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1022章节 金牌加更 叶非墨

1022章节 金牌加更

叶天宇迅速被送进第一恐怖组织急诊室,幸好是在伦敦,顶尖的医生都在伦敦总部,一出事叶宁远就立刻送叶天宇送医,因为子弹射中胰脏部位,因为子弹冲击力造成叶天宇休克,血水堵塞呼吸道而造成窒息现象,刻不容缓,程安雅心疼至极,陪着叶宁远等在手术室外面。

没有人想到,温妈妈会开枪。

更没有人想到,温妈妈会有枪。

她哪儿来的枪?

她是一名平和的普通妇女,这辈子都没做过坏事,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连路边的动物流浪都心疼的女人,竟然会举起手枪,朝别人开枪。

枪支于她,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产物,是她这辈子只能在电影上看到的道具,没有人想到,这样的她会开枪,会杀人。

温妈妈失神了一会儿,脸色苍白至极,程安雅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如果叶天宇死了,他们该如何面对彼此,该如何面对这所有的一切悲剧。

“枪是温静的,我从她的宿舍拿的。”温妈妈说,叶宁远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轻声说道,“天宇曾经打过温静四枪,他挨你一枪是应该的,你要是觉得不解恨,再补上三枪也可以,我们不会怪你。”

他的声音那么的平静,温妈妈却无动于衷,叶宁远说,“可以把枪支给我看一看吗?”

温妈妈把手枪给了叶宁远,叶天宇送进去前已出现窒息和休克状态,看模样定然伤到了胰脏,一般子弹打中腹部必死无疑,叶宁远对所有人都瞒下一件事。那天就算温静不跳下瞭望塔,她也活不了了。因为叶天宇在她小腹上那一枪虽然已避开了要害,他瞄得很准,然而近距离的射杀,叶天宇的手枪是口径7mm的左轮手枪,威力惊人,子弹陷入体内后旋转造成体内胰脏和肝脏大面积出血,破裂,比打中动脉都要恐怖,必死无疑。温静暂时被救活,只是暂时,因为高超的医术能保持她一口气,如果她没跳下瞭望塔,她也会因为叶天宇这一致命的一枪而死。

他让医生们对叶天宇瞒下这个消息,其实温静的确是叶天宇所杀,只是她跳下瞭望塔,很多人把死亡归结在她自杀之上,或许温静是知道自己活不了,才会跳下瞭望塔。

究竟是叶天宇杀死自己,还是自己跳下瞭望塔能更让叶天宇接受,可能只是温静自己的选择问题。叶宁远怕叶天宇知道这个消息更崩溃,虽然温静这么死和他亲手杀死已没什么区别,可背后的意义却大不一样,这也是为什么温妈妈射杀叶天宇,他没有任何怨言。

他没资格。

人家女儿之所以选择这么惨烈的方式死亡,或许带了报复的意思,可如果真正研究她的心理,又并非全然为了报复。

叶天宇被送进急诊室,他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不管儿子犯了什么错,他终究是不希望儿子死亡的,看着枪支,或许他心里会更有数一些。

程安雅留着眼泪,握住温妈妈的手,“如果天宇这一次侥幸不死,你就原谅他,好不好?”

她知道,叶天宇是凶多吉少。

温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程安雅,程安雅重复问,“被手枪近距离射中小腹,天宇能活命的机会已经很渺茫,如果他能活下来,能不能就原谅他?以他的本事,不可能躲不过你这一枪,他是故意的,让你解气,天宇不擅解释,一直都很偏执,或许他更宁愿死在你身上,去陪温静。或许他早就不想活了,才会站着不动挨你一枪,能不能看在他爱温静的份上,原谅他。”

温妈妈想起她拿着手枪指着叶天宇时,他说过的一句话。

能不能等我看完日记再开枪。

在他心里,死亡和日记,日记竟然占了最重要的分量,这样的爱,太过狂热,太过浓烈,也太过偏执,她不欣赏,温静在日记写道,她教官很厉害,能躲得过子弹,她就不信,他真的能站着不动让她开枪。

她以为,叶天宇只是欺骗她,只是想拿到日记而已,她冲动之下便开了一枪。她这一辈子第一次接触枪支,这枪是温静宿舍里的,温静的枪支设计很完美,且一步一步都标明,怎么开枪看图纸就知道了。她没想到,叶天宇真的会站着不动,让她开枪射杀。

他本来可以躲得过的。

她没有丝毫报复的快意,她失去了女儿,她恨不得找人赔命,可真正若杀了叶天宇,她和杀死她女儿的凶手有什么区别,她如此痛苦,却又把痛苦转嫁到叶家身上,她也成了罪人,一辈子无法走出阴影。

程安雅心疼叶天宇,眼泪流不停,却无法责备温妈妈,只是求她原谅,温妈妈陪着她一起落泪,想到叶天宇的话,他的偏执和深情,温妈妈更是痛苦。如果温静没死,他们该是多好的一对,女儿的日记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充满了对她的教官隐藏的爱。她知道,叶天宇是温静的教官,她知道,他们是相爱的。

“对不起……”温妈妈也崩溃了,手不停地颤抖,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地开枪,是为温静不平,是为温静不公,还是为了测试叶天宇,或许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愤怒。

她说不清了,只知道这样的痛苦,她又转嫁给叶家。

让叶家经历她一样的丧女之痛。

程安雅说,“我知道我们对不起你,可我已经失去可岚了,不想再失去天宇,我也不想我们两家人闹得这么不愉快,也不想非墨和温暖难做人,我想努力解开这一切心结,是不是只有天宇死了,才能解开你心中的仇恨?”

温妈妈摇头,痛苦不已。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
看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多小说资源免费获取~
————————————————————–
1023

叶宁远看着手中的袖珍型手枪,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幸好这只是一支没有成型的手枪,温静是武器高手,设计枪支,组装枪支都是高手。这支袖珍型手枪是仿swimmssmini gun。也口径只有3mm,所有零件都仿他制造,威力并不大。这算是一款收藏型号的手枪,且是公开拍卖的手枪,温静仿造只是为了好玩,她试图改良,做出口径小,但威力恐怖的手枪,然而,还没来得及改造就出了事,哪怕是近距离射击,威力也不及普通手枪的一半。

温妈妈又是第一次开枪,手法不准,威力大减,叶宁远虽然松了一口气,结果却依然要等手术室的结果。

冥冥之中,温静又就了叶天宇一命。

如果这是普通手枪,或者是他们特工常用的7mm口径左轮手枪,一米的近距离射杀,叶天宇哪可能还有命,恐怕当场毙命,幸好是一支没有组装完美的手枪。

程安雅和温妈妈在一旁等结果,温妈妈心中不安至极,倒是祈祷叶天宇能没事,若是有事,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程安雅担忧地看着手术室的灯。

三个小时后,叶天宇被推出来,子弹破坏了胰脏,大面积出血,但输了血浆,且抢救及时,并无生命危险,尚要观察一天,若是平安无事,那便不会有什么事情。

他年轻,身体底子好,这样的枪伤好得也快。

温妈妈一夜无眠,人在公寓中呆呆地坐着,快天亮的时候接到温暖的来电,温妈妈心情很糟糕,温暖问她见到温静了吗,温妈妈突然落了眼泪,告诉温暖她给了叶天宇一颗子弹。温暖听罢,沉默许久,忐忑地问,“他没事吧?”

“医生说今晚撑过就没事了。”

温暖松了一口气,母女两人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温妈妈说,“暖暖,该怎么办?真的不管温静了吗?他连命都不要,一定要温静……”

温暖也无法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只能安慰母亲,不能太难过,她想立刻飞来伦敦看望妈妈,然而却又不方便,温妈妈说,“算了,我认了,就这样吧。”

“妈妈……”

温妈妈挂了电话,流泪到天明,她对不起女儿。

连她的尸体都没法要回来,她真对不起温静。

第二天,叶天宇平安醒来,身体较为虚弱,醒来第一件事就拔掉针管要下床去找温静,把程安雅吓了一跳,慌忙按住他,“你疯了,真的不要命了吗?”

“你们一定带走温静了是不是,是不是?”叶天宇的眼睛藏着少许疯狂,凶狠地瞪着程安雅,见叶宁远进来,更凶狠地瞪着叶宁远。

他猜想,他们一定趁着他昏迷睡着的时候带走了温静。

一定是这样。

“滚回去躺好,没人动温静。”叶宁远冷冷喝道,目光冷厉地看着叶天宇,“瞧瞧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温妈妈一枪没要了你的命,你自己就迫不及待想杀了自己是不是?我告诉你,你要是死了,我把温静还给温静,你和她葬都葬在两个国家,别说在一起了。”

叶天宇怒瞪叶宁远,凶狠得如一头刚出牢笼的猎豹,程安雅朝叶宁远摇头,示意他别刺激叶天宇,,她按着叶天宇休息,“睡吧,等你醒来,还是你熟悉的模样。”

“真的?”

“真的!”

叶天宇微微安心了,躺了回去,叶宁远把针头重新给他插上。

中午,温妈妈来第一恐怖组织总部的医院,叶天宇刚醒来,吃了一点程安雅给他做的粥,因为担心温静,他睡得并不安稳,若不是身体虚弱,他都不无需睡眠。

程安雅见温妈妈来了,露出笑脸,虽然有些尴尬,温妈妈笑得也很勉强,她从包里把日记拿出来,丢给叶天宇,“给你!”

这她打给叶天宇的日记,并不食言。

叶天宇如珠似宝地捧着温静的日记,双手微微颤抖起来,他亲手射杀温静时都不曾见到他如此颤抖过,仿佛脆弱得如水晶,一碰就碎。

温妈妈突然想到一句话,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叶天宇固然可恨,却也可怜。

他毕竟失去了挚爱,永远得不到救赎。

“你一定要照顾好她。”温妈妈说,这已是她最大的让步,看过温静后,特别是完整的温静,哪怕是尸体,她也得到一丝安慰,既然强行要不回温静的尸体,那就折中,让叶天宇陪着温静。她相信,以叶天宇的疯狂和执着,温静会被照顾得很好,哪怕是一具尸体。

她见到强行要问温静的结局,那就是要了叶天宇的命,他宁愿付出生命也不愿意还回温静,还有什么能让他放手?她打了叶天宇一枪,他大难不死,难道真要了他的命吗?这样两败俱伤的结局并不是她想要的,经过这一枪,她更确定,她不能给叶家带来更大的灾难。

她有苦有痛只能自己咽下去,温静的冤屈也只能是冤屈。

爱上叶天宇,被叶天宇爱上,不知道是她女儿的幸运,还是不幸。

“我会的。”

“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你想爱的女孩,请你放了我的女儿,把她送回来,让我们好好安葬,我们一家都很感激你。”温妈妈忍着疼痛说道。

程安雅在一旁默默地落泪,她知道温妈妈是为了他们两家人才同意这样的做法,也是经过一夜的挣扎,仇恨毕竟不能延续,他们是亲戚,总要见面,不能老死不相往来。温静的事情,已经发生,叶天宇这样偏执的个性,宁愿不要命也要温静尸体的偏执,把他们都推向了唯一的选择。

叶天宇知道,不会有这种可能。

所以他没回答。

呜呜呜呜……我对不起你们,23这张我昨天困了等不到12点发表就定时好去睡觉了,一觉醒来才发现我定时成今天凌晨了,最近神游太厉害了,自己面壁去,呜呜……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024

程安雅十分感激温妈妈,温妈妈却没多少言语,这样的伤痛不知道多久才能得到缓解,程安雅却知道,总有一天会过去的,她想陪温妈妈回a市,温妈妈却拒绝了,订了一张去雅典的机票,一个人登上了飞机,她想去散散心,程安雅不放心,打电话给温暖,让她好好询问安慰一番。

温暖知道她妈妈想去找她的亲生妈妈龙秀水,每年她都会去雅典一次,心情不好时也会去一趟雅典,她们都习惯了,知道她去找龙秀水,温暖也稍微放心了一些。

叶天宇捧着温静的日记,一句话都不曾说过,整个人呆呆的,从不曾翻看过一页,只是出神地看着日记的封面,仿佛要把日记看穿。

程安雅心疼,总劝他多休息,叶天宇却听不进,仍然捧着手机看得入神,神色复杂,晦暗不明,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程安雅说,“想看就看吧。”

他摇摇头,只是把日记抱在怀里。

程安雅说,“不然给我,我先帮你看。”

叶天宇摇头,沙哑地开口,“不管好的,坏的,都是阿静留给我的。”

是阿静留给他第二件东西。

程安雅一直很担心叶天宇,怕他出什么事情,总守在病房不愿意离开,叶宁远强制性要求程安雅去休息,“妈咪,去休息吧,他不会有事的,天宇是会接受这个事实,不会出事情,你放心好了。”

“天宇……”

“妈咪,你去睡,他死过几次,如果连这点打击都受不了,他也不配当我儿子。”叶宁远说道,揽着程安雅的肩膀送她回去休息。

病房里只剩下叶天宇一个人,叶天宇落寞地坐着病房里,病房就亮着一盏小黄灯,朦胧的光线笼罩他的身上,带出一种悲凉的色彩。仿佛一名沙漠中行走许久不曾喝水的旅人,失去了希望。

他的世界,一片荒芜。

叶天宇颤抖地打开日记,这是温静留给他的念想,不管写了什么,他都贪婪地阅读,目光不管偏离,怕自己一偏离就会有遗憾。

第一页日记的第一句话便是,我的教官是流氓,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叶天宇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这才是她的阿静,字里行间都有一种朝气和刚气。

他最喜欢她身上这种刚柔并济的气息。

相处这么长时间,她一定对他颇多怨言,刚一开始,总是叫他流氓教官。

在他眼里,温静是标准的良家少女。

叶天宇翻页,缓慢地看着日记,时而微笑,时而悲伤,脸色的表情温柔得几乎能滴出水来,仿佛刚陷入热恋,想着心爱之人的幸福男人。

叶宁远送程安雅回去休息返回病房,隔着门的缝隙看到叶天宇看着日记,时而悲伤,时而快乐,温静死后,他总是一个表情,再无喜怒哀乐。总算又看见儿子脸上出现笑容,哪怕是短暂的,可对一名疼爱儿子的父亲而言,足以安慰他的心。叶宁远轻叹一声,他会没事的。

这本日记,会拯救他的。

他有这样的预感,他不免地感激天上的阿静,冥冥之中,救了他的命,又拯救他干枯的心灵。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叶天宇看得很慢,叶宁远觉得他不会有事,便也回房间休息,叶天宇一个人坐在窗边,整夜都在看着温静的日记。

时而悲伤得颤抖,时而温柔地微笑,看到最后一页,他瞪大了眼睛,手一软,豆大的泪水落在日记上,晕染了日记的字迹,日记从他的手上落下……

叶天宇泪流满面。

落下的日记隐约有一行字,如果他在我生日那天求婚,我就嫁给他。

这是温静最后一篇日记。

是她出事前一个礼拜写的文字,字字都透出一股待嫁女儿的心,叶天宇突然禁不住眼泪,在温静死后第二次,泪流满面,那天她本来是等着他求婚,等着答应嫁给他。

结果呢?

等来他的四枪,等来生命的凋零。

阿静,阿静……

对不起,对不起!

不管多少个对不起,都唤不回他的爱人。

晨光中,叶天宇如油尽灯枯的老人,环抱着自己,哭得不能自己,最能安慰他的人离开了,以后再有悲伤,再有哭泣,他只能这样拥抱自己,却无法安慰他已破碎的心。

叶天宇捡起落下的日记,缓缓地合上,他拔了针头,抱着日记出了病房。

他的房间隔壁就有一个小型的冷藏室,温静就在那里躺着,这是出事后改建的冷藏室,并不大,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香气,保持尸体新鲜度的香气。

温静穿着黑白相间的贴身裙子,如一朵开在黑夜中的花朵,静静地开放着,独自芬芳。

叶天宇缓缓地走到她面前,微微蹲下身子,握住温静已经僵硬的手,他摩擦着温静的手,哽咽的声音带着一种心疼,“阿静,是不是很冷,没关系,我会捂暖你的。”

他温柔地摩擦着她的手,直到她的冰冷吸走他手心的温暖。

“是不是暖和了一点?”他轻声问,俯下身子,亲吻她的额头,温柔的声音带着一丝苦音,“我看完你的日记了,阿静,我都不知道你有写日记的习惯,我以为你什么都写在电脑上呢。”

“阿静,你的字很好看,你小时候写过毛笔字吧,你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我真该死,都没好好地了解你就让你这么走了。”叶天宇温柔地笑起来,“没关系,你等我,我会来找你的。”

“等我一起投胎,下辈子,我会好好疼你,好好爱你,再不会这么伤害你。”

他突然哽咽起来,他的天空落下咸涩的雨,眼泪滴滴落在温静的眼睛里,“一直来不及对你说,我爱你。”

ps“阿静日记的内容这本书中不披露哈。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