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835章节 叶非墨

835章节

“为什么?”墨小白心情好,回答的也不吼着了,男人说,“没有弟弟会非礼哥哥。”

墨小白捶床,瞪圆眼睛,怒吼,“你先非礼我就不许我非礼你吗?你不非礼我,你不掰弯我,我会非礼你吗?”

墨小白吼得理直气壮,吼得气壮山河,转而睁着委屈的兔子眼看着他,“老大,我就真情告白这一次,你要是不听,你就别怪我不说。”

那人蹙眉,仍旧困惑,“总之我不信,出去,我要休息。”

墨小白光明正大往床上一趟,一脸小爷我待定了,小爷我不走的绝对彪悍表情,就是没想,男人抿唇,周身弥漫出一股冷厉的杀气。墨小白被这杀气煞得,心中也是一惊的,墨遥真的动了杀气,那是非常可怕的,墨小白于是开始耍赖,这是他最常用的招数,耍赖到底。他在床上翻滚几下,滚着滚着就滚到男人身边,伸手就抱住他,“哥,你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凶的,你说过我死了你也会陪着我的,你不能对我这么凶,不然以后你想起我,我会狠狠修理你。”

男人把环在他腰间的咸猪手扒开,刚一扒开咸猪手又摸上来,且是摸得十分色**的那种,这男人还是无时无刻不在吃他的豆腐,墨小白有他的一套理论,于是他把理论和男人说,“哥,我戒毒期间,咱们床都上过好几回了,虽然你比较委屈点,总是你来服侍我,如今轮到你失忆了,不如我们也来上吧,我服侍你怎么样,说真的,你的技术和我真的不好比,真的,我绝对不会咬到你。”

男人幸亏自己带着一面具,不然墨小白一定会看见他涨红的脸,这小混蛋,光是描述这样的画面就让人浮想联翩,他究竟是什么来头,哪有哥哥弟弟这么暧昧的?

“你再不放开我就砍了你的手。”男人冷冷说,墨小白双眼发光,“啊,哥,放开是不是直接要做了,那我马上就放开了哟。”

男人暗忖,墨小白你的脸皮到底多厚?到底多厚?

墨小白兴致勃勃地从床上打滚起来,于是去解他的衣服,他一恍,又是一掌打向墨小白,然而墨小白这么可爱无辜,虽然嘴上占尽便宜,倒是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所以他的力量也不大,墨小白笑嘻嘻又贴过来,男人想把他直接丢到楼下去,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男人。

“我不是你哥。”男人说。

“你不喜欢当我哥哥没关系啊,当我老婆也行啊,嗯,夫人也不错啊,哥,你喜欢哪个称呼啊。”墨小白笑嘻嘻地摸了他胸口一把,他哥似乎瘦了一点,不过身材依然那么整点,是他喜欢的长条形肌肉,没那么奋发,却那么的有力,他最喜欢了,墨遥身上不管哪一出都正中红心。哪怕修长笔直的手指都那么符合墨小白的审美观,人家本来就长得好,所有的零件都是完美的,再加上墨小白看墨遥一直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自然就更美不可思议。

男人被墨小白这么占便宜,心中非常不痛快,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竟然没去挣脱墨小白,只是一边愤怒,一边又无耻地享受着墨小白的调戏。

墨小白更得寸进尺了,从背后抱着他,故技重施咬着他的耳垂,很敏感地感受到那人身体一颤,仿佛所有的戒备都松懈了。这是他的敏感区,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次数不算少,墨小白自然很清楚他身上所有的敏感区,知道怎么抚摸会让他意乱情迷。湿热的吻从耳垂一直延伸到脖子,墨小白的手伸进他的衣服中,刚摸到某人胸前的小红点,他如梦初醒,骤然推开墨小白,两人退开一个安全距离。

两人呼吸都有些乱,气息不稳,然而一人在床头,一人在床尾就这么看着,墨小白诱惑地舔舔唇,**又蛊惑,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妖精味,让人意乱情迷。

“哥……”如果说神态已经把妖发挥到极致,那声音便是把他的媚发挥到极致,眼神顾盼间,魅力四射,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捧到他面前来,哄他开心。

男人强制性地别开目光,不看墨小白,这人会吸人魂魄,墨小白真想这么熊抱过去,哎,不解风情的木头,他这是对牛笑呢,浪费他表情啊。

“你出去。”男子似乎不善言辞,更没面对过墨小白这样的妖孽,更不懂的应付,只能逃避,让他走,但他也是有一个筹码的,因为墨小白打不过他。

这是他最大的筹码,所以还留着墨小白在床上。

墨小白慵懒地靠床尾,脚一伸,这床就是我的,我今天就睡这了,男人冷漠地看着他,墨小白想了想,指着他的面具说,“我说你是我哥,你说不是,既然不是,你把面具脱下来我看一看,如果真的不是,我立刻就走。当然,你肯定是啊,我都调戏你那么久了,你要不是哥,以后他知道不得劈死你。”

“免谈。”男人拒绝他的请求,墨小白玩味地摸着下巴,笑眯眯地说,“又不是木婉清大闺女,看一眼还要娶你,还是你倾国倾城貌美如花怕煞到我,不怕不怕,小爷长得也拿得出手,不会被你吓到。”

那人沉了脸,墨小白咦了一声,“哥哥,莫非你毁容了?哎呦,不怕,不怕,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咱家有好多好膏药,一定能药到疤痕除,你放心好啦。”

墨小白越说越有劲,那人的脸色早就沉了。

“你废话说完了没有,说完就走,我要休息。”

墨小白眼睛一亮,笑着摸过去,那人没避开,墨小白笑靥如花,“我在这里也不妨碍你休息啊,当然,如果哥你睡不着的话,咱们还可以干点别的事情。”

他的手指笑眯眯地爬上他的胸膛,人已绕过去,**无比地搂着他,在他耳边吹着热气,手慢慢地往下,隔着衣服握住某人的小兄弟,墨小白心中腹诽,果然是我家老大,在外面睡觉从来不穿睡衣或浴袍,要是浴袍多方便调戏啊……

836

男人被握住要害,呼吸顿时一停,他不可思议,又觉得震惊,墨小白人跪在他身后,身子灼热地拥着他,灼热的呼吸在他耳朵边不断地盘旋,男人湿润是舌尖钻进他的耳涡里,牙齿轻轻地咬着他的耳垂,墨小白没看见他的脸色,却能感觉得出来他的心跳加速,热力不断地上升,本该是僵硬的身体仿佛失去了力量,软绵绵地在他怀里靠着,墨小白心中激动极了,不认他也没关系,有豆腐吃就行。

墨小白绝对是行动派的执行人,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还嫌不够,他想要亲吻他,可这面具就有点碍眼了,因为这面具实在有碍亲热,他把人的脸全都遮住了,一点都没露出来。他要亲他就一定要把面具拿掉,墨小白一边在他脖子上wen着,挑起他的热情,另外一只手从他的脖子摸上他的脸,眼看就要摘下面具之时突然被男人扣住手腕,擒住,另外一只手也被他握住,拿开,整个人被他一拧,墨小白在chuang上一跃,免得自己被他折成两半,男人把他丢开,墨小白在chuang上滚一个圈,又滚到床头来。

墨小白躺在chuang上的时候想,哎,老子就不该想亲他,要是不亲他估计都pudao了,等意乱情迷的时候下手多好啊,亏了,这算计出错了,剧情不应该这么演的。

另外一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呼吸急促,人如陷入一种疯狂的绝境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墨小白目光瞄了瞄某人的kua下,嗯,他被安慰了。最起码他这么费劲去挑起人家的热情,人家还是给反应的,不然白瞎他这么努力了,人不记得他没关系,只要身体记得他也行。

他没求到一个全部当然就退而求其次了,墨小白这人觉得自己挺乐观,挺好说话的,知道他有了qingyu,墨小白人就更妖媚了,she尖在红唇上掠过一圈,手指在唇边慢慢地画圈。金觉得这么男人真是一个妖精转世的,明明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不管哪一方面看都是一个大男人,顶多就是长得漂亮点,矜贵点,性感点,怎么就那么勾人呢,那表情比女人还要妩媚,性感……

真要命的性感。

两人都有些呼吸不稳,一个是想着去勾人,一人是不想被gou,却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这房间里的气氛便越发暧昧了。墨小白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流露出这一面去gou他哥哥,他恨不得把自己所知道的招数都用出来,全用在这个男人身上。他觉得不够,怎么都还不够。他要得更多,墨小白一不做二不休,甩开衬衫,在金面前抚摸自己的身体,他幻想着他和墨遥还在利雅得的时候,那些热情如火的夜里,这双手仿佛是墨遥的,让他意乱情迷,无法自拔。

金觉得真的够了,他不知道为何已经忍受了他这么久,他明明很讨厌这件事,明明很排斥他,身体却被他吸引,为何自己也不清楚。

就像如今,脱了上衣的他,在他眼前如此安慰自己,他觉得身体里的热血都不断地滚烫起来,那么的zhuore,那么的想要faxie。他的表情很性感,小麦色的胸膛滚裸着汗珠,一点点地汇聚,落到皮带之下,他仰着头,闭着眼睛享受着,双手在自己所知道敏感带不断地fumo。

两人仿佛都着了火,金竟然鬼使神差地伸手,想要拥抱眼前这一具完美的身体,等他察觉的时候,墨小白已经抓住他的手,人迅速窜在他怀里,扬手就把他的衬衫撕了,刚一撕开衬衫就愣住了。

他的身体并不是他熟悉的身体,胸膛上有很多利器划伤造成的疤痕,疤痕很大,且很醒目。墨小白是暧昧的人,并不认为他哥哥完美的胸膛上有这么多疤痕是很美的画面。

他的眼光再像情人眼里出西施转移也没觉得这样的很美,其中有一条疤痕是墨小白熟悉的,那是墨遥身上有的伤痕,基本上更确定这是墨遥的身体。

可那么多疤痕又是从哪儿里的?墨小白不顾墨遥的抗议,伸手到他背后,fumo到一处更宽大的疤痕,好了不算很久,摸上去感觉还很鲜明。

墨小白在yuhuo中也心疼他曾经受过这么多的伤,他亲吻着他胸膛的伤口,柔声问,“哥,你这些疤痕怎么来的,是不是爆炸弄出来的?”

金很讶异,“你怎么知道?”

墨小白说,“我当然知道,我有什么不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墨小白更深地吻着他每一条疤痕,虽然丑陋,却是他最中意的人身上有的痕迹,他全部都接受,且觉得美好,至少这些疤痕覆盖下,有一颗热火跳动着的心脏。

正因为有这些疤痕的保护,他的心脏还能呼吸,于是他活下来了。

墨小白感激这些让他活着的疤痕。

墨小白觉得他如今的防备都在脸上,他也懒得去纠结亲不亲到嘴唇,他低头直接含住他的小红豆,给予更直接的刺激。

“墨小白……”金大喊着他的名字,想把他推开,力气也没那么大,倒也不知道自己是享受,还算想要抗拒,然而他自己却觉得那么点抗拒的味道还真微弱得自己都想唾弃。

这男人太妖了,能蛊惑人的神智。

他想要gou一个人的时候,你的灵魂都无法逃避。

只能接受。

性感和被蛊惑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就如灵魂的吸引,也无性别之分,美丽是这么的动人。

身体慢慢地热起来,墨小白抽去他腰间的皮带,拉开他的拉链,突然听到门铃声,两人都是一震,金如梦初醒,慌忙抬腿想踢墨小白,墨小白岂会让他如愿,早就压住他的腿。

墨遥的身手比墨小白好,两人在床上仿佛肉搏一样,又如两头野兽在一起撕咬,厮打,两人都没了衬衫,下身都有点不太整齐,这一打起来扩展空间就更小了。

墨小白没一会儿就被墨遥制住了,突然听到门外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金,你睡着了吗?金,开门……”

墨小白停下挣扎,墨遥也停下来,这是大公主费玛丽的声音,墨小白哪怕yuhuofenshen也有点不悦,指着墨遥想是墨遥偷腥过几百回一样,“她大半夜不睡觉,找你做什么?”

墨遥声音冷漠,“我怎么知道?”

门铃继续,声音也继续,墨小白指头戳着他的胸膛,“你是不是背着我和这公主有什么不纯洁的交情,说,上过床没有?背叛我没有?”

他问得理直气壮,完全忘记他和季冰的事情,墨遥说,“没有!”

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他为什么要这么老实?这人是他的谁啊,墨小白又继续戳,似乎是故意的,每次都戳到某人最敏感的那一点处,害的墨遥总是去躲。有这么一个噪音和门铃在响,能做下去的简直是圣人,墨小白也享受这种姿势,嗯,墨遥正压在他身上,他美滋滋地想,其实老大你不用压我也不会反抗的啦。

“她是不是喜欢你,为什么你一个保镖还能住这么好的房间?”

“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你还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

……

两人好像绕口令一样,以这样不纯洁的姿势,门铃声消停了,墨小白突然说,“你赶紧脱了面具让我亲一下,不然我喊了,让你的大公主知道你和男人正在床上打得火热没空理她。”

“你敢!”厉声喝住。

墨小白啧啧地笑,“小爷我有什么不敢的?费玛丽,我和我男人……呜呜呜……”墨小白刚一喊出声就被人捂住嘴巴,墨遥没想到墨小白还真能这么无耻地喊出来,虽然有点晚了。墨遥真想揍死身下的男人,墨小白眉目都是含着风情的笑,墨遥的手捂住他的唇,墨小白伸出舌尖在墨遥掌心舔了一舔,墨遥如触电一样地缩回手。

墨小白妖娆一笑,他身体柔韧性很好,就这么起身,攀着他,笑得蛊惑,“摘不摘下来,不然后果自负。”

墨小白一点都不在乎被人发现他在墨遥这里,也不在乎旁人怎么看他今天的行为,他觉得很正常,可他觉得墨遥一定不想让大公主发现,不管是处于什么原因也好。

墨遥在他小腹上打了一拳,不算重,但也多了几分力道,墨小白仍然笑着,墨遥暗忖此人真心不要脸,他不想摘下面具,突然听到门上有转动的声音,墨遥蹙眉,忍不住转头,墨小白以闪电的速度挥落他的面具。

837

墨遥没想到墨小白会挥落他的面具,愕然转身,墨小白便直直和他打一个照面,墨小白眼眶含泪,他一直告诉自己,这是墨遥,气息不会错,感觉不会错,眼睛会骗人,可心里一些东西是不会骗人的,然而他仍然是害怕,害怕自己产生幻觉,只能用幻觉和思念来解释他所接触到的这个人,他心情很复杂。

他以为墨遥会毁容,或者因为伤的太重,做了整容手术,不管做了什么,变成什么样子他都喜欢,因为都是墨遥,若真的不习惯他如今的模样,那就整回他原来的模样,这也没什么难处。如今和他打上一个照面才知道,自己所担心的完全是多余了,他右边脸颊有一道长三公分的伤疤,伤口刚愈合一段时间,新长出的肉是粉色的,这和他的肌肤并不相称。疤痕不长,并不难看,墨小白最激动是,这仍然是他熟悉的人。

他熟悉的哥哥。

他突然含泪,墨遥觉得诧异,从他遇上墨小白那一刻,他一直都装疯卖傻,无赖耍赖,从没见过他哭,这人似乎性感得人谁都舍不得惹他不开心,所以谁都不会让他哭泣。

突然含泪,他有点怔然,墨小白突然扑上去,抱住墨遥,狠狠地wen上他的chun,用力撬开他的chunshe,灵巧地钻进去,深深地wen住了他。

费玛丽进来开灯的时候,室内一片寂静,地上有一件不太整齐的衬衫,chuang上凌乱,如打斗过一般,浴室里传来了水声,费玛丽松了一口气,原来金在洗-澡,她以为房间有人呢,她刚刚分明听到别的声音。

“金,你怎么这个时候洗–澡?”费玛丽在外面等着,随口问他,地上只有一件衬衫,看着款式似乎不是金的,费玛丽蹙蹙眉,很快又打消疑虑,男人的衣服都差不多,或许他也有。

浴室里,气温热得惊人,在费玛丽进来的那一刻,墨小白扫起那件被他撕碎的衬衫,连wen带推把墨遥推进浴室,刚一关上门就把墨遥ya在冰冷的墙面上,狠狠地qinwen。

费玛丽进来的时候,他才随手开了花洒,墨小白抱着他的头,如一头野兽在觅食一般,wen得十分qingse,十分的激烈。揪着他的shejian尽情地tiaodou。

墨遥有些抗拒这样的热–情,这样的热火,这样的xing感,墨小白松开他的chun,tian着他的脖子笑说,“哥,有人在外面和你说话哟”

何必墨小白提醒,墨遥自然知道费玛丽在外面,他被墨小白弄得喘不过气来,身体huo热叫嚣着,理智也在崩溃,一想到费玛丽就在外面,他的身体更是紧绷。

“金……”费玛丽见没人回答,扬声喊着他,墨小白的tian着他的脖子,他的喉结,轻轻地用牙齿去磨,墨遥全身都在战栗,脑海里哪有什么费玛丽,都是眼前这性感的yaojing。

墨小白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打发她走。”

我被隐藏了六次了,咱们一千一千的发吧,别在隐藏了,主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