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680章节 叶非墨

680章节

苏曼身体渐渐好转,白夜便想和他一起回利雅得,苏曼这一病很沉重,胃口不好,人也瘦了许多,在罗马的日子几乎都足不出户,整日闷闷的,他极少生病,一生病就很严重,白夜十分担心,只想带他回利雅得,熟悉的地方会让苏曼的身体逐渐好转起来。

非墨的身体无需担心,卡卡又非一日之功,留在罗马也没事了,苏曼习惯了利雅得的炎热,对这边的湿度很不适应,养病自也费一些日子。

叶薇等人见苏曼的确病得久了些,也不勉强白夜和苏曼留在利雅得,卡卡情况稳定后他们便回利雅得,往后几个月定时去利雅得检查就好。

墨小白因合约出了一点问题,苏曼和白夜走后,也立刻去美国,他的经纪人都快哭了,因为合约问题打了官司,墨小白倒是不痛不痒的,可他的经纪人却非常紧张。

无双想卡卡留在罗马修养一段日子,卡卡打发了罗马境内的医生先回伦敦,唯独让他觉得棘手的,只有方嘉琪,卡卡对她问心无愧。

从一开始便和她说得清清楚楚,并没有隐瞒,且她自愿和他做戏,一做戏便是这么些年,他没有强迫过她,察觉她的心意后,也明着说,暗示着很多次,他是不可能给她所想要的,阿飞又死了这么多年,如果她遇上心动的男子便要好好追求,他是希望方嘉琪幸福的。

这样对好友也是交代。

方嘉琪苦笑地看着卡卡,“你真的决定了吗?和无双在一起,你随时都会有危险,你以前最怕自己拖累了她,让她伤心难过,现在不怕了吗?”

卡卡淡淡说,“我不认为我曾经有错,也没有后悔过我的决定,如果时间倒转,我依然是这样的决定,当时情况太不稳定,我根本没有资格谈自己的感情,又刚害死阿飞一批兄弟,自责愧疚不已,那几年我身体不允许谈感情,我的工作也不允许谈感情,诸多原因我才一直和无双一直若即若离。无双痛苦,我也痛苦,我想,如果没有无双的坚持和勇气,我和她这辈子就这么错过了,她这辈子都不知道我到底多爱她,多希望她幸福。我曾经和自己说过,我会尽力瞒着自己的病情,不让无双知道我是有一颗人工心脏,我也会尽量活下来,多看无双笑一天,我就幸福一天,多听她一天的声音,我也觉得非常满足。我和自己约定,如果有一天我无法隐瞒自己的感情,无双知道我深爱着她,到了那天,若是无双还想要和我在一起,我定不会拒绝,哪怕明天我就死去,今天我也会好好爱她。其实在我看见她日记那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动摇了原来的想法,我从不知道原来无双是这么想的,或许她是感觉到我身体病痛,所以才写下那样的话,可不管如何,我曾经和自己作了约定,我便会遵守,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也不知道白夜叔叔能保住我多少年,可我不想和无双这样也分离,她说得对,如果我到死的那天都不让她知道我爱她,不管对她,对我来说,都是一种遗憾。所以我放下多年的心结,在我活着的每一天,我会尽自己的责任,我会好好地爱她,直到我没有能力。”

所以这一次他把选择权给了无双,如果无双逃避,为了他好躲开她,他便去追,因为他体会过这种为了旁人好的自以为是,他自己被伤得体无完肤,所以心有戚戚焉。

可无双很勇敢,她说要陪着他,不想离开。

正如了他的心意,他也不想离开,一点都不想,无双是他的命,他能活多久便看她的了,哪怕是折寿,他也甘愿,他要好好还无双这十余年来承受的折磨。

方嘉琪悲哀地看着卡卡,眸中一点一滴地变得暗淡,她知道,自己一点希望都没有,他从来没给她希望,是她自己傻,定要执着,明知道他爱无双也不想放弃,他真的很傻,很傻,正因为这样傻,今天体会到撕心裂肺的痛,可感情的事情,真的强求不得。

且输给无双,她心服口服。

她自认为很爱卡卡,可这世上,她知道最爱卡卡的人是无双,不是她。

她是争不过无双的,哦,不,无双根本不需要和她争,因为卡卡由始至终都是她的。

“我明白了。”方嘉琪说,既然这是卡卡选择的路,她选择祝福,从今以后,她会打消所有的念头,不会再有妄想,她笑看着他,“我们依然是朋友,是吗?”

卡卡点头,“自然,你永远是我的朋友。”

方嘉琪一笑,输也要输得有风度,无双的确值得卡卡待她好,虽然她不赞成,以为无双会加速卡卡的死亡,可着是卡卡愿意的,谁又能阻止呢?

谁也不能,所以说,一切都是注定了的。

南枫……

希望你幸福。

她也希望在他心里能留下她最美好的一面,方嘉琪背过身去,不让卡卡看到她的眼泪,她仰着头看天空,蓝天白云,无比宽阔,或许离开了他,会是一片晴天。

“再见!”

再见,我曾经的爱,我伪装的爱人,也曾感谢你,给了我十年的美梦。

如今梦醒了,她也该留下祝福离开了。

“祝你幸福。”

她没有回头,上了飞机,卡卡看着飞机飞越蓝天,最终沉沉地舒了一口气,他总算放心了,他亏欠方嘉琪一份幸福,希望日后能有其他的方式补偿。

今生他所能给的感情,都给了无双,再无其他女子能分走他半分情爱。

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好好的面对无双,好好的和无双再谈一次,好好的,重新和她开始,他想,他这才算是恋爱吧,他想,此刻他是幸福的。

且无双也是幸福的。

681 唯一深爱

无双知道方嘉琪离开,也知道卡卡去送方嘉琪,并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对她而言,方嘉琪一直都不是敌人,她不讨厌方嘉琪,也不喜欢方嘉琪。请使用http://www.guanHuaju.coM访问本站。方嘉琪是卡卡女朋友时,她已不在乎依然和卡卡胡搞在一起,如今两人确定心意,她更乐于当一名心胸宽的人。

卡卡知道无双素来不当方嘉琪是一回事,或许偶尔吃吃味,却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她一直是很自信的女子,自然不会为了这个有脾气。

墨小白走后,叶非墨可无趣了许多,他心情烦闷逗着墨小白是最开心的,他精明一走,他就显得无聊了,卡卡身体也健康,本来他可以回国的,可他却一直待在罗马。

走了一个墨小白,还有墨晨可以欺负。回去曾经有温暖的地方,他们曾经的家,总会触景伤情,不知为何,如今是越来越不回名城公寓,都回叶家去。

哪怕天天被叶宁远打击,他也回叶家去。

叶薇和十一等人又要开始新的旅程了,走之前,楚离找过卡卡,找卡卡谈第一恐怖组织的事情,楚离说,“身体不好,第一恐怖组织的事情就交给天宇吧,天宇长大了,能力也强,交给他你也放心,你的心脏实在不能负荷这么重的工作,若是再有一个万一可怎么办?白夜也劝你早些退下来,快快乐乐和无双过余下的人生,像我们一样,四处旅游,潇洒过日子也是一种人生态度。”

“我知道。”卡卡说,这个问题他想过,可他实在年轻,“这颗心脏对我的工作没有任何影响,我不会妨碍到工作,工作也不会妨碍到我的身体,真的很好,爹地不要担心,我还想再做几年,我才刚熟悉第一恐怖组织的业务,一身本事也是第一恐怖组织赋予的,就这么白白浪费着实可惜。”

楚离不太赞同他的说法,怎么浪费可惜了?他抿唇说道,“工作要紧,你的身体也要紧,无双也要紧,你也该为她想一想。”

“爹地,你不要当我是病人,我真的和常人无异,这么早就退下来,我真的不愿意,我带这这颗心脏也能过处理事情,我自己也心中有数,不会去做让自己危险的事情,爹地,你和妈咪就安心下来,不要担心我,为了你们,为了无双,我会保重自己,不会太拼的。”

卡卡顿了顿,又说道,"“其实漫漫人生,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说不定我明天就死了,说不定我真能如愿和无双白首偕老,我现在已经不去想未来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尽量不让自己留下遗憾,爹地你也别阻拦我好吗?”

卡卡其实为了第一恐怖组织工作许多人了,楚离知道他那一次失手一直自责,导致他现在的执着,谁也不愿意退下来,总想着要赎罪,为第一恐怖组织拼命,可谁会责备他呢?

没有人。

“算了,你若是坚持,那边坚持吧,自己一定要心里有数,不要太过拼命,这一次和北美政府的事情谈好以后,尽量做点轻松点的工作,多让天宇处理。”楚离不放心地交代。

卡卡点头,“我知道。”

容颜知道楚离都劝不了卡卡,她定然也劝不了,索性就不说了,无双的态度很简单,支持卡卡的决定,不管卡卡继续还是放下,她都支持。

叶薇等人开始新的旅程,楚楚也被周暮寒叫走,城堡一下子安静许多,卡卡还在养身子,过几日才会回伦敦,无双并不和他一起走,她要留在罗马办些事情,等结束了才去找卡卡。

卡卡的气色一日比一日好,已和常人无异,无双十分开心,这日两人午后在玫瑰花园散步的时候,无双突然很感兴趣一件事,“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卡卡一怔,没想到无双会问这个问题,他看着满园的玫瑰,心想着,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无双的,他真的不记得了,卡卡微笑摇头,“不记得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不成,一定要想起,怎么能说不记得?”

“是真不记得了,等我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爱上你了。”卡卡笑说道,揉了揉无双的卷发,真要说什么时候喜欢她,卡卡想了想,“可能是你那天故意装醉说喜欢我,又可能是更早,我自己也想不清了,从下一起长大,有时候感情转变当事人也不清楚。”

无双轻笑,“如果海蓝活着,你可能不会爱我吧。”

卡卡点头,“有可能。”

无双伸手去掐他的腰,该死的,虽然是事实也不必这么斩钉截铁地回答吧,真令人郁闷的,郁闷只是一小点点的事情,她很明白,若是海蓝在,卡卡兴许真的不会注意到她,他从小就一心一意对海蓝,呵护宠爱,旁人都难以得到他一个眼神,卡卡也略有些感慨,“我小时候,多喜欢海蓝啊。”

“就算海蓝有奇遇,想大表嫂那样活着回来,我也不会把你还给她。”无双霸道地说,不管过去如何,现在卡卡是她的,将来也是她的。

这是一股令她也觉得害怕的占有欲。

“小白痴!”卡卡轻笑了声,深情地拥住无双,心中满满的都是怜爱,他看过无双的日记,自然知道无双儿时的仰慕和心结,其实根本就不必,“无双,你不用和海蓝比,在我心里,你们都一样的好,哪怕以前我喜欢海蓝,可在我眼里你也不比海蓝差,对我而言,你们就是一对姐妹花。你也不用嫉妒海蓝,我是宠海蓝,那是因为我从小就认定那是我的老婆,我要宠着一辈子的。那时候,我们都还小,我不否认,我很喜欢她,若是她没死,一直在,我一定会爱上她,心里也再容不下其他的女人。可上天没有给我们这个机会,毕竟太小,对这些事情太过懵懂,海蓝也是,她也只是认定了是我,对我也是喜欢,并非爱。认真说起来,你才是我的初恋,海蓝只是我懵懂时候喜欢的女孩,给我一个爱情的梦,而你让我知道什么是爱的真实,也教我怎么爱人,更让我知道,爱情可以让人失去理智,可以让人变得平凡,更令人变得脆弱,这许多,许多的情绪都是你教我而非海蓝。所以,无双,毋庸置疑,你是我的初恋,也是我这辈子唯一深爱的女人。”

682

无双很快活,心中闷了这么些年,突然得偿所愿,不仅得到卡卡的爱,且听他说是唯一深爱的女人,无双怎么会不快活呢。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她珍惜和卡卡在一起的每一天,甚至每一个分钟,秒钟,她深深地知道,这一切来之不易,所以她非常的珍惜,再加上卡卡要回伦敦了,她更是珍惜得不得了。

两人的甜蜜可刺激坏了其余三名男子,墨遥是爱而不得,叶非墨是得到又失去,墨晨是一只等待,他们三光棍更反应出卡卡和无双的亲密和甜蜜。

叶非墨嘴巴最坏,总爱说一些胡话来刺激卡卡,当时他对无双爱而不得,他春风得意时,卡卡也总说祝天下有情人终成怨偶,天天喊着非墨抛弃了他,让他赶紧抛弃温暖投到他的怀抱中。

风水轮流转,这回到叶非墨开始祝天下有情人终成怨偶,天天喊着卡卡无双分手,卡卡应该投到他怀抱中,卡卡等人哭笑不得。

罗马的日子是轻松而愉快的,不管对卡卡,对无双,对叶非墨都是,他们都得到宁静。

卡卡在罗马留了一段日子,便回伦敦,第一恐怖组织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哪怕他再眷恋他和无双得来不易的爱情,也要恋恋不舍对分开。

无双说,来日方长,他们不急于一时。

的确是来日方长,日子那么长远,没必要为了一时的欢愉误了自己的事情,卡卡上了飞机回伦敦,叶非墨便也不再罗马逗留,也回了A市。

龙庄。

龙庄很大,温暖今年在龙专过年,陪龙承天一起过,原本龙承天要去爱琴海看龙秀水,鉴于温暖有心结,龙承天便打消了念头,带着温暖留在龙庄。

龙庄很大,原本温暖以为是一座很大的庄园,到了龙庄才知道自己的认知出了错,龙庄并非很大的庄园,而是一座城堡,城堡壮丽雄厚,却没什么人。

那像是一大迷宫,龙庄里除了四位菲佣和一位管家便没什么人了,偌大的龙庄只有他们兄妹住。

龙承天说,他把他们原来的家搬到这里来,这里的装潢和原来的家没有什么区别,自从龙承天说了他们父亲是因为母亲想要解开诅咒而死,温暖便打消了探索诅咒的秘密的心。

她母亲一定比她更了解诅咒,她都来不及阻止的事情,她又有什么能力阻止,所以她到了龙庄后便安分了,不再四处寻宝。

龙承天也劝温暖放下诅咒一事,他生在龙家,对龙家的事情比较清楚,有些事情自己无法阻止的便顺其自然,说不定一切都能雨过天晴。

诅咒的事情,他的确没什么能帮温暖的。

在龙庄的日子是宁静而祥和的,管家是已经老年人,对龙家忠心耿耿,已有好些年头,待温暖也是极好的,温和又亲切,城堡的奴仆对温暖也极好,处处周到,这个年过得她心情十分好。

卡卡的罗马出了事,龙承天也收到消息,那段日子,龙承天天天都喝不少酒,温暖知道龙承天心中烦闷,因为卡卡和无双在一起了。

她哥哥是喜欢无双的,可如今无双名花有主,他伤心失落再所难免。

龙承天说,“以前我很不喜欢这个女人,她不顾别人的想法,硬是闯入别人的生活,教人无法拒绝,她总是有她莫名其妙的理由去支撑自己所做过的事,哪怕她做的是错的,理由也说得头头是道,我真的很不喜欢她,聪明,漂亮,霸道,一点女人的样子都没有。特别是她杀了芊芊,我恨,我和芊芊本来就要结婚了,我们本来很幸福,可因为无双,我的期待落了空,我何尝不知道芊芊的身份,可我愿意啊,我爱着芊芊,不想失去她,所以我宁愿当成不知道,我也知道芊芊想要我的命,我在赌芊芊不忍心。可我还不知道我赌赢了还是输了,芊芊就死了。我恨无双,破坏我的家庭,又让我无法得知芊芊的真心。可为什么,我明明有很多次能对她下手,我却没有?知道她找了男朋友气我,我还沾沾自喜,又知道,原来她追我是为了气别人,我更是恨极了她,总想不明白,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如此令人措手不及,又令人又爱又恨。我知道无双爱了楚南枫多年,坚持了十余年,换成别人早就放弃了,这么多年她过得其实很辛苦,如今苦尽甘来,得偿所愿,我应该为她开心的,是不是?可为什么我心里如此闷,就是不能开心起来,我想祝福她的……”

他语无伦次,闷闷不乐,似走进了死胡同,如困兽一般,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也不明白自己心中所想,温暖看着很难过,她握着龙承天的手说,“哥哥,过去的便是过去了,不要再想了,你爱无双,便是希望无双幸福,既然她得偿所愿,我们是该祝福她的,她会幸福快乐,你也会幸福快乐,你以前爱芊芊,如今爱无双,以后你也会遇到很好的女子,心里也会爱人,错过了无双,你才才能遇上我未来的嫂子,才能找到你的幸福。”

时间男女情爱便是如此,你错过了,别人才能拥有,别人错过了,你才能拥有,都是如此循环,有时候说不上是谁欠了谁的,总觉得是世事难料。

她当年懵懂爱着方柳城的时候,绝对没想到自己会嫁给叶非墨,人生大起大落,又有一名哥哥,对自己呵护有加,且能得到很多人的疼爱,关心。

“我爱她吗?”龙承天喃喃自语,蹙眉,有些困惑,他爱无双么?或许是爱,或许不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感觉很糟糕。

他想如何呢?

争夺无双么?

也不是,龙承天反反复复想了许久,都不是很明白,为何男女情爱如此折磨人,令人心神俱碎。

683

看见龙承天这样,温暖很思念叶非墨,虽然人不在国内,心却关注国内的他,最近一段时间,他很少出现在媒体上,只有几次出现过,人没什么变化,只是身上的冷清气息更沉了。请使用http://www.guanHuaju.coM访问本站。

比起她第一次见到他,更沉了。

真想他,温暖在龙庄这些日子,听了卡卡和无双的故事,看着龙承天痛苦的模样,心中也慢慢的有了决定,年后她便回A市一趟,这边开学也晚,她晚些时候再过来,等毕业了,她也是要回A市的,她想回去找他,如果非墨还要她的话,这一次,说什么她也不想离开了。

诅咒便诅咒,她想开了。

卡卡和无双这样的情况都能坚持相爱,不离不弃,无双何尝不怕卡卡骤然死亡,可她依然坚持要和卡卡在一起,一起面对未来的每一天,她很羡慕无双的勇敢,真的很羡慕,同时又觉得自己太过懦弱,没有无双的勇气,如果她稍微有无双的勇气,当年便不会离开叶非墨。

爱的表达方式有很多种,她似乎选择了最糟糕的方式,非墨一定恨死她了。

她见到他,该怎么和他说呢?

如果知道她是因为诅咒离开他,他是不是能少怪她一点。

夜深人静,温暖拿着手机,他的号码一直没变,拨过去便能听到他的声音了,她很想给他打电话,要打吗?温暖犹豫着,这时候打过去,非墨一定会说一些很难听的话,温暖扁扁嘴,她也不是怕他冷嘲热讽,只是……算了,不打了,等哥哥心情好一点,一起回A市看看。

她要和无双一样勇敢,努力为自己的爱情勇敢一次,一次就好,哪怕她最终不会如愿,她也满足了。

这一日龙承天出门了,他约了朋友谈事情,就温暖一个人在家里,她躺着无聊,便去客厅看电视,突然电话响了,老管家不在,温暖便接了电话,那是一个女声,在喊着承天,温暖说,“哥哥出去了,他不在家,你是哪位,等他回来我让她给你打电话。”

“哥哥?”那边惊讶地低喃,“你是她妹妹?”

“对啊,我们最近才相认,你是哥哥的朋友么?我叫温暖,等他回来……”

啪……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那边急促地挂了电话,温暖偏偏头,颇为不解,是打来的电话?听到哥哥有妹妹,没必要这么惊讶吧?

温暖并不在意,又继续看电视,老管家在花房浇花,温暖看了一会儿电视便跑上楼去,她住在二楼,龙承天也住在二楼,三楼还没人住,温暖想看远处的风景,便上了三楼,视线高一点,风景也美一些。

三楼的长廊中铺着深红色的地毯,是手工的波斯地毯,非常名贵,地毯上交织着多多漂亮的茶花,三楼安静极了,只有一个房间,其他的地方布置成一个舞蹈室,很是宽敞。老管家说过,三楼没人住,家中也没人会来三楼,她倚着窗户看风景,倏然响起一件事,这个城堡是龙家的城堡,哥哥是原封不动地搬过来,那么……

三楼应该是她爸爸妈妈的房间,二楼除了是他们的房间,便是书房,没有多余的房间,龙承天说她现在住的房间便是原来打算等她长大后要住的房间。

可没听他提起,父母的房间。

温暖心脏一阵噗通直跳,如此说来,三楼应该是他们父母的房间。温暖抿着唇,她可以去看吗?心跳突然加速起来,仿佛要干坏事的小孩,又好像是等着偷窥别人秘密的坏孩子。

她想,她是可以看的吧,她是他们的女儿。

温暖这么想着,人已经走到门口了,应该没锁门吧,她犹豫地转动扶手,很幸运的,没锁门,她一下子便打开了,那是一间卧室,装潢得比较诡异,一片白色,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辈子,白色的枕头,白色的纱帐。出了家具不是白色的,所用的几乎全是白色的。

这感觉令人觉得无比的诡异,仿佛不小心闯入某个不被允许的地方。

温暖好奇地看着卧室,墙上挂着一幅婚纱照,那是一对特别年轻的男女,看起来都不足二十岁的模样,穿婚纱的女人有一张和她有七成相似的脸,特别是那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更是相似极了,这是她母亲,她在岛屿上见到的母亲,长得并不是这样子……或许,她在脸上动了手脚,因为她们母女长得太过相似。旁边是他的父亲,俊朗有神,英姿勃勃,看起来应该是一名很睿智的学者模样,很有知识的样子,他目光宠溺,看出来很爱她的母亲。

她是第一次看见父亲,哪怕是照片,也是满足了。

这就是她的父母,温暖的心暖暖的,仿佛被注入了一股暖流,卧室是经常打扫的,灰尘并不多,模样保持得很完整。卧室有一扇门通往隔壁,那是书房,书房的门设在卧室内,和卧室相连,外面是没有门的。

书房很大,有四排大书柜,中央是沙发,右侧有一张办公桌,温暖想,如果二人一人在办公桌后办公,一人在沙发上躺着看书一定很惬意。

都有什么书呢?温暖好奇她的父母会看什么书,她随意打开一个书柜,拿出一本土黄色的书籍,上面写着血咒二字,温暖心想,这是龙家的诅咒吧,她母亲看的书也是这样的书。

她翻开了看,都是奇怪的文字,她一个字都不认识,感觉比较像蝌蚪文,不似俄罗斯语,温暖看不懂,放书放在原位。

她连看了一排的书,都是大同小异,全部是诅咒,根本就看不懂,温暖也是颇有耐心的人,她想找有没有关于她和非墨的诅咒,那应该叫什吗诅咒呢?

外面是中文,里面是蝌蚪文,真的令人费解。

684

温暖无意中看见两本诅咒书中间有一本牛皮日记,她拿起来打开,清秀的笔记映入眼帘,这笔记是手写的,已有些年头,所以字迹有些模糊,看出来是个女子所写。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温暖看了一页便知道,这是龙秀水所写的日记,是她婚后写的日记,她一边幸福,一边受着诅咒的折磨,千方百计寻求解除诅咒的办法。温暖原本对龙秀水并不谅解,可看了日记几页,心中便稍微体谅她了,总归是自己母亲,也曾受过和她一样的苦,是值得原谅的,不管她曾对自己做过什么,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平安成长,她不该再怨怼。

她很爱自己的丈夫,特别是怀孕后,她担惊受怕,就怕生一个女儿,原本龙秀水是不想要孩子的,因为生下孩子便会和她一样受苦,且龙氏的人对她又虎视眈眈,她心中又怕又担忧,怀龙承天的时候几乎流产,是她父亲坚持要剩下孩子,所以龙承天才平安出生。

是一个男孩子,龙秀水很开心。

她只想生一个孩子,以后再也不生了,反正有自己的子嗣便好了。可长老一直逼她再生一名女儿,龙家也重血统,要直系的继承人。且要身上有蝴蝶胎记的女孩子,如果没有胎记,那也不算是继承人,也不会有诅咒,且也不会受诅咒。龙秀水是万万不想生女儿的,可承受不住压力,她只能听长老的话。

此时,温暖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原来龙家有一种巫术,能让自己生不出带有胎记的继承人,龙秀水说,受苦的只有她一人就罢了,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也受苦,所以她在准备怀孕期间,一直在练龙家的独门巫术,温暖看到这里,忍不住抚摸自己肩膀上的蝴蝶胎记,既然已经练巫术,不想生继承人,为什么还有她的出生?

她肩膀上的蝴蝶又是怎么回事,是因为巫术失效吗?

她不知道。

温暖急切地想看下去,这本日记到底会说什么秘密,从龙秀水知道怀的是女孩开始,她便十分担心,害怕自己的巫术失效,让温暖奇怪的是,怀孕八个月的时候,龙秀水和她父亲一起去旅行,一般怀孕到八个月已快要生产,这时候去旅行实在诡异,写到旅行这一页,他们似乎去旅行了,人不在家,第二篇已过了两个月。

龙秀水写到,我生下女儿了,一名带着“蝴蝶”胎记的女儿。不知道为何,蝴蝶二字加了引号,温暖怎么看都看得不是很明白,后面龙秀水便一个字也没有提到关于蝴蝶,巫术的事情,温暖绞尽脑汁想也想不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

后面的日记写得断断续续,温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合上牛皮日记时,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母亲其实也很苦的。

有深爱的父亲,一双儿女,却有这样的诅咒,心里怎么能不苦呢。

后面的日记有写到母亲为了解开诅咒想要尝试,她也写下自己的害怕,可眼看父亲就快要到三十,她也脱不下去了,所以便想要尝试解开诅咒,她想赌一赌,看看能不能和父亲白首偕老。

可谁知道,她会害死父亲。

这本日记就写到母亲尝试解开诅咒便不再写下去了。

温暖想从后面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些讯息,却一点都没有,母亲的巫术这么好,凡是龙家的继承人,对巫术都有极大的天赋,她都对诅咒没办法,她应该也没办法。

她对巫术一无所知,连看都看不懂。

温暖有些疲倦地合上笔记本,母亲如此痛苦,孤独一个人活在岛屿上惩罚自己,这么多年一定很辛苦,她是不是该原谅她,体谅她,去看看她。

想到一面之缘的亲生母亲,温暖心中十分复杂。

“小妹,你在做什么?”门口有声音响起,温暖回过神,便看见龙承天在门口,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她,温暖仿佛做了错事般,扬了扬手中的笔记,说道,“我上来吹风,不小心进来看看。”

龙承天看着她,温暖抿唇不语,半晌说,“抱歉。”

“没事,这是父母原来的房间,我原封不动地搬到这里,你也有权利进来。”龙承天走过来,见了她手上的日记,淡淡说,“这是母亲的日记,我幼年时经常看见她写日记。”

“哥哥看过吗?”

龙承天摇头,“这是母亲的隐私,我不想看,也不忍心看,每次她写日记的时候,不是流眼泪便是心情沉重,我想母亲心中一定很酷,日记也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所以一直没看。”

温暖抿唇,的确,这不是一本开心的日记,可哪怕是如此,她也不后悔看了。最起码,她对龙秀水会多出几分感恩和怜悯,毕竟经历相似。

温暖说,“我是偶然看见了,本来想看看有什么关于诅咒的只言片语。”

龙承天轻笑说道,“你不算打算放弃了么?”

“如果能有一线希望,谁愿意放弃。”温暖温婉地笑了笑,龙庄水土养人,最近她看起来十分健康,气色十分好,“我也不算是放弃,是想通了,希望非墨能够原谅我以前的任性。”

龙承天看着她,有丝不忍心地说,“小妹,你长大了,虽然哥哥不喜欢叶非墨,可若你喜欢,哥哥不会干扰你任何决定。”

温暖笑着点了点头,她知道,她有一个很宠她的好哥哥。

“看了日记,有什么帮助吗?”龙承天问,既然温暖决定了,提起这件事他也没了顾及,温暖摇摇头,“没有,母亲曾提到不想生女儿,所以练一种巫术,不生继承人,可能是失败了,我还是生出来了。其实我觉得这东西很玄,生男生女又不是母亲决定的,那是父亲决定的,这巫术能保证生儿子吗?”

龙承天闻言失笑。

685

温暖洗澡的时候,特意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胎记,栩栩如生,当真是鲜艳至极,纹身做不到这样的绝美精致,她心中闷闷的,当年母亲的巫术为何没有成功,是心中有牵挂,还是命中注定,不管是哪一种,都造成如今的结局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洗了澡,化了淡妆,龙承天带她出去吃饭,今天很冷,她穿得厚,龙承天疼爱她,把她紧紧地护在怀中,遮去了寒风,过年这段日子,龙承天都带着温暖吃遍莫斯科的美食。温暖并不是很喜欢莫斯科干冷的天气,她还是最喜欢A市的四季如春,哪怕是冬日也暖和至极。

再陪龙承天一段时间,她便要回A市了。

吃饭的时候,温暖想起下午的电话便和龙承天说了,龙承天微微一怔,笑说,“可能是母亲。”

他认识的女人中,能叫他名字只有无双和母亲,无双是连名带姓地叫,母亲叫他承天,温暖一怔,心中一阵难受,下午才看过母亲的日记,理解她的苦楚,可母亲听到是她,竟挂了电话,挂了电话……

她问都不问一声,为什么?

是因为她是龙家继承人么?就因为这样,母亲对她不理不睬么,这又不是她的错,温暖抿唇,有几分难受,任是谁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有点小郁闷。

龙承天说,“小妹,你不要多心,母亲只是和你从小分离,比较生疏,所以不知道和你说什么,她心中是很挂念你的,不要难过。”

“她没有挂念我,也不关心我,她所关心的,应该是我不关心的,我见过她一面,她什么都没对我说,仿佛我是陌生人,哥哥,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如此不喜爱我。”温暖不解地问,她又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为何她如此不喜欢她,她真的想不明白。

如果是继承人的身份,那也不是她能决定的。

温暖是有点小伤心,却也没有过分地纠结这件事,这么多年,母女情分是淡了,淡了许多,她心中的妈咪是温家的妈咪,永远都是。

生恩不比养恩大,亲情有时候和血缘的关系也不大,单看两人的缘分如此,朝夕相处十多年的情分总好过十几年不见面,什么都淡了。

龙承天似乎也看出温暖心中所想,淡淡说,“母亲这辈子过得很苦,别说是你了,她对我也是极冷淡的,也就过年会给我打一个电话,我去看她,她也不留我,见了面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心中自责,悔恨,不是我们能够明白的,对我们冷淡,或许有她自己的原因,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岛上生活,不愿意相信父亲过世的事实,总活在他们的回忆中,不喜欢有人打扰,小妹,你不要怨恨母亲,她真的很不容易。”

正因为如此,龙承天也没有怨恨母亲。

哪怕母亲待他也不是很好。

温暖点点头,两人吃过饭,一起回家,回家的时候才九点,天色尚早,管家说有电话,是夫人打电话过来,龙承天看了温暖一眼,温暖本想上楼,转念一想便在客厅坐下,并让管家泡一杯奶茶过来。

龙承天给龙秀水回电话,温暖听他们的对话,似是家常,十分平淡,龙承天脾气不好,在龙秀水面前却十分乖巧,声音温柔,平平静静,且有一抹关心。

两人正在说电话,龙承天看了温暖一眼,温暖挑眉,便听龙承天说是,温暖想,龙秀水一定在问龙承天是不是真的和她相认了。

“母亲,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妹妹,不会让别人欺负了她。”

……

“我知道,我知道,你要不要和她说说话……”龙承天问,那边似乎静了许久,温暖的心都被提起来了,龙秀水愿意和她说话吗?

她不确定,她正忐忑不安的时候,就听龙承天说,“好,儿子知道,您好好休息……”

温暖一阵失望,微微扣紧了手指,龙秀水不愿意和她说电话,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冲过去问一问龙秀水,为什么这么讨厌她,既然讨厌她,为什么要生她出来,为什么……

可她终究什么都没做,怔怔地坐在沙发上,管家把奶茶送上来,温暖捧在手心中,却暖和不了冰冷的心,她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然而,真的好在意,好在意,她也想得到母亲的喜爱。

那边龙秀水不知道问什么,龙承天说,“妹妹已经离婚了,目前单身,母亲,小妹是因为知道诅咒的事情,所以才会离婚。不过她想通了,并且打算回头去找妹夫,她已经不想诅咒的事情了。”

龙秀水不知道说了什么,倏听龙承天一阵急喝,温暖挑眉,不知道她那亲生母亲又说了什么,惹哥哥如此动气,可能不赞同她回到叶非墨身边吧。

可不赞同又如何,如今她是铁了心要回去了。

好好珍惜以后的日子,总比分开,日日思念的好。

龙承天颓然地挂了电话,看向温暖,温暖淡淡一笑,“母亲说什么?”

“她不赞同你回到叶非墨身边,她说不想下一代继续受苦。”龙承天说,“母亲也说,诅咒是无解的,将来你若生了女儿,就会明白一生为她提心吊胆的滋味。”

温暖涩笑,她不想后代受苦么?

她不是后代吗?她不是她的女儿吗?她已经在受苦了,她怕自己以后生女儿,又是继承人,白白操心一辈子,女儿也要受苦么?

这样的循环的确痛苦,可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女儿……她抚着小腹,或许她曾经怀了一个女儿,只是不甚小产,说不定那便是继承人呢。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温暖淡淡一笑,喝了一口奶茶,“哥哥,母亲这么多年都不管我,她已经失去了资格,我不会听她的话,担惊受怕一年,我不想继续下去,谁也说不准以后的事情,且走一步算一步吧,等天气暖和点,我便回A市,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