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839章节 叶非墨

839章节

墨小白高高仰着头,任由水流不断地冲shua他的脸庞,他的身体紧绷到最高处,握住墨遥的手mocai得更粗鲁,那是属于男人和男人之间特有的粗鲁和暴力。他的身体挺直,眼光慢慢地浮现出短暂的空白,忍不住在水帘中喊起来,墨遥慌忙ya过去,堵住他的声音,墨小白的身体越发的僵硬,墨遥掌心中的火热和粘ni告诉他,这人已到了gaochao。墨小白的目光全然空白,这时候他全无防备,只是享受着这样身心结合的快乐,墨遥随后也在他掌心中释放,两人拥抱在一起,xiongtang火热得几乎要磨出火来。

墨遥关了花洒,两人抱在一起,好久,好久没回过神来,墨小白搂抱着他,在他脖颈不断地qinwen,这一年来的思念和恐惧都在这一场激烈的**ai中得到释放。

墨小白不敢相信,昨天他还在失去墨遥的痛苦中煎熬,今晚却在他怀里,如此安心,如此幸福,他的哥哥回来了,总算活着,哪怕忘记了他,他也不在乎。

他墨小白要一个人重新爱上他,那又什么难的。

老大能对他从小情有独钟,他就不信,如今他主动出击,老大能够抵得住,哪怕他失忆了,认为这样的关系不正常,他也无所谓。过去他也认为不正常,所以一直逃避,若他真的要他的心,并不是一件难事。

费玛丽的摇滚音乐还在继续,墨小白有点佩服此女的耐心,要是让墨遥披着睡袍出去,让旁人看到他这么**的一面,他才不愿意。

墨遥的**都属于他的,旁人不能觊觎了去。

墨遥推了推他,“放开,热死了。”

真的热的要人命,汗水不断地流淌,墨小白笑嘻嘻地耍流氓,“啊,哥,你又热了啊,别急啊,咱休息一会儿再战。”

墨遥想劈他,他就不能有点正常人的思维吗?

费玛丽笑声如铃,“金,你洗好了吗?”

她听见水声停了,忍不住问墨遥,墨遥叹息,洗好了也不能出去啊,墨小白不肯放人。

墨小白的手邪恶地弹了弹墨遥释放过后有些疲软的小弟弟,“哥,打发了她啊。”

墨遥握住墨小白邪恶的手,真心想要掐他,墨小白怎么能如此理直气壮地要求他,且和他在费玛丽面前做出这种事,他一定是疯了,所以才会和一个见过一次面,死缠烂打的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哪怕再寂寞,哪怕再jinyu久了,他也不该对一个男人有反应。

他应该在墨小白进来的时候就制服他,丢他出去,而不是任由他越来越得寸进尺,竟然把人也赔了。

这件事是怎么发生了,墨遥尚有一些迷茫。

只能说,墨小白实在是太妖精,太有蛊惑力,让他有短暂的迷失。

840

墨遥看着墨小白,男人怎么能妖成这副模样,偏偏还一点女气都没有,令人吃惊至极。费玛丽听到水声停了,忍不住扬声问,“金,你在里面做什么,还没好吗?”

墨小白戏谑地看着墨遥,慢吞吞地走过去往浴缸里放水,慢慢地放满了水,墨遥淡淡说,“我不舒服要泡澡,你先回去休息。”

墨小白打了一个响指,老大你真上道。墨遥则是眯起眼睛看墨小白,这家伙又搞什么鬼,费玛丽一听墨遥不舒服,慌忙走到浴室门口问,“你哪儿不舒服,是不是头疼,我去叫医生。”

“不需要!”墨遥冷声说,他的音色一贯是这么冰冷,费玛丽似乎也习惯了,并不恼火,只是关心他的身体,墨小白把自己舒服地沉浸在浴缸中,舒服地泡澡,享受按摩的舒服。他闭着眼睛,慢慢地享受,释放过后的身体是浑身舒畅,喜欢的人又在身边,墨小白是舒服得不得了。

费玛丽又不死心地问了好几句,墨遥冷声说,“我说过我没事。”

费玛丽悻悻而归,墨小白睁开眼睛,笑说,“哥,对女孩子要有绅士风度嘛,当然,对她就免了,她打过我。”

这还是要计较的。

墨遥冷冷地看他一眼,打开花洒重新,墨小白拍了拍浴缸,笑得蛊惑,“哥,花洒多不舒服,来咱们一起鸳鸯浴吧,很舒服的哦。”

面对墨小白妖精一样的蛊惑,墨遥无动于衷,很快就洗了一个战斗澡,把浴袍披上就出浴室,墨小白摸着下巴觉得有点可惜,嗯,他想和他洗鸳鸯浴吧。

嗯,来日方长。

他不着急一时,墨小白泡了澡,简单地披上浴袍,自己也随着出去,墨遥正在床上静静坐着,墨小白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很自然地坐过去,从被子下拿出自己刚刚藏起的手机。

“你怎么还不走。”墨遥问。

墨小白眉梢一挑,“不带这样的,吃过就过河拆桥,你就一点都不留恋啊,我还想再战一场呢。”

他拿着自己的手机翻动,墨遥面色异常冰冷,墨小白翻到相册,笑着凑过去,“来,我说你是我哥,你不信,看照片,我把你手机里的相片都存过来了,你看。”

手机里有墨遥的照片,墨遥和墨晨的照片,他和墨遥的照片,他们全家的照片,虽然他的照片是最多的,可墨遥从这些相片中看到了自己。

的确是他。

并不是合成的照片,墨遥十分惊讶地看着墨小白,墨小白说,“你信我的话了吧,那大公主说你是金,她那什么证明了,我说我是你弟弟,我有很多证明,你要实在不信,我们可以去验DNA,去医院一趟很方便。”

墨小白说得十分严肃,“我没骗你。”

墨遥说,“为什么都是你的照片?”

翻几十张才有他的照片,这手机里几乎都是他的,自恋啊,拍这么多照片,墨小白惊讶地看着墨遥,“我刚没说吗,这是你手机里的,我只是传到我手机里,这是你给我拍的啊。”

墨遥蹙眉,“为什么拍你,不是还有一个弟弟吗?”

墨小白理所当然地说,“你从小就喜欢我,所以你偷窥我啊,你这都不记得了啊,你还逼着我喜欢你呢,结果我喜欢你了,你却不记得我了,你说我多怨念啊。”

墨遥权当墨小白说废话,他怎么可能从小喜欢他,这不可能,这观念得多扭曲才从小喜欢自己的弟弟,这不可能,这丫的骗人。

墨小白看墨遥的表情就知道墨遥在想什么,忍不住问,“你还不信我的话啊,那你不信,你刚刚和我做算什么?你的身体明明没抗拒嘛,所以是男人就大胆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我,哪怕你失忆了你还是喜欢我,你要是想反驳我这句话,你立刻就拿枪崩了我,我就信你。”

墨遥说,“胡搅蛮缠。”

墨小白暗忖,胡搅蛮缠是老子一贯的高招好吧。这招数对墨遥尤其有效,他怎么都觉得很好用。

“那你就当我追你好了。”墨小白无耻地跪到他面前去,性感一笑,深情表白,“哥,我好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卯足了劲总算把你追到手,命都差点被情敌弄没了,染了毒瘾,刚戒了毒,你又失踪,大家都以为你死了,我这一年过得行尸走肉,生不如死,脑海里全是你,我以为我活不长了,你再不回来我就会死了。”

墨小白刚一开始说得还算是玩笑的,到后面就有些悲伤了,神色也染上几分悲哀,握住墨遥的手,“你怎么能不记得我呢,是不是还在怪我,哥,我是小白啊。”

“我是小白啊,哥。”墨小白呼喊着墨遥,期盼能够让墨遥想起他,可墨遥无动于衷,似乎在听着别人的故事,怎么都觉得有点违和感。

墨遥对大公主的话原本就半信半疑,只是觉得自己这一命是她救的,自己报答她也理所应当,正好自己也有着个能力。

墨小白的话,他也是半信半疑,应该说,他相信他是墨小白哥哥,却不相信他们的关系,超出了兄弟感情。

墨小白有些难过地看着墨遥,目光充满了悲伤,他是一名演员,嗯,当然,墨小白如今的心情是有点难过,可远远不如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忧伤。仿佛忧郁王子……

他知道自己什么摸样最迷人,什么摸样最让人心疼,知道自己什么模样最能打动墨遥,所以表情自然拿捏到好处,不管是对墨遥,还是对任何人,这样的忧伤都十分管用。

关键时候,有演员的本事真的很救急,墨遥如今是什么听不进去,什么话都不信,他把照片都放在他面前他也不信。那他只能用他最擅长的办法,他要让墨遥重新爱上他。

841

墨遥的确被墨小白打动了,本来想冷言冷语赶他走,谁知道看他这副模样便有点不忍心,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装的,总之他是有点动了恻隐之心。

墨小白打蛇随棍上,越发的可怜,墨遥竟说不出一句抗拒他的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唇越来越靠近,近得有几分烫人,他慌忙躲开。墨小白心中惋惜一声,转念想想,他刚吃过,可以缓和一点再吃没关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墨遥说,“你今天先离开,我累了,需要休息。”

墨小白痞子般地说,“哥,你这样就累了,体力也太不行了……”话说到一半,墨遥手掌劈下来,这得了便宜又卖乖的小孩,真心的欠揍。

墨小白见好就收,今天他原本的注意就是来认人的,看看是不是他的爱人,如今不仅认出这是他的爱人,且还做了一场,他就心满意足了。墨遥如今还不算很相信他,将信将疑,他为人是谨慎的,定然会仔细求证,他就等着墨遥上门,反正也不着急一时。

他今晚的目的已经达到,其他的,他可以退而求其次。

墨小白真心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赚到了,墨小白舔了舔下唇,模样性感无比,丝丝蛊惑魅力从他的眼眸中蔓延,蔓延出很美丽的风情。纸笔墨遥视线,他总觉得墨小白身上的光芒太过于艳丽和尖锐,让他不敢直视,所以墨遥微微别开了目光,墨小白撇了撇嘴角,笑得更是魅惑。

墨遥心虚了,这是好事,说明他的魅力一直都这么牛逼,最起码对墨遥而言,一直是有效的,不管什么摸样的他在墨遥眼里看来都是最美丽的。

能打动墨遥心底最脆弱的神经,这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墨小白起身,甩开他身上浴袍,开始穿衣服,墨遥错愕地看着这名惊世骇俗又大胆的男人,对的,在他看来墨小白是惊世骇俗的,他说他们是兄弟,他一口一个哥哥,却对他做出那样的事情,尽可能地gouyin他,蛊惑他,逼他和他在浴室里zuoai。

这是一名弟弟对哥哥做的事情吗?天地间谁家的弟弟和哥哥是这样不正常的关系的,墨小白第一眼见到他,还没认出他就开始吻他,墨遥看墨小白不是疯狂,就是神经。

如今他更是大胆,竟然在他面前就这么脱了浴袍,然后慢吞吞地穿上自己的衣服,墨遥无法从他身上移开视线,他的身材真的好,小麦色的肌肤,修长有力的身材,看起来很挺拔,不文弱也不强壮,刚刚好,很健康的男人身体,他身体每一个零件都美好的仿佛精雕细琢过一般,墨遥看着都很美丽,就如那骄傲灼热的地方,他都发疯地觉得漂亮。墨遥唾弃自己一声,什么不该看看这玩意,还不如去浴室看自己的。

然而,他却困窘地发现一件事,他硬了。

就这么看着墨小白在他面前穿衣服,他就硬了,墨遥真想一头撞在床上不起来,怎么会有这么丢人的事情,他和他刚在浴室里胡闹过一阵子,不至于这么经不起挑拨。谁知道墨小白就这么很自然地撩拨他,他就抵不住了,若是再来一个媚眼如丝,他是不是得交代在这里。

越想到这里,墨遥越觉得可耻,他还觉得墨小白神经,或者疯狂呢,他觉得自己也差不多了。

已快接近疯狂和神经的程度了。

墨小白慢条斯理地扣着袖扣,性感魅力,所有的细节都动人,墨遥看着他,心中却被迷惑着谁,怎么能美丽到这种地步呢?墨小白穿好衣服,拿好手机,笑着挥挥手,“哥,我走了,你有空回家看看。”

已快清晨,墨小白神清气爽从酒店出来,开着他那辆大红色的骚包跑车呼啸而去,这呼啸的爽快和他人的爽快一样,都那么的刺激。

墨小白这一年来的阴霾尽数散去,连笑容也多了。回到家,这一夜是心里耗损,长久记挂在心中的事情有了着落,墨小白心中轻松许多,睡得无比香甜,等他醒来,已是下午。

墨晨和大公主的商家约出去谈事情,据特工回报,他们明天才会约见面,今天公主要旅游,随意在罗马城内走,无双等人都等着墨晨的消息。

墨小白醒来的时候,除了墨晨都在客厅,小天纵走路还不稳当,走走停停,偶尔一屁股坐在地摊上,他似乎很不愿意动,无双拿着玩具在一边逗着他站起来。骚包小天纵鄙视玩具,又一脸渴望,叶非墨在他小屁屁上踢了一脚,示意他走起来看看。小天纵骚包又有个性,挥舞着小手抗议,就是不起来,叶非墨挑眉,咦,你反了啊,敢和你老子叫板。叶非墨伸手去揪他的领子,温暖从一旁拍开他的手。

无双笑说道,“小天纵,以后长大了,等他老了,你就虐待他。”骚包小天纵握拳,小宇宙燃烧,无双哭笑不得,温暖也觉得儿子孝顺她就好,叶非墨实在太恶趣味了。

家人们闹成一团,墨小白过来也一把抱起小天纵,双手捏着他的小脸颊,哈哈大笑,“小天纵和舅舅长得真像,标准骚包,以后要培养成哥哥这样的。”

诸人都纳闷地看着墨小白,要这知道这一年来,墨小白从未露出什么笑容,这几天心情更是沉闷,毫无乐趣可言,才一晚工夫,竟然笑得这么性感风骚,仿佛回到过去的墨小白。

无双和叶非墨面面相觑,这中间又发生什么事情了,温暖问,“小白,今天心情很好啊,有什么喜事吗?”

墨小白哈哈大笑,“我昨晚去找老大了,证实那人是老大,他没死,只是脸上有点小瑕疵。”

无双的眼睛顿时亮起来,忍不住惊呼,“是真的吗?确定是老大吗?”

842

“当然确定。”墨小白说,墨遥面具都脱了,哪还有不是道理,无双一听,心情顿时舒畅,慌忙去打电话报告,昨晚他们就和叶薇十一说墨遥的事情,他们也正等着消息,一听墨遥活着,所有人都变得兴奋起来,几乎想要马不停蹄赶回来。无双却让他们先缓缓,别太急着回来捣乱,这事交给他们比较好。

无双这么说,叶薇和十一等人也就没那么坚持回来,反正人活着就好,经过墨小白的肯定,比较有说服力,无双八卦地想知道他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墨小白抱着小天纵,笑的色迷迷的,叶非墨冷冷说,“发情就发情,别对我儿子下手。”

墨小白嘴了叶天纵一个,温暖捂脸,他儿子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叶非墨直接一脚踢过去,叶天纵咯咯地笑,墨小白下评语,“果然是骚包,哥哥就亲你一个就这么兴奋,哟,晚上抱你看动作片好不好?”

温暖滴汗,墨小白果然是活过来了,可怜他的宝贝儿子,墨小白没活过来的时候可一点都想不到逗她的儿子玩的,真是特殊待遇啊。

墨晨回来了,他已经和费玛丽的买家沟通好了,他推荐黑手党和费玛丽交易,他给他丰厚的利润,且又给他许多好处和便利,大家都是一条道上混的,自然乐意帮忙了。且好处不少,巴结黑手党总比得罪黑手党要好,没那么多烦心事。墨晨这事办得顺利,再来就看费玛丽的意思了。

不管费玛丽是什么意思,她想要得到更大的利润,她和黑手党做生意总比和如今的买家好,说到钻石走私,没有一个组织敢和黑手党抗衡。

第一恐怖组织走私军火成精,他们走私奢饰品和艺术品也快成精。

墨晨一听费玛丽身边的金就是墨遥,心情就更兴奋了,若是费玛丽答应和他们合作,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和墨遥接触,且让他回家。

如今墨遥也不知道算不算完全听命费玛丽,这件事自然要从长计议,听墨小白的意思,墨遥并没有安全相信他们,或许骗他们来墨家一趟,墨遥会有熟悉感也说不定。

毕竟他在这里的时间,占据了生命中的三分之二。

这里是墨遥感觉最安心,最安全,最放松的家。

“小白,以你的身手,你想摘下老大脸上的面具不太可能,你怎么做到的?”墨晨好奇地问,他对这个情节十分好奇,墨小白简单地说了他摸进墨遥房间的事情,然而有了开始,没过程,直接说结局,这有点让他们摸不着头脑。所以每个人都竖起耳朵想听八卦。

墨小白怎么可能会说呢,这是他和墨遥之间的情趣和秘密,不足为外人道也,无双看他那副神秘兮兮的模样,邪恶地翻他的领口,果然看见脖子上有好几个吻痕,这样的力度和痕迹绝对不是女人能有本事留下来的。墨小白手一抖,差点把小天纵摔下来,吓得温暖伸手去接。

“哇……”无双色迷迷地摸着他的吻痕,“你去投怀送抱了?这么激烈啊,你被老大扑了?”

墨小白挥开无双的手,慢条斯理地整理他的领口,慢吞吞地说,“非也,非也,这种事情你们是不会知道的。”

温暖还是觉得墨小白把小天纵放下来比较安全,小天纵也喊着,“咯咯,咯咯,放下……”

叶非墨把儿子抓过来,语重心长的教育,“叫叔叔,叔叔,叔叔叔叔,不是哥哥……”

墨小白从刚刚一直哥哥,哥哥地自称,再加小天纵又喜欢他,所以哥哥就记得特别牢固,所有人都觉得这人真的太能占小孩便宜了。

叶非墨这么一喊,小天纵别的没记住,又抓住最后两个字,“哥哥,哥哥……”

他也叫叶天澄哥哥,所以这两字特别牢固,墨小白心花怒放,叶非墨在他小屁股上揍一下,“笨蛋,你绝对不是我儿子。”

叶天纵哇一声哭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于是叶非墨接到四双白眼球,全是鄙视他的,无双,墨晨和墨小白,温暖,温暖抬手都想揍他了,慌忙抱过小天纵哄起来。

叶非墨非常无辜,他就轻轻地在儿子小屁股上碰了一下,连打蚊子的速度都没有,他就哭了?他就哭了?叶非墨记得有一次小天纵一个人爬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三个台阶,幸好他爹地手脚快给截住他了,虽然如此,头上还是长了一个大包,小屁孩一颗眼泪都没掉,大人急得赶紧冰敷,他笑眯眯地凑过去骚扰叶天澄,没哭啊,没哭啊,他这揍他是多大的力度啊。

靠,骚包儿子阴他了。

故意的。

可说出去谁相信啊,人家小天纵才多大啊,人家连三个字都不会说呢,怎么会阴他呢。小天纵见叶非墨瞪他,他哭声停了停,长翘的睫毛上挂着大大的泪珠子,嘴巴扁了扁,两个白嫩的拳头放在唇边,可怜兮兮地看着叶非墨,想哭又不敢哭的模样,看起来不知道多惹人疼,温暖瞪叶非墨,“瞧你把孩子吓的。”

无双也说,“你这怎么当爹了,瞧人家白夜叔叔多疼小天纵,你赶紧把小天纵送去利雅得算了。”

叶非墨非常委屈,这是他的错吗?这是他的错吗?这是他的错吗?

可恶的臭小子。

他又狠狠瞪叶天纵一眼,叶天纵嘴巴一裂,接着一扁,哇一声又哭了,哭的惊天动地的,叶非墨这捶心肝的怒啊,温暖直接抱着叶天纵哄着。

墨小白拍桌笑,“小表哥,你儿子我喜欢啊。”

“喜欢送你了。”叶非墨没好气地说。

“送我好啊,反正我不指望孩子了,给我吧,给我吧。”

843

温暖花了一刻钟才把小天纵哄得开心了,又开始在她怀里咯咯地笑,叶非墨这叫一个无辜,搓火,忍不住感慨,他就说嘛,生儿子干嘛呢,儿子是专门捣乱的,要生就要生女儿,闺女是最好的,世上只有闺女最好。叶非墨急切地希望温暖肚子里是个小姑娘,如果是一个小子,他估计会很郁闷的。

捣乱想小子有叶天纵一个就好,多的一个都不好。

无双说,“叶非墨,你还真不是一个靠谱的爹,有闺女也不是个靠谱的爹,小天纵可怜哟,来给姑姑抱抱。”

温暖把小天纵放到无双怀里,小天纵喜欢无双和墨小白,于是在无双怀里蹦跶了一下,然后令人吐血的一幕发生,小天纵两只胖乎乎的小手去抓无双美女的胸部。无双今天穿了一身短袖的紧身衬衫,本来身材就紧俏,就这么两团柔软就被挤出来,十分性感。小天纵把头藏在她的柔软处,胸部软绵绵的很舒服,于是索性就伸手去抓无双的咪咪。无双嘴巴张成O形,眼睛圆圆地瞪着小天纵。

我靠啊。

无双低头看着小天纵的小胖手,忍不住shenyin一声,“我的小天纵,你才一岁吧,你才一岁吧,怎么色成这样呢?”

小天纵却无比的开心,在无双怀里又蹦跶了一下,两只小胖手又摸又抓,似乎觉得很舒服,于是又用力地抓了一把,墨晨和墨小白吹了一声口哨,墨小白直接竖起拇指说,“小天纵,风骚果然是从小养起啊,是不是你爹地老抓你妈咪被你看见了啊,真有潜力啊。”

温暖捂脸,这儿子真是丢人啊……她慌忙过去想要抓小天纵的手,小天纵还不愿意放手,温暖真是羞愧,儿子色成这样,爹妈都很无语,倒是墨小白和墨晨笑得前扑后仰。

叶非墨突然觉得这儿子是不是投错胎了,他应该投胎当墨小白儿子的啊,墨小白小时候抱着叶薇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墨玦总是拎着他能丢多远就丢多远。

温暖把小天纵抱过来,墨小白问,“小表嫂,天纵是不是经常抓你啊,所以小表哥才看他这么不顺眼。”

墨小白益发疼爱小天纵了,简直就是他的小时候的翻版,他爹地就是因为这样讨厌他来着,他多委屈啊,多委屈啊,都没人理解他的痛苦。

总算有个同病相怜的小子了。

叶非墨把眼睛眯起来,冷冷如刀锋飞过小天纵,刺得小天纵哪怕是年纪小也知道安分了一点点,如乖宝宝一样在温暖怀里眨眼,要多可爱就多可爱。

无双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还没被三岁以下的男人非礼过呢,新鲜体验。”

小天纵依然睁着眼睛,有点冒绿光看着无双的小丰润,无双都要脸红了,温暖拍着小天纵的小脸蛋,“小坏蛋,小坏蛋!……”

叶非墨说,“这儿子绝对是我老子亲生的。”

小天纵伸手过去让无双抱,无双把胸部一挺,感慨说,“身材好的女人果然吃香,从一岁到一百岁通杀。”无双说着又抱过小天纵,温暖半途又给抢回来,着实丢人。

小天纵伸长了手,蹦着蹦着就想蹦过去,温暖赶紧抱着他上楼,丢人啊,丢人啊。墨小白哈哈大笑,叶非墨都有点忍俊不禁,墨晨说,“叶非墨,你的好儿子要好好调教。”

墨小白神清气爽地起身也想溜了,好不容易有小天纵分开无双的注意力,他的遛了,不然等会儿要被逼问了,无双见他想溜走,慌忙拉住他,“去哪儿,别走,交代一下,昨天都干嘛去了,是不是把老大给扑了,从实招来。”

墨晨也加入逼问的行列,“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叶非墨说,“很显然是seyou,没做其他想法。”

无双说,“就算是色诱,也不太可能啊,老大现在不记得他了,没法上钩啊。”

叶非墨指着墨小白,“那他这一身吻痕怎么解释。”

墨小白在一旁笑得如偷腥的猫儿,就是不愿意说昨晚到底发生什么,墨晨和无双两边逼供也逼不出什么,叶非墨阴暗地想,不说就不说,总会办法能知道。

墨小白打混着出门,他又要去找墨遥了,然而,刚离开城堡没多久就看见一辆车停在路边,一名男子正依着车门,那很明显的面具在阳光下反射出金色的光芒。

哥怎么会在这里?

墨小白那骚包跑车呼啸停在墨遥面前,抬头笑问墨遥,“哥,你想回家啊,怎么在这里停了?”

这离他们家就几百米,再开几分钟就到了,没必要停在路边吧。

墨遥见了墨小白,下意识地转身上车,墨小白岂会让他走了,飞快下车,堵住车门,笑得如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哥,别急着走啊,等一下嘛,你要回家,我可以带你回家。”

“路过。”墨遥淡淡说,兴致并不高的样子,示意墨小白让开,别挡他关车门,墨小白笑说,“我们刚刚才在讨论你,你要不要回家一趟,小哥哥和姐都在,小表哥和小表嫂还有一个小骚包都在家,他们都很想念你。”

“我很忙。”墨遥淡淡说,“公主有事让我回去。”

“你家公主能有什么事,吃喝玩乐这几天呢,明天才开始谈事情,她今天能有什么事?”墨小白嘴巴快,最关键是,他面对的人是墨遥,这是他最亲密,最信任的人。如果世上所有人都和他为敌,墨遥也一定会站在他面前挡住腥风血雨的墨遥,所以墨小白并无一点戒心。

他忘记了,墨遥如今没了记忆,墨遥如今是金。

“你怎么知道?”墨遥尖锐地问,质疑起墨小白的身份,墨小白说,“我有什么不知道,明天小哥哥和你家公主会见面,我们还会见面的哟,哥哥。”

明天6点就要起来赶飞机了,好痛苦。hoho,今天有人祝我生日快乐的咩?哈哈哈

844

“你怎么知道?”墨遥尖锐地问,质疑起墨小白的身份,墨小白说,“我有什么不知道,明天小哥哥和你家公主会见面,我们还会见面的哟,哥哥。”

墨遥眸光严厉地看向墨小白,“你究竟是谁?”

墨小白说,“我是你弟弟啊,在你面前,你以为我是谁,我就是谁。”

其实我是谁并不重要,哥,最要紧的是,在你前面,我可以是谁。

墨遥说,“你把我们的底细都摸清楚了,我们却对你一无所知,很好,你接近我,也是因为这个?”

“有必要吗?”墨小白笑着反问,手指淘气地逗着墨遥的肩膀,如弹琴一样,弹着他喜欢的音节,“你是我哥,我当然去找你。如果不是你,我们才不会大费周章和这位公主攀谈,我们的财产足够买她几个国家了,有必要巴结她,算计她吗,那不是神经嘛,说到钻石走私,我们家几个小岛是钻石岛,还没开发呢,用不着和别人做交易,不过是因为你在她身边,我们才会接近她罢了。”

墨晨眉心拧起,“你是黑手党教父?”

“错了,我们是黑手党教父。”墨小白笑说,“哥,你怎么就听不懂呢,我们是一体的,我是谁,你自然是谁,你是谁,我自然也是谁。”

墨小白说到这里,不免有些伤感,“哥,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我的信誉有那么差吗?”

“你哪里值得人信任?”墨遥反问,吊儿郎当,装模作样,她看不出哪儿能够信任的,能信任才怪呢,真心的不信他,墨小白十分委屈,骤然目光一亮,“哈哈,我chuangshang功夫总是值得信任的吧,你比我可差远了。”

墨遥一听墨小白这么说就想起昨天晚上的混乱,耳根不免有点红,不管是哪一面的他,论这方面的手段都不如小白,那就是一个三好学生和一个流氓教师的区别。

墨遥冷冷地抿唇,墨小白说,“哥,你总不能过家门而不入吧,今天你也没什么事,本来我也去酒店找你,既然遇上了,不如一起回家吧,回家你总信我是不是说假话了吧。”

墨遥仍然不为所动,墨小白笑眯眯地说,“哥,你说吧,你有什么值得我骗的呢,说钱吧,你现在也没钱吧,老子钞票一大把,说颜吧,老子也不比你差对吧,所以你说吧,我为什么要辛苦骗你呢。”

墨遥抬眸看了墨小白一眼,似乎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墨小白见墨遥被说动了,揪着墨遥出来,往他的跑车上塞,“进去吧,我们回家。”

墨小白二话不说关上车门,他摘了墨遥的面具,依着车门很温和,很认真地看着墨遥,“哥,一年前我把你弄丢了,如今我要亲自带你回家。”

墨遥的心,如躺在一片暖洋洋的阳光中,暖和且温柔。

墨遥的车就停在路边,墨小白载着他快乐地飞回家,跑车呼啸地在楼下停下来,墨遥看着白色底,如童话般的城堡,顿然感到一阵熟悉,真的熟悉,只是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无双从楼上伸出头来,“墨小白,你怎么刚出去就回来了?”

刚一说完就发现车里多了一个人,无双惊呼一声,“老大?”

无双赶紧下楼来,叶非墨和墨晨本来就在楼下客厅,这回也全部出来,墨遥看着他们全是陌生的,但很莫名地知道这座城堡的格局,似乎他是真的曾经很熟悉这里。

很熟悉,很熟悉。

墨遥说,“他们是谁?”

墨小白指着他们一个一个地介绍,说到墨晨时说,“小哥哥和你双胞胎,虽然你们长得不像。”

据说双胞胎都有芯电感应的,哎,小哥哥的芯电感应实在是太弱了,竟然一年了都没感应到他在哪儿,着实有点小悲剧,墨遥蹙眉,将信将疑。

无双果然拥抱他,“老大,欢迎回家。”

墨晨更是激动扑过来,这是他亲哥哥啊,能活着真好,叶非墨只是吹了一个口哨表示欢迎,这样的场面对叶非墨这样的怪人一直不太适应。

墨遥此刻也有点不适应,墨晨和无双,叶非墨和墨小白的态度都非常的友善,真诚,看不出一点虚假,如果这是一个骗局,那一定是一个费尽心思的骗局。

诸人进了大厅,客厅里就有他们全家人的合照,有一个墙壁上全是照片,当初设计的时候就设计出来这一块地方,贴了满满的照片,从叶薇和十一他们结婚开始的照片都有。从他们几人从小的照片都有,甚至一些很挫的照片,如那时候叶非墨和卡卡他们狼狈为奸让他们输了麻将裸奔的那照片,三个人全有,都是偷拍的,特别有爱。还有他们少年时期在特工岛训练的照片,全是光着膀子,沙滩裤,晒得和黑人似的,很健康,且很青春。

他们的模样变化不是很大,很容易看出来,且照片都有日期,墨小白说,“你看这是你吧,这照片看起来都有好些年月了,我们总不能骗你,是吧?”

墨遥心里已经开始认同他的身份,是啊,哪怕墨小白不说,他也觉得着实是真的,他是他们的哥哥,这些照片骗不了人,他是多利的眼睛啊,一看就看出来了。

无双指着一张他和墨小白的合照问,“你看出来了吗?这是你和小白,十八岁的时候拍的,看小白笑的这么不自然的,你还记得是什么事吗?”

那是两人很年少的时候的照片,小白那时候还很矮,身高不足170,在墨遥身边像个小孩子,背景一片海域,气氛倒是很大气,只是墨小白的表情很扭曲,墨遥一贯的面无表情。

墨遥不记得了,小白却记得,那是小白开始越来越重视墨遥感情的那一段时间,且发生了一件事,墨小白交了一位女朋友,且接个吻被墨遥瞅见了。

这几天更得不多,如果没有第三更,大家请不要生气哟。

845

() 墨小白这小心肝一整天都被什么刺着一样,感觉背叛了什么似的,其实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他那时候十五岁,青春活泼的,交个小女友很正常,亲个嘴也是很正常的。

他那小女友还是特工岛上的一个小姑娘,很彪悍的那一种,有叶薇的风格,后来墨小白觉得自己有点自虐,所以就分手了……

可悲墨遥看见了,这就不正常了,那时候墨小白心中挠得和什么似的,心叫一个不舒服啊,正好叶薇说要拍个合照,所以两人就有了这么别扭的一张合照。

墨遥摇头,墨小白就说他们十几岁的时候拍下的一张合照,其他的没说什么,墨遥脑海里仿佛闪过他和墨小白当年拍下这张合照的画面,然而,其他的却记不清,具体情节也记不起了。

叶非墨说,“你和小白真心悲剧,他刚失忆你也失忆,折腾。”

墨小白点头,是的,折腾,不过他喜欢这折腾,只要墨遥活着,再这么折腾他都愿意,看了照片,墨小白又带墨遥去他的房间,无双和墨晨被墨小白强行止步,墨晨感慨,“小白小时候最粘我,总是小哥哥,小哥哥地叫,多可人,这回就不粘着我了,我被他抛弃了。”

无双笑说道,“他只有小时候粘着你吗?他长大了不粘着你吗?你还记得自己和小白相亲相爱多少次被老大破坏又被老大整的吗?你还敢和他相亲相爱吗?”

墨晨扁扁嘴,自然是不敢了,他哪儿敢啊,这不是要他的小命嘛。

墨小白把墨遥带到他的房间里,一百来平的地方,很典型的墨遥风格,黑白为主,蓝色为铺的装修色调,从他的房间能看到一片花海。

玫瑰花园,城堡里每一个房间几乎都能看见玫瑰花园,只有个别的不能看见,改装成游戏厅,影厅,或者枪房,健身房……从城堡上面看下面的花园,很美。

墨小白坦然地坐着等墨遥,让他满满地感受这个房间里,属于他自己的气息。

墨遥看了半天,虽然觉得熟悉,可仍然没想起来,心中不免得有点烦躁,为什么明明感觉这是他的地方,却一点记忆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很糟糕。

墨遥拿起床头柜上一个相框,那是墨小白十八岁时穿着正装的照片,手里拿着一个奖杯,那是奥斯卡影帝奖,他笑得很开怀,这是他第一次获得奥斯卡影帝,所以对小白而言,这照片是很有纪念价值的。

除了墨小白的照片,还有他的,他们全家的,合照的,可没有他一张单独照片,乍一看这照片,好像是墨小白的房间还差不多。

墨小白说,“自从我们以为你死后,我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假装你没离开,那段日子,我睡在这里,总以为能梦见你,可我再怎么想念你,我也不会梦见你,是不是很奇怪?”

墨遥没回答,这样的问题他没法回答墨小白,墨小白有些小小的失望,墨遥对他真的一点感觉都不存在了,真是无情啊,是不是他太伤他的心了,所以他就把他全都忘记了?

他不伤心,只是觉得不应该如此。

然而人失忆,很多是生理上的原因,心理上的原因对墨遥而言不太可能,因为他太坚强了,很少有什么能刺激到他,他要结婚,墨遥都能当伴郎,这是什么心态,多么淡定,多么平静,所以生理的愿意比较多。

他难过的是,这一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失去了记忆会不会觉得害怕,他没有失忆过,他顶多是记忆混乱,因为监狱里在幻觉中绝望,在一次又一次伤害墨遥中绝望,他才忘记了他,其实他不想忘记他。

墨小白说,“哥,你真的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吗?”

“没有!”墨遥说,“想不起来,全都想不起来了。你说的我都觉得陌生,你说的感情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无法接受。”

墨遥说出自己心里的话,墨小白反问,“为什么不能接受,你并不排斥我?”

“并不排斥和接受是两回事。”

墨小白倒是有点被刺激了,他是个死人也会被刺激到了,“哥,你的意思是说,你和我shangchuang,是不排斥我,并不是接受我,是这个意思吗?”

墨遥一时被问住,这个问题着实很难回答,那天他被墨小白蛊惑是因为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可能是觉得墨小白太过妖娆,太过美丽,所以他迷失了自己,不知道反抗,糊里糊涂的。

再加上,男人的身体实在是没什么节操的物件,所以就有了那样的后果,后来他想一想,着实不应该,墨遥想,我们是兄弟呢,真的不应该啊。

墨小白苦涩一笑,这样的笑容让墨遥不舒服,墨小白暗忖,他们的身份倒是真的对调过来了,过去墨遥爱他,他不接受,他觉得不正常,害怕,又觉得墨遥不够爱,所以他一直都不接受他。如今呢,墨遥忘记了他,他爱着墨遥,墨遥却觉得不正常,不能接受。

自作虐,果然是有报应的,他的报应来得真快。

墨小白说,“总有一天,你会接受我的,你忘记我没关系,我会让你爱上我的,重新爱上。”他如宣誓一般,定然要这个男人爱上他。

墨遥听着没说话,只是抚摸着相框的边缘,沉默不语。

墨小白站起来,“哥,下楼去吧,小哥哥和姐姐很想你。”

墨遥点头,他是应该下楼了,独自和墨小白在一个房间里让他觉得很有压力,心里上有一定的压迫感,不舒服,一种没由来的压抑。

墨小白说,“至少你该相信,你是我哥哥了吧?”

846

() 墨遥想了想,点头,相信了,这么多证据若是不信,这也不太可能,不然怎么解释为何他如此清楚这个房间的构造,为什么他的眉目间和这些人偶有几分相似,特别是墨晨和墨小白,那种血缘关系无法漠视。

相比于费玛丽,墨遥更相信墨小白,哪怕墨小白昨晚如此混蛋,如此无礼。

所以今天他才会来这里,墨小白昨天走之前把地址留给了他,墨遥本不想来,可最后还是来了,犹豫许久,没有把车子开近,却没想到墨小白会出来遇见他。

墨小白说,“你信就好。”

至少,是情人以前,他是哥哥,这样的血缘关系反而是斩不断的,令人欣慰的,这让墨小白心中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两人下了楼,温暖知道墨遥回来了,也抱着小天纵下来。小天纵精神头好得很,伸手正让无双抱着呢,无双倒是想抱,温暖觉得丢不起这人,所以就没让无双抱着。小天纵冒着绿光看着无双的好身材,墨晨看玩笑说,如果卡卡在这里,岂不是要吃了小天纵,无双特骄傲。

几人正在开玩笑,墨遥和墨小白下来,无双问,“老大,想起一点什么没有?”

墨遥摇头,墨小白倒是报告一个喜讯,“虽然没想起什么,可总算相信我们是手足,这算进步,比昨天好,昨天什么都不信。”

叶非墨说,“什么都不信你还能把人给吃了,要是什么都信了,你是不是把人给吞了。”

墨小白觉得,小表哥,你不说话会死吗?

墨遥耳根又是一红,狠狠地的瞪了墨小白一眼,他以为是墨小白到处广播这件事,顿时让他有点不自在,叶非墨说,“墨遥,你瞪小白做什么,是我们看见的,都怪你下手太重,不然我们也不会看见是不是?”

墨遥脸上热起来,墨小白扑过去想要揍叶非墨,叶二少爷果断地选择沉默是金,小天纵从温暖膝盖上滑下来,撞撞跌跌地走向墨遥,爬上墨遥的身子,众人瞪大眼睛,墨遥僵硬地看着眼前的小生物,叶非墨慌忙坐直了身子,瞧着墨遥要把小天纵往哪个角度扔,他好准备去接。

笑话,儿子这么细软的生物要是被丢,一定没命的。

小天纵刚看上无双呢,怎么就变心了呢,等小天纵抹上墨遥的脸蛋众人总算想明白了,他是看上墨遥脸上的疤痕了。小天纵摸着他的疤痕咯咯地笑。

无双说,“小家伙,嘲笑人家疤痕是不道德的事情,来来,下来啦。”

小天纵听不懂,伸手一挥一巴掌就白嫩嫩地扇在墨遥脸蛋上,墨遥的手臂抬起,墨小白比他快一步把叶天纵揪起来,丢给叶非墨。

叶天纵上一秒还在墨遥怀里,下一秒就被恶魔爹爹抱着,顿时嘴巴一扁,哇的又要哭起来。

叶非墨想踩他。

叶天纵生来是和他作对的,温暖在一旁哭笑不得,她也觉得今天小天纵有点小故意,这小子太鬼灵精了,这么小就能算计人,长大可他得了。

墨遥茫然地看着这一家和乐融融,他记忆太空,就算墨晨和无双和他说话,他一时也没法和他们答话,因为他不知道要说什么。

墨小白在他们面前很规矩,没有很过分的举动,这让墨遥稍微觉得有点安心,否则的话他会觉得更不自在,因为这些都是家人。

且他也相信了,这是他的家人。

若是墨小白再动手动脚,墨遥都觉得他太过分,所以两边都算是平静的。墨小白有点小小的不甘心,却期盼着墨遥能融入这个对他而言还算陌生的家庭中。

虽然算是陌生,墨遥却喜欢这个家,喜欢墨晨的温和灵巧,喜欢无双的爽朗大气,喜欢叶非墨的一针见血,至于墨小白,这是对他而言很陌生的生物,所以他暂时不做考虑。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喜欢墨小白,还是讨厌墨小白,嗯,讨厌不至于,喜欢么……墨遥看了墨小白一眼,如果他没有调戏他,没有动手动脚,他定然不会很讨厌。

谁不喜欢一个性感魅力的男人,况且他那么可爱,能令人开心。

“哥,你看着我干什么?”墨小白眯起眼睛,笑盈盈的大眼睛里全是笑意,想一只讨人喜欢的小宠物,蹭到墨遥身边去,墨遥深怕他又非礼他,全神戒备,谁知道墨小白很规矩,就是睁大眼睛可爱地看着他,像是一只需要被顺毛的小宠物,可爱的墨遥都想伸手去摸他的头。

要不得,要不得,真的要不得心思。

太能蛊惑人了。

他都要忘记自己是干什么来的了。

叶非墨戏谑地看着这两装模作样的人,对他来说算是装模作样了,特别是墨小白,恨不得立刻吞了人的表情硬生生地变成这样乖巧的笑脸,怎么看都有点奇怪。

然而,看墨小白吃瘪又是一件非常爽快的事情。

他就说过总有一天墨小白会受虐的,他多有远见啊。

小天纵又要爬过来,温暖赶紧抱开他,小天纵这会儿喜欢墨遥了,抛弃无双的性感,无双有点小伤心,“小天纵,你以后一定是个花心大萝卜,这么快就变心了,比翻书还快。”

她可爱的小天纵不知道无双说什么,以为无双夸他呢,笑嘻嘻拍手,在温暖怀里蹦跶,温暖很无辜,看他蹦跶这么欢快,叶非墨怕伤着温暖和温暖肚子里的小闺女,他自认为是小闺女,所以揪着叶天纵放到门口,让他慢慢地爬。

叶天纵又悲剧了,他蹭蹭地走了两步又一屁股坐下,蹭蹭走了两步又一屁股坐下,接着又站起来又走,这么来来回回的,证明他是一个很坚强,坑打击的小萝卜头。

墨小白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墨遥唇角也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847

() 墨晨把一本家庭相册给墨遥看,一边解释着什么时候拍的照片,在哪儿拍的照片,说得十分清楚,墨遥却有一个疑惑,为什么所有的照片,墨小白和他之间都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忍不住看了墨小白一眼,墨小白以为他哪儿不明白,问他怎么回事,墨遥摇头。

温暖是第一次看见墨家人的集体相册,墨遥从小的时候拍照就绷着脸,面无表情,墨晨和墨小白总是搂抱在一起嬉闹,特别是他们比墨小白大几岁,所以总是抱着他玩。墨遥抱着墨小白的时候,有一张照片特别的搞笑,墨遥面无表情,墨小白尚是一个婴儿,笑得很灿烂。

两人的表情不但反差很大,且墨遥抱着墨小白似乎拎着一个软体动物,随时有要丢弃的感觉。温暖说,“原来老大从小就这么严肃啊。”

严肃吗?墨遥暗忖,嗯,的确有点小严肃,其实他觉得还很正常,他又不是卖笑的,温暖暗忖,恐怕只有他自己会觉得他是正常。

墨小白倒是越看越喜欢,最喜欢墨遥绷着脸的摸样,特别帅,特别是墨遥十七八岁的时候,修长挺拔,美丽的五官稚气未脱,有着属于少年人特有的味道,越发动人。

从那以后,他们的照片都越看越觉得也很有味道。

这本家庭相册中墨遥的照片算是少的,他们的合照也十分的少,墨小白和墨遥的合照数不出几张来,且很多是少年时候拍的照片,长大后几乎不拍照了。倒是家庭照片挺多的,每年都拍一个合照,叶薇和十一他们旅游多,所以大多数的他们的照片,他们兄弟是合照多。

一年一张单独照,算是一个纪念,墨家的相册已经换了好几本,温暖看着心思一动,“回头我也给天纵整理一个相册出来。”

从婴儿到成年,每一个旅程都记录下来,等以后天纵长大了再翻开照片,他会很有成就感的。墨小白问墨遥,“哥,你是不是无聊,我带你去玫瑰花园走一走。”

他们家的人都喜欢玫瑰花园,说不定过去玫瑰花园就好一点。墨遥本想去的,因为玫瑰花园他刚从楼上看的时候很漂亮,他想过去看一看。然而墨小白提议的,他就不想和墨小白单独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排斥和墨小白一起去一个地方,就他们单独在一起,他会有一种压抑的感觉,不如和他们集体在一起,他会觉得舒服一些。

墨小白见他不愿意去,暗忖着他们家的玫瑰花园这么没吸引力了吗?

墨小白摸摸鼻子,正好小天纵爬过来要墨小白抱着,墨小白刚把他报上来,小天纵就尿裤子了,撒了墨小白一身,叶非墨爆笑。

他儿子经常干这种事,墨小白目瞪口呆,委屈地看着叶天纵,“亏得哥哥这么疼你,竟然给哥哥尿裤子了,小天纵……你可真是……”

叶天纵嘻嘻地笑着,似乎觉得很得意,拍着手掌,温暖捂脸,赶紧抱着小天纵上楼换尿布,墨小白也上楼去换裤子,叶非墨在后面喊,“其实小孩的尿液一点都不臭。”

无双说,“小白这么爱美臭屁,怎么可能不换。”

墨晨说,“老大,你以前没事总喜欢在暖房那里躺一会儿,不如过去吧。”墨晨看墨小白上楼,不由得建议墨遥去暖房走一走。

墨遥点点头,从客厅的小门出去,几乎没有个人告诉他,这里有一个小门通往玫瑰花园,可他自动自发地出去了,等他出去,从长廊走到玫瑰花园才知道,他怎么知道这里有路,没人告诉过他,且他看起来很熟悉,深知自己不会迷路,墨遥更确信自己的身份。

人没一会儿就走到玫瑰花园,这里玫瑰花遍地都是,很是美丽,墨遥情不自禁赞美,这里真的好美,好美,美到一种境界……这让人感觉到人间仙境的感觉。

墨小白下来的时候,没看见墨遥,他以为墨遥去洗手间了,坐了好一会儿还没见到人,墨小白问墨晨,墨晨指着玫瑰花园,墨小白目光一暗。

墨遥原来不想和他一起去,只想一个人去,或许说,无双和墨晨谁陪他去,估计他都会去。墨晨聊表安慰地说,“小白,老大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也别太急切,慢慢来。”

以前墨小白没心没肺的时候,看着墨遥一个人受苦受罪,爱着一个人又不敢说,感觉别提多郁闷,他们也想着哪一天虐一虐墨小白,让他觉得墨遥的重要性。

谁知道墨遥真的失忆忘记了,他们却没意料中的那种幸灾乐祸,所以很多事情只是想一想而已,真的发生了,他们还是觉得无法接受,也怜惜墨小白。

特别是墨小白刚水深火热,刚戒毒,这一年又如此行尸走肉,好不容易笑容回来了,他们自然希望小白能多笑,更开朗才好。

叶非墨好奇地问,“小白,你到底对墨遥做了什么,人家避你和避瘟疫一样。”

墨小白撇唇,“能做什么啊,我能对老大做什么啊,他一拳头就撂倒我了,我还能对他使坏不成。”

“假话!”

无双都觉得这肯定是假话,无需多言,墨小白坚持,这就是他们想听的真话,叶非墨说,“你怎么就不懂得什么叫温水煮青蛙呢?”

“什么叫温水煮青蛙?”墨小白问,叶非墨说,“慢慢来的意思。”

墨小白摊手,他有空和墨遥慢慢来吗?

“温水煮青蛙和沸水煮青蛙有什么区别呢,反正到最后青蛙都熟的。”墨小白理所当然地回答,叶非墨直接无语了,竟然还有这种结论出来。

“说真的,难得给你一个有用的建议,好好当你的乖弟弟,别想其他的,不合适。”

“我就不!”墨小白站起来,也去玫瑰花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