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690章节 叶非墨

690章节

那是一名很年轻的女子,或许比她大上一两岁,清纯得仿佛刚出社会的模样,鹅黄色的衬衫,黑色的短裤,有一头黑顺的头发,高高地扎成马尾辫,五官称不上绝美,却有一股异样的柔顺,看起来很小家碧玉的感觉,温暖心中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似曾相识。

徐文慧认出叶非墨身边的女子,竟是国际大明星温暖,那是一名很耀眼的女子,五官柔美,那头长卷发更衬得她五官精致无比,眉目间有一种成熟和忧郁结合的特殊气质,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迷人,饶是身为女子的她都觉得,这样的女人真的会令人动心。

一年前遥遥一见,她尚是学生装,打扮青春,可如今却焕然变了一个样子,而她这一身打扮在她面前显得幼稚可笑,那女人身上仿佛在蜕变,变成更耀眼的明珠,无法比拟,谁也无法模仿。徐文慧突然觉得难堪,她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看着温暖,真的高高在上的公主,她便是叶总的前妻,如今还爱着的女人。

他们要复合了吗?不然姿态为何如此亲密。

温暖一时想不起,到底哪儿见过她,她是有点微醉,所以思路有点混沌,她心想,可能是叶非墨以前的红粉知己,温暖幼稚地勾着叶非墨,仿佛在宣誓主权吧,如过去一般,半真半假地问,“这又是你的红粉知己吗?不给我介绍么?”

“闭嘴!”他喝道,抿唇看着徐文慧,吐出一个字,“滚!”

徐文慧知道他不高兴,虽然心中有很多疑问,可不敢逗留,她刚一走,林宁他们也回来了,他们在舞台上便看见徐文慧到他们那一桌上去,本以为叶非墨会哪根筋想不通用徐文慧刺激温暖,谁知道回来正巧遇见叶非墨让徐文慧离开,诸人的担心便多余了。

温暖见他们回来,也安分了,松开叶非墨的手臂,乖巧安静地靠着沙发坐着,几人聚在一起喝酒,林宁等人可是悔青了肠子,若是徐文慧这么早就离开,他们就不必下来了,打扰了叶非墨和温暖,两人似乎才刚说一会儿话便被他们打断了,又不说话了,别扭的像一对孩子。

温暖问蔡晓静,“她是谁啊?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叶非墨微微有点僵硬,蔡晓静说,“她啊,是安宁的新人,刚毕业不久,资质还可以,因为有几分似你,公司正走你以前的路线,对了,我是她的经纪人。”

“安宁的新人啊。”温暖淡淡一笑,她也曾经是安宁的新人,当年也因为有几分和韩碧相似,要走韩碧以前的路线,可蔡晓静坚持不愿意,要让她当独特的自己。

“你怎么带新人了?”温暖笑问,蔡晓静看向叶非墨,哼,哪是她想带,是老板交代,她能有什么办法,横竖带着一阵子,也是一个好苗子,给安宁赚钱比较重要。蔡晓静想起自己经纪人的身份,起身去找徐文慧,沉声问,“你怎么一个人来这种地方?”

“晓静姐,我约了人。”徐文慧是不敢和蔡晓静顶嘴的,哪怕蔡晓静语气多不好,她和林宁结婚的消息虽然保密,可圈内就这么大,两人的情侣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温暖当年便是林宁一手捧起来的,徐文慧捧蔡晓静马屁还来不及,怎么会和她为难呢。

“约了人也不该这么晚来这种地方,被传媒知道了,又不知道怎么写了,你现在是玉女,这种地方沾不得,一会儿就走吧。”免得惹事,温暖那丫头有些醉了迷糊,若是她清醒的时候,应该看出端倪了。

徐文慧似不愿意,咬了咬唇,正要反驳,蔡晓静目光一厉,徐文慧慌忙说,“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蔡晓静淡淡恩了一声,她正要走,徐文慧问,“晓静姐,温暖和叶总复合了吗?我看他们挺亲密的。”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晓静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别以为叶总看上你的外表有几分似温暖,你便真的温暖了,好好为安宁赚钱,你的前途无量,别的事情你就不要做梦了。”

徐文慧低着头,咬着唇不说话,蔡晓静回了座位。

温暖总算想起那女子哪儿熟悉了,仿佛一年前的自己,也是这样的发型,这样的打扮,这样的清纯,这样的懵懂……连表情都有几分神似,难怪熟悉。

晓静姐带的新人,想必是很特殊的,徐文慧,哦,她想起来了,非墨这一年来唯一一次绯闻女主角就是她,媒体大肆报道呢,拍到他们从酒店出来的画面。

原来是她,总算想起来了,非墨说,圣诞节那天,他遇到一名和她很相似的女子,原来如此。

她有些悲苦地想,原来是这样,没了韩碧,有她,没了她,有徐文慧,原来,谁都不是特殊的,她笑得有些心疼,原来她在非墨心中的位置淡了,是她活该,她怨不得人。

非墨……

“温暖,你笑什么?”陈雪如察觉到她情绪不对劲,慌忙问,温暖摇了摇头,笑说道,“没事,不过想起我家的梳妆镜来。”

“好端端的,想你家梳妆镜做什么?”陈雪如笑问。

温暖倚着沙发,唇角掠过淡漠的笑,“我那台梳妆镜很宝贝的,是我爸爸专门为我定做的,很漂亮,我一直很珍惜,有一天,我不小心打碎了镜子,我很伤心,那种镜子很不好找,寻了好久,没找到镜子,我难过两年,后来总算寻到一面镜子适合了,我总觉得没以前的好,可用着,用着,便习惯了,喜欢上这块精镜子。可有一年,我又不小心打碎了镜子,这回我很难过,我好不容易才觉得这块比原来的好,竟然又碎了,我试着把镜子恢复原样,可总是又裂痕,非常难看,我舍不得丢掉,最后因为裂痕太多丢了,又重新寻了一块镜子,这块镜子也好啊,很漂亮,我也很喜欢,不过,不知道用着,用着,会不会觉得比以前的更好。”

691

叶非墨突然拉起温暖,她是有些轻醉了,几乎是被他扯着拉在怀中,连抱带拖着夹着离开,林宁诸人看着他们的背影,一阵沉默。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叶非墨也没拉着温暖离开蓝莓之夜,而是拖着她进了蓝莓之夜楼上的vip包房,一进去开灯便掐着温暖的下巴,阴鸷问,“你什么意思?”

究竟是什么意思?

温暖扯出一抹笑容,“没什么意思啊,只是说我家的是梳妆镜,你对它有兴趣吗?”

叶非墨灼热的气息都扑在她鼻息间,他沉声说,“是你决定离开,是你要离婚,是你不要我的,我苦苦哀求过你,我低声下气找过你,可你给我的是什么?如今又是什么意思,抱怨我见异思迁,抱怨我移情别恋,温暖,女人心,海底针,可我从来没遇过你这样的反复的女人,你到底想要如何?”

亮白的灯光下,温暖的目光如蒙了一层水,笑得不甚真心,“我想如何,便是如何吗?是吗?”

他没有回答,温暖眼中的期待,一寸寸慢慢地黯淡了,她痴笑起来,“我真傻,我是真的傻,不,不,不是傻,是我笨,是我活该,是我看不清,以为你会一直等我,我错了,我也看清了,原来你没了我,也能过得这么好,也能找到别的女子,我在你心里,不过是第二个韩碧。”

他目光沉戾,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这么掐死温暖。。

她说的是什么混蛋话。

温暖本来被他抵在墙上,叶非墨一松手,温暖软软地落下,身子滑在地上,叶非墨一怔,她已瘫软如一滩泥,他捞起她的身子,胖了些……

离开他过得很滋润么?竟然胖了些许,摸着软乎乎的。

温暖微闭着眼睛,任由叶非墨把她放在床上,她心中悲痛,一时也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她真不知道,自己过去和叶非墨在一起的勇气到底是哪儿来的。

他抱着她还是这么温柔,可他的心呢,还有吗?

她怔怔地流着眼泪,想到徐文慧,想到他曾经待她这样待徐文慧,她的心就难受得要死了,心疼,她真的后悔了,舍不得离开了。

叶非墨冷冷地看着她,“你醉了,等你醒来,把刚刚的话再好好地想一遍,再来和我谈。”

温暖笑了,她没醉啊,“你要谈什么,我没醉,我好的很。”

温暖从床上爬起来,她不管了,既然叶非墨说她醉了,她就醉给他看,反正被拒绝了,也当是她发酒疯,有什么了不起的。

叶非墨看着她爬起来,中途还跌了一次,总算跪坐起身子,摇摇晃晃地搂着他的脖子,他一怔,温暖就跨坐在他腿上,她的头颅在他的肩窝出不断地磨蹭,亲昵的气息如兰馨香,娇柔的身子填满了他这一年来所有的空虚,就这么抱着她,什么都不做,他也觉得非常满足。

她揪着他的脖子,啄了他唇一下,问,“那个徐文慧,是不是你圣诞节遇到的女人。”

他还陷在她的吻中,温暖的反复出乎意料,他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鬼,“关你什么事?”

温暖偏头,认真想了想,似乎真的和她没有关系,她呵呵地笑起来,“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吗?你在砍着她,还是看着我?”

“自作多情!”叶非墨冷哼,心中也是一种酸楚,温暖的话戳中他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处,她知道他的心思,圣诞节那天的话,她记得,既然如此,为什么没记得他其余的话,就记得女人了……

该死!

温暖搂着他,放肆地在他怀里撒娇,“说说嘛,说说嘛,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是不是?”

“如果是呢?”他也分不清她是真的醉了,还是假的醉了。

温暖一怔,倏然觉得身子变得冰冷,怔怔地看着他,眼泪滑下来,流淌了一脸,叶非墨一愣,指尖勾着她冰冷的眼泪,心底绞痛。

你哭什么?

知道我喜欢别的女人,你很痛苦吗?

既然痛苦,为何要离开我?

“我走,我再也不回来了。”温暖说,忙碌地从他腿上起身,差点又跌了,叶非墨慌忙抱着她,捧着她的臀部,稳住她的身子,“别走,说清楚。”

温暖挥拳揍他,似乎打着他,心底的难受就该减轻了,突然撒泼起来,“不说了,不说了,再也不说了,再也不喜欢你了,你竟然这么快就喜欢别人了……”

她好难过。

温暖撒泼的语言让叶非墨忽悲忽喜,她要逃走,他紧紧地扣住她的腰,不让她逃离,怎能让她逃离,为了她一句喜欢,他此刻心脏都要发病了。

“别动!”叶非墨稳住她,“再说一次。”

“不说,不说,你都喜欢别人了。”温暖委屈地说,眼泪不停地掉,叶非墨很想维持脸上的冷漠,然而,那冷漠很快比就被怜惜所取代。

“胡说八道什么,我没有喜欢别人。”若是能喜欢别人,那还算好的,只可惜,除了她,他还能喜欢谁,这辈子还能爱谁疼谁?

“你喜欢徐文慧。”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喜欢徐文慧。”叶非墨没好气的说,温暖抹泪,指着他的心口,“她一个新人,凭什么让晓静姐带,凭什么这么特殊?”

当初是因为她和他的关系特殊,所以特殊照顾,温暖理所当然地想,徐文慧自然也是如此,一想到这里就难过,伤心,不想理叶非墨。

她为他伤心难过这么久,心中一直记挂着他,虽然她是做了一些伤害他的事情,的确因为诅咒的事情惹他难过,可这颗心始终是爱着他的,从未变过。

她以为叶非墨也不会变,可原来,什么都会变的。

他隐约似乎明白了什么,倏然一笑,抬起她泪痕斑驳的脸,“你在吃醋吗?”

692

温暖打他,存了心趁着酒气撒泼到底,“我不能吃醋吗?我为什么不能吃醋?”

叶非墨反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温暖委屈,见他沉默,索性抱着他,死也不松手,叶非墨真是忽悲忽喜,今天晚上从知道她要来聚会便是一阵喜,一阵悲,见到她,故意冷漠,并非不想和她说话,是不想让她认为自己这么没骨气,在美国的时候,他那般低声下气地求她,可温暖却理也不理他,仍然说一些令人伤心难过的话,这一次若他主动和她亲近,不知道她又要吐出什么狠心的字眼。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可他没想到,温暖会如此反复,竟让他有一种她要回到他身边的感觉,是错觉吗?不,一定不是错觉,是真实的,叶非墨轻抚着她的长发,算了,罢了,他终究对她是狠不下心肠的,又何必真的装成陌生人。

“徐文慧只是安宁的新人,除了这个,其他的什么都不是。”

“胡说,为什么让蔡晓静带她?”

“是妈咪的决定,和我没有关系。”叶非墨淡淡说道,轻抚着她的长发,柔声道,“我承认,那天圣诞节我的确……差点犯了错,她故意穿着你以前圣诞节穿过的礼服,做你的打扮,我在会场心中想的全是你,一时便有了错觉。嗯,我为什么要和你解释,我和你都离婚了,我就算和她在一起,也是你自找的。”

温暖不敢说话,她知道叶非墨说气话,听他解释,她心中一阵阵喜悦,“那后来呢?”

“妈咪说看过她的短片,觉得她的气质和实力都不错,便让我和蔡晓静提一提,让她来带徐文慧,妈咪的意思我一直不会拒绝,所以她便交给晓静带。”叶非墨说道,程安雅已不管安宁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是叶非墨出面处理,所以很多人便认为是叶非墨安排徐文慧的事情,他也懒得解释。

“为什么?”

叶非墨抚着她的背,“你自己问妈咪。”

温暖心中的疑惑散了,是谁安排徐文慧给蔡晓静带的便也显得不重要了,她只要知道叶非墨不喜欢徐文慧,仍爱着她就足够了。

人一放心,心也跟着松起来。

叶非墨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不是和杜迪在一起吗?”

既然要谈,那便一次性谈清楚,免得再有错觉,再自作多情,免得又是期待落了空,那种从天上掉下地狱的感觉,他尝过太多次,怕了。

温暖疑惑,“我什么时候和杜迪在一起了?我去美国是爸妈找的房子,后来工作上的事情因为我欠他恩情,所以应邀出席过几次他朋友的秀场,哥哥和他又是好朋友,再说我也当杜迪是朋友,只是朋友而已。”

叶非墨轻抚温暖的脖颈,目光深邃,那晚的吻痕,是他看错了吗?不,没有,那清清楚楚是一个吻痕,这是他一直介意的问题,一想到温暖曾经妖娆承欢于别人,他的心就被嫉妒抓得鲜血淋漓。

他的眼光让她心有不安,那里面的内容太复杂了,让她心惊,“非墨,你不信我吗?”

“不,相信!”叶非墨道,伸手拥紧了她,不管过去如何,他要温暖的现在和未来,这比过去更重要,“这一次,为什么回来?”

温暖突然低下头,不敢看他,已谈到这地步,叶非墨不允许温暖逃避,强硬地扣着她的腰,“为什么?说,说给我听……”

哪怕感觉得到,他也要她亲口说。

温暖心中涌起一股蛮横的不讲理,就是不愿意说,叶非墨神色冷了,故作不悦地看着她,温暖慌忙拉着他的手,放在她唇边轻轻地吻,“我想回家。”

叶非墨一怔,这并非他所想要的答案,温暖始终不愿意面对吗?始终想这么吊着他么?温暖勇敢地仰着头,吻着叶非墨的手,“非墨,过去是我不好,是我任性,我不顾你的意愿离开你,我不是不爱你了,只是有些事情我想不通,我害怕,害怕未知的未来,那时候你又有胃癌,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才选择这么激烈的做法伤你的心,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叶非墨揉着她的头,她的发丝一直是很柔软的,做了卷发后,头发稍微有些硬,如今她在他怀里说起这件事,叶非墨仍觉得揪心和悲伤。

曾经的他们,真的很惨烈。

温暖道,“非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想你好好的,哪怕我没能和你在一起,我也心满意足,只要你幸福我也开心,我没想到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她知道,这不容易,非墨那么记仇的人,她曾经这么伤害过他,他怎么可能会原谅她呢,不会的,她很伤心难过,深怕他说出冰冷的字眼。

“如今呢,想通了吗?”

温暖点头,微微一笑,含泪问,“我想通了,所以我想回家,可以吗?”

她问得怯生生,只有这时候,他才找到和过去相似之处,表情怯生生的,似是一只任人欺负的小白兔,这样的温暖,许久没见过了。

离婚后,他见过她最多的一面便是冷漠。

真的不甘心,就这么原谅了她,她不打招呼,想要离婚就离婚,想要回来便回来,他是什么,招之则来,挥之则去,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都让她给占了。

他这么长久来承受的痛苦,谁来买单。

“你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温暖,你真的为我想过吗?”叶非墨问,“什么时候想不通,非要和我离婚,你才想通,如今……”

“我追你,我求婚,这样可以吗?”温暖急忙问,眼眶里蓄满了眼泪,“我保证,就这么一次,以后哪怕你赶我走,我也赖着你。”

*

今天是除夕,祝大家除夕快乐,祝没有男朋友的姐妹龙年有男朋友,没老公的姐妹龙年有老公哈!!!!

693

他听到她幼稚的话,险些笑出声来,她来追他,她求婚,叶非墨莞尔,悲伤的心情倏然也觉得晴朗了,她怎么变得这么可爱了。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www.GuaNhuaju.cOm。

话说,他隐约也有点期待,他的小妻子追人是个什么样的追法。

可她很清楚,这个期待肯定落空的。

温暖央求着他,身份算是对调过来,以前他求着她,现在她求他,真是公平呢。

“非墨,好不好嘛,好不好嘛。”叶非墨淡淡一笑,他能说不好吗?怕是不能吧,不然这怀中的小东西又哭了,叶非墨本来也是存心要刁难她,可见她可怜兮兮的脸,他又心软了,算了算了,他终究是不会对她太心狠的,特别在她在他怀中流泪的时候,总恨不得马上答应她所有的请求,求她能够笑一笑,稍微开怀。

“这是你说的,别天一亮便忘了。”叶非墨说道,温暖眯着眼睛一笑,“我不会,天亮我还记着你,记在这里。”

她拍了拍胸脯,这个动作温暖了叶非墨,她搂着他的脖子说,“非墨,我们回家好不好?我好久没回家了。”

叶非墨一怔,唇角微微勾起,“你的衣服我全扔了。”

温暖一笑,“不怕,我穿你的,你最喜欢我穿你的衣服了。”

叶非墨在她腰上一揍,死丫头。

他突然归心似箭,一点也不想留在蓝莓之夜,很想带她回家,的确是很久没回家了,那个家冷冷清清的,没了她,一点人气都没有。

叶非墨遣人和苏然他们说一声便带着温暖离开了,蔡晓静说,“这个年过得真不错啊。”

陈雪如有些担心,“你说他们会不会真的和好了?”

“那一定的,只要非墨能放得下,笨蛋都看得出来温暖这次回来是为了他,他要是再看不出来,再别扭,可真是蠢了。”苏然说道,“哎,这回又该看见非墨得瑟了,老婆回来了,破镜重圆,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唐舒文说,“的确可喜,本来以为他们要倔个几年,没想到也就一年的功夫,转眼就过去了。”

徐文慧从洗手间里出来便听见叶非墨叮咛温暖要小心台阶的声音,据闻叶总冷漠如冰,可她听他的语气充满了呵护和关爱,她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看叶非墨挽着温暖下来,他想抱她,温暖却坚持要自己走,两人有说有笑地下了台阶,挽着一起出去了。

她从角落里出来,脸色微微暗淡,原来他们已经和好了,她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

名城公寓。

温暖今天是喝得有些沉了,刚在蓝莓之夜还没觉得什么,坐了一个半个多小时的路,酒劲一上来便觉得头昏脑热,到名城公寓楼下的时候,她睡沉了。

叶非墨把车停好,抱着她上了电梯,一直上了44楼,进了主卧室,把温暖放在床上,温暖稍微清醒了一下,叶非墨问她要不要洗个脸,温暖点头,他去放热水的时候,她又睡死了。

温暖醉酒一般不发酒疯,就是沉睡,叶非墨咬牙,还说要追他的女人,结果一回家还不是他伺候她,他换了睡衣,挽起袖子,去衣柜了找了温暖的睡衣给她换上。她白皙中带着粉红的肌肤诱得他眼睛发红,可见她醉态深沉,他也只得作罢,温暖的东西都还在,叶非墨抱着她进了浴室,帮她卸妆洗脸,温暖化了淡妆,没那么浓,卸妆也简便,没怎么麻烦,可抱着她着实不方便,卸妆,两人衣服也湿了一半,叶非墨干脆放了热水,两人洗了澡又重新换了一套睡衣,这才消停了。中途温暖就睁开一只眼睛,又继续睡她的,被叶非墨服侍得舒舒服服的。

上了床,他让她趴着谁,他给她吹干头发,温暖的长直发变成了长卷发,发质没以前那么柔软,有些许硬,摸着没以前那么舒服,可那种温馨的感觉,仍然如旧。

温暖,温暖……

这是他的老婆,她又回来了,回到他身边。

这一夜,他看着她恬静的睡脸,一直到天蒙蒙亮才睡下了。

温暖醉了一宿,醒来比较晚,都将近十点,翻了身子便觉得身边热乎乎的,睁眼一看,叶非墨正好也睁开眼睛,两人碰个正着。

温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起得太急了,身上不知道哪儿抽筋了,疼得她蹙眉,叶非墨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敢情昨天她说的话,做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来一个标准的一夜=情对白,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全忘了?”他的声音不太好,兴师问罪,甚是来势汹汹,温暖怔了怔,笑着摇头,“我昨晚又没醉。”

换句话说,她是清醒的,再说了,其实两人一起泡澡的时候她是知道的,有那么一阵是清醒的,只是不太好意思就闭着眼睛装死,最后真睡着了。

叶非墨的神色好了点,温暖低头一看,她身上果然穿着他的衬衫,地下凉飕飕的,不用猜也知道,除了这件白衬衫她什么也没穿。

她挠挠头,忍不住裹了裹被子,叶非墨双手枕在头下,被子早就滑下了,露出一大片麦色的肌肤,精壮的胸膛一览无遗,虽然他很瘦,他这身材还是很有看头的,一时看得温暖不好意思,忍不住别过头去,可转念一想,真矫情,当了一年夫妻,又不是没见过,可这样在床上起来,真是久违的场面了。

“你今天不上班吗?”温暖问,她边看着便环视卧室,这是他们的主卧室,什么都没变化,连窗帘都是她喜欢颜色,床头的装饰品也是她喜欢的小雕像,床头柜上有他们的合照,墙上也有他们的婚纱照,这一切的一切,都熟悉得让温暖热泪盈眶,昨晚,也不过是试探地说一声回家,没想到,叶非墨真的愿意带她回家来。

这是她的家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