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597章节 叶非墨

597章节

温暖艰涩地咽了咽滑到唇边的话,心惊胆战,她微微慌乱地看着墨小白,“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不是非墨出了什么事?”

“小表嫂,你还没有回答我哟。”墨小白可爱地问,仿佛一名讨不到糖果的孩子正吵着要糖果,表情十分可爱。温暖的心揪疼起来,她不是没想过这问题。

当初就是怕如此,所以她守在手术室外不敢离开,她以为她离开了,非墨手术成功,以后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一定会健健康康的,她一直是这么根深蒂固地认为的。

最近一次和程安雅通电话,她也告诉她,叶非墨后续的手术都很成功,估计一年就能完全恢复健康,如正常人一般,身体健康,也不会复发,她开心得不得了,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承受这么多白眼,忍受那么多孤寂,也背负着很多朋友的不理解,不谅解,她总算找到一点点安慰。

总算觉得离开叶非墨是值得,心中也没那么伤感,毕竟只要叶非墨好好的,她想她都会感激上苍的。

墨小白这么问,是不是非墨出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我以为非墨已经在恢复健康了,我没想过他出事,他一定会平安健康,长命百岁的。”温暖坚定地说道,他一定会幸福快乐的。

当初离开韩碧的时候,他也撑过来了,这一次他一定也能撑过来。

或许将来遇到一名开朗活泼又简单的女子,能带给他,她所不能给的温暖,看着他幸福,这就是她的幸福,全部的幸福。

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的。

她拒绝去想,叶非墨不能活下来的可能。

“小表嫂,你不会没想过。”墨小白一针见血地指出来,温暖一定想过的。

温暖拒绝回答,选择逃避,“我真的不知道,小白,你不要逼我。”

墨小白说,“没有人逼你,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设,如果因为你的离开,加速小表哥的死亡,我想你一辈子都会安乐,有时候你的想法,不一定是小表哥的想法。我一直认为,两个相爱的人,心中有什么就要坦白地说出来,当然,如果你认为你不爱小表哥,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爱一个人,不要随意地为他决定什么,要问他愿不愿意,想不想要,人和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你的想法并不一定是她的想法。

所以多听听一个声音也是好的。

可若你不爱一个人,那你可以选择逃避,没人会怪你,因为你不爱他,他不能逼着你爱他,你也不能阻止他爱你,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若无其事,要么享受,要么拒绝。

温暖分明爱非墨,何苦彼此折磨呢。

“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温暖轻声问,不顾自己手腕上的伤,着急地问墨小白,“到底是不是?墨小白,别吊着我,是不是非墨出事了?”

“没有危险。”墨小白淡淡说,安抚着温暖激动的情绪,“他就在这家医院。”

“你说什么?”温暖大惊失色。

“他收到消息后就赶来美国,身体刚动过手术无法负荷复杂的高空环境,对身体造成很严重的伤害,温暖,他真的很爱你,哪怕知道飞行十几个小时会要了自己的命,他也无所谓。”墨小白说得有些严肃,“你怎么舍得伤害一个如此爱你,你也爱的人?”

温暖脸色惨白如纸……

她慌得六神无主,可听墨小白说没什么身体大碍,她又镇定下来,非墨,非墨,何苦呢?她以为非墨会恨她,在她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之后,以他那么骄傲的性格,一定会恨死她。

“小表嫂,看见你这么痛苦的表情,其实我很爽!”墨小白突然来了一句很喜感的话,温暖正伤心难过,忍不住狠狠地瞪他,你不管正在悲伤,还是快乐,都能被墨小白一句话破坏掉心情。

“你瞪我做什么?看见你悲伤,我真的很爽,因为小表哥知道后,一定会很纠结,很别扭,一想我就很爽,其实你折磨他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你都不知道我从小被他和卡卡压迫得多么苦逼。不过呢,得留他一条命嘛,玩死了多不好玩,人生要是没了小表哥,我和卡卡该多寂寞啊。”

“你好恶心啊,不要说得这么暧昧好不好?”温暖忍不住吐槽。

墨小白食指在温暖面前摇了摇,一本正经地说,“小表嫂,你错了,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件很严肃的事实,即使你不要小表哥了,还是有男人要他的。”

温暖,“……”

她拒绝和墨小白谈乱这个问题,谈乱他攻守的问题她毫无压力,可讨论她曾经的老公攻受问题,她很有压力,墨小白你很变态啊。

墨小白看着温暖的表情,哈哈大笑,温暖也知道他是为了逗她开心,不和他一般计较,“他醒了没有?”

“他是指哪位?”

“你的小表哥!”温暖蹦出一句,墨小白,“……小表嫂,你不要这么喜感好不好?哎呀呀,我怕你了,醒了,醒了,正半死不活地在楼上养伤呢,对了,忘了说句,他的病房正好在你头顶上,正好和你们家的格局一样了,我觉得你要是想他了,可以拿个什么东西戳戳天花板,他一定能感受到的。”

温暖仰头看天花板,“……”

墨小白想想就兴奋,“照我的话做吧,一定有效果,小表哥心情一好,说不定伤也好得特别快,比你还早出院呢。”

“你去拿什么东西戳戳看,看看他有没有反应。”温暖面无表情地吐槽,对叶非墨是不是正在她楼上都表示怀疑。

“你不信我啊?”墨小白挑眉,做受伤状,温暖翻了翻白眼,继续不信中,墨小白摇了摇头,突然跑到窗口处,往上一喊,“小黑,你家少夫人在楼下哦,要不要拿个什么东西为你家少爷传情?”

温暖,“……”

半晌无声,温暖正要吐槽就听到小黑的声音,“少爷说你很无聊。”

温暖,“……”

598

墨小白摊摊手,表明自己的话非常靠谱,温暖真的愣住了,她以为墨小白说笑的,没想到是真的,叶非墨真的就在她的楼上,那是小黑的声音……

她第一次恨两层楼间的距离为什么这么短,墨小白一喊他就听见了。

相比于温暖的窘迫,叶非墨更多是愤怒,墨小白这小混蛋,他已经警告他不要乱说话,不准和温暖胡说八道,他不想让温暖知道他人在美国。

她对他说了这么重的话,她一出事,他就眼巴巴地跑来了,还弄得自己如此狼狈,情何以堪,他根本就不想温暖知道他的狼狈,也不想温暖知道,他如此白痴。

被抛弃的男人,还有什么比爱着抛弃自己的那个女人更悲哀?

他不想温暖可怜他,不想温暖有负担,更不想和温暖说话,也不想见她,知道温暖平安,他身体一好就想立刻离开美国,以后再也不做这种白痴的事了。

哪怕没有他,温暖身边也有了让她可以信任,可以依靠的人,杜迪能帮她处理好一切事情,他对温暖而言,可有可无,真的完全不重要了。

所以,他再也不要这样迫不及待地跑来,让自己如此不堪。

墨小白和他的心思却完全相反,他和温暖总是相互在逃避一些问题,人和人之间要沟通的,什么都不说,自以为是,并不是最好的沟通方式。

他担心温暖,关心温暖,爱着温暖,让她知道,这不丢脸,也没什么不堪,温暖知道了,只会更重新思考他们的关系,关心担忧他的身体,两人都爱着对方,为彼此付出什么,为何怕对方知道呢?

叶非墨性子别扭,墨小白就当和事老。

他是真希望,叶非墨和温暖能恢复到以前开开心心的样子。

一家和睦,这才最重要。

他们这一家子,貌似感情都不太顺利,叶非墨不太顺利,他姐也不太顺利,他也不太顺利,各有各的烦恼,可两个人走在一起,又岂是简单的一件事情。

“小表嫂,我曾经主演的一部片子里,我曾经问过我的女主角,假如我只有一天的寿命,我愿不愿意让我爱你,女主角回答,愿意,哪怕是一个小时也愿意。至少在活着的时候,人没有遗憾,我想小表哥也是如此想的,你当初离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万一小表哥的胃癌,治不好怎么办?你让他带着遗憾离开人世吗?”墨小白说道,微微一笑,“你好好想一想,他就在楼上,我想五天之内,医生是不会批准他出院的。”

换句话说,温暖想见叶非墨,上去就是了。

他们就隔着一道天花板,楼上楼下,墨小白说,“表哥曾经为了你,打通天花板,我想,你也应该有勇气打破你们之间的天花板。”

他说罢,离开温暖病房,杜迪和他的人站得远,没有听他们说话,杜迪也知道叶琰和无双的关系,点了点头,墨小白和杜迪不熟悉,没多做交谈,上楼去了。

温暖躺在床上,心脏绞痛,楼上楼下,的确就一墙之隔,可哪有这么简单。

她好不容易才走出一步,又要回头吗?

如果再发生一次,她赌得起吗?

她当初下定决心离开,才几个月自己就后悔了么?

非墨……

杜迪没有打扰她,温暖闭上眼睛,心中想的全是叶非墨。

……

墨小白一进来,叶非墨便危险地眯起眼睛,他慌忙挥手,“小表哥,小表哥,别动怒,别动怒,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做了都做了,还怕人知道做什么?小表嫂知道了,不知道多心疼你。”

“滚!”叶非墨沙沙哑哑地吐出一个字,他的音色比上温暖也好不了多少,甚至更低沉沙哑,十分难听,墨小白很想念他小表哥富有磁性的音色。

“恼羞成怒了?”墨小白挑眉,他可不是一个听话的主,“哎,小表嫂情况不是很好呢,我以为你很想听来着。”

叶非墨怒不可遏,却生生抑制了脾气,墨小白就知道怎么戳中他的心脏,温暖情况不好?怎么不好了?很严重吗?FBI那些变态手段男人都受不住,她如此娇弱,一定受不住,是不是落下毛病了?

叶非墨被墨小白吊得心中忐忑,偏偏他又不说,叶非墨冷下脸来,“她怎么了?”

“你不是让我滚吗?”墨小白委屈地看着自家小表哥,“你可真伤我心啊,想想我放弃那么高代言的广告不拍,跑来英雄救美,又来给你们打通心中的篱墙,可你却不领情,小表哥,做人不能这样的,你这样我很伤心的。”

说是伤心,却一点伤心的表情都没有,叶非墨忍无可忍,“墨叶琰!”

墨小白见他真的动怒了,也不玩了,“颈部受伤比较严重,可能需要修养半个月,其他地方都是外伤,FBI的秘密审讯真是变态,竟然用铁索吊着她上上下下,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叶非墨一听,脸色十分难看,他看见杜迪抱着她出来,却看不到她的脸色,也不知道她伤得重不重,他醒来的时候墨小白就在这里,他问她温暖的情况,可墨小白却说温暖还没转醒,他一听就担心得不行,光听也知道伤中了,若不是他不能下床一定会亲自去问医生。

听小白这么一说,他连杀了那几个调查员的心都有了。

墨小白看出他一身戾气,忍不住说道,“小表哥,冲动是魔鬼,事情平息就好了,你也不想温暖再被FBI请来喝水吧?”

这可不是喝茶,喝茶算是客气的,最起码能在明亮的办公室里问话。

喝水可是在地下审讯室。

叶非墨白了墨小白一眼,这种事用得着他提醒吗?

599

自从知道叶非墨就在楼上,温暖就开始心思不宁,她很想上去看他一眼,却又不知道要和叶非墨说什么,在纠结去不去看他中间徘徊。

杜迪事忙,却日日送来美味的食物,日日过来陪伴她,怕她一个人闷,总是来陪她,温暖感到过意不去,杜迪却无所谓,温暖心系叶非墨,也没说什么。

她还不能下床,医生说要五天才能,有特别看护照顾,很无微不至。

养伤期间,程安雅来看过她,她自己羞愧得无法面对她,当初走得那么决绝,就是为了叶非墨的健康,如今又是因为她,叶非墨反而危在旦夕,她怎么能不自责。

程安雅却说她想得太多,这件事她本来怒极了,可见了儿子半死不活地躺着,程安雅所有的怒气也化成无奈,如果他们都年轻几十岁,当初也是如此疯狂。

叶琛当年比叶非墨更疯狂的事情都做过,她又怎么忍心责备为情所伤的儿子。

满心的怜惜尚来不及。

温暖这一次也是无妄之灾,纯属意外。

程安雅并不怪她。

“你念的课程是几年的?”程安雅聊天的时候无意问。

“2年。”温暖说道,她大学的学业本来就还没结束,“念完表演系,我想也再念2年导演,现在在申请了,我想合并在一起念书,三年如果能修满学分就好了。”

修完了学分,她就可以回国了。

好莱坞并非所有华人演员的梦想,如温暖她就更希望自己能在国内发展,并不想到好莱坞来,这几年能在好莱坞站住脚跟固然是好,哪怕站不住脚跟,积累经验也是好的,且不管如何,毕业后,不管她是不是好莱坞巨星,她都回A市,这是非常确定的事情。

三年,程安雅点点头,三年后……又是什么光景呢?

谁也不知道。

程安雅不提她和非墨复婚的事情,自从他们离婚后,她就没提过,她该和温暖说的,早就说过了,她也不想介入儿子的婚姻,他们怎么样,看他们在造化。

“非墨,身体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程安雅看了她一眼,“你要是担心,能走动了就上去看看,离了婚又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当不成夫妻虽然不强求当朋友,见一面无所谓。”

温暖咬着略显苍白的唇,嗯了一声,没给程安雅正面的回答,程安雅也不强求。

这对孩子真令人操心。

程安雅出门的时候,正好遇见杜迪,两人点头而过的时候,程安雅喊住杜迪,她蹙眉,脸色冷冽,“杜先生,令妹的行踪,你最好确认一下,我不希望温暖受到她的伤害。你妹妹是个疯狂的人,你想温暖平安,最好和她保持剧烈,免得刺到你妹妹的神经。不然我们放过她两次,绝无第三次。”

她说罢,拂袖而去。

杜迪被她眉目间的狠厉所惊,这位陪着叶琛经过无数风雨的叶家女主人总有一种令人臣服的气势,和叶琛酷似。程安雅的确担心杜月盈对温暖不利,如果温暖再出事,叶非墨又一个忍不住,又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她恐怕真的会不顾一切派人做掉杜月盈,杜绝所有危害到温暖和叶非墨的人。

她是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她宁可伤害别人的孩子也不会让别人的孩子伤害她的孩子。

罗马。

龙承天接到杜迪的消息,让他过去华盛顿一趟,他在罗马也待了一阵日子,本想回东欧,杜迪说找到他妹妹了,人在华盛顿,龙承天二话不说,立刻命人准备飞机。

他要去华盛顿,卡卡后天去中东,无双本来想留在罗马,查一查中东的情况,顺便看看黑手党在中东的事情处理完了没有,如果没有她和鬼面打算去一趟。

龙承天一说去美国,提起妹妹的事情,无双就想到温暖,转而想到自己手上的海蓝之心。

杜迪,龙承天,温暖,叶非墨都在美国,或许海蓝之心真的管用,哪怕不管用,给程安雅拿去海蓝的衣冠冢陪葬也是好的,为了叶非墨,也为了温暖,无双也决定和龙承天一起去华盛顿。

鬼面跟她一起去,龙承天怒,在罗马的时候就两人天天陪着无双,他就嫌鬼面碍眼了,竟然还要跟着一起去,他十分恼怒,鬼面保持一贯的不理会幼稚小朋友的作风,把龙承天气得差点丢他下飞机。

这两人怎么闹,无双素来是不管的。

可临上飞机的时候,墨遥很担心,无双的问题正敏感着呢,温暖在医院,联邦如今拿温暖无可奈何,可难保不会派人盯着医院。

他们认为温暖和无双认识,所以一定会在医院守株待兔。

以常理推断,温暖为了无双受伤,无双一定会去看她的,也正因为看出这一点,无双才没有立刻去美国,那是FBI的地盘,有无数的精英特工,非常危险。

无双素来胆大心细,决定一件事不会退缩,再危险的情况也遇见过,所以她完全不担心自己处理不了。

于是三个人都上了飞机。

鬼面和无双坐在一起,龙承天在一旁赌气,一边赌气一边想着自己妹妹,无双把温暖的资料给龙承天看,龙承天斜睨着她,“你早就知道了?”

无双淡淡说,“我以前查你背景的时候怀疑的,没想到是真的。”

龙承天重重地哼了一声,无双戏谑地看着他,忍不住打击他,“看来你对你妹妹一点都不关心啊,她这么有名,安宁的广告欧洲北美都有,贴了满大街,你竟然不知道?”

“老子什么时候关注过娱乐圈,对老子来说,她们都长一张脸。”龙承天愤愤说,看着资料上温暖的脸,又加了一句,“妹妹长得真漂亮,和她们不是一张脸。”

无双,“……”

唔,鬼面说的对,果然幼稚!

无双看着这条诡异的海蓝之心,她真心的希望,这条项链对叶非墨能有帮助。

海蓝,冥冥之中,你会保佑你的家人的,是不是?

你素来最爱他们了。

哪怕是不在了,也会守护他们的。

今天不好意思哈,光缆断了,这边地区都没网……7点前会更好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