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702章节 叶非墨

702章节

“不成,小念是我看中的,我要生女儿嫁给他的,不准和我抢。”林宁特别喜欢唐舒文家的小念,都想让他到电影里客串了,那宝贝小小年纪温文有礼,又有教养,像是小绅士,人见人爱,打扮还有范儿,林宁不知道多喜欢。

唐舒文乐了,儿子是抢手货,他说,“我说你们,生个女儿有什么好呢?我一定要好好教导小念,以后把你们闺女治得服服帖帖的,哎,生闺女没用啊,以后长大都会被男人骗走的,很悲剧的,我要是有个闺女,天天担心她不到十八就被男人骗走,我的头发都要白出几根了。”

陈雪如不理她,苏然说,“喂,这里一群人都想生女儿的,你自己都想得要命,酸啊。”

叶非墨说,“生个女儿被男人骗走还不悲剧,要是生个男孩被男人骗走了,那才叫悲剧。”

苏然一口酒差点喷出来,叶二少真经典。

唐舒文抓起花生果揍他,几个女人笑成一团,唐舒文搂着陈雪如说,“老婆,为了加强防范意识,我们得赶紧再生一个,不对,最好是再生两个,一男一女,小念一定是好哥哥。”

陈雪如一笑,“你自己生去。”

“我没那功能啊。”唐舒文好不委屈,唐曼冬说,“温暖既然怀孕了,那还回美国念书吗?”

温暖说,“要回的,总要把文凭拿了,也就剩下半年了,先办了婚礼,然后过去念书半年,十月份孩子还没出生呢,如果休学又要一年,如果害羞不算很严重的话,我打算今年就把学业完成。”

学业完成了,便专心生孩子,带孩子,休息一两年,继续工作。这就是她的打算,不算很遥远,实现起来也十分容易,叶非墨是赞同她的计划的。

“那什么时候办婚礼?”蔡晓静问,“这回也不怕什么隐婚了,这婚礼好好的办一办吧,弥补当初的遗憾。”

“我也是这么想的。”

唐曼冬和高春苗立刻举手,“我要当伴娘。”

温暖一笑,“没问题,伴娘肯定是你们两人,还能有谁。”

叶非墨说,“我妈咪在选日子,这婚礼也不需要办得太铺张,就请二十桌,就选在GK东方酒店,等他们排着日子,我们就能开始举办了。最快也要一个月以后吧。”

叶家有钱,要办一场婚礼其实是很简单的,温暖一切都听长辈的,这几天程安雅和温妈妈正商量着他们的婚礼,大家都觉得不要太铺张的好,叶家一贯也不兴隆重这一套之说。

叶非墨和温暖要复婚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各大媒体,消息先是安宁国际发出来的,接着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这是今年一大盛事,背后好坏都有人说,温暖如今不在乎这些,想祝福的给祝福就好。

她在国内也让蔡晓静代替着处理国内的公关事宜,安宁媒体发布后,温暖和叶三少便在安宁楼下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他们要结婚的消息。

A市一片轰动。

龙承天当然知道温暖决定和叶非墨在一起的消息,虽然他心中对诅咒的事情心有余悸,且也不是很喜欢叶非墨,可他支持温暖一切决定。

她要结婚,他便全力支持,若是以后叶非墨再敢欺负她,他就有好看了。

知道他们要结婚,最惊讶的就是墨小白了,他最近太忙了,看到发布会才知道他们要结婚了,墨小白心有余悸地想,他们新年那事解决了咩?如果没解决,小表哥会这么宽宏大量简直就是奇迹吧。

于是,墨小白再三琢磨下,打电话给叶非墨,“小表哥,恭喜啊,恭喜啊,总算又追回老婆了,恭喜,恭喜,恭喜……”

叶非墨皮笑肉不笑,声音一贯的木然,“哼,谢了。”

“小表哥,我好心好意和你说恭喜,你就这反应啊,太伤我心了吧。”墨小白心想,这反应到底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呢?好悬着呢……

“记得来参加婚礼。”叶非墨阴阴一笑,墨小白,你这死小子,他会送他一分的大礼的,不然怎么报答他呢。

墨小白拍着**说,“当然会去参加,小表哥你放心,你结婚,我们一家都会去的,话说,小表哥,你没话说了吗?不是,你没话问了吗?”

“我很忙,要没事就挂了,记得来就好。”叶非墨不打算让墨小白知道他已经知道全部事实。

墨小白松了口气,哈哈大笑,“来,来,来,一定来。”

大型商场外面的电视上报道着温暖和叶非墨即将结婚的消息,一名女子沉默地看着大屏幕,目光流露出悲伤,她就是韩碧……

如今的韩碧,已不是风光无限的国际巨星,娱乐圈人气起来快,消失也快,这一年来,她几乎淡出观众视线,且她的名声被叶非墨毁坏,又遭到封杀,不能出演任何片子,不管是国内外,没有一个人敢用她,这等同于活生生地阻断了她的后路,她的余生只能这么生不如死地活着。

她很有钱,她是一个有钱的女人,可是,这有什么用,她还不到三十岁,还如此年轻,曾经如此辉煌过,可因为犯了错,一辈子都要接受这样的惩罚,这样的惩罚比让她死了更难受。

她没了巨星的光环,圈内名声尽毁,人人不敢靠近,她失去了爱情,失去了事业,失去了朋友,唯独一个顾睿不离不弃地保护着她。

可那是个薄情的男人,他的爱情又能保鲜多久?

经历过叶非墨的事情,她已经变得不相信爱情了。

曾经,她也美好过,曾经,她也单纯过,可是为什么变成这幅样子?

韩碧流着眼泪,看着画面中叶非墨幸福的样子,当初叶非墨和温暖离婚,失去一个孩子,她是知道的,报纸都在说他们的惨烈,她曾经庆幸过,她就是不甘,凭什么温暖可以,她不可以,到最后,谁都没得到他,韩碧是开心的,至少不是温暖,至少不是温暖……

然而,她在角落里躲着偷偷地看着叶非墨,知道他变得憔悴,变得消瘦,她又开心心疼,忏悔自己所做过的一切,她幡然醒悟,更觉得自己太过狠心。

她也爱着叶非墨啊,虽然这份爱不太单纯,有着功利,可她是真的爱着他,她也想他幸福,可她所做的一切,却毁了他的幸福。

韩碧是后悔了。

如今温暖回来了,他们又要在一起了,韩碧觉得自己在罪孽减少了一点,心里也好过一点,她没有那么大方要祝福他们,可她是祝福叶非墨的。

你终于能幸福了,近十年了,他的痛苦比幸福要少许多,希望以后上苍给他的艰难少一些,开心多一些,哪怕她不在国内,她也会祝福他的。

这A市,她是呆不下去了,以前不走,是因为不安心,如今他们要复婚了,她也没什么操心了,叶非墨的幸福有温暖操心即可,她已经完全死心了。

……

温暖最近很开心,生活过得很滋润,美国那边的美剧要开始拍摄了,可因为她怀孕的关系,温暖推了那边的美剧拍摄,她怀孕了,已经不适合拍摄美剧,且生活作息要规律,健康,她已经推了下半年所有的工作,结婚后,好好念书,待产,如此就好。

幸好那边剧组没有刁难,她是叶家的媳妇,就看点面上,人家也不会为难她,可她的角色是安排的了,是一个东方女子,马上就要拍摄了,临时找不到适合的演员,温暖把陈雪如推荐过去了,导演一见陈雪如的影片便决定用她了,温暖身上某些气质和陈雪如是极为相似的,这个量身定做的角色给陈雪如演绎也丝毫不差。

除了唐舒文,皆大欢喜。

陈雪如自己也蛮喜欢这个挑战的,推了手上的两部电影便过去美国开始拍摄,唐舒文差点没掐了叶非墨,温暖耸耸肩膀,不管是谁,都愿意接受这个挑战的。

美剧的事情决定好了,便只剩下结婚的事情了。

杜迪发来邮件祝福她,温暖想回一句对不起,可最终什么都没回,欠的东西永远都欠着,她不追究杜月盈,也算报答了杜迪。

天天沉浸于幸福中的温暖,不知忧愁,可突然接到龙秀水的电话,把她心底最深处的的担忧刺破。

她不知道,为什么龙秀水要给她打电话,她这个女儿对龙秀水而言,可有可无,不,是根本没有,她虽然同情她,可对她没多少亲情,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便是诅咒。

她这时候找她,是为了什么?

703

叶非墨见温暖拿着手机发呆,神色恍惚,他不免有些担心,慌忙走过来,拥着温暖的肩膀,微笑问,“怎么了,谁的电话,怎么心不在意的。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对方早就收了信,没人说话,温暖仍然拿着手机怔怔出神,叶非墨喊了两次,温暖才回过神来,“啊,你叫我啊……抱歉,我……”

“暖暖,谁来的电话?”叶非墨问,他哪怕是白痴也知道这通电话不对劲,他一直防着一些事情,应该说,他一直防着所有危害到他幸福的事情,防着一切让温暖抛弃他的事情,她为了诅咒抛弃过他一次,难免会为了诅咒抛弃他第二次,这是他不允许的事情,也是他最不想看见发生的事情。

所以温暖一有不对劲,叶非墨就想是拉响了满身警报,温暖说,“我没事,你别担心。”

“谁的电话?”叶非墨执着地问,目光深深地看在温暖脸上,不允许她逃避,温暖本想说谎搪塞过去,可她和叶非墨有过约定,以后要坦诚,不能再隐瞒任何事,要坚决地信任彼此。

温暖道,“非墨,你不要这么紧张,是龙秀水给我打的电话,可能是哥哥给她的号码,说起来真好笑,我们明明是母女,见面却如陌生人,她一直有心避着我,我从没想到她会主动给我打电话,非墨,你放心,我早就想通了,所以你也别担心我会再次离开,再也不会了。”

温暖再三保证,叶非墨的心总算是安了,却仍然有意思疑虑,“龙秀水找你做什么?她一定说了诅咒的事情是不是,你看起来神色恍惚,她说了什么?”

温暖握紧了叶非墨的手,她感觉到叶非墨的紧张,心中有一种钝疼,叶非墨对上一次的事情已经产生了恐惧,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很不安,这是她的错,她没有给他任何安全感。

温暖拉着叶非墨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温柔一笑说,“非墨,你说,这是我们的女儿,你看,女儿都在我的身体里,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当爸爸了,她就要出生了,我们的婚礼也马上要举行了,我怎么可能会做出一些伤害你,伤害自己的行径,你放心,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哪怕你厌倦了我,我也不会离开你,一个人养着小孩很痛苦的,我不想带着女儿长大,你是一定要陪着我们的,所以你不要担心我会离开你,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龙秀水打电话给我,只是说了一些我自己都不明白的话,说什么祝福我,对不起这一类的,且问我结婚真的不怕诅咒吗?我和她说,不怕,我相信自己,不再相信诅咒了。”

温暖顿了顿,微笑说道,“我始终相信,善有善报,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亏心事,我想老天爷不会待我太差,不会让我爱的人英年早逝,也不会让我英年早逝,更不会让我们的女儿成为孤儿,我一直这么相信的,既然如此,还怕什么,哪怕真的有诅咒,我也勇敢面对,至少我们还有几年可以幸福,不是吗?”

叶非墨有些动容,这是温暖第一次如此坦诚地和他说起诅咒的事情,这是当初她最害怕的事情,也是她想逃避的事情,可如今,她选择勇敢面对。

他抱着她,“嗯,说好了,不准失约,知道吗?”

“是,是,是,我知道了。”温暖笑着回抱着他,心中却有一丝阴郁,龙秀水说要见她,她心有不安,她会说什么呢,即将要结婚,她是真的不想听她说任何话,她确信自己不管听到什么都不会离开叶非墨,可她下意识的,仍然不想听她说什么,不想见她。

可她毕竟又是她生母,哪怕她们没有母女感情,可毕竟血浓于水,她两次结婚,她都没有参与,这一次,她是想她祝福的吧。

要见吗?温暖心中叹息,见一见吧,听听她说,听听看她要说什么。

她一直和叶非墨住在一起,原本程安雅是让他们回叶家住的,家里有一个孕妇,也不怕多一个孕妇,又有叶宁远伺候着,一定很安全,叶非墨第一次当爸爸,家事又不通,两人住在一起没人照顾温暖,叶非墨不乐意,他要亲自照顾温暖,说是等温暖肚子再大一点再回家住,程安雅说不过他,只能随意他。

这一日她还在沉睡,叶非墨便去上班了,温暖怀孕一点都不辛苦,唯独嗜睡,一天要睡十多个小时,仍嫌不够,所以叶非墨去上班都没吵醒她。

她睡到十点,龙承天才打电话叫她起床,且过来接她。

温暖现在完全看不出是孕妇,两个多月的身子仍然很轻盈,苗条,也不见长肉,龙承天看着都不相信她是怀孕了,温暖说,“哥哥,要四个多月才看见身子呢。”

“这么久啊。”

“是啊,对了,她什么来的。”温暖问,龙承天说,“昨天晚上的飞机,我本来想叫你一起去接机的,可你有身孕,叶非墨说你一天到晚精神不好,都在睡觉,我就不吵你了,瞧你哥多贴心,这么晚才打电话给你。”

“是啊,是啊,贴心,贴心。”温暖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刚出门就被人拍了照片,温暖十分不悦,她和龙承天姿态如此亲密,又不知道媒体要说什么了。

龙承天要去找那记者要照片,温暖摇头,“算了,没必要,人家蹲了一天不容易。”

“让他们乱写啊,你都要结婚了,写这种报道不是败坏你名声吗?”龙承天有些恼怒,温暖是明星,国内的娱记又太过烦人,真是让人不安生,温暖这又了身孕的身子,哪儿敢在外面走,要是被娱记追出了事可怎么办,龙承天可愁怀了,温暖笑说,“哥哥,你放心好了,多半是绿光的记者,就他们会干这事,这是名城公寓,谁不知道我和非墨住这里,我傻啊,大中午带着情人从公寓出来,绿光老总还不敢登这种报纸,他一定会求证的。”

“这样就好。”龙承天也安心了,温暖有些担心地说,“哥,我有点害怕怎么办,我怕见她。”

“暖暖,她是我们的母亲。”

“我知道。”

“她不会伤害你的。”龙承天再三保证,“如果母亲要伤害你,我也不会让她见你,所以你放心。”

温暖点点头,倒是没有再说什么,龙承天的保证,让她心底松了一口气,想起爱琴海上见到的那名女子,温暖心中仍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车子停在GK国际酒店,这儿有她很多回忆呢,她和叶非墨邂逅在这里,5203,她唇角带出一丝笑意,叶非墨这傻子,常年包下5203,不让人住,说什么不愿意别人闯进他们的空间,白白让GK赚这笔钱。

龙秀水在24楼咖啡厅等他们,龙承天带着温暖上去的时候,她已经坐在窗口的位置上等候了,龙秀水是很漂亮的女子,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有过龙承天和温暖这么大女儿的人,她看起来就像三十多岁的女人,程安雅看起来已经够年轻了,没想到龙秀水看起来更年轻。

温暖想,这可能和她的不是烟火有很大的关系,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爱琴海上生活,那里人杰地灵,十分灵气,她又是出尘世之人,这么多年一直静养着,自然要年轻许多。

这就是她的生母,温暖怔怔地看着龙秀水,她和她样貌很相似,像足了七八成,特别是那双潋滟的桃花眼,说她不是龙秀水的女儿怕都没人相信,这一看她们一定是母女,不然是姐妹。

龙秀水看了温暖一眼,微微一笑,温暖笑得有点僵硬,不知道该如何打招呼,索性就不打招呼了,随着龙承天坐下,她不能喝咖啡,也不能喝茶,龙承天叫了一杯鲜榨的果汁过来。

温暖无畏惧地看着她,这一次的龙秀水看起来和善多了,没有岛上那种诡异的感觉,倒是像是正常的妇人,也没那么阴冷,木偶。

龙承天说,“母亲,这是妹妹,您见过的。”

他这暴脾气在龙秀水面前完全收敛,龙秀水淡淡一笑,“是啊,见过,见过,长的和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

温暖扯了扯唇角,低着头不说话,龙秀水也不介意这种生疏,只是坐着,慢慢地搅拌着咖啡,龙承天说,“我去打个电话,你们坐会儿。”

龙承天一走,两人之间就更显得沉默了。

分明是母女,却无言以对。

温暖想,这种生疏真的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除了长相,她和龙秀水一点都不像,龙秀水一直低着头搅拌着咖啡,温暖听着那叮当的声响,有些心寒。

她平复了心中的脾性,温和问,“你想见我,要谈什么?”

704

龙秀水抬起头来,看着温暖,目光仿佛透过她在搜寻一些别的什么东西,温暖不太喜欢这种感觉,很是排斥,却隐忍不发,龙秀水说,“我上一次见你的时候,眉头深锁,神色憔悴,如今看着很红润,看起来也很幸福。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前言不搭后语,温暖一叹,她想,这是她的母亲,她没必要这么戒备吧,这样全神戒备,似乎腹中的孩子都感受到了,有一种紧绷之感。

“是啊,上一次我很难过,我刚流产,又和非墨有一些意外,心情很不好,杜月盈又告诉我诅咒的事情,我一心彷徨,又怕又着急,人自然也憔悴多了。”温暖直言不讳,“你见过,上一次和我一起的男人,是我老公,我们离过婚,这一次又要结婚了。”

“我知道。”龙秀水说,她笑了笑,“你们看起来很相配。”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让我离开他,我们不应该结婚,如今,你却说我们很相配,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可以直接说明你的来意吗?我不是很聪明,不会去猜别人的心思,不如你直接和我说吧。”温暖微笑说道,不打算和龙秀水这样浪费时间。

“你似乎很怨我。”

“没有!”温暖说,“虽然你是我的母亲,可我们素昧平生,如果不是诅咒一事,我根本不知道我还有一位母亲,在我心里,温家永远是我的家,我有爸爸妈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把我送人抚养,可我感谢你,让我有一双好父母,一位可爱的妹妹,哥哥又回到我身边,我原本不该有那么多亲人,是你给我的,如果你没把我送人,可能今天我的命运也不知道会怎么办,不管如何,我是不会怨恨你的。”

“我明白了。”龙秀水微笑,亲生女儿当面说这样的话,她似乎一点伤感都没有,温暖想,她一直都活在她和父亲的世界里,没有走出来,所以旁人的情绪不会影响到她,这是一种很幸运的事情。

无悲无喜,她说不出这种难受的感觉是什么,只觉得难受,小腹都觉得隐隐地疼,孩子似乎感受到母亲的压力和不舒服,也淘气地抗议。

温暖苦笑,手温柔地放在小腹上,哪儿如今还是平坦的,她想要平复这种疼痛的感觉。

“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温暖……”龙秀水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她低着头,仿佛陷入一种回忆中,“我无心伤害你,还有你哥哥,你们是我的孩子,可子明死了,我也没心思再活下来,我怕自己无法抚养你们长大,所以把你们都送了人抚养。诅咒……呵呵,龙家的诅咒真是害死人,真的太恶毒了,我想解开诅咒,你们父亲却用生命救了我,牺牲了自己,我的命是他换来的,我没资格去死,我答应他要把你们抚养成人。所以我没看着你们平安长大,我无法安心,我又知道自己无法抚养你们,跟着我,你们迟早要死,所以都送人抚养了。”

温暖无法理解她的想法,也无法理解为何跟着她一定要死,可如今已经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往事不可追,过去发生的事情,如今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她也无一点悲伤之感,也无法体会到龙秀水当初的处境,她似乎也不需要温暖体会,只是陈述一件事实,温暖想问她诅咒的事情,可又怕问了自己难受,索性就不问了。

龙秀水笑问,“不问一问诅咒的事情。”

温暖心想,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想一朵儿白茶花,依然如少女般明亮,岁月在她脸上的痕迹真的很少,美是美丽,然而,却无什么神采。

“我不想问了,诅咒这件事已经无法阻挡我和他在一起,所以我也不在乎了。”温暖说,龙秀水淡淡一笑,“你比我豁达。”

她不否认,龙秀水看起来便是固执的人,所以才会钻牛角尖,一钻就是这么多年,其实不必这样的,豁达的人才能获得幸福。

“你不问,我却想告诉你,你身上并没有什么诅咒。”龙秀水说,温暖瞪大的眼睛,忍不住抚着自己的肩膀,“你说什么?”

龙秀水叹息,“我怀着你的时候便用了龙家的巫术,所以生出来并非继承人,可我不想再被龙家的人逼迫着生什么继承人,所以我在你的肩膀上纹了一只蝴蝶,有谁比我更了解龙家的蝴蝶,我亲自纹出来的蝴蝶就像真的胎记一样,况且你是我的女儿,他们定然也不会细细追查,所以很快便打消了疑心。”

温暖大震,闹了半天,她竟然不是龙家的继承人,她一阵狂喜,若不是,她今后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可接着便是一阵愤怒,“为什么,为什么一开始没告诉我,为什么在岛上的时候,你没告诉我?”

若是她说,她和非墨就不会浪费这一年的时间,在叶非墨病重的时候,她便不会离开他,不会伤害他,不会舍他而去,太过分了。

“我从来没想过你会遇见杜家的人,我把你送给你妈妈,希望她抚养你长大,一辈子健康快乐,永远不知道诅咒的事情,当你母亲来岛上找我的时候,我知道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我觉得很抱歉,当时我以为你铁了心要离婚,我又没有面目见你们两人,索性就什么都没说。后来,我劝你不要结婚,是因为你走后,龙家的人来找我,那是我很信任的堂兄,十几年来我以为龙家有了继承人,然而,他却告诉我,没有……龙家这一代没有继承人,所以龙家的女儿有可能会生下继承人,哪怕她不是继承人,你是直系血脉,机会最大,所以我怕你结婚产子,再生下有胎记的女儿,让悲剧一代代循环,我很矛盾,你不知道那种痛苦,知道自己女儿命不久矣,一生都被诅咒的痛苦,等你当了母亲,你便知道了。”龙秀水声音很低,饱含痛苦。

温暖听明白了,原来龙秀水当初以为自己不会生养继承人,定然是另外的龙家人生养,所以她把她送走,让她免遭痛苦,一辈子安心长大,无忧无虑。她可以结婚生子,并无关联,后来知道龙家没有继承人后u,她又怕她结婚生子,让悲剧一代代循环。

原来如此……

她以为龙秀水不喜欢她,所以连她结婚,她都不会祝福,可原来,她竟是为了她,温暖心酸不已,她过去无法体会龙秀水的心情,如今体会到了。

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儿一辈子都会被诅咒,无法获得幸福,当母亲的,哪一个愿意,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生养女儿,免遭痛苦。她痛苦,女儿也痛苦,悲剧一代代循环。

她不知道该感谢龙秀水,还是该怨恨龙秀水,这心情很矛盾。

“为什么龙家这一代没有继承人?”

“我不知道。”龙秀水说,“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也担心,温暖,我告诉你,只是让你有一个心理准备,你要结婚,要生育,你自己想好,要不要冒险,你自己决定。”

“当初你决定生我,也冒险吧。”温暖说,龙秀水点头,温暖一笑,“那你又何必问我呢,我已经怀了孩子,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哪怕是女孩,哪怕有诅咒,我和她还有三十年的缘分,我还能疼爱她,宠爱她三十年,三十年足够了,我想孩子也不会怪我的。”

龙秀水苦笑,当初,她也是如此想的,温暖既然完全明白她的心思,便也说明,温暖一点都不怪她。

温暖说,“我对龙家的巫术毫无天分,这些年我都在A市长大,脱离龙家,基本上我都不算龙家的女儿,所以我生出来的女儿一定不会是继承人,我的女儿姓叶,是叶家的女儿。”

她完全相信,自己不是福薄的人,一定会有运气的,所以她一定不会生出有胎记的女儿,压在温暖心里长久的心结总算解开了,她刚开始很害怕龙秀水来见她,深怕龙秀水说什么话让阻止她结婚,没想到龙秀水却给她带来这么大的好消息,她想,这是她最好的结婚礼物吧。

最好的结婚礼物,虽然从小缘分浅薄,可始终是她的生母,她也希望自己过得好吧。

血浓于水。

“谢谢你,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好消息。”温暖诚恳地道谢,龙秀水摇头,“承天说,你已经决定要结婚,我想,是时候让你知道了,你自己选择以后的路吧。”

温暖点头,她喝了咖啡,那咖啡已经冷了,一定很苦,温暖不知道龙秀水是否希望她喊一声妈妈,她自己喊不出来,她对龙秀水着实陌生。

可能今生母女缘分太浅了。

705

龙秀水见了温暖后,也没留多久,很快便回去雅典,温妈妈也知道她来过,也知道温暖已经知道他们的关系,温暖却一点都不介意,温妈妈更是不介意, 龙秀水在她孩子死去的时候送她一个女儿,平复她的伤口,这么多年来,温家疼温暖,宛若亲生女儿,龙秀水又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当然不会介意,当年两人相识的时候便是一见如故,她的女儿温妈妈一直都呵护宠爱着,她想龙秀水留下来参加温暖的婚礼,龙秀水却说不想留下来,且和温妈妈说,温暖的母亲只有一位,不管是她心里,还是所有人的心里。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冠华居小说网www.GuanHuaju.COm。

温暖也没强求,龙秀水刚走,温静就回来了。温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也不过一个寒假没见,温静仿佛一下子长大成熟了许多,分明还是那张脸,分明也就长高一公分,可眉宇间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中学生,偶尔有一种很尖锐的锋芒一闪而过,令人诧异。

可温静仍然是温静,是她的妹妹,一回来仍然腻着她,姐妹两人的感情极好,温静回来便去学校报到,开始上课,回家一直关在房间内,也不知道一个人在做什么。

温暖忙着结婚,也没管她。

这一天,叶家两家人一起吃饭,龙承天也到了,他是温暖的哥哥,这几日和温家父母也谈得极好,叶天宇和叶可岚也回来了,叶家的人全部到齐了,这是结婚前两家人依照惯例在一起吃饭。

餐厅定在GK国际酒店的包厢里。

叶可岚这一次吵着一定要当把伴娘,温静也要当伴娘,唐曼冬和高春苗也要当伴娘,她这伴娘队伍十分壮观,可婚庆那边说,只需要三位伴娘。高唐曼冬和高春苗一定要当,所以叶可岚和温静就一人不能当了,叶可岚不想让,温静也不想让,温静比叶可岚大上几岁,身材也较叶可岚要好,所以她坚持要当伴娘,叶可岚是叶家的小公主,当然也要争着,两人大眼瞪小眼就是没谈妥。

温静绷着一张脸,冷冷冰冰的没表情,她那意思很明显,我姐出嫁,我要当伴娘,接下来便没二话了,她觉得说再多便是多余的了。

气场倒是很秒杀。

叶可岚委屈地瞅着叶宁远,叶宁远摊手,表示这事难办,叶可岚看爷爷,奶奶,叶三少扭过脸去和温爸爸聊天,叶可岚怒,叶天宇说,“可岚,当伴娘的人嫁不出,你就让给温静当算了。”

温静眯着眼睛,呸,你才娶不到老婆。

“哥……”叶可岚撒娇,叶天宇说,“乖,等哥结婚的时候你再当伴娘。”

“哇……”叶可岚扑在叶三少怀里,“爷爷,哥哥一点叛变了,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叶三少很不解,这话不是很正常吗?叶宁远也觉得叶天宇挺上道的啊,结婚让妹妹当伴娘,多好的建议,新娘伴娘走在一桌上了。

叶可岚指着叶天宇说,“等哥结婚的时候,说不定我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还怎么当伴娘啊。”

叶三少,“……”

叶宁远,“……”

程安雅和许诺,温暖等人也纷纷无语,温妈妈说,“小静啊,可岚这么喜欢当伴娘,要不就可岚当吧,当伴娘也没什么好玩的。”

“不,我和姐很早就说好了,她结婚我要当伴娘的。”温静也是个固执的丫头,叶可岚一拍桌子,“成,决斗,谁赢就谁当。”

叶宁远摸摸鼻子,闺女啊,要不要这么欺负人啊,决斗肯定你赢啊。

叶天宇咳了声,温静凉凉说,“暴力,决斗这戏码是外国人流行的,咱们不兴这一套,说是谁就是谁。”

“伴娘是男方找人当的,二叔,亲爱的二叔,你说吧,谁当伴娘?”叶可岚抛弃叶三少扑向叶非墨,抱着叶非墨不撒手,“二叔,二叔最疼我了,你忍心看着小可岚流眼泪吗?”

叶非墨,“……”

别找他啊,他从头到尾都没说话,找他做什么吗?许诺说,“叶可岚你别闹了,再闹我把你丢出去。”

叶可岚睁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许诺,唇角一吊,感觉眼泪就要哗啦哗啦地掉,许诺不吃这一套,叶宁远要说话,许诺目光斜斜掠过去,叶宁远摊摊手,叶可岚泪了,“我就还知道妈咪就疼哥哥不疼我,我要离家出走,我要离家出走……”

许诺说,“你一年到头几天在家的?”

叶可岚吐吐舌头,叶宁远笑说道,“乖,这样吧,爹地明天给婚庆打电话,让他们多加一位伴娘,节目多策划一个就好,不用争了。”

叶非墨早就想说了,免得两位姑娘争来争去的,叶可岚目的达到了,心满意足了,温静说,“你才多大啊,就你这身板,哪有礼服穿?”

叶可岚最恼人攻击她的身材了,立刻站起来,挺胸收腰,“你和我差不多高,就胸部比我丰满一点,我顶多塞两个馒头,我要没礼服穿,你也没礼服穿了。”

程安雅揉着额头看戏,小姑娘这是比身材吗?

“你就不怕半路馒头掉了?”

叶天宇扑哧一声笑了,忍禁不俊,他是难得笑成这样,许诺说,“我说可岚,你才多大啊,你还没发育,这会儿纠结身材到底是想怎么样?”

叶宁远说,“看看你妈的身材就知道你的身材一定好,闺女不担心哈。”

这话甚满足叶可岚小朋友的自恋心理,温静也懒得说什么,叶可岚满足了,坐下来开始优雅地吃东西,许诺摇头,这伴娘的事情总算也是敲定了,离婚礼也就一个礼拜了,叶家这边的亲戚要比温家多,叶薇和十一他们都说要过来参加叶非墨和温暖的婚礼,他们过来是全家一起过来的,再加上张家,唐家和林家,叶非墨和温暖的朋友,原来他们是打算请二十桌就好,后来名单一拟似乎多了,便请了三十桌。

叶非墨和温暖这一次的婚礼和唐舒文、陈雪如是一个婚庆办的,可叶非墨没办得和唐舒文那么大手笔,他要的是一个浪漫温馨的婚礼,这是主题,他和温暖太受关注了,温暖又不喜欢太过华丽,所以要寻一个平衡点。

温家这边也就亲戚多一些,温爸爸的朋友就没请了,大多是温暖的朋友,同学都不怎么请了,龙承天也是要参加婚礼的,这是他唯一的妹妹出嫁,自然要参加的。

饭吃到一半,温静电话响了,偷偷溜出去,一接电话就忍无可忍地咆哮,“我都说了今天没空没空没空,你听不懂国语是不是?”

“……”

“训练屁啊,我姐要结婚,我忙,过几日再说。”

“……”

“少几天会死是不是?会死是不是?”

“……”

“滚!”温静有些恼怒,“死变态,死色魔,我诅咒你长痔疮。”

“……”

“笑什么笑,你真的很变态耶,要不是亚洲支部和我说你绝对有能力教好我,我真的怀疑你到底是不是街头流氓混混,你到底是不是第一恐怖组织的成员?”

“……”

“色胚,混蛋,流氓……”

“……”

“我诅咒你烂jj!”温静温暖地挂了电话,索性关机,一回头便看见叶天宇拿着手机在玩,她一回头,他胎膜冲她一笑,温静的巫婆脸蛋迅速恢复成冰山脸,连一点过度都没有,非常迅速。

十八岁的叶天宇已发育完全,除了身材有几分少年的气息,他身上完全找不到一点属于少年人的特征,他很爱笑,可这种笑容带着一股风雪寒冰,甚至可以说是阴戾,仿佛在黑暗世界中留得太久而忘记了阳光的味道,这种感觉在她去了一趟伦敦回来后最是鲜明。

她以前就见过叶天宇两回,印象十分深刻,可他们从未说过话,因为两家人是亲戚,所以她认识他,去了一趟伦敦,感受了另外一个世界,再回头看叶天宇,她便感觉到一种致命的危险。

这种危险带着一种毒素,似乎要慢慢地侵袭人的心灵,温静这一次见到他,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却又不知道相识在哪儿,好像和她认识的人里有性格相似的,可是谁,她却想不起来。

感觉很奇怪。

唯独可以确定一点是,她不喜欢叶天宇的笑容,他的笑容仿佛要把一个纯净无暇的人拉到黑暗的世界中,让所有人便得和他一样,沾染上黑色的恶毒之光。

“你怎么在背后偷听别人讲电话?”温静说,本来不打算理会叶天宇,却觉得他的笑容太过碍眼,让她忍不住出了声,可一出声,她便后悔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