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850章节 叶非墨

850章节

墨晨见费玛丽心有忌讳,心中松了一口气,就怕她不忌讳,为了墨遥什么事都不愿意退让,如今这样正好,她有心退让,这就证明,他们有机会。

无双说,“玛丽小姐,没事请回吧,我们菜都要凉了。”

费玛丽看向墨遥,问,“好,我不逼你,金,你是留下来,还是跟我走。”

墨遥还没回答,墨小白便抢先,“我哥当然留在家里,凭什么和你走?”

费玛丽虽怒,却不动声色,依然沉沉地看着墨遥,仿佛尊重墨遥的决定,墨遥敛眉沉思,片刻,他站了起来,淡淡说,“我随你走。”

“哥!”

“老大!”

墨晨、无双和墨小白异口同声地喊起来,几人唰唰站起来,立刻把墨遥给拦下,费玛丽目光一亮,只要墨遥愿意和她走,一切好谈。他们几人看样子也不像会为难墨遥的人,所以费玛丽很笃定地站着,等着无双和墨晨放行。

墨遥说,“我答应公主会帮她一年,我绝不会食言。”

除非公主不需要他,这是当初他们说好的承诺,一条命换他半年的自由,相对而言,费玛丽对他是仁慈和宽容的,因为有的人一条命就要换一辈子的自由。

他只需要一年,他是幸运的。可显然,墨小白和墨晨并不这样认为,墨遥厉声说,“别逼我动手。”

这句话唬住了他们,并不是他们打不过墨遥,只是他们不愿意和墨遥动手罢了。叶非墨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所以也一开始就没掺和。

墨遥最后还是随着费玛丽走了,墨小白差点炸毛了,幸亏墨晨在一旁把他给拉住,否则他还真有要和墨遥拼命把墨遥留下来的冲动。

眼睁睁看着费玛丽带着胜利的表情陪同墨遥一起离开,墨小白这心里郁卒的就别提了,简直是翻了天,他决定今天晚上继续去爬墨遥的床。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

这天晚上黑手党出了点小意外,墨小白这一年来总是代替墨遥的工作,所以他晚上去了港口-交接一批第一恐怖组织的走私武器。这批武器最近要通过罗马一条关系网运去中东,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一向是亲密合作的,所以墨小白不放心,亲自过来监督。

巧合的是,当然还真有警力在赶来港口,幸好墨小白机灵,已提早转移货仓,避过一次损失,这比上一次为了逃避警方追踪而炸船要好许多。

墨小白想去摸床的机会就这么作废了。

墨遥其实在等着墨小白来,回来的时候,他从墨小白的眼睛里看到这种决心,他猜墨小白一定会来,所以干脆等着他,知道墨小白是他弟弟,两人关系又很不正常,墨遥心中是别扭的。然而,墨小白那人想做什么,他也阻止不了,他发现他真的对他没办法。否则以他的身手怎么可能让墨小白昨天晚上得逞了,说到底都是因为他纵容她,所以才会允许他这么做,说到底,他拒绝不了墨小白。

墨遥一个人在阳台上等着墨小白的时候忍不住扪心自问,若是换了别的男人如此对他,他会允许吗?几乎是想一想墨遥都觉得不可能,恐怕他会打碎那人一身的骨头。

可为什么墨小白就可以?

就因为他可怜兮兮地喊了两声哥哥,他就任他为所欲为了吗?

想不通,索性不想,他等着墨小白,谁知道等了半夜,墨小白没来,知道凌晨一点钟才听到敲门声,墨遥疑惑,墨小白若是摸来,他一定不会按门铃,怎么突然按起门铃。

偷偷摸摸进来才符合墨小白的性格。

墨遥开门一看,来人并非墨小白,而是费玛丽,墨遥问,“有事吗?”

费玛丽咬着唇,她穿得很整齐,仿佛回来就没梳洗过,身上还穿着白日的衣服,人看起来略有点憔悴,墨遥蹙蹙眉,偏开身子让她进来。

墨遥给她倒了一杯水,“这么晚找我有事?”

“明天我会去和黑手党教父谈钻石交易的事情。”费玛丽说,墨遥点头,他不仅知道这件事,还知道墨晨和墨小白就是黑手党教父,或许这么说,他原本就是黑手党教父。

墨晨和墨小白是为了他的自由才和费玛丽谈这一次交易,不然以黑手党的实力,根本没必要和费玛丽谈,墨遥知道,却没说。费玛丽抬头问他,“你去一起去吗?”

“我是你保镖,你让我去,我自然会去。”墨遥回答。

费玛丽蹙眉,“你只是我保镖吗?”

“是!”

“你会拼命保护我吗?”费玛丽又问。

墨遥点头,“会!”

保镖本来就要保护主人,所以他会保护费玛丽。

费玛丽松了一口气,墨遥见她坐着,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问,“公主,你还有事?”费玛丽咬唇,有些为难,墨遥说,“你想问什么,不如直接问。”

“你相信他们吗?”费玛丽问,“你相信他们,还是相信我?”

墨遥知道她指的是谁,平心而论,他信墨晨和墨小白,其实他的长相和墨小白虽是两个气质,可五官却有五分相似,很容易看出有血缘关系。且他和照片中的墨晔和墨玦模样也相似,事实摆在面前,墨遥自然相信证据多一些。反观费玛丽,告诉他的很多都是比较表面的事情,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只是因为费玛丽救了他,他想报答她,费玛丽也没有害他的心思,所以他才一直在费玛丽身边保护她,也没想过去害费玛丽。

“你心虚了吗?”墨遥直言,费玛丽没想到他这么坦然,被墨遥吓了一跳,转而涨红了脸,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真的心虚了。

851

费玛丽勉强压住心神,淡淡说,“我没有心虚,金,我救过你,当初也没逼你一定要留在我身边,我只是征求你的意见,是你自己愿意留下来的。”

墨遥暗忖,是如此没错,只是费玛丽编造了一段虚假的事实,让记忆空白的他承受了一段不属于他的回忆。关于承诺,他没有二话。

“你放心,夜深了,公主请回去休息,我承诺过你的事情,一定会答应你,除非你让我离开。”墨遥说,费玛丽惊喜地看着他,墨遥别开目光,费玛丽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她伸手想去碰触墨遥的脸,墨遥避开,费玛丽尴尬,转身出了墨遥房间,大门重新关上。

墨遥去阳台休息,夜风徐徐,他的记忆也慢慢地回到那天在海上第一次见到墨小白时的情形,唇角忍不住勾勒出一抹笑意来。

翌日清晨,费玛丽带着墨遥和十几名保镖去黑手党在罗马的议事厅。

建筑十分不明显,厚重且庄严,不会很引人注目,且地段稍有一些偏僻,旁边是一个农庄,一片黄色的花海,景色宜人。门口已有几名黑衣大汉在等着,费玛丽一来就被风云引到议事大厅。处于对墨遥的尊敬,他又在费玛丽身后,风云对费玛丽也是十分尊敬的。

费玛丽坐下一会儿,云奉茶,墨晨姗姗而来,身后就跟着风云,他们是黑手党的时候,有另外一个面具,和费玛丽那天见到的墨晨自是不同,费玛丽也没认出来。墨遥却猜想,他究竟是谁?是墨晨,还是墨小白,然而看到男子唇角边一抹温和的笑意,他就知道,这人是墨晨,非墨小白。

墨小白笑起来,总带着几分迷离诱惑。

费玛丽端坐着,这个议事大厅金碧辉煌,布置得很壮丽,人坐在这里有一种身处十四世纪的皇宫之感,墨晨身上的气息是温和且内敛的,不似墨遥能给人造成威压,基本上,费玛丽没觉得有什么压力。

她只是疑惑,黑手党教父有这么年轻吗?

他的模样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年轻且英俊,很有魅力,一点都不像是黑手党教父,倒是像执法人员,正气凛然的,费玛丽问,“你是黑手党教父?”

“对。”墨晨说,“我知道公主有一批钻石急需找到买家,黑手党一直是钻石走私为主,对公主这批货很感兴趣,不介意我们突然插入吧?”

“不介意。”费玛丽颇有大将之风,“我喜欢开门见山的男人。”

墨晨摊手,“正好,我也喜欢。”

费玛丽点头,“你想要多少,价钱怎么算?”

“你有多少?”

费玛丽淡淡一笑,“我的国家盛产钻石,多不胜数,这一次我以公主名义能出八座钻石山,就不知道你们怎么算,需不需要这么大的钻石量。”

墨晨暗忖,八座钻石山,果然是有钱人,这么多钻石量的确引人注目,数额巨大,他听上一家交易的朋友说过,费玛丽就想出售两座钻石山,且价格高于均衡价格。如今她换了买家,一口气说出这么大的钻石量,定然是看上黑手党财力雄厚,且安全妥当。

这是个聪明的女人。

一个小小的国家由一名公主四处奔跑,的确是要有几分聪明和胆量,否则她撑不起这个气场。

“八座钻石山对我而言,吃下只是小问题,只是公主确定,以你的名义能出售这八座钻石山,我不想到时候引起什么纠纷,就我所知,皇家的钻石储存量并没有这么多。”墨晨已对费玛丽知根知底,他的目的只是墨遥,其他的,慢慢来,当然能谈成这笔生意,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你调查过我?”

“能和这么漂亮,尊贵的公主合作,我自然要调查清楚,免得出了意外,伤了你的金枝玉叶就不好。”墨晨含蓄地表达出他不喜欢被人蒙骗的意思,温和的笑意如初春没有融化的冰。

费玛丽也是爽快人,“既然你调查过,我也坦诚相待,实话告诉你,我们有,就看你买不买。”

墨晨点点头,无意看了一眼站在费玛丽身后的墨遥,突然转开话题问,“公主,此人有点面生,他是谁?”

墨遥戴着金的面具,墨晨根本看不到他的面容,本无什么面生一说,纯属胡说,费玛丽聪明,大气,但她这人没那么多弯弯肠子,倒是利落的一个姑娘,以为墨晨对墨遥有芥蒂,她说道,“教父请放心,这是我最忠心的保镖,不会泄露我们的交易。”

墨晨笑意盈盈,“如此甚好!”

费玛丽觉得有些不对劲,眯起眼睛,“你果真是黑手党教父?”

“我若不是,谁是?”墨晨反问,费玛丽以为他生气,慌忙解释,“我只是听说教父已有六十,没想到这么年轻,有些意外。”

“六十?”墨晨吐血,这位姑娘,你是去哪儿听说的啊,黑手党的教父一直都是三十左右的好不好,就算是他们家老子在的那时候,用的都是这些面具的多,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成熟魅力男人,什么时候有过六十了,坑爹的传言。“公主定是误会了,我们是货真价实的黑手党教父。”

“我们?”费玛丽提高了音量,突然大门被人单手大力退开,一名穿着黑色紧身衬衫,牛仔小脚裤的男人翩翩而入,这样的打扮,性感又透出几分随意,带着明星的光芒,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墨遥眉心微微一舒,那混小子来了,去哪儿都这么高调么?

费玛丽十分意外,她身后的保镖全神备战,墨小白走过墨遥,抛了一个媚眼,直接走到墨晨旁边,慢条斯理地坐下来,“不好意思,路上堵车。”

852

<;>

费玛丽意外地看着美丽的男人,墨晨解释,“他也是黑手党教父。大文学”

“你们到底谁能做主?”费玛丽不耐地问,她不喜欢这种被人控制,又似被人耍弄的感觉,仿佛是被歧视了一般,特别是后来的墨小白,吊儿郎当,不当一回事。费玛丽对此十分不满。

墨晨说,“我们都能做主,问题是,不知道公主有没有诚心交易。”

“什么意思?”费玛丽问,“如果我没有诚心和你们做生意,我就没必要大老远跑来罗马,我看你们倒是没有闲心,如果不想合作,你们说一声,我也不会强人所难。”

墨小白摘了他的墨镜,露出一声勾人的凤眸,笑吟吟,却霸气地说,“若是我们不和你们交易,恐怕没有人敢和你们交易,我保证你们的钻石比石头还不值钱。”

费玛丽一窒,贺看向墨小白,“你们究竟什么意思?”

墨小白把墨镜丢到大桌子上,指着墨遥说,“把他给我,这一次合作我给你比钻石黑市交易市场均衡价格高一成的价格给你,若是不肯,这一次合作我也没有兴趣,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公主最好想一想后果会如何。大文学”

费玛丽怒极,肃然起身,一手拍着桌子,双眸**,“你究竟想怎么样?”

“你听不懂吗?我要你身边的人,这就是合作的附带条件,当然,你可以拒绝。”墨小白说,冷冷一笑,“你想推销八座钻石山给我们,按照惯例,我们给你的不可能是市场均衡价格,最起码低均衡价格两成,如今我破例给出这么高的价格,你自然也要附带一些条件。”

费玛丽说,“你这是强迫我答应你的条件,你可以给出你心目中的价格,金不是物品,我不会拿来交易。”

“我乐意。”墨小白强硬地说,“我就乐意强迫你,你又能如何,再说,我也没把他当成物品交易,我有我的用意,你要是不接受,不好意思,大门在那,慢走不送。”

“你……”费玛丽气得全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一种被人强硬地卡住咽喉的感觉,十分的不舒服,这让她无所适从,无奈地看向墨遥。

她以为墨遥会反对,墨遥会生气,可墨遥一句话都没有说。

费玛丽暗忖,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会答应吗?费玛丽蹙眉,看向墨小白,总觉得墨小白和有一个人十分相似,她问,“金和你们素不相识,你们要他做什么?”

“没办法,受人所托罢了。大文学”墨小白淡淡说,笑意极冷,费玛丽几乎一猜就知道,受谁所托,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慌张,墨晨说,“公主,我们给你的时间不多,你若是答应,今天就签了合同,你若不答应,恐怕以后你想要筹钱,难上加难,我不会让你如意。”

费玛丽大怒,“你们欺人太甚。”

墨小白承认,他们是欺人太甚,然而,他却挑眉,挑衅道,“欺人太甚又如何,有本事你就欺负回来,我一句话也不会多说,若是没本事,乖乖把人交出来,我保证你得到你想要的。”

费玛丽拂袖就走,墨晨在背后淡淡说,“公主,慢走不送,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过时不候。”

墨小白也不着急,墨遥转身随着费玛丽一起离开,墨小白唇角勾出一抹笑意,哥,你等着,很快你就回到我身边,我决不允许任何人霸着你。

你只能让我一个人霸着。

费玛丽怒气冲冲回到酒店,一路无话,墨遥倒是平静惊人,费玛丽精致的五官几乎全扭在一起,大不了,她不做这生意,让她拿墨遥去换,她不答应。

墨遥对她而言,太重要了,她不想放弃。

“金,你是什么意思?”费玛丽问墨遥,墨遥淡淡说,“我没有决定权,你决定。”

费玛丽愠怒,“我刚被那两兄弟气得半死,你也来气我吗?你醒来后,我可有逼你做过你不喜欢的事情,我可否给了你绝对的自由,我真的把你当我的保镖了吗?你一定要说这话的气我吗?”

墨遥说,“我说的是实话。”

“只要你不想走,我不会……”费玛丽话到嘴边留一半,如果墨遥不想走,她会留下他吗?会,她一定会,可若是留下他真的遭到黑手党的报复,她会冒险吗?

她的国家,她的家人都在等着她,她承诺过一定会想办法解决国内的经济缺口问题,若是解决不了,她该如何面对,他该何去何从。

她不想让她的家人失望。

墨遥比她的家人都重要吗?

这个答案,费玛丽心中知道,所以她很焦躁,很烦闷。

墨遥对这件事没有任何意见,所以他回了房间,费玛丽伤心不已,他竟然没有流露出要留下来的意思,他就这么不想在她身边吗?这是为什么?

她不曾亏待过他啊。

为什么他这么烦躁,不愿意在她身边。

墨遥对谁都这么冰冷,拒人千里之外,哪怕是她也是如此,她交给他的事情,他会十分完美地完成,然而,他却不会和她多说一句话,除非是她找他。

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墨遥对她哪怕有一点点表示出喜欢的意思,她也会力争到底,坚持留下他,这样她才有理由,有动力,拼上一切保住他。

可如今墨遥这样的态度,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理由留下他,似乎都不合适。

费玛丽身边那俊美的男子来了罗马后就有事,一直都没和费玛丽一起去谈事情,直到这一天下午才回来,这美丽的男子是C国一名重要官员的公子,他和费玛丽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这一次正好过罗马来谈事情,但并不和费玛丽一起。

他一回来,费玛丽就把这件事和他明说,美丽的男子认真说,“你放弃他吧。”

853

墨小白摘了脸皮便随着墨遥和费玛丽一起到酒店,所以墨遥一关上房门没多久,门铃就响了,他以为是费玛丽,沉着脸开了门,墨小白大大的灿烂笑脸就这么活脱脱地出现在眼前,一点招呼都不打,仿佛一道阳光,直直地射到他的心里,墨遥阴沉的脸色似乎也变得好一些。

“有事?”墨遥问。

墨小白摆了一个万人迷的pose,“来邀美人去用餐啊,怎么样,可有兴趣?”

“没兴趣。”墨遥说,他有点不理解墨小白,分明是兄弟,他怎么能笑得这么暧昧,且还能露出这么浑然天成的妩媚来,真是妖人。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怎么会没兴趣呢?”墨小白笑说,然后无下限地撒娇,“哥,赏脸吃饭啦。”

墨遥差点笑出声来,他就这招数了?

“你刚说,谁是美人?”

墨小白果断说,“我是美人。”

墨遥拿过房卡,关门,同意赴约了。

墨小白看他一身轻装,一边走一边笑问,“哥,你就带一个房卡,什么都不带?”

“还需要带什么?”

“电话啊!”

“不需要!”

为何不需要?墨小白懒得去想,他想了想,又问,“那总要带上一摞钱吧,万一我付不起饭钱,忘了带卡怎么办?”

墨遥淡淡说,“有人请客吃饭,我一毛钱都不带。”

墨小白狗腿了,“哥,你真有觉悟。”

墨小白把他的骚包跑车开来了,自然要带墨遥好好地兜风,认真说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吧,第一次约会啊。他们虽然情投意合,可真正开始算是利雅得那段时间。那段时间他时好时坏,情况总是糟糕,不怎么好,所以总会有点不完美,虽然这也不完美,墨遥失忆了。

然而,对墨小白而言,这算是第一次约会。

他自然知道墨遥喜欢吃什么,然而,作为绅士,墨小白还是挺有风度的,纯属当墨遥是一个正在追求中的情人,体贴地问他要吃什么。

墨遥想吃墨西哥菜,墨小白表示收到,两人一起去一家顶级的餐厅,这家餐厅主打就是墨西哥菜,墨遥过去常来。墨遥这人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很奇怪,一般都是固定的餐厅,固定的位置,固定的菜。

所以墨小白自然也选了墨遥常坐的一个靠窗的位置,这家餐厅消费极高,东西美味,人比较少,情调极好,他们去的时候正好刚过午餐时间,人就更不多。

侍者领着他们坐下来,墨遥点餐,同样是固定的几个菜,开胃酒,前菜和正餐,点心,全是过去他常点的,墨小白托腮看着墨遥,若不是真的确定他失忆了。墨小白还真会怀疑,谁失忆了自己爱吃的菜还记得那么清楚,一溜儿过,一字不差啊,连同样的前菜什么味道都选得正好。

墨遥问,“你看着我干什么?”

墨小白把菜单交给侍者,让她来一份一样的,墨遥喜欢吃的,他都喜欢,两人口味基本上差不多,除了开胃酒不同,然而这一次他点一样的。

“你点餐的习惯,喜欢吃的东西和以前一模一样。”墨小白说。

墨遥点头,“我喜欢这里的气氛,常来?”

“是,常来,一个礼拜两次。”墨小白说,“小哥哥墨西哥菜也做得特别好,可你更喜欢这里的,正宗。”

墨遥点头。

墨小白看墨遥的眼光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漂移,所以怎么看都怎么好看,墨遥被他看得不自在,别过脸去看风景,墨小白轻笑,最起码墨遥如今不排斥他。

“哥,吃饭后你想干什么?”墨小白问。

墨遥想了想没想到要干什么,根据温暖给他提供的情人约会套餐,吃了浪漫的午餐就该去看电影,不过电影还是晚上看比较有气氛。

所以墨小白定了两张电影票,那是他的电影,最新上映的。他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拍新作品了,可好莱坞的电影制作周期长,一般都有好几年,墨小白有三部作品还没上映,都是后期处理。且都是大制作,虽然他一年前名气是被人败尽了,然而又不是封杀他,且他离开一年多了,观众于是开始怀念这位天才演员。

总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纪念这位突然消失的大明星,所以影视公司自然不会压下他的作品。

今天是全球上映的日子,海报很多,且宣传很足,墨小白没看过完整的片子,去电影院看一看也没什么不好,且他还没和墨遥一起去电影院看过他的电影。

算是一个新鲜的经历,越想越有点约会的感觉,温暖美女认为两人去看他的电影最有意义,所以她的约会套餐还是挺靠谱的。

可离电影开场还有好几个小时,这段时间怎么过呢?

“我回酒店。”墨遥想了半天没想到什么,于是想到回酒店,墨小白摇头,“那不行,晚上你还要和我一起看电影,不能回酒店。”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和你看电影?”墨遥反问。

墨小白也理所当然地反问,“那你也没说过不和我一起看电影啊。”

墨遥被墨小白说得没话说了,这感觉怎么有点像是…… 情侣约会呢,墨遥哪怕是神经粗也察觉不对劲,他和他什么时候变成情侣了,他都不知道。

“看什么电影?”墨遥好奇地问,他对看电影这事有点小排斥,似乎他不喜欢看。

“总之是你的偶像演的,你一定会喜欢的。”墨小白意气风发地说。

墨遥迷茫,“我有偶像?”

他不像是追星的人啊。

墨小白认真严肃地说,“哥,你真的有偶像,你一辈子的偶像,你是他最忠实的影迷,晚上我们一起去看你偶像的电影。”

你说过,我永远是你生命中的主角。

那么,你就是我永远的影迷。

最近走三俗路线,狗血,煽情都来,木有起伏,姐要温馨,要三俗。看小白追美人吧……

854

两人用了午餐,墨小白就带墨遥去他常去的几个地方转一转,电影八点多开始,如今才是下午两点,多的是时间去玩,墨小白带墨遥兜风后,两人就去高尔夫球场打球,墨遥并不算很喜欢打高尔夫球,但这是他难得的娱乐中的一项,墨小白就带他去常去的一家高尔夫球场打球。

墨遥的高尔夫球打得比墨小白要好得多,他们谈生意有时候常会遇到一些爱运动的伙伴,所以培养几个他们这一类人都喜欢的运动项目是很有必要的。所以墨遥的高尔夫球打得比较好,他学什么上手都快,墨小白平时打高尔夫比墨遥多,可他打得没墨遥好。

他们没有带球童,工具都是自己背着,且打的又是比赛模式,所以一边打一边记录,一边聊天,交流经验,不管对墨遥,还是墨小白而言,都是一个很新鲜的经验。这些活动他们都会,但他们从来不会一起玩,培养这些兴趣似乎是为了别的目的而培养,而不是为了他们自己喜欢。所以墨遥和墨小白很少一起打球,他们更多的时间都花在彼此的事业上,以前墨小白在美国,工作忙,墨遥多半时间的罗马,聚集不到一起,偶尔碰个头就吃个饭,聊个电话,哪有一起玩过什么。

彼此表白心迹后又出了那么多事情,一直都没有时间过两人世界,墨小白就喜欢和墨遥这样约在外面吃饭,一起打球,一起说笑谈天。

原来,墨遥其实并不闷的,只要你主动和沟通,他不算健谈,却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和陪伴者,墨小白在一旁深刻地认知到,过去的自己多么的没心没肺,浪费了多少时间,浪费了多少青春。

这样的记忆在他们心中是那么的稀少,他们分明是最亲密的人,从小到大,兄弟姐妹的感情都很好,可以为彼此付出生命,可他们彼此之间的记忆大多是群体记忆,单独的记忆却很少。他和小哥哥的单独的记忆很多,他和墨遥的单独记忆除了训练,他真的快要找不出来。

他错了墨遥十余年,这是他的遗憾,不然在他们最青春的岁月里,他们应该有很多,很美好的回忆,在他们最好的年华里,因为一些不重要的原因,他们错过了和自己最重要的人相处相伴的记忆。

墨小白很少后悔什么,可这一次却是真的后悔了。

后悔当初幼稚的自己,如何忽略了一个人默默的付出,他怎么会错过了墨遥这么多年呢?

自己回忆起来都觉得欠揍。

幸好墨遥没死,他活着,他的人生才走了一小段,他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制造属于他们的记忆,他们还有时间给予彼此最深刻的感情。

青春就是一条走上了就不能回头的路,墨小白庆幸自己最美好的年华还没完全过去,仍然能给予他最好的时光。

比了一场,墨遥小胜。

墨小白耍赖说,“哥,你也不让我一回,本来就比我打得好,你怎么也让我两三杆吧。”

墨遥说,“上场无父子。”

墨小白挥着球杆嗷嗷叫,笑容灿烂,两人在原地坐下来,这球具很重,坐下来刚好休息一阵,墨小白拧开了纯净水给墨遥……

“哥,你这半年跟着费玛丽,有私人的时间吗?”墨小白休息的时候,随口问。

“有,她没你想的那么强硬,给我足够在自由。”

“你没想过寻找自己的家人?”墨小白再问。

墨遥摇摇头,“她给了我一段虚假的记忆,我以为我是孤儿,也就没寻找,再说,不记得就不记得,强求不得,该记得的时候,总会记得。”

“你可真乐观。”墨小白扁扁嘴,墨遥要是想个法子寻找他们,恐怕早就回家了。

两人坐下休息一会儿,聊了墨遥在C国的一些事,墨小白发现,这生活还真是无聊透顶了,比他当黑手党教父的时候还无聊,一天到晚除了跟着费玛丽就没事做了。

他哥哥这样的性子,能忍了半年还真是少见。

“她一个月给你多少工资啊。”墨小白突然好奇一个问题,墨遥似乎没什么金钱概念,墨遥奇怪地看着墨小白,他可真无聊,墨小白也觉得自己无聊,墨遥说了一个数字,墨小白吹了一声口哨,“哟,这女人真是大款啊。”

“那钱呢?”虽然无聊,墨小白继续向无聊的方向进军。

墨遥说,“卡里。”

“离开的时候记得带走,怎么说也是牺牲劳力换来的辛苦钱。”墨小白教育,墨遥说,“你很缺钱?”

“开什么玩笑,那点小玩意都不够我一根头发金贵,你赚来的,不要白不要。”墨小白如是说,墨遥发现他们越来越无聊,于是就打断这个话题。

高尔夫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人,墨小白侧躺着休息,指着不远处一个男人说,“哎,你看,咱们到中年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地中海,啤酒肚啊。”

墨遥一寒,瞪他一眼,真无聊。墨小白也感慨,可两人腻歪在一起,除了腻歪能说什么有聊的事情呢,他们又不是在工作,自然不能说工作,当然说一些无聊的话题。

人在一天99%都在说废话。

墨小白无聊地翻了一个身子,“哥,你说这亿万富翁为什么都长这德行呢。”

“你也是亿万富翁,你没长这德行。”墨遥难得幽默地说,“高帅富和矮丑富还是有区别的。”

“真理!”这话墨小白爱听。

墨遥无法想象墨小白变成这幅摸样,光是想象都想不出,这么风骚又爱美的男人,怎会允许自己变得这么难看呢?

墨小白说,“那是,你看我们的爹地,出去照样迷死一帮花痴小妞,不比我们差呢。”

“你怎么就那么在意你的容颜?”

墨小白笑了,“我当然在意我的皮相,过去我就靠这脸吃饭的。”

855

从高尔夫球场出来,已是黄昏,两人在附近找了一家中式餐厅吃晚餐,晚餐途中,墨小白上了一趟洗手间,墨遥安静地等着他。今天对他而言是绝对放松的一天,没有压力,也没有负担,只有安静和放松,身心仿佛沉浸在温暖的海水中,十分的舒服,他不知道是因为人的原因,还是自己很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贪恋上这样的气氛和舒适。

墨小白……

突然一名陌生的俊美男子坐到他对面去,动手墨小白的晚餐,墨遥瞪圆了眼睛,男子笑道,“哥,换了一个模样就不认识了?”

“你……”墨遥诧异至极,墨小白淡淡一笑,其实联邦那件事墨晨已经解决了,费了不少心思,总算没让叶琰变成通缉犯,他平日顶着原来的面目并没什么。这一年他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所以也无所谓。可顶着叶琰的脸去电影院,怎么都说不过去,这绝对不合适。

所以换装是有必要的。

“你为什么戴面具?”他一时竟然认不出来,可他一出声就认出来了,这是墨小白独有的一种魅力。墨小白卖了一个关子,“到电影院你就知道了。”

两人到电影院,墨小白去停车,墨遥在电影院门口等着他,那硕大的宣传海报让他震惊,不敢相信,那不是墨小白吗?墨遥还不知道他们来看什么电影,可门口宣传海边中墨小白这张海报比任何一部电影的海报都大,且是贴满了整个电影院能贴的地方,可见他名气多大。

这是一部好莱坞大片,动作片。

这是他吗?他是电影明星?他不是黑手党教父吗?怎么会变成电影明星,墨遥震惊之余,随便问身边一个拍着海边的花痴小妞,“他是谁?”

花痴小妞忽略了墨遥这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看他的表情向是看着外星人,“这是叶琰,你是外星人吧,竟然连他也不认识,超级巨星。”

墨遥暗忖,我不仅认识,还睡过呢,哼!比你在这里馋得要扒了海报强多了。

几个花痴小妞凑在一起拍照,一边发出娇声,想要把海报私吞,要不是旁边有工作人员,估计这海报是保不住的,好多人是冲着他来了。

在电影院门口站了十分钟,墨遥深刻地认知,墨小白改装果然是有必要的。

不然这电影院还不疯了。

墨小白从背后拍了拍墨遥,“哥,性感吧?”

他笑得那么灿烂,墨遥指着海报问,“你演电影?”

“说了是你偶像演的嘛。”墨小白笑着,牵过墨遥的手大摇大摆地走近电影院,引起外面一片尖叫声,两个又高又帅的魅力男人在电影院门口手牵手,造成的轰动可不小,回头率百分百。

墨遥想要甩开墨小白,谁知道墨小白抓得紧,没一会儿就带着他进了VIP播放厅。

VIP播放厅和别的播放厅不同,这里只有十个位置,全是预定的,观影沙发很大,且沙发是按摩椅,能够一边舒服地按摩,一边观看电影,十分舒服。

墨遥和墨小白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其余八人早就到位,全是罗马有身份有地位的富人贵人,这样的播放厅不是谁都能过来看的。

其中有一对是情侣,其他的全是贵妇。

墨遥和墨小白在这样的播放厅里显得十分的惹眼。

电影还没开场,全是预告片,墨遥发现电影中的墨小白和平日中的墨小白是有些区别的,虽然他是魅力的,性感的。这样的性感和魅力在电影中尤为明显,十分的突出。那种菱角分明的脸,迷离哀愁的眼眸,带出一种贵公子的气息,顾盼间,百花失色,人的灵魂仿佛都能产生共鸣。

不管是哪一幕,他的魅力都那么凸显。

电影世界中的他,和生活中的他完全是两个样子,举手投足都是巨星风范。

墨遥刚刚看过海报,主演是叶琰。

“你的艺名叫叶琰?为什么?”墨遥问。

墨小白哭笑不得,“哥,我叫墨叶琰,小名小白,你们叫惯了,都没人叫我的原本的名字,当然,你生气的时候会喊我的全名。”

墨遥倒是没想到原来这是他的真名。

电影开场前几分钟,季冰来了一个电话,墨小白接过,两人只是简短的交谈,问候,并没有多余的话谈,季冰回到华盛顿,继续她的模特儿工作,由派克照顾着,这一年成绩不错,生活无忧。墨小白很关心她的生活,平时两人电话不多,但近况总是知道。

怎么说,都是他对不起季冰。

“我们当初说过一起去看首映,看来是不可能了。”季冰淡淡笑说道,“就我一个人在看呢。”

“你在电影院?”

“是!”

墨小白想了想,看了看身边的墨遥,“我也在电影院。”

他不想瞒着季冰,这就是他的性格,当初他和季冰在一起,也没有特意瞒着墨遥,他当初是想让墨遥知道,他和他之间不可能,如今是想让季冰知道,他如今过得很好,你也要过得很好,彼此祝福。

季冰顿了顿,墨遥回来的消息,她并不知道,所以她迟疑地问墨小白,“他还活着?”

墨小白说,“是啊,还活着。”

季冰嗯了一声,“那你们好好看吧。”

墨小白说,“季冰,谢谢你。”

“不必!”季冰说道,她至今仍然说不出祝福的话,也无法恭喜墨小白,虽然她心里已经原谅了墨小白,可情感上无法接受,有时候想一想,没有输给女人,输给男人也算是一种安慰,这么一想会好过一些。

墨小白挂了电话,电影了正开场了,vip演播厅里的灯光全暗了下来,墨小白突然拉过墨遥的头,深深地吻上去……

856

墨遥被墨小白吓了一跳,大庭广众之下索吻于他而言是一件极有挑战的事情,可墨小白没一点害羞的自觉,幸好他也没太过分,深吻后便离开,若无其事地看大屏幕。他们坐在最后一排,又是角落里,没人注意,墨遥有一拳打扁他的冲动,饶是如此他也觉得他过分了。

唇上还遗留着他的味道,墨遥有点心不在焉,心口突突急跳,好一会才平息下来,相比而言,墨小白镇定得和寺庙里的和尚,风轻云淡地看电影,偶尔来一句,“哥,我魅力吧?”

墨遥暗忖,你不问也知道,你很有魅力。

这是一部特别延续好莱坞风格的偶像动作片,墨小白是实至名归的偶像实力派,要啥有啥,因为这张脸的关系,很多人更愿意把他归纳到偶像派里,可这不影响他的实力发挥。

那么多国际性大奖不是白拿的。

墨遥慢慢的也融入到电影的氛围中,墨小白在电影中饰演的是一名风流倜傥的特工,专门出入各国政府首要之间的间谍,偷取情报,要人性命,他眉目间总是带着性感的微笑,仿佛谈笑间便要了人的性命,对金钱,美女,权力游刃有余。这是一部很吸引眼球的动作片。

里面的爱情戏更是让人拍案叫绝。

女主角是一名外国首要的女儿,和剧中的墨小白纠缠出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墨小白对爱情戏的处理较为僵硬,有很明显的演戏的痕迹。不如心理戏和动作戏来得自然,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名高手,很多武打动作都不需要武指,他知道怎么打最好看,最有力度,也最配合电影,所以他的动作戏非常炫目。

这里没那么多高科技,所以呈现出来的一部很男权英雄色彩的电影,从头到尾几乎都是男主的个人秀,看着十分爽。

墨遥最喜欢其中一场戏,是墨小白和一位枭雄的对手戏,他要干掉最后boss,赢得美人归,boss和他都是好莱坞巨星,身上的气场自是不用说,这样的戏份对墨小白而言更有发挥的空间,他演得十分传神。且这位boss一开始和他还是称兄道弟的好朋友,最后叛变,成了对手。这样的爱恨纠结,失望、不解的情绪,莫小白拿捏恰到好处,最后一个镜头,他干掉boss时候,偏头那一滴泪给整个电影蒙上一层悲壮的色彩。

总而言之,这是一部极好的电影。

最后男主角自然抱得美人归,电影幸福结局。

好莱坞的动作片一般都追求特技,这里的特技虽然少,却也有,又是4D电影,看着十分爽快,在电影院看和在家里电脑上看,感觉是十分不一样的。

电影结束后,vip影院的人慢慢地离场,墨小白却坐着,没有离开的意思,墨遥问,“电影结束了,怎么还没走?”

“等我好好回味一下嘛,我有快两年没碰电影了。”墨小白说起来有些惆怅,他是真心喜欢电影,喜欢演戏,想当一名真正的演员,又是在他最好的年华里,为电影事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他是十分愿意的。

只可惜,情况不允许。

或许等老大想起来所有的一切,他有了时间和自由会考虑一年出一部作书,如今是不可能,他更愿意花时间来陪墨遥,陪家人,处理黑手党的事物。

“你以前是电影明星?”

“我一直是超级巨星。”墨小白臭屁地笑说道,“你偶像演的还可以吗?”

“差强人意。”

“真低的评价,你夸我一句会死吗?”墨小白不满,墨遥莞尔,已是十点,两人从电影院姗姗而出的时候,已快十点半,正好是夜生活开始的时间。

墨遥也没说要回酒店,说起约会,自然是墨小白最在行的,行程全是墨小白安排,墨遥就不指望了,他对玩的不在行,墨小白带墨遥去一家酒吧。

这家酒吧墨小白在罗马的时候常和墨晨一起去,会员制酒吧,每天12点前属于静吧,客人们都是点点歌,听听音乐,聊聊天,有人情趣来了,跳个探戈,华尔兹什么的,总之很高雅,悠闲。属于一个前放松阶段,这里一般都只接待熟悉的客人,彼此之间也都认识,所以玩得比较high。

12点后,音乐就立刻转变,酒吧开始变得疯狂起来,疯狂到了极限,热歌,劲舞纷纷出笼,震耳欲聋的音乐足以把人的耳膜穿透,人和人说话必须贴着耳朵,否则根本听不到,这里午夜过后特别的热闹。

墨小白带墨遥去的时候,才是十一点,墨小白要了一瓶威士忌,又点了一瓶果汁给墨遥,因为已经摘下面具的原因,酒保自然认出他是叶琰,且也知道这里大多人都叫他墨先生。

“果汁?大明星,你不是开玩笑吧?”谁来酒吧还点果汁的,墨小白让他别废话,说果汁就果汁,不要一点酒精,墨遥从不喝酒。

酒保也不废话,没一会儿送来一杯哈密瓜果汁,一瓶威士忌,几盘水果和坚果,歌手正唱着优雅的音乐,有一名客人在台上伴奏,大家都玩得特别轻松,等着午夜的热闹。

墨遥嫌弃地看着果汁,两个男人来酒吧,一人喝威士忌,一人喝果汁,怎么感觉像是不良少年和大学生呢,墨小白解释,“ 你不能喝酒。”

“为什么?”

“不为什么?”墨小白说,“总之不能喝,谁知道你喝酒会发什么巅峰,乖乖喝你的果汁啦。”

墨遥很郁卒,“我们来酒吧做什么?”

“来酒吧能干什么,当然是放松的。”墨小白淡淡一笑,正好台上歌手唱完一曲,休息阶段,墨小白站起来,抿唇一笑,“哥,我献一首歌给你。”

他说罢,走到舞台上,示意客人让位,他要用钢琴。

*

好久没听我心永恒了……

857

这家酒吧对客人很宽容,自己能够利用酒吧所有的资源,可以点歌,也可以上台献唱,也可以利用酒吧里的钢琴。墨小白坐下来,角度正好对着墨遥,他对墨遥微微一笑。

已快午夜的酒吧人已很多,然而墨小白上台的时候,几乎没人注意到他,因为上台献唱的男人每天都有,其中也不乏有会弹钢琴的,所以并不怎么显眼。

优雅的旋律慢慢地从墨小白的指尖流泻而出,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曲子,墨小白学的第一首英文歌就是我心永恒。说起墨家这个孩子接受的教育模式虽然很独特,可毕竟是有少男情怀的,墨小白是学中文和意大利语和英语长大的,他更喜欢唱意大利语,平时并不怎么听英文歌。且小孩子没什么唱歌的,知道看了经典电影泰坦尼克号。当年还是孩子的他们都不懂得爱情,只是觉得主题曲旋律很优雅,很动听,所以到网上搜了歌词,学了这首英文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后来他唱的情歌几乎都是英文歌。

My Heart Will Go On是墨小白和墨遥、墨晨都很喜欢的英文歌,当然,他们不喜欢电影,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缠绵悱恻的英文歌曲。

墨小白有一段时间老是哼这首曲子,所以墨遥也十分熟悉,他弹奏的时候,墨遥便觉得熟悉,没有其他的配乐,只有钢琴曲,似乎少了几分凄美,却有多了几分优雅。

墨小白缓缓开口。

Every night in my dreams

I see you,I feel you

That is how I know you go on

Far across the distance

And spaces between us

You have come to show you go on

Wherever you are

I believe

That the heart does go on

Once more you open the door

And you’re here in my heart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Love can touch us one time

And last for a lifetime

And never let go till we’re one

Love was when I loved you

One true time I hold to

In my life we’ll always go on

You’re here

There’s nothing I fear

And I know

That my heart will go on

We’ll stay forever this way

You are safe in my heart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墨小白的音质属于那种华丽性格的音质,特别适合唱情歌,他在好莱坞的时候常和一帮影视圈的朋友一起唱k,他一个业余的唱情歌丝毫没有比专业的差,朋友们都送他一个情歌王子的称号。特别是唱起 My heart will go on更见真情。悠扬婉转,凄美动人,歌曲的旋律从最初的平缓到激烈,缠绵悱恻,一直到最后的荡气回肠,整个氛围都笼罩着浓浓的哀伤。

酒吧里,几乎没人会唱这样带着悲剧色彩很重的歌曲,人们更喜欢唱一些热情奔放的歌曲,带着积极的,火热的,激烈的青春奔放的歌曲,这样才能激起别人的舞动的热情。

这样文艺的歌曲,少有人碰。墨小白也不是一个白目的人,他在酒吧也不可能会唱这样的歌曲,只是今晚,特别想为墨遥唱一首墨遥喜欢的歌曲。

我心永恒,爱无止境。

就如歌曲所说的一般,my heart will go on。这种爱,永无止境。

墨小白唱这首歌的时候,酒吧中很安静,原本在聊天喝酒的男女都停下来,静静地聆听他的歌声,他唱得那么的忧伤,墨小所有人都被墨小白的气氛所感染,变得十分的安静和宁和,有的人眼中似乎含了泪。

墨小白旋律一变,又变了一个基调,依然是一首著名的情歌。

< I Swear >

I swear ,by the moon and star in the sky,

I’ll be there。

like the shadow that’s by your side,

I’ll be here。

for better or worse。

just death do us part。

I’ll love you with every beat of my heart。

and i swear,

I see the question in your eyes,

I know what’s weighing on your mind,

you can be suer i know my part。

后面这首歌是完全更进一步以宣誓的形势表明他的真心,墨小白的目光紧紧地锁着墨遥,唱出自己心中最深处的话,不愿意放过墨遥脸上任何一丝表情,他知道墨遥懂得他的心。

I swear,I Love you forever!(我发誓,我永远爱你。)

以钢琴曲来常这种情歌,带着另类的风情,墨小白唱得入了迷,仿佛用灵魂在唱歌,墨遥也听得入了迷,差点迷失在这种纯粹的热情中。

他的目光看起来如此的诚挚,如此的热烈,仿佛他的注视就是他最骄傲的事情,墨遥突然生出一种心悸来,这个男人到底在以多大的勇气对他的哥哥唱出这样的情歌?

如此不顾一切,放纵不羁,却又深情不悔。

所有人都注意到墨小白的目光,舞台的灯光打在墨小白身上,已很多人认出,这就是超级巨星墨小白,而他正对着一名美丽的男人唱着情歌。深情的,执着的,不顾一切的。幸好这家酒吧是会员制,且会员都很自觉,这里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传到网上去。更不会被外人所知,所以墨小白才会敢撕了面具,用自己最真实的面貌对墨遥唱这样的情歌。

最后一些旋律的时候,墨小白更是拉长了音乐,自己改了一句歌词,wo-o,I swear,I Love You,My Lover。

墨小白是一名带着巨星光环的超级明星,几乎是全球所有女子心目中的梦中情人,无一不是完美,虽然一年前名气受挫,却一点都不影响他的人气。

忠实粉丝越发的忠实,他在这样浪漫的灯光下弹着钢琴,唱着情歌,深情款款,如一名白马王子降临尘世,所有人都被他迷住了,忍不住为他倾倒。

哪怕他倾诉爱意的是一名男子,他们也觉得,帅呆了,酷毙了,性感极了。

下面一阵尖叫,纷纷起哄起来,热情和气氛被拉到最高点,全让墨遥过去响应的他的深情,弄得墨遥茫然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尖叫声,震耳欲聋。

这一章有很多歌词,大概600,全是多出来的,不收费的,我怕有的童鞋误解我凑字,所以特别解释一些,这张差100字到3000,其实是按照2000收费的,所以大家不要误会了。

这是我最喜欢的两首英文歌,第一首不推荐了,好多人都知道,第二首也好听哟,这里放得不全,大家可以自己去度娘。

I swear

我发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