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676章节 叶非墨

676章节

卡卡凝着她,目光深沉,他似乎已猜到无双要说什么,沉默不语,只是握着无双的手,慢慢地加重了力度,他握得无双十分疼痛。

正如此刻无双的心情。

她在等着他,等他说好。

她看着眼前她爱了几乎半辈子的男人,那眉目,无一不是她所熟悉的,她已经把他印在心中,连那细致修长的睫毛都印象深刻。

她不会在放手!

她想过躲开远远的,这辈子哪怕就好好守着他也好,知道他活着,她已经心满意足了。然而,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不愿意。

为何她要如此委屈,为何他们彼此相爱却要受这样的折磨,好好保住了命,可生命里没有他,又有什么意思,过去那十余年的追逐,她怕了。

若是卡卡不爱她也就罢了,既然爱着,她是断然不会放手。

“好!”卡卡说道,他摊开她的手心,把他的手放在她手里,“我听你的。”

无双目光一亮,微微咬着下唇,似乎是等了一辈子这么长,她才等到等到他个好字,卡卡,卡卡,你总算不逃避我了吗?总算愿意了吗?

他如此利落说好,反倒是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是失神地看着他,卡卡伸手拧了拧她的脸蛋,“无双,无双,可有话对我说?”

“说你爱我。”无双说,身子一起,坐到他怀里,双手环着他的脖颈,逼视着他的目光,卡卡一顿,伸手环住她的腰,稳稳地抱着她。

卡卡含笑凝着她,“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无双扯着他睡衣的领子,“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说不说!”

他双手包裹着她粗暴的双手,微微侧了头,笑睨着她,“我爱你。”

无双静静地看着他,没有特别的惊喜,已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她总以为听到卡卡说爱她,她一定会十分开心,恨不得能够昭告全天下,可等他真的说爱她,她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兴奋。

或许,本来该是兴奋的,却被他的病给冲淡了。

听着总有些心酸。

她细微的表情没有逃过卡卡的眼睛,他轻笑说,“这句话,其实我和你说过很多次。”

“胡说,我一次也没有听到过。”无双笑说,亲热地搂着他,头在他的颈边磨蹭,“梦里对我说了?”

卡卡摇了摇头,“不是,我说过很多次,只是你听不到罢了。”

“哼,说了和没说一样。”无双说,卡卡轻笑,她更圈紧了他,深怕这辈子抱不够似的,无双在他怀里扭动着,卡卡突然稳住她的腰,咬牙切齿说,“故意的是不是?”

她笑得风姿万众,妩媚动人,凑在他耳边说,“我只是在测试你的能力。”

说罢,她调了一个更暧昧的姿势,就腻在他怀里不愿离开,倒也没有再去挑逗卡卡,不敢真的太过分,毕竟她是有顾及的,他是不能和女子办那事的吧。

卡卡轻叹,抱紧了她,努力压抑着自己想要她的欲wang,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在她面前压抑着欲wang,哪怕再想要她,也能平息下去。

可如今心意相通,这股欲wang竟然无法压下去,他额上出了不少汗水,眼睛里也慢慢地燃起一团火,扣在她腰间的手,越发紧了。

无双本来就逗着他玩儿的,这些年他们这样次数多了,她也知道怎么挑逗他,她心中也有数,知道他不会真的忍不住,此人的自控能力甚强,强到她都要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出了问题,为何对他就是没效果。

心爱之人就在他怀里,却有顾及,不能要她,这种感觉很挫败。

无双问,“你可以吗?”

卡卡的手又紧了紧,这句话比什么话都来得诱惑,他喉间发出一阵低吼,狠狠地吻住她的唇,心爱之人发出邀请,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男人早起,本来就敏感,被她一逗,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无双很想任性不去想他的心脏问题,以前总是无法无天地闹着,主动亲吻他,爱fu他,逼他给她反应,逼他回应她,可如今不敢了。怕出了万一,她会心疼死。

他吻着得狠了,揪着她的丁香小舌狠狠地吻,掠夺她的甜蜜,双手扣着她的腰,压下他的灼热,身下早就坚硬如铁,正耀武扬威地抵在她的腿心间,她本来就穿着短裙,他手从下面伸进去,揉着她圆翘的臀,隔着一层蕾丝布料磨蹭着她的柔嫩……急促的心跳让无双压抑住这股渴望,双手硬是抵在他的胸膛,不允许他再吻。

她真是疯了,明知道他不可以……

他们有过无数次这样的情况,每次都是卡卡先压抑着,她使尽浑身解数也没能让卡卡投降,总是保持着理智,不愿意越雷池一步。

可如今,是她要先苦苦压抑着,白夜说,他的心跳一旦加速就极疼痛,一边要忍受着疼痛,一边要她,真是天堂地狱游走。

她不忍心。

“别……”无双抵住他的胸膛,躲避着他的吻,把他的手从短裙下拉出来,“卡卡,来日方长,我们不急于这一时。”

卡卡双眸仿佛充了血,被yu望灼红了眼眸,那股急切地想要发泄的渴望逼出了一身汗水,一边要忍受着yuwang的折磨,一边要忍受心脏的折磨,痛苦被无止境地放大。

无双后悔了,她不该这么挑dou他。

她想从他身上下来,却被卡卡扣住的腰,紧紧地扣在他的怀里,声音沙哑透了,“别动,让我抱一抱。”

这么抱着,他感觉舒服得多了。

无双不敢动了,心中悔死了,下次她不敢这么惹他了,以前不知道所以才会故意去惹他,现在哪舍得,见他不舒服便像十倍的痛苦压在她身上似的。

“我得问问白夜叔叔……”卡卡喃喃自语……

677

白夜和苏曼等人在罗马住了一个礼拜,卡卡的身子慢慢稳定下来,就出现过一次排斥现象,也不需要药物克制,平常也如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呼吸,他定力素来也好,不管在多高压环境下都能保持镇定,淡然,极少出现失控,唯独和无双在一起例外。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没有人提起,让他们分开。

白夜和苏曼也不曾这么说,无双和卡卡自然也不会主动去问,若是当真不能在一起,苏曼和白夜自会告诉他们,既然没有告诉他们,那边说明他们是能在一起的。

并不需要特别的顾及,且卡卡和无双这么多年不是一直都在一起么也?虽然没有表白,只是无双一个人追逐,可事实上,他们两人的相处的确如情人般,无双的确促使卡卡心脏快速衰竭,可若无双离开卡卡,后果更不堪设想。恐怕会衰竭得更厉害,卡卡本就知道心脏问题,因为害怕自己活不了多长时间,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给无双承诺,怕丢下无双孤单一个人,不给承诺,却一直如情人一般相处,他自己明知道是错,也坚持了十年,那再坚持下去,也不是什么问题。

长辈们也不舍得让他们分开,这十余年,他们多辛苦,谁都看在眼里,好不容易能在一起,谁还能说分手呢,且卡卡若是能分了,早就分了,也不必和无双一直这么若即若离地相处,给无双希望的同时又让她绝望,折磨她,也折磨自己。无双的性子过刚,也不会愿意分开。

正因为无双在感情上如此执着和勇敢,才又他们的今天,这份感情若是换成别人,十余年的时间,早就消耗尽了,若不是成为普通朋友就会彼此怨恨一生,哪会有他们的今天。

无双想过分开,可仅仅是想而已,她一看到卡卡,便不会想到分手,倘若他不爱她,那也就罢了,他爱她,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

楚离和容颜忧心忡忡,卡卡的人工心脏是他们心中的痛,毕竟是人工的,且功能又不算完美,他们真的害怕有一天卡卡突然离开他们。

白夜也说过,有这样的可能。

或许某一天早上醒来,卡卡便已身体冰冷,因为身体的变化他们是无法预料的,并不能随时跟踪,有时候出了问题再找白夜便晚了。

相较于楚离和容颜的担忧,卡卡显得乐观多了。

这一次很幸运,不需要动刀,他本来以为要动刀换一颗心脏,谁知道用白夜的新药便能控制住病情,让他恢复健康,他很感激体内这颗人工心脏。

有了这颗心脏,他才能多看无双一天。

白夜说,每个月用一次新药,这颗心脏能有二十年的寿命,再不济也有十年的寿命,空余出这么多年,正要也给苏曼和白夜时间,让他们想办法,让卡卡恢复正常。

楚离私下找过白夜,问他卡卡的原来心脏问题,几十年兄弟,彼此的性情都是了解的,既然白夜保留了原来的心脏,自然不会没有目的。

白夜叹息说,“楚离,我也不想瞒着你,的确是想把他原来的心脏换回去,可你也知道,这不容易,苏曼只有一成的把握,嗯,这种手术没有七成的把握苏曼是不会动刀的。五年前苏曼说只有一成把握,五年后依然是一成把握,我们都遇到瓶颈,不容易突破,如果能够突破,倒是真的有希望能把卡卡的心脏换回去,只是希望渺茫,所以我也不好给你希望,免得到时候你失望。”

楚离的确有了希望,虽然白夜语气沉重,可他却起了希望,卡卡还是有希望装上自己的心脏的,他很排斥他体内那人工心脏。

仿佛那是一个定时炸弹。

白夜说道,“你别太过担忧,他不是带着这颗心脏十二年了吗?人不是照样没事,只要小心保养,活命是没问题的,不过我是建议卡卡早点退下来,别做第一恐怖组织的工作了,除了无双,第一恐怖组织的高压环境也是造成他心脏快速衰竭的原因,我们不缺钱,他和无双痛痛快快地过下半辈子又有什么关系,没必要为第一恐怖组织劳心劳力,交给天宇吧。”

楚离点头,这问题也想过了,知道卡卡的病情后,楚离便想着劝他退下来,横竖也就有两年的功夫,早些退下来也好,第一恐怖组织的领导者不是那么容易当的,那的确是一个实打实的高压工作环境,哪怕卡卡再镇定,有时候也难免会有压力,身子无法承受。。

“我会找他谈的,如果我早知道卡卡身体状况如此之差,从一开始我就不会培养他为第一恐怖组织工作。”楚离淡淡道,“暮寒和布鲁诺都很能干,天宇也大了,他要提早退下来不无不可。你一开始便该和我说。”

“抱歉!”白夜说道,“我对卡卡没辙,说实话,你真的不必太担心他,昨天他还神色不变来我能不能行房事,瞧你儿子多淡定,都这模样还想要无双,把我乐了一天。”

楚离囧。

丢人啊……

白夜想起便笑,“昨天我和白夜才刚起来在花园散步他便来他来找我们,苏曼听了这事都笑了,更别说了,无双以前挑dou过他无数次,他可从没问过,果然是表了心迹后就忍不住了。”

楚离想,这是典型的幸灾乐祸,瞧白夜笑得多碍眼,不过,他家儿子真是天才,他也真有脸问,白夜说道,“这有什么的,叶三当时问得更勤快,好像一天不做就会死。”

不是哪个男人都能和年轻时的叶三比的,楚离默,也饶有兴致地问,“那他能吗?”

说真的,他对这个问题也比较有兴趣。

白夜,“……”

有你这么当爹的么?

678

楚离淡定说,“儿子养到快三十还是童子身,你都不知道我这老脸往哪儿搁,说出去都丢人。请使用http://www.guanHuaju.coM访问本站。”白夜大笑,楚离顿了顿,认真说,“我倒是想卡卡能给无双一个孩子,哪怕以后真有万一,无双也有一个寄托。”

白夜道,“你太多虑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父母无时无刻不想着子女好。

“他刚换上心脏的时候,我便和他说,不能做剧烈运动,尽量避免心脏过速,且特别强调了不能有房事,他想要无双,刚开始那几年的确是万万不行,横竖一个弄不好便直接死在无双身上也有可能。后来换了心脏,其实勉强是可以的,不过会相当痛苦,所以我不建议他们有房事。当然,他要实在想要,也就看他的意志力了。我是觉得心脏上被插了一刀,还想着那事就太拼了。”

楚离囧,怎么听白夜说着就这么有色-情味呢。

白夜大笑,最后也没开玩笑了,笑说道,“卡卡和无双还是谈精神恋爱吧,等卡卡换下人工心脏,他想怎么样都无所谓,过正常的夫妻生活是很有影响的,对卡卡的身体也不好,我也实话和无双说了。”

一名长辈要和晚辈说这些,实在是囧囧有神。

楚离说道,“现在是怎么样,只能等你和苏曼的消息了吗?万一中途他承受不住了怎么办?”

“这我说不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没有把握,我也不会给你承诺,你知道我的性子,除非完全有把握,不然我不随便承诺任何事。”

楚离点点头,也不为难白夜,目前便只能等他和苏曼的消息。

“我倒是希望你们能快点,卡卡和无双,真是……比我和当时和容颜还不容易,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无顾忌在一起。”楚离无言了。又要等一个十年么?

白夜说,“我们也只能尽力而为,我相信苏曼。”

楚离想,这是白夜目前最能安慰他的话吧,相信苏曼。

墨小白本来答应季冰初七便回美国,可因为卡卡的事情,他也在罗马住下了,他的事情并不着急,叶非墨也从A市过来看卡卡。

这么多年,除了白夜和苏曼,叶非墨也知道卡卡的身体状况,两人从小狼狈为奸,对彼此也没有秘密,感情好得很,叶家的人都知道卡卡的病情,打过电话问候,叶三少和安雅最近事情多,卡卡又平安无事了,他们就没过来,就叶非墨一个人过来,算是散散心。

他最近可是工作狂,没日没夜的工作,卡卡一病倒,程安雅便担心极了,怕叶非墨步卡卡后尘也病倒了,幸亏叶非墨自己主动提出要到罗马看卡卡,程安雅和叶三少自是求之不得。

叶非墨一来,墨小白就觉得兴奋了,温暖和龙承天去龙庄过年,一想到新年他促成的事情,墨小白就开始兴奋,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真是太爽了。

他想着,什么时候对叶非墨坦白呢?

如果小表哥知道了,一定很想宰了他吧。墨遥自然知道他干的好事,叶非墨在飞机上墨遥就提醒墨小白要赶紧坦白从宽,免得惹了叶非墨真的发火。

墨小白心想,的确不能真的惹叶非墨发火,他这阵子又是胃癌,又是绯闻,又是温暖,感情失利,身体病痛,一团糟糕,所以没心情收拾他,如果知道他干了什么好事,那就说不定了。

叶非墨和卡卡要是练手修理人,那是很可怕的,小时候裸奔的经验让他多年不忘啊。

叶薇说,“非墨和卡卡性子相似,从小狼狈为奸,怎么遭遇都差不多,一个胃癌,一个心脏病,不配成一对倒是真可惜了,天生绝配啊。”

十一轻笑,墨玦也严重同意,叶非墨有胃癌,卡卡有心脏病,一人好了,一人还在研究中,又为了女人的事情苦了这么多年,的确太过相似。

卡卡病情稳定下来,墨家也算雨过天晴,叶非墨的到来,更是添了一分喜气,虽然他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喜庆。程安雅已经打电话和叶薇说过他最近的情况,也让叶薇等人多体谅点,可能自家儿子脾气不太好。

叶薇经囧有神地反问,“咱家非墨脾气好过吗?”

真是一大奇闻呢,她可没见叶非墨脾气好的事情,最多是一张小老头的脸,基本是没什么情绪的,谈不上什么脾气,程安雅想想也是,便不再管叶非墨了。

墨小白墨晨和墨遥、卡卡,无双都在,年轻人在一起,或许非墨的心情会好一点。

“哇,小表哥,梁红玉首映礼的时候我看你还没这么瘦,怎么就剩下一副排骨了?”墨小白抿唇,呜,最近小表哥一定很郁闷,听说一直没日没夜地工作。

男人在不缺钱,不缺名利的情况下没日没夜地工作,自然是为了排解某些烦恼情绪,墨小白鬼灵精怪地想,如果让龙承天带温暖也来罗马,那就热闹了。

叶非墨木然,不理会墨小白,墨小白摸摸鼻子,卡卡伸着长臂,哥两好地搂着叶非墨的肩膀,啧啧说,“没了哥哥的疼爱,果然可怜,触手都是排骨。”

叶非墨冷冷睨他一眼,“快死的人没资格说别人。”

卡卡冤枉极了,“谁是快死的人?我好的很,你这幅摸样和快死的人也差不多。”

每次见非墨都觉得他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的,脸上也越来越没表情,这一次更甚,连和他开玩笑都没心情了,平素心情再不好也不曾这样。

他和温暖又发生什么了吗?最近也没看见叶非墨的绯闻,上一次和一名旗下的女艺人传过一天的绯闻,照片被刊登出来一清二楚的,可也就一天便没了讯息,那女艺人看着有几分酷似温暖,本以为叶非墨和她大得火热,谁知道才一天便没了消息。

前妻,伤不起啊,伤不起。

679

墨晨说,“本来你们是同病相怜,现在呢,卡卡算是雨过天晴了,就剩下非墨了,话说,非墨,年都过了,你什么时候能搞定小表嫂?”

提起温暖,叶非墨眸色一沉,颇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十分不高兴,且有一股阴郁,仿佛不知和谁置气,那冷漠的气息令人心寒。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墨遥挑眉,看向墨小白,墨小白无辜,叶非墨说道,“我和她彻底结束了,再没有可能。”

他说得斩钉截铁,卡卡挑眉,“上一次也听你说结束,每次说都不算数,这一次能保证到什么时候?”

叶非墨冷笑了一声,目光沉沉,叶薇等人出去了,只有几个男孩子在家,墨晨问,“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他看叶非墨这情况,断然是不能断了的。

温暖对他太重要了。

“没什么。”叶非墨抿唇,并不想多说,墨小白翘着腿喝红茶,玩味地笑着,他说得这么斩钉截铁,若是知道那晚的事情,会不会挥起拳头招呼他?

这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小表嫂是不是爱上别人了?”墨晨斟酌语气问,卡卡白了墨晨一眼,非墨娇弱着呢,怎么能提这么重要的疑问呢,他都没提呢。

叶非墨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淡漠的仿佛不是在说他的事一般,“不知道。”

爱上别人么?

叶非墨心中冷笑,定是爱上别人了,若是不爱,她那么固执的性子,又怎么肯把自己交给别人,这么快就爱上杜迪,他真是没想到。

原本以为,她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只是普通朋友。

原来,并不是。

他们本来就是未婚夫妻,或许,他们真的有缘,他不甘心,也要认清事实,哪怕再不愿意接受,温暖若变了心,他挽回又有什么意思,不如真的断了干净,一了百了。

诸人见叶非墨神色如此阴鸷,心中颇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墨小白咳了几声问,“小表哥,你和小表嫂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她已经不是你的小表嫂。”叶非墨冷冷地说,墨小白心想,莫非是那天晚上的事,小表嫂又对小表哥说了什么,所以他才会如此冷漠?嗯,有可能,说起来,小表哥到底知不知道小表嫂是为了诅咒离开他的?

他正想问,卡卡便问,“非墨,你知道温暖为何离开你?单纯是为了孩子?”

“诅咒!”叶非墨极不情愿地吐出两个字,他又不是傻子,就算当时被惊慌和愤怒,无措充斥得没了理智,一时被温暖糊弄过去了,不知道她的苦衷,可事情过去了,总会发现不对劲的,他怎么会不知道温暖是为了诅咒离开他,她是为了他好,不,她自以为是为他好。殊不知,这并非他所想要的。

“原来你知道?”卡卡挑眉,“既然知道便应该清楚,当初离开你,并非不爱你了。”

叶非墨冷笑,反问,“那又如何?这能成为借口吗?就算为了诅咒离开我,就算自以为是为我好,她便能和……”他顿觉自己失言,微微眯起眼睛,“我消受不起。”

众人一时哑然,并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墨小白犹豫着要不要说出那晚的事情,叶非墨说,“就算当时温暖是为了诅咒离开我,并非为了孩子,我想我一时也无法面对她,那孩子毕竟是我冲动之下才没了,我至今悔恨不已,当我知道温暖是为了诅咒才离开我,我想彼此都需要一段时间冷静,我气她自以为是,我也恨自己的放不下,我们并非不相爱了,只是逼不得已,我以为我身体彻底好了以后,温暖的想法会有所改观,可结果,她却和杜迪在一起。哼,杜迪本来就是她的未婚夫,她和杜迪在一起也是天经地义的,我一句话也说不得不是吗?离婚了,还了彼此自由,我还想着破镜重圆是我痴心妄想,这一切不可能了。”

墨遥说,“你知道卡卡的身体问题,也知道为什么他拒绝无双十余年。”

“不一样。”叶非墨说道,那不一样,卡卡拒绝无双十余年,他也爱了无双十余年,可温暖呢,她还爱着他吗?他不确定了。

或许,不爱了。

爱情在她眼里没有那么重要,所以才会轻易舍弃。

今天不知明天事,哪怕没有诅咒,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长命百岁,带着遗憾死去真的是爱人的方式吗?叶非墨不懂,那晚看见杜迪和温暖,他更是不懂了,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究竟是为了什么,竟给自己带来如此不堪的后果,他几乎恨不得囚着她,让她永远也不能离开他。

他做得出这种事,只是不愿意勉强她罢了。

“小表哥……其实……”墨小白犹豫着要说出真相,非墨却说,“我不想再提我和她的事情,你们都给我闭嘴,谁敢再说一句,别怪我翻脸。”

墨小白无辜地睁大眼睛,眨了眨,这是天意让他闭嘴吗?他很想告诉叶非墨那晚的事情,可转念一想,他知道了,会有感触吗?

瞧他现在说得咬牙切齿的,看来是怨上温暖了。

又爱又恨,这是一种难说的感情。

卡卡挥挥手说,“算了,算了,非墨心情不好,就不说他的事情了,暂且搁着,日子长着呢,且走且看着,总有雨过天晴那天。”

他也曾经以为,自己的生命里一直都是阴天,一直到他死去的那天,都是如此,却不曾想过,原来退一步,勇敢一点,生命便有奇迹。

终究雨过天晴,他和无双能有今天,固然和无双的勇敢分不开,可也和他的坚持分不开。

非墨,只要愿意等待,属于你的,总会属于你,谁也抢不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