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953章节 叶非墨

953章节

<;>

墨遥比卡卡要幸运许多,他不似卡卡有心脏病,又会引发身体多处病症,他身体素质极好,进入加护病房后,经过一个晚上就渡过危险期,有惊无险地转到普通病房,这让墨小白松了一口气,叶薇和十一,墨晔和墨玦等人已经联合中黎巴嫩的叶天宇开始策划反攻,下定决定要把M2连根拔起,以解他们心中之恨。大文学

叶三少和程安雅隐约觉得不安,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两人又说不清楚,可岚的死讯,叶薇不敢告诉叶三少,可岚是叶家唯一的女儿,十分金贵,叶三少和叶宁远,叶非墨都疼她入骨。她的死讯,没人敢透露半句,墨晨守着顾宝宝,哪怕看她一眼,他也心满意足。

经过变故的墨家和叶家,几乎没有什么欢声笑语。

墨遥在晨光中清醒,他的神智有一些模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后感觉光线有些刺眼,他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反反复复好几次,眼睛才适应了光线,慢慢地睁开眼睛。病房中并没有刺鼻的味道,反而有一种柔柔的香气,他侧头看去,只见墨小白正在晨光中摆弄着玫瑰。

他穿着Diorhomme男装系列中最出挑的一款白色衬衫,把他修长的身材衬托得越发俊秀又纤长,这是最挑人的一款男装,并不适合一些身材壮硕的男人穿,最适合一些身材偏瘦,修长的男人。这款男装细节之处十分华丽,裁剪出禁欲式的效果,穿在墨小白身上尤为出色。

他解开两颗水晶扣,露出麦色的肌肤,头发梳理得极好,袖子反挽着,华丽**,他正摆弄着病房中的玫瑰花,小心翼翼,聚精会神,乃至于他没有发现墨遥已醒来。大文学

他没事,真好。

墨遥如斯想,真觉得墨小白平安站在他面前,一切都值了。

只要小白平安,他受的罪没什么要紧的。

“小白……”墨遥喊了声,墨小白惊喜地转过身来,他手中拿着一朵玫瑰,正打算剪刺,乍然听到墨遥沙哑的声音,仿佛乌云中一丝绚丽的阳光,散发出无以伦比的热力。

墨小白迅速放下剪子,一时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心中的惊喜,只是俯下身子,紧紧地抱着墨遥,他的头颅在墨遥的肩膀出,万般委屈。

热气扑在墨遥脖颈间,他想抬头摸摸他的脸,手背却插着针管,无法移动,墨遥打消了拥抱墨小白的念头,只是享受着劫后重生的感动。

每一次受伤醒来后,他都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似乎,有他的地方,总让他浮动的心变得沉静。

“哥,下一次,别再这样了。”良久,墨小白终于出声,他埋头咬着墨遥脖颈上的肌肤,如吸血鬼一般,要把身下男人的血都吸干似的,墨遥有些痒,也有些微疼。

墨小白吓了狠劲,突然用力一咬,在墨遥脖颈上咬出一个牙齿印,墨遥闷哼了声,妈的,这小子真狠,嫌他身上的伤不够是吧,竟然还咬了一口。

墨遥的脖颈被墨小白咬得出了血,他尝到墨遥血液的味道,墨小白在墨遥耳边喃喃说,“哥,我一直想知道你的血是什么味道的,总算尝到了,我是不是很变态?”

墨遥暗忖,是的,很变态。大文学

墨小白却不这么想,这样嗜血的冲动,犹如要把他整个人都吞到心中的冲动,时常如疯草一样疯长,想要在他心中扎根,他想品尝墨遥所有的一切,他看着墨遥一次又一次的为他流血拼命,只为护着他周全,他便想着,哥哥的血是什么味道,和别人的血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总是这么恣意地为他流淌。

其实,都是一样的。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的鲜血也只有这么多,每一次流血受伤,只不过是他哥哥爱他的证明。

多傻的人。

从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总以为自己是铁人,却把没心没肺的他看成手心中的宝,以前是,如今是,没失忆前是,失忆后也是如此。

“起来,背疼。”墨遥终于忍无可忍地出声,他伤在背部,被他这么一压,真疼得不行,本以为墨小白心细,一会儿就起来,自己忍一忍就没事,谁知道他就赖在他身上了。

墨小白立刻起身,双手撑在墨遥肩膀旁边,俯着身子看墨遥,目光深邃难测,墨小白在墨遥面前,极少有过这样一面,墨遥被他看得有点心跳。

他又发什么疯了?

墨小白眯起眼睛,他有一双漂亮的凤眸,微微眯起的时候流光潋滟,水晶扣下麦色的肌肤**流露,纤细中透出有力,瞬间妖孽回归,华丽炫目。

他美丽得无法言语。

令人着迷,从小到大,他对墨小白的美色几乎就没什么抵抗力。

“哥,我只说这么一次,再有下一次,你再因我受伤,我就离开你。”墨小白一字一顿,咬字清晰,“我说到做得到,清楚了吗?”

墨遥脸色一沉,刚刚那点浮动的迤逦心思全都不翼而飞,他说什么?

离开他?

反了他,敢说出这种话来。

“再说一次!”墨遥冷漠说,声线如冰。

墨小白沉声说,“我几次差点失去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倒在我面前,每一次都危在旦夕,险些没命,我再也不想经历一次,这是最后一次。哥,我不想让你和我在一起时,总是这么辛苦,总是因我受伤,我知道你舍不得我,我身上划破一道口子你都觉得不应该。可你为我想过没有,每次看到你在我面前倒下,我又是什么心情?本来应该是我受伤,你不扑过来我也不会死,顶多就是重伤而已,哥,我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不需要你一直张开羽翼保护我,我有保护自己的力量,请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脆弱,我是你弟弟,也是你爱人,更是能和你并肩作战的战友,不是一次又一次靠你保护的无能之辈。”

*

因为五月冲榜的事情,导致我和读者姐妹们有些小矛盾,我有必要解释一下,金牌肯定是喊的,大家有些反感我的方式,觉得我目的性太强了,金牌到多少加更,可我觉得我这样会让你们看得更舒服,看得更快。

一,我可以喊,亲爱的读者,这个月我要冲榜啦,有金牌的送吧。这样喊,读者姐妹们可能不会反感。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投金牌,但你们要知道,一旦我就这么喊,我就不会加更。也就说我想加更就加更,既然这样我自然不会天天加更的。

二,我喊了金牌多少加更,除非突发性原因,我都能加更,且金牌加更全在加更范围内,一旦数目达到了,我就加更。这是在原来基础上加更的。

我觉得大家反正是投金牌,如果我不加更,我感觉骗你们似的,不如这样说个数目,反正一定达到就加,我也有动力。这本是互惠的一件事,大家能多看一更或者两更,我也有金牌。

然而很多人在评论区说我功利,可能大家看想问题的方式不一样,我之所以喊多少加更是因为我知道这个数目在合理范围内,我一定会加更。否则我可以喊一天200块金牌,不到不更,那我基本不用加更,何必辛苦?

虽然目的性很强,可如果我不喊多少加更,大家这两个礼拜来能看到这么多更新吗?基本不可能。

当然,我是个知错能改的好孩子,如果大家反感我喊金牌加更,那从今天起我就说冲榜,我可以选择加更,或者不加更,这样我也轻松,大家也不会反感,你们说呢?

我希望解释之后,彼此都能理解一些,别在说那些难听的话,其实我不在意你们冷嘲热讽,只是你们在q上实在骚扰了我的码字时间鸟。

【求金牌】——啊,亲爱的姐妹,多投金牌吧,450加更哟。

ps:我更喜欢这样的方式,实实在在地告诉大家,我会加更。

ps2:感谢新老读者长久以来的支持,真心谢谢你们,你们为我好,同样的,我也为你们好,并无故意欺瞒成分。

954

墨小白目光沉静地看着墨遥,企图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他说得很缓慢,一字一顿,他想让墨遥明白,他是墨叶琰,是黑手党花费无数财力物力调教出来的黑手党教父,他虽没有墨遥一样傲人的身手,可顶尖的特工却也伤不了他。武功这东西是要有参照物的,不是人人都能和墨遥一样如此厉害,可世间能动他的人,也不多,不必墨遥如此费心费力相救,他能保护好自己,这是战场规则。

从小叶薇和十一就教他们,在战场上,如果一人伤重,无法逃离,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一枪,毙命,自己逃开,这是残酷的弱肉强食世界,所以母亲们都尽可能是激发他们都潜能,力求他们不是死在自己亲人子弹下的人,墨小白并不想墨遥每次都如此费心费力地救他。

他是墨遥的爱人,可他也是一个男人。

男人都有自尊,都会有执着,他不想一直被墨遥这么保护着,真的不想。

哥哥,我是足以和你匹配的男人,是你能信任的男人,是你在危险时能拉你一把的男人,所以,请你相信我,好吗?

“废话说完了吗?”墨遥问。

墨小白突然有一种无力感,墨遥并不是一意孤行的性子,唯独对他的事情,十分一意孤行,并不怎么顾着他的意愿,虽然他是为了自己好。然而,这种好,真是他想要的吗?

哥哥想过没有?

心理学上有一句话这么说,遇到你真正爱的人时:要努力争取和他相伴一生的机会。因为当他离去时,一切都来不及了;遇到可相信的朋友时:要好好和他相处下去。因为在人的一生中,可遇到知己真的不易;遇到曾经爱过的人时:记得微笑向他感激,因为他是曾经让你更懂爱的人。

他以前不爱墨遥,或许说,爱了,却不敢承认,一味地躲避,逃离,从不敢正视他的感情,等他最终有勇气突破自己的极限,接受这份感情,命运又开了一次玩笑,一次次的生离死别,他以为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他们会好起来,没想到,打击和绝望来得如此措手不及。

他争取了和他相伴一生的机会,他忘记过去,没关系,他会让他想起他们之间的爱,他会让他重新爱上他,可若他离开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他害怕,墨遥哪一次在自己面前倒下了,再也不会起来,这对她而言,是不可触摸的疼痛。

哥哥,你真的不懂吗?

他的目光略有些黯淡,却没有离开,只是直直地看着墨遥,墨遥说道,“如果你看见我有危险,你会站着不动吗?”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墨小白哑口无言。

如果看见墨遥有危险,他会站着不动吗?

答案是,不会。

他也会和墨遥一样,拼死扑过去,保护他最爱的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有比他更强的能力,有比他更坚强的意志,更快的速度,他都会保护他。

同样的道理,我们可以说服别人,却安慰不了自己。

他的确说的是废话,可道理他希望墨遥能明白。

墨遥问,“小白,我一直让你很有压力吗?”

墨小白诚实地点点头,是的,一直都很有压力,这种自卑从小就存在。墨遥风轻云淡地点头,“有必要吗?不管是谁站在我身边,都会有压力,这不是你的错。”

墨小白,“……”

墨遥有时候真的挺冷幽默的,这么说不是摆明了说自己很优秀,谁都会有压力吗?明明是实话,他怎么有点牙痒痒的,好想再咬他一口。

墨遥挣扎着起来,墨小白慌忙去扶他,他拿了三个软垫在垫在墨遥身下,墨遥说,“小白,爱一个人,就是在他面前能够肆无忌惮地做回自己,如果我让你觉得有压力,只能说明我做得不够好。”

“不!”墨小白断然反驳,“我没有这个意思。”

“你的话给我这个讯息。”墨遥说,“爱很简单,就是找到一个人,在他面前,你依然是你自己,很显然,至今你对我仍有压力,小白,在酒吧唱i swear的你,才是我最想看见的你。”

狂野,放肆,华丽,性感回归,妖娆无双,这才是墨小白的本性。

举手投足,逼人风情。

这才是真正的墨小白。

墨小白突然有些脸红起来,他突然提起来那天晚上的事情,让墨小白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墨遥深深地看着他,这傻瓜,怎么至今都不明白,他把小白当成和他是一体的,当小白的生命受到威胁,就如他的生命受到威胁,保护他,已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

墨小白突然沉静下来,墨遥移动手,轻轻地握住墨小白的手,“我从没把你当成女人,也没把你当成手无缚鸡之人的无能之辈。”

墨遥认真地看着墨小白,一字一顿沉声说,“你是我的命,保护你是我的本能。”

“哥……”墨小白不敢置信地看着墨遥,一下子被幸福冲昏了头脑,人就是矛盾的,他不喜欢墨遥这样总是拼死保护他,可听墨遥这种百年难遇的情话,他又无耻地幸福着,心中开出了许多无耻的幸福小花朵。

仿佛要被淹没,什么生离死别对他而言都远去了。

“如果我让你不开心了,我道歉,我补偿,你想如何都可以。”墨遥说,眉目冷漠,唇角却有一抹说不出的温柔,细细地呵护着眼前的宝贝。

哪怕他知道,这宝贝很强。

墨小白一笑,顿时风情回归,华丽性感,“哥,真的要道歉?”

“真心的,你说。”

“那不如贿赂我吧?”

“你又不缺钱。”墨遥第一反应就是,你很缺钱吗?

墨小白深深感慨,想和墨遥真是一门技术活,他凑上去,在他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很标准的挑逗气息,笑得很放肆,又蛊惑,“除了哥的美色,我不接受任何贿赂。”

【求金牌】——有金牌的姐妹多多支持哈,我下午的飞机,晚上九点到海南,8过,加更是毫无疑问滴,飞机上码字8素第一次了。姐妹们快用金牌砸扁勤奋滴晓晓吧……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955

<;>

叶薇和十一没想到推开病房会看见墨遥和墨小白两人竟然抱在一起亲吻,且是最激烈的那种吻法,法式热吻啊,小白多热情啊,感觉都要把人在病床上就这么办了。大文学

虽然两人一起听过儿子们的墙角,且听的又不是一次两次,亲眼目睹他们如此奔放热情尚是第一次,饶是叶薇这厚脸皮都忍不住望天,小白你这色胚,你就不能忍一忍吗?老大还在病床上啊,病床上啊。墨小白显然忘记地点,忘记他家亲爱的哥哥身体不行。

叶薇阴暗地想,莫非是一直都占不到上位要趁着墨遥受伤多多占便宜?十一可没有叶薇这么发散的思维,她们看白夜和苏曼接吻是一回事,看儿子们接吻又是一回事,不能一样论说。

所以十一脸红了。

且是爆红的那种,因为那两位实在是太激情澎湃了。

墨小白和墨遥都没想到叶薇和十一会进来,两人都懵了,特别是墨晔,墨晔是纯情的高帅富啊,没墨小白这么身经百战,脸皮如牛皮。

墨小白扭头看叶薇和十一,墨晔直接把脸转过去,丢死人了,老子活这么大就没这么丢人过。大文学被人捉奸在床原来就是这感觉,真他妈的……不爽。

两人唇色都偏淡,经过一阵撕咬,唇色红润且不说,四唇刚分开,水光潋滟,岂是**二字能够概括得了的,简直魅惑得要人命。

墨小白扭过头去,还希望叶薇和十一能长点眼色,好不容易他哥哥能主动亲他一次,他怎么都要亲够本再说,总不能浪费大好时光,这是绝对不行的。

叶薇绝对是知情知趣的人,但得分时候,于是问,“小白,你还想继续吗?想继续我们就回避一下,等会儿再过来?半个小时够不够?你这是什么表情,嫌短啊,那一个小时吧。”

墨晔和十一的脸都红透了,轮脸皮的厚道,当然是叶薇母子的脸色厚一点,十一和墨遥完全不是对手,墨遥的眼睛至今都没和十一对上,完全属于忽视她们的状态之中。

十一担心墨遥的伤势,忍不住走过来问,“你的伤怎么样了?”

墨遥低着头,淡淡说,“不碍事。”

他的音色带着沙沙的哑,这样的声音带着一股很明显的**色味道,十一脸色更红了,等她看到墨遥脖子上那鲜明的牙齿印,她的脸色就更充血。

她儿子才刚死里逃生,背上的伤口裂那么厉害,竟然还能这么激情,精力真不是一般的旺盛,墨遥见十一不说话,抬头看她一眼,突然见她的视线方向不对劲,他突然想起墨小白刚刚趴在他身上咬了一个牙齿印,墨遥咳了声,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拉上衬衫遮盖,脸上爆红得厉害,两只耳朵都烧红了。大文学

十一很无语,墨遥很无辜,他真的冤枉,什么都没做,是小白自动自发在他身上留的,妈咪,我受伤了,我木有反抗能力滴,墨遥心中这叫一个悔啊。

叶薇看他们母子着实有趣,这边墨小白已经拼命使眼色让叶薇带十一走了,同样是母子,这一对母子显然是很奔放的,叶薇摇摇头,招呼上十一走。

“能亲能抱能上,肯定是死不了,我们走了。”叶薇说。

墨小白,“妈咪,你能再流氓一点吗?”

叶薇笑眯眯地说,“文盲不好意思。”

十一走到门口,又犹犹豫豫地回头说了句,“小白,你哥身上还有伤,你轻点啊……”

墨遥嘴巴张了张,脸蛋如要滴血,妈咪,你这是啥意思啊?墨小白唇角狠狠一抽,怪不得哥哥会是个纯情的高帅富,有这样的妈咪,不纯情都不行啊。

叶薇已趴在门上笑得不行,算是近日来唯一心情好的一次,十一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顿觉得丢脸,摸摸鼻子拉着笑得快打滚的叶薇出去,顺便给他们关上门。

墨小白兴致勃勃地凑过去,大有一种想要继续的冲动,墨遥瞪他一眼,他敢乱来,他撕了他,墨小白这回变得乖乖的,真不敢乱来。

墨小白有些纳闷,他哥好像恢复记忆了。

心爱的人就在眼前,唇色漂亮,水光潋滟,脸上红晕未褪,怎么看都是美人,想到刚刚墨遥的主动,墨小白的心就更痒痒了,恨不得过去抱着他继续,墨遥脸皮薄,这事真干不出来,墨小白委屈地看着他,墨遥随口问,“墨晨呢?”

墨小白满心的seyu心情烟消云散,忍不住把墨晨和林林的事情说了一遍,墨遥的接受能力比墨小白要高得多,虽然伤心,却没有表露出来,墨遥问,“还有别伤亡吗?”

他的声音已经透出严肃,墨小白缓缓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叶薇和十一两人又去看无双,无双的病房离卡卡很近,她的身体并无没有什么大碍,孩子也稳定下来,白夜和苏曼仍在观察卡卡的情况,卡卡目前处于脑死亡状态,白夜必须想办法尽快让他清醒过来,已经过去三天了,他一点起色都没有,白夜脸上甚少笑意,每次看着无双都沉默无言。

无双说,“没关系,白夜叔叔,我知道你尽力了。”

是的,她知道尽力了。

白夜宽慰地握住她的肩膀,轻抚她的脸颊,“无双,我曾答应过你,还你一个健康的丈夫,如果叔叔失信了,你也别对这个世界失望,好吗?”

无双的泪水突然溢出来,却没有落下,只是含泪,眸中一片水光,她挺直了背脊,如果这个世界没了卡卡,她还能有希望吗?

这样不详,且严肃的消息令人心口窒息,无双只是点头,没有作答。

叶薇扶着无双坐到一边,容颜在一旁愣愣的,人很疲倦,楚楚陪着她,在一旁轻声宽慰着,卡卡一天没醒来,这里就有三个女人一直都在等着他。

包括无双肚子里的孩子。

他们都在等着。

等着奇迹出现。

*

【求金牌】——晚上九点多加更哟,我9点才下飞机,现在要去买点东西,然后去机场,大家不要着急哟,一定加更滴。

金牌有的姐妹都砸过来哈。

956 (金牌加更)

<;>

顾宝宝最近一直沉默着,人的身体没出什么问题,却从不说话,叶薇和十一来看过她几次,都不曾听到顾宝宝说一句话,她是一名温顺的好姑娘,却因为儿子的死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她还能和孩子们一起玩乐。大文学

叶薇和十一看过无双后,又去看顾宝宝,叶三少和程安雅都在,程安雅有过丧女之痛,知道怎么安抚顾宝宝,可显然一点效果都没有。程安雅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当年叶海蓝死亡,她几乎不到三天就接受了海蓝死亡的消息,照常吃饭,照常上班,照常出差,没有一点反常。

为了叶宁远,她必须如此,她失去了宝贝女儿,不能毁了宝贝儿子,所以她要自己挺过失去孩子这一关,她的情况和顾宝宝不能相提并论。海蓝从小就不正常,七天能说话,几个月能走路,能飞来飞去,签证护照什么都浮云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几乎没有叶海蓝不会的东西,这世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程安雅只敢想却不曾出现过的东西叶海蓝都经历过,叶海蓝还告诉她,她是仙女。

所以当叶海蓝死的时候,程安雅是这么安慰自己,我女儿好好一个仙女,投胎到她的肚子里成了叶家的女儿,有了十三年缘分,可见神明对叶家是很眷顾的,这时候她走了。大文学只是回到她的世界去了,她应该祝福女儿,虽然有过短暂的母女缘分,她却也知足了。

幸好她挺过来,这么多年心中虽然一直很遗憾,可她一直相信,海蓝在另外一个世界会过得很好。一样是丧子之痛,程安雅所承受的比顾宝宝要小得多,她却能变本加厉地夸张描述自己当年的痛苦,企图让顾宝宝看到一个生动的例子,他们都可以走出阴影。

但是,顾宝宝没有反应。

程安雅摊摊手,叶三少让她带叶天澄和叶天纵去休息,叶薇和十一颇多无奈,林林的死对顾宝宝而言,真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她和墨晨也完了。

艾薇儿想带顾宝宝出去走一走,散散心,顾宝宝似乎没反对,木木和森森自然跟着一起去,温暖小产,身体虚弱,可人在医院,心情沉闷,也想跟着一起出去散散心。

温暖和顾宝宝在地下室那么短短的时间内建立起革命感情,得知温暖失去了孩子,顾宝宝握住她的手,默默地流泪,众人开心不已,顾宝宝并不完全封闭了自己,她是有知觉的,她只是拒绝面对所有一切的痛苦。大文学

女人们想出去散散心,男人自然要当保镖,何况是如今对他们而言,危机四伏的罗马城,更是要多加小心。墨晨拍了黑手党十几名特工在后面保护着,他和叶非墨也一起随行。

保护自己的女人,义不容辞。

顾宝宝和温暖都有两天没晒太阳了,两人都在默默地沉淀自己的丧子之痛,心情低落,难得出来走一圈,艾薇儿带她们在附近转悠,没一会儿就在西拔牙台阶这边坐下来。叶非墨陪着温暖,艾薇儿陪着顾宝宝,墨晨想要靠近顾宝宝,木木冷冷地看着他,那意思很显然,别靠近我妈妈。

墨晨便不敢有任何动作,温暖轻声和叶非墨说,“这不是墨晨的错。”

叶薇说,“我知道,可如果因为我丢弄了孩子,弄没了孩子,你一定也会这么对我。”

温暖瞬间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或许是吧。

叶非墨柔声说,“身体不舒服就告诉我一声,我带你回去。”

温暖仰头看着湛蓝如洗的天空,微微一笑,“罗马的天空真的很美,可我想念A市的阳光了。”

“想回去了?”

温暖摇摇头,“不是想回去,是想家人了,温静已经一个月没给我打电话了,她从来没这么就不给我电话,等这边的事情一了,你带我去伦敦吧,我想见见她。”

“好!”叶非墨轻声承诺,我一定带你去。

顾宝宝失神地看着西班牙台阶上坐着的女人,年龄不大,二十六七左右,嫩黄色的连衣裙,黑色的小西服,最惹眼是她胸前有一枚特殊设计的ROSELOVE胸针,同款式的手链和项链,把她整个人衬托得极美,气质超然脱俗,如一朵白莲花,静静地绽放。

顾宝宝一直对衣服和首饰这一类的东西比较敏感,何况是这么大一个品牌的真品,顾宝宝的目光自然而然从她身上扫过,停留了几秒钟,又失神地望着台阶下的人来人样,只是一种本能,可本能无法纾解心中的疼痛,她幻想着,林林喊着妈妈从远处不断地跑来,顾宝宝可突然激动起来,等幻觉消失,她的激动如被泼了冷水,希望破碎,她痛苦不已。

“时间到了,我们各走各的路,是活在这个世上好还是死了好,只有神知道答案。”轻柔的声音如黄鹂一般响起,女人说的是希腊语,顾宝宝恰好懂希腊语。

她乍一听,仿佛是仙女在她耳边说着真理。

顾宝宝侧头看去,是那名出色的女子,她捧着一本《苏格拉底哲学》,她刚刚说的是苏格拉底的名言。她察觉到顾宝宝看着她,她也侧头看过去,轻轻一笑。

一股清新温柔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令人安心的沉静,这个女子身上仿佛带着远古时代的宁静,令人觉得全世界都为她一个人安静下来,所有的浮华都从她身边飞掠过去。

时间到了,我们各走各的路,是活在这个世上好还是死了好,只有神知道答案——苏格拉底。这句话她听说过,她也喜欢哲学的句子,林林好动,她常在林林床边讲哲学,希望林林能够沉静下来。

这句话,她给林林念过。

*

【求金牌】——如果大家觉得前妻写得不错,大家就投金牌支持吧,这是我的动力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