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694章节 叶非墨

694章节

叶非墨头枕着双手,神色慵懒,“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

温暖嗯了一声,目光还在室内打量,处处透出温馨和熟悉来,床下的拖鞋也是成双成对的,她心中缓缓地抽疼起来,没想到他还会保留着自己的东西,她以为,叶非墨会全部把她的东西,有关于她记忆全部删除,真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温暖感动得几乎落了泪。

“温暖,昨晚的话再说一遍。”叶非墨已起身,身子半裸地拥着她的肩膀,强迫温暖转过身子来,逼得她面对着他,温暖一阵手忙脚乱,心如打鼓,要说什么,什么再说一遍,昨晚她说了很多话呢。叶非墨不容她逃避,沉声说,“既然你没醉,人是清醒的,那就再说一次,我们再谈一次,昨晚的都不算数。”

他要在她清醒的情况下,再听一次她的心意,再确定,他怀中的小妻子不会再离开他,这是他做梦到心痛的事情,丝毫不敢相信,这么快就成了真。

他仍然战战兢兢,深怕一个不小心,就打碎了这块珍宝,温暖……

温暖低着头,指头纠结地扯着被子的一角,叶非墨抬起她的头,她看见他眸中灼热的光,似要吞噬了她一般,令人害怕,颤抖,却也生出一种暖暖的感动。

“非墨,如果……”温暖咬着唇,似是难以启齿,叶非墨静静地等着,她犹豫许久,总算鼓起勇气问,“如果我后悔了,我后悔了,可不可以原谅我,让我回到你身边?”

“后悔什么?”叶非墨似笑非笑地问,他是完全没料到温暖会如此直接地问,他以为温暖会更含蓄一些,他的妻子他是了解的,这么直接不是她的性子。

温暖娇嗔,可见叶非墨那模样又生不出气来,她说道,“我后悔了,我不该和你离婚,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应该和你一起面对,哪怕是死亡,哪怕是……哪怕不管是什么,我应该考虑到你的想法,你的意愿,不该一意孤行,我只是害怕失去你,所以……所以才会做出那些事。非墨,你能原谅过去不成熟的我吗?”

叶非墨握住她的手,原谅么?他苦笑,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在他察觉到温暖这一次回来是为了他之后,他便软了心肠,在她抱着他向徐文慧宣誓主权的时候,他便打算从此不放手。

既然还相爱,凭什么要放手。

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谁也不欠谁,他们重新开始。

然而……

“我记得,你说过,你要追我,你要求婚的。”叶非墨微笑说道,温暖脸大红,眨了眨眼睛,壮士扼腕般点头,“好,追就追,求婚就求婚。”

叶非墨的心情特别的好,这回也有心情逗着她,“那么,你要怎么追我?”

温暖想了想,“约会,看电影,吃饭……”

这是普通追人的步骤,她斜睨着叶非墨,手肘往后一顶,“你不会想让我送你玫瑰花吧。”

叶非墨哈哈大笑,他就知道自己不该期待温暖的,实在太喜感了,其实他们两人都不会怎么追人,都是自然而然在一起,谁在乎谁追求谁。

她已经很久没看见叶非墨笑得这么爽朗了,像一个大孩子,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曾经笑得这么爽朗过,然而,这一年内,他的笑容是越来越少了。

她心疼至极,此刻也感动至极。

温暖掀开被子,抱着他的脖子坐到他大腿上,她底下什么都没穿,叶非墨目光一暗,缓缓地升起一团火来,看着温暖,温暖吻着他的唇,慢慢地吸吮着他的唇,他的舌尖,勾着他和她缠绵,叶非墨化被动为主动,疯狂地掠夺她的甜蜜,双手从她的衬衫中伸进去,抚着她的背部,又慢慢地往下移……

她挑逗着他的火热,指尖在顶端慢慢地打圈,他的火热越来越肿——胀,她抬起身子,在叶非墨深灼的目光中慢慢地坐下去,那种充实到灼痛的感觉是那么的陌生又熟悉。

这是非墨,她爱的非墨,他们是一体的,彼此早就融入到血液中,再不分离。

叶非墨要动,温暖硬是按着他,不让他主动,她慢慢地上下移动取悦他,她自己要掌握要他的速度。叶非墨脱了她的衬衫,那如玉般的完美的她便这么暴露在他的眼前,叶非墨含住她胸前一枚红梅,啃咬吸吮,大手在令人结合处抚弄,增添两人之间的快gan。

卧室里只有**撞击的暧昧声音,还有他和她的喘息和shen吟声,暧昧地交织在一起。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而火辣了,温暖在这事上从来都是被动,从不曾主动,他也曾试着让她在上位,让她自己动,可她最多坚持两下便不干了,死活不愿意。

这一次却出乎意料之外,他是男人,当然享受自己女人这样的主动和热情。

……

要了她两回,温暖累趴了,一根指头都不想动,眯着眼睛如猫一样,懒洋洋地趴着,叶非墨意犹未尽,指尖在她的背上慢慢画圈,勾着她想要再来一回,她不在的这段日子,他可憋坏了。

“暖暖……”某人**的声音。

“不成,累……”温暖趴着不愿意动,叶非墨亲着她的肩膀,笑说道,“体力不成了,以前做几回你都不嫌累的。”

温暖抬手打他,瞧他说什么混蛋话。

叶非墨也没躲,温暖事后也没什么力气,软绵绵的,打着一点都不疼,叶非墨握着她的手一根一根地吻着,温暖迷迷糊糊累得慌,若换了以前,叶非墨一定不管不顾地要她,可今日见她着实太累了,刚醒来趴着都能睡着,没什么精神,他自然也没这么禽兽,真的硬着来。

695

温暖睡着了,叶非墨自然也不愿意离开她的,两人便一起睡下了,昨晚他睡得也不错,迷迷糊糊听见门铃声,叶非墨翻了个身子,一看表已下去四点了。门铃还在响着,叶非墨起身,套了一套长裤,把睡衣披上便出来,一看是程安雅和叶三少,叶非墨摸摸鼻子,开了门。

叶三少拎着两塑料袋站在,里面全是一些新鲜的蔬果,日用品什么的,他一看门,程安雅往后退了一步,叶三少似笑非笑,他们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啊。

叶非墨咳了声,侧身便让程安雅和叶三少进来了。

“你刚睡醒啊,这都几点了?”程安雅说道,叶三少把东西往餐桌一仍,去冰箱拿一罐饮料喝,随口问,“难怪今天是阴天,这么反常。”

叶非墨扭头回卧室换衣裳,程安雅抿唇问,“喂,你说他房里是谁?”

“你跟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叶三少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白痴都看得出来儿子睡醒前干了什么,他们是多敏锐的人,一眼就看出不对劲,程安雅好奇地看向门口,有些抱怨地说,“非墨什么都和你不像,就是找女人的速度和你像极了。这什么人都往家里带,太不像话了。”

叶三少切了声,“别扯我,别扯我,我都和你说别来了,你偏不放心。”

“温暖回国,他这几天就特别不对劲,绷着脸也不说话,抑郁得一副要自杀的模样,我能放心吗?”程安雅说道,正说话间,叶非墨又出来了,这回洗了脸,换了一身米白色的运动服,帅气又斯文,英俊得不得了,活脱脱是年少时的叶三少,程安雅微笑地看着他,她后来带着宁宁回来的时候,叶三少就是这模样,也是这岁数。

“妈咪,你们怎么过来了?”叶非墨问,起身自己也倒了一杯水喝,程安雅说,“我们去了唐家,正好有时间就过来看看,顺道一起回家吃饭。”

“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叶非墨说道,他正想一会儿温暖醒来一起去附近的超市买点东西回来做饭吃,没想到妈咪都准备了,真是太贴心了。

“那你晚上吃什么?”

“晚上做!”叶非墨嘴快,程安雅挑挑眉,叶三少吹了一声口哨,“非墨,你房里是谁?”

程安雅瞪了叶三少一眼,叶非墨也没变脸,甚至带着一点笑意,程安雅就更好奇了,当初他和徐文慧那事,叶三少说了句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叶非墨把脸一扭就变了面色,她本以为这回他更要变脸呢,谁知道竟然还笑了,程安雅惊讶地看向门口,“温暖?不会吧?”

叶非墨笑说,“妈咪,今天我就不回去吃饭了,你和爹地回去吧。”

“见色忘亲。”叶三少笑着送他四个字,淡淡说,“找个时间回家吃饭,别再折腾了,再让你妈操心,我切了你老二,看你怎么风流。”

程安雅,“……等给我生个孙女再切。”

叶三少,“……”

她家老婆一如既往的可爱。

叶非墨也没和程安雅他们说什么,说着便送他们出门了,他和温暖的事,还需慢慢来,一时急不来,温暖还有半年的学业。

叶家夫妻走后,叶非墨便去了书房,处理安宁一些合约,没一会儿便看见穿着他衬衫的温暖出现的书房门口,依然是那件白色的衬衫,露出一双修长笔直的腿,头发蓬松,锁骨精致,那是一身风情,妩媚逼人,叶非墨喉结滑动一下,温暖已经走过来,也无避忌地坐在他腿上,可爱地打了一个哈欠。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叶非墨揉了揉她的长发,温暖侧着身子枕在他肩膀上,“睡不着了。”

他笑着侧头,吻住她的唇,没带任何情yu的气息,只是单纯地吻着她,相濡以沫,藉以诉说一种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感动和温暖。

“爹地妈咪刚来过了。”叶非墨说道,温暖点头,她听到声音了,可她又怎么能出来打招呼呢,就这模样,出来多尴尬啊,还不如装死睡着呢。

叶非墨似乎也是知道的,再一次揉揉她的长发,没说什么,双手扣在她腰上,温暖看见他桌上有一本杂志,是GK国际发行的一本杂志,封面是她,她好奇地拿过来,随意一翻,里面全是她的新闻汇总,一路走来的历程,事业和婚姻都一清二楚。温暖疑惑,“这应该是安宁出的杂志,怎么到GK出了?”

“那小子新官上任三把火,动作快。”叶非墨说道,温暖更疑惑了,那小子?谁?GK国际传媒的总裁和叶三少是一辈儿的人,绝对称不上是小子。

叶非墨也没解释,笑说道,“你走后,安宁没做你任何杂志,也没让你登过头条。”

“公报私仇!”温暖长指推了推他脑门,叶非墨握住她的手,笑了笑,也没否认,温暖翻了几页便不感兴趣了,自己的新闻谁比她更清楚呢。

“什么时候回美国?”叶非墨问,温暖道,“三月中吧,十月我就毕业了。”

“我知道!”叶非墨说道,握住她的手,一年都过去了,半年也不过转眼就过了,很快的,“我等你回来。”

温暖点头,咬着唇看向叶非墨,“我接了一部美剧,四月多开拍的,还接了一部电影,不知道毕业后能不能准时回来……”她越说,声音越小了,因为那时她和他还僵着,美国那边又有好几个机会,她自然也要挑一挑,这对她的演艺事业是很充实的锻炼,机会难得,好莱坞的电影制作一向周期又长,所以温暖也吃不准时间。

叶非墨深深地看着她,“我等!”

温暖的心酸涩地疼,以前非墨最讨厌她接拍电影,最讨厌她的事业,如今呢,是不是一如既往地讨厌,排斥?根本不会真心认同,这也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