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1025章节 千云岛。 叶非墨

1025章节 千云岛。

小圆缺和小念痕走路都算利索了,卡卡和无双几乎每天都陪着他们在沙滩上练习走路,日子过得十分逍遥,墨晨看着他们一家四口,心中羡慕之极。

两年之期已快到了。

他当初给予顾宝宝和孩子们的时间就是两年,两年之后,他会去找他们,不管顾宝宝怎么想,他都要努力地追回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林林的死,给他们之间划上了一道无法抹灭的横沟。他给顾宝宝两年的时间,也给自己两年的时间平复心情,总有一天,他会追回他们。

暂时放手,并不代表放弃。

还有几个月就是两年,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法国,等不到再过几个月,特别是艾薇儿最近给他发的视频,森森参加学校的儿童绘画比赛,得了特等奖,他画是全家福。顾宝宝,三个宝贝,还有他。若没有他,算不上全家福,这副画拿到了儿童比赛的冠军。

画面温馨,幸福,带给人暖暖的感动。

他可以当做这是孩子们给他传达的信息,他们也想念他了,虽然这个想法有点自作多情,可墨晨就忍不住这么想,他这一年来都用skype和孩子们在网上聊天,把他们当成朋友,他们也不知道他是墨晨,他假装自己是八岁的孩子和孩子们沟通感情,他知道森森要参加比赛,他想画全家福,就三个宝贝和顾宝宝。

墨晨当初提议,那爹地呢,总要有爹地,不然怎么算是全家福呢。

没想到森森果然听进去了,把他也滑进去了。琢磨森森的心理不难发现,其实森森是爹地在身边的,不然也不会在网友提议下就画了这样的全家福。

艾薇儿把森森得奖的消息告诉他时,墨晨可高兴坏了,看到他画的这幅画,他更是珍惜,也明白孩子们其实是想念他了,他迫不及待地想去法国。

若不是自己负责的事情还没告一段落,他早就不负责任地走了。

墨遥和墨小白最近也足够逍遥的,墨晨这一年来比较工作狂,黑手党的工作多半是他在负责,卡卡醒来后,无双也恢复了正常工作,墨小白借口他和墨遥没有多少甜蜜时光,于是光明正大地带着墨遥去过二人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把无双和墨晨气得想骂人,说到墨小白没什么休闲时光那纯属扯谈。

他们几个孩子中,墨小白的休闲时光最多了,他的工作都是墨遥在分担,他过得最舒服。

然而,大家都体谅到墨遥的确没什么休闲时光,所以就不和墨小白计较,他们一走就是三四个月,偶尔回千云岛几天又飞走。墨晨最近想去法国,手头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一直想寻找他们的下落,谁知道他们两人双双关了手机,墨晨大呼,墨小白把全家最负责任的男人带坏了。

老大竟然关机?

这让墨晨很受打击。

他们度假几个月,也足够了,竟然还想继续度假,那就有点过分了。于是墨晨动用自己的情报网,查清楚他们的位置,直接命令当地的特工去逮他们。

墨遥也觉得够了,这几个月跟着墨小白从东欧玩到南美,几乎走遍整个欧美大陆,该玩的地方都玩过了,的确该收收心了,就算墨晨没派人逮他们,他也打算和墨小白商量回来继续工作。

墨小白乐不思蜀,不过考虑到墨晨的幸福,两人当然也就甜甜蜜蜜把家还。

一下飞机,墨小白就遭到无双的炮轰,这没良心的东西,竟然丢这么大的工作量给他们就跑了,墨小白理直气壮地反驳,“姐,你都休息一年多了。你一个人休了一年多,我们两个人才休几个月呢。”

无双眯起眼睛,杀气毕露,墨小白弱弱地躲在墨遥身后寻求保护,那古灵精怪的表情逗得无双忍不住轻笑起来,叶薇在远处逗着小念痕,忍不住说,“念痕,咱以后可别学舅舅,知道吗?太孬了……”

小念痕似懂非懂地笑着。

无双说道,“那墨晨呢,你怎么说,人家一直都没休假过,你这个没良心的。”

墨小白趴在墨遥肩膀,“那又不是我的错。”

无限委屈。

墨遥瞥了他一眼,忍不住说,“是我觉得闷想多走走,和他没关系。”

无双默,“老大,拜托,别这么护着他啊,是你的主意才怪。”

无双拍拍小念痕的脸,“小念痕,咱也别学大舅舅哦,太妻管严了,没地位啊。”

小念痕又咯咯地笑。

墨小白趴在墨遥在肩膀上,笑得灿烂又无耻,墨遥撇他一眼,警告他别乐极生悲,墨小白才不管呢,有老大在,他姐动不了他一根汗毛。

无双真的十分鄙视某人。

墨晨说,“你们回来就好,我也该去法国了。”

他一直在太阳伞下看顾宝宝和两个孩子的视频,看得津津有味,这是闲暇时间最大的享受,后天就能见到真人了,不知道宝宝是不是还把他拒之门外。

一想到这里,墨晨有些紧张。

墨小白跑过去,兴冲冲地问,“小哥哥,需不需要我给你支支招?”

墨晨抬头看了看墨小白,说道墨小白,别的不靠谱,可追人招数倒是挺靠谱的,看老大被俘虏得多快啊,不管是失忆,还是完整的老大都逃不过墨小白的手掌心。

无双笑说道,“你别越帮越忙,你以为顾宝宝是老大啊,你一句话就追上了。”

墨遥默,忍不住深深地反省,他真的这么好追吗?一句话就追上了?

容易追上又如何,只要彼此珍惜,相爱,哪又何妨。

今天加更呀,姐妹们,o(n_n)o哈哈哈~e back at 7pm。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026 金牌加更

墨晨说走就走,计划很快,墨遥和墨小白刚回来,简单地做了一些工作交接,他便让机长检查飞机在千云岛的机场等着起飞。容颜和叶薇亲自下厨,准备了一桌很丰盛的晚餐,给他鼓励,让他早点追到老婆,带回孩子,墨晨雄心壮志,这是老子此行的目的,不达目的决不回家。

十一弱弱的说,“话不是这么说,那你追不到宝宝就不回家,那不是要很久都不回家,爹地妈咪会想念你的,你可以回来问问小白怎么追人嘛。”

叶薇笑喷了,十一你要不要这么打击孩子啊。

墨晨虎着脸瞪她,转而又十分委屈,妈咪你也太打击人了。墨晔也闷笑不已,十一完全不觉得自己打击墨晨,这不是很正常的建议吗?

楚离笑说道,“好了,好了,说不定他一个月就把宝宝和宝贝们都带回来了。”

墨晨点头,他也觉得。

期限就是一个月。

十一不抱希望,一个月实在不可能。

墨小白道,“竟然不问我支招,你等着,你一定会后悔的,到时候我就不教你了。”他说着切了一块羊扒,美滋滋地放到墨遥盘子上。

墨晨忍不住枯吐槽,“你会追人吗?老大追你的,又不是你追老大的。”

“胡说八道。”墨小白反驳,“哥哪追过我?是我追他的。”

嗯,墨小白必须要坚持,是他追墨遥的。

墨遥扶额,叶薇暗忖,若不是墨遥暗恋他十余年,你追得上吗,说起来也算是老大追的,人家本来就暗恋你,当然容易追上了。

十一扁扁嘴,听墨晨这么一说突然感觉,墨小白也没多少招数教给墨晨,墨遥教?那就更不行了。

墨晨心中所想和叶薇一样,忍不住说,“要问也问卡卡,问你扯谈。”

卡卡在一旁很赞许,墨小白忍不住吐槽,“卡卡算什么本事,那是我姐本事,是我姐追他十几年,他哪有什么招数。”

卡卡黑了脸,无双笑了,“所以墨晨你问我吧。”

墨小白继续吐槽,“追了十几年才追上,你也没什么招数吧。”

无双沉了脸,咬牙切齿,“墨小白你找死吗?”

卡卡迅速表白真心,“老婆,其实早就追上了,别听他的,他在挑唆我们夫妻感情。”

墨小白更鄙视卡卡了,他只是想表达一下他经验丰富而言,墨遥觉得他再闭嘴就要被卡卡和无双揍了,“你觉得这是很光荣的事情?”

墨小白迅速摆正了姿态,“no,老大,我冤枉。”

总算是消停了。

十一歪着头,“为什么我们家的孩子都要主动去追人?”

样貌,家世,本事,哪一个不是拔尖的,想要一个对象那是多简单的事情,一勾手就上了,怎么会沦落到追人这么悲剧的事情出现呢。

想当初叶薇是说,他们家的孩子都是等着别人来追的,特别是无双和墨小白,都是祸水,当然是等着别人青睐的份,不缺少爱慕。

墨玦哼了一声,“因为他们太不知道矜持,太主动了。”

一句话把四个孩子哽得脸色很精彩,卡卡在一旁闷笑,轻轻捏了无双的手一下,无双拧他,她和卡卡之间,也是她过于主动,卡卡过于被动,后来知道卡卡病情后,情况才会反过来。

叶薇指着墨小白和墨遥说,“这两个是自产自销,不算,也就无双和墨晨,可以接受,可以接受。”

墨小白和墨遥,“……”

自产自销?

额,好贴切的比喻。

墨小白说,“等我们的宝贝出来,我也让他们自产自销去。”

“你以为人家兄弟就一定都要看上眼吗?墨晔和墨玦感情那么好都没自产自销成功。”叶薇扁扁嘴,墨晔和墨玦相视一眼,两人同时瞪叶薇。

十一说,“你们瞪薇薇做什么,不是实话吗?”

墨晔咬牙,墨玦直接闭嘴。

试管婴儿已经进行了,那边有人在看着,墨遥和墨小白不必关心,白夜自己会搞定,据说是一对异卵双胞胎兄弟,再过一年再要一对双胞胎女儿。

这个计划是白夜悄悄进行的,走之前才透露给叶薇。

叶薇很开心。

墨家都很期待。

小念痕和小圆缺会说话的时候,他们就该出生了。

一家人开开心心吃了晚饭,机长已经把飞机检查完毕,随时可以起飞,一想到马上能见到宝宝和孩子们,墨晨的心情就特别的雀跃。

墨晨是晚上走了,走之前一家人都送他,这排场算是帝王级别的了,可见家人对这一次追妻行动多么的支持,墨晨伸受打击,他们是对木木和森森的兴趣比较大。这么多人送他,竟让墨晨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感觉,实在是怪异。

他倒是不舍得小圆缺和小念痕,“舅舅会给你们带哥哥回来的,让他们好好疼你们。”

家里有一个哥哥实在是太开心了,这是他这么多年的亲身结论啊。

木木和墨遥性子那么像,一定是最耐用型号的,身为他的弟弟,定然会很幸福了。

两个小萝卜头,七岁了。

七岁啊。

都长大了一些,不知道模样会不会变,不知道木木是不是还讨厌他,森森和他感情是不错,木木是一家之主,这是必须要搞定滴。

众人在下面挥手送行,众人正是讨厌着多久才能回来,墨小白突然拍手,“嗨,老子兄弟们,我们来赌一把,看看小哥哥什么时候能带宝宝和孩子们回来呗。”

众人,“……”

众人一阵无语,又是鄙视墨小白又是觉得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娱乐,卡卡第一个举手,“我赌两年!”

墨小白打了一个响指,卡卡姐夫你真上道。

叶薇说,“两年太狠了吧?一年……”

十一弱弱伸出五个手指,“五年……”

可能会有金牌加更2哦,so,掌声在哪里咧……

众人,“……”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027

森森赢了学校儿童绘画比赛的冠军,顾宝宝答应带孩子到巴黎游玩,孩子出生后,顾宝宝一直带着孩子们在小镇上生活,从没有离开过。自从罗马出事,林林死后,顾宝宝便开始改变生活方式,一有空就带孩子们在周边去玩,她努力学着记住除了服装之外的事情,她努力记住每一个地方的名字,每条路怎么走,她甚至学着开车,拿到驾照,买了一辆白色的宾利跑车,经常带着孩子们兜风,自驾在欧洲旅游。

虽然她总是弄错方向,虽然她已经很努力记住这些对她而言非常困难的每条道路的名称,然而经常迷路,木木给她装上最好的GPS,情况才稍微有点改善。木木和森森都开朗许多,以前家里都是林林的笑声,没了林林后,家里太安静了。连顾宝宝都很安静,两个孩子却慢慢地变得活泼起来。

顾宝宝看过几次心理医生,才慢慢地转变了生活态度,变得积极向上。所以人在悲剧和灾难面前,并不是那么悲观,反而会让一个家庭的心更凝聚在一起。所以孩子们率先变得积极生活,带动了顾宝宝。母子三人经过一年多快两年的调整,生活已经慢慢地恢复常态。

欢声笑语再一次出现在他们脸上。

巴黎小镇外的高速公路口停着一辆白色的宾利跑车,纯白色在阳光下十分扎眼,那独特的车身和设计一看就知道这是一辆顶级跑车。驾驶者就一名穿着紫罗兰丝绸衬衫,白色牛仔裤的年轻女子,骄阳下她的脸蛋白中透红,十分粉嫩可爱,心形脸蛋,清丽动人。两名粉雕细琢的七岁男人在后车座,没错,这就是顾宝宝和木木、森森。

三个头颅正在地图上研究路线,因为GPS很悲剧的在这时候不给力地坏了。

这是宾利限量版跑车,顾宝宝刚拿到驾照不久就买了这辆车,当初她带两个孩子去选车,森森喜欢法拉利红色跑车,被墨小白传染的,喜欢这样的骚包跑车,木木喜欢莱斯劳斯,稳重大气,符合他的审美,墨家车库也有木木看中的款式,顾宝宝喜欢宾利这款限量版的,最后两个孩子尊重顾宝宝的意愿,买了这辆宾利。她学车花了快一年,当初木木建议她去学车就是想妈妈带他们自驾在欧洲旅游,也为了转移一下顾宝宝的注意力,让她别在为林林的事情那么悲伤。她是最笨的学员,但最终还是拿到了驾照,已经带着孩子们在欧洲旅游过几次,都是自驾旅游,虽然经常迷路。

他们就去过巴黎一次,顾宝宝着实是一个路痴,不记得路了,GPS又坏了,幸好木木带了地图,母子三人在公路上研究地图,十字路口不知道要往哪边走。

木木觉得要直走,森森说往左,顾宝宝觉得往右,三个人意见不合,于是研究地图,这地图又是老式的,有些坑爹,研究来研究去,他们自己都懵了。

高速上又没什么车,顾宝宝远远看见一辆车要过来,让木木去拦车,木木跳下跑车,挥手拦车问路,谁知道帅哥车主竟然车子都不停,白色的莲花跑车呼啸而过,隐约只看得见是一名黑发帅哥。

木木的小拳头在空中一挥,咒骂了一声,又一辆家庭车过,木木拦车,人又没停下来,木木怒,“妈妈,你来拦,摆出你最漂亮的pose。”

顾宝宝,“……”

森森说,“妈妈,一世风流的女主角是怎么拦车的,上吧。”

顾宝宝,“……人家穿着短裙露大腿,我是牛仔裤啊。”

人家女主角穿着裙子,长腿一露,立刻就拦到一辆车,她没这个效果啊,木木把顾宝宝拉下来,“妈妈,你不用露大腿,笑就行。”

顾宝宝被木木强行拉下来,结果没车经过,森森一边吃着营养棒一边说,“不然我们往前走,随便找人问吧。”

几人正要撤,有车经过。

木木来了精神,推着顾宝宝去拦车,远远就看见是一辆1000,木木吹了一声口哨,上一次看赛车比赛就是这一款拿冠军,全世界只有两辆啊,两辆啊……

“l!”可能男孩子对车啊这一类东西天生就比较敏感,难得稳重的木木也如此的骚动了,推着顾宝宝,“妈妈,快点拦车,快点拦车,一定要拦到啊。”

这跑车太酷了。

不在赛车跑道上都看不到啊。

森森也在一旁拍手,“妈妈,一定是帅哥,美女不开这样的车,快点拦,加油,妈妈笑得甜美一些哦。”

顾宝宝,“……”

他们都是啥想法啊,他们为了人家的跑车就直接把她给卖了。

“你们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们买啊。”

“咱没钱,太贵了,妈妈,别废话了,快点,他来了。”人家跑车目测最起码是150码的飞速过来,木木把顾宝宝往前一推,顾宝宝还没做出拦车的姿势,人家的跑车就在公路上划出一道尖锐的声音,突兀地停在他们母子三人面前。

森森哇的一声,“妈妈,你魅力太大了。”

顾宝宝很迷茫,她什么都没做啊,车上的男人探出头来,摘了眼镜,露出一张精致又矜贵斯文的脸蛋,笑意爽朗,“你们 母子三人在干什么?”

表演结束。

顾宝宝心中掀起一股惊涛骇浪,怎么会是墨晨,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一时有些慌乱。

三人的笑意都僵硬在脸上,墨晨仍然笑眯眯的,丝毫不在意他们的僵硬,目光紧紧锁在她脸上,连她一丝表情都没有错过,森森喃喃说,“这也算英雄救美么?”

*

今天第五更了哦,快点夸我吧,我会每天都这么勤奋哟。

1028

顾宝宝完全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看见墨晨,这让她十分吃惊,不知所措,旅游的快乐也烟消云散,只是愣愣地看着快两年不曾出现在她生命中的男人。乍然一见到,恍如隔世。

木木倒是眼馋地看着这辆 c1000跑车,他对跑车的兴趣远远超过于墨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墨晨打开车门下车,目光这才从顾宝宝身上移走,他蹲下身子,温柔地看着木木,笑问,“看见爹地不开心吗?”

木木看向顾宝宝,刚刚的骚动又没有了,小小年纪的沉稳又出现在他身上,人变得十分的谨慎,“你怎么会在这里?”

语气不算好,也不算太坏,只是稍微有点惊讶。

毕竟两年不曾出现了,他一直都和森森联系,木木并不知道墨晨一直都和森森聊天,他以为从此以后都见不到墨晨,他已经退出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生活,不再出现。

森森跳下车,墨晨把小家伙举高,一年多不见,两人都长高了不少,脸上的婴儿肥少了,且有几分小绅士的模样了,穿衣打扮本来就很有范儿,顾宝宝又把他们教导得很好,所以看起来都有小大人的模样。

森森问,“你来找我们吗?”

墨晨笑着亲他一眼,“宝贝真聪明。”

森森嫌弃地别开目光,嫌弃他这样的亲昵,但小脸蛋微微红了。

顾宝宝安静地站在一边,木木见顾宝宝情绪并没有太激动,只是有些悲伤,他也略微安心,他妈妈一定是想到林林,所以才会如此悲伤,但看起来并不是很排斥墨晨出现在这里,所以他也觉得静观其变比较好。

“你们三人在干什么?”

“我们……”顾宝宝正要说他们要去巴黎旅游,森森就截断她的话。

“我们迷路了……”

顾宝宝,“……”

墨晨恍然大悟,难怪他们母子三人在路上一直横着不走,还推推拉拉的,原来是迷路了,墨晨似笑非笑地看着顾宝宝,这人是不是在法国住了几年的女人,竟然会在巴黎郊外二十公里处迷路了,说出去会笑掉人家大牙。又不是多少远了,在这里迷路实在说不过去。

顾宝宝窘迫地红了脸,她的森森叛变了,竟然出卖她。

瞧墨晨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鄙视她咩?

又一辆车过去了。

森森说,“我们在拦车问路,就你停下来了,别人都不停。”

“是吗?他们太没风度了,看见女士和小孩怎么忽视呢?”墨晨附和着森森,森森一本正经地说,“所以我们正让妈妈学一世风流的女主角拦车呢。”

顾宝宝瞪森森,他又揭她的短。

墨晨把顾宝宝上下打量了一遍,学一世风流的女主角拦车,顾宝宝有这样的资本,然而,着装不方便啊。

木木说,“别说了,走哪条路?”

“右边。”墨晨笑说道。

顾宝宝一下子从被打击中恢复过精神,“我就说右边,你们都不信我。”

顾宝宝控诉ing。

她还是靠谱妈妈的,木木和森森同时低头认错,“妈妈,我们错了,我们应该相信你的。”

森森又说,“虽然上一次相信你我们迷路了一天,但我们还是要坚决地相信你的。”

顾宝宝,“……”

她哭笑不得。

墨晨看了看顾宝宝的车,他知道她买了一辆白色的宾利,这价格还是他通融给人家,让他们便宜了一半卖给顾宝宝的,顾宝宝是有钱,可她也是一个拿工资的女人,抚养几个孩子哪儿都需要钱,墨晨不想她太花钱,怕她舍不得,所以自己付了一半,如果全付了,顾宝宝也会疑心。

车子很配她的,不过他真的怀疑,顾宝宝真的能开车吗?

“那去巴黎吧。”

木木跳上宾利,墨晨直接抱着森森上他的车,顾宝宝说,“森森,过来。”

墨晨说,“我带一个,你带一个,正好,免得一会儿又迷路。”

他不由分说地把森森塞进跑车里,自己跳上跑车。顾宝宝咬牙,恼了一会儿只能作罢,墨晨是孩子的爹地,当然不会害了孩子。

顾宝宝开车是很稳的,60码。一辆限量版的跑车在无人的公路上开60码,可以说这是任何一位开跑车都不会出现的情况,已算最低档了。

任何人都会鄙视这样的车速,又不是在拥挤的城市里。

墨晨也龟速地行驶在车子后面,问森森,“妈妈一直开这种车速?”

森森说,“是,均码的。”

墨晨扑哧一笑,揉了揉森森的头,森森心情极好,笑容也多,墨晨发现,这孩子较之一年多前多了笑容,而且多了一丝淘气,孩子可塑性是极高的,这一年他改变不少。

“你们也有胆子坐她的车,没出事过?”墨晨问。

森森说,“除了我们,没人敢坐妈妈的车,妈咪来的时候都是妈咪开车的,妈妈开车慢,就算出事,人也没伤,就是车子碰撞过很多次,修了不少次了 。”

“真可怜这么好的车。”墨晨感慨,要是他们家谁敢墨小白那款同型号的宾利给撞了,你看墨小白不追杀你。“妈妈刚拿驾照,怎么不买一辆一般的车开?”

一般第一次有车的人都不会开这么好的车,要是随随便便碰撞摩擦一下多心疼啊。

“我们眼光都太高了,没办法,低档次的看不上。”

墨晨,“……”

森森看着墨晨,好奇又有点忐忑地问,“你来巴黎做什么?出差,还是……旅游?”

墨晨再一次揉揉森森的头,“我来找你们的。”

爹地要带你们和妈妈回家。

1029

森森唇角露出一点淡淡的笑意,带着几分温柔的软,这和一年前的他大有区别,墨晨发现,森森真变得活泼许多,这样的他很讨人喜欢,特别是长辈的喜欢。

墨晨忍不住空出手来摸摸森森的头,森森更羞涩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转开话题,“爹地,这车是你的吗?”

吱……

虽然是六十码的车速,乍然一踩刹车还是发出很尖锐的摩擦声,把森森的小身子震了一下,往前撞去,又被安全带给拉回来,墨晨惊喜地看着森森,仿佛所有的幸福云彩一朵一朵地砸过来,几乎要把他给砸晕了,他都有些昏眩,差点无法反应,激动得红了眼睛。

爹地?

森森喊他爹地?

木木和森森一直都知道他是他们的爹地,只有林林不知道,林林不曾喊过一声爹地,人就死了,这让墨晨十分遗憾,森森和木木明明知道,却也不曾喊过一声。

墨晨这一次来巴黎,便去黑手党分部取车,打算开车去找顾宝宝他们,他们住的不远,这辆 c1000是黑手党一名赛车手的,全球只有两辆,特别酷。他最近又没有比赛,于是墨晨就开这辆拉风的赛车出来。他是什么车都开过,对车的执着没有白夜和墨小白那么疯狂,但只要是男人都爱。他先去了他们住的小镇,没人在家,邻居是一名帅小伙子尼克,据说就是传说中的情敌,他说自己是来顾宝宝工作的,尼克很大方地告诉他,顾宝宝母子去了巴黎,刚离开半个小时。他赶紧沿路开往巴黎,路上就碰见顾宝宝。

顾宝宝没有过多的排斥,不像当年林林刚死的时候,一见到他就躲,连话都不想说,她对自己方向认对的兴奋度很显然高于看见他。

这让墨晨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有点失落,由此证明,顾宝宝慢慢走出了阴影,更可以看出,他于顾宝宝而言,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所以她对他的出现吃惊,但无什么触动,唯一的触动可能就是想起林林。

墨晨反复地告诉自己,慢慢来,慢慢来,一定要慢慢来。

没想到,森森一句爹地就把他砸晕了,他好像中奖了,中了大奖,这个奖项是他儿子给他的,他知道自己当爹地很多年了,却一直都没有实质感,因为孩子们都没认他。

森森突然说爹地,吓坏了墨晨,也把他兴奋坏了。

“嗨,宝贝儿,你喊我什么?”因为高兴,墨晨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森森脸颊红红的,他性子本来就是内秀的,就算开朗一些,走出了杀人的阴影,也是内秀的孩子,所以墨晨这么一问,他自己害羞,又不说话了。

墨晨解开他的安全带,把他抱过来,七岁的孩子比五岁的时候长高不少,这么抱着让森森觉得很没男子气概,墨晨激动地抚着他的脸,“宝贝儿,再喊一次爹地。”

“你放开我啦。”森森小小地挣扎一下,墨晨把他抱得更紧,“你知道吗,这比当初我知道有你们三人更让我激动,你肯认我了吗?”

森森的脸蛋红透了,忸怩地说,“你本来就是我爹地啊。”

墨晨圆满了,开心至极,连连失态地亲了宝贝儿子好几次,幼儿如此贴心,又聪明伶俐,当爹地的,除了骄傲,还是骄傲啊。

“为什么突然愿意原谅我了?”墨晨问。

“我本来也不怪你。”森森说,认真地看着墨晨,“林林的事情,不全怪你,只是妈妈太伤心了,我要顾及到妈妈的心情。再说,我知道你这一年来都和我在skype上聊天,帮我解决很多难题,也给我很多建议,我本来以为你不要我们了,后来知道你一直都在,感觉很亲切,我也感觉得到你是真心爱妈妈,想疼我们,那就更不怪你了。”

森森的性子其实并不算那么安静,但不像林林那么古灵精怪,他那么小就杀了人,心里有阴影,后来尸体被移走,他的心理病也慢慢痊愈,人格发展就更健全,他是认真谨慎的孩子,同时并不失去一个孩子该有的童真和活泼,何况林林死后,两个孩子都尽量每天都逗着顾宝宝开心,也就更开朗一些。

“你知道是我?”森森点头,墨晨很诧异,他一直以为孩子不知道是他呢,“你为什么会知道?”

“木木电脑很厉害的。”森森说,“我觉得你说话很熟悉,所以让木木查一查,结果发现是你。”

“木木也知道?”

“没有,我说我偶然在skype上看见你也在,随便查一查的,他不知道。”森森说,墨晨十分惊讶,木木查过他的资料?

七岁的孩子,他的技术得多好啊。

“谁教他的?”

“没人教的啊,他自己买书研究的,木木有很多这方面的书,我和林林都看不懂,而且木木很会赚钱,他的钱比妈妈都多。”森森透小木木的底细。

“哦,cool。”墨晨配合地赞了一声,八卦地问,“他做什么这么赚钱,你妈妈一年年薪有一千多万欧元呢。”

“好像帮人……”森森说了一半又不说了,“你自己问,你自己的儿子,你干嘛不自己问去。”

墨晨,“……”

儿子,我错了。

“爹地,你真的会和妈妈在一起吗?”森森小声地问。

“那当然。”墨晨自信地说,“你妈妈十岁的时候,爹地就预定她当老婆了,她跑不掉。”

森森唇角一咧开,“爹地,妈妈好像不太喜欢你啊。”

墨晨故作忧郁,“是啊,爹地也很愁,你说爹地长得高,又帅,又有钱,又上进,赚钱又多,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房,为什么就不招你妈妈喜欢呢?”

森森“……”

爹地,你真是太不要脸了。

1030

森森捏了捏墨晨的脸蛋,打趣说,“爹地你脸皮真厚。”

这爹地嘛,叫了一声,叫第二声就没问题,叫了第二声没问题,第三声第四声就更没问题了,墨晨心肝宝贝地抱着森森,“宝贝儿子,你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

森森笑了,父子两人在谈心,突然看见顾宝宝的宾利倒了回来,原来是他们突然刹车停在公路上,木木第一个发现了,虽然他一直和顾宝宝聊天,目光却盯着后面,一发现就赶紧报告,母子两人见他们停了那么久都没开,以为是车坏了,木木暗忖,不会是中看不中用吧。

这么好的赛车竟然坏了?

顾宝宝有点担心,于是就倒车回来,见他们父子亲亲热热地在一起打闹,顾宝宝一时也不清楚他们在搞什么,不像是车子坏了的缘故。

墨晨本来害怕顾宝宝有点排斥他和孩子交流感情,可见顾宝宝似乎没什么反对的情绪,他也就放松了心情。

顾宝宝问,“你们怎么不走?”

森森爬到自己的位置上,扣好安全带,“我喜欢这辆车,爹地在教我怎么开车呢?”

顾宝宝蹙眉,“你才多大,开什么车,你不准教他。”

墨晨摊摊手,表示无辜,木木鄙视森森,是他很喜欢这辆车,木木趴在车沿说,“你喜欢让他送你啊,学什么呢。”他就不信墨晨舍得。

墨晨暗忖,似乎宝宝和木木对这一声爹地一点排斥都没有,竟然没人纠正森森的称呼,这是一个好现象,嗯,不错的现象,最起码说明,他又离宝宝近了一步。

“木木,你想要这车吧?”森森揭短,“我们要来谁开啊?”

“谁说我想要,我才不想要。”木木哼道,“我想要我不会买吗?”

顾宝宝立刻反应过来,“咱家的钱够吗?”

木木,“……”

“木木,你上次说这款车全球只有两辆,就算有钱也买不到啊。”森森轻声说道。

木木瞪他,“闭嘴。”

“你要是喜欢,爹地送你好了。”墨晨是多能察言观色的人啊,早就发现木木很喜欢这辆车,从刚刚见面的时候孩子就发现出对这辆车的极高兴趣。墨晨忍不住赞一声自己果断的英明,今天开了一辆能讨好孩子的车,当然,这车不是他的,然而对墨晨而言,这一点问题都没有。

赛车手是一名黑手党的情报员,副业才是赛车手,就算车是他自费的也没关系,他是老板,这还不是他给的工资咩,不然他也买不起,是吧,是吧?

所以墨晨果断用车讨好儿子,绝对没商量,大不了回头买一辆新的补偿。

木木纠结地咬着唇,毕竟是孩子,眼睛里还是露出一点点渴望,他是太喜欢这款车了,他自己也有钱的,打算买一辆,结果人家是经典款限量款,只有两辆,错过这一辆就没有下一辆了。

顾宝宝说,“你那么小,要车干什么,又不能开。”

“我八岁就会开车了,满街跑。”墨晨笑嘻嘻地说,顾宝宝瞪他,“别教坏孩子,不到十六岁不准开车。”

木木哭丧着脸说,“妈妈,隔壁的伯尼尔十四岁就开车了,十六岁也太晚了。”

森森也点头,墨晨也跟着点头,三个男人果断地站在一条阵线上,墨家的男孩子八岁就允许学车,十岁就允许上路,只要不要被抓到,你爱怎么滴就怎么滴。想当然,他们都没当过马路杀手,虽然还考不了驾照。

所以这时候家里有爹地好处就来了,男孩子对这些的兴趣,女人是无法了解的。

“你那么早开车干什么?”

森森趴在车门上说,“妈妈,泡女孩子啊,我们学校的男生说,女孩子喜欢男生开拉风的跑车,如果你开一辆拉风的跑车,很容易泡妞的,是不是啊木木?”

木木超级鄙视森森,他要车又不是去泡妞的。

顾宝宝崩溃了,“你们去学校都学什么东西了呀?”

森森说,“人家教什么学什么啊,很正常啊。”

木木说,“妈妈不要理森森。”

顾宝宝瞪墨晨,如果他不来,她的孩子们都好正常的。墨晨表示无辜,又忍不住诱惑木木,“木木,你真的不要这辆车吗?错过就不会再有了哦。”

顾宝宝说,“木木,你太小了,别要了。”

木木说,“可是我想要耶。”

顾宝宝,“……”

木木,你也要叛变吗?宾利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看不起宾利呢,呜呜呜呜……顾宝宝很委屈,木木很纠结,墨晨说,“那就送你了。”

木木顾及到顾宝宝在场没有露出太过放肆的笑容,可眼睛里的笑意藏都藏不住,森森忍不住拍手,“木木,你赚到了,快来感谢我吧。”

“谢你干什么,又不是你的车。”

“那也要谢谢爹地啊。”

“谁要谢他,这是他应该的好吧。”木木说道,顾宝宝赞许了一下,然后又有点纠结,这不算是墨晨应该的吧,墨晨直笑不语地看着两个宝贝儿子拌嘴。

“好了,好了,该去巴黎了,你们先开。”墨晨说,再不去巴黎就要耽搁了,顾宝宝想了一想,开车往前,继续往巴黎开,再有二十分钟就到巴黎了。

顾宝宝依然龟速,森森说,“妈妈真是太小心了,要是妈咪开始,这种公路她最少也是150码,这种速度也太慢了,一点都不刺激。”

“你和小叔混太久了吧,还要刺激?开车开慢一点很安全。”墨晨说,墨小白刚学会开车的时候,一上车一踩油门就踩到底飙去,吓得一旁的叶薇差点把他扇下车去。他一直都开快车,这两年才稍微好一点,可虽然是稍微好了点也从来不低100,布加迪开到250都有过。

墨遥严厉说过他几次才受教。

“爹地,60是妈妈的最高速度啦,以前她都开30,40,从旁边过的人都鄙视她的,道路又不拥挤。”森森说道,笑嘻嘻地趴在车门上,“爹地,咱们超过她,超过她……”

*
1031

墨晨歪着头,也有点纠结地看着前面的他顾宝宝,她的车速又调慢了,因为到转弯处了,这应该是很标准的学员,教练一定很省心。

“哦,妈妈,走路都要比你快了。”森森扶额,“爹地,超过妈妈来,你看这么拉风的车,这只能速度会被人鄙视到死的。”

墨晨,“咱得照顾一些妈妈的心灵,她会被打击的。”

“放心,妈妈很抗打击的,她在路上都不知道被人超过多少次了,单行道人家猛按喇叭她都不快,宁愿开到一旁让别人超。”

“好善解人意……”墨晨配合地拉长时间,唇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好可爱的宝宝。

“so,妈妈的抗打击能力很高的,超过她吧,爹地,我们家这么多跑车,我只有在小叔的车上才感受到飙车的快gan。”森森说道,无限委屈,他也就坐过墨小白的车最多了。

墨晨看着他的小脸,这么小的小伙子就对飙车有兴趣了,墨小白传染坏了,幸好公路宽敞,却车辆极少,他要是想飙车倒是可以c1000极速378公里,够飙了。

“宝贝儿,抓稳了。”墨晨笑说道,森森兴奋地尖叫起来,墨晨猛然一踩油门,车速慢慢地飙到200公里,迅速从顾宝宝身边射出,嗖一下就飙车好远。

顾宝宝嘴巴张成0形,他这是多少时速啊,一眨眼就不见了,靠!欺负人,顾宝宝很郁闷,转眼看木木在一旁很羡慕,她,“……”

顾宝宝说,“你也坐他的车吧。”

她被儿子嫌弃了。

木木慌忙表白,“妈妈,放心,咱这样最安全了。”

“真的?”

“真的!”木木打包票。

“可我看你很羡慕的样子。”森森刚刚都尖叫了,木木瞄了瞄,宾利欧陆GT最高速有318公里,不比那辆骚包的跑车差多少啊。

幸好不是378公里,不然她妈妈的速度连零头都没有,估计他会更受打击。

“妈妈,其实你可以开快点的,稍微快一点,很刺激的。”木木谆谆教导,不然着实可惜了这么好的跑车,顾宝宝纠结,纠结,想到森森的尖叫,木木的羡慕,她一咬牙,“好,你坐稳了。”

墨晨本来怕森森一下子不适应,200就打住了,谁知道森森越来越兴奋,他把踩到280,风声呼呼地从耳边一扫而过,旁边的田野都是以闪电的速度给闪过去的,看都看不清楚。这已经赛车的时速,一般人无法驾驭了,墨晨开车技术不错,也参加过几次赛车,所以驾驭这样的速度还算可以。

森森最是兴奋了,尖叫散在风中。

公路笔直,且很宽敞,只有三个弯道,又不难过,几个车道的弯道什么的不可能过不了,所以把森森刺激到爆,墨晨开了十分钟就慢慢减慢了速度,停在路边,等顾宝宝,森森兴奋得小脸通红,“哇,比小叔还刺激。”

墨晨暗忖,那当然,怎么都要比墨小白刺激吧,免得他儿子心中一想起刺激就想起墨小白都没他这老子的地位,这可不行,墨小白骚包归骚包,可在罗马市内他可开不了这样的速度,这种速度都是郊外飙车的时候才会有的。墨小白最好的一辆跑车时速到800公里,一般没人驾驭这样的速度,都是摆着好看的。

“爹地,太刺激了,再来呗。”

“等等妈妈,免得她又迷路。”巴黎已近在眼前了,顾宝宝的速度,估计还要几十分钟才赶的上来,然而,父子两才等了几分钟就等到跑车呼啸而来的声音。

森森一点都不觉得会是他的妈妈,可能是路人,墨晨从镜子中看到白色的车辆也没觉得会是顾宝宝,只得到车子渐近,墨晨说,“宝贝儿,好像是宾利欧陆gt。”

“同款的吧!”森森说,刚一说完,顾宝宝和木木嗖一下从他们父子身边飞过,森森哦了一声,“哇,那是妈妈没错吧,是妈妈吧?”

墨晨,“……应该是的。”

目测最起码有200以上。

靠,顾宝宝,你牛了!

顾宝宝开过一会儿,也慢慢地减速了,要进巴黎了,不能狂飙,墨晨开车慢慢追上去并排走,森森趴在车门大呼,“妈妈,你太帅了,我爱你……”

顾宝宝踩着刹车,她的身子感觉都在漂浮,“木木,我得休息一会儿。”

她的心脏还扑通扑通跳呢,木木在一旁很赞许地说,“妈妈,没关系,多开几次这样的速度就好了。”

习惯成自然。

顾宝宝扭头,“你想要我老命吗?”

木木说,“妈妈,你开得很好,真的。”

顾宝宝惊魂未定,她刚一开始就踩着100时速的,可怎么都还不见他们影子,于是继续踩,继续踩,一踩就飙到250,她自己都不敢看了,直到依稀超过墨晨她才减慢速度。

实在是太可怕了。

心脏不好的根本开不了这样的速度。墨晨把车超过去又倒回来,森森解开安全带下车,小跑过来,“妈妈,你没事吧?妈妈……”

顾宝宝摇摇手,表示自己没事,森森说,“妈妈,你真是太厉害,爽不爽?”

“爽死了!”顾宝宝笑说,“也快吓死了。”

墨晨把一瓶纯净水拿过来,递给顾宝宝,“喝口水吧?”

顾宝宝的笑容慢慢一淡,抬眸看了墨晨一眼,英俊矜贵的男人背对着阳光,一身爽朗,表情温柔且真诚,令人心安的气息在他身上无处不在。

不可否认,他是一名很有魅力,且知道怎么展现自己的魅力

顾宝宝结果他手中的水,“谢谢。”

“!”墨晨喃喃说。
1032

顾宝宝本意是带孩子们来巴黎走一走,随便逛一逛,森森和木木都要添置新衣服了,孩子们渐渐大了,顾宝宝也没让孩子继续就穿一个牌子的衣服,lisha的儿童装主设计师并不是她自己,她主要针对欧美高消费人群,礼服,晚装和各种ol装。价格都不低,童装是她提议的,她最多却设计一款,一个主题设计一款,总不能让孩子们一直都只有几套衣服穿,作为一个服装设计师,顾宝宝恨不得把家里的衣服都堆满了,让孩子们都能穿上漂亮的衣服。

这一次主要来巴黎给孩子买衣服,顺便玩一玩。

顾宝宝和墨晨的跑车相继行驶到 marche的地下停车场,宾利欧陆gt或许平日还能见一见,可墨晨这辆超级拉风的 c1000绝对是罕见的,引起不少人的注目和围观,特别是帅哥和一个特别萌的孩子,白皙的皮肤,深邃的五官,还有一双紫色的眼睛,更引起不小的骚动。

森森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小小的害羞,虽然这孩子在家人面前已开朗许多,在外人面前还是很沉默寡言,容易害羞的。这倒让墨晨有点时光倒流的错觉。

两人停妥了车,顾宝宝说,“你来巴黎有事的话就先忙吧,不用陪我们了。”

“不忙。”墨晨说,“我也没带孩子买过衣服,让我尽尽心吧。”

“不用了。”顾宝宝说,她习惯了一个人带着孩子们逛街买东西,多一个男人她很不习惯,“你应该很忙,我们就不耽搁你了。”

她的态度很客气,墨晨很失落,但自信从不缺。

“我真的一点都不忙,就算再忙,也有时间陪你们。”墨晨说,他一直牵着森森的手,顾宝宝牵着木木,她听墨晨这么说,反倒是不知道该如何说拒绝了。

木木说,“妈妈,他喜欢跟着,就让他跟着,一会儿要买很多东西,有个男人当劳力也好,不然妈妈纤细的胳膊怎么带那么多东西。”

墨晨眼睛一亮,迅速表达奴性,“是啊是啊,我一会儿帮你们提东西,包括付钱。”

顾宝宝,“……”

既然一家两口都觉得这个主意可行,顾宝宝也没意见,的确需要有人提东西,每次她和孩子们疯狂购物都要来回停车场好几次。

有墨晨就方便多了。

几人上电梯,墨晨问顾宝宝,“怎么没去奥斯曼大街,那边的百货公司会更多一些,东西也齐全,便宜。”

虽然他买东西不考虑便宜还是贵,可顾宝宝的性子,应该是很节俭的,虽然她一身的装扮都是lisha,手表,项链整个人身上的配件拿去卖都不止一百万欧元。

marche走的是高端品牌,价格都不便宜,这是左岸唯一保留下来的宫殿,是一家奢侈百货公司,但人少。

因为贵,这是的消费人群都是中上阶级的。

顾宝宝刚想说话,森森就说,“那边都是外国游客,人太多了,人挤人的很不舒服,妈妈也怕把我们弄丢,我们在家里就讨论过了。”

墨晨表示了解。

顾宝宝忍不住为自己辩解,“是你们说那边人多,不愿意去的。”

“妈妈,我们是考虑到不打击到你嘛。”木木说,森森也接口,“万一把我们弄丢了,我们还没找到你,你就在百货里哭那该怎么办啊?”

墨晨扑哧一声笑出来,顾宝宝脸蛋一红,狠狠地瞪了墨晨一眼,墨晨迅速调整脸部表情,他不笑了,但憋得几乎内伤,孩子的话真是太可爱了。

且还真有这个可能哦。

“我才不会哭呢。”顾宝宝说,脸蛋都红透了。墨晨有一种严重错位的感觉,顾宝宝才是他们家最小的,一般说来,母子在百货公司走丢了,哭的都是孩子才对。

百货公司里人不多,一个专卖店人都不多,有的专卖店几乎都没什么人,顾宝宝直接带孩子们去童装层,这里卖的童装也是高端童装,其中有一家ckl的风格很适合小孩子们。

墨晨和顾宝宝带着孩子们到童装店里选衣服,墨晨本来想直接包下两个小时,免得有人打扰,顾宝宝很鄙视他这种狂霸作风,好东西是要分享的,不是独占的。

这是服装设计师对服装的态度,这么好的衣服当然是要让人来选购的,每一件衣服都有主人,不能让别人错过了。墨晨认错,态度十分诚恳,但脸上的笑意不减。

顾宝宝给木木选了一件灰蓝色的迷你衬衫,配一条哈伦裤,外面配一件褐色的夹克,让木木去试衣服,墨晨也不甘示弱,给森森选了一条浅紫色的开衫两件套,外套是橘色的,撞色得十分厉害,顾宝宝很鄙视他的目光,墨晨笑了笑,又给森森选了一条黑色短裤,再给他配一双高靴。

“你这是什么搭配啊?”

“试一试嘛,孩子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墨晨笑眯眯的,让惊讶的森森抱着衣服进了试衣间,顾宝宝把他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忍不住问,“你从小都是自己买衣服的?”

“不是,二婶买的,我妈咪眼光不行。”

顾宝宝想到叶薇的装扮,再想到他给森森的衣服,表示理解。

没一会儿,木木和森森都出来,两人是不同一个风格的,木木是特别标致,潮流的那一种,走出去绝对是一个潮哥儿,森森却是绝对的酷哥。

墨晨吹了一声口哨,把一副黑色的太阳镜给他戴上,让森森自己去欣赏效果,森森哇的一声,“哇,酷,我喜欢,爹地,你真棒。”

顾宝宝,“……”

看来墨晨很能讨孩子们喜欢。

墨晨是一个心思玲珑的人,最能平衡孩子们的感觉了,把小木木牵过来,“我们轮着来,我给木木挑,你给森森挑。”

1033

男人对服装的眼光和女人对服装的眼光自然是不一样的,顾宝宝走的是潮流路线,墨晨走的是酷哥路线,这一路挑选下来,都是很酷的装扮,两个孩子第一次做这么酷帅的打扮,心情都很靓,连木木的唇角也忍不住上扬,森森更是不用说了。。顾宝宝深深地反省,孩子们单独和她来买衣服的时候,似乎没有这么兴奋。

最后墨晨给木木挑了一身最简单的装扮,黑色的魔鬼无袖T恤,露出两条白嫩的胳膊,墨晨掂了掂,真的很白嫩,看起来是不经过阳光的那种,柔柔软软的,前面的T恤图案是白色的魔鬼头,穿起来反差特别大。再配上一条简单的牛仔裤,整个人模样就很好看。

木木很适合穿这样的无袖,最后给森森选的是针织的背带裤,白色的T恤,兄弟两人风格不一样,但都很好看,顾宝宝到最后把挑选衣服的权力都给墨晨了。

她是一位以孩子为主的母亲,孩子开心,她随意。

既然墨晨能让孩子开心,她当然不拒绝。

店员都在一旁嘀嘀咕咕,说这一家人感情真好,大人好看,小孩也好看,看起来很幸福。

顾宝宝低着头,也没说什么,墨晨显得意气风格,情操大好。

墨晨看着儿子们的小身板忍不住想到自己七岁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可没怎么白嫩,胳膊上的肉都是紧的,已经开始大量的体能训练,都快被叶薇开车追着跑了。

果然还是儿子们比较幸福。

然而,以后吃得苦也就越多。

因为越小训练,体能逐步提升,后面难度系数相对也好受一些,他们三岁就有简单的体能训练,到七岁开始大量的训练,身体素质都挺好的。

木木和森森又不一样。

当然,他相信儿子们。

“好了,不要买了,够多了。”顾宝宝说道,“他们的衣服也是轮流穿的,都买了十几套。”

一人七八套,都快二十套衣服了。

兄弟两人身高身材都几乎一模一样,彼此的衣服都能穿,他们的衣柜都是放在一起的,爱怎么穿就怎么穿,顾宝宝都不管他们的,他们也喜欢轮流换着衣服穿,这样感觉每次都穿新衣服。特别是学校的孩子们看他们,好多新衣服。

墨晨让店员把衣服配件都打包,包括眼镜,项链和腰带等小配件,都给打包起来,这家衣服都不便宜,一套衣服下来一百多欧元,最贵的有三百多欧元,十多套衣服下来并不便宜。

然而,这样的价格对顾宝宝和墨晨而言,汗毛都不算一根,顾宝宝在别的地方不舍得花钱,在孩子的教育和培养,或者说任何一方面都非常舍得花钱。

如果有家庭记账的话会发现,她所有的钱大部分都花在孩子们身上。

顾宝宝要付钱,墨晨给拦下了,刷了他的卡,墨晨说,“算是我给孩子们的礼物,我还没给孩子们买过衣服。”

森森也拉着顾宝宝说,“妈妈,让爹地付钱吧,咱们可以省一笔大吃一顿。”

顾宝宝,“……”

她也多坚持,受了自己的卡。

想当然的,大袋小袋都是墨晨拎着的,接着四人又去买鞋子,在服装店的时候买了两双鞋子,木木和森森最近学踢足球,要买一双运动鞋。

运动鞋都差不多一个样子,孩子们也不挑,很快就选了两双。

由于东西太多,墨晨先把衣服和鞋子拎到停车场,先放到车子上,顾宝宝带着孩子随便在上面逛着等他,等他下了电梯,顾宝宝才说,“你们两个,今天很开心吗?”

“当然!”森森说。

木木说,“飙车很开心。”

顾宝宝,“……”

顾宝宝带着孩子们到一旁坐着,帮孩子们擦擦汗,问他们渴不渴,木木从顾宝宝钱包里拿出钱来,“妈妈,你坐着,我去买饮料,你别走丢了。”

于是他跑开了,顾宝宝叫都没叫住。

森森说,“妈妈,爹地很温柔的哦。”

顾宝宝点头,“嗯。”

森森嘿嘿一笑,顾宝宝笑问,“他温柔关我什么事?你不用特意告诉我吧?”森森笑眯眯的,眼睛弯成月牙儿,“爹地也只有对妈妈和我们才这么温柔的。”

“那和妈妈也没关系。”顾宝宝说,看向木木的方向,这一层有买饮料的地方,木木捧着四瓶水回来,母子三人一人拿一瓶。

森森说,“这一瓶是给爹地的吗?”

木木说,“看他给我们买这么多衣服的份上,给他买一瓶水。”

森森抿唇笑,木木把瓶盖打开,把水给顾宝宝,“妈妈喝水。”

“谢谢宝贝。”

森森也打开水,咕噜噜地喝,“一会儿还要买什么?”

今天他们母子主要是买衣服,然后逛一逛巴黎,衣服买好的,其实可以去逛了,木木说,“妈妈,你不是也想买包,买首饰吗?”

顾宝宝为难地说,“算了吧,改天买好了。”

“为什么?”

顾宝宝的首饰并不多,且都是艾薇儿送的多,她今天来主要想买一些,还有送给艾薇儿,她的包包也有些旧了,得换新的,然而,今天都是墨晨付钱,顾宝宝不想占便宜。

如果他和他们母子三人去买东西,一定是他来付钱,就算她想付钱,他也不会愿意,他给孩子们付钱是天经地义的, 她还不会拦着,毕竟也是他的孩子,他要讨好孩子们,她当然不反对。

可他没理由给她付钱。

木木说,“妈妈,既然都来了,那就去买吧。”

森森也说,“妈妈,你也可以买一点衣服,虽然你的衣服很多,可都是你自己设计的,穿穿别人设计的也很好嘛,爹地眼光那么好,让爹地做参谋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