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787章节 叶非墨

787章节

墨遥一直等着无双的消息,叶天宇派人去接应无双,森林那边交火非常厉害,整个森林几乎都是火光,击落一辆飞机和一辆战斗机后,政府发怒了,又支援了兵力,无双和卡卡暂时还要这里周旋,声东击西让墨小白和墨遥离开,所以毒品就交给一名第一恐怖组织的特工带回来。

无双逃跑的时候把这些毒品收藏得极好,没有落下一支,她知道这是小白的命,小白靠毒品一直到他身体康复,他都必须靠这些毒品撑着,所以人没了,毒品都在。

那名特工不负所托,把毒品安全带回基地,叶天宇又把解药让他带去,他要病毒武器了,再这么打下去没完没了,趁着政府第三批援兵还没到,他必须把他们全放倒了。

墨遥等不及无双和卡卡,带上毒品就上了飞机,直飞利雅得。叶天宇又等了一天,直到特工把解药都带到,每个人都注射完毕后,发出一枚病毒导弹,丛林中的步兵不到一个小时,全部昏死,叶天宇不算太残酷,用的病毒武器没有要人命,只要三天内被送到医院就没事,完全给足了他们时间。

陆军全灭,无双和卡卡他们就轻松了,空战激烈越发激烈,第一恐怖组织毁损了一辆战斗机,美军毁损四辆战斗机,已无法作战,第三批援兵还没到,本来美军请求墨西哥政府派政府军支援,正好有一个基地靠近,飞来只需要一个小时,可墨西哥政府军和第一恐怖组织交火已不是第一次了,是无数次了。因为这一代的毒品交易众多,叶天宇一个不爽就来剿灭,挑起政府军和第一恐怖组织的战争,每次交火下场都很惨痛,所以他们得到一个教训,不和第一恐怖组织交锋,人家堂堂的军事老大都顶不住,他们自然也顶不住,去了也白白送死,而且这场空战早就通过互联网传播到全球各地,他们没必要参与。

正因为叶天宇这一号人物的存在给他们震慑,不敢派出空军支援,美军第三批空军来不及的情况下,其余的两架战斗机被困住,无双和卡卡等人安全撤离。

之后叶天宇让战斗机直飞中东,把战场引到中东去,那是他的地盘,美国和墨西哥是邻国,交火起来怎么都是第一恐怖组织吃亏,中东就不同了,那边如惊弓之鸟,美军要是派兵到中东区恐怕要考虑会不会和当地政府交锋。

墨西哥基地已要不得了,叶天宇最后一批撤退,放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这是黑手党和第一恐怖组织联合起来第一次和政府对抗的一场大型战斗,维持了三天。

双方都有伤亡,美国国防部呼吁全球反恐,于是各地又开始岌岌可危开反恐研讨会。

……

反恐,反恐,喊了这么多年,恐怖分子依然存在,叶天宇对这一次战事一天愧疚心都没有,哪怕死了那么多天,他人很冷漠,对人命看得淡,他在主控台的时候已经向美军主控台发出警告,请求他们撤离,他也不想和他们作战,是他们太过自信,拒绝撤离,所以才会引爆这一次大规模作战。叶天宇有预感,全美的特工估计都要浑水摸鱼想潜入第一恐怖组织,瓦解第一恐怖组织,他这一次已经激怒了他们。

叶天宇一点都不担心,哪怕美特工再厉害,潜伏得再好,除非他们从小培养,四五岁就开始进反恐,然后被送到特工岛,最后表现出色进入第一恐怖组织,否则他们哪怕进入也没机会接触核心。他们的核心领导是千挑万选,绝对忠诚,全是基地一辈一辈传下来的。

叶宁远看电视报道的时候就头疼不已,最后还是引发大战,其实完全可以避免的,天宇这孩子,真的……许诺看着媒体的战后报道,战火,尸体,那些熟悉的特种兵戎装……心中十分不舒服,那是她从事多年的机构。她不是第一恐怖组织派在反恐的奸细,她重生后一直为反恐工作,她对反恐也是绝对的忠诚,她是一名非标准模式下培养出来的标准战士,对她的工作有绝对的忠诚。

叶宁远是她的意外,如果叶宁远不是叶宁远,她不是许诺,而是安许诺,恐怕当初他们不会走在一起,因为反恐和恐怖组织实在水火不容,许诺在生育了叶可岚之后才寻到一个平衡点。她为反恐工作那么多年,从未做出对不起国际反恐的事情,她处处尽责,也没有特别的维护第一恐怖组织。她的最高督察近十年,也抓过第一恐怖组织特工,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叶宁远要救人,夫妻两人斗智斗勇,各凭本事,虽然有过一些小维护,但不会影响大局。

她可以在反恐做到退休,可她三十五就退下来了,正是因为她无法继续和恐怖组织斗智斗勇,领导者再不是她的丈夫,接下来可能是卡卡,也可能是儿子。她是一位母亲,自然无法和儿子做这样的周旋,非常怪异,所以叶宁远退下来,她也跟着一起退下来,其实她热爱这份工作。

如今看着新闻报道里的伤亡,看着时候报道的空战局面,她的记忆被拉回了每一次和恐怖分子作战时的伤亡,那种沉痛的心情,记忆如新,如今造成这一切的是她的儿子,许诺有些排斥这样的感觉。

十分排斥,这样的排斥让她隐约有些后悔……后悔当初为何没有一开始放弃工作,或许这样,她就不会对那里有那么深的感情,不会觉得太难过。

叶宁远搂着娇妻,“别难过,这不是你的错。”

许诺说,“天宇的性格……到底是随了谁?”

叶宁远慌忙撇清责任,“老婆,绝对不是我。”

许诺冷冷说,“他是我婚外情生的。”

叶宁远很无辜,许诺心情不太好,叶宁远说,“你都要生了,别为这种事生气,又不是没见过。”

“我不是生气。”许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困境和无奈,“真的,我不是生气,只是觉得……只是觉得不应该这样子,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任何一场战争都是罪恶的。这样大规模的伤亡完全可以避免,天宇可以处理得更好,他……你看看这些人,那是我熟悉的特种兵服装,我穿过无数次,我在行动队的时候也是这样和恐怖分子作战,我甚至想那时候一个疏忽,我的尸体就会出现的新闻上。我每次下命令,我的属下都是这样的装备,我甚至害怕这几天新闻里说谁谁谁死了,正巧是我以前的部下。”

“诺诺,你已经离开反恐了……”

“我知道!”许诺说,“可有些事情,离开了不代表记忆也离开了,你忘得掉你在第一恐怖组织的一切吗?你睡觉做梦的时候偶尔会做噩梦,你……石头,对不起,我无意提起这些。”

叶宁远一扫脸上的阴霾,淡淡说,“没事,孕妇脾气大,我理解。”

许诺白了他一眼,摸着隆起的肚子,“这孩子我绝对不给第一恐怖组织,想都别想。”

“好,咱们培养他当反恐精英,以后干掉他哥哥。”

许诺笑了。

叶宁远见她心情好一些,继续说,“诺诺,你在用放大镜看天宇,所以他自然就诸多错处。没错,我也觉得他冷酷冷血,但我也觉得他可以更好地处理这一次事件,可你要知道,他已发出警告,他已经尽力在避免伤亡,你看陆军没死绝,你就该觉得庆幸了,不然以天宇的脾气,投下的病毒是要他们的命,不会给他们三天的活命事件,当然,空战是暴力了一些,可若一开始撤退,也不会发生战争,所以不能全怪天宇。”

他老婆骨子里真是正气凛然啊,叶宁远摸摸鼻子,他们家干的都不是正当玩意,倒是出了一个黑白分明的媳妇,真是……报应不爽啊。

“你是不是觉得我小题大作了?”许诺问。

叶宁远说,“怎么说呢,换成是我,估计也会这样,不过没这么大伤亡倒是真的,这孩子太浪费了,不应该报销我们两架战斗机的,一架装备一个亿啊,有钱也不是这么报销……”

“叶宁远!”许诺怒,叶宁远说,“老婆,别生气啊,你和我本来就不是一个立场的啊,我不可能站在反恐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

“不和你说了。”

程安雅笑着过来,“你们闹什么脾气?”

叶宁远说,“妈咪,军事台的消息,天宇太狠了,把诺诺惹怒了。”

程安雅不怎么关心反恐伤得怎么样,只是问,“小白和无双、墨遥都没事?非墨说小白毒瘾很深了,想戒估计很难……”

叶宁远摊手,“诺诺,看见了吗?妈咪不关心反恐,也不关心第一恐怖组织,就关心那几个混小子,所以咱们就不争论了。”

788

墨遥和墨小白到达利雅得正是晚上,苏曼和白夜早就把医务室早就准备好了,因为小白身份已经曝光的原因,再加上如今形势又紧,苏曼不打算把他往医院送,哪怕是自家的医院,所需要的药水和仪器在他们来之前苏曼和白夜就准备好了,墨小白一送来白夜就给他动手术。

他的大腿感染十分厉害,大腿几乎都化脓了,十分可怕,墨遥担心不已,守在手术室外不敢闭眼,他知道白夜医术过人,可小白这回实在伤得重,又染了毒瘾,他怕小白熬不过去。苏曼没有一起进手术室,带了毒品到实验室去研究,黛娜端过一些食物让墨遥食用,并安慰他放宽心,一切都会好的。

把食物给她后,黛娜就进手术室帮忙,白夜带了两人进去,黛娜怕忙不过来,墨遥一个人在门口等着,一路过来疲软得很,坐下都很不舒服,干脆就滑坐在地上,靠着墙壁等待。

没一会儿就听到飞机的声音,墨遥整个都精神起来,或许在森林中反应过度,墨遥如今一听到飞机的声音就觉得可怕,怕他们追来,他不是怕被抓,是怕小白正在动手术却被人打扰,那可能真的没救了,是私人飞机,他们一送来,苏曼和白夜就分头救治,谁都没告诉墨遥,叶薇和十一的飞机也是今晚到。

飞机停在私人飞机场,墨晔,墨玦和叶薇、十一都到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不可能不晓得,只是这一次去远了,又耽搁了一段时间,十一和墨晨联系的时候就直接让他们过来利雅得。

“妈咪……”墨遥一见到他们,精神全部放松下来,顿时觉得头轻脚重,十一和叶薇的声音在脑海里无限放大,朦胧,他紧绷了几天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人立刻昏厥过去。

墨晔皱鼻,他身上这味儿可真重,十一看着他,“你看着干什么啊,他累晕了。”

墨晔抱起墨遥,他觉得有必要把墨遥丢到游泳池里泡一泡再收拾一下,可看十一的神色,墨晔打消这个念头,直接抱着墨遥上楼,丢到浴室里,动手帮他清洗。

叶薇、十一和墨玦都在手术室外,叶薇等不下去去找苏曼,十一有点担心她,随着他去实验室,苏曼正在分解毒品,叶薇拿起来就想摔,苏曼慌忙止住她,“别摔了,小白靠它活命。”

“这是什么毒品?”叶薇忍住暴怒,沉声问,苏曼说,“天亮我再告诉你,别弄没了,小白外伤内伤严重,目前没法戒毒,要等他身体康复才能戒毒,我这没毒品给他。”

叶薇咬牙,咒骂了好几声。

“敢往我儿子身上弄这玩意,老子不轰了反恐这群混蛋就不叫叶薇。”叶薇怒极了,一路上看墨晨传过来的卫星照片她就忍住一股怒火,除了毒品,还有性-虐。若不是想先看看小白,她可能自己去墨西哥参战了。她退下来这么多年第一次有杀人的冲动,年轻时候的火爆和冲劲仿佛一下子回来了。

那叫仇恨。

十一握住她的手,安抚她的怒火,她也怒,然而如今发怒也解决不了什么,小白能平安熬过来才最要紧,十一问,“这玩意能戒掉吗?墨晨说……”

“你们出去,别来烦我。”苏曼冷冷说,叶薇扭头出了实验室,十一也没逗留,人在中庭不断地走来走去,等着白夜的消息。

墨玦不懂得安慰人,十一使了一个眼色让他过来安抚叶薇,墨玦觉得如果他来安慰叶薇只有两个下场,一是两人干架,二是两人一起去轰了啥啥啥……于是墨玦选择沉默是金,叶薇发怒暴躁的时候是无需别人来安慰的,她自己会发泄掉。

等待是漫长的,熬人的,叶薇不知道自己上一次漫长的等待是什么时候,似乎没有这么难受,她们在柏林的时候,小白仍然好好的,能说能笑能跑能跳,她们刚一走就出事,叶薇自责后悔不已,若是她们晚走几天,或许事情就不会搞成这样。

无双打墨遥的手机,他的手机就落在他刚刚躺着的地方,十一接过来,无双知道父母都在利雅得,心中就安了,叶薇接过来,“受伤了吗?”

“我没有受伤,鬼面和卡卡都在,我们整理一下就过去,妈咪,小白……”无双艰难地喊了一声,叶薇蹙眉,“没受伤就好,告诉天宇,这次做得好。”

十一想起一件事,许诺总说叶天宇不像叶宁远,也不像她,到底随了谁,答案非常明显,随了叶薇,一样的狠、快、准。

小白的手术,一直持续到天亮,黛娜进进出出好几次,输血袋拿了好几袋,叶薇看着形势心中就不安,小白打了麻药,中途毒瘾发作,黛娜又出来把毒品拿进去注射,忙忙碌碌……进进出出,一直到天亮,白夜才疲倦地从里面手术室里出来,小白被推到隔壁简单收拾好的病房。

“怎么样?”叶薇问。

白夜很疲倦,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下来,人似乎要透支了一般,“他的腿能不能保住,就看今天了,感染太严重,我也无能为力。”

“你的意思要截肢?”

白夜点头,叶薇脸色发白,白夜说,“我打了一剂RM-33病毒,能使得坏死的肌肉、细胞再生,能不能有效果就看今天的反应。”

他和苏曼研究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最后都用在自家人身上,且这些东西都是没有人使用过的,白夜觉得自己的运气一向不错,他也希望能带一点运气给小白,因为RM-33病毒是他最好的办法,一般的手术已经帮不了小白,如果送到医院,不是他执刀,小白已经被截肢。

墨玦问,“又是没人试验过的病毒?”

白夜说,“那能怎么办?不用就要截肢,细菌感染已经扩散,晚一点,命都没了。虽然这病毒不稳定,也没人使用过,总归是一个法子,出了什么问题只要我没死总有办法解决,总比截肢要强,薇薇你说呢?”

“对,你怎么说就怎么做。”叶薇说道,她恢复了一些力气,十一惊讶,“怎么搞成这样?”

“他的腿伤是自残的结果,本来刀子就不干净,人又在地牢里那么多天,已经感染,墨西哥丛林湿气重,毒气重,他还有一口气撑到利雅得已经是奇迹了。”白夜严肃地说,他看小白那样子,真的快到极限了,奄奄一息,感染和病毒掏空他的身体,他真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都怕小白承受不住,死的手术台上,那就真的成了他第一位死在手术台的病人。

“如果没有出现反斥现象,他的腿就能保住?”墨玦问。

白夜点头,“不过……”

他有点懊恼地摸摸鼻子,“可能会有点后遗症。”

“什么后遗症?”叶薇、墨玦和十一异口同声地问,白夜退了一步,指了指脑门,叶薇瞪他,白夜摊手,“嘿,薇薇,我们研究这种东西是探索医学的深度,我可从来没想过要用在你们身上,所以……不会太完美。”

“影响智力?白痴?”十一问。

白夜说,“对神经系统有点小影响,至于是什么,这要看小白的身体了,他现在还被注射毒品,这毒品本来也有病毒,当然,你们可以乐观地想以毒攻毒,这也不错。”

叶薇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墨玦说,“武侠小说什么以毒攻毒都是他妈的扯谈。”

白夜暗忖,墨二公子啊,真相我们知道就好,没必要说出来,总要抱有希望。小白的病情,他真的尽力了,如今只能听天由命。

白夜要睡一会儿,苏美人的精神一向是顶呱呱的,人的实验室待到中午,竟然没出来吃东西也没睡觉,墨遥睡了一觉也醒了,墨晔帮他洗过,换了一身阿拉伯男人的标准装,墨遥最讨厌这种装扮,这时候也顾不上喜欢还是讨厌,问墨小白的情况,十一把具体情况说了一遍,墨遥就沉默地坐在一旁,小白还在观察,他们只能从窗口看着他,那么安静地躺在床上,那么的安静……

白夜睡了几个小时也醒来,他吃了一点东西补充体力,墨家几位大人和墨遥都在中庭,守着小白,苏曼还没出来,白夜也没去打扰他。

他坐下来,漫不经心地问墨遥,“小白是不是自杀过?”

他这一问,把墨玦和叶薇惊呆了,墨晔和十一也不可思议地看着白夜,十一说,“自杀,怎么可能?小白是最热爱生命的人,他不可能自寻短见。”

墨遥在一旁沉默着,叶薇问,“墨遥,他自杀?”

墨遥沉痛地点头,不愿意回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白夜说,“小白心理严重受创,我从他的伤痕能知道他经历过什么,每一处伤口也能想象到受过什么伤,所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面对一个半封闭的小白。”

789

“什么意思?”叶薇问。

白夜说,“小白的心理评估是你做的,你应该知道什么样的情况下导致他想自杀,不管是为了什么,其中一条一定是他心理受创,对这个世界有了厌弃。他心理报告一直很出色,越是健康,越是坚强,一旦崩溃,那就真的崩溃了。他伤好后,要戒毒,要疗伤,要康复,要面对很多很多的问题,他会变得烦躁,会变得封闭,会变得自我厌恶和自我否定,牢房的记忆也会困扰他,毒瘾,殴打,还有……虐待。人的生理承受极限和身体承受极限都崩溃的情况下,想要恢复并不容易,所以小白不会和过去一样笑得那么开心,他也不会再是你的开心果。”

“活着就好。”墨玦说,墨遥在一旁捂着头,十一握住他的手,免得他的伤害自己,墨遥不断地自责,“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谁的错不要紧,人没事最重要,除了大腿上的感染,小白染了毒品,我想这是很棘手的毒品,等这苏曼的报告吧。”白夜神色并不乐观。

墨晔问,“怎么棘手?”

“小白的各项机能都不正常,肝脏,肾脏,心脏,胃……各项器官都在衰竭,特别是肺部,出血严重。”白夜说,“如果是毒品造成的,我在想,他应该怎么戒毒。”

叶薇的脸色难看至极,“根本戒不掉。继续注射毒品,他身体早晚得掏空,衰竭而死,如果不用毒品,他的身体抵抗不住毒瘾发作的折磨。”

白夜沉重点头,基本上是这样没错。

墨玦蹙眉,素来没表情的二公子也开始有些担心了。

“你的病毒到底有没有效果,去看看啊。”叶薇不耐烦地把他推进去,白夜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如过去一般疼爱地包容着她的粗暴,“薇薇,别难过,我会尽量还你一个健康的儿子。”

“去看看他。”叶薇说,白夜点头,进了病房,叶薇又回到中庭,墨遥把柏林的事情说了一遍,没隐瞒他曾经打过小白的事实,他恨不得叶薇能揍他一顿,这样他心里会舒服一些。

叶薇只说了声没事,靠在喷泉旁面无表情地等着。

她不喜欢事后追究责任,于事无补,她习惯了未雨绸缪,不然是出了事后直接暴力解决,自责,愧疚这种事叶薇很少有,她是一个很极端的人。

她如今想做的就是为儿子报仇,宽恕和原谅这样的美德叶薇生来就没有。

白夜很庆幸,病毒虽然不稳定,总算能够勉强保住小白的腿,白夜本来也只希望这病毒能给他缓一缓时间,让他有更好的办法治疗小白的腿,如今算是成功了。

小白的腿不用截肢,他把最好的药都用在小白身上,尽最大的力量让小白清醒,苏曼把毒品分析完成,花了一天的功夫,是一种纯度极高的神经毒品,且带有让人体器官迅速衰竭的病毒,也就是说,每次注射一次毒品,小白的各项器官功能就会面临一次病毒侵袭。

毒品缓解了他的疼痛难受,却加快他的身体衰竭,所以这一路上,小白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候,总是软绵绵如面条一样,手脚都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毒品掏空他的身体,墨遥自责不已,他并不知道毒品危害这么大,他给小白注射那么多天毒品,怪不得小白一直都昏昏欲睡。

苏曼说,“你做的对,必须要注射,小白的身体无法抗过毒品发作时的痛苦,只能这么做,我去研究戒毒方案。”

“能戒掉吗?”

苏曼想了想,“不知道!”

墨遥绝望地闭上眼睛,苏曼都说不知道,他还能抱着希望吗?他从龙潭虎穴中救出他,不是让他死在自己家里,他不能死,绝对不能……

“我的血管用吗?”墨遥问。

苏曼说,“没用!”

白夜怜惜此时的墨遥,下一代的孩子里,他最喜欢的就是小白,小白和墨遥的事情他当然也听闻,心中对这两个孩子是充满疼爱和怜惜的,如今弄成这样,白夜心里也难受。

他和苏曼走过这么多年,也有过艰难的时候,可从没有如此绝望过。

“墨遥,别灰心。”白夜说,“虽然我什么都保证不了,你也要抱着希望,不能连希望都没有了。”

“我知道。”墨遥说。

苏曼和白夜一起研究戒毒的方案,小白第二天早上清醒,一醒来就看见叶薇和墨玦都在床边,他有一种不真实的幻觉,叶薇握住他的手,“小白,我是谁?”

“妈咪……”

叶薇舒了一口气,据说那病毒对神经有影响,叶薇还真担心醒来就真成一小白了,“舒服一些了吗?”

小白没回答,目光转动,十一和墨晔也在床边,却不见墨遥,十一说,“白夜把墨遥找去了,他一会儿就过来。”

墨玦说,“你会没事的。”

小白看着他老子,没说话,墨玦有点不自在,他能安慰人就到这份上了,虽然也很担心小白真的挂了,可嘴里说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来。

小白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没有说话,十一和墨晔、叶薇和他说话,他都没怎么回答,似乎很疲倦,脸上没一点笑意,让是面黄肌瘦,若是普通的伤成这样,叶薇早就用照相机拍下来以后取笑墨小白了。可这一次她没这个心情,他们也感觉到小白的不同,很安静……

小白以前也受过很重的伤,昏迷过几天几夜,醒来是尽量表现出我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找人揍模样,尽可能地用欢快的语气和他们说笑,仿佛真的不曾受伤。

他总能让身边的人笑,十一难过地想,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小白总能让他们笑,可小白面无表情时,他们怎么让小白笑呢?

他们怎么变成小白的开心果呢?

“小白,和妈咪说说话好不好?”叶薇说,铁骨柔情,难见的温柔,墨玦在一旁都觉得嫉妒了,虽然觉得不应该,可就是嫉妒,叶薇对他可没这么温柔,受伤也没这么温柔过。

小白觉得声音有点遥远和模糊,听得不太清,更不愿意动了,他只想睡觉,于是又闭上眼睛,十一说,“他很累,薇薇,软让他休息吧。”

墨晔说,“小白……真的变了。”

他语气沉重,白夜过来给小白做检查,小白睁开眼睛,墨遥已经在他身边了,小白莫名的安心,动了动他的脚,没有知觉,小白问,“我的脚动了吗?”

墨遥说,“没事,你放心,没事。”

“为什么没感觉。”小白惊恐地睁大眼睛,白夜柔声说,“我用了药,双腿暂且麻痹,没有知觉,等药效过了,你就感觉到疼了。”

“真的?”

“真的。”十一拍了照给他看,“看,双腿都好好的,没截肢,白夜说不会截肢的。”

小白看到照片,这才真正的安心,墨遥看他的目光温柔至极,众人和他说话也变得小心翼翼,怕哪一句不对伤了小白的心,叶薇和十一,墨玦和墨晔都不习惯这样对待孩子。可白夜的命令就是,百依百顺,小白说什么就是什么,尽量温和地和他说话,把他当成孩子。

叶薇还很奇怪呢,她什么时候把小白当大人了?她一直是她没长大的傻蛋儿子。

“我不想见你们。”小白闭上眼睛,如是说,他是说得一点表情都没有,连声音波动都没有,叶薇瞪圆了眼睛,下意识要发怒,白夜拦住她,摇了摇头,小白闭上眼睛就没再睁开。

墨遥问,“我呢,也不想见吗?”

小白没说话,白夜说,“除了墨遥,都出去吧。”

叶薇不悦,“白夜……”

“薇薇出去。”白夜沉声说,叶薇一头撞出去,十一、墨玦和墨晔也跟着出去,叶薇心中堵得难受,疼得厉害,小白竟然不见她,不想见她?

混账,混账,小混蛋,等他好了,看她怎么修理他。

墨晔说,“可以理解,如果我伤成这样,也不想见你们。”

“什么逻辑。”十一说,撇撇唇,男人的自尊心实在是无法理解。

小白眼角滑落一行泪,看得墨遥难受,白夜抚着他的脸说,“别伤心,你妈咪不会怪你,乖乖配合叔叔,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好不了。”小白说,“我亲眼看见有人毒瘾发作死在我面前,我看见他的死状,我不要死后变成那副鬼样子。”

白夜笑道,“你在我手上,想死还没那么容易,睁开眼睛,我要检查。”

790

无双和卡卡第三天也飞来利雅得,叶天宇去了中东,墨晨要主持大局回西西里岛,苏家又一次热闹起来,黛娜印象中苏家每年都有一段时间是十分热闹的。苏曼不爱旅行,不爱走动,白夜和他一起出去也没几天就回来,不似叶薇和十一他们四处旅游,所以叶薇和十一他们一有空会来利雅得住几天。

容颜、、楚离和黑杰克、杰森等人几乎都是,一般会住上一段日子,苏家都有他们的专门的客房了,利雅得没什么地方能玩的,该走的地方几乎都走烂了,大家都是老朋友相聚。除了专门相聚的时间,就是治疗时间,一般的伤痛什么也劳烦不上便也,一旦要送到这里的,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聚集在苏家。

这一次的气氛比前几次都要沉重得多,哪怕卡卡心脏有问题,叶非墨有胃癌时都没那么沉重,白夜试着给墨小白用药,减轻血液里的毒素浓度,他的毒瘾是一天比一天严重,发作时间也越来越短,白夜和苏曼必须想办法在保证墨小白身体没出任何问题的情况下拉开毒瘾发作的时间。

对墨小白而言,这是异常痛苦的。

病弱不堪的身体,衰竭的五脏六腑,一日一日折磨他,墨小白要彻底戒掉毒瘾必须要在炼狱走几遭,如今还没开始戒毒,他已经快崩溃了。

因为毒瘾,小白的大腿外伤好得很缓慢,身上的伤口愈合也很缓慢,白夜甚至对他的外伤都不敢掉以轻心,怕出差错,每天都给小白检查,看数据,研究,报告,减轻小白的痛苦……如今唯一能减轻小白痛苦的只有毒品。墨遥都无法转移小白的注意力,随着毒品一天天减少,白夜渐渐担心,没了毒品的小白怎么办?且一直注射下去,小白的身体迟早要垮了。

这是一种一旦染上就会丧命的毒品。

叶薇很担心,小白不愿意见人,从第三天开始,连墨遥都不愿意见了,除了苏曼和白夜能见他,谁他都不愿意见,墨遥担心不已,却别无他法。

他什么都做不了。

小白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白夜拆了他,重新用骨血塑造的冲动。

一定要停住啊,小白。

这几天,谁的心情都不好,叶薇和十一日日在中庭,对面就是病房,小白不愿意见他们,他们也不敢刺激他,否则他发狂起来,对他的病情一点益处都没有。

十一问白夜,“能不能有别的办法戒毒,这样太残忍了,小白怎么可能撑得过。”

这样还真不如一枪解决他。

白夜说,“我们已在想办法了,看看能不能研究出抑制这种毒品的血清,这需要时间,小白又等不及,薇薇,十一,医学不是万能的。”

叶薇知道,她何尝不明白,只是他们以前都太依靠白夜和苏曼,所以难免着急。

苏曼已不受影响关在实验室里,争分夺秒,小白的毒品只剩下七支了,本来一天发作三次的间隔被白夜拉到一天发作一次,哪怕是这样,也只剩下七天。

在这样凝重的气氛下,人都越来越沉默,叶非墨和叶宁远等人都打电话过来,他们兄弟本想也过来,白夜觉得人多反而心乱,让他们暂时别过来,他们更需要一个清静的空间,且又不是医生过来也没用。

许诺给了苏曼一个毒品的配方,这是她从联邦秘密档案里偷的,那里锁着很多秘密,生化武器,新式发明,一切见不得世人的东西都被锁在那里,她从那里把配方复印了一份发给苏曼,希望能帮得上忙,这配方就如及时雨,苏曼早就做了毒品分析,知道是什么配成的,却不知道继续的程序和提炼,他正试图自己来配一份,可总拿捏不住分量,许诺给了他配方,苏曼花了三天就自己配出同样的毒品,慢慢的,他减少了纯度。

同样的毒品,不一样的纯度,对小白而言感觉是不同的,就像吸毒的人一般不会再抽烟,因为不过瘾,小白对不纯的毒品反应非常大。

痛苦,抽搐,幻觉,噩梦……日日循环,生不如死,白夜日日守着他,帮他适应纯度较轻的毒品,小白一开始痛苦得全身肌肉扭曲,又开始自虐,苏曼和白夜逼不得已,只能用扣锁把他的四肢和腰扣住。

“小白……”无双难受,亲眼看见他在病床上挣扎难受,他们在外面无能为力,无双心中抽痛,不忍心去看,却更不忍心走开,总要在外面陪着小白,让他知道全家人都在陪着他,度过这一次难关。

墨晨来过一次,又被墨遥赶走,他们一定要有人留在西西里岛,不能全部都在外面,墨晨只好回去,七天来,小白就没有一天是清醒的……因为注射了不纯的毒品,他总是昏厥,抽痛,幻觉中不断地重复,一遍又一遍,只要醒来,心理上承受的压力就让快要发疯,直接折磨他的生理和心理。

他的嗓子几乎都哑掉了,最后白夜没办法,堵住他的嘴,小白的最痛苦的时候,试图咬舌,白夜知那种难过……

十一说,“加上原来的几天,都快十天了,为什么会这样,戒毒最难的就是前面几天,后面会越来越轻松,为什么小白越来越严重了。”

苏曼说,“他还没开始戒毒!”

“什么?”叶薇不可置信。

苏曼说,“他的身体很虚弱,没办法戒毒,白夜要保证他的身体能够承受戒毒的痛苦,我们注射不纯的毒品只是测试小白的承受能力,他还没开始戒毒,纯度不高的毒品,也是毒品。”

墨玦说,“还没开始戒毒就这样,那戒毒的时候……”

苏曼说,“所以我不建议你们陪着他,一般说来,家属比病人崩溃得快。”

几人都不说话了,墨遥这几天来一句话都没说过,只是在窗外等着小白,也不愿意和人交谈,十一和他说话,他都没反应,十一叹息,小白若真的出了事,估计墨家就失去两个孩子。

卡卡走近墨遥,说道:“你需要出去透透气,墨遥,找点事情做,别这么待着,不然小白好了,你也垮了,他不会希望看到这个结局。”

墨遥无动于衷,卡卡在他身边坐下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小白承受这些我们都不希望,既然发生了,就要勇敢面对,你这么坐着,对小白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什么都做不了。”墨遥说,“我甚至和他一起受苦都做不到,因为毒品对我没用,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能帮助小白,他那么需要别人帮忙,我们却帮不了他,我们不如意,不开心的时候,小白总能让我们开心地笑,他如今倒下来,我们却没人能让他站起来。”

这话题有些沉重,说得卡卡也难受,他拍了拍墨遥的肩膀,没有说什么,多说无益,他也听不进去,其实道理谁都懂,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没那么容易接受。

叶薇问白夜,“还要多少天小白才能好过一点?”

白夜自己也不知道,“他才刚开始,真正难过还没开始,如今就受不了,接下来的日子怎么办?薇薇,我建议你出去旅游一段时间,过一个月再来,或许到时候小白能好受一点。”

“我儿子能不能活下来都不知道,你让我去旅游?”

“你在这里,什么都帮不到他,是不是?你自己还难受,这没必要。”白夜说,叶薇摇头,“我现在哪儿都不会去,当然,我一出去就得开杀戒,你想让我走吗?”

墨玦和叶薇都属于那种,郁闷起来想杀人的类型,白夜彻底没话说了,好吧,墨玦和叶薇是他见过最极端的人,所以他是劝不动了。十一和墨晔也是不会走,那就留下吧,其实他真是为他们好,有时候看不见,心里反而好过一点。

无双闷闷地靠着卡卡,卡卡问,“我发病的时候,你是不是和墨遥一样?”

“没那么严重,这又不能相提并论,老大觉得自己对不起小白,小白如今这样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我又没有对不起你,当然不会这么崩溃。”无双笑说道,拍拍他的胸膛,“你也死不掉,所以我不担心。”

“嘴硬!”卡卡说,“你们家人表达悲伤的表情和行为几乎一样。”

“遗传嘛,小白什么时候能清醒,怎么都看不见天亮的感觉。”无双说,卡卡抱着她,“别想太多,会好的。”

希望吧,希望一切会好的。

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希望了。

老天不能把他们的希望都夺走。

791

夜色深了,病房里静悄悄的,小白乖巧地睡着了,他夜里睡得沉,只有这时候,墨遥才会出现在他身边,他握住小白的手,安静地陪着他,度过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晚。他的腿伤慢慢地好了,人却从不曾有过清醒的一天,总是不断地痛苦循环着,他心疼,却无法分担,甚至和他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十一劝墨遥多休息,别把自己累垮了,小白昏沉这段时间,他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哪怕强迫自己睡下,也会猛然惊醒,陪着他,一直到天亮。随着他身体外伤的好转,白夜高超的医术也保证了他的五脏六腑功能尽可能地没那么快衰竭,真正的戒毒就要到了。

白夜和苏曼说,这毒瘾很难戒。

一般人戒毒要几个月,戒毒后会依然有毒瘾,又许多会复吸,因为他们忍受不住,真正的把毒品戒掉要好几年的功夫,依靠自己强硬的意志力。这是一般的毒品,小白身上的毒品却不一样,一般人戒毒前面十天比较困难,小白戒毒整整好几个月都会十分难受,熬过前面几个月,这才算是真正的解脱,日后发作的痛苦都没那么难受。

墨遥真怕小白熬不住……

苏曼把血清研究好了,因为有许诺的配方,这一切就显得容易一些,给苏曼节省许多时间。

无双推开病房,“老大,华盛顿那边有动静,你过来看一看。”

无双的声音有一些严肃,墨遥蹙眉,如今还有什么消息能比小白更重要?墨遥蹙眉,无双沉默地看着他,墨遥走出病房,恋恋不舍地看了墨小白一眼。

大厅里,气氛沉重。

国际巨星叶琰爆出吸毒,虐童的丑闻,和他合作过的艺人都在抹黑他,一些德高望重的演艺圈老前辈出面谴责,绯闻满天飞且有一段他吸毒的视频传上互联网,一天之内点击量就有十几万。

叶琰的名声毁于一旦,他的影迷分成两部分,对掐厉害,演艺圈内一面倒的丑闻和各种各样的猜测,抹黑让墨小白彻底从一名风光无限的国际名人变成一名过街老鼠,且是罪孽一声,猥琐不堪的过街老鼠,他们把叶琰逼得四分五裂。叶薇和十一对这样的绯闻并不觉得什么,反正国际巨星也不是小白的真正身份,她们愤怒的是,那段视频,一看就知道是处理过的视频,但又是真实的吸毒画面。

小白忍受不住毒品的吞噬,自己拿过毒品注射,只是背景被人改成了他自己的公寓,谁才能拥有这样的视频,叶薇心知肚明。

这是联邦的阴谋,他们要逼出墨小白,毁了叶琰,不惜一切代价。

各种各样的合成视频中,叶薇就在意吸毒这一段视频,因为只有这一段是真实的,其他的视频不堪一提。墨小白的名声尽毁了,而他的经纪公司却不知他的去向,他的经纪人莫名其妙失踪,小白也莫名其妙失踪,在全球辱骂中,墨小白没有为自己辩解半句,这让传闻变得更加恐怖。

墨遥脸色难看,很显然,他们知道小白的身份,逼得小白退出华盛顿,退出演艺圈。墨遥觉得愤怒的是,小白被人这样冤枉糟蹋,他不舒服。

哪怕知道那些传闻不实,他也觉得不舒服。

叶薇把自己的电脑拿过来,放到墨玦面前,“黑了联邦总系统。”

墨玦看着她,“薇薇……”

“废话少说,黑!”叶薇怒声说道,“我让他十天都恢复不了系统数据,我要让他们看看,惹了不该惹的人是什么下场,给我篡改他们的资料。”

总系统若是被黑了,那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如今互联网的功能强大得人无法想象,几乎所有的高科技设备都依靠计算机,联邦系统里一些绝密资料若是暴露出去,政府的公信力也会一落千丈。他们系统瘫痪一个小时都有可能损失几十亿,何况是篡改资料。

墨玦说,“最能只能黑半天,十天做不到。”

互联网日新月异,技术领域人上有人,墨玦自认黑客水平世界顶尖,可再顶尖的黑客侵入美国联邦系统也不可能黑了他们一天,信息是每一个部门最要紧的地方,他们花费巨大的金钱在保密上,在技术更新上,在人才招揽上,全球四名高危黑客被他们笼络到联邦,帮他们做事,便于控制,这四人还能入侵黑手党的系统,所以墨玦知道,他只能黑了他们半天,哪怕是叶宁远,入侵他们的系统也必须十分钟内出来,否则一定会被人追踪到。

叶薇蛮横地说,“黑!”

墨玦不会用嘴巴安慰人,可非常擅于用嘴巴安慰人,且是非常果断利落的,叶薇一说完他就开始进入自己的电脑系统,开始入侵一个强悍的计算机领域,几乎是一触到对方的防火墙就被人发现,于是就开始了一场较量,墨玦的计算机水品要远高于叶薇和十一等人,也高于墨晔,卡卡原来是情报部门的,所以他对计算机也是精通的,所以帮忙,两人一起入侵联邦总系统……

这是一场黑客和黑客的较量,堪称是最危险的一次黑客入侵,双方拼足了实力,不停地较量。

一天后,联邦信息系统全面瘫痪,叶薇觉得心里这口恶气总算是出了,系统瘫痪后,他们立刻修复,备份,整理,墨玦和卡卡又开始拦截他们的信息,那里已经乱成一团,苏曼家里却是风生水起。

哪怕黑了半天,叶薇心中也高兴,且她恶劣地把得来的一些消息散播出去,造成政府诚信危机,美国人人自危……全球都活在恐怖疑云中,仿佛谁都没有秘密,更甚至暴露出美国政府监视欧美几个国家主要首领的视频,已经安插在他们身边的特工人员……挑起美国政府和欧洲几个大国之间的矛盾。

对此,叶薇一点悔意都没有。

墨遥却担心另外一个问题,季冰不见了,小白失踪这么多天,他的丑闻遍布,季冰作为他的女朋友出现在公众场合一次,后来再没有出现过。

墨晨给他传来消息,季冰被联邦扣住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