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1125章节 叶非墨

1125章节

墨遥扭过头去,发现四米之外有一个微弱的光芒在闪动着,仿佛有什么拉动着,墨小白和墨遥移动过去,且心有余悸,铁链在地上拖动的声音响起来,墨小白把墨遥推在前面挡着。

墨遥,“……这是什么意思?”

墨小白无比傲娇,无比理所当然,“你是我哥啊,天塌下来也是你顶着,有为什么危险当然也是你帮我挡着。”

墨遥,“……”

墨小白,你确定你爱我?

墨小白无耻地抓着墨遥的肩膀,嘿嘿地笑,“哥,我确定我很爱你,真的,我最爱你了,放心,上吧,你男人都给你动力了,你怎么还不去冲锋陷阵呢?”

墨遥,“……”

……

墨晨在上面又喊了好几声,都没听到墨小白和墨遥的回声,忍不住着急了,风云想要顺着趁着爬下来,墨晨却一马当先顺着绳子爬下来。

风云也顺着一起爬下来,墨遥说道,“安静一点,墨晨你过来。”

墨晨以为他们出了事,如今听墨遥声音冷静,正常,他才松了一口气,慌忙走了过去,风云在后面亮了灯,刚一走进就看到两个孩子卷缩在角落里,全身赤luo,什么都没穿。一个孩子靠着墙壁,似乎失去了意识,一动也不动,一个孩子瑟瑟发抖,旁边有一个吊着的铁圈,半空中挂着一个发着荧光的淡色水箱,里面有一些淡黄色的液体,管子通道孩子们的身体里,一个孩子一动不动,脸上一点血气都没有。

另外一个孩子低着头,脸都看不到。

墨小白蹲着在哄着他,墨晨听到墨小白喊林林,慌忙推开墨遥,一下子几乎跌坐在那孩子面前,轻声喊,“是林林吗?是林林吗?”

他想去碰触孩子的身体,墨小白还来不及阻止就听林林大喊一声,“啊……”

尖叫得厉害,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样。

墨晨惊慌失措地收回了手,孩子,你这怎么了?怎么如此惊慌呢,是不是遭受了什么,是不是很痛苦?

孩子始终没有抬起头,叶天宇的声音在耳机里传来,“准备撤退了。”

墨遥把风腰间的麻醉枪拿过来,墨晨心疼至极,刚想要阻止,墨遥已发了一枪,麻醉子弹射中孩子的胸前,那孩子的身子慢慢地软了下去。

墨晨慌忙扶起孩子,扒开孩子显然两年没修剪过的长发,露出一张消瘦苍白的脸,五官已不是他记忆中依稀的模样,太瘦了,几乎度变了形。

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肉,也就两把骨头的样子,手臂上都是针孔,胸前还有一根针管是通那些黄色的液体,墨遥拔了,墨小白用一个小瓶接了一点,几人急忙撤退。

另外一个孩子已断了气,没了呼吸,他们也管不了,实验室的孩子多半都没有活着走出来,重伤的被第一恐怖组织的特工带上了飞机。

这样的孩子,他们宁愿留给自己,也不会留给敌人。

墨晨心疼地抱着林林上了飞机,大队人马立即撤退,林林放佛好久没有洗过澡了,身上有厚厚的泥,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白得可怕。

这辆高科技私人飞机属于享乐型的战斗武器,所以飞机上一应俱全,墨遥放了水,墨晨抱着林林放到温水里帮他洗澡,林林的胸口位置有弹孔的伤痕,也有手术刀的伤痕,都还没有消失。墨晨眼光一热,果然是林林,他还记得林林当时挨了这一枪时的茫然,那睁得大大的眼睛。

如今见到他这幅样子,心疼不已。

墨晨帮林林洗了澡,飞机上没有墨晨的衣服,墨晨临时用大浴巾包裹着他的身子,又把温度调高,轻柔地把他放在床上休息,林林被打了麻醉枪,睡得特别沉,呼吸很轻微,仿佛随时都会断了一般。

墨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他一定会加倍疼这个孩子,不会让他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不会再让他遭受这样可怕的一幕,哪怕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林林,乖儿子,好好睡吧,等你醒来,我们就到家了。”墨晨握着他的小手说道,身为父母,让孩子经历这样的噩梦,就是父母的失职。

这是无法逃避的责任。

他在顾宝宝身边这么多年,毫发无损,结果在他身边就遭受这样的噩梦,一切都是他的错。

墨小白敲敲门,“小哥哥,宝宝在线上,你还是亲自告诉她吧。”

林林还活着这个消息,墨遥和墨小白打算让墨晨亲自和顾宝宝说,当年顾宝宝责怪墨晨弄丢了他们的宝贝,如今找回来了,当然也就是墨晨亲自告诉他。

“墨晨,林林呢,林林呢?”顾宝宝着急地问。

“宝宝,我找到林林了……”墨晨哽咽地和顾宝宝说着这一喜讯,顾宝宝眼泪唰一下落下来,捂着嘴唇喜极而泣,良久无法恢复。

她仿佛失去了说话的功能。

“真的吗?”木木惊喜地问。

墨晨点头,森森叫道,“我要看林林,我要看林林,他人呢。”

“他太累,睡着了,等回家,你们就可以看见他了。”墨晨说道,暂时不告诉他们,林林遭遇了什么,只是不想让他们太过操心。

等回了家,有他在身边,会陪着每一个人度过这一次难关。

顾宝宝谢天谢地,不仅墨晨没有事情,林林也没有事情,她所祈祷的一切,总算都实现了,感谢老天。

“我等你和儿子回来。”顾宝宝语言难掩激动。

墨晨很想碰触顾宝宝的脸,可却碰触到冰冷的屏幕,他仿佛触到她的眼泪,“嗯,等我回来。”

一切都过去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们一家总算团圆了。

风雨过后,彩虹绚烂。

*

1126

林林一直睡到千云岛都没有醒来,木木和墨玦把反恐督查等人引到别的岛屿上去,他们无功而返,千云岛暂时安全,众人一心关心林林的身体状况。

从墨晨的话中,十一能猜到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顾宝宝听不出来,不代表大家都听不出来,顾宝宝一见林林的模样就哭了。

墨晨把孩子放到顾宝宝房间里,握着儿子只有骨头的手,顾宝宝忍不住一阵抑制的疼痛,墨晨只能在一旁安慰着她,森森也在一旁无声地落泪。

“什么时候能醒?”

“明天早上就能醒了。”墨晨说道,墨遥的麻醉枪功效比较厉害,没有二十多个小时是无法清醒的。

深夜了,大家也不能就守着林林,各自回房间睡觉,一早才会过来看他。

顾宝宝晚饭没吃,一直守着他。

墨晨怕林林半夜醒来,也守在顾宝宝房间里,等林林一块儿清醒。

凌晨过后,顾宝宝说道,“墨晨,你很累了,先去睡觉吧,等林林醒了,我叫你。”

“你看起来也很累,自从我走后,没睡过吗?”墨晨心疼地抚摸着她的脸庞,顾宝宝脸上挂着一圈黑眼圈,看起来十分的疲倦。

顾宝宝握住他的手,放在唇边亲吻,“我再辛苦,也没有你辛苦。”

墨晨激动地抱着她,拥在怀里,房间里铺着软软的地毯,墨晨让顾宝宝睡下来,枕着他的大腿,这样也能守着林林,自从他走后,宝宝应该没有睡过。

她需要充足的睡眠。

他是男人,守护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是天经地义的。

墨晨自己也太累了,握住林林的手,凌晨三点钟的时候,他也趴在床沿睡着了。

林林的手指动了好几下,墨晨就清醒了,惊讶地抬头,先看了林林,他闭着眼睛,还没有清醒的样子,墨晨看了看旁边的闹钟,凌晨三点过了。

宝贝儿要醒了吗?

林林微微睁开眼睛,房间里一片明亮,这是墨晨故意亮着一盏灯的,他们找到林林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在黑暗中关了多少天,对狭小,黑暗的密闭空间,他应该非常的恐惧。

他亮了房间里所有的灯,窗户也开着,让风吹进房间,气氛是那么的和缓,舒服,林林应该不会太过敏感。谁知道林林刚一醒来就从床上坐起来,墨晨发现一件事,林林很惊慌,他甚至突然尖叫一声。

“啊……”仿佛受了很大的惊吓,他还是输液,自己竟然不顾手背上的针管就跑下床,这样的动作让针管深深刺入他的皮肤中,手背上立刻出现一片鲜血。

“啊……”林林尖叫起来,很没有意义的叫声,慌忙伸手拔了手背上的针管,不管鲜血淋漓滚下床,墨晨突然从地上起来,这个动作也惊动了顾宝宝。

她也迷迷糊糊醒来,房间里全是林林的尖叫声,顾宝宝大呼,“林林……”

林林尖叫着要逃跑,他四处逃窜着,墨晨和顾宝宝过去拥抱着他,不让他乱动,顾宝宝说,“林林,你受伤了,妈妈给你包扎好不好,不要动……”

林林根本不让人碰,大喊着要逃跑,顾宝宝怕伤害到林林,不管去碰触他,墨晨也怕弄疼了他,不敢太用力,顾宝宝快哭了,“林林,不要怕,是妈妈啊,是妈妈啊,你听到了吗 ?”

林林大喊着,捂着耳朵,闭着眼睛,放佛关闭了自己的听觉,视觉,只是惊恐地尖叫,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林林突然抓住墨晨控制他的手,用力地咬了一口,墨晨一疼,突然放开他,林林掉落在毛毯上,突然翻滚起来,爬进了床底,尖叫声才会突然停止。

顾宝宝哭泣着,也趴下来,“林林,你怎么了,我是妈妈啊,别怕,我是妈妈啊,你不认识妈妈了吗?林林,你回应一声好吗?”

大半夜的惊叫,惊醒了附近的叶薇,墨玦,墨小白和墨遥,他们纷纷上来,一进来就看见墨晨和顾宝宝都趴在地上哄着林林,木木也醒来了,所有人都茫然不解。

叶薇问,“怎么回事?”

墨晨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一醒来就开始尖叫,好好的床不呆,跑到床底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顾宝宝耐心地哄着林林,林林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林林,妈妈知道对不起你,这两年一直不在你身边照顾你,妈妈知道你很痛苦,妈妈没能去救你,可妈妈没有一天忘了你,做梦都想着你能回家,林林,你终于回到妈妈身边了,要了妈妈的命都可以,你不能不认妈妈,不要害怕好吗?这是爹地家,你很安全,没有人再能伤害你,没有人再打你了,你的手受伤了,出来让妈妈帮你擦药好吗?不然会很疼的,你最怕疼了,林林,出来好吗?床底很冷,很黑的……”

那样的语气,闻者伤心……

叶薇听过墨小白说起找到林林一事,过去立刻关了房间里所有的开关,又过去把窗户关上,墨小白不解,“妈咪,这是做什么?他在黑暗中那么久,应该很害怕黑暗。”

“同样的,他也只能习惯黑暗。”叶薇说道,一个被长时间在黑暗中虐待的孩子,对黑暗的密闭空间很畏惧的同时,也会产生一种依赖的心理。

所以林林才会一醒来就逃到床底去,因为那里才能给他安全感,才能让他觉得他还是安全的。

一个在密闭空间里久的人,心中除了恐惧,还有依赖,他们很希望看见光线,很想看到光明,可同样的,他们也畏惧光线,畏惧光明。

这是一个人在长期受到身体和心灵虐待后的自然反应。

*

1127

房间暗下来后,林林果然变得安静许多,众人也没敢太吵闹,怕吓着他,林林一个人的床底瑟瑟发抖,顾宝宝一边心疼地哭,一边哄着他。林林捂着耳朵,拒绝所有的声音,叶薇让顾宝宝别说话,让林林一人好好感受一下周围的环境,等他缓过神后再说话。

叶薇看起来很有经验,顾宝宝也就什么都没说,着急地等着林林,将近半个小时,都没有一点声音,墨遥轻声说,“他不会出什么事?”

“刚刚针管插到他的血管里,流了很多血。”墨晨说道,“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墨小白爬下来,学了几声老鼠叫,墨遥翻了一个白眼,墨小白说,“宝贝林林,你在干什么呀,能不能和我说说话啊。”

林林没有说话。

墨小白慢慢地想要靠近床底,突然从床底飞来一只拖鞋,砸在墨小白头上,墨小白错愕,转头问墨晨,“为什么会有一只拖鞋?”

墨晨,“……”

估计还有一只呢,墨小白说,“宝贝儿,这是不礼貌的哦,打人是不对的,知道吗?让小叔进去好吗?小叔进去陪你聊天好不好?”

没反应,墨小白觉得他这么大的人要爬到床底稍微有点小困难,于是只好作罢,木木说,“要不我来?”

墨小白起身,让木木过来,木木趴下来,温和地说道 ,“林林,我是木木,你听得到吗?我可以进去陪你吗?你一定很想哥哥陪你吧,哥哥明天给你做你最爱吃的五分熟荷包蛋好吗?”

墨晨敢打赌,这是木木最温柔的声音了,听着都让人觉得舒服,原来这个性情冷淡的大儿子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刻,真是难得啊。

木木爬了进去,林林没有丢拖鞋给他。

墨小白不平了,老子还学了老鼠叫呢,为什么林林就给他一只拖鞋呢。

墨遥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木木爬进去后,把林林拥抱在怀中,林林起初还有一点反抗,木木却一直耐心地说,“林林,我是木木,是哥哥啊,别怕。”

床底比较低,不能坐起来,木木只能躺着,把他抱在怀里,林林抱着木木,似乎很委屈。木木几乎感觉不到他的重量,借着微弱的光,木木轻柔地拍着林林的背脊。

“不要怕,不要怕……”

他不小心摸到一团湿润,一闻才知道,是血迹。木木说,“林林,跟哥哥出去好吗,手受伤了,我们要擦药,要包扎,好吗?”

林林摇头,如八爪一样抱着木木,木木尽量把自己移到床的边缘,把林林的手伸出去,墨遥早就把药箱拿过来了,小心地给林林清洗,上药。

他反抗的厉害,木木却把他的头转向一边,“不要怕,不要怕,没事的,哥哥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哥哥都会帮你挡着的,不要怕。”

林林的反抗,慢慢的变得微弱,总算稍微好了一点。

他沉沉地睡了过去。

叶薇等人回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墨晨,顾宝宝,顾宝宝问木木,“要不要抱着林林出来。”

“不用了,就这样吧,地毯也暖和,等明天再说。”木木说道,林林好不容易才折腾着睡着了,要是又来一次大反应,估计又要醒来,这个晚上都不用睡觉了。

天没一会儿就亮了,木木很奇怪,自己竟然就这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林林正在他身上,床底虽然小,但光线已经有些明亮,林林睁着眼睛,定定地看着木木。

兄弟两身子叠在一起,宝宝和墨晨睡在上面,他们太累了,反而睡过头,没有清醒,木木笑着看林林,林林面无表情,只是目光有一些恐慌。

木木说,“还认识哥哥吗?”

林林没说话,木木也不在意,拿过他的手,贴在他的胸口上,“你看,这是心脏,是热的,是跳动的,哥哥是真的,不会消失哦。”

林林还是没说话,木木说,“我们出去走一走,好吗?哥哥在你身边。”

林林没反应,木木抱着林林,小心翼翼地移动他出了床底,林林刚走一步就摔倒了,又想要缩回去,木木慌忙拉着他,“来,哥哥抱着你。”

木木人小,林林这两年似乎停止了生长,个子都没长,且人那么瘦,木木真不觉得他重,林林仿佛好久不走路了,有些笨拙,木木只能抱着他,一直下了楼梯。

下到楼梯,木木带着林林去沙滩上,他放下林林,外面微光淡淡,不太太明亮,但视线还算清楚,林林似乎无法适应这样的光线,闭着眼睛。

木木跟着他坐下来,“不要闭上眼睛,你看,景色那么美丽。”

林林睁开眼睛。

木木说,“试着自己走路好吗?哥哥带着你。”

他刚要松手,林林就如疯了一趟抓住他,不要让离开,木木慌忙说道,“放心,放心,哥哥不会离开你,哥哥教你走路,这里很舒服的。”

木木扶着林林站起来,他一切都很完好,只是长久走路,骨头有些麻痹,练习了十几分钟,林林已经很顺利地能走路了,关节的麻痹和疼痛也慢慢消失了。木木很欣慰,也很开心,“林林,和我说说话好吗?”

林林看着他,却不说话。

木木也不勉强,“我带你到海边走一走,快要日出了,很漂亮哦,林林好久没看到日出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木木自己也有点心酸,如果有可能,他真宁愿这两年被抓的人是他,被折磨,被虐待的人也是他,不是林林,以前林林多动,活泼,如今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安静地抓着他,怕他走掉,人也安安静静,一点语言都没有。

看着他,木木别提多心疼。

1128

林林和木木在沙滩上走了一段时间就到了海边,叶薇和十一,容颜和无双等人在锻炼,林林见了生人有些害怕,慌忙躲到木木身后去了。

木木安慰他,“别怕,林林,是奶奶他们,他们也不会伤害你。”

叶薇等人看见木木和林林显得有些惊讶,林林愿意和木木一起出来了?叶薇有些疑惑,暗忖着真的可以了吗,别说叶薇惊讶,谁都惊讶。

林林躲在木木身后有点怯生生的意思,不敢冒出头,紧张地揪着木木的衣服,木木反身抱住他,“乖,林林,他们不会伤害你。”

墨晔和墨玦几个男人都还没回来,沙滩上只有几个女人,无双蹲下来,笑着和林林打招呼,“乖宝贝,昨天睡得好吗?”

林林不回答。

木木说,“我带他在沙滩上走一走,他还有些怕生。”

叶薇点头,木木牵着林林在附近散步,十一不放心,远远看着他们,无双说,“妈咪,别担心,再过几天,白夜叔叔也过来了,到时候再让他给林林看看。”

众人只能点头,这个时间,圆缺和念痕也即将回来了,容颜回去伺候孩子们起床,无双也跟着一起去,叶薇和十一留在这里看着木木和林林。

“日出了,林林,好看吗?”木木问林林,林林点头,木木拉着他坐下来,“这是我们以后生长的地方,你会喜欢的,哥哥很喜欢这里。”

林林有些茫然地看着海面,木木是个很细心的人,笑问,“你是不是很害怕听到海浪的声音?”

林林点头,木木说道,“别害怕,这里的海浪一点都不吓人,和墨西哥那边的海浪也不一样,这里很安全,这个岛都是我们家人的,这里所有人都是亲人。”

林林似懂非懂地点头。

木木心疼地看着他,“你在怪我们吗?我们没及时去救你,让你受苦两年,是我们对不起你,林林,哥哥已经很努力在找你了。你死后半年,我有一次做梦,听到你在叫我救命,森森也听到了。我们以为你没死,没敢和妈妈说,怕只是错觉,让妈妈失望,可好几个晚上,我们都听到你的呼叫。林林,你那时候一定很痛苦,我们听到了,却找不到你。都说双胞胎会有心灵感应,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我们的直觉是没错的,你一定是失望了,后来没再叫过我们,因为你知道叫也没用,是不是?哥哥已经努力在找你了。为了找你,哥哥当了反恐的安全信息主管,哥哥以为这样多少能找到你的踪影,因为当初你是被他们带走的,我以为你在他们手里。可我一直查不到,我以为他们还没信任我,所以我做了很多事情让他们足够信任我,能够让我找到你。林林,我对不起你,如果我再努力一点,或许当初告诉墨家的人,或许我们早就找到你了。”

当初没说,是因为只是几天的梦而已,或许是太想念林林,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梦境,告诉别人,只会让人觉得自己异想天开,林林被打了一枪,他们都看得见,且那么斩钉截铁地说死了,他们若是说活着,他们也不会相信吧。

再加上自己已在反恐内部,迟早会查到,所以一直都没说,没想到,竟然成了真,这梦境是真的,林林真的活着,木木内疚不已。

林林没有说话,木木说道,“林林 ,原来哥哥的粗心好吗?”

林林呜呜地哭起来,木木难过地抱着他,他突然哇一声大哭起来,哭累了,直接眼泪和鼻涕都往木木身上擦去,也不在乎弄脏了木木的衣服。

墨晨和顾宝宝匆匆到沙滩的时候,看见两个儿子抱在一团痛苦,一个比一个狼狈,顾宝宝跪在林林身边,忐忑地喊了声,“林林,我是妈妈啊……”

林林吸吸鼻子,抛弃木木,转而投到顾宝宝怀里,顾宝宝吊着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林林哭得她的心都碎了,只觉得特别的难过。

墨晨看着妻儿,微微红了眼圈。

林林哭过后,墨晨抱着他回去休息,森森果断地贡献自己的最喜欢的衣服,把林林打扮的很有精神,容颜早就做了中西式一桌子早餐等着他们。

她也不知道林林喜欢什么样的,林林饿得久了,吃得急,一碗粥喝都不到一半,突然全部吐出来,吓得顾宝宝一跳,容颜和无双慌忙帮他清理。

叶薇说,“正常的,他很久没吃东西了,少吃一点,吃慢一点,胃会受不了的,宝宝先给他喝一点水。”

顾宝宝心疼极了,小口小口地喂林林喝水,林林很想吃东西,顾宝宝让他喝了一小杯水,再慢慢地给他喂食,虽然已经熬得很稀烂,顾宝宝还是让林林细嚼慢咽,不要着急。

林林想吃鸡腿,被森森拿走了,奶奶说了,暂时不能吃,林林也不和过去一样去和森森抢,十分安静地喝了一碗粥。虽然没吃饱,可容颜觉得不能再吃了。

林林的脉象并不平稳,容颜也有些担心,吃过早饭,林林困倦,墨晨抱着宝贝儿上楼,他暂时睡在顾宝宝房间里,依赖是二楼没有房间了。二来,林林这情况,一定要有人照顾着,不然的话,夜里出什么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办。

顾宝宝平时都喜欢去沙滩上和无双等人聊天,逗逗小念痕和小圆缺,今天特别安稳地在房间里陪着林林。

林林困倦,却时不时地睁开眼睛,顾宝宝问,“林林,是不是房间太亮了,要不要妈妈把窗帘拉上?”

这是昨天的经验来的。

林林想了想,摇了摇头,顾宝宝微笑地摸着他的小脸蛋,“宝贝儿,你回来没说过一句话呢,是不是不想说话?”

1129

林林没说话,微微闭上了眼睛,顾宝宝也没有勉强孩子,只是亲了亲他的脸,轻声说道,“宝贝,你要是不想说,那就不要说吧。”

“……妈妈……”林林说,顾宝宝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感觉,两年了,她总算又听到林林叫她妈妈了。

她等这一声等得好久了。

“好孩子,累了就睡吧,想睡到什么时候都好,妈妈在你身边,再也不会让你害怕了。”

林林睡了过去,不到两个小时就醒来,想吃东西,顾宝宝又下去给他拿东西。

吃了又睡,睡了又吃,他的身体似乎很虚弱,一连养了几天都不见好,但人很精神了,不爱说话,也不爱走出房门,喜欢一个人坐在窗口发呆。

一坐就是一整天,小树林已经被叶薇和十一送回到特工岛,送回之前,林林和小树林见过面,林林还记得他,知道小树林平安逃出来,他很欣慰,没多说话,小树林想留在千云岛,叶薇等人却不同意,他来求林林,林林却不说话,他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什么都不想说。

小树林就被送回去了。

他虽然胆小,却很机灵,却身上有他父亲的优良基因,遗传很好,所以是很有用的人才,多花些心思来培养是好的,将来是不错的苗子。

墨家的人如今要操心的人林林,所以没空管小树林,再说当初让小树林过来也是为林林,他本来就是第一恐怖组织的人,不能在千云岛呆久了。

小树林离开的时候,哭成泪人儿。

木木倒是安慰他,有空和林林一起去看他,小树林听到这话,越发哭得凄惨了。

众人都感觉有点离情依依的感觉了。

不过不管多么不舍的,小树林还是被送回去了。

顾宝宝拿过银牌,放到林林手里,“想戴上吗?”

林林点头,顾宝宝给他戴上,木木在里面加了一个微型追踪器,不过没告诉林林,将来林林要是失踪了,他们也能再一次找得到。不会像这一次这样茫然,让他受苦这么多年。

林林的身体恢复,但性情却变得很多。

白夜和苏曼也在几日后抵达千云岛,白夜和苏曼看起来永远都那么年轻,白衬衫,黑裤子,一头利落的短发,怎么看都是一个魅力无边的男人,一点老态都不显。

也不知道利雅得的水土养人,还是这两人太会保养。

看起来比同龄人最起码年轻十来岁,人比人,真是要气死人啊。

“最近几年你们的问题真是太多了,瞧我这么频繁地来回跑,我得赶紧培养小天纵,不然以后谁来给你们善后。”白夜笑着打趣。

叶薇忍不住揍他,“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你最起码能活五十年呢。”

“谁说他要死?”苏曼挑眉,语气如西比利亚的风飘过,“再说一次。”

叶薇冤枉,“我什么时候说他要死,我说他长寿呢,苏美人,反应过激了,白夜,莫非你出了什么问题让苏美人这么……激动?”

“没有!”白夜笑说道,他是医生,他会出什么问题让苏曼激动,顶多只是前几天开一个玩笑过火把苏曼给得罪了,一脸几天没给他好脸色了。

这一次能随他一起来已经算很难得了。

十一一笑,“快别说了,先去看看林林吧。”

林林的症状,叶薇等人稍微给白夜描述了一下,苏曼说,“深度自闭的症状。”

“我知道是自闭症,这个慢慢来,关键是他的身体,调养总不见好,精神是恢复了,可我怎么看都觉得他越来越虚弱,看着总是让人担心。”墨晔说道,“你去看看他。”

墨小白把找到林林时的情况说了一下,也说道人体基因的问题,这个问题白夜早就从墨遥这里听说了,最近他也在做这个研究,这个研究很早以前就该开始了,是他不通过一直都压着。如今反恐都除了这么一个项目,他们为了平衡战斗力,当然也要开始。

最近的注意力都在这上面,他还想去找温静,结果被苏曼给压制了,不准他去。

谁知道是不是有去无回。

林林和这个项目多少有关系,墨小白还把数据拷贝了,试液也拿回来了,白夜忍不住赞他机灵,这试液可是大问题啊,能有最好。

不然自己配的话要花很长时间。

白夜要给林林做一个检查,然而,林林不配合,实验室里的仪器让林林开始尖叫,崩溃,才一进去,林林就开始发疯,惊恐过度,跑到楼上,又把自己缩到床底去。

众人吓了一跳,没预料到是这种情况。

白夜和苏曼当时穿着白大褂,墨遥想,可能是林林看到他们这打扮有阴影,白夜和苏曼只好脱了白大褂,可顾宝宝怎么说,林林都不愿意从床底出来。

他又被吓到了。

白夜和苏曼并不勉强,因为时间多着呢,不着急。

顾宝宝花了一天的时间哄着林林,说着坏人已经被打跑了,不会再来伤害林林,林林才放了心,战战兢兢地出来,房间里果然只有木木,森森,顾宝宝和墨晨。

林林缩在顾宝宝怀里发抖。

顾宝宝看着墨晨,墨晨摇了摇头。

这情况,不能强来。

不然是害了孩子。

晚上顾宝宝哄着林林睡下以后,白夜拿着抽血管出现在卧室里,顾宝宝一时茫然,白夜笑着解释,“抽点血,放心,不会让他感觉疼痛的。”

白夜抽血的功力是很高干的,没让林林察觉到不舒服,其实他也不一定要给林林做一个系统的全面检查,从他的血液里,他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只要一管血就够了。

1130

林林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的确是人体基因的研究载体,对林林的身体伤害很大,体内的细胞层已发现细微的变化,正是这种融入细胞层的变化,才让林林活得这么久。

当初他之所以中枪没死,只是因为他遗传了墨家另外一个特征,心脏长得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右边,这是墨家孩子里最特殊的一个例子,所以他才能从子弹下逃命。反恐的人知道他是从黑手党带出来的孩子,不知道他是哪位特工的孩子,不管是哪一个特工的孩子都证明孩子的潜力和资质定然极好。

所以他们将计就计把林林带走,实验需要资质好的孩子,林林是最好的选择。

也拜托林林的记忆所赐,他能抵抗人体武器对身体的损害,没有造成太难过的伤口,且成功地把人转成了基因人,和林林同一批的孩子几乎都死光了。

林林却还活着。

小树林是后来才加入了,才一个多月就奄奄一息,如果不能和研究相匹配,孩子们失去性命的机会是很高的,且会给人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十一有些担心,“对他将来会不会有影响?”

“这要看哪方面的影响。”白夜说,“只要学会控制,利用自己的优势,这对林林反而是好的,可能要受点苦楚,如你当初那样,我会尽量。不过对他可能会有些残忍,我可能也会把他当成范本来研究人体武器,但我不会在他身上做什么,有些数据统计,需要林林帮忙,前人都做好的研究,我省一些功夫。如果情况可以,我也不想,可如今反恐的人体武器估计成功的不止一个人。一个人已让天宇焦头烂额,束手无策,若再多几个人,恐怕我们堪忧。”

十一点头,“没问题,这是必须要配合的,林林,我们会耐心和他说的。”

白夜点点头,林林嗜睡,白天也睡得沉,白夜看着他的睡颜,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孩子和两年前,变化真大。”

“经历过这种事,谁会没变化。”叶薇也有些难受。

苏曼挑眉,指着墨小白,“他不是什么都没变化吗?”

还是那么二。

叶薇翻了一个白眼,“你以为世上有几个没心没肺的墨小白?”

墨小白很无辜,趴在墨遥身上装可怜,他这是躺着也中枪吗?

墨遥淡定地拍拍他的头,安慰道,乖。

墨小白,“……”

白夜和苏曼来了千云岛的第二天,叶家的私人飞机也到了千云岛的停机坪上,叶三少和程安雅,温暖和叶非墨,小天纵等人也来了。

叶宁远和许诺去了西班牙,据说参加一个画展,带上了小天澄,等画展结束才会到千云岛来。

出事后,叶家人很少外出,这一次是例外,大家正好都有空,一起来度个假,且又带来一个喜讯,温暖大美女又怀孕了,已有两个多月的身孕。

虽然看还不太出来,然而脸色却好极了。

其实程安雅本来打算吃饭的时候才宣布这个喜讯的,结果叶非墨已经迫不及待地和卡卡炫耀他有第二胎了,为什么呢,因为卡卡无意说了一句结婚比我早,孩子比我少,鄙视。

叶非墨二少一下子炸毛了,立刻指着温暖的肚子,“我老婆肚子有一个了,说不定两个,拼数量吗?”

卡卡,“……”

众人是一阵惊喜。

温暖自从在墨家流产后,叶薇等人其实很愧疚的,前段时间也听说温家和叶家的矛盾,如今又有了孩子,他们自然都为温暖和叶非墨开心。

且看他们相处,并无芥蒂,叶薇也松了一口气。

倒是温暖被别人瞅得很不好意思。

十一微微一笑,容颜已经开始想着怎么给温暖做好吃的,说起来温暖是他们这些女孩子中最悲催的一个,怀上三个孩子,只有一个平安出生。

这一胎他们当然希望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

叶非墨本来并不打算让她过来的,但才两个月,温暖觉得没必要太过惊讶,怀孕所有的通告也停了,她时间多的是。这个孩子来得也很是时候,她很小心,也很珍惜,这一次说什么都要保住孩子。

小天纵一下飞机就欢乐得和什么似的,飞奔在沙滩上的,活泼得不得了,无双笑着叮咛,“别摔着哭鼻子啊。”

小天纵回头傲娇地扭扭屁股,众人大笑。

木木和森森自然是要重新介绍的,都两年了,好多人都不记得了,如今是一家人,孩子比较多,岛上特别热闹,小圆缺见了小天纵,如蜜蜂看见糖,立刻就扑上来。

“哥哥,亲亲,亲亲……”小圆缺湿润的红唇嘟着,要亲亲,骚包小天纵一点都不知道客气,很响亮地在小圆缺嘴上重重地啵了一下。

“亲爱的缺缺,你越来越漂亮了,长大以后当我老婆好不好?”小天纵小眼神放电,骚包得如同长大版的叶三少,程安雅和温暖的唇角同时一抽搐。

小圆缺咬着唇犹豫了一咪咪点儿,小天纵**地勾着小圆缺的下巴又重重地亲了一口,“小缺缺,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哦。”

叶薇和无双目瞪口呆……

众人一干石化了。

卡卡以闪电般的速度拉过小天纵,怒,“哇靠,臭小子,你敢亲我闺女,你敢亲我的小公主,我家小公主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卡卡的吼叫声仿佛他被男人吻了,没了初吻。

众人又是,“……”

小天纵淡定地看着卡卡,很严肃地说,“卡卡叔叔,放心,我会负责的。”

他数了数手指头,“缺缺就当我二十一任小老婆吧。”

*

上一个请假贴,可能没写清楚让有些读者们误会了,这个文不会停更,10号左右一定会完结。

这一次请假虽然有点突然,我也自知有些不好的影响,会引起别人的猜测,但是,我真的需要时间好好整理一下思绪。

我一直都有结尾恐惧症,结局总是无法写好,卡得很**,写得很艰涩,所以就只能写慢一点,希望有一个比较好的结局,不要重蹈覆辙。

新文呢,开得太沉闷了,不是我的风格,我只能推翻重写。

这两年和陀螺一样忙,一个文没开完又接着开一个,不间断地写,哪怕我是一个容量再大的头脑,多利索的机器,这个机器也需要加加油,润滑一下螺丝,让他工作得更好一些。所以我选择了休息,其实我如果做得更好。

至于评论某一部分指责,我虚心接受,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接下来,我会把这个文写完,去吉林找默雅玩一玩,或许一个月,或许更长,希望姐妹们忘掉我的不好,记着我的好,如果我没法想通一些事情,这可能是我最好一个文。

当然,如果我想通了,我会是一个更坚强的晓晓。

谢谢大家了。

1131

小天纵淡定地看着卡卡,很严肃地说,“卡卡叔叔,放心,我会负责的。”

他数了数手指头,“缺缺就当我二十一任小老婆吧。”

温暖呵呵地干笑了两声,颇有点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意思,叶二少差点竖起拇指称赞有乃父之风,卡卡怒,“为什么我的小公主只能说你的二十一小老婆?”

小天纵说,“因为我前面有二十名老婆。”

温暖小声地辩解一下,“幼儿园二十一名女生,二十名说他的小媳妇?”

无双好奇了,“为什么不说二十一名?”

天纵严肃地说,“她太丑了,长得又高又大,比我还胖,身子都能把我装进去了,我也说有追求的好不好?缺缺这种最可爱了,美貌第一。”

无双,“……”

卡卡咆哮,“叶非墨,你是怎么教儿子的啊?”

叶非墨摊摊手,“这是我老子的基因,别怪我。”

叶三少呵呵笑了一声,其实你老子小时候没这么**。

卡卡说,“不行,我要把这些小萝卜头都干掉,凭什么我家小公主只能当小妾?”

众人,“……”

容颜一巴掌从后面扣过来,“笨蛋,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无双也笑了。

卡卡难得如此可爱。

这的确不是什么重点啊。。

重点是,圆缺和天纵是不会这一起的,这是表兄妹来着。

“什么近亲,要是他们喜欢,亲的都在一起,什么近亲啊,那对不是更近亲吗?”卡卡指着墨遥和墨小白,墨小白躺着又中枪,显得非常无辜。

卡卡说,“小天纵,以后离我家小公主远一点。”

叶非墨道,“我儿子果然魅力够大,卡卡你现在就怕了?”

卡卡,“……”

小天纵呜呜地和小圆缺说,“缺缺,你爹地要棒打鸳鸯,咱们一起私奔吧。”

众人,“……”

叶薇都忍不住咆哮,“叶非墨你到底是怎么教儿子的啊?”

叶非墨很无辜。

温暖笑得有点僵硬,“天生的,可能……当初抱错了。”

众人,“……”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白夜倒是非常喜欢叶天纵,几乎是抱在手里就舍不得放下来的那一种,心中教一个圆满啊,有这么可爱,机灵的孩子能陪他十几年呢,叶家白给他生一个儿子,他甭提多开心了。

卡卡说,“对了,小天纵不是要去利雅得十几年吗,哈哈,和苏美人呆久了,以后就不食烟火了,说不定就没这么骚包了,我们家小公主不是骚包不喜欢。”

这么一想,他就安心了。

小天纵说,“我不要去利雅得,我家那么多老婆,不去那么远的地方。”

白夜笑得和蔼可亲的,“天纵啊,利雅得美女可多了,你要多少老婆就有多少老婆,真的,个个都他一样的姿色,看见了吗?利雅得全是这样的品种美女哦。”

苏曼脸色一沉,为了勾引小天纵,你连我都出卖了?

白夜心安理得,他男人的皮相偶尔真的要拿来用一用。

小天纵犹豫了,显然对美色很有要求,“真的吗?”

白夜谢天谢地,幸好这孩子的审美观还是大众范围的,于是用力点头,“那当然!”

十一说,“不带这么欺骗孩子的啊。”

要是利雅得都是苏曼这种姿色,环球小姐不是都是利雅得的吗?

“好,我们快点去吧。”

温暖,“天纵,你就这么抛弃妈咪了?”

天纵回头抱着温暖是一个大大的么么,“妈咪,等我带一大箩筐老婆回来孝敬你!”

温暖,“……”

有叶天纵这活宝,加上墨小白一二货,加上小圆缺一骚包,岛上全是笑声,林林的病情也稍微坚强一点,晚上出来办篝火舞会的时候,林林还被顾宝宝带出来坐在一旁欣赏。

几个孩子玩得愉快,森森和小天纵一见如故,玩成一片,年轻的男女们在一旁花前月下,倒是一片和谐,所谓的篝火晚会,当然要有热舞才有劲。

这里叶薇和墨小白是高手。

白夜突然说,“哎,每次都是你们母子跳,换一个拍档怎么样,墨遥你和小白跳一曲怎么样?”

众人很显然很期待,墨遥在一旁很淡定,“我不会跳舞。”

“胡说,你的舞蹈还是我亲自教的。”叶薇说道,跳也觉得总是她和小白跳没意思,小白和墨遥跳这样的舞蹈才叫振奋人心。

墨小白笑得勾魂,勾了勾手指,“come on,my love。”

墨遥果断地把头扭过去。

小天纵趴在墨遥耳朵边说,“他害羞了。”

墨遥瞪他,小天纵扭着屁股到程安雅怀里咯咯地笑。

“我哥都不捧场。”墨小白也很委屈。

“那就抽签,谁抽到谁跳。”

卡卡突然说,“这种抽签不行啊,万一抽到我和爹地,或者是无双和温暖呢?”

众人,“……”

玩闹,玩闹,都是玩得开的人,墨遥既然不愿意跳,墨小白当然就献歌了,他很喜感地说,“当初我就是靠着两首歌追上我哥的,下面请欣赏小白的深情情歌……”

墨遥,“……”

小白你脸皮到底是多厚啊。

……

小白唱歌,大家听歌,唱歌倒是可以抽签,温暖不幸地抽到一签,跳舞她怀孕了,当然不行,唱歌温暖是高手。

她如今走影视歌三栖路线,唱歌对她而言并不是难事,所以拉着叶非墨一起唱情歌,因为规定只能唱情歌,有人对唱更给力。

再说叶非墨也很少动金口,大家很期待。

1132

有白夜和苏曼在,林林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健康,人看起来也有血气许多,不再那么病怏怏的,除了顾宝宝和森森,木木,林林和别人的对话都很少。哪怕骚包天纵总是带着圆缺去逗林林,他的话也不是很多,很喜欢一个人沉默地坐在二楼的窗边看大海,或者一个人坐在沙滩上看大海。

岛屿上最近很热闹,到处都是笑声,却放佛和林林无关,他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白夜说,这是自闭症,他的多动症好了,却又有了自闭症。然而这种症状又不是不治之症,有了父母的关心,家人的开导,慢慢会好的,所以一切只能交给时间来安排。

顾宝宝因为对林林太过愧疚,这段时间都陪在林林左右,寸步不离。

墨晨为了老婆和孩子,也是整日不离左右。

然而,林林不喜欢被人叨扰,所以他们两人还是离林林有一段距离的。

沙滩上,一家三口坐着,墨晨和顾宝宝离林林有十几米,墨晨笑说道,“我这追老婆,真是不容易啊,你什么时候嫁给我?”

提起这个问题,顾宝宝就觉得很……窘迫。

她心中早就答应了。

却想着等林林情况稍微好一点,再同意和墨晨结婚。

“你还没求婚呢。”

“我不是在求吗?”墨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唇角勾起,笑意渐开。

“哪有人这么求婚的啊,不行。”顾宝宝说道,“我要正式的。”

“这是你说的,别赖账啊。”

顾宝宝喳喳眼睛,“你要是不让我满意,我就不答应,我又没说你求了,我就答应。”

墨晨哭丧了脸,“宝宝……”

他突然去挠她的腰部,她最怕痒了,顾宝宝笑着去躲,被墨晨抓在怀里,吻得气喘吁吁的,红面耳赤,墨晨悄声说,“晚上到我房里来。”

顾宝宝脸上炸开一朵红云,窘迫不安地拒绝,“不行,我要哄林林。”

“林林晚上睡很沉的。”墨晨笑说道,“别这样啊,我很久没吃一顿饱饭了。”

顾宝宝,“……”

“好不好?老婆……”墨晨撒娇,顾宝宝彻底放弃了抵抗,“等晚上再说……”

墨晨在她脸上偷了一个香,“真乖。”

顾宝宝脸红如玫,墨晨突然想起一件事,“宝宝,有件事我很好奇,你看我们都这样了,孩子也有了,不久也要结婚,可以告诉我,当年究竟怎么一回事吗?”

这个问题,他真的很想知道。

“啊……”顾宝宝一怔,低着头不敢说话,有点心虚地说,“说了你一定会生气的。”

“我保证,绝对不会生气,顶多就是被你迷–奸,我还是很乐意的。”墨晨表示大方地说,当然了,如果让他记得过程更好了,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这么重要的一个晚上,只有宝宝一个人记住,太不公平了。

顾宝宝抿唇,嘴巴很紧,墨晨左右哄着,威胁利诱一起上,顾宝宝最后松了口,“你答应不生气的哦。”

“好,不生气。”墨晨说道。

顾宝宝咳两声,说道,“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苗苗,她知道我喜欢你,当年我是真的很迷恋你,追了你那么久都没反应,我很伤心,写了一封情书,结果被苗苗取笑,说这么幼稚的情书一定没法打动你。我很难过,抓着苗苗喝醉了,然后我那时候一个脑热就说……说……”

她支支吾吾的,声音特别小,墨晨挑眉,她说了什么?

顾宝宝囧了,不敢再说,墨晨捏着她的下巴,“老婆,你还是坦白从宽吧!”

顾宝宝,“……你真的不要生气哦。”

“我保证!”

顾宝宝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当时喝醉了嘛,头一热就说,连我这么可爱的大美女你都看不上,我诅咒你被十个超级大胖子强jian……”

墨晨的眼睛睁得又大又圆,宝宝,你的诡异想法也太脱线了吧,顾宝宝见他这样,慌忙说,“你说了不生气的。”

墨晨咳咳两声,“我不生气,接着呢,你觉得我被十个超级大胖子占便宜太便宜她们,所以就自己上?”

“当然不是!”

顾宝宝反对的又快又急,有一种我才不想上你的嫌弃感,这让墨晨又一次挑眉,很是震惊,“所以,真相是?”

“苗苗啦,她就当真了啊,在你的酒里加了东西,又真买了几个超级大胖子……”说道这里,顾宝宝哈哈一笑,“墨晨,我和你说,苗苗找的女人,一个就有300斤哦,找了五个……”

墨晨的脸全黑了,光是想象那景象就鸡皮疙瘩起一身,顾宝宝说起这件事还有点兴奋感,仿佛他没被这两人玩死有点可惜的感觉,这让墨晨很想掐她。

“你果然还是生气了。”顾宝宝缩缩脖子,呜呜呜呜,她又不是故意的,她这不是追了他很久都没反应,喝醉了一时头脑发热嘛,她没怎么邪恶的。

当年她真的是一时失言,喝醉了。苗苗觉得有人欺负了她,其实苗苗是想试验她的新药,所以就瞒着她去偷袭墨晨,她并不知道这件事,后来苗苗说了,她才知道,这让她生气很久呢。

她第一次生苗苗的气,也就是这一次。

她的好朋友是恶魔,她早就知道,没想到那么邪恶就是。

“乖,宝贝,不生气,所以说,我的宝宝,当年我到底是被多少人给糟蹋了啊?”墨晨问这句话的时候,特别的和蔼和亲,就像是外交官亲善大使一样,让人如沐春风。

顾宝宝却感觉阴风阵阵……

呜呜呜,他果然是生气了。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