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1034章节 叶非墨

1034章节

“当什么参谋啊?”墨晨正好上来,正好听到最后一句话,笑眯眯地问森森,森森说,“爹地,妈妈本来想去买包包和首饰的,我们陪妈妈 一起去吧。”

顾宝宝,“……”

她不是说她不去了吗?

墨晨自然乐意,欣然道,“好啊,一起去吧。”

顾宝宝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墨晨就牵着森森下楼,珠宝在下面一层f&Arpels(梵克雅宝)是顾宝宝最钟爱的一个品牌,也是法国的顶级珠宝世家,她所有的珠宝几乎都是这个牌子,艾薇儿给她买的也是这个牌子。这一点审美观上和墨晨不言而喻,墨晨许多首饰,买来送给无双,楚楚,叶薇和十一等人的首饰也几乎都是这个牌子,他们对这个牌子都有特殊的钟爱。

顾宝宝是一个什么都特别专一的人,比如说,穿衣服也只穿一个牌子,买家具也只买一个牌子,连牙膏都只用一个牌子,同样类型的东西在她家里是看不到第二个牌子。

f&Arpels是爱情和梦想的混合体,代表了崇高的法国气质,深得世界各国贵族和名流雅士的钟爱,商场的专柜展示的又是最全的珠宝系列,正好符合他们所有的需求。

顾宝宝喜欢仲夏夜之梦系列,墨晨更喜欢四叶草系列,还有新出来一款爱情海洋系列,各种各样精致的珠宝让人躺在一种高贵的珠光宝气之中。

顾宝宝从没带森森和木木逛过珠宝店,她本身不怎么买,孩子们是第一次来逛,都觉得很新鲜,森森指着一款四叶草手链说,“妈妈,这款很好看,试一试吗?”

这款四叶草手链有五片四叶草,两个黑色,两个白色,一个灰色,手链乍然看上去十分的温暖,清新,特别适合顾宝宝,森森的眼光也是极高的,顾宝宝试戴,她的骨骼纤细又是很白皙,戴上手链十分好看,仿佛天生就适合她一般,木木说,“妈妈,很好看,我们买吧。”

顾宝宝看了看价格,虽然不菲,但她可以接受。

森森和木木则是想,反正爹地那么有钱,全买下来都不成问题,墨晨微笑地指着一对耳环,让店员姑娘拿出来。

这是Effeuillage耳环,也四叶草设计,黄金陪珍珠白色母贝钻石,以经典幸运四叶草为设计蓝图,将四枚 Alhambra心型图案幻化为片片花瓣,并将一颗钻石细意围拢其中,映照出亲密爱人的翩翩倩影。第四枚心型花瓣以小环扣系于指环主体之上,镶座以高亮抛光纯金精铸而成,更可以将您的爱情私语铭刻在底板之上,将紧紧扣住的一片心化作拈于指间的解语花。它随风摇曳的丰姿也使佩带者焕发出轻盈美感。

这一款耳环还有一个颜色,粉红金配红玉髓及钻石,含义其实是一样的,深红的红玉髓又透出一股火山爆发的热情,和白色的贝母清纯形成对比。

墨晨觉得珍珠贝母更适合顾宝宝。

“这款怎么样?”墨晨的目光温柔得醉人,漂亮的effeuillage在她眼前晃动,四叶草中间的钻石闪过一道璀璨的光芒,似乎盛放在他的瞳孔中,更显得醉人。

这样的男人,这样姿态,任何女人都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

“很好看?”

木木说,“正好搭配手链,妈妈试一试。”

顾宝宝想接过耳环,墨晨手一缩,人已站起来,走到她旁边,“我帮你戴。”

森森和木木机灵地从顾宝宝身边走开,给墨晨提供一个更宽敞的空间,顾宝宝刚要说出拒绝的话,墨晨已经把她的头发温柔地撩到耳后,摘下她的钻石耳环。

男人温柔的指尖碰触到她柔嫩的耳垂,温热中带着一股粗粝的摩擦,这让顾宝宝的耳朵迅速红起来,脸颊都要烧起来,只觉得心脏忍不住地噗通跳动。

墨晨的动作很温柔,帮她戴上的时候还怕弄疼她,侧头问她疼不疼,顾宝宝的耳洞有点小,他怕弄疼她,顾宝宝摇头,她这耳洞打了十几年,,怎么可能还会疼。

他温热的呼吸都在她耳朵旁边,仿佛要钻到她的耳朵里,从耳朵钻到她的心里,这样的感觉让顾宝宝很不自在,很恐惧,惴惴不安,她不想承认,她好像有点害羞了。

墨晨比顾宝宝高出许多,从他角度,正好看到顾宝宝垂眸霎那间的温柔,头发撩开后,露出天鹅颈一样优美的弧度,白皙如雪,胸前隐约的春光更令人心猿意马。墨晨喉结微微滚动,几乎舍不得从她身边走开。

墨晨换到她另外一边,帮她戴上,森森嘴巴一咧开,笑容很大,拿过自己的手机拍照,木木说,“你干什么?”

“爹地和妈妈站在一起真是太好看了。”孩子最真诚的词汇就是好看,直接,且温暖,在旁人看起来,的确是一对很养眼的美人儿。

不管是顾宝宝,还是墨晨,模样都是极好的。

连一旁的店员都羡慕顾宝宝有这么温柔绅士的情人。

顾宝宝却恨不得墨晨赶快帮她戴好,他戴耳环的速度,她都能戴五六副了。

好不容易墨晨才帮她戴好,微微走开一些,顾宝宝松了一口气,大哥你总算好了,感谢天地。

店员姑娘笑眯眯地拿来镜子,用法语赞美顾宝宝,因为他们一直都说法语,虽然模样很东方,顾宝宝看了看镜子中的女人,注意力先是被自己红透的脸蛋给吸引了。

最后才注意到耳环,不可否认,耳环很漂亮,墨晨的眼光是值得相信的,但红透的她的脸怎么看都像红苹果,墨晨看她从脸红到脖子,暗忖,以后要多这样的亲密,顾宝宝也就习惯了。

1035

毫无悬念,顾宝宝决定买下这一对耳环,真的很适合她戴,墨晨又给她挑了一条项链,粉红金和珍珠贝母镶嵌的项链,就一片四叶草图案。亜璺砚卿正和耳环和手链相衬,很是柔美。

顾宝宝又给艾薇儿也选了同款不同色的四叶草项链,是粉红金链配的红玉髓项链,一片四叶草图案。店员像顾宝宝介绍手链时告诉他,这一系列的手链独有一个长方形粉金铭牌背后能刻字,自己的名字或者能代表自己美好回忆的字体。木木觉得一款白k镶绿松石的项链也很好看,墨晨也让顾宝宝买下来。

女孩子多一些首饰总是好的,像温暖,她的首饰都能开一个珠宝展了。

墨晨又给顾宝宝两款仲夏夜之梦的胸针和手镯,分别给顾宝宝戴上,木木说,“我都要认不出妈妈了。”

太华丽了。

特别是精灵胸针,有一颗翠绿橄榄石,粉钻,黄钻和翡翠石,都是稀有宝石和钻石组合成一只精灵,轻盈跳跃,森森一看价格,哇的一声问,“爹地,谁付钱啊。”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啊。

好贵啊。

好贵啊,且是限量版的,全球只有三枚,此款此颜色,十分有收藏价值,华丽令人目不暇接,墨晨一笑,顾宝宝也觉得太贵了,不想要,墨晨却让店员果断地包起来。

手镯也是全部钻石镶嵌,十分抢眼,顾宝宝本人很喜欢,木木说,“妈妈要是这一身出去,估计会被抢劫的。覀呡弇甠”

森森拍拍胸膛,“没关系,妈妈,我会保护你的,戴吧,反正爹地有钱,被抢了咱再买。”

墨晨,“……”

顾宝宝,“……”

店员被两个孩子逗笑了。

墨晨又做主给顾宝宝买了三套,项链,手链,脚链,耳环,胸针五件套的三套,仿佛要把自己对她所有的宠爱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出来。

墨小白虽然骚包,可有一句话说对了。

男人不管有钱没钱,看他爱一个人最主要是看他舍不舍得花钱,他有钱,当然舍得给自己老婆孩子花了,不给她败家,还能给谁败家啊?

“不要这么多了,我也戴不了这么多。”

“限量版的很有收藏价值,就算不戴,放在家里也会增值,不会贬值,以后给儿子的媳妇都可以啊。”墨晨笑说道,木木和森森默。

木木说,“你想得也太长远了吧?”

森森说,“爹地,你不要担心我们啦,我们以后会给老婆买的,不用你给妈妈的,还是妈妈带好了。”

木木说,“就是,说不定我比你还能赚钱。”

森森点头。

墨晨,“……”

顾宝宝,“……”

墨晨说,“好吧,既然宝宝们婉拒我的好意,那你就戴吧,赏玩也行。”

一旁的店员双眸冒金子,这么贵的首饰买了赏玩,好有钱啊,长得帅,又高,又绅士,还有钱,这还有天理吗?

墨晨问店员,“恋人之桥还有出售吗?”

“女表吗?”

“是的!”

店员笑容满面,“先生,您真幸运,还剩下最后一块。”

墨晨这一看就是大款的表现,于是店员们都过来推荐梵克雅宝里好看的首饰,墨晨有心都买,顾宝宝一瞪,全给退了,不要那么多,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另外一个店员把恋人之桥拿过来,其他人把主意打到小宝贝身上去了,拉着小宝贝的一旁去选珠宝。

恋人之桥的创意曾经名动国际,这是一款世界上最浪漫的手表,全球限量100只,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白金镶嵌圆形钻石表壳,背光剪影珐琅工艺表盘,白金板桥,雕刻底盘,格纹炼条,白金镶嵌圆形钻石,白金镶嵌钻石表扣,男孩显示分钟,女孩显示小时。时间标记一字排开,白金板桥上男孩女孩在走动,就像中国的牛郎织女,经过一天的等待,谁在23:55分的时候,女孩终于扑到女孩怀中,拥抱亲吻五分钟,又各自分开,这正是爱情的完美结合。

特殊的设计和技术让这款手表名声大燥,限量版的全球手表没几人拥有,并不是有顾客问,店员就会拿出来,想要得到这款手表的,还必须是情侣来选购。

墨晨和顾宝宝很显然符合条件。

再加上如此养眼,名贵的珠宝首饰都讲究一个缘字。

“真好看。”顾宝宝说,用中文说,“我上次来问过,他们说没有。”

墨晨微微一笑,为她扣好表带,“人品问题。”

几乎是没有悬念的,顾宝宝要了这款手表,这她寻求了好久都没买到的手表,当时创意刚出来的时候,艾薇儿就预定了一款,顾宝宝看了很喜欢,虽然几百万,是她好几个月的工资,然而对顾宝宝而言,是很有价值的,她根据恋人之桥的创意设计过一款礼服,很中国风,也曾在T台上名动一时。

所以这款手表她很喜爱,只是问了好久都没买到。

墨晨是很幸运的,应该说,她今天很幸运地和墨晨一起来了,所以买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手表,墨晨很愿意买来送给顾宝宝,这是最好的情人礼物。

虽然在顾宝宝心里,他还不是她的情人。

墨晨让店员全都打包起来,算价钱,他是梵克雅宝的高级客户,拿到一个九折优惠,森森和木木两个小萝卜头在那边研究着另外一款精灵胸针,店员小姐们很成功地推销了两款,兄弟两都看中两款贵得吓人的胸针,森森问,“爹地,可以买来玩玩吗?”

顾宝宝说,“买来玩玩?”

拜托,你看这是多少钱的东西,买来玩玩?

墨晨毫不犹豫地说,“可以啊。”

顾宝宝扭头看了墨晨一样,又看看他们父子三人,轻吐出三个字,“败家子!”

1036

最后败家子们都忽略顾宝宝的意愿,果断地再买了两枚仲夏夜之梦精灵胸针,顾宝宝默默地算了一算,她一年的工资都不够买三枚仲夏夜之梦的胸针,她一年工资一千多万欧元啊。覀呡弇甠竟然买来玩一玩的就买了两枚胸针,败家啊,败家啊,三个败家子啊,三个败家子在一旁很无辜。

顾宝宝深受打击,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有钱了,能养得活自己和三个孩子,能让他们接受很好的教育,想去哪儿都去哪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已经很舒服的生活了。

顾宝宝暗忖,他家得多有钱啊。

最后顾宝宝表示自己可以付一部分,因为实在是买得太多,太恐怖了。

估计她卡里的钱都不够付三分之一。

全部让墨晨付钱她有点过意不去,墨晨说,“真要过意不去,请我吃顿饭啊。”

顾宝宝,“……好啊。”

败家子果断圆满了。

大手一签,果断刷卡签名。

圆满了。

这回顾宝宝不买衣服了,因为珠宝真的太多了,顾宝宝一直说他们三人败家,木木暗忖,妈妈,咱们还不是一家人,嘴巴说一家三败家子了。

森森说,“妈妈,要不这样,咱们请爹地吃饭,再给爹地买几套衣服呗,反正爹地刚来衣服,也没衣服换洗,咱们请他回家做客,买几套衣服,你说呢?爹地?”

墨晨点头,一脸喜色,暗忖,森森,你真是爹地的贴心小棉袄啊,小棉袄啊。亜璺砚卿

顾宝宝有点犹豫,顾宝宝是个比较神奇的人,关注的重点不太一样,她神奇地忽略了森森说要请墨晨去她家做客的信息,主动关心她要不要给墨晨买衣服回馈呢。

虽然墨晨浑身牌子,可这衣服的钱怎么贵她都付得起。

于是顾宝宝点头,同意去给墨晨买衣服,不然感觉太对不起他了,儿子要玩玩就玩没了几千万,她得补偿。森森是故意的,他知道顾宝宝在纠结怎么补偿墨晨的事情,而她不会注意到他说要请墨晨回家去做客。

关于服装这方面,顾宝宝是行家,这家商场里有CalvinKlein、louis vuitton和Christian Dior 、hugoboss,各大品牌应有尽有,顾宝宝却带他们出了商场,木木问,“妈妈,这不是有男装店吗?去哪儿?”

顾宝宝说,“换一个地方。”

巴黎虽然她没带过孩子们过来,自己却因为工作来过几次,一个路痴服装设计对服装倒是很敏感的,记得一个好地方,商场里的一线男装品牌在顾宝宝看来都没什么可购买的**。

墨晨的香水是ck木质香,但服装却不是,最起码她看不出来是什么牌子,但是纯手工的,裁剪一流,比一线男装品牌都好。

她就不带墨晨去买类似ck,cd或者boss这样的牌子。

几人开车转了两条街道,依然是左岸,一条黄金小街,很冷清的街道,小店并排,都是很多人都不认识的一些牌子,然而看小店门口的车,一辆比一辆拉风,三辆林肯,一辆卡宾,一辆布加迪,两辆法拉利……不是豪华的加长版豪车就是拉风跑车,布加迪还是限量版的。

顾宝宝带着孩子和墨晨三拐两拐就到一家男装店门口,墨晨仰头,stake。看来是以名字命名的一家男装店,店里没什么人,排列着二十款男士服装,还有一些配件,袖扣,领带,皮带等……应有尽有。

店主是一名三十岁上下的法国男人,蓄着胡子,有一点艺术气息的沧桑感,双眸很深邃,很漂亮,穿着打扮很有范儿,透出一股颓废气息。

顾宝宝和他打招呼,两人用法语问好,彼此仿佛认识,男人叫马克,听顾宝宝说来选购衣服,立刻给顾宝宝一个五折优惠,墨晨瞥了一下某个价格牌,一条领带要10万欧元。

宝宝,谁是败家子啊?

可他喜欢宝宝这种用心,这种用心不是用钱衡量,这服装店很显然是私人开的,针对的是高消费人群,这个小街都是,珠宝和服装。如果顾宝宝敷衍给他买几套一线品牌的衣服也是可以的,不用跑这么远来,可她宁愿跑来,可见她是用心的,这里的衣服很贵气,绅士,裁剪和气质都很符合他的气质。

说道买衣服,顾宝宝真是行家,她给墨晨选了两套衣服,墨晨几乎不用试穿就知道很合身,很得体,再看她选衣服的速度,五分钟什么都搞定了。

衬衫,西装,领带,袖扣,皮带……五分钟三套,全部搞定,墨晨什么都不用做,人家直接结账,连让墨晨试穿都不用。

马克问,“你老公?”

“不是。”

“男朋友?”

“不是!”

“那你带他到这里买什么衣服?”

墨晨,“……”

不是老公和男朋友就不能带来吗?

顾宝宝只是一笑而过,森森翻了翻,暗忖,这里的衣服比商场还要贵啊,顾宝宝和男人看起来很熟,买了衣服又聊了一会儿,墨晨暗暗对比一些威胁程度,没什么威胁。

他身上透出一种很独特的气息,怎么说呢,应该是gay。

当然,他不歧视,只是对他没威胁,他很开心罢了。

据说某些领域的间断人才都有这方面的偏好,似乎在同类身上更能找到更多的灵感。

墨晨的衣服也买好,东西都放到车子后面,已经到傍晚了,孩子们都饿了,顾宝宝想带他们去吃饭,问墨晨计划。

“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择日不如撞日吧。”墨晨笑眯眯地说。

顾宝宝,“……”

1037

说是顾宝宝请客吃饭,其实是墨晨带他们去餐馆的,依然在左岸一家法国餐厅吃饭,森森和木木都喜欢吃法国餐,顾宝宝也是,墨晨一般不太挑吃,除了墨西哥菜都吃。

餐馆人不算太多,四人各自点了餐,森森喜欢吃冰激凌,又要一份冰淇淋,顾宝宝让侍者饭后再上来,森森撅着嘴,看向墨晨,寻求帮助。墨晨摊手说,“必须要等吃饭后再吃。”

森森不高兴了,墨晨说,“男孩子在长身体的时候正餐不规律,以后就会发育不了,长不了爹地这么高,也不会这么结实,软趴趴的很没有男人气概的。”

森森惊疑,慌忙坐直了,“真的吗?”

“是的。”墨晨很严肃地说,森森这回很乖乖地吃饭了,顾宝宝被打败了,森森喜欢甜食,每次餐前都喜欢吃甜食,主餐吃得不多,她屡说不听,没想到墨晨三言两语就把森森说动了,果然家里有男主人就不一样。

墨晨早就发现森森喜欢吃甜食这个毛病了,虽然也不算是坏毛病,“宝贝儿,以后吃过主餐,再吃甜点,不然甜点吃多了,主餐吃不多,营养不全面,以后长得就没有哥哥那么高了,你看爹地和小叔都一样高,你要是比哥哥矮吗?”

森森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励志说,“以后木木吃多少,我也吃多少,木木吃什么,我也吃什么。”

木木鄙视森森。

顾宝宝忍俊不禁,墨晨也笑开了,森森你咋就这么可爱捏。

没一会儿,侍者上菜,森森见他和木木的不一样,他把美女侍应生叫过来,指着木木那一份鹅肝说,“我要一份和他一样的,劳驾!”

小小年纪,很懂礼貌,很温和。

木木,“……”

墨晨,“……”

顾宝宝说,“森森,别淘气,吃什么都一样。”

“不,我就要和木木一样的。”森森坚持,侍应生笑着把他的晚餐拿下去换,墨晨泪流满面,儿子你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动物吗?

顾宝宝用嘴型表示,搞定你儿子。

墨晨很内伤。

木木低头香喷喷地吃他的晚餐,一边吃一边鄙视森森,他是哥哥,他长高一点是正常的,森森摸着饿扁的肚子,咕噜噜地喝水。

墨晨说,“森森,其实正餐正常吃就好,不一定要和哥哥吃一样的,说不定你吸收的营养比较好,长得比哥哥高呢。”最后墨晨下结论,“总之多吃一点就对了。”

“那会吃成小胖子的。”森森反驳。

墨晨笑说道,“不会,其实爹地小时候就是个小胖子,你看现在多好。”

“他们都说我像小叔,我以后长成小叔那样就行。”森森说,墨晨被鄙视了,心中很内伤,忍不住问,“小叔有什么好的,小叔太骚包了。”

森森说,“可是我们学校有很多人很喜欢小叔啊。”

“那是他们年幼无知。”墨晨说,“男人长这样最不靠谱了。”

“你长这样也不靠谱。”木木说。

森森抿唇笑,墨晨直接无语了,他哪里不靠谱捏,他是最靠谱青年了。

没一会儿森森的鹅肝也上来,森森总算心满意足地品尝自己的美食了,吃得太急脏了唇角,顾宝宝轻柔地擦去,“吃得慢一点。”

“好!”森森含糊地说。

墨晨是真心觉得这一幕在他的生命中是难得一见的画面,心中十分喜爱,他最喜欢看顾宝宝和孩子们温柔的这一幕,总算从视频活生生地放映在自己眼前,他生出一种满足感。

几人正吃饭,倏然听到一阵黄鹂一般的女孩笑声,一边走一边回头地喊,“妈咪,快点呀,我饿死了。”

语气粗鲁,但动作却一点都不粗鲁。

她突然眼睛一亮,哇的一声果断地朝森森的方向扑过来,“我的王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森森的反射弧很长,但总算反应良好,总算想起她是哪号人物,目光一圆,顾宝宝茫然,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女孩是谁家的姑娘,是儿子的同学吗?

小女孩比森森和木木都要高,看起来也就七岁上下,梳着两条粗辫子,她头发很多,有一双很漂亮的琉璃色眼睛,五官很深邃,精致,穿着大红无袖裙子,一双高筒靴子,一看就是很小御姐类型的人物。森森暗忖,这是他们在罗马时候遇见的小姑娘,他已经是第三次见到这位小姑娘了。

如果没记错,她叫彤彤。

森森咽下食物,不知道怎么应答,很显然在这方面很生疏,忍不住看向墨晨,墨晨说,“嗨,小姑娘,你认识我儿子?”

“他是我的王子。”小御姐说,主动亲热地坐到森森旁边,趴在一旁问,“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森森被叫王子觉得有点脸红,忍不住说,“我叫森森。”

小御姐露出大大的一朵笑容,伸手说,“我是彤彤。”

森森握了握她的手,一触就分开,顾宝宝说,“森森,你认识她啊?”

“哦,妈妈,就是我们在罗马的时候遇见的人。”森森说,他刚一说完,一名装扮时尚的女人从入口出过来,目光梭巡,一会儿就找到顾彤彤。

女子手里拿着一堆画纸,仿佛是左岸下面流浪的设计师,正收工带孩子吃饭,小御姐霸着森森不愿意动,墨晨暗忖,他儿子魅力非同一般啊。

森森很尴尬,不知道如何是好。

墨晨则想,如今的小女孩比男孩要奔放多了啊。

女子忍不住走过来,店主的小宠物猫从她身边一窜而过,女子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画纸散了一地,各种各样的珠宝设计图散了一地。

求金牌,求金牌,金牌加更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038

她的设计图稿就散在顾宝宝脚边,顾宝宝慌忙蹲下身子去捡,一共十八张图纸,然而设计图案却只有三款珠宝,一款手链,一款项链和一款手表。

其余的却是一些零散的戒指这一类的,她重复画许多张,看起来仿佛有许多设计,顾相宜道谢,接过顾宝宝手中的图纸,墨晨端详着眼前的女子,又长又黑的头发披在身后,中分,人看起来很柔和,气质沉和,风轻云淡,如一朵开在深夜之中的白莲花,美丽又有气质的女孩很少见。

一般说一个女孩有气质,肯定和漂亮无关,很多女孩漂亮却又没有气质,此女显然兼并女人该有的所有优点,美貌且气质,举手投足都颇有美感。

顾宝宝不小心看到设计图稿中的名字,忍不住问,“你是?”

顾相宜点点头,微微一笑,“我记得你,在罗马我们见过一面。”

顾宝宝茫然,顾彤彤在一旁挥手说,“妈咪,你看我的王子,他好不好看?”

森森脸色爆红,微微羞涩起来,顾彤彤太奔放了,把他给镇住了,墨晨拉开椅子请她坐下来,顾相宜本来拍不方便,他们一家四口吃饭,她和女儿也不好参与,可顾彤彤已经招手叫侍者点餐,她摇摇头,也值得坐下来。

“我们在罗马见过?”顾宝宝依然没想起来,顾相宜一笑,“还交谈过。”

但她身上应该是发生什么悲伤的事情,那时看起来有些痛苦,顾相宜无意提起她的伤心事,一旁的墨晨神色又不对,她便转开了话题,没让顾宝宝继续想,“你知道我?”

“pw打算高薪聘请你当首席珠宝设计师,所以我知道你。”顾宝宝笑说道,前几天珠宝部门的同事才和她说过,设计部的首席设计师和总经理闹矛盾,一拍两散跳槽到,且带走了pw最出色的一个设计师团队,设计部失去主心骨和资源,顿时陷入僵局。这个团队一直为pw设计也珠宝,国际十大珠宝,pw排名第五。其实pw是做时装的,主打不是珠宝,这五年才崛起的,已到第五,潜力很大。

前几个月pw的跳槽门引起珠宝界的轰动,顾宝宝是pw的首席时装设计师,当然听说一些,同时在网上和她谈的,她也有几个在珠宝部门工作的设计师一起谈乱这件事,总经理打算高薪聘请这三年来享誉国际的第一珠宝设计师。

她是一个传奇人物,一个人只身来到巴黎,身无分文,从塞纳河旁边的流浪设计者混起,机缘巧合下,她的作品被相中。被选为顶级珠宝在米兰展出,轰动一时,一夜成名,后来一直在珠宝部工作,参加过四次珠宝国际大奖,全部是冠军,却又从不出席,十分神秘,她是珠宝界最传奇的女人,很多人传言她是一名寡妇,又很多人传闻,她结过婚,又离了婚,有一名漂亮的女儿,又有人传言,她是青云银行执行长伍德的情fu,各说纷纭。

墨晨听宝宝说起她的名字,他也略有耳闻,他略有耳闻是因为叶非墨曾想过要找她回安宁,安宁是国际十大珠宝排行排第八,潜力比pw更大。

“pw高层找过我一次,这应该是秘密,你知道?”顾相宜微笑。

“我是pw的时装设计师。”顾宝宝说。

森森在一旁补充,“很厉害的哦。”

顾彤彤说,“我妈咪也很厉害。”

顾相宜一笑,“我们算是同行了。”

“你要加入pw吗?”顾宝宝笑问,她很喜欢眼前的女子,身上有一种令人淡然的气质,在她身边很舒服,若是同事也算是有缘了。

顾相宜还没说,顾彤彤就说,“我妈咪不会加入pw的啦。”

“为什么?”

顾彤彤说,“爸爸会拆了她的,妈咪原本在工作被爸爸给阴了,结果才离职,怎么可能再加入pw,除非pw想被我爸爸灭了。”

小女孩的语气非一般的嚣张,墨晨忍不住笑问,“你爸爸好霸道,为什么不让你妈咪出来工作。”

顾彤彤说,“我妈咪很厉害,爸爸爱面子啦,他担心妈咪要是加入别的珠宝公司,没过几年风头盖过他,他自尊会受伤的啦。”

墨晨总算听出一点猫腻来,“你爸爸也是一名设计师?”

“是啊。”顾彤彤骄傲地说,“我爸爸也很厉害的,不过他就设计过一款珠宝,就像玛格丽塔米尔切一样,一款珠宝就傲然于世啦。”

顾宝宝想了想,“steve。jack?”

顾相宜一笑,“小孩子的话别信,顾彤彤,收声。”

顾彤彤才不管呢,提起爸爸,一脸骄傲,“就是他,我们家是世界珠宝第一世家,妈咪当然不能为别的珠宝公司工作啊,要工作也是帮爸爸的嘛。”

墨晨扭头,惊讶地瞪着顾相宜,“原来是你啊……”

顾宝宝只有对自己世界里的东西才有一点点印象,顾彤彤说世界珠宝第一世界,她当然知道是什么,GK国际珠宝是珠宝界的第一世家。

GK国际主打传媒和珠宝,克洛斯在任的时候尚涉足许多行业,新一任总裁上任后,保留了最尖端的两个行业,传媒和珠宝,珠宝因为传媒而名声大噪。

GK国际珠宝一直排行在前十,但没这么靠前,四年前GK总裁亲自设计推出一款珠宝,名动全球,把GK推上第一珠宝设计的霸主地位。

听她们语气,顾相宜是GK的女主人?

前阵子GK总裁在公众场合是透露过他家有一个小公主,可对妻子的传闻却是一问三不知,三缄其口。

传媒提问小公主的生母是谁,彪悍的GK总裁甩下一句路人甲就扬长而去,两人之间似乎恩怨不少。

*

好吧,我承认我在为下个文打一个小广告。

这个月出来新文吧。

第一条主线是顾相宜,第二条主线是叶天宇,人物都是关联的,时间是叶非墨刚遇上温暖的时候。

1040

顾宝宝和顾相宜相谈甚欢,两人一见如故,可以说是相见恨晚,两人都是设计师,一个时装设计师,一个珠宝设计师,其实都是一个行业的,顾宝宝对珠宝设计偶尔也会研究,顾相宜对时装兴趣自然也大,两人凑在一起,能聊的话题就很多,最主要的是,顾相宜和顾彤彤也住在巴黎,且离他们小镇才有十分钟的车程。
顾彤彤一听说就特别开心,她可以常来找森森玩了,墨晨心中却想着另外一个问题,荣少可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几年前为了顾相宜那么变态地对三家珠宝公司赶尽杀绝,只为她一个人疯狂,顾相宜哨声匿迹后,他差点把A市翻个底儿掉,这人基本上用正常思维不能理解的货,竟然让女人和女儿在巴黎住这么多天?

据说顾相宜已经嫁人了,且丈夫是青云银行的总裁伍德先生,两个男人旗鼓相当,又不知道会给时尚界带来什么冲击,顾彤彤口中的爹地和爸爸,应该是两个人。

一个是伍德,一个荣少。

有戏看!

顾彤彤在一旁调戏森森,墨晨摸着下巴,伍德是一个谨慎的人,他见识过,很温柔绅士,顾相宜是气质型女人,一身艺术家气息,所以顾彤彤十成是荣少的闺女,瞧这么性格遗传得真是妙啊。

两个女人在谈时尚,墨晨被顾彤彤tiaoxi,墨晨就带当然就和木木一组了,果然是森森比较招女孩子喜欢,就如小白很招女孩子喜欢,老大是被女孩子仰望的。

然而,墨晨深深赶脚,找男朋友找小白这种的,找老公绝对老大这一款的靠谱啊。

小姑娘不选木木实在是没眼光。

一顿饭吃得彼此都开心,吃过晚餐已八点多,回去也就半个多小时,并不算远,顾相宜明天要带彤彤去迪斯尼乐园,彤彤和森森晚饭时间就混熟了。森森话比较少,彤彤比较主动,森森比较害羞,彤彤连害羞是什么都不知道。

顾宝宝也想带孩子去迪斯尼乐园玩,于是就在酒店订了房间,今天就不回去,明天一早去迪斯尼乐园,他们和顾相宜正好定一家酒店。

check in的时候,顾相宜的手机响了,墨晨瞄了一眼她的手机屏幕,看到荣哥哥三个字,他差点笑出声,他敢打包票,肯定是某人改的备注,按照顾相宜应该是很标准地写他的名字。

“什么事?”顾相宜语气很平淡,不见得多欢喜,也不见得多反感。电话那厢的男人不知道说什么,顾相宜突然一笑,说了一声彼此彼此,突然把手机拿开,墨晨暗忖,肯定是有人的咆哮了,顾相宜默默数着时间,恰在某人发完脾气后又听电话,“不用这么夸张吧,我和你又没关系。”

顾相宜,“是真的没关系,是谁说他家女儿的生母是路人甲,既然是路人甲,当然没关系。”

“……”

顾相宜,“……不好意思,你又真相了。”

……

顾相宜,“我不爱吃醋,我爱喝醋。”

……

顾相宜又把手机拿开一点,“彤彤有爹地,可惜不是你。”

彤彤似乎一点都不管爸爸和妈咪说什么,她的注意力都在森森身上,很主动地勾着森森的胳膊,墨晨耳尖k in的时候还听到彤彤逗森森。

“森森,晚上我们一起睡吧。”

森森一蹦三尺高,果断选木木,他要和木木睡。

彤彤很无辜。

顾相宜把手机给彤彤,“爸爸找你。”

顾彤彤把手机拿过来,腰一插,“爸爸,什么事啊,我正在追老公呢,有事快说,没事请挂。”

顾宝宝,“……”

顾相宜摊摊手,表示你要理解,这孩子就是突变的。

墨晨笑得肚子都疼了,一想到对面那男人吃瘪的表情他就爽翻了。

顾彤彤又说,“妈咪身边没男人,放心,哦,有,不过那是我未来的老公的爹地,没威胁性,爸爸你可以睡觉去啦。”

墨晨,“……”

森森,“……”

顾相宜接过手机,走开了一会儿,彤彤继续和森森嬉戏,森森很无辜,他好像被小女王看上了,为什么她不看上木木啊,森森欲哭无泪,这么彪悍的类型不是他喜欢的,他更喜欢可爱机灵类型的,木木在一旁幸灾乐祸。

顾相宜和彤彤早就预定好了房间。

墨晨定了两间总统套房,因为顾相宜和彤彤也住总统套房,几人正好在一层,顾相宜打电话,一会儿再上去,让彤彤先上去,彤彤求之不得。

“一会儿我可以找你们玩吗?”电梯里,彤彤问森森,森森低着头不说话,她又问木木,木木说,“森森做主。”

“反正你们两个男孩住也没事情做,我妈咪没空理我的,我找你们玩吧。”

顾宝宝觉得又哪儿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仿佛哪儿弄错了。

森森纠结地想了想,看了看小女孩粉扑扑的脸,犹豫地说,“好吧。”

小女孩圆满了,“一会儿我们玩什么呢,你们会玩什么?啊,不如我们玩脱衣扑克吧。”

森森,“……”

木木,“……”

顾宝宝总算想到哪儿不对劲,她说,“彤彤,是这样的,我和木木住一间,森森和他爹地住一间,他们不住一起。”彤彤是孩子,观念里当然是爸爸妈妈住一间的。

“为什么啊,森森不是说他和木木住吗?”彤彤好奇地问。

顾宝宝说,“嗯……木木比较喜欢粘着我。”

顾彤彤鄙视一眼木木,“这么大还粘着妈妈,果然是森森最好。”

墨晨扑哧一声笑了。

木木瞪圆了眼睛,妈妈,不带这样的啊。

1041

最后形成的格局是墨晨和顾宝宝,木木、森森和小御姐顾彤彤都凑在一个房间里玩,顾宝宝没有什么行李,幸好顾宝宝的车厢里有换洗的衣服,他们都准备好要过夜的,如果发生意外的话,因为顾宝宝常迷路,去一个地方不一定来得及回来,所以车里都有换洗衣服。

顾相宜在打电话,还没上来,顾彤彤在套房里和自己家一样,打电话要了三副牌上来,看架势真的要玩脱-衣扑克,顾彤彤那自信的笑容把木木和森森吓得有点发悚。

墨晨可以预计到两个儿子光溜溜的,小御姐在一旁抽皮鞭了。

“我不玩,我不会。”森森果断说。

顾彤彤鄙视他们,“真笨,男人不会玩脱-衣扑克很吃亏的,我爸爸以前追我妈咪的时候就常玩脱9衣扑克。”

“你爸爸那人种,正常人类都不会生产。”

“你真了解他。”顾彤彤哈哈大笑。

“爹地……”森森求救,墨晨见顾宝宝在一旁很好奇,他也想看戏,于是拉着顾宝宝在一旁坐下来看孩子们玩,“彤彤,玩国王游戏呗,反正一样。”

“三个人玩国王游戏?”顾彤彤眯起眼睛,这概率太高了。

“你怕?”墨晨戳了戳小姑娘的皮,顾彤彤笑得让森森和木木都要发抖,“上就上,老子怕过什么啊。”

墨晨抽出三张牌,一张红桃A,一张红桃2,还有一张鬼牌,都给他们看了,其实这个游戏要人多才好玩,可小姑娘的目标就是森森,所以人多人少对她而言不重要。

第一轮,抽牌。

木木觉得女士优先,让顾彤彤先抽牌,顾彤彤也不客气,她运气爆棚,抽到鬼牌,墨晨捂脸,为其中一个儿子默哀,顾彤彤笑得和巫婆一样,森森和木木相视一眼,别开目光。

顾彤彤想了想说,“哇,一号说顾彤彤,你好可爱啊,你好漂亮啊,你真是一个大美女。”

森森扑哧一声笑了,因为木木是一号,木木的脸色变得木炭色,墨晨在一旁捶沙发,小姑娘嗷的一声,什么的郁闷,木木黑着脸看她。

顾彤彤哼了一声,森森在一旁起哄,“木木快说啊。”

木木瞪了森森一样,顾宝宝趴在沙发上问墨晨,“国王让做什么就要做什么?”

墨晨笑着点头,他喜欢顾彤彤啊,他家闺女要是这样就好,走出去谁敢欺负啊,一拳就把你打扁。

木木慢吞吞一会儿还没说,顾彤彤说,“快点说完,说完下一局,你不是目标,打酱油的就要快点把酱油打完啦。”

众人,“……”

木木怒,阴阳怪气地说,“顾彤彤,你好可爱,你好漂亮,你真是一个大美女。”

几乎是咬牙切齿说的,顾彤彤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第二轮抽牌,木木抽到国王。

森森刚想给木木提示,顾彤彤一脚踩在他的裤裆处,“不准作弊!”

森森哭了。

墨晨笑趴在沙发上,顾宝宝也窘了。

“森森,你好可怜啊……”顾宝宝说,森森也深有同感,墨晨说,“不怕不怕,起码是个漂亮的萝莉。”

这是萝莉吗?这分明是御姐嘛。

木木斟酌了一下,虽然有一半的概率可以整到人,但不一定会是顾彤彤,于是木木想了想说,“1号20个俯卧撑。”

森森哭了。

“我是一号啦。”

木木,“……”

森森委屈地趴在地上做20个俯卧撑,顾彤彤说,“你做俯卧撑也是这么帅啊。”

森森,“……”

第三轮抽牌,又是顾彤彤国王。

顾彤彤心思一转,说,“一号说,顾彤彤,我好喜欢你啊。”

木木的脸再一次黑了。

顾彤彤怒,“怎么又是你?”

森森在一旁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木木冰冷冷地说,“你以为我愿意抽到1吗?你脑子就不会转吗,每次都叫一号,叫2号你会死吗?”

“我就喜欢一号,怎样?”顾彤彤反击。

木木无比的气闷,顾宝宝却觉得人家小姑娘好可爱,她真想要一个,不过她的性格应该教养不出这么彪悍的孩子,木木无比郁闷地说了一句,“顾彤彤,我喜欢你。”

“错了,是顾彤彤,我好喜欢你啊!”顾彤彤一字一字地拉长了,数着字数说,“漏了两个字。”

木木瞪她,顾彤彤反瞪回去,又笑眯眯地刺木木,“输不起就不要玩嘛。”

木木男性自尊受挫,咬牙说,“顾彤彤,我好喜欢你啊。”

一字一字从齿缝中迸出来似的。

墨晨说,“森森,你最幸运了,都没抽到你。”

森森说,“我也没抽到国王嘛。”

木木黑着脸,死死瞪顾彤彤,这会一直小老头的木木才有点小孩子的心性,发誓要整死顾彤彤,森森却怕怕的,木木你别整到我啊。

木木干劲上来了,再一轮抽牌,森森松了一口气,他是国王。木木是个特别老实的孩子,所以没作弊,森森很郁闷,他想,他们都叫一号了,那他就叫2号吧。

森森犹豫一下说,“2号到窗口喊一声,哇,今天好爽啊。”

木木再一次黑了脸,妈的,凭什么抽到的都是他啊。顾彤彤在一旁哇咔咔地大笑,顾宝宝默默地泪了,木木,你果然是最悲剧的。

森森一脸很纠结,可眼睛全是笑意地说,“木木,我错了。”

其实他自己也爽翻了。

当国王的感觉真是好啊。

木木黑着脸起来,走到窗边,森森又加了一句,“啊,把窗户打开啊,不然人家都听不到。”

木木回头,激光一样的目光射向他,森森躲到墨晨旁边笑得像朵花儿似的。

1041

木木愤怒地把落地窗开了,外面还带一个小阳台,没什么危险性,他站在窗口愤怒地大喊一声,“哇,今天好爽啊!”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很快乐的语气却被木木喊得很仇恨。

顾宝宝暗忖,木木你果然悲剧了,墨晨暗忖,大儿子着实太可爱了,第一次发现小老头也是这么可爱的啊。

事实证明,木木是一个很靠谱儿童,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地大喊一声,可他是很大声地喊了,喊得脸蛋都红彤彤的,木木啪一声地关了窗,又重新回来。

很平静。

墨晨都不好意思笑他了。

顾彤彤幸灾乐祸地看着木木,笑说道,“你真是足够倒霉啊。”

木木淡定地坐下来,森森有点预感,额,玩过头了,呜呜呜……墨晨给他们洗牌,小御姐又是第一个抽牌,木木很威武,抽到一次国王。

森森哭丧着脸,木木很淡定地说,“一号和二号全体一百个俯卧撑。”

森森,“……”

顾彤彤,“……”

顾彤彤说,“违规违规,只能喊一个,不能喊双。”

木木看向墨晨,墨晨颔首,他不阴不阳一笑,他就和一号较劲上了,不管整到谁都算赚了,木木笑得更阴阳了,“一号到楼道上等着,第一个人不管是谁都上去亲他一下,并说一声,我爱你。”

森森欲哭无泪,彤彤在一旁喊V。

“为什么又是我。”森森短腿一瞪,差点打滚,“木木,这么困难的问题为什么都丢出来。”

彤彤揪着他起来,“快去快去,不准耍赖。”

于是几人移到楼道上去,顾彤彤跑到拐角处,众人正不解呢,她就像是一只美丽的精灵飘来,深邃漂亮的五官全是笑容,“森森,快来亲我,快说你爱我。”

墨晨,“……”

靠,顾彤彤,你真是主动爆了,聪明爆了。

荣少啊,你分明没抚养她长大啊,为什么她还是这么彪悍呢?

森森要哭了,这也算数吗?

顾彤彤自动自发地把脸颊嘟过来,木木伸手在中间挡着,把森森一把拽到后面,“不作数!”

“为什么,我是第一个跑来的。”顾彤彤说。

木木说,“不算数。”

墨晨也说,“这不算数,不算数,顾彤彤,作弊作弊。”

顾宝宝哭笑不得地倚着门看,这一层全是总统套房,人并不多,等了十分钟,终于听到电梯上来的叮咚声音,森森祈祷,漂亮的顾姐姐,你快点上来吧。

拐角处总算来了一个人,是一个大家伙,肌肉男,虽然穿着西装却掩不住身上那种威武的气息,很严肃,很健硕的那种,森森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哇,吓死人啦。

他不要亲他啦。

顾彤彤说,“哇,不是美女,是帅哥,那没关系,我不吃醋,森森,上吧。”

小御姐推了森森一把,森森求救是看向墨晨和顾宝宝,木木在一旁凉凉地说,“愿赌服输。”

森森吸了吸鼻子,迈着小断腿跑过去,用英语打招呼,那人看起来很严肃,但对一个小孩子,当然没什么防心,森森让他蹲下来,他也很听话。

毕竟这么好看的孩子,谁都不忍心拒绝。

小王子纠结了一会儿,总算鼓起勇气,飞快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用中文说了三个字,我爱你,一扭头就跑了,“啊,关门,关门,关门啦……”

森森祈祷人家听不懂中文,他溜进房间就把他们一个一个拽过来,飞快迅速地关上门,丝毫不理会楼道上茫然的大块头。

木木说,“你作弊。”

“你说我爱你,又没说是英文的我爱你,还是中文的我爱你,都一样啦。”

墨晨赞许地点头,“聪明!”

小御姐凑过来问,“亲吻大块头的感觉怎么样?”

“闭嘴!”

“哇,你肝火这么旺盛,爽翻了咩?”小御姐气死人不偿命,森森想哭,他恨木木,木木在一旁笑得清清爽爽的,这回轮到森森干劲上来了。

墨晨洗牌,他是完全不作弊,他是好人。

三人又开始抽牌。

小御姐今天运气爆棚,果断又是国王,她笑得很夸张,“老子和一号叫上了,我就不信你总是一号。”

木木低声一声国骂,小御姐靠了一声,“你真是一号,靠!”

“这轮不算,这轮不算,都知道惩罚谁了,这不算数。”墨晨说,小御姐盯着木木,木木冷冷一笑,“看我干什么,你当我愿意啊。”

“你和一是拜把子的吧?”顾彤彤说,笑着把牌放回去,森森嚎叫,墨晨洗牌,又给他们发牌,小御姐的人品,不得不说,真爆棚了。

又是国王。

小御姐哈哈大笑,森森哭丧了脸,木木很淡定,小御姐眯着眼睛一转,心中一想,嘿嘿,看表情就知道,森森一定是一号了,她真和一号较劲了。

“一号亲我一下,说顾彤彤,我爱你。”顾彤彤喜滋滋地说,木木的脸全黑了,森森在一旁哦也的一声,兴奋地跳起来,扑到墨晨怀里,“爹地,我是不是太聪明了。”

墨晨,“……”

顾彤彤叉腰,琉璃色的眼睛死死瞪着木木,“邪门了啊,你怎么都是一号啊,森森,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啊。”

森森很无辜。

木木切了一声,“你当我很愿意亲你啊。”

“本姑娘还不想让你亲呢。”顾彤彤咬牙,瞳孔全是火光,木木说,“那好,这局不算。”

顾彤彤是个嘴巴快的姑娘,一下子忘了条件,幸灾乐祸地说,“哎哟,输不起嘛。”

木木怒,突然抓过顾彤彤,顾彤彤一个防备不及,被他抓到面前,木木捧着顾彤彤的脸,粉嫩的嘴唇印上小御姐的樱唇……

室内一片死寂。

*

哇咔咔,这三人可爱爆棚了吧,为了这纯洁的一吻,求金牌了撒。

ps:我发现我求金牌真素太没下限了,O(∩_∩)O哈哈哈~。

1043

顾彤彤手中的国王落了,琉璃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木木的眼睛也看着她,四片粉嫩的唇亲昵地粘在一起,带出一种的亲昵感。

特别顾宝宝瞪圆了眼睛,墨晨也瞪圆了眼睛,看着客厅中央玩耍的两个孩子突然亲在一起,两个孩子都是粉妆玉琢的孩子,这画面很养眼,然而,孩子年龄太小,这样的亲嘴对大人而言还真是不小的冲击呢。

木木,你还真是一个标准的行动派啊。

顾彤彤那句话触怒了他,儿子一向是心性高的,哪会被人说输不起呢,结果头一热就亲上顾彤彤了,其实顾彤彤的亲是亲脸颊,因为刚刚的门外她让森森亲是把脸颊送上来的,谁知道木木直接捧着她的头亲嘴了。

墨晨纠结地想着,木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呢?

就算被输不起也会吻她的脸颊吧,难道是因为顾彤彤太彪悍,嘴巴太利,所以他也彪悍了?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木木好像也被自己的举动吓坏了,两人黏在一起最起码有一分钟才分开,顾彤彤一直白皙粉嫩的脸变得和红苹果似的,指着木木,木木是靠谱儿童,又说了一句,“顾彤彤,我爱你。”

墨晨大受冲击,这眼前的孩子要是长十岁,那真是一个很别扭的少年少女示爱场面啊,只可惜他们都还是小萝卜头,而且孩子心性比较盛。

森森竖起拇指,“木木,我崇拜你。”

小御姐怒了,“谁让你亲我嘴的,我是说亲脸颊,是脸啊。”

木木也知道自己好像是有点过分了,但他很理直气壮地反驳,“你又没说清楚是脸,还是唇,我怎么知道,反正不犯规。”

“我要杀了你!”顾彤彤蹦起来,一脚踩过来,木木冷淡地说,“输不起。”

小御姐的脚都抬起来了,,被他说输不起,顿时放松了,这一放松不要紧,要紧的人突然一个扑倒,直接摔到木木身上去了。

木木,“……”

墨晨,“……”

“我和你单挑!”顾彤彤女王气质再一次狂飙,木木甩都不甩她,正好顾相宜上来,看到这两孩子较劲的画面,忍不住好奇起来。

彤彤扑过去,“妈咪,他占我便宜。”

顾宝宝慌忙把事情讲了一遍,顾相宜笑说道,“木木那么可爱聪明,你是赚到了好不好?”

“那是人家的初吻,初吻啦。”

木木脸红了。

顾相宜说,“你的初吻早就被你爸爸拿走了。”

“那不算,那不算,那是爸爸,人家要把初吻留给我老公的。”顾彤彤怒,又死死地瞪了木木一眼,木木表示毫无压力,很心安理得,一点愧疚都没有。

墨晨大赞,心理承受能力果然很好。

顾相宜语不惊人死不休,“那你嫁给他好了。”

“谁要嫁给这种老头?”

“谁要娶这种泼妇?”

顾彤彤和木木异口同声,一说完又互瞪,顾彤彤扭曲了,“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你竟然叫我泼妇?”

“自恋鬼,瞧瞧你妈咪,那才叫漂亮,气质,你一点气质都没有。”木木有恶毒地加了一句,“谁娶你,肯定是脑子缺一半想不通。”

墨晨,“……”

顾宝宝,“……”

顾宝宝从来不知道,素来很擅长沉默是金的儿子也有这么伶牙俐齿很犀利的时候,口才和人才一样的爆棚。

说到吵架,顾彤彤自认在娘胎就没输过,她站在木木面前,“全天下的男人估计都死光了,你老婆才会嫁给你。”

顾相宜微微一笑,孩子的打闹对她而言是小问题,“其实你们很心有灵犀的。”

“妈咪,你给我闭嘴!”顾彤彤回头瞪顾相宜一眼,顾相宜摊摊手,一脸宝贝我闭嘴的表情,顾宝宝想,额,还是儿子好,儿子从来没让她闭嘴过呢。

两个孩子吵到一起了,顾彤彤的牙尖嘴利的,木木也不甘示弱。

顾宝宝说,“你女儿真是太厉害了,连你都敢叫闭嘴。”

顾相宜说,“没事,养成这样的女儿一直是我的心愿,以后反正嫁到别人家,是她的婆婆要哭,不是我会哭。”

顾宝宝,“……”

墨晨,“……”

他似乎有点了解,为什么荣少不在顾彤彤身边,她也能这么彪悍了。

森森左看右看,没他什么事,反正他躺着不要中枪就好,所以他很乖巧地呆在一旁,很没手足情谊地丢下木木一个人大战顾彤彤。

很显然,吵架当然是顾彤彤胜利。

木木秉着好男不和女斗的想法,不和她一般计较,顾彤彤还不忘了刺一句,“吵不过就吵不过,装什么装,你就我一片嘴皮就潦倒了。”

木木阴阳怪气,无动于衷。顾彤彤果断去找森森,还是森森最可爱,森森想,果然躺着还算会中枪的,其实顾彤彤也挺可爱的啦,森森是如此感觉的。

最后夜深了,顾相宜带顾彤彤回房间,顾宝宝坚持原来的分配,她和木木一间,森森和墨晨一间,墨晨却坚持让木木和森森一间。

顾宝宝微微蹙眉,等儿子走后,她才冷声问,“你想做什么?”

墨晨看着她,目光深深,顾宝宝低垂了头,开门想走,墨晨一手撑在墙壁间,把她困住,“宝宝,我们谈一谈,好吗?给我十五分钟,我们好好谈谈。”

顾宝宝低着头,抵抗着墨晨的气息,有些艰涩地说,“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怎么会没什么好谈呢,我们之间有木木,有森森,还有我对你的爱,我们有很多东西能谈,给我一个机会,好吗?”墨晨温柔地请求,如春风般的温和让人很舒服。

顾宝宝慢慢地抬起头来……

1044

顾宝宝看着墨晨,两人在门口,光线迷蒙,他站在光线中,温润如玉,仿佛一块上等的珍珠贝母,有着令人温暖的光晕,墨晨不管从哪一个方面看都是美好的,俊逸的,优秀的,令她觉得绅士的。

然而,她却有些逃避和他谈任何关于未来的问题。

顾宝宝最终轻轻点了点头,坐到客厅去,墨晨到酒柜处,开了一瓶红酒,把两个水晶杯拿过来,给顾宝宝也倒上一瓶,顾宝宝说了一声谢谢。

墨晨并没有应答,只是轻轻地摇了摇手中的红酒,饮啜一小口。

“这一年多,你和孩子过得好吗?”

“很好。”顾宝宝说道,“森森能开口说话,他们都变得开朗许多,在学校也没那么孤立,交到新朋友,我的工作也顺利,心情也慢慢恢复,都很好。”

墨晨说,“无双生了一对双胞胎,卡卡昏睡了一年多,最后也醒了。”

“恭喜他们。”顾宝宝真诚地说。

墨晨抿唇,“林林的事情,我很抱歉,这是我一辈子都不可原谅的错,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们,我可以做任何补偿。”

“不必!”顾宝宝看着墨晨,认真地说,“我不再责怪任何人,我也不会再觉得谁该为这件事负责,我已经很平静地接受林林离开我的事实。我会永远怀念我的儿子,我也不会怪你,你也不必对我们有任何补偿,不管哪一方面,我想我都不需要,我能很好地教导他们,我有足够的金钱让他们过上很好的生活,我爱他们如生命,会好好抚养他们长大成人。”

“那父爱呢,你能给他们?”

“我不可以,你可以啊。”顾宝宝说,有些茫然,他们的孩子,当然是他们一起来爱了,墨晨反问有些不理解顾宝宝的想法。

“你的意思是?”

“你可以随时来看他们,我不反对,或者是带他们去小住几天,我也不反对。”

墨晨算是明白顾宝宝的意思了,她完全是出于对宝宝们的考虑,并没有从他们两人的角度去谈论事情,所以就才有这样的想法。就像是离婚的夫妻,他有探视权,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墨晨看着顾宝宝茫然的神色,很显然,从他出现,她就这么一直在想了,墨晨苦笑,他是不是要赞美顾宝宝一声,说她很善解人意呢?

竟然毫无芥蒂愿意让他探视宝宝们,还可以让他带他们去小住。

可她为什么从不曾考虑过他们。

他的目标是她,不是孩子们。

“宝宝,你呢,一辈子都单身,或者再找喜欢的人?”墨晨问。

顾宝宝说,“随缘啊,我也不知道。”

“那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墨晨几乎是急切地问,目光深沉地看着顾宝宝,“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爱你,好好爱孩子们。”

顾宝宝仿佛想说什么,最终却摇摇头,表示自己很抱歉,墨晨眸中有一抹失落,顾宝宝不是拒绝他一个人,她拒绝所有全部想要进入她的心的男人。

她虽然茫然,却喜欢自由,无拘无束,这样的性子很难被爱情打动,在她的眼里,爱情就是束缚。

墨晨说,“林林出事的时候,我恨不得能陪在你身边,能陪你度过这一段伤心的岁月,可你不需要问,不仅不需要,还推开了我。我知道彼此都需要一段时间冷静,沉淀,走出林林的阴影,我们或许一辈子都无法淡忘,可生活还要继续,为了森森和木木,我们都会勇敢向前走。我当初答应过自己,只给你两年时间,两年之后,我会来找你,建立我们的家,有我,有你,有木木,森森,将来或许还会有另外的孩子。我知道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可是宝宝,能不能给我这个机会,我不求你立刻爱上我,不求你马上给我回复,我只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你会爱上我,我们会幸福。”

“这样做,有意义吗?”顾宝宝问。

“当然有。”墨晨说,“当初你为了孩子们,考虑和我在一起,如今也为了孩子们,考虑一下,好吗?林林的事情,我发誓再不重演,我知道你不相信。可试着信我一次,我真的保证,类似的事情不会再出现。”

顾宝宝咬着唇,很不解地问墨晨,“你为什么喜欢我?”

“我不知道。”墨晨说,“如果我知道为什么喜欢你,怎么样才能停止喜欢你,我今天就不会出现在巴黎。”

“就算我答应了你,也什么都保证不了。”顾宝宝认真想了一遍,最终松了口,墨晨松了一口气,他需要的就是顾宝宝一个答应罢了。

“只要你答应,给我一个机会就好,就算你没爱上我,那也是我没本事打动你,到时候我会心甘情愿离开,甘愿当一个朋友,祝你永远幸福。”墨晨说。

顾宝宝有些感动,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墨晨很会说话,她也有坚持不懈几年的追求者,可能说出这样感人的话,只有墨晨,没有情,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她知道,自己该给他一个机会。

然而,林林的阴影又让她犹豫不决。

墨晨说,“你看,木木和森森今天很高兴,你也很高兴,最起码,我能给你们带来快乐,是不是?”

顾宝宝点头。

墨晨又说,“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从我十六岁开始,十几年了,一直都没变化过,宝宝,这不是一天两天的情分,我们之间虽然只有我一厢情愿,也有十年的珍贵回忆,看在这十年份上,给我一个机会,好吗?让我好好地爱你和孩子们,别轻易拒绝一颗爱你这么多年的心。”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