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781章节 叶非墨

781章节

墨小白又惊醒了,他似乎在做梦,用蛮力厮打着墨遥,挣扎着要跑出去,不愿意待在睡袋里,这样狭小的空间似乎让他很不舒服。墨遥一开始不知道为何他如此挣扎,无双说,“老大,抱他出来,别刺激他了。”

墨遥慌忙抱着他出来,他不想刺激墨小白。

小白到了外面,似乎好过了一些,可身子上的疼痛又让他难受,他一般都在昏睡着,昏睡了就一点疼痛也感觉不到,人清醒了就很明显地感受到疼痛,他的手往大腿上就想捂住那伤口,无双眼明手快地握住他的手,轻声哄着他,小白实在是疼,又要挣扎起来,墨遥让无双打镇静剂,无双没打,她说,“能打多少镇静剂,效果不显著,不如不打,让小白挨着,很快他会习惯的,你先走该担心的是他这条腿,感染若是严重回去就要截肢。其他的就忍住。”

墨遥十分心疼,折腾了一会儿,小白身上全是冷汗,突然模糊地喊出一句话,“哥,救我……”

他是神志不清的时候喊的,墨遥的心如被人穿透般的疼痛,颤抖着捧着他的脸不断地亲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把脸贴在他的脸上,无双十分不忍,哎,怎么看都觉得他们都可怜,幸好她和卡卡没这么纠结过。

墨遥紧紧地抱着他,森林夜里冷,他尽可能地靠近火堆,墨小白一直没让他救,一直喊着他走,他不愿意他碰触他,不愿意他来救他,他强硬地撑出不需要他的样子,可他的心不是这么想的。

小白安静了,墨遥痛苦地贴着他,安抚他,无双突然被吓了一跳,立刻拔出把自己的手枪拿起来对着森林某一处,风云立刻警戒,这森林很暗,沉得可怕,那里有一片绿幽幽的光芒。

云戴上夜视镜,喃喃自语,“哦,我的天……”

那是狼群,森林里最张狂的狼群,仰着头都有一米高的野狼,正冒着绿光看着他们,这批野狼似乎饿了许久,就等着扑食,足足有十几条野狼。

狼是群居动物,一出动就是几条,十几条,很少有单独行动的,这已是森林深处,少有人来,定是他们惊醒了野狼群,风说,“无双,怎么办?”

“等!”无双说,她在这个森林里有过半个月的野生经验,也遇见过狼群,她们今天是无法睡一个安稳觉了,如果狼群发起攻击,她们一定要开枪的,可一开枪,不知道会不会引来别的野狼。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森林,万事都要小心。

墨遥根本不管这批野狼,他就护着小白就好,无双能对付野狼,那批野狼就这么看着她们,也没动,仿佛狩猎的人安静地看着她们的猎物。

云毛骨悚然,不管是谁被这批猎物盯着总不太舒服,总有一种即将被人吃掉的感觉,除了小白,谁都睡不着。

一个小时过了,那批野狼没有动静,无双突然警觉,因为有两头野狼扭身,仿佛要走,其他野狼却没有动静,无双迅速拿出暗器枪,射出两枚铁质的暗器,射穿他们的咽喉,野狼轰然倒地,无双迅速说,“不准开枪,用暗器。”

她的话音还没落,那些野狼身影迅速地扑过来,他们扑食了,无双双手握住狼爪,反身把他摔在树木上,一甩就把他摔死,又一头扑上来,她开了暗器枪,把那野狼射死。

野狼的攻击又快又猛,锐利凶悍无比。

风的反应最是机灵,用了消音手枪,每一枪都爆头,很快就把野狼都击毙。

几人拖着野狼的尸体丢到一旁,云被野狼的爪子弄伤,幸好是皮外伤,也不严重,她问无双,“刚刚发生了什么?”

“野狼是群居动物,这里足足有几百头野狼,刚刚那两头野狼很显然要去报信引来其他的野狼,不能让他们一起攻击,否则我们就遭殃了。”无双说到。

云点点头,颇有点后怕。

这些野狼一个个高大凶狠的,几百头这么逼过来一定把人都撕碎了。无双烦躁地坐下来,开了自己的电脑,“这不是野狼出没的地方,怎么会有十几头野狼袭击?”

墨遥说,“丛林里什么都可能发生,小心一些。”

无双去布防,否则几人真的不用睡了,布防好,风云去睡袋里睡觉,墨小白睡着了,墨遥也抱着他进去睡,外头冷,无双一个人把绳索绑在两棵树重要,她睡在外面,顺便警戒。

天亮的比他们等待中的要慢,这样的丛林夜晚是很难熬的,远处狼嚎,近处也有一些危险动物出没,睡一个好觉十分不容易。天一亮,简单地吃了早饭,几人就上路,没有再看那批野狼尸体一眼。白天森林里的光线算是十分好的,照射得整个森林都暖洋洋的。无双挑的路线十分安全,避开了毒蛇,毒蝎子这一类毒物最容易出没的地方,走了一个上午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中午到了一条小河旁边,森林里小河多,走一会儿又一条,水源尚干净,无双检查过地形,她们又要休息一阵子,最开心的莫过于,这里有信号……

且信号强度十分好,总算和墨晨联系上了。

这一夜的功夫,黑手党果然出现了好几起联邦探员和反恐阻截交易事件,幸好墨晨收到墨遥的警告,早一步命人撤离,这才避免了损失。

内部系统也遇到袭击,但有一批技术员在,也没出现什么大纰漏,墨遥听了很放心,又嘱咐墨晨这阵子一定要更加小心,因为更严酷的考验在后面,黑手党绝对不能出现类似于第一恐怖组织以前出现的糟糕局面,否则要花太多的时间重建,他不想冒险。

谈论完了公事,墨遥和墨晨视频,问墨晨,“那是什么鬼玩意?”

“YWQ-221,目前而言,只是一个代号,因为研发他的人尚还没给他起名,本想第一任买主给他们起名的,没想到半途让反恐的人在柏林给截了。”墨晨严肃地说,“严格上来说,这是毒品,加了一些病毒的毒品,能控制人的神经中枢,造成严重的幻觉,能控制人的思维,纯度比市场上卖的冰-毒高出三四倍,据我所知,这种毒品还没有流通,只是内部使用,而且只有这一批,小白被注射了多久?”

“超过十五剂。”墨遥说,墨晨说,“我问过苏曼美人,他说注射超过十剂,基本上这个人就等同于废了,而且让你不要尝试着给他戒毒,发作的时候就给他注射,让他平静,从墨西哥出来,直接去利雅得,飞机准备好了,两天后在森林东北边的松林边。”

无双问,“废了是什么意思?”

墨晨说,“苏曼美人说话就这样,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白夜叔叔神色看起来不太好,你知道他神色要是不太好,真的就是大事了。”

白夜一贯都是笑眯眯的,除了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那一次斗争,他还很少为什么着急慌乱过,当然,苏曼自然是例外的……

墨遥低头看着墨小白,心疼不已。

比戒毒还要难受,小白要经受什么?

无双知道墨遥此刻一心都小白身上,无心其他的事情,她只好问,“美陆军的人撤回了没有?”

“没有,对了,有一件事很奇怪,我们的人把他们引到墨西哥边境就放弃飞机离开,照理说人是逃脱了,他们应该回来才对,可他们就在那边徘徊,似乎在等什么,我暂时还没有他们的动向,飞机现在还不敢出动去松树林,我怕被追踪暴露你们的位置……嗯,说到暴露,昨天反恐的人入侵我们电脑的时候正是显示你们的位置,我想托马斯应该知道你们的位置,可他们没调转回头,我想可能是没发现,不过是保险起见,你们只能在森林里待长一点,知道美陆军的人撤走。沿途他们一定会有人侦查,森林是最安全的地方。”

墨遥基本上同意墨晨的说法,无双说,“那就没问题了,两天而已,我们等,对了,你查我们的位置,到松树林边要多久?”

“正常行走,十八个小时左右。”墨晨说。

无双点头,揉着额头说,“我想这森林和多年前不太一样了,昨晚遇到野狼袭击,我要一份详细的地图和未来四天的天气。”

墨晨点头,“四天?”

“我得考虑我们有可能在这鬼森林里多待几天,你以为美军很好打发吗?”无双说道,墨晨点头,吩咐手下去做,无双躺在河边晒太阳,暖洋洋等着信息回来。

墨晨问墨遥,“我想和他说说话。”

墨遥面无表情说,“我还想和他说话呢。”

墨晨静了,墨小白睡得无声无息,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睡眠,哪怕是昏迷,这么颠簸一点也该醒了,可小白没有转醒的痕迹,且手脚似乎都是软的,如没有骨头一般,他无法站起来,手也一点力气都没有,除了……除了毒瘾发作的时候,其他时候就是一个软面条般的人。

782

他们还有十六个小时要在丛林里过,无双仔细检查了所有的装备,粮食和水比较短缺,其他的东西都比较齐全,墨遥把药品带得太足够显然就忽略了干粮,可人在丛林中,弄吃的太容易,一点都难不倒他们。

无双整理了所有的装备,选出一天去东北面的安全路线,几人简单地吃了一点东西便上路,风见墨遥抱了小白一天,想替换一下,墨遥不肯,几人只能沉默地往前走。

人在丛林里行走,总是变化多端的,云无意踩到猎人的陷阱,差点掉进去,旁边的夹具都有毒,无双让他们再小心一点,这已是最安全的路线。

走了一个多小时,正午的太阳已慢慢地斜了,阳光照射不到这片森林,阴森森的可怕,墨小白突然睁开眼睛,他的毒瘾又发作了,他毒瘾发作的时候,墨遥就是直面的被伤害人,他总是不由自主地伤害墨遥,伤害自己,墨遥困住他的手脚,无双把毒品注射到他的体内,墨小白这才慢慢地平复了。

“姐……”墨小白喊了一声,这么他第一次仿佛认出无双,喊无双,无双十分激动,摸着他的脸说,“没事了,你会没事的……”

墨小白没回答,只是看着她,无双心疼,只是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直到墨小白睡着了。几人重新上路,无双突然停下脚步,墨遥眯起眼睛,她比了一个手势,趴下来,耳朵贴着地面,云问,“怎么了?”

“有人!”无双说,众人大气都不敢喘,无双听了一会儿,站起来严肃地说,“有十八个人正向我们搜索来,绝对不是猎户。”

风云把枪支上膛,无双说,“离我们不到一公里,训练有素。”

墨遥沉声说,“全歼!”

无双点头,无双和风云开始布陷阱,巧妙地利用猎人的陷阱和有毒的夹具,他们身上的子弹不算太多,自然要省的用,无双把周围几十米划成一个危险区域,墨遥抱着小白藏身于一块岩石后,风保护他们,无双和云来歼灭敌人,墨遥暗忖,这批是什么人,如果他们搜索的是他们,那么……这里的消息很快就会暴露出去,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二十分钟后,藏身于灌木丛中的无双和云用望远镜看包围过来的人马,一看就是美军,且是最训练有素的陆军,无双和云对视一眼,人静悄悄地等着他们进入包围圈,如果他们人在这里,这只是一个小分队,其他人呢?无双刚没听到其余的脚步声,可不代表他们不在。

小分队的队长领着人慢慢地靠近设防的区域,他们都参加过特别训练的士兵,是真正的士兵,猎人的陷阱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无双真正的陷阱在里面。

丛林很安静,静到一片死寂……

只有风沙沙的声音,时而一声狼嚎。

突然只听到一阵咳嗽声,墨小白突然觉得不适,人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起来,这一惊变让无双和云心惊胆战,因为他们还没进入她的防区。他们很显然听到墨小白的咳嗽声,这森林太静了,一旦有什么声音都会放大几倍,十几把枪口对着岩石,其中一人喊问是谁,墨遥和风都安静下来,无双和云更不敢动。

他们靠近,靠近……

墨小白突然难受得呻吟,身子瑟瑟发抖,动静越来越大,其中一人想要包抄过去从后面追捕,无双在灌木丛中,向云比了一个手势,云在高处向风比了一个手势,风绕过去,放冷枪把那人击毙,子弹如水一样扫向岩石,墨遥捂着小白的耳朵,抱着他紧贴着岩石,云架着狙击枪,一枪一枪地放,无声狙击,一枪放倒了一个,他们甚至不知道子弹从哪个方向射来,转眼就没了五个人,剩下的人全部找地方躲藏,藏匿于丛林中,动都不敢动,云的狙击枪也打得好,她算是突击员,狙击枪不算强项,但比起美军的狙击手也毫不逊色。这台狙击枪卧射比较高,丛林里障碍物又多,视野不是百分百,他们隐身在丛林里动都不敢动,云也寻不到一个好的狙击位。

人都没到陷阱区,无双也知道他们有了防心,云在放冷枪狙击,她如鬼魅一样绕到一名士兵身后,一手握住他的头,一手捂住他的嘴巴,一扭就把人的头给扭断了。

云从射镜里告诉她位置,无双一个一个绕过去,无声无息地把人一个一个击毙,全部是近距离一招毙命,到第八个人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一条小毒蛇惊醒了趴在灌木丛中的陆军士兵,他扭头看见无双靠近,枪支举起来射击,无双扑到他身边,子弹射了空,一排子弹射在森林里,无双压着他,那人力气也十分大,转着枪口又扫来,无双手肘压着他的胸前,另外手上的军用刺刀刺穿他的眉心。

枪声惊醒了其他的士兵,已没剩下几个人了,十几个人被决绝了十二人,只剩下六个人,他们听到动静后,全扑向无双,其中一名狙击手刚要设射击就被风一枪击穿大脑。其余五人很显然害怕,一人刚要请求撤退,无双从身后扑上去,子弹射穿他的腹部。

他前面的人反应过来,回头扫射,无双把尸体挡在自己面前,又扑向一旁的岩石,也放了一枪,“!”

她的手臂比穿透的子弹划过,血痕明显,她一受伤,云的狙击枪就放得更厉害了,最后只剩下一个人,风从岩石后面问,“你是哪个部门的人?”

那人没回答,对着岩石开枪,子弹没能射穿岩石,倒是惊扰到墨小白,他听到枪声似乎很不安,动得很厉害,墨遥眯起眼睛,风会意,也没再问,云已狙击了他。

不到半个小时,全歼。

无双出来,云也扛着狙击枪从上面跳下来,几人撤了陷阱,突然墨遥喊了声,“无双小心!”

无双骤然回头,如夺命女神,子弹射死躺在地上的一名士兵,他刚刚中弹没死,侥幸想要拉一人陪葬,云去检查所有的尸体,以防漏网之鱼。

墨遥让风去收集他们的装备,或许这几天都要打游击。

无双包扎伤口,那子弹划得深,无双包扎的时候,眉头都没皱一下,墨遥说,“他们知道我们的行踪了。”

无双沉默点头,“我们的电子设备他们都不能追踪,唯一能查到我们的消息的就是入侵我们的电脑,墨晨提醒过……”

墨遥苦笑,“我以为……”

无双蹙眉看他,“你以为什么?”

墨遥没说话,低头看了小白一眼,“小白似乎很怕听到枪声。”

“何止怕枪声,他怕狭小的空间,怕黑,怕枪声,怕很多东西……”无双说,小白整个就变了一个人,过去从来无惧的东西此刻都变得害怕恐惧。

云检查过来,无线电都切断了,人都死了。风也把装备都收集了,他们带的装备不少,足够他们打好长一段时间,无双说,“这个小分队失去联系,一定会有别的小分队进来,我们的位置暴露了,要么继续走,一直和他们周旋,他们就要回头。”

“继续走!”墨遥沉声说,“小白等不及……”

无双点头,既然如此,就要重新分配一下,天黑之前他们要提防有一个小分队再进来搜索,这消息是隐瞒不住的,恐怕现在他们都收到消息了。

墨遥担忧地看着天色……

几人收拾了东西继续行走了,因为又没信号了,一切只能靠自己,傍晚的时候,无双找了一个地方落脚,几人补充体力,然而……

墨遥突然抬头看天空,无双去打猎了,风云也安静下来,一起看向天空。

那是一种不正常的,只有常年训练的人才能敏锐地察觉到的危险在蔓延。十分钟后,直升机在他们头上盘旋,军用武装直升机……看机身就知道是美军。

无双猫着身子回来,幸好他们有惊觉没有烧火,直升机一直在天空盘旋,无双庆幸,已是夜晚,他们看不出什么来,,若是白天,恐怕糟糕至极。

烤肉是不行了,无双简单地把土鸡和蛇庆幸,他们生吃,墨小白吃干粮和水,众人戴上夜视镜继续在森林里行走,不敢停留,武装直升机在他们头上如影随形,他们在搜索,天黑了,这一代丛林又这么危险,他们自然没敢进来,只能用直升机搜索,丛林茂密,只要不生火,无双不担心他们会找到他们。

“有八两直升机。”

无双点头,“黑寡妇。”

“他们怎么调转回头了?”云心惊地问,无双笑问,“怕了?”

“怕什么,有你和老大在,什么都不怕。”云笑说道,无双心想,信仰真是一种很美好的东西。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783

黑寡妇在墨遥等人上空盘旋了半个多小时,似乎确定没有人走动,他们不在这一代,他们才离开,整个森林又安静下来,无双和风云能判断飞机的距离,所以他们开了枪械上的灯,小心翼翼地在森林里行走。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一个多小时后,黑寡妇又回来了。

无双诅咒一声,真是没完没了。她带着风云躲在灌木丛中,墨遥抱着小白躲在岩石旁,他们勘察过另外一处,没发现人,两辆直升机又飞回来了。墨遥放下小白,墨小白被惊醒,黑暗中眼睛亮得如两颗黑曜石,他问,出什么事了?

墨遥说,“没事,睡觉。”

墨小白疑惑地看着他,墨遥觉得这是墨小白这几天最清醒的一次,他能思考,能说话,情绪能平静,他如今怕墨小白失控,他若是尖叫一声,上面的人就知道他们在下面,那子弹会和雨水一样泼过来,到时候就无法阻拦,所以墨遥很紧张地看着墨小白……

墨小白仰头看,今晚没有月光,哪怕是有月光也被茂密的森林阻挡,墨遥在他眼睛里看到一股浓浓的绝望,他心一疼,忙问他怎么了?

小白摇头,喃喃自语,“我永远也好不了,是不是?”

“胡说!”墨遥低声喝住他,扳着他的头沉声说,“没事,你会没事的,白夜叔叔说,你会没事的。”

“真的?”

墨遥点头,“真的,中午无双收到消息,墨晨亲自说的,我妈咪当年更惨,最后不是也好了吗?你一定会没事的。”

墨小白疲倦地靠着岩石,眼睛里似乎有眼泪,却没有滴落,只是一阵失神,墨遥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此刻他也不想墨小白一个人胡思乱想,他把他抱过来,让他靠在他的怀里,铁臂有力地拥着他。

“小白,你会好起来的。”

“我听到姐说了,我的腿可能要截肢。”

“我把我腿给你。”墨遥说,他温柔地摸着他的脸,“别说丧气话好吗?伤口感染不严重,控制得很好,不会有事的。”

墨小白没说话,他比在牢房的时候乖顺多了,墨遥一时也不知道,小白在牢房里的反应是他真的不想他救,还是只是他的错觉。

墨小白没说,他也没问,关于那段日子,他没问过小白一句话。

“累了,多睡一会儿。”墨遥说,墨小白抓过他的手,小白的手没什么力气,墨遥主动把手放在他手心里,墨小白说,“哥……以后别打我行吗?”

墨遥眼睛刺痛起来,下巴抵在他头顶,几乎落下眼泪,那揪疼的心脏没完没了地折磨他,“好,不打你,哥不打你,永远不会打你。”

“你说过不打我的,你还是打了。”

“哥错了,以后再不会了。”墨遥说,无双蹙眉,心想着小白有点不对劲,这么多天下来,他没有一天和如今这样平静。可她一时又说不上来,那怪异的感觉是什么。

“我……再不会了,再不会了。”墨遥喃喃自语,墨小白指尖触碰着他的手心,微微地笑起来,“那我原谅你了。”

“小白?”墨遥惊讶地看着他,墨小白没有看他,只是重复地说一句话,“我原谅你了,我不怪你了。”

“不要原谅我,永远不要,就这么恨着我,没关系的,尽情地恨,哥永远爱你。”哪怕你恨我,墨遥似乎再不避忌这个字,更似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表达自己的爱,他说不清渴望小白给他什么反应,或者是他又希望得到什么反应,他只是想要把自己满腔的爱都告诉他。

墨小白摇摇头,“不,我原谅你了。”

墨遥吻着他的头发,墨小白在他怀里静了半晌,墨遥感觉到他的肌肉在扭曲,身子在颤抖,以为他毒瘾又发作了,墨小白却摇头,只是说冷,墨遥把他抱紧,若是能生火,他已经迫不及待要生火,暖和小白的身子。

他揉搓着他的手臂,摩擦起热,“好点了吗?”

墨小白没回答,墨遥想拿过一件厚衣服给他盖上,墨小白摇头,“你就这么抱着我,让我待一会儿。”

墨遥点头,紧紧地抱着他,若是换成以往,墨遥遭就察觉到小白不对劲,可小白已经昏沉很久了,出来后除了发狂就没和墨遥好好地说过一句话,此刻他的声音哪怕沙哑难听,听在墨遥耳朵里也是天籁。

“我是不是很任性?”墨小白问墨遥,“你有没有烦过我……我要听真话。”

“没有!”

“真的?”

“真的。”墨遥说,和他十指交缠,“我怎么可能会烦你,你很任性,也很自私,可如果你不任性,不自私就不是小白了,我有时候被你惹得很伤心,有时候又很痛苦,可都没有你给我的快乐多,真的,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需要,你在书房陪我的时候,我宁愿时间就这么停止,宁愿你就这样陪我到老都可以。我怎么会烦你呢,永远不会。”

墨小白似乎很开心,“我在牢房的时候,很恨你。”

“我知道。”

“我不知道恨什么,我不知道恨你什么,只是告诉自己恨你,可我不能死了,怎么样都不能死了,如果我死了……”墨小白又是一阵颤抖,墨遥慌忙抱得紧一点,“冷吗?”

墨小白点头,墨遥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办法让他变得暖和,墨小白很累了,不想说话的样子,只是疲倦地靠着,他需要恢复体力,没说一个字都仿佛要了他的命似的,墨遥想让他休息,墨小白不愿意,他要躺着他怀里,他想和他说话。

默契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自然而然就产生在人和人之间,墨遥没有勉强他,墨小白想喝水,他喂了一点水给他,小白觉得舒服了一点,又抬头看着天空,黑压压的树叶挡住了光线。

“想看什么?”

“阳光。”墨小白说,他突然又不说了,脑海里有一些幻觉,还有一些模糊的影子,他想告诉墨遥,其实他昏迷被带上飞机前,他看到白柳了,可他突然又不想说,他想他这么恨墨遥的原因,可能这占了一部分。

无双突然说,“小白,你说得太多了,睡一会。”

墨小白似乎没听到,他看着墨遥问,“你知道我在牢房还想什么?”

“想什么?”

“我在想,你为什么会爱我。”墨小白说,“我想不明白,我很痛苦,那些日子,我唯一清醒的时候就想,为什么你会爱我,我想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墨遥说,“不明白就不要想了,不是事事都要明白的。”

墨小白微笑,笑容牵动他的唇角,有些裂疼,墨小白呻吟了声,“我很痛苦……哥,我很痛苦,我熬……好辛苦……”

“乖,没事的,再过几天就没事了。”墨遥知道他痛苦,那鬼玩意不是人能承受的,他都不知道墨小白此刻在经历什么样的痛苦,恨不得感同身受,哪怕不能分担一点也要一起受苦。

“哥,你可不可以让我吻一吻。”墨小白问,墨遥有点奇怪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要求,墨小白说,“在柏林的时候,我就该吻你的。”

墨遥低头,吻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吸吮他的唇瓣,墨小白微微推开他,固执地坚持他要吻他,墨遥哭笑不得,墨小白有时候真固执到你都拿他没办法。

无双有点看不下去,眉心拧得死紧,太疼了,她被卡卡拒绝的时候都没这么疼过。

墨遥把他的身子调高一点,让他坐在他的腿上,墨小白软趴趴地抱着他的脖子,颤抖地凑上去吻墨遥的唇,墨遥往后倒去,这样小白压下来就不用费劲。墨小白吻得很认真,这是他第一次吻墨遥,他此刻脑子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在做一件他很久以前就想做的事情。

他吻得很用心,墨遥主动启唇让他闯进来,两人唇舌纠缠,墨小白闭着眼睛,脸上有沉醉,也有痛苦。墨遥捧着他的头,让他微微退离……

够了,足够了。

墨小白笑起来,哪怕瘦得不成样子,面黄肌瘦,狼狈不堪,他笑起来仍然很美,墨遥的心软得一塌糊涂,墨小白说,“我在柏林的时候就该做这件事了……哥,我原谅你了,哥哥……”

他今天说了很多遍原谅,墨遥思路都有点迷茫了。

墨小白身子又软下来,墨遥慌忙抱住他,小白说,“我对不起季冰,更对不起你。哥,谢谢你爱我。”

无双背脊窜上一股冰冷,身子比脑子更快一步反应,向墨小白扑过去,墨小白突然推开墨遥,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住一把军用刺刀,直挺挺地往自己的胸口扎……

最近改金牌的出版稿子,这个月要交稿,6月份要出的,可能赶不及,晚上弄到很晚才睡,所以第二更往后推延,6点前我会更的,(__) 嘻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