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878章节 叶非墨

878章节

森森打完电话,又是一本正经地回到大厅,墨晨的速度很快,加上容颜回来了,有容颜帮手,速度加倍,没一会儿就能吃午饭。森森第一次和这么多人一起吃饭,几位长辈都很疼他,给他夹了一碗的菜,不断地问他合不合胃口,最喜欢哪一个菜肴,想吃什么等等……

森森很有礼貌,别人给他夹的菜肴他都吃,自己喜欢吃的,他自己也会去夹,并没有害羞,这一点上森森还是比较估计自己的胃。叶薇的等人也发现森森的餐桌礼仪也十分好,他们的礼仪也是极好的,能号称是会走路的国际礼仪书,然而,他们是一家人,吃饭就随意多了没讲究那么多,森森却很认真,用很标准的用餐礼仪和他们一起用餐。众人都觉得他们在小孩面前是不是太粗鲁了,只可惜这孩子吃饭的时候眼里似乎没他们。

森森的食量特别大,个子小,模样愤怒,食量却和墨玦和墨晔差不多,加了四碗饭,对于正在长身体的森森而言,这样的食量也有点太过于恐怖。

众人都觉得可怕,他却没觉得什么,吃得特别香。

白夜在外面吃过才回来,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围着森森在大厅里吃水果,饭后甜点,白夜一回来,大家都很沉默地看着他,期盼他给一个答案。

究竟是不是墨家的孩子,虽然这个可能性的几率是百分之百,他们最希望知道的是,究竟他是不是墨小白的孩子。

白夜慢吞吞地坐下来,目光含笑地看着森森,看得森森毛骨悚然,这叔叔笑起来真可怕,墨小白有点着急了,拉着白夜问,“白夜叔叔,快说啊。”

“森森不是你的孩子。”白夜心情很好地给墨小白一个答案,墨小白松了一口气,很明显地流露出喜悦的表情,森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孩子的自尊有点受伤。森森不见得希望墨小白是他的爹地,可墨小白如此表现出幸好的表情,总会让森森受伤,无双慌忙抱过森森说,“小宝贝,你不要介意,小白叔叔有自己喜欢的人了,等你长大就明白,他很喜欢你,只是不希望你是他的儿子,这和你本身没有关系。”

墨小白也觉得自己不该表现得如此明显,慌忙举手和森森保证,哥哥是很喜欢你,很喜欢你,很喜欢你的,森森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墨小白灵光一闪,坏了,如果不是他的孩子,那森森是谁的孩子?

看他的表情和墨遥如出一辙,不会是哥哥的孩子吧?靠,墨小白目光燃起火花,怒瞪墨遥,墨遥一脸莫名其妙,你看着我干什么啊?

墨小白的心被蚂蚁啃着似的,又痒又疼,忙问白夜,“他究竟是谁的孩子?”

叶薇和十一对这个话题也特别感兴趣,特别着急,叶薇是觉得有点可惜,本以为会是墨小白的孩子,她的孙子,谁知道不是,这让她有点小小的遗憾。

然而,只要是墨家的孩子,都是她的孙子,不管是墨小白的,还是墨晨,或者墨遥的,都是一样的,叶薇一视同仁。排除了墨小白,墨遥和墨晨就有危机感了,最大的可能性不存在了,不会真的要爆冷门吧?墨晨觉得,这不可能是他的孩子,他还没有过女人。墨遥也觉得不会是他的孩子,他失忆了,但他直觉,这不是他的孩子。

两兄弟你看我,我看你,叶薇扭头看墨玦和墨晔,“其实,你们也是有可能的啊。”

墨晔和墨玦相视一眼,都瞪叶薇,十一也喃喃自语,“好像是啊。”

墨晔说,“十一,你这么说我就伤心了,这怎么可能。”他的清白不允许任何人污蔑,哪怕是亲亲老婆,十一囧,她们都以为是墨小白的,结果不是墨小白的,墨遥和墨晨都没有过女人,怎么可能有孩子,所以凡是墨家的都有可能啊,万事皆有可能。墨晔还会解释一声,墨玦连解释都省了,瞅都没瞅叶薇。

“如果是我的孩子,我马上掐死他。”墨玦说,解释没有,直接说处理办法了。

墨玦十年如一日的行动派。

白夜就吊着他们,看着他们内讧,楚离和容颜在一旁看热闹,无双喂森森吃水果,等着白夜宣布答案,其实看白夜的表情就知道,这一定是墨家的孩子。

关键是究竟是谁的种。

不管是谁的孩子,无双都觉得能接受,毕竟这么可爱的孩子谁都喜欢,当然不能是爹地和大伯的,不然真要内讧,搞家庭革命了。

卡卡逗着森森玩,“你看,还是儿子好吧,这么乖巧,怎么也生儿子。”

“你不是说女儿好吗?”

“生儿子再生女儿,哥哥疼妹妹,咱们就不操心,是吧?”卡卡笑眯眯地说,就如他和楚楚一样,从小护着长大的,楚离虽然也操心,可从没他操心的多。

容颜对白夜说,“白夜,别吊着他们了,究竟谁是森森爹地,是墨晨吧?”

墨晨下了一天,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为什么是我?”

容颜说,“我看森森和你气质挺像的。”

“他和老大比较像吧?”墨晨指着墨遥说,墨小白昧着良心说,“小哥哥,森森和你最像,一点都不像哥哥。”

森森不高兴了,从无双腿上蹦下来,转身往大厅外走,他本来以为,墨家里的人都很欢迎他的,结果出人意料,他们竟然全都不欢迎他。

一个听说不是他爹地,高兴得毫不掩饰,一个说若是他爹地就掐死自己,这是什么家庭,他们哪儿欢迎他了,他不该来墨家的。

他对爹地很好奇,所以才会来这里,如今一想,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人家根本不稀罕有他这儿子,他来这里做什么。卡卡慌忙窜上几步抱起森森,森森挣扎起来,粉嫩的脸上一片怒意,挣扎着要下来。

几位大人也察觉到森森的怒气,慌忙问白夜,“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孩子都生气了。”

白夜说,“容颜已经告诉你们了。”

诸人反应过来,纷纷看向墨晨,齐刷刷的目光看墨晨吓了一跳,一时没反应过来,竟然是他的孩子,他的孩子?这怎么可能,他毫无印象啊。

森森也安静下来,看着震惊的墨晨,最起码墨晨没有露出排斥的表情,只是有点惊讶,十一倒是十分开心,卡卡抱着森森坐到一边,墨晨喃喃问,“你不是检测森森和小白吗?怎么成我儿子?”

“你们三人的毛发我都拿去检测了,避免出现万一,我在做法还是最保险的,不然森森和小白不匹配,又现实是亲属关系,我还得让你们检测一次,浪费时间。”白夜淡淡说,戏谑地看向墨晨,“小子,恭喜你了。”

墨晨却想,什么狗屁惊喜啊,有惊没喜,老子守身如玉这么多年等着初恋情人,结果情人没等到,等到一个小萝卜头,关键是他什么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何况是这孩子怎么来的,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天啊,谁来告诉他怎么回事啊?

无双笑看着惊愕的墨晨,“前几天你还笑小白,笑得最大声,得了,风水轮流转。”

墨晨哭号,妈的,这转得也太快了。

结果虽然不是他们原先预想的那样,却比原先好,如果森森是墨小白的儿子,这其中还真的有麻烦,他们都认定墨小白和墨遥是一对,突然蹦出一个儿子来,十一也觉得对墨遥不公平,且有孩子,还会牵扯到孩子妈咪,这问题很难解决,如今孩子变成墨晨的,自然就好处理多了。

墨晨娶人家妈咪就是了,免得和人家争孩子抚养权,一个女人抚养孩子这么多年也不容易,他们不会这么无情地剥夺孩子的选择权,让孩子和妈咪分开,且他和妈咪的感情也很好,没必要为了这样伤了他们之间的和气,孩子若是恨他们,那就得不偿失。

“墨晨,你什么时候有的孩子?”叶薇问,他们都以为墨晨是一雏鸟呢,竟然搞出人命,墨晔挑眉看着他,“你看他那表情,自己都不记得了,真不负责任。”

墨晨委屈至极,他都不记得,负什么责任啊,若是记得,他一定会负责人的,墨家的人,责任心都很强,若是有了孩子,哪怕不喜欢女人,他都会娶回家。

只是……天地良心,他真的不知道啊。

卡卡见状,把森森丢在他怀里,“来,你们父子培养感情吧。”墨晨下意识接住孩子往怀里带,森森仰头好奇地看着墨晨,他真的他的爹地吗?

墨晨哪怕是震惊至极也想到森森刚刚的不开心,所以他没有表现出多排斥的表情,事实上他也一点都不排斥森森,他是喜欢这孩子的。

只是太意外了。

措手不及。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和森森打招呼。

“嗨,小子。”

879

“嗨,小子。”墨晨和小朋友打招呼,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这个他从来没有认识过的意外礼物,虽然这礼物十分精美,却让他措手不及。

天下掉馅饼的时候,你正好不饿,吃不下的感觉,可这馅饼你又不想丢,想留着下一餐吃,这就是墨晨如今的想法。他笑得有些僵硬,已试图表达出自己的善意,却不知道森森有没有感受得到。

墨晨想过自己的未来,他会在黑手党一直工作,找到他心爱的女人,生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因为他哥哥和墨小白是没有子女了,总要生孩子来继承黑手党。且一个还不够,说不定还不成材,所以要生三个才足够,他会有一个幸福,温馨,热闹的小家,这个梦在他梦里已很久,特别是最近,越发渴望能找到他第一次喜欢上的女孩。

然而,突然蹦出来的儿子让他错愕。

这孩子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所以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当了五年的父亲。

真的不可思议。

森森好奇地看着墨晨,说实在话,墨遥、墨小白和墨晨这三个人之中,他最喜欢墨晨,因为墨晨抱过他,那天他并没有完全睡着,整个人迷迷糊糊中被人抱起来,他觉得很温馨,从小到大,他都渴望父亲抱着他,呵护着他长大,给他们一个温暖幸福的家,所以那种感觉是特别的。

那天犯困,临时前他偷偷地想,他要是我爹地就好了。

没想到,结果证实,他真是爹地,可这爹地会喜欢他吗?看他的表情似乎不像喜欢他,森森小心翼翼地看着墨晨,眼睛都不眨一下。

十一不敢相信地确认一遍,“白夜,真的没错吗?”

“相信我,没错。”白夜笑说道,“恭喜你啊,十一。”

十一开心极了,虽然脸上冰冰的,眸中的笑意却藏不住,墨晨抱着森森有点僵硬,思绪混乱,森森又不能说话,十一慌忙接过森森抱着。

叶薇说,“嘿,小宝贝,欢迎你回家。”

森森微微一笑,很喜欢叶薇这句话,总算没有刚刚那种排斥的气氛,这让森森的脾气稍微去了一些,他仍然好奇地看着墨晨。

墨晨没来得及和儿子深入交谈,慌忙上楼,他要去查点东西,他真的想不起来,他到底什么时候和女人有过牵扯,竟然牵扯出一个宝贝出来。

虽然他不排斥这个宝贝,这对他而言是个惊喜,他预计他要三十岁才会当父亲,就算找到心爱的女孩,他也想过二人世界,满足两人的需求后才打算要孩子。如今算了一算年龄,他二十岁就当父亲,着实太意外了。他必须找到这孩子的妈咪,不然他无法安心。

墨晨是做情报的,做情报的人竟然连自己有过女人,有了孩子五年都不知道,被蒙在鼓里,这说出去不知道要笑死多少人,亏得黑手党的情报还是世上最完善的情报网之一。

艾薇儿是谁?

他没见过这个女人,因为上一次墨小白以为森森是他的儿子,所以都是墨小白去查资料,反正一个操作的,墨小白自己也知道,没必要他出手,所以他至今连艾薇儿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太狗血了。

这种撒狗血的事情会发生的他身上真的不可思议,墨晨最委屈的一件事情是,妈的,老子一直以为自己是纯情处男,结果第一次莫名其妙都没了,关键是他一点细节都记不得,女人是美是丑都不知道,这是他这种做情报的人的一个污点啊,自己的事情竟然都没弄清楚。

墨晨匆匆上楼,森森有点小小的惊讶,叶薇说,“宝贝儿,没事,你爹地只是去查你妈咪的资料,不是躲你哟,估计他一时也想不起那么多年前的事情。”

森森垂着头,委屈地咬着唇,在显示屏上写着,“爹地会喜欢我吗?”

“喜欢!”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墨小白这回换上灿烂的笑容,“他要是不喜欢你,小叔叔帮你揍他满地找牙。”

墨玦忍不住吐槽,“墨晨把你揍得满地找牙还差不多,你凭什么啊。”

墨小白忍无可忍,“爹地你就不能闭嘴吗?”

该开口的时候不开口,不该开口的时候比谁都快,这是什么人嘛。

确定森森是墨家的孩子,叶薇和十一等人显然很开心,十一和容颜打算带小宝贝四周逛一逛,去墨家最漂亮的玫瑰园,几个女人带孩子,男人自然没兴趣。

墨遥回书房办事,墨小白一起随着回去。

白夜看着墨遥和墨小白的背影,问楚离,“他们兄弟两没事吧?”

楚离淡淡一笑,“他能有什么事。”

卡卡笑着说,“就算有什么小问题,凭小白的厚颜无耻,什么搞不定,墨遥的手段都不够小白零头,迟早会屈服的,早晚问题罢了。”

众人也觉得,的确是早晚的问题。

无双忍不住感慨,“真好,家里又多了一个人,森森怎么可爱,再过一年又有新人了,这回我也想生个儿子。”卡卡在一旁握住她的手,目光藏不住的宠溺。

白夜倒是对一件事很有兴趣,“你说墨晨怎么会搞出这么一个孩子呢?”

众人同样有这个疑问,无双板着手指算了算,“六年前的事情,如果没猜错的话是墨晨上大学期间吧,他去过一年,应该是那段时间的事情。”

墨晔蹙眉,“不对劲啊,墨晨应该是雏鸟吧,他没理由连自己都不知道,莫非是……”

“被人上了?”几人异口同声地说出一个可能,同时把自己给累了,天底下除了无双这样强悍的极品女人,还有什么样的女人有本事能够强上如墨晨这样厉害的男人?

若是强上了,还真是要膜拜了。

无双摸着下巴,喃喃自语,“我开始对这个艾薇儿有兴趣了,墨遥,她也念过那所大学是不是?”

“念了一年。”墨遥说,“后来休学一年,转去伦敦大学。”

楚离说,“时间也吻合,休学一年准是生养孩子,再继续念书。”

墨遥搜出脑海里在资料,“艾薇儿在伦敦修的工商管理,后来却当上设计师,倒是令人意外,根本两不相搭的专业。”这是他看过资料后最奇怪的一点。

“这有什么奇怪的,C国就她们两公主,费玛丽搞政治,艾薇儿念商学帮衬,说不定不是她感兴趣的专业,她对服装设计更有天分也说不定。”

“也许吧。”墨遥没有否认无双这个说法。

墨遥回了房间继续处理公务,墨小白随着进来,墨遥挑眉,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墨小白,“什么事?”他的语气有几分冷漠,墨小白却 一点都不在乎。那天墨遥的话的确有点伤了他,可转念一想,墨遥说得也没有什么地方过分,这么多年的确是他对不起墨遥,这没什么好说的。

他也不生气,只是想给墨遥一段时间冷却这件事,且想当白夜的一个结果,证实森森不是他的孩子,如今有了结果,墨小白松了一口气,他也可以毫无负担地和墨遥谈他们之间的事情。

“哥哥,我们谈一谈好吗?”墨小白一本正经地坐在墨遥面前,认真地看着他,摆出了一副不谈清楚誓不罢休的姿态。墨遥看着他,点点头。

墨小白有千言万语想说,一时却又不知道从哪儿说起,最终苦涩一笑,“那天你说我对你没了耐心,我对你的爱也不过如此,我很想反驳你。只是当时你一定听不进去,森森的生父是谁没有弄清楚,我们之间的问题便一直存在,我在等白夜叔叔的报告结果,我很确定不是我的孩子,可我需要证据说服你。如今水落石出,我只想和哥哥说,我并不是没了耐心,只是森森的出现让我害怕,我害怕未知的结果,我害怕你会排斥我,会讨厌我,我怕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变化,所以我急需想要一个答案,并不是我没了耐心。对你,我有一辈子的时间。”

说不动容,那是骗人的,特别是墨小白这样认真地看着你,诉说他的爱意时候,哪有人不被他所感动。墨遥微微垂了视线,没有和墨小白对视,他怕无法抵抗这样的目光。

墨小白说,“哥哥,我只想告诉你,我的态度,我很认真,也请你相信我,我对自己的未来有信心,所以也请哥哥对我有信心好吗?”

“那天在酒吧,我说的每句话,我唱的每一句歌词都是我的真心话。”墨小白沉声说,“若你不相信,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会用我一生来证明。”

880

墨小白所说的每一句都是肺腑之言,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被感动,何况是墨遥对他本就有情,更是心软,看着他湿润明亮的眼眸,墨遥已糊里糊涂地点了头。是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彼此喜欢,哪怕失去了那段记忆,他心中彷徨,可又能怎么样,不管如何,他如今喜欢眼前这个人。

禁忌之恋在父母兄弟姐妹眼里都不成问题,他自己又何苦为难自己,何不顺从自己的心,要这段感情。这点头把墨小白高兴坏了,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如此好运,竟然让墨遥点头了。

“哥,你同意了?你真的同意和我在一起?”墨小白急切地看着墨遥,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激动得脸颊通红,一点都不像是经过大风大浪的黑手党教父。

或许在他面前,墨小白从来只是墨小白,他最真实的一面,并没有一点伪装。

墨遥耳根有些热,淡漠地抿唇,嗯了一声,再也没有言语,对冷漠寡言的他而言,这已算是最大的让步,一阵热气扑来,他已经被拥进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中。墨小白紧紧地抱着他,感激墨遥,感激苍天,终不负所望,总算如愿以偿,这个人从今以后就是他的,他们是彼此的。

这样的想法让墨小白浑身都处于激动的状态,恨不得狠狠地亲吻怀中的人,感受他最真实的温度,可他又明白,若是他太躁进,墨遥会反感,所以他努力克制,只是拥抱着他,让墨遥也一同感受他的心情。

墨遥叹息,罢了,罢了,不管如何,自己是无法逃开这个人,那就试着在一起,反正他也不讨厌,且隐约有期待,期待他们在一起的人生。

他伸手,拥住墨小白。

墨小白欢天喜地,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们在一起,可苦于怀中人的矜持,他觉得昭告天下还是算了,不然一定会被墨遥揍。

墨遥尚还有文件要处理,墨小白却舍不得离开,很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于是拎着一本书在一旁看,让墨遥不懂的地方就问他。以前总是墨遥命令,强迫他才会在书房陪墨遥一整天,如今墨遥不开口,他就自动自发地在书房陪他,不管多久他都觉得开心。

爱一个人的时候,枯燥也是一种幸福。

墨小白是好动的人,墨遥却偏静,两人性格天差地别,却意外的合拍,因为墨遥和墨小白都会相互迁就,且他们相处时间长了,懂得彼此的性格,知道怎么样讨对方欢心,所以相处更是融洽。

墨遥偶尔抬头看了看躺在在沙发上的墨小白,窗台上放着一盆玫瑰花,阳光从窗台射进来,光影斑驳,投射在墨小白脸上,映出几分柔丽的色彩。他休闲又慵懒地横躺着,身上散发出贵族少爷的气息,看得人着迷,此情此景,有些熟悉,墨遥微微有些头疼,脑海里映出过相似的画面。

那样的画面中,墨小白也是这样躺着,偶尔回头和他说几句话,更多时候一个人安静地躺着,或是,或是睡觉,十分慵懒。而他在书桌后,批阅文件,签字,下命令……两人截然不同,却在一样的空间里怡然舒适。

画面中的墨小白,穿着白色的衬衫,白色的长裤,修长完美,青春活力,他似乎很年轻,至少比现在看起来要年轻一些,脸上还有一些圆润的,如水晶包一样的可爱神色。

墨遥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柔软的笑意,他这人冷硬惯了,似乎只有碰上墨小白的事情才会有情绪波动,这段消失的记忆最近总是慢慢地在恢复,他想起那些画面,总是忍不住想笑。

“哥,你在想什么?”墨小白问,目光却看着他的书,他很想知道墨遥此刻在想什么,脸上的笑意那么柔软,看得他心中很嫉妒,他的哥哥很少有这么柔软的笑意。

墨遥敛了敛心绪,“没什么。”

“想我吧,笑得这么温柔。”墨小白自恋地说,本是开玩笑的,没想到看到墨遥恼羞成怒的瞪眼,墨小白嘴巴张了张,“啊,你真想我呢,想我什么呢,我就在你眼前。”

墨遥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墨小白来了兴致,丢了书本窜过来,笑眯眯地问,“哥,告诉我嘛。”

“滚!”墨小白是滚,不过是抱着墨遥滚到他身边去,低头就吻住他的唇,从墨遥点头那一刻开始他就想这么做了,吻住这个同意和他在一起的男人,他的哥哥。

只是怕太躁进他不喜欢,如今却没了顾忌,吻得又深又猛。

墨遥恼怒之余,却抵抗不住这样的性感,生涩的回应他的吻,墨小白见墨遥回应,更是兴奋,拥住他不停地深入亲吻,舌头几乎要抵住他的咽喉。

这样夺人心魂的法式热吻让两人的呼吸都骤然粗重,相互抵住的地方微微挺直,都带了几分yuwang。墨小白额头抵住墨遥的额头,下腹不停地磨蹭着他,有些委屈地喊,“哥……”

这是他动情的预兆……墨遥被他挑逗得也有点激动,可大白天,家人们都在楼下,一人疯了,起码有一个人得保持理智,虽然他也很想。

“去浴室自己解决。”墨遥说,声音沙哑低沉,听在墨小白耳朵里,那是说不出的性感。

墨小白不干,理由很充分,我有爱人,为什么这种事还要自己解决?

墨小白笑嘻嘻地摸下墨遥腿侧,灵活的手抚上男人最脆弱的那一处,很满意感觉到某人弟弟的活力四射,他笑得更yindang,充满诱惑,一边吻着他的耳垂一边笑说道,“哥,我们一起去浴室呗……”

墨遥还想说话就被墨小白拐进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