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1014 金牌加更章节 叶非墨

1014 金牌加更章节

卡卡去梳洗,一年多不见自己的模样,竟一点都没变得陌生,除了稍微白皙一些,并无多大变化,无双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卡卡穿上一套休闲服。这里的衣服都是全新的,搬家后无双根据卡卡的喜好重新买的衣服,原来他喜欢的衣服也重新买了一模一样的。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梳洗,他的妻子和女儿在外面等着他,这让他无比的兴奋,刚一醒来突然就有一个女儿,谁的心情都是雀跃的,总算体会到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心疼和遗憾的同时,也有更多的幸福。

卡卡听到海浪的声音,微微一蹙眉,从浴室的窗户看去,只见一片海域,千云岛?

无双在哄着小圆缺,卡卡梳洗后出来,问,“我们在千云岛度假吗?”

无双摇了摇头,把这一年多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卡卡脸色越来越沉,刚得知有女儿的幸福快乐不翼而飞,心情不免沉重起来。

原来他们的婚礼竟然引发了这么多悲剧。

非墨又失去一个孩子,他很伤心吧?

可岚也死了,天宇又如此,林林也死了,那顾宝宝和墨晨怎么办?

无双的手覆盖到他的手背上,“卡卡,别想了,多想无益,只能让时间慢慢地冲淡这一切,我们无能为力,只能接受和宽慰。”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卡卡蹙眉道,“真对不起他们……”

对不起所有死去的兄弟,所有遭受痛苦折磨的兄弟姐妹们。

他一觉不醒,旁人却经受了无法言语的疼痛。

“别想了,快下去吧,妈咪他们还不知道你醒了呢。”无双笑说道,拉着卡卡下楼。

楼下当然是一片振奋和欢乐声,容颜几乎落了泪,总算盼到卡卡清醒,男人们表达感情的方式就含蓄多,但同样的兴奋,持续了好一阵子。

又有小圆缺这个开心宝,何愁没有快乐的声音。

白夜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卡卡清醒了,人是没事了,可心脏还是一个大问题,可只要给他一两年的时间,保证卡卡健康无虞。

这是迟早的问题,他反而轻松了。

一家人快快乐乐,气氛融洽。

容颜把卡卡单独带在一边,轻声叮咛,“以后要对无双好一点,知道吗?这一年多,她不容易,妈咪照顾你都没有她周到细心。”

卡卡温柔地凝视着不远处谈笑风生,又妩媚逼人的妻子,微微一笑,“妈咪,你放心,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会的。”

让无双幸福,对无双好是他结婚前就立下的誓言。

他哪儿舍得让她有一点点委屈。

“孩子们也是,真是便宜爹,一醒来孩子们都能走路了。”容颜笑着打趣,可看到卡卡和无双雨过天晴,她比谁都开心。

卡卡眯起眼睛,有点傻气地重复,“孩子们?”

一个圆缺用不上孩子们吧?

容颜不可思议地看着卡卡,“无双没告诉吗?念痕和圆缺是龙凤胎啊,他在楼上睡午觉呢。”

卡卡的表情有点错愕,他除了还有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

天下不是掉下一个馅饼,是掉下两个大馅饼?

无双见卡卡看过来,目光惊喜,她有点莫名其妙,卡卡走到她面前,“怎么没告诉我,我们还有一个儿子?”

无双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忘记了……”

众人大笑不止。

无双是真的忘记了,原本是想逗着他的,就没说孩子的事情,说了圆缺又说了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气氛多少有点沉重,自然就没说孩子的事情。

再说,迟早会见到的。

卡卡给叶非墨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清醒的喜讯,叶非墨很为他开心,孩子的事情,卡卡表示遗憾,但没和叶非墨说,毕竟都过去一年了,他不想再勾起非墨心中的伤痕。询问了彼此的近况,叶家最近都不太好,叶非墨情绪也有些低落,墨家这边一切都过去了。

除了墨晨和顾宝宝,木木和森森流落在外,已没什么灾难。

卡卡挂了电话,叶薇问,“安雅和宁宁去伦敦了,非墨说了吗?”

卡卡点头,“今天正好到伦敦吧。”

叶薇自言自语,“千云岛也没什么事情,我也想到伦敦看一看,天宇这性子,也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如果宁宁都制不住他,你能有什么办法?”白夜温和地反问,“昨天宁宁才给我打电话商量这件事,依我看,让宁宁和安雅处理吧,如果他们劝说都没有效果,我们去了也没用。”

白夜说的是实话,大家心中都明白,只是担心罢了。

十一愧疚地说,“说起来,安雅和叶三这一年都不好过,可岚没了,天宇又不回家,温暖又和他们生疏了,家不像家。真没想到叶家会弄成这样子,本来是最幸福最美满的家庭。”

叶家人才辈出,叶宁远,叶天宇,叶可岚,这种都算是反人类的天才,天资比墨家的孩子好得太多,他们的智力后天发掘得更多一些,没叶家这样的天生的天才。

可上苍给了他们天赋异禀,同时也给了他们考验和折磨。

可岚也是,天宇也是,叶宁远就更不用说。

叶家一贯多子多孙,事情一出,感觉家里一下子变得淡凉,十一有时候都不敢细想,怕越想越担忧。

叶薇抿着唇角,沉默不语。

容颜笑笑说道,“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们担心也没办法,关键是天宇想通了。”

“天宇这么偏执的性格,想得通才叫奇怪。”

卡卡轻轻地把无双环住,抱在怀里,感觉到无双的温度,心情才稍微平复一些,他都不敢想象,如果他死了,或者是无双死了,他们会不会像天宇这样疯狂。

庆幸的是,他们的命没让老天夺走。

*

【求金牌】——五月金牌最后三天了,各位姐妹,你们手里还有金牌吗?如果还有,请都投给晓晓吧,从月初到月末,不少姐妹一直尽力订阅送礼物,争取许多金牌赠送给我,晓晓真的感激不尽,感谢新老读者陪着晓晓走过一段又一段的路程。这个月我很努力,大家也很努力,我希望这个月金牌能上第一名,不辜负自己,也不辜负许许多多砸金牌和订阅的读者姐妹们。

在此,晓晓衷心地感谢各位兄弟姐妹,请大家帮晓晓一直冲在第一吧,有金牌的姐妹们都投给晓晓吧。

1015

卡卡见到宝贝儿子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小念痕睡着了,他不好去骚扰,叶薇说小公子睡眠不足被人吵醒脾气不太好,这点和无双很相似,所以卡卡即使很想见儿子,也等儿子醒来。

小念痕也是第一次见到醒来的爹地,反应和圆缺一样,都比较新奇,孩子们都不会说话,父子两人之间的交流仅限于心灵上的交流。卡卡无比的满足,一双聪明伶俐的儿女,加上无双,已是他的全部。

“儿子像你。”晚餐后,一家四口在沙滩上玩,卡卡忍不住说道,“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脾性却像我。”

无双赞同他的话,儿子的确是面容像她,性子像卡卡,楚家的男人们,性子都比较绅士,是属于那种把暴力和强悍藏在温柔下的男人。果敢,却不失温柔,是她最喜欢的性子。

“他长大后一定很招女孩子喜欢。”卡卡说道,有一副好皮相,总是好的,人都是喜欢美丽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是好看都讨人喜欢。

这一点无双表示赞同。

他们的样貌,养出来的孩子自然是极好的,圆缺也是如此,圆缺没有念痕这种惊心动魄的精致美貌,却也是一个美人坯子,清丽可爱,一双梨涡更给她增分。

孩子们在沙滩上爬爬走走,小夫妻在树荫下坐着,卡卡搂着妻子,让她说说这一年来她的生活,哪怕是最细小的事情也好,他都想知道。

无双一五一十地和他说,她说,她经常推着他在树荫下散步,竟然让他在树荫下躺着看孩子们玩耍,她在一旁看书,她说,她总喜欢给他说故事,她说,圆缺很喜欢爬到他身上不停地蹦跳……全是一些生活琐事,她和孩子们的小生活。卡卡听得入神,神态温柔,一直握紧着无双的手。

太多的感动和温暖堵在心里,无法诉说,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陪伴着她走过这一年多。

醒来后,一直没有太多时间和无双独处,一来和家人们相聚,很开心,二来,为了一年前死去的人悲伤,来不及和无双说一些什么。再后来是感动于儿女的喜悦中,不可自拔,他最亲密的人,反而放到最后操心。

或许人都是如此,自己最亲密的人,总是那么肆无忌惮地让她等待,因为知道,她永远不会离开,总会等他收拾情绪回头,不管是谁,都是如此。

他看着无双谈笑的侧脸,心中拥满了对她的爱。

他爱上无双的时候,从不曾想过,他会如此深爱。

如果一早知道如此深爱,他一开始就不该逃避,他从小就会把她绑在身边,一起成长,他会占有她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其实日子过得很平淡,我知道你没死,还活着,我相信白夜叔叔一定会让你清醒,所以我很有耐心等待。”无双说道,“总算等到你醒了。”

虽然是圆缺无意中让卡卡清醒,可归根结底是因为白夜这一年多来的努力,不断地给卡卡检查,调养,换了好几个方案,这才让卡卡身体稍微恢复知觉,才会清醒,圆缺只是一个契机罢了。

“如果我永远都不醒呢?”卡卡轻声问,想起来仍然有些后怕。

“我就等你一辈子。”无双坚定地说。

卡卡感动至极,竟不知道该怎么表述心中藏不住的爱,只是不断地亲吻她的眼睛,他爱无双如命,可同时,他最对不起的人也是无双。

等一辈子……

她已经等了他半辈子,他不能让她等一辈子。

下半辈子,他要回报无双更多,更浓烈的爱,让她不后悔这半辈子的等候。

他又何其幸运,今生有一个无双相知相爱。

他和她十指紧扣,卡卡说,“无双,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她一笑,风情妩媚,迷人至极,眉目都带着朦胧的情意,“说过了。”

“我爱你!”

“我知道。”

卡卡轻轻地摇头,“不,你不知道,无双,我很早就爱上你,只是不敢去拥有,我顾虑太多,反而错过了你十年,如果时光倒流,我发觉自己爱上你的那一瞬间就和你求婚,绝不逃避,不管我身体状况怎么样,不管我的生命还剩下几分钟,我都会大声地告诉你,我爱你。”

“如果一开始我就抓住你,你也不会伤心难过十年,我们也不会白白错过十年,我很后悔。”卡卡深情地说,“我后悔让这么好的女孩等我十年,追我十年,我几乎丧失了作为一个男人基本的原则,如果再让你等,我这辈子真的太失败。”

他深爱一名女孩,却让她等候这么多年,终究是他的过失,他的歉疚。

无双,世上有一个你,是我的福气,是我的奇迹。

“卡卡,别这么说。”无双蹙眉,不赞同卡卡的话,“那十年也不算错过,只是暧昧期,人家都说,暧昧期的爱情都是最美好的,我们其实和情人也没差多少,如今回忆起来,毕竟是快乐幸福比悲伤绝望要多,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是如此,回忆起来都那么美好。所以别后悔,相反的,我真的一点都不后悔,如果你察觉喜欢我就和我求婚,我们那么快就在一起,这就太顺理成章,青梅竹马,没有这十年磨合,或许卡卡你不一定会那么珍惜我,或许在你心里,海蓝依然比我重要,我最多只是你第二爱的女人,正因为有这十年,你才能更好地珍惜我,更好地疼惜我,也有这么可爱的一对儿女,所以不要后悔,我们都不要后悔过去,哪怕错失的。”

正因错失过,所以才更珍惜。

没有失去过,何来如今的深情不悔。

——五月金牌最后1天了,手里有金牌的姐妹再不用就过期啦,点一点送金牌,看看还有木有哦,o(n_n)o哈哈~最近会很甜蜜滴……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016

千云岛的日子是悠闲又快乐的,卡卡的身体逐渐恢复健康,无双心情飞扬,快乐得如春天中的黄鹂鸟,这样的快乐幸福传染到每一个人身上。

卡卡沉睡的时候,无双和他便形影不离,如今醒来更是形影不离。第一恐怖组织的时候如今都交给叶天宇,卡卡也不再操心,虽然这么早退下来是有些可惜,然而有妻子和儿女,他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他最重要的一切也不是第一恐怖组织,而是他的妻子和儿女。

他三十余年的生命,其中有一半都献给了第一恐怖组织,剩下的生命,他要好好陪伴他的家人,他的孩子,他的爱人,这才他目前最期盼的。

白夜和苏曼打算先回利雅得,卡卡没醒来,他们两人都在千云岛,已有一段时间没回利雅得,如今卡卡醒来,身体没什么大碍,心脏也没什么大碍,他们想暂时先回去,休息和放松一段时间,卡卡的心脏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他们也不着急,卡卡也不着急。

叶薇和十一十分不舍得,白夜和苏曼这一年多几乎都和他们在一起,本来大家感情就和睦如一家人,乍然分离有些舍不得,楚离和容颜的家在伦敦,可出事后,他们一直都在千云岛,楚离和容颜商量之下,他们也空置伦敦的家,定居千云岛,陪伴无双,卡卡,还有教导无双的一双儿女。

含饴弄孙,不管多强悍的人,到了一定年纪都有这样的心愿。

人之常情。

白夜和苏曼是一早的飞机,众人挥手送别,白夜笑说道,若是有空,让他们到利雅得做客,其实他不用说,这些人也会自动跑过去。

容颜最近开始熬一些中药让卡卡服用,无双和卡卡都很纳闷,这是什么药剂,白夜和苏曼似乎没留下什么药,容颜一笑,她本来就是药剂师,半个中医,调养身体这方面她不比白夜差,不然当年也不会把营养不良的叶薇和十一调养得凹凸有致。

无双素来不喜欢闻中药味,忍不住问,“妈咪,这是什么中药?”

容颜笑说道,“养身的,养身的,端上去给卡卡吧。”

无双好奇之极,等她端上去,叶薇扑哧一声笑说,“我好像闻到鹿茸和虫草的味道……”

容颜,“……”

十一茫然问,“这是什么功效的?”

容颜和叶薇双双扭头看十一,叶薇淡定地说,“补肾壮阳滴……”

十一,“……”

容颜笑眯眯地问,“十一,要不要也端一碗给墨晔?”

十一窘迫说,“他好像不需要啊……”

叶薇大笑,十一瞪她们一眼,问容颜,“你怎么熬这东西给卡卡?”

容颜说,“协调一下无双和卡卡的xing生活质量。”

叶薇说,“简单地说,她觉得卡卡身体虚弱,想要帮他进补一下。”

十一说,“不像啊。”

容颜说,“哎,我这不是还想抱孙子吗?最好无双能再多生几个。”

“那也不用熬这种中药吧,无双好像不知道。”

“不知道才好。”叶薇说,反正卡卡进补的东西不少,端给他就喝,他哪儿知道自己喝的是什么,无双就更不知道了,不过他们这几个当母亲的也足够猥琐的。

当然,这个度她是有分寸的,不会害了儿子。

叶薇眨眨眼问容颜,“怪不得腹黑楚一直都神采奕奕的,哎,没少花心思吧?”

容颜笑得特有范儿,“老婆是中医就是有这好处。”

叶薇,十一,“……”

卡卡对他每天都喝的黑乎乎的东西也很有疑惑,“无双,这是什么东西?”

无双说,“妈咪熬给你的,说是养身的。”

“真难喝。”卡卡喝了之后,忍不住发表言论,无双一笑,把碗端下去。

卡卡睡不着,身体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着,让他的血液都在沸腾翻滚,似乎一定需要些什么来平复一下血液中的骚动,他连续喝了三天中药,效果十分显著,昨天就已有很明显的反应,只是克制了下来。无双翻了一个身子,玉臂横在他腰间,淡淡的馨香扑鼻而来,彻底点燃了他心中的说。

无双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她脸上亲吻,忍不住睁开眼睛,黑影扑面而来,唇舌已被攫住,卡卡灼热的呼吸在鼻尖处扑洒,她忍不住轻颤,双手环住卡卡的脖子……

卡卡醒来也不过三天,他身体一直虚弱,两人一直都没过xing生活,无双原本想等卡卡身子稍微恢复一些和他说,没想到他想要了。

夫妻之间的亲热,自然是十分亲昵的,卡卡娴熟地抚弄她的身体,点燃她的热情,汗水不断从额头低落,落到她白皙的xiong口上,唇舌覆盖下来,含-住ding端盛放的红梅,或重,或轻地吸吮,沙沙哑哑地感慨,“好像变大了……”

无双窘迫,卡卡笑得十分色qing,身为丈夫者,老婆某个部位变大了,他自然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他的动作越来越狂狼,舔-吻她身上每一寸柔嫩的肌肤,无双感觉到的热情,给予最热烈的回应,久违的激情让他们都失控在彼此的眼睛中……

许久没有过夫妻生活的无双在他突然闯进来时有些不适,微微蹙着眉,卡卡心疼地吻着她的唇,“疼吗?”

“不疼……”无双回-吻,修长的双腿缓缓地盘上他的腰,抬起身子迎合和摩擦着他的骄傲,语气也流氓起来,“久违了,小卡卡,好久没和我打招呼了。”

卡卡被无双逗得低吼一声,握住她的手,开始有力地撞击,进出……

一夜沉浮。

本月最后一周哦,姐妹们,金牌不用就要过期啦。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018

温妈妈到伦敦后,去了温静的学校。

温静的学校在伦敦郊外,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是一座古色小镇,学校是第一恐怖组织办的私人学校,并不对外招生,准确来说,这是一所培养第一恐怖组织特工的学校。孩子们先在第一恐怖组织的特工岛上学校武器,杀人技巧,以及体能训练后,便会送到这所学校接受三年的知识系统学习,再回去特工岛检测一次。

以前并没有这样的学校,后来因为知识学校太过系统和凌乱,又要根据特工的个人情况不同针对性学校,需要的老师太多,常年在岛上没有正常的生活太没人性化,于是在伦敦举办了这所学校。

这所学校的老师和管理人员明面上都享受着正常的生活,他们的朋友,家人,甚至是妻子或者丈夫看来,他们的职业就是一名教师。

学校是高中制,三个年级,一个年级几个班,根据学员不同测试分班,但其实教的东西却是系统的,专业的,全反不是高中生学习的内容,就如电子课程,已算是博士的课程。这里哪怕是刚进来的学员,已是大学毕业生的水平。

温静在高三一班,她在这所学校只上一年的课程,其余时间都随着叶天宇,但每隔一个礼拜,她回学校接受一次测试,住两天,叶天宇着实太忙,没空带她的时候,温静也回学校学习。宿舍里还有她的东西,她的课本,她的衣服,她的笔记。

这些全是她的遗物。

程安雅让温妈妈一个人独处,宿舍是单人宿舍,空间隐秘,温妈妈看着女儿的遗物,泪如雨下,书桌上有温静的照片,很意外的,是温静和一名看起来很绅士的男人,两人姿态很亲密,男人的手搂着她的腰,但温静的表情不太好,冰冷冷的,仿佛是被人强硬地逼迫着照的,背景是在爱琴海,他们在游轮上。

温妈妈认识叶天宇,从程安雅隐晦的话中也知道,叶天宇和温静是一对恋人,那照片上的男人又是谁。温妈妈十分难过,温静过世后,这里仿佛没人来过,也没人打扫,幸好没并无灰尘脏乱。书架有很多原文书,哲学,电子,武器设计,温妈妈随意翻了翻,全是很艰涩的原文书,一般人看不懂。

她的女儿,已经能看懂这种书了吗?

衣柜里,她的衣服都好好地挂着,除了有两套夜行衣,其他的衣服都很平常,温妈妈又止不住的泪水,其中有三套裙子还是她硬拉着温静去买的,温静说太花,不喜欢穿,标签都没剪掉,那是出事前不久买的。

温妈妈捂着嘴唇,哭得不能自己。

她在温静宿舍里坐了好久,直到程安雅进来。

温妈妈说,“我想把小静的东西带回去。”

程安雅点头,“可以。”

程安雅让人把箱子送来,她想帮忙收拾,温妈妈却坚持,她要一个人收拾温静的东西,一个人把她的女儿带回家,哪怕是遗物也好。

带不回遗体,把遗物带回去,她总是安心一些。

程安雅没有坚持。

衣服,课本,书本,连被子都收拾进去。

温妈妈打开温静抽屉的时候,看到一把手枪,把她吓了一跳,她忍不住拿起枪,她的女儿抽屉里会有枪?这对普通百姓而言,是很震惊的事情。

温妈妈把枪支收拾到抽屉里,书桌上还有很多枪支图纸,她看得出来都是温静的笔记,除此之外,还有一本日记,温妈妈忍着 眼泪打开,越看越难过,看到最后一页,一丝悲愤爬上她的眼眸。

她忍不住把日记抱在怀里,“小静……”

收拾了温静的遗物,程安雅派人一起送到公寓,叶家的伦敦公寓众多,他们也住公寓,没有住酒店,温妈妈脸色苍白,需要好好休息。

“天宇呢,愿意让我见一见小静吗?”温妈妈问,声音沙哑又冰冷。

程安雅说道,“宁宁去劝他了,你等我消息,好吗?”

温妈妈看了程安雅一眼,点了点头,回到公寓呆呆地坐着,一直坐到深夜,看到程安雅愧疚的眼睛,温妈妈仿佛知道这个结果似的。

一年多都不愿意归还温静,岂会那么容易还回来的。

“他很爱我们家小静吗?”温妈妈问,语调依然很冷。

程安雅点了点头,“是的。”

“那你告诉他,小静有一本日记,都是关于他的,如果他来见我,让我见小静,我就给他,不然我就烧掉,他再也看不到。”温妈妈说,程安雅 一怔,看着那名坐在沙发上,语气冷硬的妇人,在她印象中,温妈妈一直都是温和且谦让的,这样的温妈妈浑身长满了刺,等着刺伤别人。

这就是母爱和愤怒吧。

“好!”程安雅说。

半个小时候,叶天宇出现在公寓,从总部过来要四十分钟的车程,他三十分钟就到了,人看起来很狼狈,鼻青脸肿,似乎被人揍过。

能把叶天宇打成这样的,除了叶宁远就没人了。

程安雅见了叶天宇,他失神地走过来,在夜色中阴冷如魔,身上黑色的风衣招摇得妖冶,唇角的鲜血更显得嗜血,她来伦敦也是第一次见叶天宇,或许说,出事后第一次见叶天宇。她的孙子仿佛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变得她几乎都不认识,这位是一年多前她幽默风趣的天宇吗?

她竟一点都认不出来了。

她原本想要教训他,可看到这模样的叶天宇,一丝冰冷袭上心头,她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看着叶天宇如鬼魅般走近。

“天宇……”程安雅喉咙艰涩地吐出一个名字,你还是我们的天宇吗?

今天是月末,最后一天哦,姐妹们,金牌不用就要过期啦,感激从月末一直支持过来的读者姐妹们,集体么么一个ing。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019

叶天宇站在温妈妈面前,面无表情,温妈妈的眼睛浮起愤怒,双手握得紧紧的,她见过叶天宇几次,温暖和叶非墨结婚前两家人在一起吃过几次饭,后来在婚礼上也见过一次,她一直以为这孩子是温和有礼,十分绅士的孩子,没想到却做出这样天理不容的事情。

他和温静相爱没有错,温静死了,责任在他,可也不全然怪罪他,可他不该不顾及年迈的他们,伤害他们的心灵,不让温静入土为安,这就十分不应该。

如今站在她面前的男孩,已不是当初她所见到的大男孩,两年前的叶天宇还带着一股稚气,稚气未脱,总是温温和和地笑着,她在温暖的婚礼上还看见他和温静打闹。

如今的他,的确脱胎换骨了。

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哪怕对着程安雅,他也没了笑容,整个绷紧得如站在悬崖上绝望的人,稍微被人一刺激便会全然崩溃。

温妈妈相信,他的确真的很爱温静。

若不爱,不会有这样干枯的眼神,仿佛千万年不曾有水流过的河床,绝望得没有色彩。

“我要见温静。”温妈妈说。

叶天宇声音如一年不曾开口说话的人,沙哑得难听,“可以。”

“把温静还给我,我要带她回家。”温妈妈说道,极力忍耐着想要打他的冲动,这孩子已得到最大的惩罚,她不必再动手,他已被命运惩罚,一辈子禁锢在悲伤和绝望之中。

“不行!”叶天宇微微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温妈妈,不说理由,也不说任何话,一句不行就堵死了温妈妈所有的退路,温妈妈愤怒地站起来。

“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行?温静是我女儿,她是我养了十八年的亲生女儿,是我给了她生命,我抚养她长大成人,她是我的宝贝,她死了,我只想带她回家好好安葬,我只想让她的魂魄回到家里,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行?”温妈妈因为愤怒而颤抖,眼睛含泪。

“不行!”叶天宇说道,直直地看着温妈妈的眼睛,他说不行,就是不行,否则他早就让温静回家了,他不能让温静离开他,哪怕是尸体,也不行。

没有温静在身边,他无法呼吸。

“叶天宇,你不要太过分!”温妈妈怒声说,厉吼道,“小静死了,她死了你知不知道?”

他真是变态吗?

他疯了吗?

连一具尸体也要占有。

一位母亲要承认孩子死亡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然而,这样的悲哀却抵不过叶天宇眼眸中的执着,他不想和温妈妈谈乱这个不可能的问题,转问,“她的日记在哪儿?”

温妈妈捂着心口,被他气得几乎无法顺畅呼吸。

叶天宇,你究竟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如此理直气壮地对她索要,甚至连一句道歉的话都不曾说过。

程安雅在一旁看得很着急,忍不住道,“天宇,不许无礼。”

他的礼仪,他的教养,似乎都抛诸脑后,已不知道在哪儿了。

温妈妈说,“你不把温静还给我,我就不把日记给你。”

叶天宇的目光凌厉又无情,“我多的是办法拿到你手里的日记,这个条件无法谈,我只允许你看她一眼,其他的,没有可能。”

温妈妈被这样凌厉的目光看得浑身冰冷,一个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凌厉的目光,如激光要穿透人的胸膛,把人变成尸体,冷得她不敢对视。

温妈妈毕竟不是黑道上的人,一名普通百姓和叶天宇这种纯黑道上王者在气场上是无法比拟的,程安雅暗暗叹息,天宇啊天宇,你真是要把人给彻底得罪了吗?

“日记给我!”叶天宇冷硬地说,狠意毕露,“否则你连见她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温妈妈被他气得头昏,身子摇摇晃晃几乎要摔倒,程安雅赶紧过去扶着她,厉声道,“天宇,你放肆!”

叶天宇微微蹙眉,低垂了眉目。

程安雅安抚着温妈妈的情绪,温妈妈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叶天宇再一次问,“日记呢?”

他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日记,温静的日记。

若是没有这本日记,他根本就不会来。

至于让温妈妈见温静一面,他想都不曾想过,他怕温妈妈见了温静,会强硬带走温静,情绪失控而他的家人无法控制,他怕他爹地真的会强抢温静的尸体。

他不想不曾想过温家的父母,只是怕他们带走温静,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拥有温静,温静也不想留在他身边,可他就是要温静留下来。

他需要。

他需要温静。

人总是失去后才知道珍惜。

若只是失之交臂,他们尚且能有再聚前缘,可生死相隔,今生已不可能,至少,她也要陪他到老,就这么陪着他,能活多久是多久。

等他死后,同葬一起。

温妈妈道,“叶天宇,希望你以后有女儿,希望你以后能明白我今天的心情。”

明白这种女儿死了,连见面都见不到的绝望。

程安雅悲痛,咬牙看着叶天宇,叶天宇微微低垂着眉目,“我不会有女儿,我的妻子死了,我再也不会有妻子,也不会有女儿。”

“你这一辈子还很长,别说得这么笃定。”温妈妈说,“阿静不会陪你一辈子,等你再过几年就慢慢地淡忘了她,遇到更好的女孩子,你怎么可能还记得我可能的女儿,既然如此,何不让她回到我们身边来,她也不会再妨碍到你的幸福。”

叶天宇说,“那您等着看。”

温妈妈沉默下来,终究选了折中的法子,“你带我去看温静,我把日记给你。”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