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700章节 叶非墨

700章节

温暖重重点头,程安雅又接了一句,“当然,生女儿最好,阿琛高兴,宁宁高兴,我也高兴,非墨就更别提了。上一次许诺检查错误,把宁宁给郁闷好几天。谁”

温暖挠挠头,“我想生儿子。”

程安雅也想到龙家的诅咒,笑容顿了顿,又说道,“还是女儿好。”

温暖微微一笑,动手切水果。

切了水果,温暖端出去,叶非墨要吃水果沙拉,她又重新做了一份水果沙拉,伺候他的感觉让她觉得幸福,久违的幸福……

许诺就吃草莓和酸橘子,吃得十分欢乐,温暖也看得嘴馋,也跟着她一起吃草莓,叶非墨说,“你一直不喜欢吃草莓,好吃吗?”

“还行。”温暖说道,吃了好几个,这草莓的酸一直是她敬而远之的,能吃已是奇迹了。突然她觉得胸口闷闷的,胃部有些翻滚,温暖慌忙站起来,慌忙走向厕所……

吃下的草莓全部给吐出来了,那味儿让温暖腹部翻滚得更厉害,呕吐不止,刚吃下的饭菜也全部吐出来了,最后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叶非墨跟着她一起过来,轻拍着她的背脊,担忧问,“怎么了?很不舒服吗?我送你去医院。”

温暖无力摇了摇头,轻声说,“没事,没事,只是有点恶心。”

叶非墨抿唇,“都让你不要吃了,好点了吗?”

温暖抱着马桶,又呕了好几次,程安雅蹙蹙眉,目光一挑,上楼去拿了件东西,让叶非墨出去,她来照顾温暖,叶非墨看了程安雅一眼,走出去,程安雅拿过杯子,接了水让温暖漱口,把验孕棒交给温暖,“测一下呗,说不定真的有了。”

她有过几个孩子的经验,温暖惊讶地抬眸,结果验孕棒,一时有点恍惚,程安雅笑问,“例假多久没来了?”

程安雅一提醒,温暖才想起来,她的月事应该是月初来的,如今都月末了,迟到了一个月,她作息再不准,月事晚几天,也不会晚这么多天。

想起自己这段日子嗜睡,好吃,温暖心中一喜,惊讶地瞪圆了眼睛,程安雅摸摸她的头,笑着说,“看来真的不用羡慕许诺了。”

温暖用验孕棒测试,结果让她和程安雅都十分欢喜,果真是有了。

温暖激动地摸着小腹,她有孩子了,又有非墨的孩子了,温暖激动得几乎落泪,她刚回来一阵子,自然不是回来有的,一定是新年的时候有的,还是一个新年宝宝呢。

“你真粗心大意,以前怀上几个月也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多大了?”程安雅问。

温暖有些不好意思,她的确是够粗心的,竟然全部疏忽了,可着也真不能怪她,一点反应都没有,“一个多月了,新年的时候有的。”

程安雅略微惊讶,“就是非墨去美国那一回?怪了,你们都好这么久了,怎么他回来还一副郁闷样?哎呦,你不会是**了他吧……”

“妈咪……”

“开玩笑,开玩笑,得了,我去告诉他去。”程安雅笑着,温暖拉住她的手臂,“妈咪,先别说,我想亲自和他说,上一次我粗心大意没了孩子,我挺内疚的,这一次我要亲自告诉他。”

“那怪非墨,不怪你,成,不说就不说,回头我再说,你自己和他说吧,这是件喜事呢,还有,找个时间和非墨去登记,婚礼要不提前好了,不然十月份大着肚子穿婚纱不好看。”程安雅说道,开门出去,温暖一笑,洗了脸也跟着一起出去,许诺问,“暖暖没事吧?”

温暖摇摇头,目光看向叶非墨,他伸手牵过她,坐到他身边,接下来的时间,他们谈什么,温暖都心不在焉,心中充满了感恩和兴奋,孩子……

她握紧叶非墨的手,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保护她的孩子,一定会平平安安生下来的,弥补上一次的不足。

叶非墨察觉到她心不在焉,低头问,“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

温暖脸色一红,摇了摇头,程安雅说,“成了,你们也别坐了,都下午了,先回去吧,该干嘛干嘛去,我还得去唐家走走。”

叶三少挑眉,因为叶非墨和温暖要回来,他们都没什么计划,什么时候说要去唐家了。

叶非墨也无心留了,温暖的脸色有点奇怪,两人和家人告别便起身回去,叶宁远问,“温暖怎么了?怎么一脸娇羞样,怀孕了?”

程安雅指着他,“你要不要这么料事如神?”

“冤枉,这是正常推断,你看爹地一点都不惊讶。”叶宁远摊手,叹息一声,“非墨果然变笨了,这么明显的事情都察觉不到。”

“你就说非墨,诺诺怀上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吗?”

“那当然,我抱着她的时候……哎呦,老婆,我错了,别别别……”叶宁远笑着去躲,许诺也没脸红,伸手差点就要揪他的耳朵,程安雅哭笑不得。

叶三少问,“几个月了?”

“一个多月。”程安雅说,“新年有的,奇怪了,你说非墨新年的时候都和温暖好了,回来怎么还一副阴郁的样子?”

叶三少切了声,“叶非墨从小到大就没阳光过。”

程安雅,“……”

叶宁远说,“是女儿就好了,我自己没女儿,有个侄女疼宠也是好的。”

“得了,可岚一听要离家出走了。”

想起这宝贝金蛋,叶宁远更唉声叹气了,“她都两天不理我了。”

许诺翻白眼,就两天不打电话而已,至于么?至于么?真是……她讨厌女儿。

叶非墨载着温暖一起回名城公寓,一路上,温暖沉

默着,脸上却是欢喜的,叶非墨疑惑,问,“你到底哪儿不舒服,不是回来水土不服?”

温暖摇头,“我没事。”

一路回到名城公寓,温暖泡了一杯姜茶,拉着叶非墨坐到沙发上,“非墨,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叶非墨亲了亲她的唇,让她说,温暖羞涩不安,“我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叶非墨先是一喜,后是一僵,目光深沉地盯在温暖身上,仿佛暴风雨在眼底凝聚,她有身孕了?一个多月,是谁的?杜迪的?

他看着温暖娇羞不安,一脸兴奋,心沉入深渊中,一片冰冷,若不是爱着孩子的父亲,她怎么会有这样的神色,可这样,他算什么?

温暖见叶非墨一脸沉郁,忍不住担心地问,“非墨,你怎么了?你不开心吗?”

开心?他怎么开心,他突然想要甩开温暖的手,可又想起上一次他甩开温暖的手,结果没了孩子,她也差点没命,他突然想要大笑,温暖十分心惊,紧张地握着叶非墨的手,“非墨,我们有孩子了,你一点都不开心吗?为什么?我以为你会很开心的。”

温暖说着,有几许委屈地红了眼睛,叶非墨的表情太让她意外了,她以为,他会开心得疯狂,叶非墨压抑的情绪正要爆发,突然却觉得奇怪,我们的孩子?这句话仿佛是水,浇灭了他心中的嫉妒和怨愤,他反手紧张地握住温暖的手,“你说什么?我们的孩子?”

“当然是我们的孩子,新年那一夜,我们在游艇上……等等,我们的孩子?不是我们的孩子,你以为是谁的孩子?”温暖瞪圆了眼睛,骤然发了怒,甩开叶非墨,跑进卧室,摔门关上卧室的门,留叶非墨一个人在沙发上发怔,新年,游艇……那一天他起来,全身赤-裸,身上有很明显的情yu的痕迹,他以为是一夜**,他没有任何记忆,却没想到,他以为是梦,梦里和温暖欢好,没想到是真的……

墨小白这混蛋,他死定了。

叶非墨一阵狂喜,倏然站起来,跑向卧室,温暖上了锁,根本开不了,叶非墨一阵着急,拍着房门,说,“温暖,开门,开门……”

“滚开,我不想理你。”温暖的声音有着哭意,叶非墨更着急了,高兴得不知所措了,“温暖,开门好不好?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只是我忘记那一夜了,我以为我在做梦,我没想到会是真的,温暖,原谅好不好?开门,我想看看你的孩子。”

“滚,这不是我的孩子,是我和别人怀的孩子,和你没关系。”温暖破泣为笑,故意气他,听他的解释,心中已经没觉得多气了,不过,怎么会忘记了呢?细细想起来,他的确迷糊得紧,叶非墨以为她真生气了,心中更慌了,“温暖,不要这样,你先开门好不好?”

如果有人问叶非墨,幸福是什么,他此刻的回答一定是,在他的老婆和孩子身边,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701

温暖气极了,也不理会叶非墨的拍门声,自己跑到床上睡觉,她打算生一天气,不打算理叶非墨,他竟然误会她和别人有了孩子,简直是……莫名其妙。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哪怕是误会,也不行,温暖越想,越觉得揪心,真是太过分了,吃完了就忘了,拍拍屁股走人,竟然什么都忘记了,哪有这么过分的男人,哪怕不是有意忘记的也不行。

温暖红着眼睛,揪着被子偷偷地骂着叶非墨,突然想起叶非墨可以上45楼下来,她想想便算了,那里又没有门,锁不上,谁知道她正偷偷骂着叶非墨,房门就被人打开了,叶非墨竟然找到钥匙开门了,没上45楼,温暖听到脚步声就翻了一个身子,不理他,叶非墨爬上床,掀开被子,温暖挥拳就打,叶非墨也乖乖地受着,孕妇最大,什么都比不过温暖的情绪重要,她肚子里的可是宝贝啊。

他的宝贝……

“暖暖,别气了,别气了,我认错行吗?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叶非墨柔声说,低低地哄着温暖,她难得撒泼撒娇,他心中自然是高兴的,兴许是知道她怀了孕,这回越看越觉得温暖娇态可人,越看越漂亮,他都快要疼到心口里去了。

“让你说我,让你说我,这是我的孩子,和你没关系。”温暖推着他,不让他抱,叶非墨哪儿让她挣脱,抱着她不撒手,这回也不管什么面子,好话说尽,“是是是,你的孩子我也疼,我也宝贝着。”

“滚吧你,瞧你口是心非的,刚刚那脸沉的,都没法看。”温暖不高兴地说,扁扁嘴,可一想,的确不能全赖叶非墨,墨小白的关系最大。

墨小白这混蛋,他竟然没告诉叶非墨她来过,且在他房里过了一夜,他竟然瞒着叶非墨,墨小白,你太不可爱了,太不可爱了,温暖心中呕死了。

叶非墨却高兴坏了,趴在床上没形象地看着她的小腹,这儿有一个宝贝了,他和她的宝贝,他也没追究那晚的事情了,定是真的,他自己是有些感觉的,可以为是梦境太逼真了,没想到是真的,难怪是那么美的梦,难怪温暖会和他主动说话,她在美国的时候已经主动示好了,而他去却不领情,她一定很难过,以为他故意的,天地良心,他真不是故意的,这都要怪墨小白,这死小子,他死定了。

温暖见他这样,什么脾气都没了,忍不住摸着他的头发,新任爸爸,总是十分新奇的,温暖笑说,“你先走看什么呀,孩子还没长大呢,还要几个月才能看见肚子呢。”

叶非墨的手放在温暖平坦的小腹上,满心感恩,他心中别提多高兴了,下午才羡慕哥哥有了三名子女,才转眼温暖就给他一个惊喜,他怎么能不高兴。

“一定是个女儿。”叶非墨说道,他已经幻想出一个像极了温暖的宝贝女儿,一定十分漂亮,可爱,一定是最受宠的小公主,一定是他的心肝宝贝。

温暖哭笑不得,叶家人的思维逻辑都是一样的,一怀孕,一定说是女儿,可想而知,女儿多金贵,她却想生儿子,可这不是她决定的,这孩子已在她肚子里了,是男是女也不能改变了,不能说是女的就不要了。

“暖黁,谢谢你。”叶非墨坐起身子,深深地握住温暖的手,目光净是怜爱,“谢谢你,愿意再回到我身边,谢谢你,愿意为我生育子女。”

“你说什么傻话呢。”温暖的心都被他的话泡柔软了,叶非墨拥抱着她,紧紧地抱着,深怕一个松手,她便不见了,他沉声说,“这不是傻话,是我很早就想说的话,对不起,我曾经误会你,以为你和杜迪……今后再不会了,我发誓,以后心中有疑惑,我一定亲自问你,不会在乱猜测,不会在生疑,原谅我好不好?看到女儿的面上,原谅我好不好?”

原本她是听得很开心的,可最后一句话却让她笑场了,“叶非墨,你差不多一点好不好,现在是男是女还说不准呢,这要是男孩我就不原谅你了?”

“当然不是这意思,不过我肯定是女儿。”叶非墨固执地认为,这一定是个女儿,这情形就像叶三少当初知道程安雅怀了第二胎,叶宁远知道许诺怀孕后的反应,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非常坚决,固执地以为,一定是一个女儿,温暖随了他,他愿意这么想就这么想吧,她也没办法。

若是女儿也好,她想开了,哪怕是诅咒,也有三十年快乐时光,不悔今生足矣。

寿命长短,没必要太过在乎了。

“你真粗心,竟然没发觉,幸好是妈咪机灵,万一再出现意外可怎么办。”叶非墨想起来便觉得惊险,他自己也是有常识的,怀孕前三个月,不能有激烈的房事,可他和温暖倒是好,频繁不说,且很是激烈,这万一要是出个差错,他岂不是要悔恨死。

幸好这个宝贝坚强,温暖说道,“我的确不太上心,我作息不太规律,月事晚了半个月是常有的事,而且刚回国不久,我以为时差没调过来所以一直觉得困倦,谁知道是怀孕了。”

说起这个,温暖也觉得后怕,叶非墨笑说道,“看来这宝贝健康,我和他亲密接触也不抗拒,真好,真好……”

“狗嘴吐不出象牙。”温暖斜睨他一眼,挥手就打,叶非墨满心高兴,握住她的手不断地亲吻,“我得马上打电话告诉他们,我有宝贝了,我要当爸爸了……”

温暖,“……”

“非墨,你也太着急了点吧。”温暖扯着他,叶非墨已经拿出自己的手机,一个一个打电话太麻烦了,他编辑一条短信群发给几个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大家分享他的快乐,温暖哭笑不得,她看着他带笑的侧脸,心中最柔软哪一处似是被什么撞击一下,酸酸痛痛的,这一年来,她给叶非墨带来的痛苦,真的太多了,幸好她来得及补偿,幸好叶非墨还愿意给她机会,幸好,他和她还有缘分。

她当初真的蒙了心,所以才会辜负了这么深爱着她的叶非墨,从今后,她一定要更好对他,疼爱他们的孩子,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很圆满了。

真的再圆满不过了。

她这辈子运气太好了,总是心想事成,总是一帆风顺,哪怕有过波折,如今也过去了,彻底过去了,悲伤彻底过去了,剩下的,只是快乐了。

这一刻,她原谅了曾经伤害过她的人,杜月盈也好,韩碧也好,陌生的绑架人也好,龙秀水也好,她不再责怪任何人,怨恨任何人。

因为她得到的,一定比这些人得到的要多,她享受的快乐幸福比这些人享受的快乐幸福要多,所以还有什么好怨恨呢?

她如今要做的,便是好好当他的妻子。

这就足够了。

叶非墨发了短信,才一分钟便接到电话,唐舒文反应最快了,立刻打电话过来问,叶非墨迫不及待地告诉唐舒文温暖怀了女儿,唐舒文也恭贺,唐曼冬打电话给温暖,他发短信的时候,唐家正在喝下午茶呢,一条短信谁都知道了,唐曼冬高兴极了,她们三支花温暖是最早当妈妈的。

唐舒文说,“生了宝贝女儿,给我当童养媳,我一定好好宝贝的。”

叶非墨口气冷艳,童养媳,没可能的事,“我宝贝女儿以后要招上门女婿,小念要是入赘,我可以考虑一下。”

唐舒文,“……”

温暖在一旁听着笑倒了,看叶非墨这架势,的确有要让女婿入赘的意思,真的太极品了,是不是女儿还不知道呢。

这一日为了庆祝温暖和叶非墨有了孩子,众人又在蓝莓之夜聚会,这一次温暖被禁止喝酒了,上一次不知道竟然喝酒,胆子太大了。

这一次叶非墨全程监护,深怕出一点意外,林宁最是嫉妒了,他一直觉得单身很好,也觉得孩子是累赘,结了婚没想过要孩子,如今见叶非墨如此护着温暖的肚子,他开始羡慕了,美人导演磨拳霍霍,“从今天起,我要锻炼身体,曾经精子的存活率和质量,也要赶明年生一宝贝。”

蔡晓静白他一眼,他们一直没避孕,没怀上是时机不到好不好,以林宁这么兽性,两人身体又健康,她有预感,三十岁之前她一定会生宝贝,所以这一点他不着急。

唐曼冬说,“温暖说好了,生女儿给我们小念当媳妇,亲上加亲。”

温暖说,“好啊。”

闺女影子还没见着呢,女婿就有,多便利的事情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