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946章节 叶非墨

946章节

医院,顾宝宝醒来后一直躺在床上,一言不发,人变得痴傻呆愣,目光空洞,亲眼目睹林林的死亡,摧毁了顾宝宝一直坚强乐观的意志。

她一直是乐观坚强的女人,从执意怀孕到生下孩子,一直到抚养孩子长大成人,她一直是坚强的,她能从一无所,带着孩子们一直到不愁吃穿。她从懵懵懂懂的女孩一直到成为母亲,她从平和乐观到为了孩子能成为小母老虎。

古希腊哲学有过这样一句话,人对一件事情有了执念,持之以恒就会变成特定的心理认定因素,建立起属于人本身的信仰,若是信仰一旦坍塌,人的精神世界也会因此而崩溃。

林林,木木和森森就是长久以来顾宝宝建立起来的执念和信仰,这三人是她的所有,她的精神信仰,一旦缺少一位,顾宝宝的心灵也不再完整。

更何况,她目睹林林倒在血泊中,那么残忍,仿佛带着一种致命的摧毁,顾宝宝强撑的最后一点希望破灭,她把自己推入了深渊。

这样不言不语,是精神上的折磨,较之上的折磨要严厉和痛苦许多,人的遭受严重的刺激之后,若是无法排解心中的痛苦和希望,往往就倾向于精神折磨。

人人如此,顾宝宝自然也不例外。

木木端着水,放清了声音,“妈妈,喝点水吧。”

顾宝宝眼睛都没有动一动,木木不想见到墨晨,不想让墨晨靠近顾宝宝,所以打电话给艾薇儿,让艾薇儿来医院,艾薇儿听闻林林的噩耗后,也不理解墨晨,这是人心理上一种排斥和责备,一定要有人为林林的死负责人,总不能让林林自己来负责人。哪怕其中有一部分是林林的错,可也非林林的错,林林的病症让他不由自主对一些事情产生好奇之心,且人多热闹,他更没有安全意识。

出事地点在墨晨家里,家本该是一个令人放心,温暖的地方,没想到却导致人的死亡,家庭的破碎,林林是在家里被杀害,被带走。

以墨晨的说法,尸体可能被丢到堆填区,可能已被烧得骨灰都没剩下,艾薇儿脸色大变,受不住打击有些晕眩,这样的消息谁都不敢透露给顾宝宝,怕顾宝宝再一次受到刺激发疯。

森森在一旁安静地看着顾宝宝,时而握住顾宝宝的手,给予无言的安慰,除了这个办法,他已经没有办法安慰他的妈妈。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森森能开口说话了。

失语一年多的森森,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

关于森森为什么失语,墨晨问过顾宝宝,顾宝宝总是不肯说,后来墨晨自己去查,似乎和人命有关,他就没有再往下查,怕顾宝宝反感。

不管是因为什么,森森总算能开口说话,虽然只是叫着妈妈,却让艾薇儿略微值得安慰。

“宝宝,你看看两个孩子,你忍心吗?”艾薇儿摇着顾宝宝的肩膀,忍无可忍地指责,顾宝宝无动于衷,仿佛一切都和她没关系似的。

艾薇儿忍不住抬头打她,门口的墨晨骤然冲进来,握住艾薇儿的手,目光凶狠地瞪着艾薇儿,他这几天足够狼狈,人一直守着他们母子,可身上那种气势却依然做够强劲,凛冽的目光看得艾薇儿吃了一惊。

“不准你打她。”墨晨沉冷说,过去那种温和飒爽的气息也不复存在,如今的男人凌冽中带着逼人的黑暗,艾薇儿用力甩开他的手。

“我教训我妹妹,你管得着吗?”艾薇儿冷声说,冷漠地看着墨晨,“你管不着!”

“你敢再动她试一试。”墨晨声若恶魔,冷冷逼人心口,艾薇儿是有点害怕,低头看向顾宝宝,顾宝宝无动于衷,艾薇儿刚刚是气急了,打算打醒顾宝宝,下手也不分轻重的,顾宝宝肌肤嫩,皮肤又薄,白皙的脸庞被艾薇儿打出一个手印,森森心疼地摸着妈妈的脸,一直说不疼不疼,艾薇儿也有点愧疚了,心中这口气总算是平息了。

木木面无表情,看着墨晨说了一句话,“我不该带妈妈和弟弟来罗马。”

这句话如尖锐的利剑射进墨晨的心脏,疼得墨晨话都说得不利索,疼痛袭来,无法忍受,心碎成片片,他无法一只自己心中的涌上的悔恨。

如果早知道会出事,他是不是不会这么急切地和顾宝宝相认?

他是不是永远离开顾宝宝,只是远远看着她就满足了?

墨晨突然强硬了心态。

不,哪怕已造成悲剧,他也不后悔和顾宝宝相遇,不后悔爱上顾宝宝。

中东,黎巴嫩,北方省森林小镇。

许诺和叶宁远的飞机落在私人机场上,来接他们的范圆圆和方萝,许诺和叶宁远没有带任何人过来,就夫妻两人单独过来,一下飞机,叶宁远沉声问,“叶天宇呢?”

夫妻两人站在停机坪上,一人穿着黑色的长风衣,一人穿着大红的长风衣,面色皆是冷漠,沉冷,仿佛带着沉肃的杀气,这几天黎巴嫩的天气并不怎么好,北方省小镇更是乌云漫天,狂风大作,这样的狂风吹起男女的风衣,蔓延出绝对的强者气息,无人敢与他们对视。

范圆圆和方萝更是不敢直视他们,叶宁远一贯是绅士礼貌的,这并不代表着,他是善男信女。叶天宇的可怕再于他笑的时候你不见得他心情是好,他沉着脸你也不见得他心情很差,不阴不阳,妖里妖气,但叶宁远则不是,他的情绪还算是正常人的情绪。

叶可岚的事情,他要听叶天宇亲自说。

范圆圆和方萝支支吾吾,不敢直视叶宁远的目光,许诺声音一沉,“人呢?”

“黑j……在医疗室,他……他好像疯了……”

【求金牌】——五月金牌冲榜月,如果能冲上第一,晓晓一定拼命更新,说到做到哦。

关于加更,我一直都没食言过,大家有目共睹哟,最近剧情紧张,有金牌的姐妹还等什么呢?金牌都砸过来吧。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947

地下医疗室。

叶天宇疯了,他的行为的确是像疯了一样,拿枪指着第一恐怖组织一排医生,子弹早就上膛,他分明还是少年的模样,却有凌厉的气势,矜贵的五官原本还带着几分稚气,如今消失得无影无踪,人的气质面貌原来真能一夕之间改变。叶天宇的真实身份,范圆圆,方萝和张穆行他们几人知道,这是绝密消息。然而这些医生除了首席医生,谁都不知道,他们害怕这样的叶天宇,用真面貌面对他们的叶天宇。

他让医生们救活温静。

所有的医生被叶天宇逼得心脏病几乎复发,温静已是一具尸体,手脚骨头几乎全断裂,颈骨都断了,救活温静?如何救活,他们不知道。

他们不是神,只是医生,无法起死回生。

温静死得这么惨烈,真是死了。

叶天宇却不管,黑乎乎的枪口指着他们,他看不到活蹦乱跳的温静,所有医生都去陪葬。

原本叶天宇带着一张温和无害的面具,遮去了他漂亮得有些锐利的容貌,如今没了面具,气质一夕之间仿佛有了变化,尚是温静平和的男人一夕之间转变成一名妖里妖气的冷酷少年。他一直是阴晴不定的,耐心好,定力足,只有在温静面前,他才会急脾气,也只有温静更能体会他的心情起伏。

温静就像魔鬼身边的天使,总能给魔鬼带来一丝平静,所以魔鬼为了不吓跑他的天使,总是拼命压抑着他的恶魔本性,总是拼命压抑着他体内的黑暗因子。

如今天使被魔鬼逼死,魔鬼坠入万丈深渊。

谁是叛徒,如今似乎不重要了,谁背叛了谁,谁出卖了谁,在人命面前一切都显得不重要。

佛家说,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这句话正是叶天宇目前的写照,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自己种的因,自己受的苦果,疼痛,心碎已经无法说明他此刻的痛苦和无奈,也无法说出他此刻的心情。

他只知道,他失去了一切。

失去温静,这辈子他再也无法欢笑,他的人生也毁了。

所以他必须要让温静复活。

温静的尸体躺在手术台上,所有的医生都被叶天宇集中在温静身边,女孩的尸体已渐渐变得僵硬,她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僵硬苍白得吓人。血液早已干枯,她的脸却被人打理得很好,干干净净,且换了一身她最喜欢的翠绿色衣服,温静很喜欢绿色,她曾和他说,绿是春天的颜色,热情,奔放,多情。

他不置可否,他最喜欢黑色,喜欢这种黑暗的颜色,温静总是鄙视他说,妖魔鬼怪当然喜欢妖魔鬼怪的颜色,他总是一笑而过。

她看起来依然很漂亮,温静是美丽的,哪怕在叶天宇这样耀眼的美色下,她也丝毫不逊色,有属于自己的刚柔并济,动人耀眼。

叶天宇为温静换上衣服的时候,他知道。

他的生命里,再无春天。

可他又想要抓住自己的春天,这是他仅有的温暖,这是他生命中仅有的色彩。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爱上温静,这是很好奇的一件事,他一直都没想明白,叶天宇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他把自己对温静的感情思考过一遍,寻不到答案。于是他把这种特殊的感觉归结于佛家所说,前生500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他想不出办法便想到,这是前生今世的缘分。

不然,为何他一见到温静便觉得她眉目可爱,心悸温暖,想要占有。

或许在她第一次把可乐泼到到他身上又理直气壮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啊,那眉目的理所当然让他哭笑不得,分明是她的错,他却推得一干二净,从那时候起,他就对这个女孩有一点点兴趣。

兴趣越来越多,转成了好感。

他自私地把她卷入这个世界中,因为对温静好奇,对温静有兴趣,他才会去调查温静,才会发现她有这个天赋,才知道亚洲支部对她的才能感兴趣,他穿针引线把她引进第一恐怖组织。理由很光明正大,爱才,只有他自己明白,他要的是温静此人,并非温静的才能。

她来到他身边后,他的生命每一天都是阳光,他每一天都会期待。

记得第一次成为温静的老师,那天晚上,叶天宇躺在索马里训练场的床上一夜无眠,他要正式见到这名他所喜欢的女孩子了。

他五分钟看一次表,心中忍不住骂娘。

妈的,天啊天,你怎么还不亮?

你他妈的怎么还不亮?

最后他火了,凌晨四点就从床上滚起来,老子不睡了,他跑去操场,跑步,那时候的他无疑是个疯子,快乐的疯子,围着操场跑了二十圈,一看表,妈的,老子秒速又提高了,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

天仿佛和他作对似的,一直黑沉沉就是没亮。

然而,他惊喜的事情出现了,他躺在操场上等待佳人时,佳人也在凌晨五点出现在操场,理由是她要自己训练跑几圈,让自己的教官对她有好印象。

叶天宇看着她的身影逼近,顿时有一种,妈的,老子中奖了。诸如此类的感觉,叶天宇顿时感激,老天,你不亮简直是太英明了,光线朦胧中看佳人,越看越得他心。

是谁还记得,她翩翩而至,惊讶地看着他,他笑说,嗨,小家伙,我是你老师。

他那时候戴着二十多岁面具,人成熟,气质成熟,一点少年之感都没有,温静从小就是个好孩子,立刻立正,敬礼,威武有力地吼了声嗓子。

教官好!

叶天宇囧囧有神,阿静你真是太神奇了。

【求金牌】——金牌越多,更新越多啊,我最近很给力,大家也一起给力投金牌哟。

ps:今天是母亲节,各位姐妹别忘了给家中母上说句我爱你,我家母上已经认为我很孝顺自动自发地拿我的卡刷了半天了。当然,我是很孝顺滴,哈哈哈,住各位的母亲,母亲节快乐。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948 (金牌加更)

其实事情并不怪温静,这是一个军用训练基地,第一恐怖组织的训练兵规模和国家规模一样,走的是国际路线,第一恐怖组织也是有制服的。更新最快更全的言情小说尽在混文小说网没有广告哦)

温静刚来的时候看见好多人排成一列听训,她错以为这是一个国家军用训练场,制服太完美,太国家化了。温静当时心中就冒出这样的一念头,真是恐怖组织吗?是国家队的恐怖组织吗?

设计制服的设计师比较喜欢德意的制服,稍微有点容色的男人穿上制服都有制服诱惑的感觉,更别提叶天宇这种最擅长于怎么把自己的魅力发挥到极致的男人。温静只有军训的时候会碰上教官,来学校的教官也是年轻的,他们也是二十几岁,穿着制服特别的迷人。

温静放佛一下子回到自己中学时代,上军训课。

所以那一声教官好是吼得无比威严,着实把他们腹黑的小天宇震了一下。

本来叶天宇打算遇到佳人的时候要好好肃立一下自己的形象,让她对自己着迷崇拜,然后他再趁着调教之便好好地调戏,调戏。

谁知道刚一打照面叶天宇自己就被自己囧到了,没办法,谁让温静这么可爱呢。本来打算调戏一下温静的叶天宇心中小小地纠结。

看着人家是如此良家少女的模样,他还真不好下手啊。

叶天宇仅有的一点点正义感在这时候发作了,竟然没有下口,他还真规规矩矩地教她,他所知道的一切。叶天宇只有温静这一个学生。

下一任朱雀人选颇多争议,一来,温静是中途加入第一恐怖组织,忠诚度考验不够,时间太短。第二,温静一点身手都没有,将来出任务若是出事要会拖后腿,不放心把这样的她放在叶天宇身边。她不想方萝,范圆圆等人拥有傲人的天资和武功,无法和她们相比。

叶天宇一点都不担心,温静柔道黑段,碰上特工自然不行,一般的对手她能应付,他调教五年,等温静满二十岁,绝对不成问题。

他喜欢温静,傻子都看得出来在,这种喜欢是很偏心的。

第一恐怖组织也有内部潜规则。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种事情常有发生,很少有人能做到百分之一百的毫无私心,叶天宇于温静,真的毫无私心,做到百分之一百的教授。

他所知道的一切,他都教给温静,他严苛,他严厉,但他对她却是一片真心付出,没有保留。

温静对他,从刚开始的不逊到后来的厌憎……

说起来厌憎,那就是练舞的时候,叶天宇本来一片正派的形象在练舞的时候坍塌,他对她情愫渐生,日渐深浓,总不能老在她面前装成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这不是他叶天宇的风格。

温静上高中在英国,第一恐怖组织利用自己的关系给她申请了一所高中,私立的,全是第一恐怖组织的学生,第一恐怖组织的孩子60%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所以需要一所系统的高中。从这所高中毕业以后,一般都是博士水平,里面的教授都是世界顶尖的,各个方面都有,表面上是高中,其实教的东西都很高深,不走国家路线。

既然是自己家的高中,温静时间自然自由,这两年跟在叶天宇身边跑来跑去,朝夕相处,出生入死,叶天宇偏心,对温静自然是偏心,让她提前走入战场,习惯这样的感觉。

他也渐渐深爱温静。

对着朝夕相处自己暗恋之人,正气凛然的形象太难装了,所以后来越来越走流氓路线,在教温静舞蹈的时候,差点把人给上了,吓得温静对他退避三舍,申请换教官。

叶天宇本质是很黑暗的人,温静一申请教官,叶天宇就把流氓路线一路走到黑,第一恐怖组织她要申请教官也要看他批不批准。

于是就开始了流氓教官和良家少女的悲欢离合。

在所有人眼里,温静都是一名良家少女,她气质如花,如一朵白云,在她身边仿佛能感觉到一种特别的宁静,然而,她总能让人寻找到上世纪的平静。可她的性子又不温婉,十分刚烈,正气,怎么看都不是搞恐怖,应该是反恐的。而叶天宇阴晴不定,喜怒无常,这一对组合就成了流氓教官和良家少女。

叶天宇把流氓路线一路走到黑后,几次差点把温静给吃了,逮着机会能调戏就调戏,不能调戏直接调-情,花样玩得层出不穷,温静郁闷地问方萝,“他对我性骚扰,我为什么不能换教官?”

方萝很扭曲,默默擦汗,机灵地把这皮球踢给叶可岚,叶可岚是这样教导温静的,你可以反骚扰回去啊。叶可岚在给他哥哥谋福利,她是二十四孝妹妹。她觉得叶天宇要是被温静给性骚扰了,定然欢喜至极,这能给她的小腹黑哥哥添点生活乐趣。谁知道,温静是木头,继续走良家少女隐忍路线,叶可岚几番谆谆善诱宣布失败,直说孺子不可教也。

爱情的火花,也是在这样的骚扰和克制中慢慢地燃烧,要爱上叶天宇这样的男人,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何况他对温静是真的好,温静就是一根冰棍,两年也该被捂热了。

只可惜,悲剧来得如此措手不及。

温静死了,叶天宇也疯了。

他让医生们救活温静的命,否则全部去陪葬,叶天宇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虚张声势这四个字,他瞄准温静都能冷酷开了四枪,那是他最爱的女人,何况这群医生,杀了他们,叶天宇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所有人都被吓得脸色发白,若是温静有一口气,或许他们还能有办法,可人都死了,尸体都僵硬,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你在发什么疯?”叶宁远推门而入,冷冷一喝。

叶天宇一扭头,枪口指着叶宁远,少年矜贵精致的脸上浮现出极致的疯狂,“滚!”

【求金牌】——五月要冲金牌榜,大家有金牌的尽量砸过来吧,金牌加更不断哈,想要加三更咩?加油投金牌吧,晓晓最近化身拼命十三妹呀。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949

所有人都吓傻了,包括叶宁远和许诺,夫妻两人一辈子大风大浪过来,第一次被亲生儿子吓了一大跳,叶宁远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他儿子的枪口会对着他自己。

两人长相相似,身高一样,气势同样属于君临天下的那种,这样的画面让所有人的心都跳到嗓门口,如果叶天宇一转身就开枪,可怕叶宁远这时候也没了命。

谁能想到儿子会朝自己开枪?

定然防备不及。

叶天宇脸上有过一瞬间的错愕,很显然,他自己没认出叶宁远的声音,他下过死命令,谁都不准进来,否则杀无赦,可叶宁远不属于这个任何人的范畴之内。叶天宇一听到声音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来阻止他救活温静,他要干掉这个人,所以枪口就对准了叶宁远。

叶天宇脸上极致的疯狂尚未褪去,叶宁远脸色早已一沉,脸色一沉一个勾拳就把叶天宇打摔一边,鲜血从叶天宇的唇角溢出,叶宁远拳头力量极大,打得叶天宇脸颊都肿起来。叶宁远第一次打子女,从小到大,叶可岚和叶天宇犯了错,他从不曾动手,从来只是说道理,用自己的人生经验一遍遍地教会子女将来如何面对挫折,如何面对疼痛,如何渡过难关,如何改正自己的错误。

叶宁远一边挽袖口,一边冷冷说,“胆子不小,敢用枪对着我,敢叫我滚?”、

妈的,老子长怎么大,他妈咪都没让他滚过,轮到他儿子让他滚?

人生第一例。

许诺使了一个眼色,医生们如蒙大赦,慌忙要走,叶天宇一擦唇角,朝天花板开了一枪,“谁他妈的敢走?”

子弹射入天花板,落下无数的白漆,冷冷地落在叶天宇脚旁,许诺蹙眉,叶天宇摔在地上,唇角有血,脸颊高肿,却一点都不显得狼狈,仍是那种刚从修罗场出来的阎罗,带着逼人的杀气和肃然,令人不寒而栗。许诺和叶宁远同时看着地上的叶天宇,仿佛第一天认识这个儿子。

所有的医生都停住脚步,叶宁远骤然厉喝一声,“起来!”

许诺看叶宁远的模样是想和叶天宇动手了,他们父子快二十年,从没有过这样剑拔弩张的时候,许诺在一旁担心不已,儿子和老公打起来,她站哪边?

似乎哪边都不妥啊。

叶天宇从地上站起来,叶宁远冷声说,“把你手里的破枪丢开!”

叶宁远的风衣早就脱了,挂在许诺手臂上,袖口挽起来,这是他发怒的预兆,许诺和他夫妻几十年,见过叶宁远发怒的次数屈指可数。

叶天宇冷冷地看着叶宁远,他显然不听从这个命令,叶宁远冷笑,“这就是我从小教你呢?没枪你底气不足是不是?”

叶天宇被叶宁远夹枪带棍一刺激,顿时发了狂,把枪支一丢,朝叶宁远一拳就挥过来,显然杀红了眼睛,根本不管眼前人是谁。

许诺喊医生们出去,这时候不走,真要等他发狂就来不及了。

医生们慌忙跑出去,医疗室里父子打得难分难解,叶宁远正是壮年,刚退下几年,身手丝毫没有退步,加上他从来不敢松懈,没有这傲人的身手无法保护家人,这也是他底气,退下来也不曾松懈。叶天宇少年气盛,打法和路数十分猛烈,都带着一种决绝的味道。

愤怒,发泄,还有绝望,统统往外撒。

一人失去女儿,一人失去爱人和妹妹,两人心火都不小,绝望都不小,这么一打起来,越是难分生死,许诺看见他们的打发十分忧心,那是对敌人的狠劲,不是训练,不是排演,仿佛两人今生是仇敌。

招招毙命!

招数都透出杀气,许诺心惊不已,想劝,可没人能听得进去,男人都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特别是遇到这样悲惨的事情,叶宁远不可能把气往她身上发,叶天宇也不可能,所以他们只能彼此发泄。

这是男人和男人力量的对碰。

许诺却担心儿子,他眼睛红肿,目光狠绝,他显然大哭过一场,也很显然,已很久没休息过,只靠着一股意志支撑着,没了这股意志,他就垮了。

她不想看到这样的叶天宇,不想看到这样痛苦的他。

叶宁远毕竟是叶宁远,战场经验比叶天宇丰富,叶天宇精力早就支撑不住,本来就靠意志强撑着的,哪会是叶宁远的对手,连着被叶宁远打了几拳,抵住墙壁不断地咳血,叶宁远又是一拳猛烈攻击过来,直袭他门面,叶天宇已避不开,许诺慌忙窜上去,握住叶宁远的手腕翻转,把叶宁远逼退。

“够了。”许诺轻声说,足够了。

教训也教训够了,她是当母亲的人,见不得儿子在她的面前如此痛苦狼狈,她印象中的叶天宇是干净又矜贵的,总是那么风度翩翩,令人着迷。

他不该是如此狼狈的。

叶宁远哼一声,叶天宇挨揍,慢慢地靠着墙壁滑下来,许诺擦去他唇角的鲜血,忍不住看叶宁远,她的石头脸色沉冷,许诺叹息,轻轻把叶天宇的头抱在自己怀里。

“天宇,别伤心,会过去的。”许诺抱着儿子,心中一阵阵紧缩,窒息般的疼痛,叶宁远过去的经历多痛苦,她知道,如今又加诸在儿子身上,许诺真的很绝望,“爹地和妈咪会陪着你的。”

这么多年,海蓝是叶宁远的禁忌,自从海蓝死后,成了全家的禁忌,更是叶宁远的禁忌,每年她的忌日,叶宁远都会一个人静好几天,心情低落。

这么多年过去,他尚未走出阴影。

虽然平时看起来无什么异样,可她知道,叶宁远从未放下。

如今,儿子又有同样的遭遇。

她轻轻地拍着叶天宇的背脊,当初失去海蓝的叶宁远也是如此悲伤难过,历历在目,如今的叶天宇除了失去妹妹,还失去了挚爱。

温静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她一纵而下,如残破的蝴蝶,永远留在叶天宇的心中,然而,叶天宇的被悲欢离合从此和她再无关系。

950

叶宁远走到手术台前看了一眼温静,不用探体温也知道,这已经是一具尸体,他们对尸体实在太熟悉,活人不会有这样的神色,活人是不会有这样的神色,也不会有这样的冰冷。

温静死了。

范圆圆和方萝只是简单说了一下情景,叶天宇和许诺刚听到这个噩耗震惊不已,是不是叛徒这个观念被温静之死冲散得一干二净,再也寻不到踪迹。

许诺和叶宁远都知道,叶天宇喜欢温静,一个月前,叶天宇偷偷和许诺透露过,他说,妈咪,我想结婚了。虽然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可叶天宇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结婚,完整地拥有温静。许诺知道他喜欢的人是温静,亲上加亲这种事他们是不会反对的,且关键是叶天宇喜欢就好。

这两年他们夫妻也明显感觉到叶天宇的变化,笑容多了,人开朗了,虽然听属下报告总是不阴不阳的,可情绪毕竟是好的时候多,坏的时候少,极端的时候少,他做事虽然不该过去果断冷酷作风,却也真的留情许多,不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性子。

这样的改变于叶宁远和许诺而言都是好的,他们乐意看见这样的结果,所以他们都很欢迎温静加入他们的家庭,本来许诺想和温暖透露这个喜讯,叶天宇又想等到事成定局才和他们公开。

为什么呢?

他怕小温姑娘不答应他的求婚,毕竟他在她心中形象不怎么好,他能感觉得出来温静喜欢他,求婚成功的概率高达70%,但他还是不放心,怕这30%的变故。

别人家的情人看见自己的爱人都会脸红心跳,总会抱着撒娇腻歪,可从不会发生在温静身上,叶天宇是不做这样的白日梦的,他们走阴暗路线,都是你猜我,我猜你,从不曾把爱说出口。

“妈咪……”叶天宇抱着许诺,眼泪打湿许诺的肩膀,他最痛苦失望的时候,只想着妈咪的怀抱,能减缓他内心的疼痛,稍微让他好过一些。

“没事,会没事的。”

“对不起,我没保护好可岚。”叶天宇很抱歉,从温静出事,他还没一下子说过这么多话,除了逼迫医生治好温静,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

许诺想到可岚也许真的死了,心中疼痛至极。

她又想到一个人,当初程安雅知道可岚的死讯,她是怎么做的,她骂过石头,她打过石头吗?她没有,程安雅很体谅他们,虽然是她设了圈套,间接害死了可岚,叶宁远也曾想过离开她,程安雅却鼓励他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不要苛责自己,事情发生了,怎么弥补海蓝都不会回来。

他们只能更孝顺,更体贴父母,让他们得到快乐。

程安雅何尝不难过,叶三少何尝不曾责怪过他们,可他们最后都放下了。

他们失去一个女儿,不能失去儿子一辈子的快乐。

身为父母者,她总算体会到安雅当初的苦心,不是不难过,不是不责备,只是不舍得,她同样也不舍得,哪怕真的失去可岚,哪怕真是因为温静无心之过。

她也不会苛责他们,温静是天宇的keyword,失去不得。

所以他们会成全孩子们,他们怎么走出阴影,就是他们的事情,就如她和叶宁远,对海蓝的死,一辈子都心存愧疚,不敢面对,选择闭口不提。

所以叶宁远更加宠爱叶可岚,把她当成女儿,也当成需要补偿的妹妹。

“妈咪不怪你。”许诺轻声说,“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温静的错,你们都没错,不必这么苛责自己。”

“温静死了。”叶天宇失神喃喃自语,眼泪疯狂地溢出来,“昨天是她生日,我本来打算和她求婚,我戒指都买好了,可我却逼死了她。”

许诺咬着唇,忍住眼眶中的眼泪,没有打断叶天宇的话,他需要一个人倾诉。

“我不想她死,妈咪,我不想她死。”叶天宇哭得不能自己,不管再坚强的孩子,不管再独立的性子,人生遇上接二连三的打击都已经崩溃了。

他只能在自己母亲温柔的怀抱中,泪流满面。

他的骄傲在死亡面前,不堪一击。

“我曾经离幸福那么近,可我不小心打碎了,我该怎么办?”叶天宇问许诺,他该怎么办……怎么办?

叶宁远蹙眉检查温静身上的伤口,突然问叶天宇,“你打了她多少枪?”

叶天宇呆住了,想起那一幕,脸上又仿佛被人狠狠打了一拳,竟然打不出话来,他打了温静四枪,他在他最爱的女人身上留下了四枪。

叶宁远眉心一拧,掀开温静的裙子,叶天宇骤然站起来,冲过去一把推开叶宁远,“你干什么?”

他匆忙把温静的裙子拉下来。

这是连衣裙,衣服拉起来,温静便是半裸在叶宁远面前,叶天宇红了眼睛,愤怒地看着叶宁远,仿佛他亵渎了他的女神。

叶宁远一个防备不及被他推开,他站稳,危险地眯起眼睛,许诺担心地看着他,使眼色示意他别和孩子一般计较,孩子?叶宁远冷哼。

“天宇,我原谅你今天的失态,再敢冲撞我一次,你试试看!”他转头对许诺说,“诺诺,去把医生叫来。”

“怎么回事?”

叶宁远冷笑,“她身上伤痕累累,小腹这一枪直接伤到胰脏,大腿也有一枪,我就不信她长了翅膀,还有命活着爬上瞭望塔。”

叶天宇震惊地睁大眼睛,“什么意思?”

“我要看看,这到底是不是温静!”叶宁远冷笑说,“如果是,你身边仍然有内鬼,如果不是,那她是谁,真正的温静哪儿去了?”

天宇在这里不会着笔很多,很快转回罗马。

【求金牌】——金牌冲刺月大家多多支持哈,金牌400加一更,最近更新都很给力哟,大家也给力投金牌吧,还有十几块加更哈。

951

叶天宇眼眸中闪烁出一股卑微的期盼来,突然跪在温静的尸体旁边,细细端详着她的身体,许诺出去喊医生,叶天宇小心翼翼地扳动温静的头,查看她的耳后,温静耳后有一个血泪般的痣,很是隐蔽,她的长发总是把这颗痣给遮掩,极少有人看见,叶天宇能看见那是以为他调戏温静已久。

这又是她的敏感带,叶天宇最喜欢吻她的耳朵后面,这里的痣美丽动人,是他最喜欢亲吻的地方,他对这个部位的执着仅限于温静的唇。

她的耳后,有一颗红痣,是他所熟悉的血泪痣,一模一样,是他的温静,叶天宇刚涌上来的希望又瞬间被覆灭了,他摸着温静的脸,声音沙哑至极,“这怎么可能是动过刀的脸。”

若是有人整容成温静的模样,抚摸就能摸出来,因为整容出来的脸,和人正常的脸摸起来会有稍微的不同,会更显得冷锐一些。

温静的脸全然没有这种感觉,只是属于温静的温润,他所熟悉的触感。

这不是他的温静,又会是谁?

叶宁远看着他,沉声问,“你想过没有,她怎么上了瞭望塔?”

瞭望塔高三十多米,没有电梯,里面全部是台阶,温静刚从手术室出来,为什么就能爬上这么高的地方,她的身上有那么多弹伤,胰脏和大腿的枪伤足够让她失去力量,她走出地下都困难,更别说在雷风暴雨中走上瞭望塔。

这个问题,叶天宇从未想过,为什么她会走上去?

是决心赴死,所以她有了力量,突然爬上去?叶宁远似乎看出他的想法,沉声说,“人是有血有肉的动物,人的潜力也是有限的,以她的情况不可能爬的上去,除非有人带她上去?为什么有人带她上去,是想谋杀她,还是想毁了你?想过吗?”

温静死在他面前,他的世界已然坍塌,他怎么有心思琢磨这么多问题,如今听叶宁远提起来,他才觉得事情不对劲,温静到底怎么上去的?

“地下有监控吗?”

叶天宇说,“只有情报室,过道中并没有,出事后,我把监控保全都换过,除了情报室,其他地方还没来得及装上去……”

叶宁远沉默了,两名医生随着许诺进来,叶宁远沉声吩咐,“拿她的血液去验,看看她是不是温静。”

第一恐怖组织都有个人信息,温静自然也有,想要证明是不是温静,其实很简单。叶天宇心中升腾起一股卑微的希望,虽然他知道这个可能性很小,这的确是他的温静。然而,他却乞求,乞求老天,这千万不是温静,只是一个高级模仿品,人的外貌不管如何整形,不管怎么想,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变的。

如基因。

他们拿了温静的血去化验,叶天宇失神地看着温静的脸,一遍遍地抚摸着她的脸,试图找到一丝丝不同之感,然而,没有,一点都没有。

这是他熟悉的温静。

怎么办?

给了他一点希望,难道就要迫不及待地抹杀吗?

医生给的结局让叶天宇的希望再一次破灭,这是温静,千真万确是温静,血液和基因是无法改变的,哪怕是同卵双胞胎,基因也会有细微的不同。

他彻底绝望了。

叶宁远对这个结局并不意外,许诺也想到事情不对劲,温静到底怎么爬上去的?这成了未知的谜,许诺此刻想更多的是叶天宇该如何度过难关。

这孩子的心思从小就深,受了这么大打击,刚刚已是疯癫情况,将来会不会做出什么更变态的事情?这真是一个未知数,他们都不知道以后会变成怎么样。

叶天宇的确是疯了。

他有疯狂的行为,这样的疯狂连叶宁远都拦不住,许诺只觉得震惊,他竟然指着医生的头让他们把温静的断骨全部接回去,完整无缺的。

没有人知道,叶天宇到底想干什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天宇,你要干什么?”许诺问。

叶天宇的心思,真的很难猜,叶宁远却很容易猜得到,哪怕温静死了,他也要温静,哪怕是一具尸体,他也要,他宁愿这辈子都陪着一具尸体过。

他真的疯了!

只有疯子才会做出这样变态的行为。

他有预感,以后第一恐怖组织医疗组恐怕要发疯了,因为他们必须想方设法怎么保住温静的尸体不腐烂,还能让偶尔抱着睡觉,陪他入眠。

医生在叶天宇的枪口下,战战兢兢地执行任务,他依然是疯狂的,可他却仿佛已没那么疯狂,他不再是发疯地想要温静活过来,或许叶宁远的拳头打醒了他,白纸黑字的证明让他彻底绝望,他终于接受温静死亡的消息。

接受了温静死亡,并不代表着叶天宇会接受他永远见不到温静,抱不到温静的事实。

他要温静的尸体陪着他一生一世,直到他死亡的那天。

叶宁远眯起眼睛,心痛却无可奈何。

他什么办法都没有,叶天宇不是那种你打就能把他打醒的孩子,也不是那种你讲道理他就向组织靠拢的孩子,他认定的事情,很难转圜。

他只能接受,已经疯癫的叶天宇。

他一双令他骄傲的子女,一死一疯。

何为好?女和子合起来便是好,他的好却被命运活生生给拆散了。

医生在他的枪口下用尽自己的全部的知识,还原给他一句温静完整的尸体,暂时把温静放到冷藏室去,叶天宇不允许温静的尸体出现一点腐烂,这就为难了我们的医生们……

“叶天宇,你疯够了没有?”叶宁远冷冷地问。

“没有!”叶天宇回答。

许诺说,“第一恐怖组织内有内鬼,你就不调查了吗?白白把时间浪费在这里,若是你冤枉了温静呢,不想给她报仇吗?”

【求金牌】—-再有一章就转回罗马,大家有金牌的多多支持哈,晓晓一定努力加更,一会儿加更,使劲砸金牌吧。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952 (金牌加更)

许诺和叶宁远都很了解叶天宇沉冷的性子,他有一种令人忽视的黑暗,许诺试图用温静的死来刺激叶天宇,果然看见叶天宇的脸上出现了疯狂和黯黑。

然而,这样的憎恨也是一闪而过,并没有出现过别的异样,慢慢的又平息了。

叶天宇喃喃自语,“就算我报仇了,她能活过来吗?”

许诺蹙眉,叶天宇突然抬起头,“如果她能复活,我愿杀尽整个黎巴嫩,只求她醒来,再看我一眼。”

叶宁远闭了闭眼睛,“你果然是疯了。”

果然是疯了。

叶天宇突然呵呵一笑,是啊,他是疯了,从温静跳下来那一刻开始,他就成了她一个人的疯子,一个死人的活疯子。

事情的真相,没有两天就查清楚,这是反恐扶持的一个暗黑组织m2组织的反击行为,这个组织由反恐扶持有十余年,所给的武器,所给的人员都是顶尖的,专门为了抗衡第一恐怖组织而存在的一个暗黑组织,专门给反恐处理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许诺一直都知道这个组织。然而,她对这个组织也是一知半解,这个组织的隶属上司并非反恐组织,而是反恐组织的一个成为安全管理部门所指挥,这个部门的领导者都是秘密挑选的,只选美国人,十分严格,许诺和长官都不曾碰触到这个核心。只是每年反恐的经费80%都归属于这个部门。

长官和许诺都查到蛛丝马迹,但却不完全了解,本来以为这个组织只是帮忙控制恐怖分子,不足为据,令人畏惧的应该是大规模的军队。

他们都想错了。

他们一直对这个组织不了解,这个组织也没有体现出他的害人之处,相安无事几十年,一旦爆发就酿成惨剧。他们不知道,他们暗中掌握了多少资料,也不知道他们拥有什么样的技术,这是绝密的,以反恐最高督查这样的级别并不能窥探的绝密文件,长官和许诺曾经千方百计想要了解这个组织,又怕被人疑心,部门之间的领导者之间也会有勾心斗角,所以只是窥探到皮毛,一直以为不重要,后来也没怎么用心。

其实一个大国的背后,隐藏了多少秘密,他们真的不知道,不是没一个秘密,他们都能了解,不是每一个秘密,他们都能够掌控。

如果人生什么都能掌握,变数就不存在了。

首先发现这个部门危害之处的是叶天宇,叶天宇在中东活动频繁,树敌颇多,且占据领域颇多,巧合的是,m2中东总部就在黎巴嫩。叶天宇带着温静刺探某一个黑帮交易情报的时候,无意中察觉到m2总部附近的土地中金属超标,这种超标金属造成的土地结构他们很熟悉,因为第一恐怖组织也曾有过这样的泄露。

这是一个秘密军工厂和研究所,叶天宇怕温静出危险,把温静带回去后,他便去刺探情报,陪同是叶可岚,叶可岚是二十四孝妹妹,怕哥哥一个人应付不了,死活要跟着保护。这兄妹组合算是强强联手,再加上发现了蛛丝马迹,刺探很容易,他们发现这是一个大型的细菌病毒实验室和武器工厂,他们也在搞很恐怖在实验,叶天宇和叶可岚察觉到不对劲,两人收集情报后回去研究……

最后从他们和反恐的情报中分析出他们要对第一恐怖组织进行一次围剿,地点就在罗马,无双和卡卡结婚当日,他们打算一网打尽。

收集到这个情报后,叶天宇太过自信,没有报给伦敦总部。如果报告给总部,卡卡和无双的婚礼也许就举办不成,无双和卡卡经历这么多年变故,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这一场婚礼是无双期盼已久的,叶天宇和叶可岚都不想破坏。

叶天宇太年轻,又太自信,他自信自己能够处理好所有的一切,阻止他们破坏无双的婚礼,他的出发点是好的,然而,他没想到,他的行动计划会被泄露,对方早就知道他们的行动,部署了力量等他们自投罗网。叶可岚一直是古灵精怪的女孩,她比叶天宇早一步去探路,发现不对劲后,她第一个预警,用她的生命预警,被敌人的炮火轰得支离破碎,叶天宇在远处眼前看着叶可岚为了救他们所有人被敌人的炮火打得惨不忍睹,可岚的直升机被击中,支离破碎,她人在直升机里,活命的机会等同于零,几乎是和直升机一起支离破碎的。

叶天宇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可岚死的面前,他动也不能动,毫无办法。

如果那一天叶可岚没有死,没有给他们发出警告信号,叶天宇所带领的这批人可能会全军覆没,这是第一恐怖组织在中东最核心力量,那一天叶天宇把也中东所有的精英都集中在一起,打算怕破坏他们组织,先发制人。

没想到,自己是猎人,反而被猎物盯上。

叶可岚的死也是悲壮的,更是伟大的,她是为了叶天宇而死,为了她所有的同伴而死,当时不管她做什么,她都无法逃离死亡的结局。如果她什么不做,那么死的就是她的几百同伴,所以叶可岚选择用自己的鲜血给自己的哥哥预警,告诉他,哥,这里危险。

兄妹的默契,叶天宇是知道的,所以看到叶可岚的直升机爆炸后,看见她在炮火中消失,叶天宇知道了,有人出卖了他,泄露第一恐怖组织机密。

这一次计划只有十个人看过,一一排除后,温静可疑最大,因为温静是主动看这份计划的,再加上摄像,嫌疑人自然就是温静。

目睹叶可岚的死亡后,叶天宇基本上不能冷静下来,只想杀了叛徒给叶可岚祭奠,谁知道叛徒会是温静,这一点彻底让他崩溃。

ps:下章转回罗马小白和墨遥。

【求金牌】——如果大家觉得最近写得不错,手中还有金牌的话,那就多砸金牌鼓励鼓励晓晓吧,金牌越多,更新越勤快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