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832章节 叶非墨

832章节

女子笑吟吟地下令,“继续揍!”

金说,“我不打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墨小白瞪圆了眼睛,这声音……稍微有些沙哑,没有过去那么清亮,变了许多,他却依然能听出来。哪怕变得再多,他也听得出来。

长发男人秀雅地抚着他的长发,看着墨小白别有深意地说,“没想到美人的手脚功夫不错,竟然能抵得住金这么多招数,倒是出人意外。我和金过招都没十回,意外,意外。”

墨小白又是一阵气血上涌,这一拳打得重了,体内总是翻江倒海,一点都没有平息的迹象,又吐出一口鲜血,人的眼前渐渐发昏。墨小白有点后悔没发出信号让无双和墨晨他们赶来,他看见墨遥什么都忘记了,危险忘记了,生命也忘记了。哪怕再让他见一眼,他死也甘愿。

“你起来,继续打。”女子指着墨小白,墨小白冷冷地看她一眼,这刁蛮丫头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霸气野蛮,那男人说的是英语,他倒是没听出来她是哪门子公主。估计是欧洲不知道那个小国的公主,看起来不像亚洲人。女子说,“你不起来继续和金打,我是杀了你。”

一把沙漠之鹰在她手里一转动,银质的光掠过游轮,划出一道冰冷的光芒,墨小白自己又不是白痴这时候还要冲上去和墨遥打,他又打不过墨遥。所以墨小白开始装死,金保持着不打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小白也看中这一点,没继续和他打,女子笑吟吟的,面容温柔,和蔼可亲,突然朝墨小白开枪,沙漠之鹰是世上最好的手枪之一,威力非凡,小白闪过的那一处就被她打出一个洞来。所有人都被她吓一跳,墨小白直接觉得她真是变态,为什么要让和他墨遥对打。

女子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吗?我看你动作倒是敏捷,若是不想和金打的话,我倒要看看,你能躲过我多少发子弹,打还是不打?”

墨小白问,“你为什么要我和他打?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喜欢!”女子理所当然地回答,墨小白暗忖,果然是变态,女子又说一句,“我喜欢看金打人,特帅。”说罢大笑三声,颇有点骄傲之意。那长发美丽男子小声说,“这女人是疯子。”

墨小白暗忖,看出来了。

女子使了一个眼色给金,他迅速窜上来,一掌拍向墨小白,墨小白偏身闪过,他扫向墨小白下盘,转身便是一个旋风腿,踢中墨小白胸膛,墨小白慌忙缩回胸膛,那人逼上来,把墨小白又逼到游轮边缘,情急之下,墨小白索性伸手抱住墨遥的腿一转,墨遥巧妙地睁开,墨小白已从背后扑上去,紧紧地抱住墨遥的脖子,另外一首横过墨遥的胸膛,把他整个人熊抱在怀里,那长发男子以为墨小白会攻击金的咽喉,谁知道他就这么抱着,头撑在金的肩膀上,呜咽说,“哥,你说过不打我,你又打我……”

金的手肘往后,抵住墨小白的胸膛,沉声说,“放开!”

“不放不放,死也不放!”墨小白大吼,一口狠狠地咬向那人的耳垂,就算他的眼睛能骗人,他的感觉是绝对不会骗人的,他已经百分之百确认,这是墨遥。

长发男人吹了一声口哨,嗷嗷地叫,女子也瞪圆了眼睛,墨小白就咬着墨遥的耳垂,湿润的舌头在他耳垂上挑逗,最后滑向脖颈,突然在他脖颈上咬一口。那人如被电触,手肘更用力往后攻击,逼得墨小白连连后退,撞上游轮的壁面,他捂着胸口,今天他的伤都在胸口,这一击最是狠毒,主要是受力集中,他感觉自己的胸口肋骨都要被撞断了。

墨小白的心碎得四分五裂,委屈地看着墨遥,那女子冲上来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扣住他脑袋上,墨小白经过和墨遥一战早就精辟历经,他已经勉强撑住了。哪怕是墨玦和墨晔都抵不上墨遥,何况是他撑了这么久,女子一巴掌下来,墨小白脚一软,直接摔在甲板上,更头昏眼花。

“混蛋,你敢非礼我的金,我踩死你。”女子连连踢了墨小白几脚,墨小白卷着身子避开要害,那女子力气不小,且似是故意踢他的肋骨,疼得墨小白冷汗阵阵。

女子犹然觉得不解恨,又接着踢了几脚,长发男人颇有点可惜,又不敢惹这刁蛮女子,于是就在一旁感慨地拍手,让墨小白不如跳海算了。

墨小白最难过的是,那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别人揍,这要是放了以前,他哥非把那人大卸八块不可,结果如今却站着看他被打。

又是一支伤心小箭射中墨小白的心。

他唯独庆幸的是,最起码他知道墨遥没死,哪怕他再伤心,他总是心怀感恩,心怀感激,无限的幸福。这样的感觉抵过了伤心,否则他今天真的会伤心至死。

长发男人说,“哎,别打了,真要把人打死了。”

“打死就打死,丢到海里喂了鲨鱼谁知道他是谁。”女子说。

墨小白冷冷一笑,“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我保证只要我今天死了,你的家人你的子民,还有你,全会给我陪葬,不信你就试一试!”

他要是出了事,他那彪悍的妈咪会把她全家都阉了喂狗,十倍百倍的把痛苦奉还给她。

那公主是个彪悍人士,一脚踢向墨小白,“你当我是被吓大的吗?”

墨小白闷哼一声,长发男子说,“算了,算了,咱们也不生事了,去罗马还有事呢,这人就丢了,别惹事。”

女子看向金,问,“你的意思呢?”

“随便。”

墨小白今天已不知道是第几次伤心了,他没说一次话,他的小心脏就疼一次,女子点点头,“既然如此,金,你把他丢下海,让他自生自灭去。”

金二话不说,单手拎起小白,小白还没来及说一句话就被他像是瘟疫一样丢到海里去。女子拍拍手,吆喝一声,去罗马!游轮迅速消失在大海中。

墨小白沉浸在海水中,海水让他的伤口变得刺痛,他的神经也变得麻木,几乎要失去力量沉在海底,他们要去罗马,他哥哥也会在罗马,所以他不能死在这片大海中。

最起码,他要去见哥哥一面。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墨小白蹬着腿上升,游轮已开向码头。

这里离码头有十公里,若是他身体没问题游回去不成问题,这是他如今伤重,力气不足,根本不可能游回去,再不远处就是鲨鱼出没的地带,在海水中,鲨鱼对血腥气是十分敏感的,他一定要尽快爬上游轮。

他离游轮只有百米,费尽了力气总算游过去爬上游轮,刚爬上去就看见海里鲨鱼翻滚,墨小白暗喊好险,他转而咬牙盯着游轮的方向。

墨小白躺在甲板休息,油箱撞坏了,游艇开不了,墨小白打电话求救,顺便把那女子的游轮号告诉墨晨,鬼面去了中东,无双和墨晨都在家,墨小白让他们盯着这辆游轮,墨小白说,“老大可能在游轮上。”

他估计时间,他们应该到码头。

墨晨一接到电话,立刻通知风去接墨小白,他开始命手下暂时放弃所有任务,集中力量调查这游轮的人,同时派遣六名特工赶往码头……

风在根据墨晨给出的定位找到墨小白时,墨小白已陷入半昏迷状态,念念有词地喊着墨遥的名字,似哭似笑,表情令人心疼,风把他抱上游艇,墨晨知道小白出了事,有一名医生跟随,很快就给墨小白治疗,其余的人把绳索套上墨小白的游艇上,这游艇贵,且至少撞坏了,修理还能用,就这么抛弃了风觉得可惜。

“哥,你看我一眼,别打……看我一眼好不好?”

“哥,你完蛋了,你又打我,你真完蛋了……”

“呜呜……为什么没认我,呜呜呜呜呜呜……”

“真好,你还活着……”

墨小白半昏迷,人神志不清,念念有词,一直在念叨着墨遥,时而哭泣,时而大笑,弄得他的专属医师恨不得一拳揍他,这小子摆明让人可怜的,被揍这么惨还撑着一口气,他是多不想昏迷,多想让人心疼啊。

墨晨和无双见到墨小白的样子也吓了一跳,无双叉腰,“靠,谁能把他打成这样子?”

风摊手摇头,回报说,“我去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已经半昏迷,游艇坏了,好像有过猛烈撞击。”

无双咬牙,墨小白的状况实在是惨了点,骨头没断却裂了,鼻青脸肿的,怎么看怎么可怜,云已经查明情报回来,墨晨和无双暂且不管墨小白,去了情报室。

833

墨小白晚上就醒了,短暂的昏眩过后,他人看起来稍微有点疲倦,他的家庭医生没法阻拦他,他已经彪悍地撤了所有的针管跑去情报室。墨晨和无双,风云和叶非墨都在,见墨小白来,无双蹙眉,叶非墨说,“你这挂彩的脸真的不需要休息吗?会有疤痕哟。”

墨小白最爱美,何况是脸被人揍得这么惨,他脚上有一个疤痕他都要祛疤的,墨小白没理会叶非墨,沉声问,“查到了吗?她是谁?”

墨晨的情报网要查一个人特别简单,他们一上岸就有特工跟着他们,一直到他们入住罗马威斯丁大酒店,从登记就能查到他们的信息。何况他们就在罗马境内。这小公主是欧洲一个小国(C国,君主制)的大公主,25岁。那是一个石油和钻石资源十分丰富的小国,国家很小,却很富有。最近几年,国内不太平,再加上不属于特别出名的国家,没什么政治地位,算是旅游国家,所以国际地位不高。这几年国内不太平,其中有两个国家看上C国的资源加以掠夺,这小国的边缘战事不断,且国内政权复杂,诸事繁多,这一年来就有几人一直想争夺君主之位。

C国有两名公主,大公主费玛丽,小公主艾薇儿,这一次她们到罗马是和一个黑帮做钻石交易,大公主野心较大,为了帮助父亲稳定政权便离开自己的权力开始做钻石交易,已打破这一年来的钻石市场均衡价格。

墨遥对此事略有耳闻,只是这小国实在不起眼,人家也不会去注意到这小国的公主是何方神圣,加上墨晨自己有自己的关系网,钻石市场的影响对他而言也有,但不算太大。

查清楚身份后,自然就查清楚她身边的人,这位所谓的金出现的倒是如他们预期的早,和墨遥失踪的时间不相吻合。金是十岁开始就在公主身边,已有十八年,墨遥是一年前失踪的。卫星跟踪发回来的照片诸人都觉得和墨遥很相似,可这年龄实在不对劲,而这位金过去的照片,身影和墨遥的身影也是十分相似的。

墨小白面色阴鸷地看着资料,“不可能,我不可能认错人的,小哥哥,她一年前有没有来过罗马?”

“我查过出入境记录,来过,老大出事那天正好她回国。”

墨小白点点头,基本资料他都知道了,虽然他不知道这个金是怎么回事,但那人一定是墨遥,他还不至于去挑逗一名男人还不知道这男人是谁。

这没道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和他交过手,除了哥,没人有那样的速度和力度。”墨小白说,哪怕不交手也有百分之九十的肯定,交手后更是肯定了。

墨晨惊讶地看着墨小白这一身伤口,抽搐问,“你不会告诉我,你这一身伤是老大赐给你吧?”

墨小白冰冰地反问,“你说呢?”

叶非墨敬了一礼,兄弟你悲剧了。

无双叹息,小白你就受着吧,她一怔,“不对啊,既然你确定那是老大,老大为什么会揍你?老大怎么可能会揍你,老大揍他老子都不会揍你啊。”

说到这一点墨小白更阴鸷了,他也想知道墨遥为什么揍他,墨小白摸着自己的脸,又打脸,这一次是男人打架给打的和上一次一巴掌特意甩过来性质有明显的不同。

然而对墨小白而言,只要打老子的脸,甭管什么性质都一样。

哥,你死定了,看我不把你整得哭爹喊娘的,当然,这要等他哥哥恢复正常后,总之这一顿莫名其妙的揍他肯定要回来的,哼!

叶非墨摸着下巴,“这件事说起来也不算难,咱们去他浴室里装个监控器呗,总不能洗澡也不脱面具吧。”

无双鄙视叶非墨,你又邪恶了。

墨晨派人监视着他们,他们要在罗马住十几天,所以并不着急马上行动,明天天亮再派人接触,墨晨是黑手党教父,想要接触一个走私钻石的大公主并不是什么难事。且她交易的那边和他也熟悉,墨晨已经一个电话过去,约他们面谈,这件事他要直接和大公主费玛丽接触。

墨小白躺着睡不着,想想真的不甘心,他这一年过的什么日子他自己清楚,简直行尸走肉,几次受不住差点复吸,只靠着一股墨遥一定不会死的信念撑下来。他撑够了,他不想再忍受,那人就在酒店,离他还不远,为什么他要忍受?

墨小白是行动派的掌门人,以前他逃避墨遥的感情他也是以行动表示,两情相悦后就没逃避过,于是他套上衣服,开车出门。

一路飞车到威斯丁,墨小白是黑手党教父,要查墨遥今天睡哪个房间易如反掌,如今已是深夜,墨小白很光明正大地站在墨遥的房间门口。

他阴暗地想,如果一会儿他进去若是看见有女人在墨遥床上,他立刻把这女人从这楼层丢下去。做了好几次心理建设后,墨小白巧妙地开了墨遥的房间。

话说,叶薇的儿女对这样的门锁自然是易如反掌的,没几秒钟就搞定,人不知不觉地进了房间,一片漆黑,墨小白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这公主真他妈的有钱,保镖住的都是总统套房,还是说这保镖是特殊的?

墨小白一边诅咒费玛丽,一边靠近床边,好不容易摸哨到床边,空气中有一股属于酒店的香气,墨小白看床上就一人,他的心就安定了。嗯,还好没给他乱搞男女关系,嗯,暂且不计较一拳,还有很多拳要计较滴。

墨小白偷偷摸摸地凑过来,忍不住想靠一声,他睡觉的时候竟然还带着那金色的骷髅面具,墨小白腹诽,这么丑的东西睡觉还戴着,你以后你是海盗啊。

还是哥哥那脸好看,墨小白又怜惜地想,他哥会不会毁容了才戴着这面具的啊。

他在床边这纠结的不知道怎么办,床上那人也很郁闷,他没回头,不知道是谁,但知道有人进来了,你到底是要杀人还是要放火,怎么还没动静?

墨小白伸手想去抚摸他的头发,突然被一股大力拉扯,人就被床上的男人压在身下,以一种很格斗的姿势压着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