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668章节 叶非墨

668章节

668

午夜,急诊室外。

楚离、容颜和叶薇等人都等在急诊室外,墨小白,墨遥和墨晨也来了,突然惊变,打乱了除夕的快乐气氛,墨家变得愁云惨淡。

容颜不停地在门口走来走去,再镇定此刻也慌乱了,“卡卡身体健康,一向没什么毛病,为什么会昏倒?”

她学着卡卡的动作,分明是心脏。

他心脏有问题?

容颜慌忙抓住楚离问,“你有心脏方面的家族遗传病吗?有吗,有吗?”

“颜颜,你镇定一点,等医生出来再看看,不要着急。”楚离安抚娇妻,容颜摇摇头,“你不知道他的样子多恐怖,他一定有事瞒着我,一定有事瞒着我。”

……

叶薇和十一也过来扶着容颜坐下来,让她别那么着急,兴许只是小问题,容颜无法放心,墨家几个孩子意外地沉默,只是着急地看着急诊室。

分明是快乐除夕,怎么出了事。

光是看了无双的日记,怎会弄成这样?

叶薇可想无双好好虐一虐卡卡,可从不曾想过他有什么危险,虐心就可以了,虐身就免了,楚离和容颜的儿子健健康康最重要。

……

墨遥拉着墨小白到一旁问,“联系无双了吗?”

“姐的电话打不通,她又关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机,我给她留了消息,她看到会回电话的。”墨小白说道,无双平日会处理黑手党的事情,通消息很简单,相信不久她就收到消息了。

……

无双一个人去逛了尼罗河,遇见两名埃及帅哥,一起相约去看表演,尼罗河上今晚很热闹,有一条小船上正表演着钢管舞,女郎身段妖娆,舞蹈风姿万种,她看得入了迷,回来也晚了。

两位帅哥送她到酒店楼下,又相约明日一起去玩,无双日子过得恣意,回到酒店就发现电脑有急件,她的电脑有设置,若是加急文件传过来会有声音提示,她好方便处理。

她从冰箱里拿出一罐饮料,一边喝着一边开电脑,一开电脑就看见墨小白传来的加急邮件,卡卡进医院了。

每隔一个小时传一次,传了四封了,卡卡在急诊室,卡卡在急诊室。

无双立刻开机,手机上墨小白也留了消息,她慌忙打回去,罗马这边已快天亮了,卡卡依然没有消息,众人一颗心都悬着,墨小白不敢欺瞒无双,只能说目前还在急诊室,还没消息。

无双挂了电话,又打电话给自己的机长开飞机到酒店楼顶的停机坪,她要回罗马。

这家酒店楼顶有小停机坪,直升机能停落,她飞快收拾东西,也等不及小白说什么,收拾东西回罗马。

他心脏有问题!

肯定的。

听墨小白描述他就知道有问题了,她见过他心痛捂着心脏,却故意掩饰,也听过他不正常的心跳声,身体不舒服,竟然瞒着他们。

该死的!

……

罗马医院,中途医生出来,匆匆丢下一句病人没有心脏,吓得众人瞪圆了眼睛,医院心脏科权威十几人齐聚医院,卡卡病情告急。

这种情况下根本不能移动,楚离打电话给卡卡的负责医生,让他拿着卡卡的病例,带着一批心脏科权威立刻赶到罗马,令楚离觉得诧异的是,卡卡的身体检查报告一切正常,他来问,卡卡人又在医院,他们有百个胆子也不敢隐瞒的,说是正常,一定是正常了。

可罗马这边的医生却说卡卡没有心脏。

叶薇道,“这是什么庸医,没心脏人怎么活?”

这也算众人心中一致的疑问,没有心脏,人如何活下来,进去几个小时出来说没有心脏,这话一定说服力都没有,叶薇打电话找苏曼和白夜,两人都关机,打到家里,黛娜说两位主人去拉雅寺祈福了,要晚上回来,叶薇只能告诉黛娜,让她告诉白夜,请他们回来后,务必给她电话。

白夜是外科权威,也是心脏科权威,希望他能帮得上忙。

容颜非常焦虑,众人一直等到天亮,十几名医生会诊,只是勉强保住卡卡的命,送他到加护病房,容颜问,“我儿子怎么样,究竟怎么回事?”

医院的会议厅中,诸人目瞪口呆,容颜脱口而出,“不可能……”

卡卡体内的心脏,竟是人工心脏,这怎么可能。

那卡卡的心脏去了哪里,为什么会有一颗人工心脏,身为父母者,竟完全不知,这实在太荒谬了,而医生告诉楚离和容颜,卡卡的胸口最起码有动过十五次以上手术的痕迹,虽然复原得很好,从表面看什么痕迹都没有,可在X光下什么痕迹都隐藏不住。

楚离和容颜彻底震惊了。

他们完全不知道卡卡得了什么病,也不知道卡卡为何要换了一颗人工心脏,换了心脏,那边表示,自己的儿子曾经死过一次。

太可怕了。

容颜愣愣地坐着,只觉得浑身冰冷。

今天的一切对她来说太不可思议了,墨晔问,“如今怎么样,他情况危急吗?”

心脏科的权威点头,“非常危急,这颗人工心脏已衰竭到无法使用,若要活下去,必须再换一颗心脏,我们正在搜索适合他的心脏,恐怕短时间内不会有结果,所以他的情况很危急。”

另外一名心脏科权威说,“我第一次见到如此高端的技术,竟然有人工心脏,完美到足以媲美真正的心脏,太不可思议了,心脏科的技术又有了突破,实在太神奇…”

“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楚离一拍桌子,勃然大怒,卡卡如今生死不明,这狗屁医生却关心心脏科的高端技术,他妈的混蛋,他想一枪毙了他。

楚离是谁,第一恐怖组织第一任领导人,哪怕不在任多年,那气势也不是一个小小医生敢逼视的,当下吓得那医生不敢再说一句话

669

“我儿子现在只能等死吗?”楚离沉声问,声音已是风雨欲来,双目的血腥慢慢冒出来,夹着刻骨的疼痛,至亲就躺在那里,卧床不起,他此刻备受煎熬。

医生说,“我们也束手无策,人工心脏我们第一次遇见,不敢妄自动手术,一个不慎,他必死无疑。为今之计,只能找给他换心脏的医生。”

楚离和容颜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给他换了心脏。

十一问,“他是什么病?”

“我们也不知道。”那名医生说,“既然换了心脏,那原来心脏的病就不存在了,人工心脏有自己的寿命,他和人体心脏不同,且不同的人工心脏衰竭快慢也不同,这颗心脏是在快速衰竭中,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心脏出了什么问题。”

无能!

叶薇和十一心中暗忖,墨玦问,“每年给卡卡做心脏检查的是谁?不可能这么重要的问题都没发现,除非帮他隐瞒。”

墨遥心一顿,方嘉琪。

他在第一恐怖组织听说过,卡卡的心脏检查是方嘉琪负责的,看来是存了心找方嘉琪隐瞒,怪不得,墨遥对墨晨说,“打电话联系方嘉琪。”

墨晨点头,打电话联系方嘉琪,得到的消息是,方嘉琪已在来罗马的飞机上,暂时无法通信,伦敦到罗马,飞行不远,很快就到了。

第一恐怖组织的医生也快到了,容颜已手脚发凉了,叶薇和十一一人握住她的手,“没事的,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等死,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个词,容颜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过这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如果可能,换她的心脏给卡卡行不行?

他的生命是她赋予的,她的心脏一定适合卡卡用。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容颜痛苦无比,双手紧紧地握着叶薇和十一。

……

……

无双和方嘉琪等人相差一个小时进医院,无双来得慢一些,方嘉琪等人一来还来不及解释便去看卡卡,毕竟是她负责的,第一恐怖组织心脏科权威来了十余人,全是最顶尖的人才,他们比罗马医院的医生靠谱多了。

容颜问无双,“你和他那么亲密,可有知道他换过心脏?”

无双摇头,换过心脏?他们在说什么?墨小白把事情解释了一遍,无双也惊觉事态严重,怎会出了这种事情,人工心脏,闻所未闻。

卡卡在加护病房中,方嘉琪等人在讨论,怎么才能让卡卡他恢复健康,无双透过窗户看着只能靠氧气罩呼吸的心上人,心疼不已。

怎么会这样?

卡卡,疼不疼?

一片混乱中,白夜突然来电话了,声音清爽,看起来心情很好,叶薇劈头就说,“你和苏曼快些来罗马,卡卡出事了,他体内竟然是人工心脏,我可不信任这边的医生,你们过来看看。”

白夜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什么不可能,就发生了呢,你快些过来吧。”

白夜说道,“照理说,不会这么快就衰竭了,最起码能再用三年……”

他似乎颇有不解地自顾自说,叶薇瞪圆了眼睛,“卡卡的心脏是你换的?那你他妈的还在说什么,还不快过来。”

白夜,“……薇薇,你吃墨二口水多了,粗暴了。”

他笑了笑,“别让人动他,我和苏曼过去再说,再说一次,不要让人动他,不然就真没救了。”

叶薇挂了电话,楚离和容颜目光都在叶薇身上,“白夜换的?”

叶薇点头,楚离先是松了一口气,再是勃然大怒,“shit,这么大的事情白夜竟然没告诉我,他死定了,他死定了,他死定了……不行,他得先救活卡卡才能死。”

容颜似乎也没那么紧张了,既是白夜换的,白夜一定能有办法让他再活过来,墨小白这回也不太担心了,摸着下巴饶有兴趣地问,“你们说,白夜和苏曼两位叔叔整天都在研究什么?竟然搞出人工心脏……”

无双一心都在卡卡身上,她依然很担心,明明平时好好的,壮实得和牛一样,怎么可能一倒就真倒下了,卡卡,你一定很痛苦吧?

小白说,你胸口动过那么多刀呢。

我吻过你的胸膛无数次,竟然一次都没有察觉出来,你快些醒来,我好想再吻一次,你疼不疼。

方嘉琪等人出来,已脱了无菌衣,方嘉琪说,“我们要立刻动手术,不然拖不过几天了。”

叶薇道,“谁都别动,白夜说谁也别动卡卡。”

叶薇这么说,容颜和楚离自然不会让方嘉琪动了卡卡,方嘉琪着急说,“卡卡的情况很危急,如果不动手术的话,若是再病发,可能等不过几个小时,等不及别人来救他,这些年我们一直在研究这方面的技术,也算小有所成,不会害了卡卡,楚伯伯,楚阿姨,你们为卡卡考虑一下吧。”

容颜强硬地说,“你们大多是心脏科权威,既然如此,抱着他几天的命不成问题,我只要白夜到之前我儿子有一口气就好。”

对白夜和苏曼的信任已是几十年的事情了,白夜说什么,一定是什么,他们一定照做,不然出了事情,他追悔莫及。

方嘉琪想再说什么,楚离已经抬手让她闭嘴,“照容颜的话去做。”

第一恐怖组织的心脏科权威都侍奉过楚离,交情深厚,旧主的话自然是听的,他们也知道,白夜的确是这方面的专家,且心脏是白夜弄出来换上的,交给白夜一定没错。

楚离看着方嘉琪,沉声问,“卡卡的心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方嘉琪不敢隐瞒,“我也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他的心脏已经是人工心脏了,这十年来,他换了四次心脏,做过十几次手术,都是因为心脏问题,他不愿意透露,我知道是白先生,但也不能过问,南枫不允许我过问,我只知道,他的人工心脏跳动是有生命的,会因为时间而衰竭……”

670

方嘉琪不敢隐瞒,“我也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他的心脏已经是人工心脏了,这十年来,他换了四次心脏,做过十几次手术,都是因为心脏问题,他不愿意透露,我知道是白先生,但也不能过问,南枫不允许我过问,我只知道,他的人工心脏跳动是有生命的,会因为时间而衰竭……”

她看了无双一眼,欲言又止,最后说,“所以南枫必须要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能笑,不能哭,也不能紧张,不能情动,情绪的起伏会加速他心脏衰竭的速度,他只一直克制自己无欲无求,无波无浪才能度过每一天。早几年,只有一颗人工心脏,南枫更要小心又小心,那时候并没有第二课人工心脏给他用,若是衰竭后没有新的心脏换上,他就会死。”

无双隐约明白了什么,可仿佛又更不懂了。

楚离拳头握得紧紧的,容颜泪流满面,难怪,难怪……卡卡性子从小就稳,的确不错,可好歹也是有脾气的,特别的年幼时,脾气很倔强,处在叛逆期时候还经常和楚离顶嘴,干架,也曾经暴躁到跳脚,她的儿子,曾经也喜怒哀乐都有的啊,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没了脾气。

十七岁,十八岁,还是十九岁的时候……她忘记了,她只记得那几年她见卡卡的次数很少,每次通话都说很忙,说两句就挂了,每次见面,她总觉得儿子越来越安静,越来越不可捉摸了。

她想念她那个能骂人,能生气的儿子,不想看见他在她面前也戴着一张面具。

从来不知道,原来他是不能,不能生气,不能愤怒,甚至不能有情绪起伏,这么多年,他又怎么过的?

身为人母,她竟然从不知道卡卡的痛苦,他是怎么忍受自己没了一颗心脏,怎么忍受自己体内有一颗人工心脏也存活着,他一个人如何克服这些煎熬和痛苦,她竟然全然不知。

这些年,她和楚离只顾着自己的生活,因为忙碌辛苦大半生,儿子聪明有出息,女儿又乖巧,无需他们担心,以至于一直疏忽了对他们的照顾。

连儿子什么时候死过了,她都不知道。

容颜痛苦掩面,楚离紧紧地抱着她,让她哭出自己的悲伤和痛苦。

无双的手,几乎穿透了玻璃。

她已尝到唇内血腥的味道,为什么没告诉我?为什么没告诉我,如果你告诉我,这些年,我不会这么逼着你,一定要爱上我。

原来,你不能爱人。

有什么能比你的性命更重要,你可以实话和我说啊。

也不至于我竟然混沌至今,总是不能察觉到你目光后的痛苦,卡卡,卡卡……眼睛热热的,有些液体似要从给眼睛里溢出来,又生生地忍下去,只是双眸通红地盯着病房中的他。

她的教育里没有眼泪,可眼睛里的水分又是什么?

等待是煎熬的,不吃不喝人撑不下去,墨晨和墨遥下去买了许多食物上来给他们充饥,如今只能等着白夜和苏曼过来,他们也没说有没有把握,白夜那人不管出什么事都是不紧不慢的,他的语气是无从判断的。

所有人都抱着希望,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叶薇拍了拍无双的肩膀,她身上有旅游的味道,更凝聚了一团悲伤,无双回身,紧紧抱着叶薇,叶薇抚着她的长发,“乖,会没事的。”

“妈咪,我不会再逼他了,我不会再逼了,我再也不会了……”哽咽的声音字字敲痛了叶薇的心,一双儿女长这么大,她第一次知道,当妈的真的会为了儿女心碎。

“坚强点。”叶薇抚着她的头,墨玦也走过来,把他的一对明珠拥在怀里。

方嘉琪对无双说,“人工心脏能承受平日他跑步的和习武,高度强化后的心跳,可有些心跳,却是不能承受,你可知道,你其实很幸福的,这十余年来,他爱着你,却又不让你知道,贪恋和你在一起,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你知道他每次心跳加速极限都给他带来多大的疼痛吗?是人的身体能够承受极限的四倍,虽然每次都很短暂,也不过几分钟他便能克制,那几分钟的生不如死,承受疼痛极限的他又怎么一次次熬过来的,你根本不知道。”

“够了,这是我和他的事,不用你来说。”无双冷硬地说,这些话,她要听卡卡说,她自己感受,不需要别的女人也来说。

真是可笑,她爱了他这么多年,盼他一句我爱你,盼到心碎,被他伤了一次又一次,却从不知道,他在背后伤了自己多少次,才狠心伤害她。

他爱她,竟然是别的女人告诉她。

卡卡,等你醒了,等你醒了……等他醒了,她能怎么办?真能听他说吗?不,她走,她躲得远远的,如果也她会让他加速死亡,她躲他远远去。

不,不想躲,她舍不得,她也不要躲,就在附近守着他也是好的呀。

方嘉琪也是伤心极了,眼泪不断垂落,病房外谁的精神都不是很好,十一身子落下病根,是不能熬夜的,休息不好会很虚弱,墨晔先陪着十一回去休息,十一的确体力不支,成了一天一夜已是极限了。

叶薇留着陪容颜,楚离一句话不说,坐在一旁等消息。

无双身子发冷,绝望爬满了心,遇到过无数挫折,被卡卡拒绝两次,都不曾如此绝望过。卡卡原来的心脏去了哪儿,为什么会被摘除了?

在摘除的那瞬间,他便等同于尸体,是靠什么活着?

“无双,你累了,靠着妈咪睡一会儿吧。”叶薇说,无双摇摇头,她一点都不累,她只是绝望,害怕,正在和死神做斗争的卡卡才累。

她怕他争不过死神,他已经和死神争过多少次了?

突然,一名医生满头大汗出来。

卡卡病情再告危急。

671

心脏衰竭,命在旦夕,方嘉琪照料卡卡多年,自是知道如何延续他的生命,如何延续衰竭的心脏的生命力,抢救了几个小时,总算勉强保住了命。

楚离和容颜恨不得白夜和苏曼能长了翅膀立刻飞到罗马来。

墨小白封住了医院方面的嘴巴,不让他们把事情说漏出去,人工心脏在人体存货下来,这么牛B的技术若是被人知道了,一定是震撼整个医学界的。

又一次等到黄昏,苏曼和白夜才姗姗来迟,白夜身边带着一个小型的密码箱,苏曼神色并不怎么好,似乎是生了病,楚离和容颜一见了他们,仿佛看见救星,苏曼没有进去加护病房,白夜一人进去了。

苏曼困倦,人靠着椅子坐着,闭上眼睛休息。

墨玦问,“你病了?”

苏曼点头,叶薇伸手去探他的额头,温度有些高,他在发高烧,容颜有些抱歉,苏曼定是来的时候发高烧了,不然身为医生的白夜不可能让他烧着来罗马。

楚离问苏曼,“卡卡的心脏到底怎么回事?”

“问白夜。”苏曼把问题丢给白夜,接着闭门养神,“我不舒服,不要吵我。”

墨小白本想闹一闹他,可见他的确不舒服,也只好打消念头,苏美人美则美矣,动了脾气可是很吓人的,没人会蠢到去惹苏曼发脾气,除非是不想活了。

容颜也知道苏曼脾气,他一生病一句话都不想说,一句话都不想听的那种,可能是怕白夜一人应付不过来才坐着等,不然早就拂袖走人去休息了。

众人肚子里有一团疑问,苏曼知道真相,却又没给他们解释,个个都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十分着急。

容颜和楚离最关心卡卡的身体,无双也是担忧,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

一个小时候,卡卡被推到加护病房,白夜是连夜赶回来的,似是不眠不休,黑眼圈十分重,出来一见众人气氛沉重,白夜道,“哎,果然是老了,不认老都不行,熬两个通宵就不行了,当年七天七夜不睡都能打死一只老虎。”

老了?

会保养的苏曼和白夜,本身又是医生,总是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岂能会老,看起来比墨玦,楚离他们几人要年轻得多。

楚离抡着拳头就揍他,“混蛋,出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瞒着不告诉我,你找死是不是?”

白夜很无辜,挡住楚离的拳头,微笑说道,“是卡卡不愿意告诉你们,且再说,说了你和容颜这些年能睡好觉吗?这是他的孝心,有我帮你们操心,你们不知道也没关系。横竖他一定会保卡卡的命在,最多是活得辛苦点罢了。”

容颜无心计较这些,只担心卡卡的情况,“白夜,卡卡怎么样,没事了吗?不是说心脏衰竭了吗?要换心脏吗?会不会很危险?”

白夜说道,“如果新药有效的话,应该无需换心脏。”

叶薇眯起眼睛,不敢置信地问,“什么叫新药?你没试过的药也能往他身上打?”

白夜摊手,“那能怎么办,临时要换心脏,卡卡的身体根本不能承受,必死无疑,一断气就真没救了,起死回生我可做不到,怎么也要留一口气给我吧。这药是我们为了卡卡研究八年的,若是能有效,以后就不用这么频繁换心脏,说真的,人工心脏不好做,若是哪天突然衰竭找不到心脏换上就麻烦了,不如药物来的好,这种药能够延长人工心脏的寿命,原来能正常能使用五年的,这种药效若是有用能二十年。”

白夜顿了顿,有些严肃地说,“这颗心脏两年前才换上,照理说没这么快就衰竭,他最近都干什么了?除了心率频繁不正常会导致心脏如此快速衰竭,没可能这么快啊。”

应该是有很多外在因素才导致卡卡心脏这么快就不行了。

无双微微白了脸色,是她,罪魁祸首是她。白夜似乎也猜到了,看了无双一眼,微微一笑,“孩子,我很想赐你一个健康的情人,可惜能力有限,暂时办不到。”

无双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或者说,她什么都不该说。

容颜脸上泪痕不断,楚离沉痛问,“他一辈子只能靠人工心脏活着吗?”

白夜犹豫了一下,很不忍心告诉他这个事实,可也不能隐瞒了,“是,他会活得很辛苦,人工心脏和真的心脏有一定区别,目前我所能研究的人工心脏有一定的寿命,且不能承受过重的心跳,否则会也迅速坏死,维持卡卡的训练,跑步和高度紧张下的心跳毕竟是偶尔几次,大多能够承受。”

白夜看了一眼无双,“可是不能承受频率过高的心跳加速,他换上心脏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他,幸好卡卡换上心脏的时候已经基本完成特训,不然他根本就不能参加那么高强大的运动。”

无双知道白夜在说什么,这就是卡卡不能和她在一起的原因么?

真的很悲哀,去很无奈。

她理解那种心情,只要靠近他便觉得心跳加速的心情,她以为很美,原来她以为很美的事情是卡卡不能承受之重,所以他才会拒绝她。

他应该从一开始就不要和她见面,那这十余年来,他就不会承受那么多折磨和苦楚。

“真的没有办法和正常人一样吗?”容颜含泪问,一听永远要靠人工心脏,容颜就觉得痛苦。

白夜说,“这是一定的,我一直也想改善人工心脏,尽量媲美心脏,可技术遇到瓶颈两年了,一直没能突破,我也希望能做出更完美的心脏,让卡卡不必承受太多的痛苦。”

苏曼睁开眼睛,他看着楚离和容颜,“楚离,容颜,卡卡本该是死了的人,是我们强行拉着他回到世上,给了他一颗人工心脏,既然早就死去,如今活着,那便要付出代价,用痛苦延续生命,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672

他们夫妻也知道苏曼说得有理,可毕竟是自己儿子,受那样的苦,岂会不心疼呢。请使用http://www.guanHuaju.coM访问本站。

“他什么时候能醒来?”墨遥问。

“一天。”白夜说,“你们别守在医院,墨遥和小白在医院守着就好,别让人伤了他,也别让医院的人为了私心做了手脚,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还是把卡卡接回墨家修养吧,也不需要什么仪器,我怕医院的人为了私心,了解什么狗屁技术,真正害死卡卡。”

无双慌忙点头,“对,回家去,回家去……”

众人也无心再留在医院,医院是别人的地盘,终究是不能太放心的,需要准备的仪器,白夜吩咐墨小白去准备,墨遥和墨晨帮卡卡办了出院手续,方嘉琪本想随着去,可人实在太多了,医生有白夜和苏曼就成了,楚离让他们先留在罗马分部有时候再和他们联系。

方嘉琪无可奈何,也只能听楚离的,不敢反驳。

墨小白很快就把也仪器准备好,众人接卡卡回家里疗养,仪器搬到卡卡的房间里,苏曼和白夜也在墨家住下来,容颜和楚离很想知道事情怎么一回事,可苏曼发了高烧,很不舒服,白夜陪着苏曼把药吃了,才有时间,苏曼最讨厌吃药,他的身体一向也很健康,这一次是偶然病倒了,毕竟也不是铁打的身子,病倒也要吃药打针的。

苏曼吃了药,睡下了,白夜才下楼,楚离等人已齐聚大厅,十一休息几个小时,精神好多了,也下来一起等着白夜,他一下来,容颜就迫不及待地问卡卡的情况。

白夜说道,“要等看药的效果,耐心等着吧,明日再看看。”

“如果没有效果呢?”容颜也是半个医生,自己知道轻重,一点都不放心。白夜说道,“那也要等着,就算没有反应,我也做了最坏打算,颜颜,楚离,我只能和你们说,我会尽力保住卡卡的命,可有一点你们也要理解,这很难,这是我从医以来,遇到最棘手的病。”

无双问,“卡卡的心脏呢?为什么要切除?”

白夜说道,“卡卡有先天性心脏衰竭症,病症到十五岁才显露出来。”

“怎么会有这种病?”容颜诧异。

白夜说道,“我也不知道,卡卡十五岁的时候就来找我,说他心脏很不舒服,那一年他请假从特工岛出来找我,原因是被特工岛后山的毒蛇咬了一口,心脏便持续不舒服,一阵一阵的疼,平时没什么,也夜里总是盗汗,且心率不正常,岛上的医疗队检查不出毛病,他没办法只能来找我,一检查才知道是先天性心脏衰竭。潜伏期太长了,根本就无从发现,直到卡卡被毒蛇咬了,才诱发出来,这种病一旦发现都是末期了。等发现的时候,他的心脏已经不行了,我勉强用药物帮他维持生命,且告诫他在要控制情绪,必须等我想出办法前保住性命。幸好当年他的基本体能训练已完成了,后面都是智能训练,以卡卡的程度能够完成。当时我没有办法救他,也实话告诉过卡卡,有可能他一上我的手术台就没法睁开眼睛,卡卡怕你们担心不让我告诉你们。我当时为了救他,也无心想其他的,根本想过他死了你们会怎么样,我抱着要救活他的决心投入研究,在期间卡卡就因为心脏问题动过四次手术,且一次比一次危险,整整两年,我才研制出人工心脏,苏曼并不赞同让卡卡换上人工心脏,若是换上人工心脏,他这辈子都只能用人工心脏呼吸。而且,当时时间比较紧急,研制出来的人工心脏功能极差,靠着它活着会非常痛苦。可是没办法,两年已经是卡卡的极限了,他的心脏不能拖下去,我自己都没把握一定能成功换上,他却坚持要换上,他说他不想死,哪怕有一线生机,他也要试一试。他也明知道,人工心脏只能维持他几年的寿命,且心率稍微过快就有震裂的疼痛。我和苏曼做了最缜密的一套计划,最终答应给他动手术,切除他原来的心脏,换上这颗人工心脏,手术差点失败,幸好有惊无险,他平安度过了。无双,可能你还不知道,那一年除夕前的一个月,卡卡才醒过来,整整昏睡了四个月。手术成功后,我一再强调让他好好保养心脏,尽量避免高强度的工作,高强度的训练,那时候幸好他的训练基本完成,其实我并不赞同他进入第一恐怖组织,可卡卡怕你们知道了不谅解,以为他不负责任,硬是进入情报组,他的身体完全无法负荷情报组的工作,可他坚持下来。第一课心脏寿命是三年,他用了三年,接着我给了换了一颗寿命五年的,结果不知何故,他才用了三年半,一共换了四次,除了第一次寿命能完整,后面的都因为外因导致寿命间断,这一刻寿命最短,竟然只用了两年。这十年来,我一边研究心脏的功能,一边研究如何让人工心脏循环使用,除了这个法子,我没办法救卡卡的命,他这辈子只能靠人工心脏维持寿命,而且过得很辛苦。”

容颜听得泪流满面,“卡卡为什么会有这种病,我们家族都没有这种病例。”

“又不是遗传病,造成这种病因素很多,很多事不是人力能控制的,颜颜,你也别伤心了,卡卡还活着。”白夜说,“我们会尽量让他健健康康的。”

楚离也是伤心不已,儿子承受这么大的痛苦,身为父母,却一直不知道,真是失职。

叶薇问,“那他原来的心脏呢?”

“在我哪保存着呢。”白夜说,“那颗基本是坏死的心脏,不能用了,我保存着,也不过是……那是卡卡的心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你不是说心脏循环使用,那你研究出来的东西能用在他原来的心脏上吗?这样他就可以换回原来的心脏了。”

673

“不能!”白夜苦涩说道,“事情远非那么简单,卡卡的病情也复杂得多,和普通的心脏衰竭还很不相同。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这里面有很多复杂的东西,你们也理解不了,总之呢,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如果新药没用,那就换心脏,又是一颗人工心脏……”

容颜心酸,如此说来,白夜就是卡卡的保命符了,若是白夜有一个万一,卡卡也就不行了,白夜毕竟长卡卡那么岁,日后白夜过世,卡卡怎么办?

长远了想,总是靠着人工心脏活着的儿子,该是多么的可怜。

白夜看着楚离,沉重说,“抱歉!”

人力有时候很难阻止很多事情,他也并非起身回升的医生,什么病症都能治好,世上也有他束手无策的病,他再想要保住卡卡,有时候也觉得很无奈。

“我知道你尽力了。”楚离说道。

客厅弥漫着悲伤,无双失神地问,“我是不是他心脏快速衰竭的主因?”

白夜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无双笑了,咬着牙不说话,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面前被粉碎了,让她无法呼吸,人工心脏始终无法媲美真正的心脏,就像机器人无法和真正的人相同。

她该怎么办,卡卡又该怎么办?

一辈子,只能如此了?

卡卡醒来了,总算脱离了危险,病情稳定下来,楚离和容颜等人也安心了,叶琛和程安雅等人打电话过来问候,安慰,他们失去过女儿,明白那种滋味。

叶非墨早就知道卡卡的身体情况,这一次突然倒下他是没想到,因为卡卡一直都表现得很健康,哪怕带着人工心脏,也从没有露出不适来,其实他和正常人是差不多的,只是情绪不能波动,这一次应该是受了刺激。

人在罗马倒下了,定然和无双有关。

卡卡醒来,父母、楚楚都在身边,鼻尖飘着玫瑰香,他人还在墨家的城堡中,白夜也在身边,看见容颜红肿的眸,卡卡便知道,自己的病瞒不住了。

他瞒了十几年的病,瞒不住了。

他并不想任何人知道,不想亲人们担心,可终究是瞒不住了。

“妈咪!”卡卡起身,心脏处并无任何不适,其实忽略了这颗是人工心脏,大多时候,他和正常人是一样的,照样能呼吸,一样能够工作。

只是在有些特殊的时候,才让他觉得自己和常人并不一样。

容颜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楚楚哭着喊哥哥,卡卡轻笑,揉揉楚楚的头,他还没死呢,傻丫头,哭什么哭。楚楚眼泪落得更急了,突然扑进卡卡怀里。

一家人心情十分沉重。

白夜退出去,把房间留给他们,他出了门,苏曼问,“情况如何?”

“很稳定。”苏曼点了点头,这新药他们研究了八年,且做了不下千次的检查,确保卡卡能够活着,确保新药能够有用,为此付出了很多心力。

能有用处,苏曼便觉得值得了。

“总要寻个法子,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事,我们不能一辈子都在卡卡身边。”白夜沉重说,“若是再有一次这样的突发情况,未必来得及救他。”

“人各有命。”苏曼说,“我们只能尽力,其他的,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白夜叹息,“几十年兄弟,我见楚离这样,心里难受,我一直把卡卡他们几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真要有万一,……对了,你那研究怎么样了,还没进展吗?”

苏曼摇头,“没有,头疼。”

为了卡卡的事,头疼不是一年两年了。

“如果你的研究能够成功,或许能够让卡卡和正常人一样生活。”白夜说道,苏曼摇摇头,只有一个字,难。正因为难,他们闭口不言,免得给了楚离希望,最后又让他失望。

还不如一开始就隐瞒着。

无双一个人躺在房里,捧着日记,一个字也写不下去,她知道,卡卡醒了,他没事了,她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可饶是如此,依然很担心。

一想到情人体内的心脏如此特殊,她便难过。

卡卡,我该怎么办?

她很想去看卡卡,又怕卡卡刚醒来,若又因为她不适可怎办?他和她在一起也要克制情绪,难怪,若即若离,难怪不愿意接受他。

她一点都不怪卡卡,反而赶紧他,这十余年来,还给了她这么多回忆,若是换了别的男人,明知道和自己在一起会这么痛苦,早就避而不见,甚至选择洗去记忆,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哪还会时而和她见面,聊天,无双抹了抹眼睛,没有眼泪,可莫名的想要抹眼泪。

她在日记上写下一段话。

我总是喜欢吻你,可卡卡,每次我吻你,你的心到底承受了多少痛苦?

心情很糟糕,烦躁地丢了日记,不写了,卡卡就是看了日日记才如此不舒服,她不写了,免得他再看了伤心。

墨小白进了房间,“姐,卡卡醒了,你怎么不过去看看他。”

无双淡淡说,“等他情况稳定些吧,免得见了我难受。”

“我以为你会逃走。”

“怎么会呢,这是我家,我不可能逃走。”无双坚定地说,笑看墨小白,“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也不知道。”墨小白说,“我会祈祷白夜叔叔能够有办法治好他,让他和正常人一样能跑能跳能哭能笑,也不必如此辛苦。”

“是啊,我也是如此祈祷的。”无双说道,“我也是如此祈祷的。”

墨小白说道,“白夜叔叔说,他的情况基本稳定下来了,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你啊,就不要这么愁眉苦脸了,就想着就是平时的卡卡就好了。”

“小白,我不是你,不是什么事都能装得若无其事。”

674

白夜的新药药效很好,延长人工心脏使用寿命,卡卡的状态和之前差不多,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卡卡和常人无异,如没有告诉别人,他体内是一颗人工心脏是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可正因为是新药,所以不敢肯定是否完全能融合,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排斥现象,卡卡每年要靠吃一些抗排斥的药物来维持心脏的循环。

如果没有出现过于严重的排斥现象,白夜计划差不多一个月后就能恢复正常。

为此,楚离和容颜担忧至极,夜不能寐,深怕卡卡身体出了状况,无法弥补。

卡卡知道,无双已经回来了。

他也知道,无双知道他的病,他醒来几日都不见无双过来看他,卡卡耐心地等,他知道,一切都瞒不住了。

有些话,他也该如实告诉无双。

如果有可能,他宁愿无双永远都不知道,他以为他能瞒得住,终究是高估了自己。

他醒来后第四天早上,一醒来便看见无双坐在床边,他最近因为药物的关系,他睡得比较沉,无双进来他也没有一点知觉。

无双精神似乎并不好,见他醒来,勉强笑了笑,卡卡也笑了,“感觉好点了吗?”

卡卡起身,点了点头,苦涩一笑,“你总算愿意来见我了。”

“我不是故意避开你。”无双说,心中闷闷地疼痛起来,她希望看见意气风发的卡卡,如过去一般,而不是受病痛折磨的卡卡。

“为什么告诉我?”无双问,微微动了怒气,她眯着眼睛说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如果我早点知道,这么多年就不会……”

不会白白浪费了,她和他有多少个十年可以这么耗费下去。

“我不想死。”卡卡说道,答非所问,无双心中有无数疑问,都被他这一声不想死给冲淡了,过去的一切很显然不再重要。

是啊,不想死。

他们这样的人面对死亡是面不改色的,从不畏惧死亡,可不怕死和不想是两回事,她不怕死,可她也不想死。

她还有很多心事未了,还有事情没有做,她怎么舍得去死,不舍得啊,不舍得。

彼此沉默下来,卡卡看着无双冰冷的侧脸,心中苦闷,心口又微微地疼痛起来,他下意识抬手想要捂住心口的位置,努力平复这一阵疼痛。

这么多年来,他就是这么平静地平复身体内的绞痛。

“很痛吗?”她平静地问。

卡卡下意识想要摇头,可最终点了点头,很痛。

无双突然释然他这么多年来的狠心,就为了他一句真话,卡卡让你说一句真话,真的这么难吗?为什么都到这份上了,你才愿意告诉我,你很痛。

他突然抓住无双的手,拉到怀里,“无双,别这样,求你了,别这样。”

她的冷漠是对他最残酷的折磨。

“你不正是希望如此吗?”无双冷笑说道,嘴上不饶情,人却乖巧地伏在他怀里,她是多么想要永远依靠他的怀里。

卡卡紧紧地抱着她,手臂用尽了全力。

“我无心的,我无心的……”卡卡解释说,“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时间,又如何给你承诺,如果我走了,留你一个人在世上又如何度过漫漫长夜,我不敢给你承诺,也不敢让你越陷愈深,无双,无双……”

无双怒了,抬手就打,她的脾性来的时候,素来不管不顾就打人,可如今却惦记着他的身体,“既然不给我承诺,为什么又来招惹我,为什么不躲我远远的,为什么就只顾着你,就不想我愿不愿意,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她抬手打着他的肩膀,眼泪忍不住落下来,她硬起心肠,索性狠狠地咬着他的肩膀,报复似的狠狠地咬,仿佛要把这十余年来的委屈都咬出来。

他的委屈,她的委屈……

她一直觉得自己才是最委屈的那一方,深情不悔地爱了他十余年,不停地追逐,奉献了自己十余年的青春,什么金城所致,金石为开,都是假的,卡卡都不愿意回应她,哪怕的一丝一毫也没有,她也绝望过,也怨恨过,为什么他不爱她。

她一直强取豪夺,不容他拒绝,她不知道她的靠近加速他的死亡,她也不知道,每次她任性地亲着他,爱抚他,他一边要承受剧烈的痛苦,一边还要忍耐,若无其事地和她调qing,这么多年来,无数次和他同床共枕,她比谁都熟悉他的身体,可却从不曾知道,他胸口动了那么多刀,他的心脏竟如此不完美。

她竟然如此忽略了他的身体,他的健康状况。

卡卡,她一心想要得到这个男人,却忘了给他最基本的关心,这么多年,除了加速他的心脏衰竭,她究竟都在做什么?

他竟也忍心,不提醒她一句。

不是不想死吗?

不想死就要提醒她一句啊。

无双很难受,长这么大,第一次如此难受,一想到卡卡这十余年来所承受的苦楚,她就痛苦得无以复加。

“无双,别哭……”卡卡紧紧地抱着她,她把紧紧压在自己怀里,忽略肩膀上的剧痛,她素来是狠心的女子,这一咬是很疼的。

可他不在乎。

只求她别哭了。

她哭得他心都要碎了。

“对不起……”无双哽咽说,头颅在他胸前磨蹭着,哭得不能自己,一声一声地说对不起,她对不起他,这十余年,她太过于霸道和占有性的爱,害苦了他。

她以为这么多年来,她是最爱他的人,可殊不知,她是害他最痛苦的人。

卡卡,对不起。

她曾说过,这辈子她最讨厌对不起三个字,谁再说对不起,她就揍谁,今天她却和他说对不起,这句苍白无力的话,是最深切的悲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