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960 (金牌加更)章节 叶非墨

960 (金牌加更)章节

叶非墨握住温暖的手,看着墨晨和顾宝宝,他不禁庆幸,庆幸温暖深爱着他,能原谅所有的伤害,能原谅所有的不安,能体谅所有的恐惧。温暖也害怕这样的环境,温暖也怕孩子们出事,也怕他有一天会出事,可叶家毕竟和墨家不一样,如今他的重心在安宁国际,并非龙门,龙门事务多半是林家和唐家负责,他更注重在安宁取得的成就。温暖足够爱他,所以一直不离不弃。

然而,顾宝宝却不爱墨晨,所以一旦出事,她不会顾及墨晨,只会照顾自己的孩子们,想到孩子们的安全,这就是他们最大的不同。

其实,并非是谁的错,只是大家的世界不一样,温暖和顾宝宝的世界是单纯美好的,没有一点杂质,这样单纯的环境也就造成了美好的性格。

她们没法接受他如他们这样的黑暗世界。

他毕竟比墨晨要幸运得多。

真的幸运太多了。

墨晨和顾宝宝,只怕是有缘无分。

顾宝宝愿意说话,已代表她愿意走出来,只是能走多久,这就不是大家能都预料得到的。墨晨心中哀伤,艾薇儿不忍心,带墨晨到对面的商店去走一走,她有话想和墨晨说。

“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森森会失语?”

墨晨摇摇头,他对顾宝宝所知甚少,他只是知道森森有一天突然失语,却不知道为什么,顾宝宝从来不说,他本想等着他们感情渐入佳境的时候再问她。

没想到,出了意外。

艾薇儿说,“有一天晚上,有一名变态杀手敲开宝宝的家门,那是一名心里变态的杀手,他把宝宝绑起来,用胶布封住宝宝的嘴巴,打算先奸后杀,顾宝宝一直挣扎着让孩子们离开,变态杀手见孩子们都小,没理会他们,他打算侵犯宝宝时,森森从厨房拿了一把刀子,把他的刺伤了。那人吃痛,木木按住他的头,森森用刀割破他的喉咙。那是森森第一次杀手,为了救他的妈妈,那么小的孩子,体内却隐藏着黑暗暴力的因子,宝宝吓坏了,孩子也吓坏了。森森看着他的血不断地流淌,吓得晕过去,宝宝当时也吓得六神无主,又不敢报警。怕惹来麻烦,因为这变态杀手是镇上富户人家,宝宝得罪不起,如果被人告发,最后他的家人一定会报复。所以宝宝把和木木把他的尸体埋在后院。他们不敢离开,不敢卖了房子,怕别的人住进来发现尸体,发现真想,最后报复。这么多年,他们母子都住在藏有尸体的小别墅里,不敢离开。森森从那以后就一直失语,宝宝害怕极了,她以为自己失去了森森,她跑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心理医生都医不好森森的病。宝宝再也经不起折腾,林林死了,对她的刺激太大了。墨晨,你放过她吧,别再让她受折磨了。”

艾薇儿很心疼顾宝宝,养大几个孩子不容易,突然失去了一个心中难免伤痛,没法说出自己的感觉,艾薇儿也希望顾宝宝能带孩子们回法国,平静地生活,慢慢地走出阴影。

或许,交给时间,一切都会痊愈。

任何伤痛,任何悔恨,总会有过去的一天,如果过不去,只有一个原因,时间不够长。

所以墨晨,请给宝宝一些时间。

墨晨想起曾经的自己,他想过,如果相遇时,顾宝宝有了情人,不管如何,他一定会夺回顾宝宝,哪怕是她害怕他,哪怕是她拒绝他,用强的他也要锁住顾宝宝。

如果不用极端的法子,根本留不住像顾宝宝这样的人,可他如今却舍不得,舍不得在她心中再撒一把盐。

温暖走到顾宝宝身边,和她并排坐着,森森和木木在一旁和顾宝宝说话,减轻顾宝宝心中的伤痛,温暖看着顾宝宝,轻声说道,“真的打算回法国了吗?”

顾宝宝点头,“嗯,等我身体好一些,我就带孩子们回去。”

“宝宝,我曾经也有过和你一样的经历,也有过和你一样的挣扎,也曾经想离开我的丈夫,可我最后还是留下来,我希望你也能得到希望,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忘记所有不愉快的事情,过去的事情我们不可以忘记,但是,一定要放下,特别是悲伤绝望的故事,留在我们心里偶尔伤感,可若是放不下,这辈子都不会快乐,木木和森森也不会快乐。”温暖温柔地说,其实一样的道理,安慰别人都能说得头头是道,自己不一定清楚。

其实道理顾宝宝都懂,只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你知道吗?墨晨很爱你。”温暖轻声说,“他从小就爱上你,一直等你这么多年。”

“那不是爱情。”顾宝宝淡淡说,“那并非爱情。”

“如果不是爱情,那是什么?”温暖笑问,“我多希望有人从我十岁的时候就默默地爱着我,哪怕我不在他身边,他也能记住我,用他自己的方式爱我十年,这是不可多得的缘分,你说这不是爱情,可除了爱情,有什么能让一个男人等你这么多年?”

“他等我,只是遇不到合适的,并不是为了我。”顾宝宝说,始终无动于衷,她已经无法面对墨晨。

温暖说,“如果曾经有一个人为了你而等待,不管是十年还是十个月,你都不要轻率拒绝。这世间的缘分并不像空气那样廉价,再平凡不过的相遇与相识,亦是前世的修行在今生的回报。在亲情以外,没有谁人能够轻易而又不求回报地为一个人付出一段寂寞的等待。”

前世的修行在今生的回报吗?

顾宝宝微微蹙眉,她和墨晨,还有可能吗?

她苦涩一笑,不可能了。

真的不可能了。

她无法放下林林的死,至少现在不能。

*

【求金牌】【求金牌】——加更了哦,今天要参加婚礼,整天都陪嫁,很忙滴,凌晨那一更推迟到9点,明天依然会加油更新,大家多多用金牌鼓励晓晓哟,这是我的动力ing。

961

<;>

墨晨想过强迫顾宝宝,他真的如此想过,强迫她留在他身边,强迫和他结婚,他有自信,他一定能让顾宝宝忘记林林的死亡,他有自信,他能让顾宝宝生活得相符,他真的相信,有一天,顾宝宝会为了他悲欢喜乐,绝不是今天这样轻言离弃。大文学然而看到顾宝宝绝望的神色,墨晨有多少阴暗心理都被慢慢地压下去。

舍不得。

万般舍不得,舍不得她在失去孩子后,还要经历这样的悲伤,他那么强烈的爱情,她害怕。

强迫和乞求来的爱情不牢固,必然会以破裂为结局,他不想他和顾宝宝也有这样破裂的结局。

“宝宝,我放你走。”墨晨送顾宝宝到机场时,如是说,从那天回来后,他没有和顾宝宝说过一句话,总是默默地陪着她,远远地陪着她,不敢靠近,他也不敢和孩子们靠近。木木排斥他,森森对他也冷淡,这两孩子对什么都很冷淡,在他们在字典里,亲情仅限于他们和顾宝宝,他被排除在外。墨晨很喜欢孩子们,可他知道,这时候孩子们是不会接受他的,所以他放他们走,离开罗马。大文学

接下来会有大规模的报复行动,他也不希望有一天,敌人拿着枪指着顾宝宝和孩子们的头和他说,放下武器,不然就杀了他们。这样的画面他也接受不了,所以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他需要时间,顾宝宝也需要时间。

他们都需要时间,走出这片阴影。

顾宝宝看着他,表情没什么起伏,仿佛墨晨做什么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他说他的,她听她的,具体说什么,他也有些模糊。放她离开,是他最好的选择。

“我可以去看孩子们吗?”墨晨问,不卑不亢,仿佛恢复了温润如玉的墨二公子,言谈举止都有一种淡淡的疏离和温和,并不灼热。

顾宝宝说离开,他同意,于是他们就保持着一段距离,眼前的女孩排斥他,他也不宜再用深情的面容看着她,为她着想才是他的温柔。

顾宝宝点头,她并不是蛮不讲理的人,虽然离开罗马,拒绝接受林林的死,可墨晨毕竟是她孩子们的父亲,她总会让他有探视的权力。

木木本想说不需要你来看我们,念头一转,最终却没有说。大文学

墨晨和艾薇儿说,“回去后,你告诉宝宝,后院的尸体我已经派人处理,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查出来,让她别再担心。”

艾薇儿惊讶地看着他,墨晨说,“院子里总有一具尸体,对他们母子都不好,回去以后告诉她,没事了,如果想换房子,那就换了,但是,别躲着我就好。”

“我知道了。”艾薇儿说,目光忍不住看向远处的顾宝宝,她的目光一直看着机场外面,似乎等着一个奇迹,等着林林喊着妈妈跑来,她要带着林林回家。

可直到提示登机,她都没有看到林林。

顾宝宝的脸藏在阴影中,淡淡默默,一片失落和悲伤,墨晨的心如被什么扎似的,疼得无以复加,本以为他能给他们一个幸福的家,他一直如此深信着,没想到,他给她的,却是失落和悲伤。现实和理想真的差距太大吗?墨晨心中涌起了深深的无力感,宝宝至今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过他,她对他失望了吧。

怪不得,无法面对,若是他,怕也是无法面对。

宝宝,我放你走。

我给你两年时间,走出这个阴影,两年后,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重新把你追回来,哪怕是强迫,哪怕不择手段,我都不会再让你逃。

顾宝宝的性格让他束手无策,如果不是极端的法子,他根本留不住顾宝宝,可如今,经历丧子之痛的她,他舍不得逼迫,爱情也需要手段的,手段却要分时段。

墨晨走到木木和森森面前,一手拉着一个孩子,木木有些排斥,想要挣开,墨晨却用力地握住两个儿子的手,木木恐怕是看到他脸上的悲伤,有些小小的不忍心,不管多冷酷的孩子,仍是孩子,总有一些柔软的心肠。

“木木,森森,爹地对你们很抱歉。”墨晨轻声说,语气悲伤又诚恳,“爹地本想给你们一个家,本想给你们妈妈幸福,只是变故发生太快,爹地来不及处理。爹地对你们真的很抱歉,爹地现在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要给林林报仇,你们先帮爹地照顾好妈妈。”

森森看着他,欲言又止,似乎想问他什么来找他们,木木倒是没表情,墨晨似乎看出森森的心思,微微一笑,“不会很久的,爹地不是不要妈妈和你们,等爹地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爹地就去陪你们,永远不会离开你们,不管你们妈妈是不是不想和爹地在一起,爹地都会陪你们。在此之前,你们要好好照顾妈妈,帮爹地照顾好妈妈,别让她晚上一个人偷偷地哭。”

木木蹙蹙眉,本想说妈妈是我们的,不用你说我们也会照顾好妈妈,可他看墨晨的表情便不说话了,或许,离别的时候,人的情绪总是那么的复杂。

与其说失望,不如说渴望。

木木毕竟只是孩子,他也渴望一个完整的家,不然当初就不会带着妈妈和森森来罗马,当初他是希望墨晨能给他们一个家,如今要分开,越发觉得墨晨的好。

孩子是最敏感的生物,谁对他们好,他们心中是非常清楚的。

顾宝宝和艾薇儿最终带着木木和森森上了飞机,墨晨看着飞机掠过长空,眼角微微湿润,他的宝宝和孩子,又一次离他而去。

墨晨眯起眼睛,他相信,不久以前,他和孩子们又会再一次相遇的,到时候,他再也不会放开宝宝的手,不会再这么任由宝宝从他的生命中走开,不管是什么理由都好,再也不会让她走。

962

中东,黎巴嫩。

最近的中东,总是狂风暴雨,雷鸣闪电,仿佛天都知道,人间正在酝酿着一场惨剧,特别是黎巴嫩的天空,这几天从未放晴过,叶宁远心中一直不安,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他和许诺目前在中东主持中东局势,正和英国的周慕寒策划反击行动,联合罗马的墨晔和墨玦,叶薇和十一。这一次反击,叶宁远把北美的龙门排除在外,毕竟是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的事情,龙门必须置身事外,免得多生事端,且如今叶家涉及龙门的黑道生意很少,多是唐家和林家在处理,叶宁远也不便调动龙门力量,且对付一个m2,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足矣。

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很奇怪,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无奈,叶宁远这几天很失落,他和叶可岚十几年的父女之缘,竟然如此之短暂,这让他觉得很心痛和无奈。海蓝没死的时候,他曾经想着,哪一天他结婚,海蓝一定是最漂亮的伴娘,有一天他会看着爹地把牵着海蓝的手,把她交给最爱他的人手里。

可岚出生的时候,他以为这上天给他的补偿,让他补偿曾经对妹妹的亏欠,所以他对可岚可以说是溺爱的,毫无理由的溺爱,没有丝毫的理智可言。在他看来,女儿是宝,儿子是草,对儿子严厉,对女儿溺爱,虽然溺爱之下的可岚也非常争气。前年可岚偷偷和他说,爹地,我好像喜欢一个人了。

他问她喜欢谁,叶可岚没有说。

叶宁远觉得十分惆怅,原来女儿大了,有了自己的秘密,有了自己的感情世界,她有了自己喜爱的人,他突然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惆怅,一想到某一个臭小子会占据他女儿的全部心思,他就生出一种类似于嫉妒的心思。不舍得把女儿交给另外一个男人呵护,他觉得世上没有男人比他更疼爱女儿。

没想到,后来可岚有一段时间心情很不好,有一天突然回家,扑在他怀里,神色看起来很难受,叶三少在一旁问是不是失恋了?可岚没回答,只是在他怀里休息,最后睡着了。

小可岚有了心事,受了伤就跑回家,知道爹地妈咪是她最坚强的港湾,知道爹地妈咪会给她最无私的疼爱和呵护,他猜一定是那个臭小子伤害了他宝贝的心,叶宁远有一种老子不灭了你就不姓叶的冲动。

他女儿漂亮,能干,机智又可爱,叶宁远觉得除了安雅和许诺,他女儿是世上第三好的女人,竟然有人这么不识货,敢伤害他的女儿,简直不要命了。

后来安雅说,人家小孩子的事,你掺和什么,爱情里,谁不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随缘去。叶宁远这才没有去挑了女儿心上人的脚筋。

如今女儿死了,他心中堵得慌。

半空飞机被击落爆炸破碎,可岚根本不可能有命活下来,他能残酷地模拟出那样的画面,然后模拟出所有第一恐怖组织所教给他的高空逃离计划,一遍又一遍,残酷又带着希望。

希望可岚能逃生,然而所有的他所知道的知识都不足以让可岚在这样的情况下逃命,她没有机会,他连祭奠女儿的机会都没有。他曾经以为,结婚这么多年,许诺又不喜欢他大开杀戒,他已经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杀气和暗黑气息,人都变得平和,如今可岚一死,他才知道,人在黑道,一辈子都无法脱离这种暗黑,普通人那种希望无大错,宽容原谅的性格在他身上没有体现。

他要m2为可岚陪葬!

许诺的手搭上他的肩膀,叶宁远抬头,许诺微微一笑,“石头,别太苛责自己。”

叶宁远握住许诺的手,把妻子牵到自己腿上坐着,他把头撑在许诺的肩膀上,这样的动作代表了多少眷恋他自己都不清楚,“诺诺,如果当初我听你的话也许可岚就不会死。”

当年许诺并不答应可岚加入第一恐怖组织,可岚很喜欢画画,许诺希望可岚有自保能力后,能发展自己的兴趣,当一名画家,或许做什么都可以,哪怕什么都不做,叶家可有足够的金钱足够可岚过上富二代的生活,随便她怎么奢侈都可以。只要不进第一恐怖组织。

女孩子和男孩子是不一样的,没有几个人能像叶薇和十一,适应第一恐怖组织那么多年,许诺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平平安安,平平淡淡一辈子。

叶非墨都可以,叶可岚自然可以。

然而,叶宁远的意思却是让叶可岚自己选择,可岚自幼在第一恐怖组织受训,自然喜欢第一恐怖组织的氛围,当然希望加入第一恐怖组织。

许诺想组织,叶宁远也是有私心,后来便随了叶可岚。

“这是可岚的选择,和你有什么关系?”许诺轻声说道,“选择这条路,生死也便看得透,我不怪你,可岚更不会怪你,你也不必怪自己。”

叶宁远苦涩一笑,眼圈微微湿润,“我是真心后悔了。”

许诺把他轻轻地拥在怀里,给予他无声的安慰,叶宁远一个人沉浸在悲苦中,堵得慌,许诺轻吻他的唇,柔声说,“石头,我爱你。”

叶宁远轻笑,心中一股暖暖的感动。

他这辈子从许诺嘴里听到我爱你这三个字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是脸皮薄的人,说不出太肉麻的话,英文说我爱你都不可能,更被说中文这么肉麻兮兮的。他无数次哄着许诺说爱他,哪怕知道许诺爱他,可听她说感觉总是不同的,可几乎每次都宣告失败。

他的诺诺,沈默寡言,却如初见一般,最懂他。

这一刻却取悦了他的心,冲淡了他的丧女之痛。

许诺低下身子看着他,“石头,等这件事了结,我陪你到忘忧岛上住一段日子。”

【求金牌】【求金牌】

963 全世界只有你和我

忘忧岛是叶宁远的疗伤之地,哪怕许诺已活着,这么多年都在他身边陪着他,心情不好时,他总喜欢去忘忧岛,忘忧岛这名字仿佛是为了他为取,这么多年成了习惯,早就融入他们的生活之中。

叶宁远点头,他已经有两年没带许诺去忘忧岛住了。

这一次,怕是要住上很长一段时间。

许诺轻声道,“我们要怎么和爹地,妈咪说这个噩耗?”

叶三少和程安雅至今都不知道叶可岚出了事,叶宁远脸色一暗,呼吸顿时不畅,是啊,他要怎么和爹地妈咪说可岚死了?这样的噩耗,他们能接受吗?

他们已经经历过失去海蓝的痛苦,又要他们经历一次失去可岚的痛苦,叶宁远于心不忍,然而,这样的消息是瞒不住的,如何瞒得住?

再加上如今半疯癫的儿子,叶宁远觉得自己这一生还没有此般无助过。

“去看看天宇吧,整天在下面足不出户,再这么下去,人不人鬼不鬼。”叶宁远说道,推了推许诺,“去看看他吧,你的话他会听的。”

“显然现在谁的话他都不听。”许诺说道,她已经去看过叶天宇很多次了,都被天宇的沉默打败,她对天宇毫无办法,不管她说什么,天宇都无动于衷。

黑面,白面和红面都当过了,叶天宇的神经如同死了一般,天天陪着温静的尸体,怎么看都很恐怖,她一直以为叶天宇是天底下最无心的人,如今她改变了想法。

他是天底下最无心的人,也是天底下最有心的人。

他所有的爱都奉献给一名叫温静的女孩,旁人的喜怒哀乐似乎干扰不到他,哪怕是他的爹地和妈咪。

这样的认知让许诺心情极其复杂。

叶宁远起身,许诺慌忙拉住他,“算了,随他去吧。”

若是叶宁远下去,父子两人又要大打出手,这几天已打过三次,许诺不想看到他们动手。

“这臭小子,他要颓废到什么时候?”

许诺突然问,“石头,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你面前,你会如何?”

叶宁远浑身一凉,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慌忙抓住许诺的手,“不会的,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你一定会在我身边,这辈子都不会离开。”

许诺说,“其实一辈子很短,有人的一天就是一辈子,有人的十年是一辈子,有人的百年才是一辈子,石头,你对我而言,一天就是一辈子。”

所以,哪怕离开了他,她也无怨无悔,了无遗憾。

可石头会怎么样呢,是不是也会疯狂?

叶宁远突然抱住她,“别说这样的话,诺诺,别说。”

“所以,别去苛责天宇了。”许诺轻声说,又带着几分心酸,“你们父子都一样,温静和他的这两年,可能是我们儿子唯一的一生一世,就让他好好祭奠这一辈子吧,他可能再也不会有笑容。”

叶宁远被许诺说服了,同样的心酸泛上心头,疼痛得无以复加。

“内奸的事情查得如何?”叶宁远问。

许诺眼睛一眯,一抹杀气掠过许诺的眼睛,她沉声说,“有眉目了,但是,我有别的想法。”

“说说看。”

许诺看了叶宁远一眼,轻声说,“内奸绝对不能放过,我会让她死得很悲惨,只是,这罪名仍然让温静来扛着吧,不要让天宇知道,我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局面扭转,杀一个人,不算难事。”

叶宁远看着许诺,她言下之意,内奸并非是温静?

可为什么?

许诺说,“我知道这样很对不起温静,也对不起温暖,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妥当,若有一天天宇知道了真相,说不定会对我动手。只是,石头,我已经失去了女儿,我不想失去儿子。天宇以为温静是内奸,人都被他逼死,如果知道温静是冤枉的,他该怎么承受得住?岂不是要殉情相陪,我不能也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就让天宇以为是温静做的吧,最起码天宇心中的负担能少一些,不会因为愧疚而逼死自己。”

说出这些话,许诺心中也难受。

叶宁远并不赞同这样欺瞒,天宇做了错事,就必须承担后果,哪怕是如此惨烈的后果,否则,他以后如何成长,这是血的教训,是成大的代价。

若是隐瞒了他,天宇怎么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许诺和叶宁远显然从两个方面来考虑问题,他们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许诺失去了女儿,只想保住儿子,叶宁远却像让天宇知道真相,让他明白,成长的代价,让他知道,一时冲动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惨剧,这能让他以后的路走得更成熟。

夫妻两人正相持不下,范圆圆突然惊慌地跑来禀告,“黑j不见了。”

这几天,叶天宇一直守着温静,突然不见了,众人都吃了一惊,叶宁远和许诺慌忙跑到地下室去,叶天宇是个疯子,显然把自己的卧室搬到了冷藏室旁边,只为了陪着温静。

温静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也是绿色的衣裙,却换了一个款式。除了换了衣服,温静的身体旁边,还有两朵代表了爱情的红玫瑰,鲜艳得那么耀眼。

在古希腊,一位爱与美的女神阿芙罗狄蒂爱上了美少年阿多尼斯神,有一天,阿多尼斯出外打猎被野猪咬伤,阿芙罗狄蒂闻讯或,急忙赶到,当她奔向奄奄一息的阿多尼斯时,却在匆忙中不小心一脚踩在白玫瑰上,白玫瑰的刺把女神的脚刺伤了,殷红的鲜血滴落在泥土上。

后来,在女神的鲜血滴落的地方,长出了一簇簇鲜红欲滴的美丽的红玫瑰。

再后来,红玫瑰代表着爱情的传说就这么传开了。

两朵红玫瑰,花语是——全世界只有你和我。

【求金牌】——多少人知道两朵红玫瑰的花语呢?各位姐妹,教会你们一个花语哦,来点金牌奖励吧,一会儿加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