一恐怖组织,不是黑手党。

有些事,无双真的心如明镜,什么都知道。

“没人给我气受。”墨小白说,看了墨遥一眼,他还在低头看报纸,他见状,说道,“只说有些人说话让我很不舒服,姐,不值得。”

无双唇角浮起冷笑,心中顿时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是么?

“他知道吗?”无双沉声问。

“不知道。”墨小白说,语重心长,“不管知不知道,都不值得,就像你刚才说的,你惹来的麻烦,是黑手党管,轮不到卡卡。”

我们家人给你收拾麻烦,合情合理,心甘情愿,毫无怨言,别人呢?

不必!

无双目光越过墨小白,看向墨遥,“老大,你给他洗脑了吗?我怎么觉得他今天变得深沉了?”

墨遥漠漠道,“装的!”

墨小白气结,拿起海蓝之心就要砸墨遥,无双慌忙说,“放下,砸坏了我找你拼命。”

“你刚刚还砸呢。”墨小白不服了。

“我和你一样吗?我拼了命拿到手的,我爱砸就砸,砸坏了我愿意,你砸坏了我扒了你。”无双霸气一笑,风情中带着几分冷然的威胁。

墨小白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海蓝之心。

小气鬼。

无双偏头看了看海蓝之心,想到卡卡刚刚的动作,突然觉得这宝石有点碍眼,墨小白似乎看出她的心思,嘿嘿一笑,“这宝石挺漂亮的。”

无双沉默,是啊,很漂亮,值得珍藏的一款宝石。

墨遥放下报纸,问无双,“你想继续留在第一恐怖组织养伤,还是回罗马?”

559

墨遥不像墨小白这样会和无双说废话,一说就说重点,她昏迷期间,不好移动,如今醒来了,再留在这里没多大意义,罗马的条件不比第一恐怖组织差多少,她都是皮外伤了,没什么大碍。

“回罗马。”无双淡淡说道,几乎没有犹豫。

墨小白和墨遥相视一眼,墨遥点头,“嗯,我来安排,不出意外的话,后天走。”

他们两人离开也有一段时间了,墨晨在那边叫苦连天,风云雷电几个人都和墨遥哭诉了,缺了全能的墨遥,墨晨一个人也不是不能处理,可难免有点手忙脚乱。

“姐,不用这么早走吧。”墨小白笑嘻嘻地说,“我以为你想多留两天呢。”

“你们想留下我没意见!”无双冷冷一笑,她知道墨遥和墨小白不开心,所以不管她自己多想留下来,此刻也不想留下来了,这里希望他们留下来的人不多。

他们不会这么自讨没趣,本来卡卡……无双心中闷闷的,算了。

“老大,这次的事情你接手过来处理吧。”无双说道,她一向公私分明,“没必要麻烦卡卡。”

“好!”墨遥点头,无双不说,他也会做,事实上,他已让墨晨私下联系公爵,这件事暗中交易做个补偿,无双挑眉,“你有信心能够搞定?”

答应的也太风轻云淡了吧?

老大这些年,原来越沉默寡言了,所有事情都会处理得妥妥当当,却不太说话。大文学

墨遥微微挑起眼睑,“公爵拖家带口,如果不想一家十几口赴黄泉共享天伦之乐,我想,不难处理。”

墨小白扑哧一声笑出来,无双在他腰间拧了一把,他死忍住没叫出来,老大有时候说话真的蛮搞笑的,分明是这种狠厉的口气,说出来却带着喜感。

这就是传说中的冷笑话么?

墨遥似乎不明白他在笑什么,可墨小白笑了,他心情似乎也有点好,眉心没拧得那么厉害,唇角甚至挂着似有似无的笑……

天亮后,方嘉琪来给无双做了一个全面检查,朱雀跟在她身边,墨小白在一旁给他姐弄苹果泥,鬼面在一旁静静地坐着,墨小白偶尔逗一逗鬼面,他绷着一张脸看他,墨小白没有什么人逗不起的,没一会儿逼得鬼面和在一起弄苹果泥,他一个大男人从来没做过这些,非常窘迫,楚楚在一旁喊加油,让他们比赛看看谁弄得多,无双忍不住翻白眼。大文学

检查完毕,没什么大碍了,血压等各项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方嘉琪笑说道,“休息一两个月,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左手臂要多注意,这个就不用我多说,你自己也知道。”

无双点头,笑说道,“谢了。”

“应该的。”方嘉琪说,又笑着叮嘱她一些注意事项。

朱雀说,“无双小姐这一次能够脱险,全靠嘉琪了,真的太惊险了。”

无双唇角一扯,墨小白的叉子狠狠地叉在苹果里,鬼面看了他一眼,相处二十余天,他对此人的脾气可是摸了个透,心想着他今天准会扒了朱雀的牙齿。

楚楚扬声说道,“无双姐姐,你比我上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漂亮。”

“睁眼说瞎话。”朱雀咕哝了声,额头上有一道疤痕的,哪里漂亮了。

“小可爱嘴巴越来越甜了,拿去哄你的暮寒哥哥吧。”无双说,对朱雀的闲言并不放在心上,容貌这东西,她介意的人不介意,他人说什么都影响不了她。

楚楚大笑说道,“是真的,就算你脸上画了两个大叉叉,你在我和哥哥眼里都是最漂亮的女人。”

方嘉琪看了楚楚一眼,淡淡一笑,无双挑眉,“你眼里最漂亮的女人不是你妈咪吗?”

“你和妈咪并列排第一嘛。”楚楚见风使陀,笑嘻嘻地走过来,玩味地看着她额上的疤痕,“姐姐放心,我有办法一个月内就让它消失掉。”

楚楚虽然年幼,却是一个天赋极强的药理师,把容颜的专长遗传得青出于蓝,已大有超越。第一恐怖组织很多奇怪的膏药都是这小姑娘实验成果。

“一个月?”

“那当然。”楚楚骄傲地说,摸摸下巴,“不过我觉得留着当纪念也好,这是你和哥哥生死于共的纪念嘛。”

墨小白笑得和一朵花儿似的,楚楚小可爱,你可真是太上道了。

无双道,“你想要我给你,过来我帮你划一刀。”

“我才不要,我这么粉嫩的脸要是多一个疤痕多难看。”楚楚捧着自己的脸装可爱,无双被她逗笑了,楚楚亲昵地坐在她身边,“明天我把一些药膏给你,背后的伤也会好得很快,骨折什么的更是小菜一碟,太简单了,不出一个月你就能跑能跳,而且绝对不会骨增生。”

“真乖。”

“那赏一个呗。”楚楚把脸凑过来,无双在她脸颊上啵了一下,小可爱眉开眼笑,“无双姐姐,你的嘴唇触感实在太好了。”

墨小白笑道,“你家暮寒哥哥的嘴唇触感不好吗?”

楚楚眨巴着自己可爱无敌的眼睛,“小白哥哥,你要不要去亲自试验一下?”

“等晚上就去试。”

“行啊,行啊,欢迎3p。”楚楚鼓掌,方嘉琪笑说道,“楚楚,你还小,怎么说这么粗鄙的话?”

楚楚挑眉笑眯眯地反问,“这不是很正常的谈话吗?”

她似乎有点不解,表情无辜,方嘉琪一笑,随口又交代了句,“我去看看南枫,你们聊吧。”

无双点头,方嘉琪和朱雀便离开病房,墨小白端着苹果泥过来,啵了小可爱一口,“你真的越来越讨人喜欢了,要不要考虑投入小白哥哥的怀抱?”

小可爱偏着头认真的想,很认真的想,最后嘟着嘴巴,食指在嘴巴上点了点,“可是……你的嘴唇触感没有暮寒哥哥好耶,这样我有点吃亏。”

600

鬼面都忍不住笑了,楚楚真的太可爱了。/http://.beijingai./【虾米文学

怪不得这么多人都喜欢她。

无双更喜欢她几乎入了骨,这模样的小楚楚,仿佛十几年前的小海蓝,一样冰雪聪明,狡黠可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卡卡这么宠爱着妹妹,也不是没理由。

墨小白有点受打击了,他的嘴唇触感没有暮寒哥哥好?简直胡说八道,这丫头太不识货了,墨小白转念又笑得很色狼,“没关系哦,小白哥哥在床上的技术一定比他好。”

无双想拿勺子砸他,经验丰富来这里炫耀么?

楚楚疑惑地看向他的下半身,咳了咳,“一般说来,那玩意用多了,尺寸会磨小的,小白哥哥,技术不是最重要的,分量才是最重要的。”

无双捂着小腹大笑,墨小白黑了脸……

鬼面也是忍禁不俊,看楚楚一本正经开黄腔,真的很欢乐,墨小白想掐她,楚楚吐吐舌头,又扮了一个鬼脸。

无双揉揉她的头,鬼面忍不住说,“你们做得也太明显了?”

墨小白,无双和楚楚异口同声问,“我们做了神马?”

鬼面默。

朱雀愤愤不平地随着方嘉琪出来,拉着方嘉琪说道,“嘉琪,你看看他们,这么欺负你,你也能忍着?”

方嘉琪神色淡和,无奈地看着朱雀,“那你想我如何做?”

朱雀理所当然地说,“你才是南枫的未婚妻,他们凭什么这么说,楚楚真的太不懂事了,她到底是帮谁,他们都是黑手党的人。【虾米文学

方嘉琪淡淡说道,“这和楚楚无关。”

朱雀说,“怎么无关,那鬼丫头精灵着呢,分明故意这么说让你难堪,只有你好心才不和她计较,也不想想,以后你才是她大嫂。”

方嘉琪看着天空,今天的天空阴蒙蒙的,没什么阳光,“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朱雀心中有气,方嘉琪知道不能怪朱雀,这几天第一恐怖组织面临很多压力,他们总部在伦敦,虽然强大,可毕竟和名正言顺的政府不好比。所以第一恐怖组织和英国政府的关系一直很大,没出过什么差错,不管是楚离,还是叶宁远都竭尽所能地保持第一恐怖组织和英国政府的关系。

可这一次,双方的关系陷入了僵局,逐渐恶化。

卡卡为了无双犯险就算了,竟然不知轻重地轰炸了魔鬼城堡,这么一来一定会给第一恐怖组织惹来麻烦,虽然官方没有明说是他们做的,可这么明显的事情,他们岂会看不出来。

除非交出无双,不然这一次难交代。

朱雀认为,如果没有无双,南枫就不会和他们一起去救她,也不会惹来麻烦,第一恐怖组织很多人都这么想,大家有话都在心里,没朱雀表现得这么清楚。

且南枫这一次受伤差点没命,也是他们愤怒的原因。

再加上黑手党和第一恐怖组织这些年有交易也有斗争,大家对他们的关系都很敏感,深怕卡卡为了无双牺牲第一恐怖组织的利益,这是他们所不允许的。

这一次的事情很令人烦忧,朱雀口口声声都在准对无双,无非是想让无双知道,方嘉琪才是卡卡的未婚妻,她什么都不是,更抬出因为方嘉琪,无双才能保住性命的事实,故意让无双难堪。

方嘉琪看得出来,如果不是朱雀说话没分寸,楚楚也不会针对她们。

楚楚是卡卡的妹妹,楚离的女儿,也是第一恐怖组织的一员,方嘉琪是生化组的,楚楚是生物组的,两人的工作性质很相似,可楚楚在第一恐怖组织的时间很少,她从小在楚离和容颜身边长大,和墨家人的关系最是亲密,所以论交情,楚楚是不会帮他们的。

朱雀却觉得楚楚是卡卡的妹妹,应该帮方嘉琪。

众人在观念上就有分歧。

朱雀见四周无人,这才对方嘉琪说,“嘉琪,你和南枫也谈了这么多年,是不是考虑结婚了?”

“结婚?”方嘉琪挑眉,颇有点意外朱雀会说这个问题,朱雀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你惊讶什么啊,难道你没想过这个问题吗?我的老天啊,你们谈了快十年了,早就该结婚了,南枫和你都不小了,这要拖到什么时候,上一任在你们这个年龄,天宇都七八岁了。”

方嘉琪莞尔,“你担心得太早了,结婚还早呢。”

“什么还早,照我们说,早就该结婚了。”朱雀说,结了婚,或许南枫的心思就不会这么漂浮不定,也不会为了那个女人做出什么傻事,也不会损害第一恐怖组织的利益。

方嘉琪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对我们好,不过这个问题真的不着急,无双不结婚,他是不会结婚的。”

“她结不结婚,关你们什么事?”朱雀疑惑地说,扁扁嘴巴,“就墨无双这样的性子,哪个男人敢要,她要是一辈子不结婚,你们也陪着她不结婚吗?”

“无双什么性子,岂容你在背后嚼舌根。”冷冷的声音从一旁飘过来,四周仿佛降了十几度,冰冷吓人,方嘉琪正要让朱雀不要说了就被人打断,心中也是惊讶。

墨遥从走廊拐角处走过来,负手而立,绝美冷厉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刚刚那些话似乎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似,那冷漠得不带一点感情的眼睛,看得人心中发悚。

朱雀也胆大惯了,此刻不免也有些害怕,方嘉琪慌忙说道,“墨先生,朱雀并不是有心说无双的闲言,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墨遥目光如冰一般,冷中带厉,朱雀一想到这是第一恐怖组织,胆子也不免大了些,忍不住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们说话,你偷偷摸摸躲在背后算什么?”

墨遥沉默不语,也不见怒意,可就是这样的目光,令人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他凌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