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身前妻 1133章节 叶非墨

1133章节

顾宝宝在墨晨如此如沐春风的笑容下,努力把自己缩到最小,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可惜墨晨玩着她的头发,笑得很和蔼,这让顾宝宝心底凉飕飕的。

“其实,没有这么严重啦。”顾宝宝硬着头皮说,又瞅了墨晨一眼,干脆豁出去了,“我很勇敢地跑过去把你给解救了,你得感谢我的。”

墨晨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和顾宝宝有了孩子,但对这方面的记忆真的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如今听顾宝宝这么一说,是个人都会觉得自己应该是被糟蹋过了。所以心中真憋屈啊,听顾宝宝说没有,他也松了一口气。不过墨晨暗忖,宝宝你确定我要感激你吗?

始作俑者不就是你吗?

当年看上顾宝宝,真心是……一大失策啊。

“然后我就兽性大发,把你给吃了?”墨晨问,他差不多猜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顾宝宝弱弱对点头,关键是苗苗把门给锁了,她逃都没地方逃,所以就被他吃得一干二净。

结果还一举中标,怀了三胞胎。

“以后离你朋友远一点。”墨晨说道,势必要把顾宝宝和苗苗隔离,这么一个恶魔,怎么能荼毒他可爱的宝宝呢,顾宝宝缩缩肩膀,她和苗苗一直都有联系的。

墨晨说道,“幸好是你,宝宝,我还真想扒开你的脑袋里看看你在想什么。”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顾宝宝说得很委屈,她也很无辜好不好。

这能怪她吗?

绝对不能的吧。

“墨晨,你真的不生气吗?”

“如果你换个称呼的话,我就不生气。”墨晨轻佻地勾着顾宝宝的下巴,笑吟吟地诱惑,“乖,叫一声晨哥哥来听听,你小时候叫得多可爱啊。”

“我忘记了……”顾宝宝果断拒绝。

墨晨说,“叫一声我就不生气,你确定要拒绝?”

顾宝宝左右衡量了一下,反正也没人,叫就叫,“晨哥哥……”

“真乖!”墨晨笑说道,板着她的脸重重亲一口,“奖励你的。”

顾宝宝,……

墨晨从少年时期就开始爱上顾宝宝,找了这么多年,他以为他会遇上另外一名女子,他和顾宝宝会错身而过,这辈子也没机会和她在一起,水知道,上苍很眷顾,把他的宝宝还给他,又给了三个可爱伶俐的儿子,墨晨觉得他这辈子,幸福至极。

一无所求。

墨晨和顾宝宝的事情基本上是定下来了,婚礼并不着急,总归是他的人,跑也跑不掉,墨晨一点都不担心,一心陪着林林和顾宝宝,又处理黑手党的日常事务,日子过得十分逍遥。

白夜除了林林的事情,天天逗着小天纵,小天纵也喜欢白夜和苏曼,都说他是个骚包,骚包总是喜欢美人儿的,苏曼虽然年纪不小了,可保养的好,那美貌就是年轻一辈都难以比拟的,小天纵最近骚包的看上苏美人了,天天围着苏美人转,因为白夜那一句利雅得全是和苏曼一样的美人儿,小天纵的小脑袋就把美人儿和苏曼画上等号。

苏曼是谁都能靠近的吗?

苏曼是谁都能亲近的吗?

可想而知,小天纵的下场多惨,骚包又是越挫越勇型的,最近闹出不少笑话。

再加上圆缺喜欢缠着小天纵,两骚包在一起,笑果不断,大人们都忍俊不禁。

叶非墨和温暖日子过得也舒服,这里的景色比起度假胜地巴厘岛和马尔代夫是有过之无不及,能玩的地方多,且别墅设计多样化,又有自己的飞机和游艇,他们自然会寻找乐趣。

卡卡和无双看圆缺和念痕大了,两人并不打算要太多孩子,就这一双子女就够了,这对夫妻的日子就过得最舒服的,黑手党的外围外交事务几乎都无双负责了,带着卡卡借着办公的理由到处跑。

墨遥和墨小白最近却偷偷摸摸地打听另外一件事,他们的孩子即将要出生了,已经七个月了,是一对双胞胎男孩,对方是一名混血儿,且条件特别好。基金对冲天才,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后,管理三家上市公司,是有名的女强人,且是有名的美人儿。因为公司资金周转不灵的关系,被白夜看上,一谈条件,白夜预支了她现金渡过难关,这姑娘也很守信,同意给他们生四个孩子,第一对就是一对双胞胎。

生长得十分健康,白夜透露过,再过几个月就生产了。

女方试着想抚养其中一名,但被白夜拒绝了。两名孩子都必须归墨家,虽然女孩很想抚养孩子,但没有强求,接受了白夜的条件。

墨小白这一天傍晚很无聊,这两天他一直捉摸着孩子的事情,拉着墨遥跑到游艇上看星光,他直接坐在甲板上,趴着问墨遥,“哥,你说我们有两个孩子是不是很奇怪?”

“哪里奇怪了?”

“怎么不奇怪了,以后他要问妈咪,我们怎么回答?”墨小白说道。

墨遥说,“直接告诉他们,他们是代孕来的。”

“这会伤害孩子们的心的。”

“那你把他们妈咪找来。”

墨小白,“……”

哥,你真是一点想象力都没有。

“是你当初吵着要孩子的,现在别来烦我。”墨遥说道。

“哇,这话说得太不负责任了,怎么都赖上我了?”

“赖我?”

“哥,说实话,你会喜欢他们吗?”

墨遥蹙蹙眉,“我有讨厌他们的理由吗?”

墨小白瘪瘪嘴,这可说不准啊。

“好紧张啊……”一想到不久将来就有两个孩子要到他们家,还要喊他们爹地,他就莫名地觉得紧张。

*
1134正文 大结局 I love all of you

叶非墨和温暖懒洋洋地在一旁晒日光浴,最近温暖的日子就像猪一样,被叶非墨小心翼翼地养着,深怕出一点问题,怕这怕那的,伺候得温暖都觉得自己是一老佛爷。

温暖假寐着,手放在小腹上,她在千云岛半个月了,腹部还没见隆起,岛屿上有最好的医生,当然没什么问题,孩子倒是很健康,这岛屿上生活太舒适了。她都有一种想在这里住到孩子出生,叶非墨的假期只有一个月,这没办法,他们休假一个月还要回去A市,除非叶非墨要通过视频工作。

小天纵被白夜带着,也不会烦他们夫妻两人,叶非墨和温暖乐的轻松,天天享受二人世界,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林林这几天看起来精神特别好,已经是第三次治疗了,他好得差不多,墨晨和宝宝也快要结婚了吧。”温暖羡慕说道,墨晨想结婚都想疯了。

“可能吧,现在和结婚也差不多。”叶非墨说道,梳理温暖的长发,轻声笑说道,“你比姑姑他们都关心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他们要结婚,我们就待长一点,我倒是真想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蓝天白云,每天醒来,都是呼吸新鲜的空气,看的都是舒心的风景,无忧无虑,心情也放松,这样的日子就是神仙过的日子。”温暖说道,开始有些羡慕在千云岛上的日子,再加上有这么多亲人,生活也开心。

“老婆,你不是开玩笑吧?”叶非墨眯起眼睛,他已经打算再过十来天就回去,叶三少和程安雅会在这里度假一段时间,什么时候回去无所谓。

他有一家公司呢,一定要回去坐镇。

温暖挑挑眉,“哼,我不回去,,你多称心如意啊,上个月,你和那谁谁谁还传过绯闻,又和那谁谁谁吃过一顿饭,人家绿光都爆出那谁谁谁一顿饭局的价码了。我不回去,你多逍遥啊……”

叶非墨,“……”

靠,他一定要让绿光这低俗的公司给倒闭了。

这不是破坏人家夫妻和谐生活,不利于共同创建和谐生活嘛。

温暖又淡淡一笑,“再说,我这怀了孕,再过一阵子又臃肿又难看的,回去也碍眼,你天天在外面看美女如云,回家看一臃肿妇女,对我多打击,多有视觉冲击,你一比较一定会觉得,哎,当初我怎么会娶了这么一个妇女呢,你一定会觉得我难看的,我才不要回去。”

叶非墨,“……”

老婆,你这是怀孕忧郁恐惧综合征吗?

“暖暖,我比窦娥还冤啊。”叶非墨无语泪千行。

温暖才不甩他,“不如这样吧,我就在千云岛上到生下孩子吧,就不回去了,老公,你一个人回去吧,乖啦,我正好在这边好好享受。”

“你i想想啊,如果是一个闺女,十月怀胎都在千云岛这么有灵气的地方,将来我们的女儿也多么的有灵气,你说是不是?”

叶非墨,“……”

他暗忖,就我和你这长相,基因不变异的话,女孩子一定会非常的有灵气吧,这是毫无疑问的,这和胎教有什么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温暖就是坚持,这就是一个胎教问题。

夫妻两人因为胎教这个问题纠结将近三个小时,最后决定,温暖决定留在千云岛,叶非墨先回去,叶非墨在考虑着,他是不是也请产假啊?

吃饭的时候和叶三少一说,叶三少挑眉,“产假?”

“对,我觉得我们国家的假日太不公平了,男人为什么不能有产假呢,我老婆怀了孩子要请假,我也可以请假来陪产的是不是?”叶非墨理直气壮地问卡卡,“你觉得呢?”

卡卡摊摊手,表示赞同,他和叶非墨一直都是断背山同盟。

“我当年都没请过这么长的产假,你为什么要请这么长的假期?”叶三少说,“你请假,谁来代替你?”

“副总是吃闲饭的吗?”叶非墨反驳。

温暖在一旁和容颜谈论着吃什么孩子才会白嫩,健康,不理会叶非墨这种抽风的问题,他喜欢留就留下来,不行的话就回去。

她最近也需要一段长假。

A市实在不是度假的地方。

……

傍晚的千云岛,夕阳如血,海风轻吹,空气中飘着玫瑰花的香气,和海洋的味道练成一片,整个岛屿的空气都变得十分宁静,舒缓。

木木和森森穿上了黑色的小绅士礼服,林林也被穿上黑色的小礼服,打了秀气的小领结,头发也梳得十分规矩,他们突然穿得这么正式,顾宝宝有点惊讶。

森森说,“妈妈,爹地给他们买的礼服,好看吗?”

“好看啊。”顾宝宝说道。

木木说,“他还给妈妈买了,你也去试一试好吗?”

顾宝宝不由分说被推进了试衣间,有一件白色的婚纱礼服,是紧身设计,下面旋转开一朵又一朵玫瑰花,花蕊中都有一颗小钻石,玫瑰铺了整整三米。这是低胸设计,十分**,适合顾宝宝。

这是她设计的婚纱礼服,是下个季度婚纱礼服中的主打婚纱,她个人也很喜欢,设计的时候也是想着,自己是新娘的时候,穿上该多美。

这是千云岛的玫瑰给她的灵感。

然而,这是没有曝光的礼服设计,设计图还在她的设计图稿上,礼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想问,却没人回答她。

顾宝宝换上了自己设计的婚纱,本来就是为了自己设计的婚纱,且是自己要打造的婚纱,如今被人先做了出来,给自己穿上,她是很惊讶,也很感动的。

墨晨天天都看到她的设计图,或许他觉得这礼服很适合自己,所以就去订做了。

“妈妈,你真漂亮,我们去下面让他们看看,妈妈是多么美丽的新娘子。”

……

顾宝宝一直被三个宝贝儿带到海边来,海边早就围了一圈人,海滩上有一架白色的钢琴,墨晨穿着一身新郎礼服,坐在钢琴前,优雅地弹奏着一首钢琴曲。

《Canon in D Major》——帕卡贝尔。

男人优雅的手指的琴键上轻盈又庄重地谱写出这首忧伤,缠绵的歌曲,她不是钢琴曲的爱好者,却被这样的音乐穿透了脊骨般的颤抖,几乎站在原地不动,怔怔地看着这名在海边弹琴的男人。

墨晨微微抬头,他今天打扮很正式,袖口上的宝石袖扣在夕阳下发出淡淡的光芒,衬得他面白如玉,仿佛沐浴在夕阳和海风中的白马王子。

顾宝宝忍不住沉醉在钢琴曲中,沉醉在男人特有的优雅中。

她仿佛看到了他的王子翩翩而来,已在前方拿着花束,等着她点头,一生一世的守护。

最后一个小调,所有的沉醉,柔和,宛若人间至死不渝的爱情,缠绵忧伤,又透出淡淡的简单和守护,把顾宝宝笼罩住。

顾宝宝微微红了眼睛。

海风带来墨晨的笑容,她嗅到幸福的味道。

最后一个音节结束,墨晨优雅地站起来,走到顾宝宝面前,指尖有一枚简简单单的钻戒,三克拉,不算很大,却是世界上最纯的钻石。价值近亿欧元,曾经创下世界之最。

“顾宝宝,顾小姐,愿意嫁给我吗?”墨晨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神情地说,夕阳在她身上洒下了一层绝美的光辉,在他身上镀上一层柔和的美。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幸福。

顾宝宝感动落泪,“我愿意!”

墨晨绅士地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个轻吻,把戒指套进专属于他的位置上,突然一拉,把她拉到他怀里,“宝宝,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嫁给我。”

今晚就是墨晨和顾宝宝的结婚典礼,出场的人并不多,就他们这些亲人,有一些甚至还未能到场,然而,对他们而言,能不能到场给祝福,已是次要的。

日子是他们的,该怎么过,他们说了算。

就如卡卡和无双,虽然婚礼搞砸了,没有很正式的婚礼,在他们心里,早就有了一场最美的梦中的婚礼,已是最完美的生活。

“爹地,妈妈,恭喜你们。”三个小萝卜头齐声说,墨晨看着妻子,又看着三个儿子,心满意足地笑了,这是他的一辈子,他的全部幸福。

一片欢乐中,白夜的手机响了。

“你说真的?”他惊喜地问。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白夜连声说谢谢,挂了手机,笑着对小白和墨遥说,“恭喜两位啊,你们的儿子提前出生了,都很健康。”

墨小白啊了一声,“……我好紧张啊。”

墨遥倒是很镇定。

墨玦不屑地说,“菜鸟就是菜鸟,有个儿子也紧张成这样。”

墨小白不理会他的极品爹,墨遥问,“真的很紧张啊?”

“是啊,哥,你来听听,我的心脏就像第一次和你做,爱时的心跳。”

墨遥一脚把他踢开,众人笑倒在沙滩上。

the end。

*

亲爱的各位读者姐妹们,谢谢大家一年来不舍不弃的追随,总裁的替身前妻总算大结局了。历经一年,画上了休止符,这是我心中最完整的故事了。

总裁这一书有很多非议,不管是好的,坏的,都是我尝试的一种新体验,不管大家怎么说,我喜爱并且珍惜我笔下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人物,也谢谢你们爱过他们。

关于番外,除了小叶温的番外,大家想看什么可能到评论区置顶的帖子里去提,我会斟酌考虑的,番外和正文不一样,可能不会天天更新。

所以也希望大家不要抱怨我更得慢,因为正文已经结束了。

可能会写无双,海蓝和卡卡小时候的番外,可能会写小白和墨遥未奸情时的番外,可能会写叶非墨和温暖一些小吵闹,暂时就这样了。

一切暂定。

对了,大结局这一章里的钢琴曲卡农,我刚刚已经上传到微博,很好听的,推荐给你们大家听一听,感兴趣的去我的微博听一听。

各位姐妹,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我走不到今天,希望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遇见,我爱你们哦。

I love all of you。

1135

番外 我的女孩 一

英国伦敦,楚家。

卡卡今年9岁,母亲是容颜公主,穿衣打扮都走国际范儿,小小年纪便是风度翩翩,从小他就会走路的国际礼仪书,性格遗传了楚离的睿智和隐忍,却没遗传楚离的脾气,他的脾气更像容颜。

这是楚家唯一的小公子,从小便精心培训,得到长辈们的赞美和传授,他还没正式去特工岛,但身手都是楚离从小培训的,颇为不凡,较之特工岛上的孩子并没有逊色。

楚离和容颜,小铁和杰森都特意培养他成为叶宁远后的第一恐怖组织领导者,所以在卡卡身上花费了不少心血。

一天的辛苦训练后,卡卡泡在浴缸中放松自己的筋骨,浴缸里加了一些增强体质,改变肌肉强度的药剂,呈浅蓝色,这是卡卡,无双等几个孩子从小就泡的药剂。

为了就是有一副好的身体。

他正昏昏欲睡,一道模糊的身影飘到浴室里,卡卡倏然睁开眼睛,小海蓝飘浮在半空中,笑靥如花,穿着一件海蓝色的纱裙,美丽得如坠落人间的小天使。

“oh……拜托,海蓝,进来之前打声招呼好吗?”卡卡迅速拉过毛巾,遮住自己的重点部位,脸色被浴室的热气熏得粉红,孩童秀美纤细的身体在浴缸中是那么的令人犯罪。

只可惜,海蓝并不为此吸引。

“哇,卡卡,你害羞了……”小海蓝哈哈大笑,飘到卡卡面前,粉妆玉琢的脸放大在他眼前,卡卡伸手捏她的脸蛋,笑得温柔,“出去,出去,等我洗好。”

“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又不是没见过。『冠华居小说网*首*发』”海蓝切了一声,飘到浴缸边缘坐下来,光明正大地对卡卡进行视–奸,那笑容要多流氓就有多流氓。

卡卡,“……”

“海蓝……”卡卡对海蓝,总是这么无奈又宠溺,只要海蓝一笑,他就无法忽略海蓝的意思,总是甘愿了为她的笑容,哪怕做什么都可以。

明知道,这女孩是个小流氓,被人这么看着洗澡很奇怪,他还是没法对海蓝说一个重音。

在他还是懵懂的时候,容颜就牵着小海蓝的手放在他手心中。

“卡卡,这是海蓝,你的小未婚妻,你要好好爱护她,宠爱她,不准欺负她哦。”不然她的老子和哥哥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当然,这句话容颜是不会说给卡卡听的,因为他要是欺负了海蓝,自然会有人让他好好见识一下恋女情节和恋妹情结很严重叶家父子的厉害之处。

卡卡的海蓝流氓的视线下,很淡定地起身,浴袍往身上一裹,海蓝笑眯眯地说,“卡卡,你的身体比我们家小老头好看。”

“你看非墨洗澡?”卡卡讶异挑眉。

“嘿嘿,嘿嘿……我还录像了呢,要不要看看?”海蓝晃荡着两条白嫩的腿,“我打算等小老头长大后要是欺负我,嘿嘿,嘿嘿,我就把他的裸–照登到安宁国际头版去,哇,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小老头叶非墨面无表情地打了一个喷嚏。

这时候的海蓝,天真无忧,并不知道她并没有这个机会去欺负叶非墨。

“走了,你也不嫌热。”

“过来抱我,我没穿鞋……”海蓝举起自己的小脚丫子,小公主傲娇得不得了,白皙粉嫩的小脚丫子仿佛从来不沾尘埃。

卡卡无奈摇头,“哎呦,我的小祖宗……”

话虽这么说,卡卡还是过来抱起海蓝,轻柔地放到床上,小海蓝在床上蹦跶一下,拍拍身边的位置,卡卡也坐上来,灯光下,孩童的笑脸是那么的天真无邪,古灵精怪。

“怎么又跑伦敦来了?你过来一次,身体要受很多罪。”卡卡有些心疼。

海蓝抿唇,“我想你嘛,你不想我啊?”

“想啊……”

“那没来看我?”

“海蓝,我又不是你,能飞来飞去。”卡卡失笑,海蓝不满了,“那你也没打电话给我,害得哥说你就要抛弃我了,让我去物色更好的人选。”

卡卡,“……”

宁宁哥,你这是棒打鸳鸯啊。

此时的他们,年幼无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从未想过,他的公主其实不是她,她的王子其实也不是他,他们在一起得那么天经地义,感情好得如一个人。

卡卡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卡卡一看来电显示,回头一笑,“是你爹地……”

“啊……”

卡卡接过电话,叶三少冷艳的声音从机器中传来,“海蓝在你那边吗?”

“就在我身边呢。”

海蓝凑过来,双手搂着卡卡的脖子,笑吟吟地说,“爹地,卡卡家的床比我的舒服多了,你……”

海蓝想说,你给我换一张一样的吧,叶三少的咆哮声就从话筒传来,“靠,楚南枫,海蓝为什么会在你床上,你要对我闺女做什么?”

卡卡很无辜,“我什么也没做啊。”

叶三少,“禽兽,马上把我闺女送回来,少了一根头发,明天我就阉了你。”

海蓝趴在卡卡的肩膀上,笑声如铃。

卡卡无辜地挂了电话,“我好无辜……”

他想说叶三叔,我老婆之所以在我chuang上是因为她没穿鞋啊,就算我想做什么,我现在也还没那功能啊,o(╯□╰)o。

王子公主腻歪了一会儿,海蓝说,“三天后就是无双生日了,我要去罗马一趟,你要不要过来?”

“无双生日到了?”

“你个猪头,我们生日都没差几天,你不记得了?”海蓝鄙视他。

卡卡挠挠头,有些无奈,海蓝的事情哪怕多细微,他都会记得,更别说是生日,然而,无双的生日……卡卡脑海里闪过那张冷漠精致的脸庞,微微垂了垂眼眉。

“我这段时间训练强度要加大,可能没办法过去。”

“那不行,你不去的话,无双会很失望的。”海蓝说,“不行,我命令你,一定要去,就当是陪我嘛……”

“我不去,无双怎么会失望?”卡卡失笑,印象之中,他和无双的交集几乎都是因为海蓝,虽然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和感情却大有不同。

“当然会失望。”海蓝说。

卡卡,“……她说的?”

无双会说这样的话?

“当然不是!”海蓝拧着他的耳朵,“未来老婆命令你,一起去给无双过生日,去还是不去,不去就切了你的耳朵和jj……”

“真流氓!”卡卡笑得很纵容。

1136 我的女孩 三

我的女孩 三

墨家今天很热闹,大人们吃过晚饭开始聊八卦,小萝卜头们最一起也热热闹闹的,特别谁才一丁点儿大的小白,白白嫩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像一个水晶包子,看着就想咬一口。

卡卡捏了捏小白的脸颊,十分疑惑,“你真是男的?”

小白含着手指,嗷嗷叫地点头,说不出的可爱,双眸水汪汪的,叫人喜爱到心坎儿上,卡卡摸摸下巴,突然伸手摸到小白裤裆下,果断摸到一小弟弟。

一小节,很短……

肉呼呼的……

无双眼角狠狠一抽,墨遥随手捡起一个苹果砸过去,墨小白突然爆出惊天动地的哭嚎声,奔向叶薇,一边哭号道,“妈咪,妈咪,卡卡非礼我,卡卡非礼我,他摸我**……”

卡卡摊摊手,十分无辜。

叶薇揉揉儿子的脸颊,“就你这样,迟早也是小受,多被非礼,长大就习惯了。”

这么彪悍的妈,一语成谶。

众人,“……”

……

大人们聚在一起堆长城,小孩子最一旁玩扑克,脱衣扑克。

小白还太小,不太懂这么高深的玩意,所以卡卡,无双和墨遥,墨晨四人玩,小白留着口水最小哥哥旁边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问得墨晨想要拿裹脚布堵住他的嘴。

他的牌都被小白念光了。

第一轮,卡卡输了,无双玩味地挑眉,“先脱裤子。『冠华居小说网*首*发』”

赢家有权要求先脱哪儿。

卡卡唇角一抽,她一定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卡卡瞪她,毕竟此时的大家,都是几岁的孩子,孩童心性重,无双似笑非笑地问,“怎么,不愿意脱?”

输不起。

卡卡哼了一声,“你给我等着!”

他哗啦一声就把长裤给脱了,露出一条印着米老鼠的印花四角裤。

墨小白童真的眸瞪得大大的,指着四角裤,“哇,米老鼠,米老鼠,好……好俗啊……”

卡卡黑了脸。

无双垂了眼眸,这是海蓝最喜欢的,果然卡卡一听说俗,立刻捍卫海蓝的审美观,“小屁孩,你懂什么,这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

说这话的时候,尚是孩子的卡卡耳根一红,心中默默地念,老婆,你害死我了,丢死人了,丢死人了,不过再怎么丢人,老婆依然是对的。

说起这条**裤,是这么一回事,上一次容颜带他去买衣服,海蓝正好过来找他们,容颜兴趣颇高地给他挑选**去,海蓝哗啦哗啦地给他选了二十条不同样米老鼠图案的小内内,穿得卡卡是牛肉面满,后来一想,反正穿这里面没人看得见,他又不是真的这么童真。

谁知道,竟然被看见了。

呜呜呜呜呜呜……

他恨米老鼠。

墨遥面无表情,墨晨在一旁抱着墨小白笑得有一怂一耸的,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什么。

几个大人在不远处打麻将,回头一看,墨玦就说,“卡卡没了非墨就和没了老婆一样,干脆你就娶非墨算了,非墨不在你就脱裤子了……”

楚离恨铁不成钢地说,“卡卡,下一招扳回来,姓墨的三个你都扳不倒一个吗?笨蛋!”

卡卡,“……”

三个姓墨的相视一眼,各自笑得很淡定,墨小白在一旁举手,“四个,四个,是四个……”

叶薇摇摇头,这不是我儿子,这不是摆明了刺激卡卡的战斗力吗?

无双一手把他拍下去,“闭嘴!”

卡卡握拳,“继续!”

不得不说,脱衣扑克这东西是考智商的,狐狸的名号也不是虚名,所以第二场,卡卡赢了,无双输了。

无双阴阴了脸。

卡卡把扑克一仍,“脱裤子!”

众人,“……”

太流氓了,太流氓了……

只有小白在一旁很高兴地拍手,无双抬脚就想给他一脚,小白委屈地扑向小哥哥怀里,寻求庇佑。

卡卡就如色胚一样地靠后,翘着腿,看着无双下不了台。

十一解围,“算了,算了,随便脱一件就成了,无双是女孩子嘛。”

卡卡挑眉,“女孩子?十个男孩子都没她一人彪悍,她哪儿像女孩子!”

众人,“……”

叶薇拿了一张三条,淡定推牌,“自摸!”

众人正看戏,没想到她自摸了,叶薇扭头,“看什么看,都给钱,还有无双,输了就输了,脱了脱,我就不信卡卡他敢看!”

墨玦一拍桌子,“他敢看老子就挖了他的眼镜,无双,脱!”

无双无语地看着他亲爱的爹地,异常无语,爹地,你这是人的思维吗?你这是人的思维吗?

墨小白说,“爹地,你这么威胁卡卡是不对的,愿赌服输啊。”

“小白,你闭嘴!”墨玦怒,墨小白缩啊,缩啊,缩到小哥哥怀里。

容颜觉得这太流氓了,忍不住说,“卡卡,换一个玩,脱上衣就好。”

卡卡特淡定,“裤子!”

无双怒,“你别后悔!”

卡卡笑眯眯地看着无双,“你敢脱,我就敢看。”

凭什么他的米老鼠小内内都被看了,她就不能被看,哼!

在卡卡的观念里就没把无双当成女孩子,他觉得无双很彪悍,其实一起长大,无双霸道女王的性格常常会让他们产生,这是兄弟,不是女人的感觉。

卡卡也不例外。

墨玦,“小心你的眼睛。”

无双今天穿着一条黑色的宽松短裤,她把上衣掀起来,解开腰带一扯开,丢到一旁,这非常有画面感,她站着,卡卡流氓地坐着,容颜抽抽唇角。

这一幕就像是女王穿皮鞋,抽皮鞭的感觉……

太冲击了。

太颠覆了。

无双丢了腰带,打开扭头,一脱,小白本来很期盼的,结果哇的一声,“姐,你作弊啊。”

1137 我的女孩 四

我的女孩 四

无双的蓬松热裤下面穿着一条白色的小裙子,且还算是蓬松型的,墨小白喊了一声作弊就要去掀无双的短裙,他怀疑他姐里面还穿了一条。

叶薇想,嗯,不错,不愧是我女儿,聪明。

这些人早就玩熟了,知道各自的恶趣味,所以一开始无双就做好了防护措施,卡卡连说奸诈,无双慢吞吞地洗牌,“智商高低是天生的。”

楚离,“……”

容颜,“……”

叶薇笑得十分灿烂。

卡卡吐了一声骂人的句子,郁闷地开始下一局。

……

翌日清晨,五点整,家里所有的孩子都起了,家里所有的大人除了容颜也都起了,墨家城堡有一个大型的户外训练简单模型,早起训练是他们最主要的功课,一天三个小时。

墨遥和墨晨已开始简单的基础训练,跑步后扎马步,墨小白最轻松,他刚开始,只是跑步,无双是枪械上完全继承了叶薇的天分,体能训练后是枪械组装,卡卡和无双有一样的训练项目,枪械组装。

练靶场。

射击是叶薇亲自教的,无双天分好,没费心,卡卡已学了两年,也不需要费心,他们早上起来训练只是一个常态罢了,坚持才不会退步。

第一恐怖组织的射击比较变态,从苏如玉那一代定下的规矩,人家的普通射击训练都是直接拿着枪射击,几秒钟内打中多少环算好。亜璺砚卿

他们的训练是枪械所有零件散开,且最光线朦胧的情况下,他们先是从一百米处跑过来,立刻蹲下,开始用零件组装,射击,所需要的时间仅仅比正常射击多出50秒。

这是一个特别严酷的射击训练,等着一环节达到要求后,他们必须蒙着黑布,闭上眼睛,组装枪械,打自动环,听声音辨认方向射击。

一关比一关难。

墨家几个孩子,无双是最先接受射击训练的,墨遥的习武天分是所有孩子中最好的,毕竟有十一的天分,然后这射击这一方面,无双最好。墨遥这搏斗和格斗中天赋异禀。

早上慢跑半个小时后,无双和卡卡休息十分钟开始做射击训练,平时无双是一个人训练,如今多了一个人,叶薇让两个孩子比赛,看谁射的环数多。

卡卡和无双都这第一阶段,不过无双接受训练的时间比卡卡要短许多。

十一这一旁记时,卡卡一百米跑,无双五十米跑,因为年纪小,男女有别,体能不一样,这样才显得公平,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到达枪械零件前。

两人蹲下的姿势是标准的特种兵射击姿势,快速地拿过零件组装,无双对枪械有一种天生的狂热,组装的速度比卡卡要快,但没有卡卡稳。

叶薇这一旁记录优缺点,不得不承认,自己家女儿天分虽然好,毕竟还太嫩。因为枪械零件,分好几种,只有一款是能组成一把枪的,你要从这堆零件里选择最合适的零件。比如说,A牌子的枪拆掉,其中某些零件又混入相似度特别高的B,C零件等。

这特别考验受训者的心理和稳重。

显然,卡卡很稳。

无双年纪太小,且有些好胜心,略显浮躁。

最后的结果是卡卡24环,同样时间内,无双20环。

对这个结果,卡卡特别满意,无双淡淡说,“再过四年,你的枪法肯定输给我。”

“行啊,拭目以待。”卡卡笑眯眯地接受了挑战,无双输给卡卡,别扭地去跑步,卡卡笑眯眯地晃着枪械,继续训练俯射,无双还没到俯射的阶段。

墨小白晨练是打酱油的,他体质最差,所以一开始的慢跑项目都不太让他持续时间太长,所以他就呆在一旁看墨遥和墨晨扎马步。

扎马步要的是一个心平气和,要的是心无旁骛。

墨小白小小一团坐在沙子里看两位哥哥扎马步,粉嫩的脸颊都是亮晶晶的期待,“哎,你们什么时候才软下来啊,都半个小时了,小哥哥,你累不累啊,要不要我给你捶捶腿啊……”

墨晨瞪他,不说话,一说话就破功了。

墨小白扭头问墨遥,“哥哥,那你累不累啊,要不要我给你擦汗啊。”

墨遥眼观鼻,鼻观心,没反应。

墨小白很伤心。

“你们竟然都不理我,哇……你们都不爱我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好可怜……”才刚满三岁的墨小白这一旁打滚,粉嫩的脸颊上挂着两行鼻涕……

墨晨脸颊一个抽搐,墨小白,你一定是嫉妒我们比你早训练,你一定是故意害我们破功的。

你好奸诈啊……

两人本来都无动于衷的,可墨小白似乎太可怜了,墨晨他暗示自己要镇定,墨遥收了力,走了过来,墨小白不哭了,摇摇晃晃 站起来,墨遥道,“滚去花园。”

墨小白本来以为哥哥要安慰他呢,结果却是这么一句,顿时傲娇了,眼泪汪汪地看着墨遥,指了指自己白嫩的腿,“太累了,走不动了,哥哥抱……”

墨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墨小白努力把自己缩啊缩啊,拼命减少存在感,可墨遥还是毫无同情心,墨小白索性一屁股坐下来,嗷嗷叫,“哥哥,你不爱我了,呜呜呜呜,人家腿好酸啊,抱抱啦,呜呜呜呜……”

叶薇,“……”

小白这酱油,打得太有水准了。

有这酱油在,墨遥每天的训练都会打折扣。

“小白,滚回去睡觉。”墨玦吼了一声,墨小白还是泪汪汪的摸样也回头吼一声,“爹地,我又没让你抱我,你吼什么?”

他回头,伸出手,傲娇地喊哥哥……

墨遥面无表情地蹲下来,面无表情地抱起他,面无表情地抱着他去花园……

墨小白这墨遥怀里,把眼泪鼻涕都往他哥哥衣服上擦……

人家是世上只有妈妈好,他是世上只有哥哥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