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765章节 叶非墨

765章节

叶薇和十一很久没管过黑道上的事,自从她们退了后,基本上都在享受生活,这一次墨遥出面请求,十一和叶薇自然挺身而出,为白柳冒险一趟。她们年轻的时候和全世界所有的警察几乎都打过交道,德国这边惹事虽然少,可警局内部的运行模式她们也是清楚的。况且第一恐怖组织的特工早就摸清楚了,难度不大。

云本来很难驯服第一恐怖那几名特工,卡卡很够意思,派来的人都是顶尖的,顶尖的,自然就难管,云年纪和他们差不多,虽然是黑手党四大之一,可没人把她放在眼里,关键还是一女人。换叶薇和十一出场就完全不同了,她们原本就是第一恐怖组织的,嫁了人慢慢淡了,可也算是第一恐怖组织第一批领导。对第一恐怖组织的人来说,这比现任主子还要威严啊,一个一个傲得和什么似的,在叶薇十一面前不知道多听话,乐得云笑得见牙不见眼。

她们是晚上动手,叶薇和十一免责把人引开,特工们把人给偷渡出来,白柳清醒了,身体伤重,身体各处都叫嚣着疼痛,夜里打了止痛剂睡得沉,为了避免出现问题,他们把白柳闷晕了才移花接木送出医院。

叶非墨在柏林有一套房子,正巧离得也不远,叶薇和十一就把人搬到那里去,云把白柳需要的药剂和白柳的病历卡都拿到手,这一切并不算神不知鬼不觉,中途出了一点小意外,有一名特工被发现,幸好缠斗间把人放倒没有枪声,不然整个柏林警察出动,他们要送走重伤的白柳很不容易。

叶薇和十一担心的,白柳这张脸算是被人记下了,以后要是找他,估计就容易多了,但愿他是刚醒,警察动作还没那么快……

云打电话告诉墨遥一切办妥了,墨遥很放心,让她留在那边照顾白柳,过几日他身体稍微好一点也过去,一起养伤,或者接他回罗马。

墨小白在一旁听着很不是滋味,一想到专属于他的墨遥被人勾走了魂魄,他就十分的不舒服,恨不得把白柳这厮给撕了。墨遥直接无视他,从他们吵架后就一直这么不冷不热的,小白再耍赖墨遥也当做他是透明的,虽然这种感觉不好受。

叶薇玩味地看着床上的白柳,问十一,“满意不?”

十一说,“关我什么事?”

叶薇说,“谁说不关你的事,你要是提一声满意,墨遥本来五分满意会提升八分。”

十一轻笑,拉着叶薇出门,没打扰白柳休息。十一说,“这不是我满意的问题,再说,这人我又没接触过,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薇薇,你觉得呢?”

“比我家小白好多了。”叶薇一本正经地说,玩笑地看问十一,“说句实话,真的挺不错的,虽然娘看儿子是越看越帅,越看越好,不过小白欠教训,活该。”

十一哭笑不得,她是很疼墨小白的,基本上家里几个孩子,她们都一视同仁,原本就是兄弟姐妹,又那么亲密,都没当成是外人。疼爱是一回事,有时候也真的挺郁闷的。

十一头疼地想,她们享受多年,本以为会这么无忧无虑一直到死,没想到会为孩子们的问题伤透脑筋。

云已在打发第一恐怖组织那批特工走人,典型的过河拆桥,他们没理云,等着叶薇和十一出来,毕竟叶薇和十一作为曾经最好的特工而言,是他们的偶像。

叶薇和十一倒是没多余的话,让他们回去交代就好,哪怕简单说几句话,他们都兴奋得和打鸡血似的,送走他们,叶薇才说,“真笨啊,有什么好崇拜劲儿的,真要和他们比试起来,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说不定咱们真比不上他们。”

十一点头,“一定比不上啊,这没悬念。”

她们都享受生活二十年之久了,作为特工最巅峰的时期是十八岁到二十八岁,这十年间她们是最强的,哪怕是生了孩子也是最强的。可后来就一直不管黑道的事情,也没有特训,当她们是特工的时候,虽然满世界的跑,可基本的训练虽不是每天都要做,可一旦懈怠就会迟钝许多。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年纪摆在这里,身体机能自然摆在这里,四十多的人怎么和二十的身体比较,那纯属没可比性。

叶薇和十一相视一笑,虽然已不属于特工巅峰,应该说,人生每一个巅峰都过去了,可她们对自己的状态还是非常的满意的,久不动身手了,没拖累到别人,这还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叶薇和十一到小诊所的时候,墨遥和墨小白正开始大眼瞪小眼,叶薇笑问,“你们这是怎么了?吵架了?墨小白,你又抽风了?”

墨小白十分委屈,他哪儿抽风了?

十一把白柳的情况对墨遥说了一遍,白天见墨遥比晚上看起来精神多了,他身体好,伤口好得也快,看起来人已经恢复得很不错,十一也没那么担心。

这一次过来主要是听说墨遥为了一个男人搞得几乎没了命,十一担心墨遥,又想看看是哪个男人这么厉害,所以拉着叶薇过来。

墨玦和墨晔就给她们三天时间,看完走人去和他们会合。原本十一是哄着墨晔过来瞧一瞧的,墨晔觉得别扭就不去了,墨玦觉得墨小白很碍眼也不愿意来,所以就留下来陪他老哥,墨玦直到今天还是二十四孝老弟,不知多听话,虽然和老婆分开三四天让他很难受。

昨晚就电话一直催不停。

叶薇白眼都懒得翻了,这人年纪越大,耐心就越差,十一却笑说,墨玦耐心有好的时候吗?叶薇一想也是,于是就更无语了。

今天看过墨遥,十一和叶薇就打算走了。

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天天都要腻在母亲身边,可乍然一听她们这么快就走,墨遥和小白都有点舍不得,好长时间又才能见一面了。

叶薇把墨小白拉出去,十一和墨遥单独说了一会儿话,其实说得也不多,只是让墨遥自己想清楚要什么,别做出伤人伤己的事情。

墨遥点头,“妈咪,你放心,我这么大的人了,知道哪样对自己好。”

十一点头,出去的时候叶薇和墨小白在玩笑着,她真羡慕墨小白,总能笑得这么灿烂,“小白,照顾你哥。”

墨小白差点没敬个军礼,十一哭笑不得,叶薇踢他一脚,墨小白嘟着嘴巴,十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就和叶薇一道走了。那德国医生问,“你姐姐啊,长得真漂亮。”

德国医生看叶薇是看得目不转睛的,墨小白唇角一个抽搐,“那是我妹妹。”

“啊,真的啊,不能吧,我看都三十五,怎么可能是你妹妹。”德国医生也没那么好糊弄,墨小白无语了,三十五?他捂脸,他老妈有这么嫩吗?有这么嫩吧?

“喂,嫁人了没有?”德国医生**地问,墨小白把他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再把他和墨玦比了一下,突然觉得他们家暴力爹真他妈的好的没边了。

“你不是有老婆了吗?敢觊觎我的……我姐姐,你找死吗?”墨小白挥拳头。

德国医生说,“我有个哥哥还没结婚,他说很喜欢东方女人……”

墨小白,“……”

好吧,他没话说了。

德国医生追着他一直追到墨遥病房里,追问叶薇的事情,很显然此人很中意叶薇,墨遥问,“他在干什么?”

“他说我姐姐很漂亮,想介绍给他哥哥当老婆,也不知道他全家有几个脑袋够我爹地砍的。”墨小白吊儿郎当地说,墨遥本来有点小郁闷的心情都被德国医生那彪悍给震飞了。

德国医生一直追着墨小白问,姐姐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家在哪儿,中意什么样的人,墨小白看着德国医生一本正经地回答,“她叫叶薇,干的是杀人的勾当,家在罗马,喜欢暴力血腥的男人。”

德国医生梦幻了一下,墨小白忍无可忍一脚把他踢出去,“滚了,别来烦我,那是我妈咪。”

德国医生,“……”

墨遥和墨小白可真没想到她们竟然还如此吃香,对德国医生没看上自己妈咪,墨遥有点小郁闷,儿子看妈咪当然是妈咪最好的,且十一看起来比叶薇起码年轻四五岁的样子。不过以正常男人的眼光来看,第一眼绝对会看上叶薇,那举手投足风情万种,是男人都抵不住。

墨小白摸着下巴说,“我绝对我妈咪挺悲剧的,如今去哪儿都招着桃花呢,身材保持得好,风情那就更没话说,问题是,她偏偏嫁给一个不懂什么叫风情也不能什么叫审美的男人,你说这悲剧吧。”

墨遥笑了……

墨玦的确不懂什么叫风情万种,也不能什么叫漂亮,在他的眼睛里,女人分三种,老婆,女儿,路人甲。

766

墨遥的伤稍微好了一些就要去看白柳,墨小白心中不舒服,找了无数借口都无法阻止,最后他目赤欲裂地看着墨遥的伤,很有把他的伤口再伤一次,可一想到这人是他的老大,他就作罢了。

这两位主总算离开小诊所了,德国医生一方面庆祝一方面又舍不得这么好玩的墨小白,十分纠结,墨小白倒是挥挥衣袖走得不带一片云彩。

云开始期待好戏了。

墨小白和白柳啊……好戏登场了,不知道这两人争风吃醋能到什么地步,以墨小白的幼稚,他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主,倒是白柳这么干净清润的男人,不知道能干出点什么。

叶非墨的房子离小诊所并不远,开车没一会儿就到了,墨遥在墨小白的搀扶下进了房间,白柳在睡觉,睡得特别的甜,他浑身上下也有好几处弹伤,有一处伤到肺,几乎没了性命,除了这一处最危险的枪伤,还有一处是伤到肋骨,估计要养很长一段时间,头部和脸上倒是没见什么伤口。

墨遥不忍心吵醒他,白柳伤得比他重,需要足够的睡眠,墨小白则是嫉妒地想,明明二十三岁了,怎么看都是中学生的模样,装嫩也不是这么装的。他又扭曲地想,他为什么没划伤他那白嫩的脸呢,这样看起来就不是中学生了,最起码还多一点英武嘛。

墨遥看着墨小白眸光里杀气闪闪的,蹙眉问,“你没事了吗?要是没事,华盛顿那边应该很忙,先回去也好。”

墨小白受伤了,捧着心泪光闪闪的,“老大,你在嫌弃我吗?你有了他就不要我了?你竟然赶我走?你竟然赶我走?”

说到最后那一句,墨小白几乎是歇斯底里了,就差没站起来吼一声了,墨遥无动于衷,他觉得墨小白留下来挺危险的,他一贯任性,白柳又重伤,别又给他弄得半死不活,到时候他还难做人。

“你不是一向说你很忙吗?”墨遥淡淡说,墨小白在沙发上坐下来,虎着脸,也不知道和谁较劲,沉沉说,“我最近休假,很空。”

墨遥蹙眉,看他一眼,说道,“那你随意。”

墨小白一个人坐在院子里,说不上伤心欲绝,却有点难过,老大已在嫌他碍眼了,他已在赶他走了,他还这么不知趣地流下来,有意思吗?

不如就回华盛顿去好了,省得看这对奸夫淫夫甜蜜,他一定会爆发的。可就这么回去,他不甘心,着实不甘心。墨小白很郁闷地想,就算要回去,也是带老大回罗马。

他甚至动了一个心思,打电话通知白柳的家人,让他的家人来把他带走,可他要是这样做,老大说不定真的几年都不理他,这就过分了。

他耍赖耍白痴耍无辜,那是摸得着老大的底线,真要越了底线,暂时他还没这个胆子,就如那天没有吻下去一样的,缺乏了面对后果的勇气。

云看他一个人可怜兮兮地坐在院子里就忍不住过去逗他,“小白,你留在这里做什么啊,你看老大也不欢迎你,你看你留下来也当电灯泡。”

墨小白瞪她,“再说话把你舌头拔了。”

云比了一个闭嘴的姿势,可墨小白看起来不怎么威严,她也没真那么害怕,小白一个人郁闷,不想理云,云越发逗着他,“小白,你一定会喜欢白柳的,只要你对他没偏见,他真的挺好的。”

“看不出来。”

“你当然看不出来了,你对他有偏见啊。”云说着,笑着说,“就冲他为了老大……额……”

为了老大干嘛呢,好像也没干嘛,是因为老大被抓了,所以老大去救他,两人才落得这个地步,云说,“他和老大也同生共死过,危难之时不离开,那就是一条汉子,你不是最喜欢汉子吗?”

“云,我心情很不好,你别来惹我。”小白沉声说,脸上没一点笑意,云知道他是极限了,于是也乖巧地退到安全角落里去,没再和惹他。

白柳醒来,撑着身子起身,刚走到窗口就看见一个男人坐在院子下面,云在不远处望天,白柳疑惑,这人是谁?光看背影,没看清楚正面。

他蹒跚地去洗手间,身体病重,稍微有点吃力,墨遥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从洗手间里满头大汗地出来,慌忙扶着他到一旁坐着,白柳见到他很是惊讶,“墨遥?……”

先是惊讶,再是狂喜,慌忙上下摸着他的手臂和身体,“你没死,没死……”

他激动得红了眼睛,墨遥慌忙坐下来,他稍微比白柳好一点,却也很吃力的,看着白柳激动的样子,墨遥很诧异,“我没死啊,云没和你说吗?”

“她说你受了重伤,还没完全康复,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看我,我以为她骗我,这么久没见你。”白柳说,突然抱住墨遥,眼泪滚下来,失而复得的狂喜瞬间淹没了他。

“我以为我是死定了,再也没有机会和你在一起了。”白柳有点反常,这样的脆弱情绪让墨遥心疼,他轻柔地拍着他的背脊,贴心的没有碰到他的伤口,白柳的情绪慢慢地平复下来,微微笑开了。

墨遥从不知道男人也可以笑得那么甜蜜,很漂亮。

“我们都没事了,等再过几日,身体好一点,我们就一起回罗马。”墨遥说,“我答应带你来柏林,一定会带你回去,你安心养伤。”

“你要去哪儿?”白柳问,他已恢复了正常,语气又是那么淡漠的模样,可神色的着紧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他希望墨遥留下来,一个人在医院躺了那么多天,又被转移到这里,又以为墨遥有了三长两短,他心中十分不安,如今好不容易见着人,他又怎么想离开。

墨遥握住他的手,“你放心,我就在隔壁,这段时间我们都在这里养伤。”

白柳一听,着紧的神色平复了。

“我知道了。”白柳说,“对了,院子里有一个男人,他是谁?”

墨遥说,“我弟弟。”

“你不是只有一个弟弟吗?”

“两个,墨叶琰。”墨遥说,白柳虽然不解,可一听是他弟弟,他就没再问了。

墨小白上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两人含情脉脉,激情四射的模样,虽然墨遥觉得他神经病了,可他依然这么觉得,但凡墨遥对白柳稍微好一点在墨小白眼里看都是不正常的。

墨遥为他们介绍,白柳说,“咦,他不是那个国际明星吗?”

“是啊,就是他。”

墨小白风姿万众地笑起来,“你是我粉丝啊。”

人家态度良好,面带微笑,白柳觉得不好拂人家的面子,于是点头,反正是墨遥的弟弟,顺着说一定没事,墨小白问,“那你看过我哪部电影?”

墨遥冷冷地看向墨小白,他不是存心难为人吗?墨小白很无辜,白柳也觉得墨遥多心了,他还真说了两部片子的名字,墨遥很讶异,“你真是他的粉丝。”

白柳尴尬,这两部片子很有名,是人都看过啊,看过很正常啊,虽然看过没等于就是粉丝,白柳被墨遥这么一问,反倒是不知怎么回答。

墨小白倒是好脾气,没想到他还真看他的电影,当着墨遥的面儿,他风度极好,没发作,白柳对墨小白的第一印象极好,云很想和他说,第一印象都是骗人的。

晚餐自然是墨小白准备的,他是很标准的偏心,就准备了一份晚餐,白柳伤得重,人躺在楼上不知道下面的动静,墨遥恼怒地瞪墨小白。

墨小白很理直气壮,“谁要吃谁来做,他什么人啊,老子为什么要伺候他。”

云早就走了,家里就剩下他们三个人,墨遥把他那份晚饭端上楼,白柳很惊喜地看着白粥,营养小菜,问,“这是你做的吗?”

“小白做的,你快趁热吃吧。”墨遥说,下楼去,白柳心想,墨遥他弟弟真好,果然和电影里的形象一样,真美好。墨小白在楼下怒不可遏,沉声问墨遥,“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又是什么意思,故意难为人是不是?白柳那样怎么能自己做饭吃。”墨遥压低了声音,墨小白怒,“他不能做我就要给他做啊,我是他什么人啊。”

“你小点声。”墨遥真是动了怒,小白果然是任性的,他承认他也有点不对,不该就这么把晚餐给白柳,可这种情况下,他能怎么办,不能让白柳饿肚子吧,他伤得那么重。

墨小白气鼓鼓地在沙发坐下,万分委屈,心里挠心挠肺的疼着,墨遥看他一眼,坐下来正要安慰他,墨小白把脸一甩没理他,墨遥心想,他这样也是他惯出来的,这么一想他就没理墨小白了,自己去厨房弄他的晚餐,墨小白慌忙站起来奔过去,“你干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