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686章节 叶非墨

686章节

龙承天想了想,还想解释龙秀水的事,可见温暖并不想听,龙承天也只好作罢,是了,她是听不进去了,母亲怕是伤了温暖的心。如此冷漠,如此寡淡,温暖又是固执的性子,该多伤心,她特意在客厅,本想听一听母亲说一二句关心她的话,可全然没有,龙承天想,或许这辈子,她们母女情缘真的很薄。

“好,等天气暖和一些,我陪你一起回去。”龙承天说道,母亲不关心她,他很关心她,温暖点了点头,起身上楼,梳洗后一个人躺在床上,了无睡意,默默地掉眼泪,她有些伤心。总觉得难受,最近情绪总是容易受外界影响,容易浮动,容易生气,也变得敏感,一想到龙水秀的冷漠,温暖便有一种说不出的揪心。

她是她的亲生女儿,为什么要如此淡漠,若她有一名小公主,一定呵护长大,一定捧在手心,不舍得自己的小公主受半点伤害。

为什么母亲不疼她?

温暖吸了吸鼻子,暗骂自己傻气,大半夜一人流眼泪做什么,她妈咪是极疼她的,她又当她是公主的妈咪,有了,有了……迷迷糊糊地想着,她便睡着了。

一睡便到中午,最近贪睡,她的作息一般都不规律,特别是有工作的时候,早起晚归正常,且又浅眠稍微有点声音便醒来,睡眠一直不好,可最近却特别贪睡,总睡得很晚,吃得不多,胃口有些差,天气冷,她也不爱出门,总爱开着暖气躲在房里看书,困了睡觉,睡醒了看书,日子过得十分惬意,她什么都不管,只管自己舒服。

龙承天年后有些小忙,整天都在书房,温暖也不去吵他,为了陪她,哥哥荒废了许多工作,也该收心工作了。她一个人也能自娱自乐,偶尔和温爸爸,温妈妈通电话,偶尔和好朋友们打电话,日子过得舒服,倒是她试着打温静电话打不通,温妈妈说温静去伦敦朋友家里玩,温暖要了电话号码打过去,是一位女人接,说是温静出去玩了,要很晚回来,果真她过来的温暖都睡着了,姐妹还没说上几分钟,温静就有事挂电话,隐约听她不知道骂谁混蛋骂得很爽快,挂电话声音还特别重,小姑娘一直都有一些小脾气的,爸妈把她们当成掌上明珠,便一直宠爱着,温暖失笑,温静或许和谁在拌嘴吧,她去电话打得不是时候,后来打过去几次,每次温静都没有马上听电话,她似乎很忙,温暖找她都不在,隔了许多才回电话,回电话最长也不超过五分钟,有时候挺她的声音好像跑了八百米似的,温暖听了十分担心,还没仔细问温静又没声了。

真真是忙啊。

温暖便也不打扰温静了,她难得出国一次,便让她好好玩吧,爹地妈咪没人陪着过年,她要回去陪着了,也回去陪非墨了……

希望非墨身边,还有她的位置,希望一切还不太晚。

他们回国的时候,正月都过了,温暖也没瞒着爹地妈咪,龙秀水和妈咪是好朋友,必然和妈咪说了,她和温妈妈说的时候,她果然没有太过惊讶,见了龙承天更没有什么惊讶,且十分欢迎龙承天来他们家住,龙承天不想麻烦温家两老,且他在A市又有房子,自然住他的家。

温暖也不勉强,人在机场的时候便分开了。人出了vip通道便被几名记者围住了,巧合是,今天是和温暖同时出道,且和温暖竞争过新人奖的那对组合从外城回来,那几名记者原本是挖他们的新闻的,没想到看见温暖,镁光灯一阵乱拍,温暖在欧洲几乎没有人**,在美国也很少也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下子都有些不习惯了。

幸好记者不是很多,也就五人,温妈妈和温爸爸一路护着温暖上车,躲开记者,温暖只留下回家陪二老,便不再说话,上了车,温爸爸便开车快速离开机场。

……

温暖回国的事情,瞬间传遍了整个A市,那是一个大新闻,如今她是国内最有新闻价值的女星,今年梁红玉入选戛纳电影节最佳外语片提名,获奖有很大的希望,且根据可靠消息指出,温暖有可能也会获得影后提名,除了韩碧外,国内第二位在戛纳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的女艺人,自然非常有新闻价值。

且她是叶非墨前妻,这身份又更是劲爆,一回来的消息便传遍了,报纸还没出来,网上的照片已经刊登出来,传得人人皆知,引起轰动。

安宁国际大厦,叶非墨正在处理公务,突然接到林宁打来的电话,让他上网看娱乐新闻,叶非墨说了声无聊便挂了电话,继续办公,半个小时后让张玲召集安宁国际高层开会,开会开了一个多小时,他才回到办公室,又接到唐舒文的电话,也让他上网看娱乐新闻,叶非墨恼火,这些人吃饱了没事干吗?

今天的娱乐报纸并没有什么劲爆的消息,就靠绿光那批人能挖出什么劲爆消息,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叶非墨开会过后也有点倦,刚一上完便看见某某门户网站的新闻消息。

叶二少前妻,国际大明星温暖回国了。

下面是记者在机场拍到的照片,下面更有好事记者猜测,温暖这一次回国是不是也为了和叶非墨复合,有没有机会和安宁国际重新合作。

以温暖如今的知名度,和安宁国际合作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叶非墨唇角死死抿唇,是龙承天陪她回来的吧,虽然现场没看见龙承天,只看见温家爸妈也接她,龙承天对温暖掌上明珠一般,怎么放心她一人回来,一定会陪同。

然而,这和她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关系?

他和温暖早就没了关系,她回来关他什么事。

687

温暖一回到家便睡觉,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又累又困,还没吃饭便睡下了,唐曼冬和高春苗知道她回来了,两人晚上就开车来她家了,温妈妈说温暖在睡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她想上楼叫她,唐曼冬和高春苗却自己跑上楼去喊醒温暖,温暖早膳到家,睡了一个下午,被她们硬是翻起来,还是睡眼朦胧的样子,她回来睡衣都没换下就睡了,头发蓬松,高春苗拉扯着她的头发让她精神起来,疼都温暖伸手去抓她,高春苗笑着去躲,唐曼冬也加入胡闹行列,三人闹成一团。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哎呦,富态了嘛。”唐曼冬捏了捏温暖的脸,她本就是圆润的脸蛋,小嘟嘟的,十分可爱,捏着也十分舒服,走了一年,脸长肉了,皮肤也更白皙了,仿佛一个水娃娃。“你老公真有福气,真水嫩啊。”

温暖掐去她的手,慌忙下床去称重量,49斤,的确重了 8斤,可她一六八的个子,这个体重算是少了,非常标准,温暖摸摸脸,又捏捏腰,“真的胖了?”

高春苗拉她回床上,“废话,走得时候就剩下皮包骨了,现在多好,挺匀称的,再胖点才好,我比你矮几公分都50,我妈老说我瘦要减肥。”

“你是大腿和屁股结实,重量都在上面了,赶紧减去。”温暖笑说道,高春苗又去掐她。

“你不是说今年不回来过年了吗?怎么该主意了?”唐曼冬笑问,温暖说道,“温静今年也去伦敦了,竟然还请假回来,我看没人陪爸妈便回来当孝顺女儿。”

“鬼信你。”高春苗不信,转而哭丧了脸,“真令人伤心,你回来了,我又要走了,咱们总不在一块。”

温暖一笑,“我也呆不久,过一阵也要回美国。”温暖摸摸她的头,笑说道,“平时我们可以来往嘛,你在加州也不来看我。”

“去,你都不来看我,我多忙啊。”高春苗哼哼,温暖去掐她,唐曼冬说,“你回来马上就上新闻了,什么时候找个时间出去聚一聚,大家伙都想见见你,嫂子可念叨你了,今天小念不舒服,她带小念去医院了,不然也会随我们一起来的。”

温暖笑了一笑,“这几天可能要到亲戚处走动,过几天才有空。”

唐曼冬和高春苗点头,嘱咐温暖空了时间便找她们,她们的时间都比较空,唐曼冬的学业已到最后一个学期,她实习又出色,成绩也出色,一点都不着急,毕了业就直接到安宁工作,做她最喜欢的导演工作,高春苗要修商管,还要念两年,大家都长大了……

两人在温家闹了一个晚上,温暖最近身子乏,也没多留她们,蔡晓静和陈雪如都打电话过来,一直忙到晚上她又直接睡着了。

刚回来,虽然过了正月,可走亲戚是必要的,温家家破的时候,虽然几位叔叔和舅舅们都不太讲情面,可温爸爸和温妈妈是很在乎亲情的人,并不责怪他们,依然走动,他们也晓得错误,虽然不至于非常和睦,可表面总过得去,只不过温爸爸不在让至亲在温氏企业工作。

走亲戚走了几天,媒体记者们知道温暖回家,有不少记者都守在温家门口外,温暖都技巧地避开,只有一次遇到记者,问的问题也是千篇一律,并无新意,她也回答得体。

蔡晓静打电话给温暖聚会,又在蓝莓之夜,蔡晓静说陈雪如,唐曼冬和高春苗,林宁,苏然等好朋友都去,温暖也许久不和他们见面,便答应蔡晓静去。

他们聚会约定在九点,温家爸妈都没空,温暖开温爸爸的车去,谁知道半路抛锚,且是刚下高速路,车子停在一旁,她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对车子一窍不通,正要打电话叫拖车的,电话便响了,已经十点了,温暖还没到,唐曼冬打电话给她,“暖暖,你怎么还没来,不会是反悔了吧?”

温暖大笑,“说什么呢,车子抛锚了。”

唐曼冬惊讶,“你竟然开车?你什么时候拿的驾照?”

温暖笑说道,“嘿嘿,反正是开了,你等会儿,我叫人拖车就打车过去。”

半夜一个人在高速路旁边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唐曼冬犹豫了一下,问,“你在哪儿?”

温暖说了电话,唐曼冬说,“你叫人拖车就好,我过去接你。”

“好啊。”温暖笑说道,坐在车里等人过来拖车,等了20分钟,正有些闷,温暖从车子里出来,倏然听到喇叭声,温暖侧头看去便看见一辆熟悉的车。

黑色的劳斯莱斯,非墨的车,他的车正停在一旁,车窗摇下便看见叶非墨的脸,冷肃紧绷,目光深冷,温暖心头一窒,她已经料到今天会见到非墨,没想到会真快见到。

非墨……

叶非墨。

温暖心中有喜有酸,怔怔地看着她,他怎么来了?从蓝莓之夜过来要三十分钟,他过来真快,温暖正无措地看着他,叶非墨下车,直直地走过来,整个人仿佛带着一股冷气,直袭温暖。

他穿着一套铁灰色的西装,人本就木然冷漠,在夜色的渲染下,更是冷漠,看得温暖心口一阵阵紧缩,心疼不已,非墨,他不想见到她么?

若真是不想,她也不怪她,是她咎由自取,伤他太深。

她正胡思乱想,叶非墨已站在她面前,他本就比她高出许多,这么看着她,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温暖心跳突然加快,手指都揪在一起,非墨,可不可以笑一笑?

你不笑的样子,真的很可怕。

“嗨……”温暖弱弱地打招呼,似乎选了一个很糟糕的开头,因为她看见叶非墨本就沉沉的脸变得更不高兴了。

688

他已经走到她面前,面色冷漠,仿佛不认识她这个人,夜色中,她感觉到微微的冷意,温暖见他不说话,也不敢让他帮她检查车子,叶非墨对车子认识是极深的,他若帮忙查看,说不能能够启动。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察觉到他的冷漠,温暖也不好开口,只是说,“我叫了人拖车。”

叶非墨没什么表情,两人一直站在路边,车来车往,谁都不说话,温暖过去的他面前的勇气全无了,反而多了一份谨慎,在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后,她想两人就算和好,彼此之间也会有裂痕,非墨也不会真的原谅她曾经的任性。

轻轻叹了口气,二十多分钟没人说话,拖车公司的人来了,办好了手续,温暖上了叶非墨的车,还是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车上还挂着她在罗马旅行时买的平安吊坠,摇摇晃晃,仿佛摇出她的记忆,他竟然还没换了,叶非墨有四辆车,最爱开这两车,平日去公司都开这辆车,温暖以为他会扯了那个平安吊坠,免得碍眼,毕竟是她强行挂上去的,当初叶非墨还说这东西和他的审美观一点都不配,也不配这辆车,很是怪异,是她坚持要挂上去,叶非墨便没拒绝。

没想到,她走这么久,他还没拿下。

她也没开音乐,毕竟是他的车,她不是他的妻子了,失去这个权利,没有歌声,一路沉默,他似乎一句话也不想和她说,温暖开口说了几句,他也没反应,她一连碰了好几个冷钉子,心中也闷闷的,叶非墨以前生气的时候也不爱说话,可被她闹久了,还是会说一两句的。

如今是一句话也不想和她说了。

他一定很讨厌她。

可为什么还要过来接她呢,曼冬不是说她要过来吗?温暖心中有颇多疑问,可最后都没问出来。

两人一路到了蓝莓之夜,温暖下车,叶非墨停好了车,她本来在门口等着他一起走的,可谁知道叶非墨越过她,一个人径直往里走,看都不看她一眼,温暖有些难过,抿抿唇跟上去。

哎,他就是那性子。

蓝莓之夜仍旧喧哗热闹,气氛如火,歌舞如火,舞台上的舞女火辣辣地跳舞,长发飘舞,蛇腰扭动,舞跳得十分热辣,台下一片尖叫。

这样的气氛,久违了。

她去美国一年,没有去过一次谛听,也没有泡吧,几乎都忘了这感觉。

林宁、苏然和顾制片、唐舒文、陈雪如,蔡晓静和唐曼冬,高春苗都在,林迪云今天有事不能来,他们围坐在一起,酒喝了一瓶,水果拼盘都零散没剩什么了,看来是来了许久。

叶非墨和温暖一前一后进了蓝莓之夜,林宁吹了一声口哨,好久没看他们一起出现了,这场面还真是怀念,以前叶非墨和温暖也总是来得最慢,不过不是这么一前一后走着,某人总是霸道地牵着自己的小妻子,似乎怕蓝莓之夜的火辣吞了他清纯的小妻子。

如今一前一后,一人冷漠如冰,一人淡笑如水,还真是怪异不已。

“又是你们最晚,我们酒都喝了一轮了。”苏然戏谑说道,倚着沙发看两人一前一后坐下,温暖和他们打过招呼,人人热情如旧。她一坐下林宁就抓着她喝酒,上一次首映礼她没来,辜负他一番心血,这是一定要罚的,温暖的酒量早就练出来,自罚三杯啤酒,顾制片说,“瞧温暖如今喝酒和喝水似的,去美国没人帮你挡酒练出来的吧。”

众人笑,以前他们起哄让温暖喝酒,都是叶非墨给挡的,叶非墨胃又不好,诸人自然也不管真的灌酒,所以两人总是不怎么喝酒的。

唐舒文说,“一年不见,人变漂亮了,也成熟了,要走在街上我都认不出了。”

蔡晓静坐在温暖身边,笑着搂着温暖说道,“唐大少你好大的胆子,雪如就在你也敢夸别的女人漂亮,雪如回去罚他跪算盘。”

陈雪如温婉一笑,唐舒文立刻搂着老婆表真心,“世上美女再多,也不及我的雪如美。”

唐曼冬擦了擦鸡皮疙瘩,陈雪如不理会她,诸人就顾着和温暖聊天,谈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气氛十分热络,陈雪如看着温暖谈笑,温暖真的变漂亮了,有国际范儿了。

虽还是那张脸,可气质风韵却全然变了一个样子,以前就像一朵盛开的百合,清纯惹人怜爱,如今那份清纯褪去,脸上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那眉目间也找不到过去天真无邪的纯净,一看便是一名有故事的女子,她看过她的一场秀,在外国的舞台上,她就像一朵盛放的玫瑰。

如果说过去是含苞待放,如今是完全盛开了。

这一场婚姻,完成了她从少女到女人的蜕变。

过去她被叶非墨呵护着,不谙世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承受他的宠爱,像是温室的花朵,如今却是一名独立的女子,这是温暖之幸,还是不幸?

也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而已,成熟竟然如此之快。

蔡晓静也感觉出来了,以前温暖和他们聊天,脸上表情可丰富了,嘟着小嘴,眨眨眼睛,不高兴的时候挥手打人,如今文文静静地坐着,说话也不紧不慢,虽还算热情,却总觉得有些什么隔着,她想,或许是温暖刚回来,又或许是她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因为叶非墨一脸阴沉地看着舞台上的歌舞,偶尔喝酒,视线没移开舞台,也没有和他们说话,在这样的气氛下,温暖想要随心所欲地说话真是太困难了。

众人自然也感觉出两人之间的怪异,唐曼冬偷偷和温暖解释,“我原来是要去接你的,可哥哥说叶二少也没来,他带电话给他,正好在附近也要经过便让他带你一起过来,你们吵架了?”

温暖摇摇头,若是吵架更好,冷漠是最厉害的武器,能把人伤到体无完肤。

林宁说,“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

689

林宁说,“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

温暖笑道,“留一阵子便走,我四月开学,三月要回去。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高春苗说,“她走的时候,我也走了。”

说起来有些伤感,聊天中,温暖知道如今蔡晓静带两个人,一个是陈雪如,一个是徐文慧,陈雪如她并不惊讶,她走后,陈雪如应该取代她成为安宁的主心骨,安宁看重她清楚,可徐文慧,似乎是一名新人,蔡晓静谈到这个人的时候只是淡淡地带过,没多说,众人似乎也不想多说的样子。

她唯独知道,林宁和蔡晓静是在一起了,两人已经扯了证,可没举办婚礼,蔡晓静是低调的人,林宁这人高调,早想宣布自己有老婆了,让那些投怀送抱的女艺人少费心思,可老婆大人不同意,他也只好作罢,这是温暖今晚听到最好的消息,总算有点小情绪出来,“晓静姐,你结婚怎么没告诉我,我应该给你准备一份礼物的。”

“留着,总有你送的时候,我们还没办酒席呢。”蔡晓静也不和温暖客气,顾制片轻叹,搂着苏然说,“就剩下我们孤家寡人了。”

唐舒文得意地搂着自己老婆炫耀,他是成双成对的。

苏然嘴巴撇了撇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叶非墨,还有一个是孤家寡人呢,众人看向温暖,温暖僵硬一笑,目光也随着落在台上,她看歌舞。

陈雪如说,“好久没跳舞了,舒文,我们跳舞去。”

陈雪如拉着唐舒文起来,上舞台跳舞,蔡晓静也要凑热闹,拉着林宁一起去,这两人可是很喜欢唱歌跳舞的,高春苗和唐曼冬一个人拉着一个,苏然和顾制片也被拉走了。

他们都说要去跳舞,这一处突然安静下来,本来一阵喧哗的,结果就剩下温暖和叶非墨,隔着桌子,谁也没看谁,都在看台上的舞蹈。

温暖想开口和叶非墨说话,叶非墨却是摆明了姿态不想理她,她有些难过,倒了啤酒喝,一杯接着一杯……叶非墨回头看了她一眼,温暖又喝了一杯半杯啤酒。

两人依然谁都没有说话,台上一边跳舞一边注意他们动静的林宁等人都替她们着急了,这两果然都不是主动的人,叶非墨最近心情不好,又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人变得更冷僻了,极少说话,温暖刚回来,他便是这副面孔,给他们创造机会他们都没机会啊。

温暖喝得心胸闷闷,便不再喝了,她看了叶非墨一眼,他依然没给她半个眼神,温暖鼓起勇气,坐到他身边去,趁着酒意大了胆子,“非墨,你是不是不想看见我?”

叶非墨冷笑,一直是谁不想看见谁?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温暖近乎蛮横地问,实在有几分酒意,要是清醒,她是不会如此撒泼的。叶非墨冷笑地看着温暖,反问,“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话?”

温暖哑然,叶非墨说道,“我找过你几次,你又避过几次,我求着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你肯愿意和我说一句话吗?如今你又是什么意思?故意撩拨我,撩拨后就走,温暖,你怎么能如此任性?”

她很任性吗?是的,她很任性,离婚后想回来,又想着他能原谅她,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她自己也知道,自己也知道……

可是……她真的很想回到他身边。

温暖咬着唇,酒意涌上了眸,有些朦胧的醉意,目光如蒙上一层雾水,她轻轻地拉着他的袖子,指尖碰触到他的袖口,那宝蓝色的袖扣还是她为他选的,叶非墨低头看着她的眼睛,心中卷起一阵阵的怒,她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何如此折磨他?为何要如此折磨他。

他已经决定忘却了,为什么她又要给他一种错觉的希望。

“再让我任性一次好不好?”温暖问,语气净是乞求,她偏头,垂在叶非墨的手臂上,叶非墨一恼,粗了语气,“你喝醉了。”

“没有!”

她很清醒,这一年来,她的酒量好很多了,没有叶非墨,她要自己应酬,酒量自然好了,这点酒怎么可能会醉了,温暖任性的在他手臂上磨蹭,叶非墨以为她醉了,懒得理睬她,也不想甩开她,就让她这么磨蹭着。

他不想和醉鬼说话。

“非墨,再让我任性一次好不好?”温暖再一次问,她的勇气快要用完了,为什么非墨还不愿意给她一个痛快,她很想知道答案,可叶非墨却始终不给她一个痛快。

真的很痛苦……

仿佛很多苦楚都哽咽在咽喉中,让她没一个痛快。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温暖,说清楚。”叶非墨沉声问,“你不是和杜迪在一起吗?如今又来撩拨我算什么意思?你什么认为你想离开就离开,你想回来我就允许你回来?我就这么犯贱,非你不可吗?”

温暖一窒,正要反驳,倏然听到一声娇憨的唤声,“叶总……”

徐文慧进来便看见叶非墨和一个女人在沙发上胡闹,他脸色很不好,似是骂着那女子,那女子有一头长卷发,穿着很有品位,她低着头,正不知道和叶非墨说什么,那姿态仿佛是醉了。叶非墨这一年来可算是洁身自好,任何女人都近不了身,什么时候有过女人缠他了,她以为是哪个不要脸的艺人缠着叶非墨,让他发脾气便走过来,谁知道她一过来,叶非墨便狠狠地瞪她一眼,那目光凌厉如刀,仿佛利刃逼人,要刺穿她的心,怪她打扰了什么。

徐文慧有些害怕,她一直知道叶非墨是冷厉漠然的,可这么一笑不笑的模样,真的很吓人。

温暖缓缓抬头,对上徐文慧的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