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824章节 叶非墨

824章节

墨遥带着雷一起去游轮,身后有四人保护,刚到码头就看见一名中年英国男人迎过来,笑着和墨遥握手,那是一名长得比较忠厚的男子,看起来一点威胁性都没有。谁又知道此人掌控了半个欧洲的毒品市场,墨遥和他有交情是因为黑手党在早年的时候也做过毒品生意,自然就免不了和他们打交道,墨晔和墨玦那时候他们就和欧洲毒品市场的人打交道了,到墨晔这一代,关系网也就转过来了。

费斯主要是做毒品生意,最近却想进军军火市场,走私关系网就属黑手党这边最稳妥,他自然就想到墨遥,做事业的人是不分行业的,哪个赚钱玩哪一个,墨遥也不外乎。军火市场的生意墨遥也有兴趣,只是第一恐怖组织已经赚了大头,他后来就不想再涉足这一方面。若是帮人掩护运输,走私,这生意他还能做。

两人见面寒暄一阵便上游轮,墨遥和费斯到中厅去谈生意,刚坐下,费斯一拍手就有一名漂亮的男子端着XO进来,紧身紧俏的身材,修长且笔直,生得俊秀,清朗。

墨遥一怔,想起这名男子,他在罗马的时候见过他,那天他和白柳去酒吧看见的杀手就是他,没想都这名男子会出现在游艇上。

墨遥不动声色地坐着,抿唇看他,那男子看起来年纪并不大,话很少,把酒放下就坐在费斯身边,费斯在他脸上一摸,笑者让他过去服侍墨遥。

墨遥抬手,淡淡说,“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费斯一愣,哈哈大笑,那男子也是妖媚一笑,身子如水蛇一样绕过去,倒在墨遥身边,修长的手指在他胸前拂过,如弹琴的手的琴键上轻轻地敲。

“教父,我不够格服侍你么?”

墨遥不为所动,冷冷地睨着费斯,“我今天还有急事,事情谈完立刻就走,这人是谁?若是不相干的人,请出去。”

费斯笑说,“你看他像谁?”

墨遥蹙眉,他今天一直心不在焉,也不动脑子,以前他是觉得这人有些面熟,却想不起来他在哪儿见过,费斯一提起来他才觉得是有点面熟。

他不想猜谜语,等着费斯揭露答案,费斯说,“你还记得莱利吧,这是他干儿子,他干掉莱利后一直就一直在幕后操纵法国的文化走私市场,莱利还是你一手提拔上来的。”

墨遥也想起这号人物来,莱利是法国人,是一名文化走私成精的人,黑手党也做文化走私,虽然不算是核心生意,但是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利润。墨遥为了更好地控制欧洲的走私市场就把原来的主人给灭了,因为他太高傲不听话,所以他捧莱利这个软骨头上来。这人是个傀儡,事情做得不多,关键在听话。

墨遥和墨晨都很看中他,这年头这么听话的属下少见,且还是一个黑帮老大,谁知道才没两年他就把人干掉,据说是莱利家族内讧,这人没儿子,却养了几个干儿子,这几个干儿子都在争权,于是就把他弄垮了。墨遥和墨晨当初又寻到新的代替人就放弃他们黑帮。

墨遥觉得这男子面熟并不是说他和莱利多像,他在黑帮会议上见过这小子,当时这小子是不羁的,却对他含恨,黑帮的人大多都是那样的眼神,墨遥也习惯得很。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你在这里做什么?”墨遥沉声问,男子妖媚一笑,费斯说,这一次军火市场主要是他和这男人策划好的,要不然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吃不下。墨遥素来不喜欢和自己竞争过的对手合作,他危险地眯起眼睛,讽刺费斯隐瞒,费斯只是一笑,那男子说,“您和费斯做生意也是做生意,和我做生意也是做生意,又什么不同吗?钱是不认人的。”

墨遥冷笑,“我不缺钱,所以我挑人,你还没资格。”

那俊秀男子笑容带着一股阴柔,冷冷地说,“我没资格,是不是你觉得不够胆子啊。”

激将法对墨遥而言,几乎没什么用处,墨遥说,“收起你们这一套,我不吃,费斯,你我相交多年,竟然给我下套,你够种!”

墨遥站起来,费斯慌忙站起来拦住他,“墨遥,我没有恶意,只是一单生意罢了。”

“一名连自己父亲都能杀的人,我不会和他做生意。”墨遥冷冷说,抬表看了一下时间,拂袖欲走,一直在沙发上休闲地坐着的男人,倏然勾魂一笑,“教父大人,您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莱利吗?”

墨遥凝眉,“我对你为何弑父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可不是我的父亲。”男子说,笑得阴阳怪气,看着墨遥的目光又露出一股恨意来,淡淡的,很快消逝,“你一生杀过那么多人,一定不记得多少人丧生在你枪口下。”

墨遥眯起眼睛,正要回话,电话突然响了,墨小白来电,“老大,你在哪儿,都快到时间了,你赶回来了没有?”

他的声音有点焦急,墨遥心不在焉地想,小白是不是担心他赶不及他的婚礼啊,如此急切的,墨遥淡淡说,“我还有一些细节没弄清楚,你们先去,我一会儿就到。”

“你没事吧?”

“没事!”墨遥很显然不想耽误时间,挂了电话,冷冷地看向那男子,“你究竟是谁,到底要做什么?”

墨小白等人先去了礼堂,还有半个小时就到时间了,墨小白的心情越来越紧张,心脏几乎要脱离正常频率,墨遥为什么还没出现?

墨小白实在忍受不住,又一次拨打了电话,墨遥接过来,小白还没问,墨遥就说,“你急什么,我这就回来了……”

小白刚送了一口气,突然听到一记枪声,墨遥的声音愕然而止。

小白匆匆喊,“老大……哥!”

825

墨小白匆匆喊了墨遥一声,却没听到墨遥有反应,接着听到手机落地的声音,墨小白的心突然变得空荡一片,目瞪口呆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带着几分令人窒息的沉静,只听到潮水的声音,接着听到有人发出一身妖媚的声音,小白甚至听不清楚那人也说什么,他说的分明说意大利语,说他最熟悉的一种语言,他却不知道那人在说什么。

小白人已在礼堂外面,因为婚礼快要开始,墨遥仍然还没来,他在礼堂里觉得烦闷不安,所以就出来走一走,顺便给墨遥打电话,神父已催过他一次赶紧去举行婚礼,不然要错过好时辰。墨小白此刻心里完全没有结婚这婚事,这枪声似乎把他记忆中的某个牢固的地方打来一个缺口,被禁锢的记忆涌上来,慢慢地拼凑出他完整的记忆,包括他遗忘的,他曾经历过的,所有的一切,都被唤醒。

疯狂的记忆涌来,那些晦涩又甜蜜得能把人溺死的记忆就这么涌上来,他记得自己曾经那么的爱过他,不,不是曾经,如今依然那么深爱着他,为什么他忘记了利雅得那一块记忆却还是觉得结婚对不起墨遥,只是因为他爱上他的哥哥罢了,只是因为他不想伤害他罢了。

他那么混蛋白痴,还问他为什么。

“哥……”墨小白轻喊,目光充斥了几分脆弱的期盼,“哥,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等我,我马上过去找你。”

电话里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带着几分磁性,“你最好去地狱找他,我现在就让你听一听他临死前的声音,让你知道我是怎么欢送他的。”

住手,住手,别伤害我哥。墨小白的声音被卡主了,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怎么都喊不出声音来,他再听到一阵枪声,接着就是一声巨大的游轮爆炸声……爆炸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墨遥的手机似乎被人遗忘了,仿佛又是被人刻意放在哪个地方听墨遥是怎么死的,或者说记录他是怎么死的。

墨小白头疼欲裂,无双过来喊他,“小白,怎么回事,老大快来了吗?”

墨小白缓缓回头,看向无双,季冰一身白纱站在无双身后,双眸含羞又幸福地看着墨小白,等待着墨小白牵着他的手进入礼堂。

这样的幸福时光他在电影上演绎过很多次,墨小白想起叶非墨昨天和他说的话,真他妈的准了,一言说中今天事,仿佛他就是神仙能先知一般。

无双察觉到不对,小白手机还没放下,目光看着季冰,轻声说,“季冰,那段录音是真的,对不起我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和你说分手是真的,我不能和你结婚了,我爱上自己的哥哥。”

墨小白说完,飞速往教堂门口跑,无双喊了一声,小白已飞奔出去很远,季冰愣在那里,似乎没听到小白说什么,他脸上还带着幸福的僵硬笑容,眼睁睁地看着墨小白的声音消失在门口。墨晨也跟着出来,问无双,“怎么回事?”

无双说,“可能出事了,去叫人,我去追小白。”

她说着追着小白出去,小白的跑车已滑入车道,一脚到底,急速往港口开去。这教堂偏远且,和港口就是一个东西极限距离,哪怕墨小白把跑车开到最快,一路闯灯,他也开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到港口。警察已把这里封锁,闲人免进,墨小白下车,手机里还能传来嘈杂的声音,老大的手机依然在这里一个角落。

是这里!

墨小白慌张地搜寻着海面,隐约可见有好几具尸体浮在海面上,墨小白的呼吸变得十分缓慢,他必须要努力平复呼吸去看警方的搜索。

据说是黑手党和某个黑帮的人交货闹不和,所以开战,游轮爆炸,光是不完整的手臂断腿就十几条,完整的尸体极少,墨小白紧张地等待着。港口已设封锁线,小白和行人一样在外面看着,他视力好,看到其中一人是雷,他不知道是死是活,小白眼睛突然灼疼起来,因为他们把他放到尸体那一堆,小白如五雷轰顶。

风云雷电从小就跟着他们,如今雷死了?

小白几乎要冲过封锁线,无双赶到,骤然拉住墨小白,示意他别乱动,无双拉着墨小白到一旁,“等着。”

“雷在那里。”小白的声音力图镇定,无双点头,“嗯,我看见了,凶多吉少。”

无双来后没多久,卡卡和鬼面也双双到达,卡卡一手放在无双肩膀上,给予无双安慰,鬼面寻了一个制高点,他比较灵活,小白说,“哥的手机在这里,你看看在哪儿?”

鬼面点头,打电话给墨晨,让他定位墨遥的手机。

尸体打捞上来,因为是黑帮火拼,又是白天,自然没人去认尸体,警察把尸体都集中放到卡车上准备去火葬,小白急红了眼睛,且不说墨遥在不在,雷还在尸体车上。

白夜和叶薇、十一来得也快,叶薇动用自己在警察局的关系,十一慌忙去看看这些尸体里有没有墨遥,无双让人把雷的尸体带走,黑手党其余属下的尸体都没有完好的。寻来寻去,只寻到一块属于墨遥的表,那块表他带了七年,是小白给他买的,墨遥一直戴着不离身。

墨小白看着那块表几乎要落泪,这是墨遥的表,什么情况下这表才会从他手上脱离?墨小白脑海里突然闪出一个非常血腥的画面,墨遥的身体碎裂得七零八落,只有这样,这块表才会脱落。

无双不死心地问白夜,“雷真的没救了吗?”

白夜说,“节哀顺变。”

无双咬着唇,恨意浮上。

墨小白拿着那块表,已呆如木鸡,墨晨定位到墨遥的手机,鬼面成功地把手机拿回来,手机被人放在码头仓库的一个制高点上,正好能看到海面。

鬼面拿到手机的时候,还在通话中,竟然没挂断。

826

() 速度跟新}

哪里都没有墨遥,完整的尸体原本就没有几人,剩下的都是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尸体,断手断脚几乎没法辨认,墨小白失神地看着手中的表,没有再说一句话。鬼面把墨遥的手机给小白,墨小白平静地接过来,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自己心中的感觉,只是觉得空气中都带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他的呼吸,他的视线全是这种味道,四面八方把他包裹,困得他透不过气来,墨小白不死心,他不愿意相信他那些支离破碎的尸体中有墨遥的一部分,他不能相信,昨天还见到的墨遥今天就再也见不到。

他的余生不能拿着墨遥的手表缅怀,他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和墨遥说,他不能死,墨小白不死心出动黑手党的搜索队寻人,他发誓一定要找到墨遥。

然而,搜索队寻了一天一夜没有任何结果,墨晔和十一、墨晨、叶薇和墨玦等人没一人心情好的,叶非墨有点恨自己的乌鸦嘴,昨天被墨小白烦了以后回去和温暖一说就说到,最后墨遥能避开小白一阵子,让他想着,念着,可他所说的避开,并非是这种生死离别。

叶三少等人也尽量帮忙寻找墨遥,最揪心的一件事情是,墨遥身体内隐藏的追踪器给了墨小白,墨小白那个追踪器当初在监狱的时候被人拿走。戒毒期间,小白情况很不稳定,墨遥怕他出事,把自己的追踪器给了墨小白,他觉得自己一定不会有事,只是怕小白意外。

他恐怕做梦都没想到,这一次出意外的人会是他。

没了手机和那枚追踪器,只能通过卫星寻找,这样寻找的几率非常的小,只要有遮蔽物,卫星就不能分析人物,也不能寻到墨遥。

白夜有点后悔当初换了他们的追踪器,不然现在最起码知道墨遥是死是活着,总不能生死都不知道。这东西造价贵,成本很高,且又繁琐,他们这么多年都没用过几次,最新的还没制造出来,所以墨遥一直都没有在皮肤内植入可追踪器。

这件事总之是阴差阳错。

墨小白恨死自己,都是他,害得大家过了一天还不知道墨遥是死是活,墨小白无意中从墨遥的手机上看到一段视频,更是万箭穿心。

他结婚,墨遥本就心不在焉,昨晚没睡好,精神也不足,接他电话的时候,人已在码头,快要上岸,结果被人从背后开了冷枪,人便立刻昏迷过去。雷和四名手下枪战,那名身材修长的男人把墨遥扔到游轮,包括雷和那几名受伤的手下,甚至包括费斯和他的手下。

游轮失控地开走,开出一千多米的时候,突然爆炸,四分五裂,手机能拍到的画面毕竟有限,可从这有限的画面也可以判断,墨遥活下来的几率几乎是零。

他中了枪,人又被丢上游轮,这么急速地开出去,突然爆炸,根本没时间给他反应,最后的结果是粉身碎骨,若是及时跳海,以他的重伤的姿势估计也活不下来,这时候也该寻到尸体了。

若是人死了,一天一夜尸体总会浮上来了,难道是被炸得血肉模糊了?

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墨小白不停地告诉自己,他哥哥还活着,还活着,他不能死,否则他这辈子该怎么办,留给他的又是什么,墨小白知道谁也怨恨不了,只是怨恨自己为什么害怕面对那段过去,迟迟不肯醒来,如今害了墨遥。

若是早点醒来,他会和季冰说清楚,他不会结婚,墨遥也不会因为心不在焉而遭人暗算,墨小白没有哭泣,他只有在墨西哥森林的时候哭过一次,后来一次都没哭过。

谁也不愿意接受墨遥死去的事实,可所有的一切都说明,墨遥死了。

风云雷电,从此也少了一位男子,雷也牺牲了,墨遥带去的四名男子也没一人活下来,罗马是他们的地盘,恐怕他们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在罗马出事。墨小白无心追究谁杀了墨遥,,如今对他而言,墨遥活着最重要。十一,卡卡和叶薇等人却不会那么便宜害了墨遥的人。

然而,可惜的人,那名男子自知躲不过黑手党的报复,在叶薇等人找到他的前一刻吞弹自杀。叶薇也查明他的身份,墨遥当初就是拉他父亲下台,换莱利上台。而莱利此人心狠手辣,从不放过对手的家人,所以把他的母亲和姐姐,妹妹都杀了,唯独他养在国外,莱利不知道他的存在,以为是一名女孩子。

他回国后就算计着报仇,先是认莱利当义父,又把人杀了,最后盯上墨遥,因为当初是墨遥把他弄得家破人亡,虽然墨遥不是直接的黑手,却也是幕后推手。

黑道的悲剧都是连环的,一环接着一环,无法解释,也无法说清对错。

这里一切都是灰色的。

他报复后,本就不想活,正是如意了,却害苦了旁人。

墨小白至今才知道,墨遥的手机里有他那么多照片,墨遥的手机除了他能动,旁人都不能动,没人动过他的手机,没想到他的手机里会有那么多照片。

从他五岁开始,一直到今天,因为资料备份的,所以多久的照片都有。最多的一些照片是在利雅得他戒毒期间,虽然他戒毒,人很狼狈,可照片拍出来他却能感觉到墨遥的快乐。

特别是有一张他们相拥在床上的照片,更有些梦幻,墨小白眼睛刺痛,墨遥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人看这些照片,心中会有什么感想。那天他很平静地说出恭喜两个字,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很平静。

他无从得知。

已是深夜,小白哽咽着,无力地躺在墨遥的床上,捂着眼睛,眼泪缓缓地从指缝中流淌。

他的情绪终于在没人看见的深夜,轰然崩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